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7016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旭日东升 (2010/11/24 12:13:03)  最新编辑:旭日东升 (2011/3/24 18:18:33)
霍去病
拼音:Huò QùbìngQ (Huo Qubing )
目錄[ 隱藏 ]
 
西漢大將霍去病
西漢大將霍去病
 
 
       霍去病(公元前140—公元前117),河東郡平陽縣(今山西臨汾西南)人。中國西漢武帝時期名將,任大司馬驃騎將軍,漢族,傑出的軍事家。漢代名將衛青的外甥,好騎射。善於長途奔襲。經典之戰:決戰漠北。漢代名將衛青的外甥。
 
 
 
       

身世

        霍去病出生在一個傳奇性的家庭。他是平陽公主府的女奴衛少兒與平陽縣小吏霍仲孺的結晶,這位小吏不敢承認自己跟公主的女奴私通,於是霍去病隻能以私生子的身份降世。父親不敢承認的私生子、母親又是個女奴,看起來霍去病是永無出頭之日的,然而奇蹟終於降臨在他身上。
 
        大約在霍去病剛滿周歲的時候,他的姨母衛子夫進入了漢武帝的後宮,並且很快被封爲夫人,僅次於皇后。霍去病的舅舅衛長君、衛青也隨即晉爲侍中。衛氏家族從此改變了命運——這時候恐怕沒有人想到被改變命運的不僅僅是衛青和霍去病,被改變命運的還有多年來漢匈之間的攻守易形。
 
       漢武帝劉徹是中國歷史上武功頗盛的帝王,而當時的漢王朝,邊境不穩,時時遭受匈奴人的侵擾。作爲游牧民族的匈奴,幾乎把農耕爲生的漢朝當成了自己予取予求的庫房,燒殺擄掠無所不爲。而面對這樣的局面,長城内的國家卻從秦以來就無力從根本上改變,勝利的時候極少,更多的時候隻能寄希望於以和親以及大量的“陪嫁”財物買來暫時的相對平安。
 
        雄才大略的漢武帝希望改變這樣的形勢,而他很快就在身邊找到了和自己有志一同的人,他就是衛子夫的弟弟衛青
 
        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衛青拜車騎將軍,和另三員將領各率一支軍隊出塞。在這一次出兵過程中,四路大軍出塞三路大敗,尤其離譜的是老將李廣竟然被匈奴所虜,好不容易才逃歸。反而是第一次出塞領兵的“騎奴”衛青,出上穀直搗龍城,斬敵七百,成爲真正的“龍城飛將”。衛青的軍事天才使漢武帝刮目相看,他從此屢屢出征,戰果累累。
       

横空出世

        在衛青建功立業的同時,霍去病也漸漸地長大了,在舅舅的影響下,他自幼精於騎射,雖然年少,卻不屑於象其它的王孫公子那樣呆在長安城里放縱聲色享受長輩的蔭庇。他渴望殺敵立功的那一天。
横空出世
横空出世
 
        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漢武帝再次籌劃了一場大規模的對匈反擊戰(即歷史上著名的漠南之戰)。未滿十八歲的霍去病主動請纓,武帝遂封他爲驃姚校尉隨軍出征。
 
        在戰場上,霍去病再三請戰,衛青便給了他八百騎兵。霍去病憑着一腔血氣驍勇,率領着自己的第一批士卒,在茫茫大漠里奔馳數百里尋找敵人蹤蹟,結果他獨創的“長途奔襲”遭遇戰首戰告捷,斬敵二千餘人,匈奴單於的兩個叔父一個斃命一個被活捉。而霍去病的八百騎兵則全身而返。大喜過望的漢武帝立即將他封爲“冠軍侯”,讚歎他的勇冠三軍。
 
        霍去病的首戰,以這樣奪目的戰果,向世人宣告,漢家最耀眼的一代名將横空出世了。
       

戰神無敵

        漢武帝霍去病的用兵天分嘖嘖稱奇,也許是爲了再試探一次霍去病的天賦和勇氣,元狩二年(公元前121)的春天,漢武帝任命霍去病爲驃騎將軍,讓他獨自率領精兵一萬出征匈奴。這就是河西大戰
 
        19歲的統帥霍去病不孚眾望,在千里大漠中閃電奔襲,打了一場漂亮的大迂回戰。六天中他轉戰匈奴五部落,一路猛進,並且
戰場上的颯爽英姿
戰場上的颯爽英姿
在皋蘭山與匈奴盧侯、摺蘭王打了一場硬碰硬的生死戰。在這場戰鬥中,霍去病和他的部下迎戰以逸待勞的匈奴軍隊,完完全全是以從上到下都視死如歸的決心奮勇拼殺。最終,霍去病取得了酷烈的勝利,一萬精兵僅有三千人回師長安。而匈奴更是損失慘重——盧侯王摺蘭王都死於戰陣,渾邪王子及相國、都尉做了俘虜,斬敵八千九百六十,匈奴休屠祭天金人也成了漢軍的戰利品。在這一場血與火的對戰之後,漢王朝中再也沒有人質疑少年霍去病的統軍能力,他成爲漢軍中的一代軍人楷模、尚武精神的化身。
 
        同年夏天,漢武帝決定乘勝追擊,展開收複河西之戰
 
        此戰,霍去病成爲漢軍的統帥,而多年的老將李廣等人隻作爲他的策應部隊。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配合作戰的公孫敖等常跑大漠的“老馬”還不如兩年前的長安公子霍去病,居然在大漠中迷了路,沒有起到應有的助攻作用。而老將李廣所部則被匈奴左賢王包圍。霍去病遂再次孤軍深入,並再次大勝。就在祁連山,霍去病所部斬敵三萬餘人,俘虜匈奴王爺五人以及匈奴大小瘀氏、匈奴王子五十九人、相國將軍當戶都尉共計六十三人。
 
        經此一役,匈奴不得不退到焉支山北,漢王朝收複了河西平原。曾經在漢王朝頭上爲所欲爲、使漢朝人家破人亡無數的匈奴終於也唱出了哀歌:“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

        從此,漢軍軍威大振,而十九歲的霍去病更成了令匈奴人聞風喪膽的戰神。
 
        真正使霍去病有如天神的事情是“河西受降”,發生的時間在秋天。
 
        兩場河西大戰後,匈奴單於想狠狠地處理在敗陣的渾邪王,消息走漏後渾邪王和休屠王便想要投降漢朝。漢武帝不知匈奴二王投降的真假,遂派霍去病前往黄河邊受降。當霍去病率部度過黄河的時候,果然匈奴降部中發生了嘩變。面對這樣的情形,霍去病竟然隻帶着數名親兵就親自沖進了匈奴營中,直面渾邪王,下令他誅殺嘩變士卒。我們永遠也猜想不出此時的渾邪王心里都在想些什麼。那一刻他完全有機會把霍去病扣爲人質或殺之報仇,隻要他這樣做了,單於不但不會殺他反而要獎賞他。然而最終渾邪王放棄了,這名敢於孤身犯險不懼生死的少年的氣勢鎮住了他。霍去病的氣勢不但鎮住了渾邪王,同時也鎮住了四萬多名匈奴人,他們最終沒有將嘩變繼續擴大。
 
        河西受降顺利結束,而今天的我們卻隻能用景仰的心努力想象,那個局勢迷離危機四伏的時候,那位十九歲的少年是怎樣站在敵人的營帳里,僅僅用一個表情一個手勢就將帳外四萬兵卒、八千亂兵制服的。
 
        漢王朝的版圖上,從此多了武威、張掖、酒泉、敦煌四郡。河西走廊正式並入漢王朝。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面對外虜的受降,不但爲飽受匈奴侵擾之苦百年的漢朝人颺眉吐氣,更從此使漢朝人有了身爲強者的信心。
 
      

封狼居胥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爲了徹底消滅匈奴主力,漢武帝發起了規模空前的“漠北大戰”。
 
        這時的霍去病,已經毫無爭議地成爲了漢軍的王牌。漢武帝對霍去病的能力無比信任,在這場戰爭的事前策劃中,原本安排了霍去病打單於,結果由於情報錯誤,這個對局變成了衛青的,霍去病沒能遇上他最渴望的對手,而是碰上了左賢王部
 
        然而這場大戰完全可以算是霍去病巔峰之作。在深入漠此尋找匈奴主力的過程中,霍去病率部奔襲兩千多里,以一萬五千的損失數量,殲敵七萬多人,俘虜匈奴王爺三人,以及將軍相國當戶都尉八十三人。大約是渴望碰上匈奴單於,“獨孤求敗”的霍去病一路追殺,來到了今蒙古肯特山一帶。就在這里,霍去病暫作停頓,率大軍進行了祭天地的典禮——祭天封禮於狼居胥山擧行,祭地禪禮於姑衍山擧行。這是一個儀式,也是一種決心。
 
        封狼居胥之後,霍去病繼續率軍深入追擊匈奴,一直打到翰海(今俄羅斯貝爾加湖),方才回兵。從長安出發,一直奔襲至貝爾加湖,在一個幾乎完全陌生的環境里沿路大勝,這是怎樣的成就!
 
        經此一役,“匈奴遠遁,漠南無王庭”。霍去病和他的“封狼居胥”,從此成爲中國曆代兵家人生的最高追求,終生奮鬥的夢想。而這一年的霍去病,年僅二十二歲。

英年早逝

      元狩六年(前117年),在完成了這樣不世的功勳之後,霍去病也登上了他人生的頂峰:大司馬驃騎將軍。然而僅僅過了兩年,24歲的驃騎將軍霍去病就去世了。武帝很悲傷,調遣邊境五郡的鐵甲軍,從長安到茂陵排列成陣,給霍去病修的墳墓外形象祈連山的樣子,給他命名諡號,把勇武與擴地兩個原則加以合並,稱他爲景桓侯。霍去病的墓至今仍然矗立在茂陵旁邊,墓前的“馬踏匈奴”的石像,象征着他爲國家立下的不朽功勳。關於霍去病的死因,向來有多種說法,正史記載是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患急症突逝,司馬遷也沒說是什麼病。野史也罕有記載,至於當代演繹那基本屬於臆測,沒有任何史實作根據。 傳說有以下七種:
 
      死因一:由於環境的惡劣戰鬥的慘烈, 年青的戰將終於積勞成疾,漠北大戰後第三年,溘然逝去,時年僅二十三歲!未滿24周歲。
      死因二:飲用匈奴人污染過的水,感染瘟疫
      死因三:作戰受傷,傷重不治
      死因四:射死李敢,武帝貶至朔方,憂鬱而終
      死因五:敵人暗殺
      死因六:功高振主,武帝暗殺
      死因七:自認完成歷史史命,乍死隱居
 
        漢武帝對霍去病的死非常悲傷。他調來鐵甲軍,列成陣沿長安一直排到茂陵霍去病墓地。他還下令將霍去病的墳墓修成祁連山的模樣,彰顯他力克匈奴的奇功。
 
        霍去病諡封景桓侯。

        霍去病生爲奴子,長於綺羅,卻從來不曾沉溺於富貴豪華,他將國家安危和建功立業放在一切之前。漢武帝曾經爲霍去病修建過一座豪華的府第,霍去病卻拒絕收下,說:“匈奴未滅,何以家爲?”這短短的八個字,因爲出自霍去病之口而言之有物、震撼人心,刻在曆朝曆代保家衛國將士們的心里。
 
        霍去病少言多行,從不說空話。漢武帝曾經想親自教他孫吳兵法,他回答道:“打仗應該隨機應變,而且時勢變易,古代的兵法已不合適了。”
 
        霍仲孺當初不願做胎中霍去病的父親,衛少兒也就從來不曾告訴過他自己的身世。當他立下不世功勳之後,他終於知道了前因後果。就在他成爲驃騎將軍之後,他來到了平陽(山西臨汾),向當年抛棄了自己的父親霍仲孺下跪道:“去病早先不知道自己是大人之子,沒有盡孝。”霍仲孺愧不敢應,回答說:“老臣得托將軍,此天力也。”隨後,霍去病爲從未盡過一天父親之責的霍仲孺置辦田宅,並將後母之子霍光帶到長安栽培成材。
 
        少年將軍霍去病並不是完人,他曾經射殺李敢,也曾經禦下嚴峻。然而再嚴峻他仍然是軍神,所有的士兵都向往成爲他的部下,跟隨他殺敵立功。他一生四次領兵正式出擊匈奴,都以大勝回師,滅敵十一萬,降敵四萬,開疆拓土,戰功比他的舅舅衛青還要壯觀。對於整部世界軍事史中國史來說,霍去病是彪炳千秋的傳奇。
 
        千載之後,世人仍然遙想少年大將霍去病的絕世風采,爲他的精神和智勇而傾倒,爲他那不戀奢華保家衛國的壯志而熱血沸騰。           

功績

      霍去病初次征戰,年方十八,即率領八百驍騎深入敵境數百里,把匈奴兵殺得四散逃竄。這次戰鬥殺死匈奴2028人,並俘虜了單於的叔父羅姑比。霍去病因此開始鋒芒畢露,授驃姚校尉,又以“勇冠三軍”之意而封冠軍侯。
     
      元狩二年(前121年)春、夏,漢武帝任命霍去病爲驃騎將軍,發動了兩次對匈奴的河西戰役,大勝而回。春天的作戰中霍去病率一萬驃騎,六天中轉戰西域五國,越過焉支山一千多里後給匈奴以重創,殲敵近九千人,俘穫匈奴祭天金人,但是霍去病的損失也非常大,最後班師時隻有三千餘騎。夏天的戰役成果更大,在與共同出擊,作爲另外一支夾擊部隊的公孫敖失去聯繫的情況下,霍去病孤軍深入,到達祁連山,殺敵三萬餘,讓匈奴的實力受到一次非常大的打擊。《西河舊事》載當時的匈奴人唱道:“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兩次河西戰役之後,漢朝完全控制了河西地區。後來他還出色地平息了匈奴降軍的騷亂,匈奴從此退到了漠北一帶。霍去病被漢武帝重用,風頭開始蓋過舅舅衛青
     
      元狩四年(前119年),漢武帝調集10萬騎兵,隨軍戰馬、步兵輜重無數,由衛青和霍去病各領五萬騎兵,東西兩路向漠北進軍。霍去病率軍從代郡出發,行軍兩千多里,大敗左賢王,殲敵70443人,左賢王部幾乎全軍覆沒。在這次長途奔襲中,霍去病封狼居胥山(今蒙古國肯特山)以祭天,禪姑衍山(肯特山以北)以祭地,得瀚海(貝加爾湖)而班師。自此,匈奴遷到更偏遠的地方去了,長城内外一片和平景象,人民安居樂業。霍去病因此得封大司馬驃騎大將軍,與舅舅衛青大司馬大將軍 平起平坐。
     
      十七歲驃騎從軍,十八歲功冠全軍;二十一歲,威震天下。

霍去病家族

      
      衛家和西漢皇室的關係霍去病的姨母是漢武帝的皇后衛子夫,舅舅是名將衛青。
     
      霍去病曾在出征的途中看望自己的生父霍仲孺,並把同父異母的弟弟霍光帶回朝廷。霍光後來得到武帝重用,成爲托孤重臣,曾廢立皇帝,爲漢宣帝麒麟閣十一功臣之首。
     
      霍去病有一個兒子霍嬗,在霍去病死後六年去世,沒成年就夭摺了。於是,霍光以自己的孫子霍山、霍雲過繼給霍嬗爲子,在69年,因謀反被漢宣帝滅族。
     

霍去病的評價

      霍去病的忠君愛國,有一軼事可表露,相傳漢武帝看到霍去病討伐匈奴馳騁沙場,立了大功,爲了犒賞霍去病,指派工匠,特地修建了一寬敞華宅。落成後,漢武帝讓霍去病先去看看,是否滿意,但霍去病卻向漢武帝上奏說:“匈奴未滅,何以家爲!”愛國忘家,壯志凌雲,成了流傳千古的名言。
     
      然而霍去病也有缺點,他少年新貴,有紈絝習氣,不愛惜士兵。史書上說漢武帝專門令宮中服務部門爲他准備飲食,竟然有十多輛車之多。還軍時,“重車餘棄粱肉而士有饑色”。在塞外時,戰士缺乏糧食,霍去病卻在軍營中踢蹴鞠的游戲。但是,將士們仍然願意爲其效命,許多過去衛青的部下後來都該投靠了霍去病。
     
      《史記》記載,霍去病在一次打獵中,涉嫌故意射死李廣之子、李陵的叔父李敢。一般認爲,是因爲李敢曾毆打霍去病的舅舅衛青。李敢毆打衛青的理由是這樣的:李敢的父親是知名將軍李廣,在西元前119年出征匈奴漠北時,衛青因漢武帝密信不要讓李廣打先鋒,遂安排李廣領兵到東路支援,由於路途過遠的關係,李廣在沙漠中迷路,延誤了戰機。後來,衛青責備李廣,並要把李廣送交官吏審判,李廣於是憤而自殺。李廣的兒子李敢,當時是霍去病的部屬,認爲是衛青陷害李廣,動手打傷了衛青。雖然衛青對這件事並不追究,但他的外甥霍去病卻從此記恨李敢,最後在甘泉宮射獵時將其射殺。漢武帝事後用“李敢被鹿撞死”的說法庇護了霍去病。
     
     

    9
    6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