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8212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旭日东升 (2010/11/24 10:32:31)  最新编辑:天天天蓝 (2010/11/24 10:43:15)
李廣
拼音:lǐ guǎng
同义词条:飞将军
目錄[ 隱藏 ]
 
飛將軍李廣
飛將軍李廣
      李廣(?—前119),隴西成紀(今甘肅靜寧西南)人,中國西漢名將。漢文帝十四年(前166)從軍擊匈奴因功爲中郎。景帝時,先後任北部邊域七郡太守。武帝即位,召爲中央宮衛尉。元光六年(前129),任驍騎將軍,領萬餘騎出雁門(今山西右玉南)擊匈奴,因眾寡懸殊負傷被俘。匈奴兵將其置臥於兩馬間,李廣佯死,於途中趁隙躍起,奔馬返回。後任右北平郡(治平剛縣,今内蒙古寧城西南)太守。匈奴畏服,稱之爲飛將軍,數年不敢來犯。元狩四年,漠北之戰中,李廣任前將軍,因迷失道路,未能參戰,憤愧自殺
 
 

概況

  
     李廣的先祖是秦朝名將李信,將門世家出身。漢文帝十四年(前165年)從軍,死於漢武帝元狩四年(前119年)。一生與匈奴交戰四十餘年,大小七十餘戰,匈奴人畏其英勇,稱之爲“飛將軍”。
  
  據《史記·李將軍列傳》記載,李廣身高過人,猿臂善射,愛惜士卒,深得士兵的愛戴。李廣爲人廉潔,《史記》記載“得賞賜輒分其麾下,飲食與士共之。終廣之身,爲二千石四十餘年,家無餘財”。李廣關外狩獵時射石虎的故事家喻戶曉,使得李廣成了後世神射手的代名詞之一,但李廣一生都沒有被封過侯。漢文帝曾說李廣:“如令子當高帝時,萬戶侯豈足道哉!”意思是說他的膽略才能出眾,如果是在漢高祖戰事頻繁的時期,當上萬戶侯又算什麼。
  
  漢景帝七國之亂時,李廣隨周亞夫平亂建有軍功,但因私自接受梁王所給的將軍印和賞賜,未能封侯。後被指派爲上穀太守,與匈奴作戰,隨後被調遣爲上郡太守。
  
  漢武帝時期,武帝因賞識李廣名氣,遣其爲未央宮衛尉。前133年,漢武帝聽從王恢之言,在馬邑伏重兵意圖圍殲匈奴,但因單於生疑退兵而作罷。李廣馬邑之戰時是驍騎將軍,屬護軍將軍,因此無功而返。
  
  前129年,漢武帝李廣公孫敖公孫賀衛青四人率四萬大軍分别從雁門、雲中、代郡、上穀四個方面同時出擊入侵的匈奴軍。這場戰役的結果很有諷刺意義:初出茅廬、出身低賤、名氣最小的衛青長途奔襲匈奴聖地龍城,殺敵七百,一戰成名;世家出身的公孫賀入敵境後沒有撞見敵人,無功而返;禁衛軍出身的公孫敖遭遇敵軍,不敵,摺損七千人後撤回;而聲名最高、資曆最深的李廣輸得最慘,全軍覆沒而且被俘,後來奪弓掠馬逃出。李廣、公孫敖因爲戰敗被廷尉提審,按軍法當斬,付贖金後,廢爲庶人。
  
  幾年後,匈奴入侵遼西,殺死太守,並打敗鎮守漁陽的韓安國。漢武帝重新起用李廣鎮守右北平,匈奴人敬畏李廣的威名,幾年内沒有騷擾遼西地區。
  
  後來李廣被調入京當郎中令,前123年,被重新封爲將軍,隨衛青由定襄出擊匈奴,但沒能建功。前120年,李廣率四千人出右北平配合張騫的部隊作戰,遭遇匈奴左賢王精銳四萬人包圍,僵持一天一夜,彈盡糧絕損失慘重,後來張騫帶領一萬騎兵趕到,逼走匈奴解圍。此戰李廣部因損兵摺將沒有得到封賞,而張騫因爲延誤軍機,按律當斬,後廢爲庶人。
  
  前119年,漢武帝發動漠北戰役,由衛青霍去病各率五萬騎兵由定襄、代郡出擊跨大漠遠征匈奴本部,李廣被分配跟隨衛青出
漢朝的邊境守護神
漢朝的邊境守護神
征。漢武帝經不起李廣請求,同意他打先鋒,但隨後密信衛青,說李廣犯黴運,不能給與先鋒官的重任。衛青因此安排李廣與趙食其領兵支援東路,令李廣頗爲不滿。由於路途過遠的關係,李廣在沙漠中迷路,延誤了戰鬥時機,導致單於突圍逃走。漠北大戰結束後李廣部才和主力部隊會合,李廣因此犯延誤戰機罪受到衛青責問,不願受軍法審判,憤而自殺,享年六十餘歲。
  
  李廣死時,他長子李當戶、次子李椒都已經過世,僅留下幼子李敢李敢當時是霍去病的部下,因立有戰功被封爲關内侯,聽說父親死訊,認爲是衛青陷害李廣,因此鬧事打傷衛青。衛青本人並不追問李敢,但衛青的外甥霍去病卻不能接受部屬毆打自己舅舅,後來借甘泉宮狩獵的機會射殺了李敢。
  
  李廣的孫子李陵,少年因爺爺的名氣受到漢武帝賞識。後來不願隨李廣利部下效命,自薦以五千步兵出擊匈奴,但是身陷重圍兵敗投降。漢武帝得知李陵叛降後族滅李家,李氏從此衰敗,隴西人士皆以李氏爲恥。
 

細分

 
文帝時期
 
  漢文帝十四年(前166年),匈奴大擧入侵邊關,李廣以良家子從軍抗擊匈奴。因善於用箭,殺死和俘虜了眾多敵人,升爲漢中郎,以騎士侍衛皇帝。多次跟隨文帝射獵,格殺猛獸,漢文帝曾慨歎:“惜乎,子不遇時!如令子當高帝(劉邦)時,萬戶侯豈足道哉!”(《史記·李將軍列傳》)
 
 
景帝時期
 
  漢景帝即位後,李廣爲隴西都尉,不久升爲騎郎將。吳楚七國之亂時,李廣任驍騎都尉跟隨太尉周亞夫抗擊吳楚叛軍。因奪取叛軍帥旗由此在昌邑城下立功顯名。雖有功,但由於李廣接受了梁王私自授給他的將軍印,回朝後,沒得到封賞。
 
漢景帝
漢景帝
  諸王叛亂平定後,李廣任上穀太守,匈奴日以合戰。典屬國公孫昆(hún)邪(yé)上書:“李廣才氣,天下無雙,自負其能,數與虜敵戰,恐亡之。”(《史記·李將軍列傳》)於是被任爲上郡太守。後李廣又在隴西、北地、雁門、代郡、雲中等地做太守,以打硬仗而聞名。
 
  匈奴入侵上郡(郡治膚施,今陝西榆林東南魚河堡),景帝派一個寵信宦官同李廣一起統率和訓練軍隊抗擊匈奴。一次宦官帶幾十個騎兵出獵,路遇三名匈奴人騎士,與其交戰,結果,匈奴人射殺了所有隨從衛士,還射傷宦官,宦官慌忙逃回報告給李廣。李廣認定三人是匈奴的射雕手,於是親率百名騎兵追趕三名匈奴射雕手。
 
  匈奴射雕手因無馬而步行,幾十里後被追上,李廣命令騎兵張開左右兩翼,自己親自射殺二名匈奴射雕手,生擒一名。剛把俘虜縛上馬往回走,匈奴數千騎兵趕來,見到李廣的軍隊,以爲是漢軍誘敵的疑兵,都大吃一驚,立刻上山擺開陣勢。李廣的一百名騎兵,也十分害怕,都想掉轉馬頭往回奔。李廣說:“吾去大軍數十里,今如此以百騎走,匈奴追射我立盡。今我留,匈奴必以我爲大軍之誘,必 不敢擊我。”(《史記·李將軍列傳》)李廣命令所有的騎兵說前進,一直走到離匈奴陣地不到二里多路的地方才停了下來。李廣又下令道:“皆下馬解鞍!”(《史記·李將軍列傳》)他手下的騎兵說:“虜多且近,即有急,奈何?”(《史記·李將軍列傳》)李廣說:“彼虜以我爲走,今皆解鞍以示不走,用堅其意。”(《史記·李將軍列傳》)匈奴騎兵果真不敢冒攻。這時一名騎白馬的匈奴將領出陣來監護他的士兵。李廣騎上馬,帶十幾個騎兵,射殺白馬將,然後重回到他的隊里,卸下了馬鞍。他命士兵都放開馬疋,睡臥地上。這時天色已晚,匈奴兵始終覺得他們可疑,不敢前來攻擊。半夜時分,匈奴以爲漢軍在附近有伏兵,想乘夜襲擊他們,便引兵而去。第二天一早,李廣回到了部隊。李廣等人全身而退體現了其臨危不亂且有急智的良好品質,但“大軍不知廣所之,故弗從。”身爲主將冒然追擊而不通知大軍,此不可取。
 
 
武帝時期
 
  
漢武帝
漢武帝
      公元前140年,漢武帝即位,眾臣認爲李廣是名勇將,武帝於是調任李廣任未央宮的衛尉。這時程不識也任長樂宮衛尉,他倆從前都以邊郡太守的身份統領軍隊,卻有截然不同的帶兵方法。程不識曰:“李廣軍極簡易,然虜卒犯之,無以禁也;而其士卒亦佚樂,鹹樂爲之死。我軍雖煩擾,然虜亦不得犯我。”士兵人人自便,晚上不打更巡邏自衛,但如果匈奴進攻,大軍沒辦法抵擋。程不識則以嚴格治軍而聞名,他注重部隊的編制,隊列和陣式。晚上敲刁鬥巡邏,軍中事務繁瑣,卻不怕匈奴進犯。可是士兵卻苦於程不識之嚴,都喜歡跟隨李廣作戰,這是程不識對老戰友李廣委婉的批評。程不識景帝時因數次直諫而被任爲太中大夫,爲人清廉,謹於文法。
 
  漢武帝元光二年(前133年),漢用馬邑城(今山西朔縣)誘匈奴軍臣單於入塞。派大軍埋伏在附近的山穀中,李廣擔任驍騎將軍,受護軍將軍韓安國節制。最後軍臣單於察覺了漢軍的謀劃撤退,馬邑之圍無功而返。
 
  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匈奴又一次興兵南下,前鋒直指上穀(今河北省懷來縣)。漢軍四路出擊。車騎將軍衛青直出上穀,騎將軍公孫敖從代郡(治代縣,今山西大同、河北蔚縣一帶)出兵,輕車將軍公孫賀從雲中(今内蒙古托克托東北)出兵,李廣任驍騎將軍,率軍出雁門關,四路將領各率一萬騎兵。衛青首次出征,直搗龍城(匈奴祭掃天地祖先的地方),斬首700人。李廣終因寡不敵眾而受傷被俘。匈奴單於久仰李廣威名,命令手下:“得李廣必生致之”(《史記·李將軍列傳》)匈奴騎兵便把當時受傷得病的李廣放在兩疋馬中間,讓他躺在用繩子結成的網袋里。走了十多里路,李廣裝死,斜眼瞧見他旁邊有個匈奴少年騎着一疋好馬,李廣突然一躍,跳上匈奴少年的戰馬,把少年推下馬,摘下他的弓箭,策馬颺鞭向南奔馳,匈奴騎兵數百人緊緊追趕。李廣邊跑邊射殺追兵,終於逃脱,收集餘部回到了京師。漢朝廷把李廣交給法官,法官判李廣部隊死傷人馬眾多,自己又被匈奴活捉,應當斬首,後用錢贖罪,成爲平民。但李廣展現出的驚人騎射技術給匈奴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這正是匈奴稱其爲“漢之飛將軍”的由來。
  

後人評價

  司馬遷在《史記》中對李廣評價很高,曾用“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兩句話來讚美李廣。蹊,小路。意指,桃樹、李樹並不會說話,但提供美味可口的果實給人,其樹下自然形成一條小路,喻意真誠待人,自能感召人心。日本東京成蹊大學即以此爲名。
戎馬一生,鞠躬盡瘁
戎馬一生,鞠躬盡瘁
  
  唐朝詩人對李廣多有讚頌。王昌齡在《出塞》中寫道:“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其中“飛將”即指“飛將軍”李廣。《滕王閣序》中說“馮唐易老,李廣難封”,也是爲飛將軍不能封候而感慨。
  
  盧綸在《塞下曲》中則描寫了一個傳奇故事:“林暗草驚風,將軍夜引弓。平明尋白羽,沒在石棱中。”故事原出自《史記李將軍列傳》,說的是有一次李廣見到草叢中的石頭,以爲是老虎,於是引弓去射,結果發現是塊石頭,而箭頭已經沒入石塊,再發箭去射,卻再也射不進去了。(“廣出獵,見草中石,以爲虎而射之。中石沒鏃,視之石也。因複更射之,終不能複入石矣。”)
  
  高適在《燕歌行並序》中寫道:“相看白刃血紛紛,死節從來豈顧勳。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感慨自己沒有遇到像李廣一樣身先士卒、體恤將士的將軍。
  
  施耐庵《水滸傳》中描寫了一個善射的武將名叫花榮,人稱“小李廣”。
  

爭議

  
       異於一般“李廣是忠勇之士”的看法,有些人認爲李廣爲人陰險、殘暴,此般見解一般根據兩件事情而來。
  
  第一件,李廣曾誘降隴西羌族叛軍,然後把降卒800餘人全部殺死。殺俘虜自古是犯忌諱的,有“殺降不祥”之說,而且在當時認爲是戰爭罪行。李廣不能封侯也被當時著名的相士王朔認爲是上天對他殺降的懲罰。
  第二件,李廣曾經公報私仇,殺掉了一個與他有過節的軍官。李廣戰敗丟官後,有此打獵經過南山,耽誤了返回的時辰。按照規定,入夜後要封關不許通行,於是把守霸陵的校尉禁止他通過。李廣要求通過,並稱自己以前是將軍。亭尉對答:“現任的將軍都不能通過,何況是以前的?”李廣因此記恨在心,後來任右北平太守時,以人事調度的名義將霸陵尉招至自己轄内借機殺死。
  此外,歷史上對李廣的欣賞多出自文人,兵家少有對李廣的讚譽之詞。李廣一生對匈奴大小交戰七十餘次,能夠拿上台面的勝仗卻屈指可數,史書記載的更多是個人英雄主義的行爲(如奪馬出逃、神弓怯敵、力射石虎等等),而損兵摺將、兵敗不敵的次數卻也不少。李廣自己也承認“不爲後人,然無尺寸之功以得封邑者”(從不落在别人後面,卻沒有半點夠封侯資格的軍功)。宋人黄震《史記評林》說:“李廣每戰輒北,因躓終身。”司馬光也認爲:“效不識(即程不識),雖無功,猶不敗;效李廣,鮮不覆亡。”此外李廣心高氣傲,常常意氣行事,甚至有爲了追殺三個匈奴兵,率百人追趕,結果被數千敵軍包圍的事例。在上穀作太守時,典屬國公孫昆邪就曾經上書漢景帝說李廣雖然“才氣天下無雙”,但是“自負其能”,擔心他冒然與匈奴交戰會吃大虧(李廣因此被改調到上郡做太守)。
  
  自古兵家向來崇尚治軍嚴謹,而李廣治軍寬松,部隊紀律性很差,甚至行軍不列隊、部營不設崗哨,平時也不練兵,軍隊管理的表冊文書一律簡化,軍隊行軍整修時也隻是吃飽而已,並不充分補給。雖然他因此得到了士兵的支持和愛戴,但是犯了兵家大忌。在當時與李廣齊名的另一名將程不識因爲治軍嚴格,士兵們不喜歡到其帳下服役,而更願意到李廣部隊。而程不識對“李廣軍極簡易”的評價則是:雖然“其士卒亦佚樂,鹹樂爲之死”(士兵們高興,也願意爲他賣命),但是“然虜卒犯之,無以禁也”(一旦匈奴人來攻打,就頂不住了),“我軍雖煩擾,然虜亦不得犯我”(我們雖然辛苦點,但匈奴人也占不着我們便宜)。對此宋人何去非認爲:“自漢師之加匈奴,廣未嚐不任其事,而廣每至敗衄廢罪,無尺寸之功以取封爵,卒以失律自裁(者),由其治軍不用紀律。……廣之治軍,欲其人人自安利也,至於部曲頓舍,警嚴管攝,一切馳略,以便其私而專爲恩,所謂軍之紀律者,未嚐用也。”
  
  明代黄淳耀也有評論:“李廣非大將才也,行無部伍,人人自便,此以逐利乘便可也,遇大敵則覆矣。太史公叙廣得意處,在爲上郡以百騎禦匈奴數千騎,射殺其將,解鞍縱臥,此固裨將之器也。若夫堂堂固陣,正正之旗,進如風雨,退如山嶽,廣豈足以乎此哉?淮南王謀反,隻憚衛青與汲黯,而不聞及廣。太史公以孤憤之故,叙廣不啻出口,而傳衛青若不值一錢,然隨文讀之,廣與青之優劣終不掩。”評價李廣雖爲名將,卻非良將。陳仁錫則說:“子長(司馬遷)作傳,必有一主宰。如《李廣傳》以‘不遇時’三字爲主,《衛青傳》以‘天幸’二字爲主。”認爲司馬遷光僅從李廣豪情飛颺的個人魅力方面着眼,過度抬高了李廣,並且淡化了出身低賤、謙遜低調但真正有功於社稷的衛青。明代大儒王夫之則更是評論李廣“穫譽於士大夫之口,感動於流俗之心”。李廣終生不能封侯,以至於被後人評爲“數奇”(運氣不好),其實和他治軍不嚴、缺乏戰略眼光導致軍功不夠是脱不了聯繫的。
  

李廣墓

  李廣墓位於天水市城南石馬坪。李廣墓建於何時,史無記載。
李廣銅像
李廣銅像
  這座李廣墓是衣冠塚墓,墓地有高達6米的碑塔一座,塔前有祭亭三間,均爲三十年代初建造。墓地中央是一高約10米,周長25米左右的半球形墳堆,四周砌以青磚,青草蓋頂,莊嚴肅穆。墓前豎立清乾隆已未年問重建“漢將軍李廣墓”和蔣中正題“漢將軍李廣之墓”兩塊石碑。墓地祭亭門前有兩疋漢代石雕駿馬,造型粗獷,風格古樸,但現已磨損殘缺,略具形式了,石馬坪也因此而得名。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