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8185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0/11/23 9:19:41)  最新编辑:且听东歌 (2010/11/23 9:26:09)
劉勰
拼音:Liú Xié
       劉勰(約公元465——520),字彥和,生活於南北朝時期,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文學理論家。祖籍山東莒縣(今山東省日照市莒縣)東莞鎮 大沈莊(大沈劉莊)。他曾官縣令、步兵校尉、宮中通事舍人,頗有清名。晚年在山東莒縣 浮來山創辦(北)定林寺。劉勰雖任多官職,但其名不以官顯,卻以文彰,一部《文心雕龍》奠定了他在中國文學史上和文學批評史上不可或缺的地位。

人物簡介

   劉勰,字彥和,大約生於南朝宋明帝泰始三年(467年),於梁武帝普通三年(522年)去世。劉勰曾自述,在他七歲之時,夢
               劉勰
劉勰
見一片五彩祥雲,猶如錦緞般美麗,便“攀而采之”。顯然是說自己少有大志。但不幸的是,劉勰8歲的時候,父親去世。在母親的陪伴下,劉勰刻苦攻讀,立志將來成爲國家的棟梁之材。可是,大約在20歲左右,他的母親又去世了。爲母親守孝三年以後,擧目無親的劉勰來到京師建康(今南京),擧步踏入了鍾山名刹定林寺,投靠當時的大德高僧僧祐。劉勰在定林寺一待就是十幾年,卻沒有剃度出家。寺廟的生活自然是枯燥的,但對劉勰來說,卻正是博覽群書的大好時機。他幫助僧祐大規模地整理佛經,自己最終也成了“博能經綸”的佛學家。在劉勰三十歲的時候,他又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手捧着紅色的祭祀之器,跟着孔子往南走。身居佛家寺院的劉勰卻夢見了孔夫子,可見其無出家之念,而隻是想建功立業。古人說:“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所謂“三不朽”,能居其一也就可以不朽了。於是,劉勰把目光放在了“立言”上面,決心寫一部曠古絕今的“論文”之作。

   嘔心瀝血4個春秋,劉勰在定林寺爲中華文化增添了光輝奪目的一章――《文心雕龍》。意思是寫文章必須用心,就像刻鏤龍紋那樣精雕細刻,最終才能創作出美的作品。

主要經歷

      天監二年(公元503年),三十九歲,起家奉朝請。

  天監三年,任臨川王蕭宏記室,掌文書。

  天監四年,任車騎倉曹參軍,管理倉廪。

  天監六年,任太末(今浙江龍游縣)令。
劉勰
劉勰

  天監十年,任仁威將軍蕭績記室。

  天監十三年,任昭明太子蕭統東宮通事舍人,管章奏。

  天監十七年上表,建議二郊農社改用蔬果21。是年奉命與慧震共同在定林寺整理佛經。

  天監十八年,遷步兵校尉,管理東宮警衛工作,繼續兼任通事舍人。

  普通元年(公元520年),劉勰在定林寺出家,不到一年就死了。終年五十六歲左右。

《文心雕龍》

文心雕龍簡介

     《文心雕龍》這部中國古代文學理論專著,共50篇,按照劉勰的說明,《文心雕龍》可分4個部分。
             文心雕龍
文心雕龍

  第一部分爲前5篇。他說:“蓋《文心》之作也,本乎道,師乎聖,體乎經,酌乎緯,變乎騷;文之樞紐,亦雲極矣。”這包含了兩層意思:一是就《文心雕龍》的理論體系而言,乃是以道爲根本、以聖人爲老師、以儒家經典爲主體、以緯書爲參考、以《離騷》爲變化,從而體現出劉勰論文的基本思想;二是就文學創作而言,“爲文”的根本問題,也都包含其中了。正因如此,研究者通常將這5篇稱之爲《文心雕龍》的總論。

  第二部分包括從《明詩》至《書記》的20篇,劉勰稱之爲“論文叙筆”。當時有所謂有韻爲“文”、無韻爲“筆”的說法,劉勰便蒐羅所有的“文”和“筆”,逐一從四個方面進行考察,即“原始以表末,釋名以章義,選文以定篇,敷理以擧統”,也就是考察文體的源流演變而知本知末,解釋文體的名稱而明確其含義,選擇各種文章的代表作品而予以定,敷陳各體文章的寫作之理而總結共同的文章之道。所以,研究者通常將一部分稱之爲《文心雕龍》的文體論。

  第三部分包括座《神思》到這《總述》的19篇,劉勰稱之爲“剖情析采”,乃是《文心雕龍》的創作論,曆來受到研究者的重視。從作者感情之產生到一篇作品之完成,劉勰深入具體的創作實踐,全程描繪了文章產生的過程,並建立起一個“以情爲本,文辭盡情”的“情本”論的創作論體系。這一體系既立足於窮蒐“文場筆苑”的文體論,具有深刻的實踐品格,又着眼時代人文發展的歷史事實,包括藝術構思、藝術風格、藝術思想、文學發展、文體風格等重要的理論主張,從而不僅在當時具有極強的現實針對性和指導意義,而且成爲此徨中國古代文學創作論的理論淵源。在一定的意義上可以說,劉勰之後中國文學創作的理論,尤其是傳統的詩文創作理論,乃是《文心雕龍》創作體系的展開。劉勰所使用的文學理論話語,如“神思”、“意象”、“風骨”、“通變”、“情采”以及“神與物游”、“各師成心”、“風清骨峻”、“文律運周,日新其業”、“爲情造文”、“情以物遷,辭以情發”等等,均成爲中國古代文論的基本話語,具有極強的生命力。

  第四部分包括《文心雕龍》的最後幾篇,主要内容爲文學批評論,其《時序》、《知音》等理論觀點亦成爲中國古代文學批評理論的話語範式。

文心雕龍貢獻

  《文心雕龍》的創作目的是反對當時文風的浮詭、訛濫,糾正過去文論的狹隘偏頗。它在文學批評史上的突出貢獻是:

  ①初步建立了文學史的觀念。他認爲,文學的發展變化,終歸要受到時代及社會政治生活的影響。他在《時序》篇中說:文變染乎世情,興廢系乎時序,並在《時序》、《通變》、《才略》諸篇里,從上古至兩晉結合曆代政治風尚的變化和時代特點來探索文學盛衰的原因,品評作家作品。比如他說建安文學梗概而多氣的風貌,是由於世積亂離,風衰俗怨而形成;東晉玄言詩泛濫,是由於當時貴玄的社會風尚所決定。注意到了社會政治對文學發展的決定影響。不僅如此,他還注意到了文學演變的繼承關係。並由
               文心雕龍
文心雕龍
此出發,反對當時競今疏古的不良傾向。這些都是十分可貴的。

  ②分析論述了文學創作内容和表現形式的關係,主張文質並重。在《風骨》篇里,他主張風情骨峻;在《情采》篇里,他強調情文並茂。但在二者之間,他更強調風、情的重要,他主張爲情而造文,反對爲文而造情,堅決反對片面追求形式的傾向。

  ③從創作的各個環節上總結了經驗,提出了應該避免的失敗教訓。他指出,在創作上,作家神與物游的重要,強調了情與景的相互影響和相互轉化。他還指出,不同風格是由於作家先天的才情、氣質與後天的學識、習染存在着差異的結果。針對當時近附而遠疏、馳騖新作的風氣,他提出了繼承文學傳統的必要,論述了文學創作中新、故的關係。此外,他對創作中諸如韻律、對偶、用典、比興、誇張等手法的運用,也提出了許多精辟的見解。

  ④初步建立了文學批評的方法論。在《知音》篇里,他批評了貴古賤今、崇己抑人、信偽迷真、各執一隅之解的不良風尚,要求批評家無私於輕重,不偏於憎愛。與此同時,他還提出了六觀的批評方法:一觀位體,看其内容與風格是否一致;二觀置辭,看其文辭在表達情理上是否確切;三觀通變,看其有否繼承與變化;四觀奇正,看其布局是否嚴謹妥當;五觀事義,看其用典是否貼切;六觀宮商,看其音韻聲律是否完美。這在當時是最爲全面和公允的品評標准。

  《文心雕龍》在中國古代文學批評和文藝理論的發展史上具有巨大的奠基意義和深遠的影響,是一份十分寶貴的遺產,受到世界上許多國家的理論工作者越來越多的注意和重視。在中國,對《文心雕龍》的研究、注釋、翻譯著述頗多。現存版本有影元至正本、《四部叢刊》影印明嘉靖本,另有今人範文瀾《文心雕龍注》、楊明照《文心雕龍校注》、《文心雕龍校注拾遺》、周振甫《文心雕龍注釋》、王利器《文心雕龍校證》等。

  悠悠三千年中國文藝理論史,真正稱得上體大思精、能夠建設一個龐大文藝理論體系的著作,除《文心雕龍》外,可以說不多見了,所以清人譚獻在其《複堂日記》中談到《文心雕龍》時說:“文苑之學,寡二少雙”。

人物貢獻

文章修辭

  傳統修辭學分爲消極修辭和積極修辭兩大方面:消極修辭包括語音修辭——講究平上去入、陰陽清濁、音節對應、叠字雙聲、合轍押韻;語匯修辭——在同義近義詞語中,作適合語境的意義選擇與搭配選擇、作適合感情和語體的色彩諧調選擇;語法修辭——在同義表達中,對句式的長短整散、主動被動、肯定否定、常式變式、陳疑祈歎等作最適合語境的恰當選擇;篇章修辭——文章
    劉勰
劉勰
的醞釀構思、選材布局、情感事理、風格詳略、修改評析等。積極修辭——特指經過長期修辭實踐而形成的固定而公認的修辭格。

  劉勰在《文心雕龍》中,對這兩方面都有精當而深刻的論述,尤其對消極修辭的論述,不僅論及文章技巧,而且深入到心理活動和思維規律與語言生成關係的層面,不僅當時直至今天也仍有重要指導意義。

  漢字以建築式方形結構爲獨立個體單位,一個個體單位爲一個音節,音節又多具備陰陽上去不同調值,這種特點,爲漢語語音修辭提供了有利條件。

語音修辭

  在語音修辭方面,劉勰沒有沿習名人沈約的“八病說”,而着重提出了“飛沉”問題、“雙聲叠韻”問題。

  在《神思》中,劉勰就提出了“尋聲律而定墨”的主張,在《聲律》中又說:“凡聲有飛沉,響有雙叠。雙聲隔字而每舛,叠韻雜句而必睽;沉則響發而斷,飛則聲飏不還。”意思是字調有陰陽清濁平聲仄聲之分,詞之聲韻之中有雙聲叠韻之别。(當時平仄之說,故以飛沉言之。此前借用音樂術語宮商角徵羽指稱聲調高低。《文鏡祕府論》講到調聲三術:指出宮商是平聲,徵是上聲,羽是去聲,角是入聲,上去入是仄聲。此處飛指陰清,平聲;沉指陽濁,仄聲)陰陽清濁之字,應平仄穿插交替,若連用仄聲,就有聲氣沉沉欲斷之覺,若連用平聲,又有聲氣升飏飄飄不降之感。(如曹植《美女篇》:羅衣何飄飄,輕裾隨風還,潘嶽《悼亡詩》:望廬思其人,入室想所曆)而雙聲叠韻之詞,必須連用,若兩詞之間插入他字,或將一詞分用於相鄰兩句,則會造成“吃文”——拗口的毛病。這確爲卓見,諸多繞口令不都是故意運用這種穿插而造成“必睽”之“吃文”嘛。一旦產生了這種毛病,則須“左礙而尋右,末滯而討前”,“則聲轉於吻,玲玲如振玉,辭靡於耳,累累如貫珠矣。”劉勰認爲,作韻易而選和難——異音相從謂之和——平仄聲調配合得當叫和諧,同聲相應謂之韻——相應位置上同韻字遙相呼應叫押韻。足見劉勰不但非常重視而且准確把握了漢字漢語的語音特點,對語音修辭在理論上作出了可貴貢獻。如何用韻,《章句》有論:“若乃改韻從調,所以節文辭氣,……然兩韻輒易,則聲韻微躁,百句不遷,則唇吻告勞妙才激颺,雖觸思利貞,曷若摺之中和,庶保無咎。”摺中的主張,是符合聲韻運用美學的。

語匯修辭方面

    在語匯修辭方面,劉勰提倡慎重遴選詞語。

  《指瑕》凡擧用詞四疵,皆礙美文。——陳思之文,群才之俊也,而《武帝誄》雲:‘尊靈永蟄’;《明帝頌》雲:‘聖體浮輕’,浮輕有似於蝴蝶,永蟄頗疑於昆蟲,施之尊極,豈有當乎!——以指稱微小蟲豸之詞而施於尊長,確屬搭配對象失誤。
                文心雕龍
文心雕龍

  潘嶽爲才,善於哀文,然悲内兄,則雲感口澤,傷幼子,則雲心如疑。禮文在尊極,而施之下流,辭雖足哀,義斯替矣。——感口澤隻能用來唁念辭世的母親,心如疑隻能用來悲悼故去的父親,——潘嶽用其哀挽同輩和小輩,分屬詞義運用錯誤、搭配對象錯誤,又是感情色彩分配失當。

  所擧另兩種瑕疵,有左思反對孝道的思想錯誤和崔瑗把虞舜誤比不出名的李公,雖屬思想和比類之誤,然畢竟要通過遣辭用語表現出來,歸爲語匯修辭亦非不當。

  語匯修辭中,還涉及用字,劉勰在《鍊字》提出用字“四要則”:……是以綴字屬篇,必須揀擇:一避詭異,二省聯邊,三權重出,四調單複。詭異,生辟險怪之字,如洶呶;聯邊,相同偏旁之字,如崢嶸;重出,同字相犯即同一個字在句中重複使用;單複,字形肥瘠筆畫多寡。——仔細想來,均有道理:讀文時遇詭異之字,猶赤足行於怪石每現之途,必耗神費力壞心緒;聯邊相集,如寄寓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迷途遠避退還蓮迳返逍遙之類,也會呆板乏目;重出之弊,字之音形無不單調乏味;字形肥瘠筆畫多寡如若不加調配,則會或失之於纖疏,或失之於壘重。無怪劉勰歎曰:故善爲文者,富於萬篇,貧於一字,一字非少,相避爲難也。

  語法修辭部分,劉勰在《章句》中提出了要按内容安排章句和按情韻安排章句的主張。按内容,要“控引情理,送迎際會”即根據表達的情理,有時枝蔓扶疏旁征博引,有時緊扣題旨不蔓不枝;據情韻,則“若夫章句無常,而字有枚數,四字密而不促,六字裕而非緩,或變之以三五,蓋應機之權節也。”劉勰主張,句式的選擇上,用長用短,或長短穿插,整散結合,完全要符合情韻需要,情韻急,少音節短詞句,情韻緩,可用舒曼之長句,情韻起伏跌宕,則可長短並用整散結合,以收盪氣回腸之效。

篇章修辭方面

  劉勰修辭美學最爲璀璨的部分,在篇章修辭。

  重涵養,立風格。《體性》之體,文章體貌,《體性》之性,人之性情,《體性》即論文章風格和作者個性的關係。文有“八風之議”即窮列文章八種風格——一曰典雅、二曰遠奧、三曰精約、四曰顯附、五曰繁縟、六曰壯麗、七曰新奇、八曰輕靡。又據不同標准分爲四組:思想内容——雅與奇反,情理義蘊——奧與顯殊,題材表達——繁與約舛,體象氣韻——壯與輕乖。凡爲文者,均望盡快形成自己獨特風格,劉勰指出文章風格和作者涵養有密不可分的聯繫——“夫情動而言形,理發而文見,蓋沿隱而至顯,因内而符外者也。然才有庸俊,氣有剛柔,學有淺深,習有雅鄭。並性情所爍,陶染所凝,是以筆區雲譎,文苑波詭有矣。故辭理庸俊,莫能翻其才,風趣剛柔,寧或改其氣,事義淺深,未聞乖其學,體式雅鄭,鮮有反其習。各師成心,其異如面。”由是觀之,文如其人,理應不錯。作者的内心情理外化爲語言文章,作者的才學、氣質、性情、習慣所陶染而成的個性,必然盈溢爲文章風格。因此,要熔鑄自己獨特文風,必須注重修養才學,涵性怡情完善個性品質。無怪劉勰在《神思》中提倡“陶鈞文思,貴在虛靜,疏瀹五髒,澡雪精神;積學以儲寶,酌理以富才,研閱以窮照,馴致以繹辭。”也隻有如是,才有助於文章風格的形成。

  文章有風格,更有風骨,才煽情動人,辭采煥然。什麼是風骨呢?“《詩》總六義,風冠其首,斯乃化感之本源,志氣之符契也。是以怊(ch o悲憤)悵述情,必始乎風,沉吟鋪辭,莫先於骨。故辭之待骨,如體之樹骸,情之含風,猶形之包氣。結言端直,則文骨成焉;意氣駿爽,則文風清焉。”簡言之,風就是充盈於作品中的情志和才氣,是感化的根本力量。骨則是切中肯綮、言簡意賅、恰如其分、流暢和諧的語言。風骨指向了感人才情和生動語言的修辭美學。要使文章含風樹骨,則須“練於骨者,析辭必精,深乎風者,述情必顯。”劉勰還進一步指出有無風骨對文章的不同效果:“捶字堅而難移,結響凝而不滯,此風骨之力也。若瘠義肥辭,繁雜失統,則無骨之徵也。思不環周,索莫乏氣,則無風之驗也。相如賦仙,(作《大人賦》)氣號凌雲,蔚爲辭宗,乃其風力遒也。”如是觀之,白居易“根情、苗言、華聲、實義”之論,與劉勰風骨之議,均爲至言也!

  感人的才情和生動的語言固然重要,但一定要爲情而造文,而不要爲文而造情。要寫真情實話,不要假意虛言。“夫鉛黛所以飾容,而盼倩生於淑姿;文采所以飾言,而辯麗本於情性。”劉勰之論,對匡正無病呻吟、言不由衷、矯揉造作、空假俗媚之流,不啻當頭棒喝警鍾長鳴。

  重熔裁,明隱秀。文章長短、内容詳略、語意顯隱、精警庸凡,亦爲文之必慮。《熔裁》指出:“規範本體謂之熔,剪截浮辭謂之裁。裁則蕪穢不生,熔則綱領昭暢。”簡言之,熔是鍊意,提鍊中心,裁是鍊辭,鎚鍊語言。因爲“凡思緒初發,辭采苦雜,心非權衡,勢必輕重。”所以,劉勰提出了“三准論”——“是以草創鴻筆,先標三准:履端於始,則設情以位體;擧正於中,則酌事以取類;歸賒於終,則撮辭以擧要。然後舒華布實,獻替節文(獻:可,替:否。即根據需要調節文字),繩墨以外,美材既斫,故能首尾圓合,條貫統序。若術不素定,而委心逐辭,異端叢至,駢贅必多。故三准既定,次討字句。句有可削,足見其疏,字不得減,乃知其密。”“三准論”提出了寫好文章的三部曲、三准則:首先根據情理確定文章體裁;其次分析素材遴選典型題材;再次簡言要義提綱挈領。然後加工潤色,處理詳略,條貫首尾,敲定全文。

  語意顯隱、精警庸凡,義涉隱秀。《隱秀》雲:“夫心之動遠矣,文情之變深矣,源奧而派生,根盛而穎峻,是以文之英蕤,有秀有隱。隱也者,文外之重(ch ng)旨也;秀也者,篇中之獨拔者也。隱以複意爲工,秀以卓絕爲巧。斯乃舊章之懿績,才情之嘉會也。”今日言之,隱即弦外餘音,秀即篇中警語。文章淺白直露固無餘香滿口,通篇俗語庸言亦難振聾發聵。文有餘音,猶“石韞玉而山輝,水懷珠而川潤”;篇納秀語,似月依日而夜明,樹沾春而林翠。

  文章秀句,或自出錦心,或得益援引。《事類》認爲:無論是“引古事而莫取舊辭”的化用暗引,也無論“取舊辭萬分之一”的擇要精引,還無論“頗酌詩書傳記”的綜采博引,隻要是爲“以其據事類義,援古證今”,則無可指責。而《指瑕》認爲:“若掠人美辭,以爲己力”,則“寶玉大弓,終飛其有。全寫則揭篋,傍采則探囊。然世遠者太輕,同時者爲尤矣。”由是觀之,劉勰並非反對引用,而是反對抄襲。引用乃明借,旨在助己之文,抄襲是明抄,旨在當己之章。全抄無異開箱搶劫,小抄亦如掏腰綹竊,抄襲前代的贼味稍輕,同代相竊則堪堪致罪了。

人物評價

     透過鑒賞論的有關内容,也可看出劉勰篇章修辭的觀點。他在《知音》中指出鑒賞作品要從兩大方面六項内容入手,提出了“六觀說”——是以將閱文情,先標六觀:一觀位體(即體裁情志),二觀置辭(即鋪飾辭采),三觀通變(即通古變今適應時代)四觀奇正(即語言態勢是雅正通暢還是奇詭怪誕),五觀事義(即據事類義,指典型題材)六觀宮商(即調聲協律,安排語調辭
           文心雕龍
文心雕龍
氣)。斯術既形,則優劣見矣。夫綴文者情動而辭發,觀文者披文以入情,沿波討源,雖幽必顯。”以上六觀,位體、通變、事義屬於作品内容,置辭、奇正、宮商屬於作品形式。從上論看出,隻有從内容到形式作通盤考慮,這六個方面都熨燙妥帖恰到好處,才可以使文章“譬春台之熙眾人,樂餌之止過客”。

  在積極修辭即辭格的運用方面,劉勰也予以了諸多觀照。《麗辭》專講對偶,將對偶分成相容的兩組四種——以内容分,言對、事對爲一組;以意義分,正對、反對爲一組。言對事對各有反正,兩組互相包容。在具體運用方面,劉勰指出“碌碌麗辭,則昏睡耳目。必使理圓事密,聯璧其章。疊用奇偶,節以雜佩,乃其貴耳。”

  劉勰生活在殊重駢儷的時代,本人又對其青眼有加,一部洋洋大觀的《文心雕龍》,通體駢儷爲文,足證其愛。故所倡之法,可謂獨得神髓,深諳三昧——駢散間出,方顯錯綜之美,長短雜用,乃有靈動之活。

  《誇飾》專講誇張。劉勰沒有像今天這樣從形式上將誇張分爲擴大式、縮小式、串前式等加以研究,而是抓住誇張得是否合乎事義情理這一關鍵,將誇張分爲兩類並指出其不同效果:“然飾窮其要,則心聲蜂起,誇過其理,則名實兩乖。”——如果誇張得合情理得神髓,就會引起強烈共鳴,反之,就會違背事實不合情理。

  今天,我們如果面對這樣的誇張——“麥秸粗粗像大缸,麥芒尖尖到天上。一片麥殼一片瓦,一粒麥子三天糧。秸當柱,芒當梁,麥殼當瓦蓋樓房,樓房頂上寫大字,社會主義大天堂。”“玉米稻子密又濃,遮天蓋地不透風。就是衛星掉下來,也要彈回半空中。”——誰能不深切地感到劉勰所論,切中要害而又至關重要呢!

  此外《比興》講到比喻,《事類》講到引用,都有不刊之論。茲不贅述。

  劉勰能在距今1500餘年之遙,提出這如許之多的至今難超其苑囿的精辟修辭理論實爲難能可貴。其修辭之論,既有理性的闡釋,又有言證、事證,既涉文章内容形式,又關作者思維、氣質、涵養、才情。他能從美才、美德、美情與美辭美文的關係方面,闡釋情動而辭發、因内而符外的修辭美學觀,他承認“物色之動,心亦搖焉”,“情以物興,故義必明雅;物以情睹,故辭必巧麗”,盡管當時還沒有堂皇的辯證唯物主義之說,然而在今天看來,這完全符合這種觀點。在這種觀點指導之下,他從内容決定形式的認識出發,建立了系統的剖情析采理論,他從歷史唯物主義和現實唯物主義的認識出發,提出了“時運交移,質文代變”,“文變染乎世情,興廢系乎時序”,這種選擇繼承、據時創新的修辭觀,這種服務於時代的“時文”修辭觀,時至今日,也是必須遵循的一條修辭美學原理。 《文心雕龍》體大思精,深文周納,拙文僅就修辭而蜻蜓點水,掠影浮光。若成引玉之磚,亦幸遂微願矣。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