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8424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素帛 (2010/11/20 22:41:09)  最新编辑:素帛 (2010/11/21 9:56:32)
俞大猷
同义词条: 虚江
 
俞大猷像
俞大猷像
 
       俞大猷,(1504—1580),字志輔,又字遜堯,號虛江,福建泉州北郊濠市濠格頭村人,生於弘治十六年。是明代著名民族英雄、抗倭名將、儒將、武術家、詩人兵器發明家,然而,他最主要的功績是領導抗倭戰爭。他曆任明代三朝,一生坎坷。戎馬生涯四十七年,“時而受重用,名聲顯赫;時而受貶責,淪爲囚徒”,四爲參將,六爲總兵,累官都督。本邑好友潘湖黄光升密授俞大猷方略,率部轉戰於蘇、浙、閩、粵之間,身經百戰,戰功顯赫,“俞家軍”威名赫赫,與當時另一位抗倭名將戚繼光並稱“俞龍戚虎”。《明史·俞大猷傳》曰:“大猷負奇志”,“忠誠許國,老而彌篤”。主要詩作有《正氣堂集》,《兵略對》,《大同鎮兵車操法》等。
 

早年


       俞大猷出身於下級軍官家庭,祖籍安徽鳳陽,始祖俞敏跟從朱元璋打天下,以開國功臣襲泉州衛百戶官,至其父俞元讚已曆五代。俞大猷自幼家貧,靠母親楊氏編發網和親友資助,寄居清源山水流坑村,勤學不輟。五歲時即在家鄉河市入塾讀書,拜幾位當地名士習文。十歲隨家遷居泉州城内北隅(其遺址即今泉州僑中),與鄧城湯克寬等讀書於清源山清源洞。十五歲進文秀才,與李杜薛南塘史文齋史禮齋等十餘人繼續讀書於清源山紫澤書院,並習武於清源洞,人稱十才子。清源山至今遺有其練膽石(爲練膽量,常登巨石下跳),現在泉州清源山虎乳泉畔下,旁有其自書“君恩山重”四個大字。
 
練膽石上的“軍恩山重”
練膽石上的“軍恩山重”
  其時泉州社會的閩學氛圍熾盛,俞大猷先後拜王宣及林福、軍事家趙本學等人爲師,學習《易經》兵書,皆得三家所長。後又從師精通荆楚長劍的同安南少林高手李良欽學劍(棍)術和騎射,達到了“劍術天下第一”,跨馬而騎,引弓飛矢,百發百中的境界。
 
  王、林、趙三人均爲當時泉中名師,且是明代前期閩學著名代表人物蔡清之弟子,從蔡清學過《易》。王宣以《易》論古今治亂興衰之蹟,林福以《易》明心性忠孝仁義之奧,趙本學以《易》衍兵家奇正虛實之權,著有《韜鈐内外篇》和《孫子注解》。俞大猷對三師之意均能默契神會,融會貫通,尤能闡其所未論。在師承關係上,俞大猷乃名儒蔡清之二傳弟子。正是由於年輕時奠定紮實的儒學理論基礎,使俞大猷日後成爲明代獨樹一幟的名將,不僅有傑出軍事家的思考領域,而且有傑出政治家的思想遠見,故上司譚綸曾稱讚他有大將才。
 

出仕

  嘉靖元年(1522),俞大猷二十歲時,父愛松死,家貧,被迫棄儒就武,襲世職百戶,但並沒有而中斷學習仲尼之道,而是撥冗繼續向理學名師虛心請教,或與同心舊友相互切磋,這在他與師友往來的書信中有着記載。即使蒙冤身系詔獄,俞大猷仍與同獄難友相互賦詩,講理言事,張颺慷慨,一如平時。盡管戎馬生涯十分緊張,但俞大猷對當時閩學和王學兩大學派的激烈論戰一直十分關注,積極直抒己見。
 
  嘉靖十四年(1535),俞大猷參加全國武擧會試,寫了一篇名爲《安國全軍之道》的策論,深受兵部尚書毛伯溫的賞識,穫第五名武進士,由承襲百戶世職,升署正千戶,守禦金門所,放糧救濟饑民,被稱爲“俞佛”。
 
  金門是明代海防前哨陣地,洪武年間築城,取“固若金湯”之義。蒞任之後,俞大猷加強練兵與海防整飭,使得金門守備森嚴,沿海盜匪卻步。他在舊城訓練部隊之暇,常到背城面海的城南對海勝地南盤山觀海抒懷,在石壁上題刻“虛江嘯臥”四個大字。後人作歌曰:“嘯於斯,臥於斯,流芳百世肇於斯。”讚美俞公報效國家民族的宏大胸懷。石刻與文台寶塔相距約30米,現列爲第二級古蹟。“虛江嘯臥”又叫“嘯臥棲雲”,是“金門八景”之一。俞大猷離開金門二十年後,他的門生楊宏繼守金門,特借此構石爲亭紀念老師,稱爲“嘯臥亭”,並題聯於亭柱上曰:“嘯喝氣雄吞宇宙;臥休神隱靜風波。”
 
  金門因是海島,向來民風“剽悍囂張”、難以治理。俞大猷主張文明建設海疆,他到金門後,微服走訪鄉老,並到泉州聘請名師辦好書塾,“導以孝讓,申以詩書”。百姓發生訴訟,他都傾心聽取,讓各方心平氣和,講明事實,然後教誨他們明白是非曲直。俞大猷在金門任職五年,百姓再沒有官府訴訟,官府也不曾隨意緝拿一人。
 
  時倭寇爲患,俞大猷向監司上書言事,陳述破敵良策,不被采納。監司曰:“小校安得上書!”將其杖責革職。後來尚書毛伯溫欲征安南,俞大猷“複上書陳方略,請從軍”,頗爲毛伯溫賞識。因停止征安南,故也未曾召用。
 
  金門人爲表達對俞大猷的感激之情,在嘉靖四十三年(1564)特地爲他建造生祠,請金門後浦進士許南洲撰寫《都督俞公生祠記》。碑石豎在舊金門城關帝廟側,現移至金門酒廠路旁。碑高2.48米,寬0.99米。上面列名的還有廣州守備楊宏擧,掌金門事、泉州衛指揮使王國桂等。碑文如下:
 
      都督俞公生祠記
 
 
戚繼光祠
戚繼光祠
  金門所生祠一區,所各官暨耆士爲都督俞虛江建也。公昔視師金門所,卑尊長少,擧欣欣然,愛若父母,相與亭而碑之,假筆於餘季父西埔翁,頌德頌公垂不朽。其遷而去也,以指揮僉事備汀、漳,以都指揮僉事署欽、廉,以右參將守瓊州,左參將鎮溫、台、寧、紹,以副總兵督金門,以都督僉事總制直、浙,仍准都督同知。尋調大同,轉南贛、漳南、嶺東。兵轍馬蹟,半生戎馬,卑尊少長,動輒思公。聞有自公左右回者,相率詢問,欣躍如見,累欲蔔地構祠而俎豆者矣。適本所視篆千戶,今升指揮颺宏擧,行都司邵君應魁,相與讚其成,囑作爲之記。
 
  餘昔覽太史豐公《定遠生祠記》、鄉士薜子《虛江官績錄》,知公馭眾之道,克敵之勳,與夫學術之大,德履之醇,所以餘爲致身之幹,昭昭在人耳目,複奚庸贅?唯本所之人,所以祀公之意而方曰:凡人相與,在則感,去則忘。故夫豪傑之士,將所去則恢於天下,欲使人知感,不能使人興去一之思;能使人見思,久而不忘,其必湛思汪想,足鼓人心,而膚功煊赫,足系人望焉者也。
 
  公爲金門禦而公廉,孚以恩信。有荆楚劍法以教士卒,有詩書禮樂以育英才,有聖訓規條以帥父老子弟行鄉約。乃今甲胄之士,人人公侯心,而白皙青衿,間亦嶄然露頭角。公之教也,斯不亦湛思汪想,足鼓人心乎?至其守汀漳,而山海劇寇一鼓不殲;守欽、廉而複交黎,異在俯首歸顺;鎮直、浙而積歲倭患指日汛掃;調大同而韃虜斃殲,矢石至,隻輪不遠。它若張璉之亂,莆陽之變,惠來之警,亦次第廓清。斯不亦膚功赫,足系人望乎?夫其恩足鼓人心也,是故人知感而碑豎焉。公其功足系人望也,是故人不忘而祠建焉。
 
  昔羊叔子守襄陽,百姓爲建碑,望者罔不出涕。狄梁公爲魏州刺史,百姓爲之生祠,過者儼然,豈不足頌甘棠之愛?然見碑墜淚,不過一時感觸,豈若歲時有祀,致愛致愨之爲有常也。過廟肅恭虔,亦其一方一隅。武平、定海等處,在在有碑有祠,吾又不知其孰爲感也。以此觀之,則世謂古今人不相及,殆未爲通論也。
 
  公名大猷,字遜堯,原籍直隸鳳陽霍丘縣人,世泉州衛前所百戶,以魁武科授正千戶,累遷都督同知,虛江其别號雲。
 
  嘉靖甲子冬十月吉 賜進士出身南京戶部山東清吏司立事同安南洲許廷用撰。

 

征戰

       戰大同、廣西
 
  嘉靖二十一年(1542),俞大猷提升都指揮僉事。冬,蒙古韃靼部首領俺答汗入侵山西北部,朝廷詔諭天下,選擧武勇之士。俞大猷報名應選,毛伯溫介紹俞大猷給宣大總督翟鵬。俞大猷到大同,率軍拒敵。“東路將軍欲爲馬革裹,西路將軍欲爲鐵鋤埋”(俞大猷《飲馬長城窟》),北邊寒冬征戰艱辛慘烈,將士視死如歸。但翟鵬並未重用俞大猷,俞大猷辭歸。毛伯溫薦俞大猷任汀漳守備。俞大猷慨歎:“何日掃清俺答塵,複當飲馬長城窟”(俞大猷《飲馬長城窟》)。
俞大猷生祠碑記
俞大猷生祠碑記
 
  嘉靖二十六年(1547),俞大猷在汀州府擊潰海贼康老等,俘穫300人。因功擢廣東都司僉事。
 
  時新興、陽春、恩平一帶侗民屢叛,總督歐陽必進以平定侗民事付俞大猷。俞大猷親帶數人遍詣諸侗民,曉以利害禍福,侗民畏服。侗民中有蘇步青者,力能格鬥猛虎,爲叛亂首惡,俞大猷格殺了他,招降渠魁,數邑得以安寧。
 
  嘉靖二十八年(1549),右副都御史朱紈巡視福建,薦俞大猷爲備倭都指揮。適安南都統使莫福海卒,其子宏瀷、正中互相仇殺;其大臣範子儀妄言宏瀷已死,迎正中歸國,趁機剽掠欽、廉諸州,嶺海騷動。歐陽必進奏留俞大猷討贼。俞大猷率軍“追戰數日,生擒子儀弟子流,斬首千二百級”。傳檄莫宏瀷殺範子儀函首來獻,外患平息。嚴嵩抑其功不報,僅賞銀五十兩。
 
  是年,瓊州五指山黎民那燕,唆使感恩昌化諸黎共反,歐陽必進檄俞大猷討之,朝議以俞大猷任崖州參將,會同廣西副將沈希儀諸路軍圍剿。俞大猷對歐陽必進言:“黎亦人也,率數年一反一征,豈上天生人意?宜建城設市,用漢法雜治之。”歐陽必進采納其議,俞大猷遂單騎入峒寨,與黎民約法,招降3700餘人,海南遂定。
 
    浙東抗倭
 
  元末起至明嘉靖年間,東南沿海地區倭寇活動十分猖撅。倭寇源自日本南朝。十四紀末葉,日本北朝的足利氏征服了南朝,統一了日本。南朝一批失敗後的武士流亡海島。他們勾結一批商人和破產農民,流竄到中國沿海,名義上是做生意,實則走私和擄掠,無惡不作。至明中後期,倭禍嚴重,江浙首當其沖,受害最烈。倭寇與東南大陸當地不法分子相勾結,嚴重威脅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爲消滅倭寇,明朝從嘉靖二十六年(1547),開始委派官吏,加強海防,展開抗倭鬥爭。
 
  嘉靖三十一年(1552),倭寇大肆侵擾浙東沿海。由兵部推薦,詔移出身貧寒、靠戰功擢升爲廣東都指揮僉事的俞大猷從廣東帶兵到浙東、蘇南平倭,受命爲寧(波)台(州)參將。
 
  當時,倭寇已破寧波昌國衛紹興臨山衛,轉掠松陽,不到一個月,竟連襲浙東大部分地區,所到之處,燒殺搶奪,無所不爲,根本沒有把明軍放在眼里。俞大猷到任後,立即派出小分隊進行偵察,發現倭寇的流動性非常大,今天在此地,明天又在彼地,其主要接應的方式是戰艦隨行,每到一處就下艦登陸,搶掠後乘艦而遁。浙東地區地勢複雜,水路又多,自然給明軍的追剿帶來了很多麻煩。在分析敵情後,作爲一個智謀出眾的軍事將領,俞大猷認爲明軍主要的戰術不應該是尾隨追擊,那樣隻能在倭寇背後打轉轉,總也追不上。最好的辦法是清理河道上的敵艦,令敵回救,然後以重兵逐之下海,邊逐邊擊,並事先在沿海布下舟師,形成包圍之勢。有人表示反對,說如斷倭退路,必定會使倭寇全力内襲,攻入腹地,爲患甚重。俞大猷據理力爭。他說:倭寇畢竟是入侵之敵,他們之所以敢來犯我疆土,乃仗着舟艦可載其逃,一入海就無法追趕,所以他們從來都隻在沿海騷擾,如果他們深入内地,和海上失去聯繫,就如喪家之犬,必被我大軍全剿。因此,隻要滅其戰艦,其必返救,一救則正入我彀中,正應兵法攻其必救,如何不勝?俞大猷的方略受到了上司的支持。他被授權調集福建沿海的明軍舟師,以福建制造的樓船分布沿海島嶼,伺機率領精銳部隊沿河道突襲倭寇戰艦。
 
  嘉靖三十二年(1553)三月,俞大猷率閩中樓船突擊普陀山的倭寇新巢。時徽州人王直勾結倭寇進犯鎮海關,遭到明朝守軍的反擊,退據金塘島,集聚於瀝港。由於金塘島形勢險要,官兵一時難以攻克。次年三月,浙閩提督王抒縝密地偵察金塘島地形後,制訂了周密的作戰計劃,遣參將俞大猷從瀝港正面進攻,參將湯克寬從西堠門堵住倭寇退路,采用兩面夾攻的戰術,配合戚繼光、鄧城等將領,以福建樓船戰於寧波、紹興、松陽諸郡,焚舟數十艘,斬俘敵千餘人,一顯樓船的威力。這場戰鬥也是舟山抗倭歷史上首次大捷,影響深遠。爲此,俞大猷把瀝港改稱爲“平倭港”。當地百姓爲了褒颺俞大猷抗倭的業績,又在瀝港建立了“平倭碑”,以供後人瞻仰。(該碑現爲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王直等餘贼逃遁,俞大猷竟遭停俸。
 
  果然,竄入陸上搶掠的倭寇,不得不回軍營救戰艦,並拼死突圍與海上戰艦會合。明軍按照俞大猷的布置,陸地的張經軍隊擧帆出海追擊,與埋伏在海中的俞大猷舟師,在松江一帶形成前後夾擊的合圍圈,聚殲逃竄之倭寇,取得了抗倭史第一次大規模的勝利,俞大猷才予俸如故。
 
  嘉靖三十三年(1554),倭寇據寧波普陀,俞大猷率將主攻之,寇突出,殺武擧火斌等三百人。俞大猷坐戴罪剿贼,不久敗贼於吳淞所。詔除俞大猷前罪,代湯克寬爲蘇松副總兵,擊贼於平望,再戰於六金壩,皆大捷,斬首三千級。寇犯金山,俞大猷所率將卒不及三百人,征集諸路兵未至,戰失利。倭寇2萬屯松江柘林,閩浙總督張經促戰,俞大猷堅持不可。待永顺、保靖兵至,乃從張經大破贼於王江徑,取得抗倭戰爭以來的最大勝利。功爲嚴嵩義子、工部尚書趙文華、浙江巡撫胡宗憲攘爲己有,張經反被加“養寇失機”罪名,入獄後被害。俞大猷也受降職處分,“以金山失律加罪之,謫充爲事官”。
 
  嘉靖三十四年(1555),新倭犯蘇州陸涇壩,直抵婁門,敗南京都督周於德兵。俞大猷在舊職被革除的情況下,以國事爲重,以戴罪之身,披肝瀝膽,偕副使任環,大敗贼於陸涇壩,焚贼舟三十餘艘,又攔擊其自三丈浦出海者,沉其舟七艘。繼又破贼於吳江鶯脰湖,贼走嘉興三板沙,掠民舟將遁,俞大猷追擊於馬蹟山,生擒倭寇首領金涇和許浦,白茆港之贼俱逃出海,俞大猷再追擊於茶山,焚5舟,擊壞及覆沒者無數;俞大猷及僉事董邦政分路追擊,再穫9舟。一月之間,將浙東陸上倭寇打得東逃西竄,令倭寇聞知俞大猷的名字就心驚膽寒。
 
  餘贼三百餘,登崖走據華亭陶宅鎮,屢敗趙文華等大軍。贼寇在柘林糾集40餘艘船,情勢危急,而巡輔曹邦輔劾俞大猷縱贼,帝怒,奪其世蔭,責令立功自贖。無何,俞大猷偕副使王崇古入洋追贼,焚巨艦8艘,斬穫無數。

  初以倭患急,朝廷特命都督劉遠爲浙江總兵官,兼轄蘇、松諸郡,數月間無所作爲。廷臣爭言俞大猷軍事幹才,遂於嘉靖三十五年(1556)三月罷劉遠,以俞大猷代浙江總兵官。俞大猷在西庵、沈莊、清水窪、黄浦等戰役連穫大勝,詔還世蔭,加都督僉事。繼敗盤據舟山之贼。
 
 
俞大猷雕像
俞大猷雕像
  浙東平倭之戰,應該說是俞大猷戰鬥生涯中最輝煌的一頁。他“先計後戰,不貪近功”,充分掌握敵人的活動規律,抓住其致命要害的劣勢,充分發揮自己的優勢,運用機動靈活的戰略戰術,“攻其必救”、 “圍而殲之”,展示了其出色的指揮才幹和傑出的謀略智慧。
 
  其一,先摸敵情後定計策。他走馬上任後,不是急匆匆與倭寇交戰,而是設法摸清倭寇的活動規律,了解倭寇的長處與短處,找到敵人的弱點後,再定下“攻其要害”的破敵之策。倭寇的優勢是海上泊有的戰艦,機動能力強,能迅速幫其從海上逃竄。但是戰艦是其優勢也是其弱點,沒有了戰艦,倭寇就無法迅速從海上逃遁。所以,俞大猷制定出先打敵艦、 “剿敵滅巢”的策略,攻打敵艦就如同攻打敵人的巢穴,正是擊中了倭寇的弱點,迫使倭寇進入自己設下的圈套。
 
  第二,海上設伏斷敵退路。倭寇的唯一退路,就是從海上逃走。所以倭寇在登陸侵襲時,除了停泊在海邊的戰艦外,常常在海中留有接應的戰艦。這樣可以進則襲四面八方,退則入無垠大海。俞大猷考慮到如要大力殺傷倭寇,必須在敵艦背後埋伏一支舟師,在敵寇逃竄時,截住逃敵,與陸上追擊逃寇的明軍形成合圍之勢,兩面夾擊倭寇,當然能重創倭寇。
 

再戰大同

  嘉靖三十六年(1557),加署俞大猷浙江都督同知。
 
  俞大猷的頂頭上司、由巡撫而總督胡宗憲欲圖倭寇首領王直,用盧鏜言,將與通市,俞大猷力爭不可。胡宗憲將王直的母親和妻兒弄到杭州,企圖勸王投降,王原則上同意,但要求胡派一人來島作人質。王來見胡,結果被巡按御史王本固逮捕下獄,島上王的養子毛海峰聞聽消息,遂把胡派的人質“支解”,並率列黨五百人占領了岑港。俞大猷本來就反對這個作戰方案,但事到如此,不得不跟戚繼光等人去奉命攻打,直到第二年七月仍攻打不下,將士多死傷,而新倭複入沈家門。
 
  嘉靖三十八年(1559),贼泛海流劫閩廣,占領福建泉州浯嶼,御史李瑚一再上奏彈劾胡宗憲縱贼,胡懷疑是俞大猷爲其同鄉李瑚提供了軍情内幕,故奏上一本,委罪俞大猷,說岑港之敗,完全是由於俞大猷的作戰不力。帝怒,逮俞大猷系詔獄,再奪世蔭。錦衣衛陸炳知俞大猷冤,爲通關節,送錢於嚴世蕃,大學士徐階亦爲之擔保,才被釋放到大同戴“罪”立功。
 
  嘉靖三十九年(1560),俞大猷至大同。時任川湖滇三省總督、兵部侍郎、南京戶部尚書的泉州晉江潘湖人黄光升重其才,經保擧授其方略。俞大猷審度地勢,匠心獨創,制造獨輪戰車以拒敵騎。嚐以車百輛、步騎三千,大挫敵萬騎於安銀堡。文進上其制於朝,遂置兵車營。京營有兵車自此始。文進將襲板升,與俞大猷謀,果穫大勝。詔還世蔭。
 

興化大捷

  倭寇在蘇、浙慘敗後,便南竄閩、粵,倭患重心移到福建,“北自福寧,南及漳、泉,沿海千里,盡爲贼窟”。
 
  嘉靖四十年(1561),俞大猷奉命南征。俞大猷回到南方,因平定王直的戰功,被除罪錄用,任湖南辰州鎮軍參將(今沅陵縣),接連削平雲溪等3郡6縣叛亂。同年七月,詔移南贛,合閩、廣兵,鎮壓廣東饒平張璉暴動,計擒張璉和蕭雪峰,斬首1200餘級,散其餘黨2萬。擢副總兵,協守南贛、汀、漳、惠、潮諸郡。
 
  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月,倭寇偵知戚繼光在福建平倭勝利後回師浙江,又湊集兵力1萬多人,卷土重犯福建,糾合自廣東南澳北犯的倭寇,連破邵武、羅源、政和、壽寧、寧德、連江、松溪、大田、古田等地後,乘勝直搗興化(今莆田)府城,將府城團團圍住。時總兵劉顯僅率700名疲弱士兵趕來。劉顯知道敵人氣焰囂張,斷不是對手,因此便在離城30里外隔江駐紮。是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攻陷興化府城,擄掠三千居民,百姓慘遭倭寇屠殺凌辱。倭寇攻陷興化後又搶掠船隻攻占了要沖平海衛(莆田東90里處,洪武年間爲禦倭建立),敵勢猖狂前所罕有。
 
  福建巡撫游震得上奏朝廷。興化城的陷落驚動了朝廷,因爲這是自倭患以來被攻陷的第一個府城。嘉靖皇帝罷免了福建總兵游震得,起用譚綸任閩浙總督,從贛南調回俞大猷提升爲福建總兵官,浙東調回戚繼光爲福建副總兵官,急速回閩,配合福建都督劉顯,三人均受譚綸指揮節制,會同剿倭。
 
  嘉靖四十二年(1563)二月一日,俞大猷迅速自贛南馳至興化的平海衛,駐軍秀山,與駐明山的劉顯互爲犄角;劉顯駐紮明山,距倭營三四里;而戚繼光招募的義烏軍尚在浙東。時敵我兵力已相當,倭寇猖獗,屢來挑戰,諸將憤憤難平,紛紛要求應戰,但俞大猷卻按兵不動,主張星布兵營,畫地鑿溝,東西通海,列柵其上的圍而不攻的戰術。諸將以爲俞大猷也有畏敵之心,俞大猷認爲滅倭的時機並未成熟,他呈給福建巡撫譚綸的《興化滅倭議》:“今贼有二三千,從贼有七千,且人人皆欲死鬥。官兵之數僅與相當,約日列陣以合戰,勝負之形相半。若迫城而攻之,彼實我虛,彼飽我饑,彼逸我勞,萬一被其挫創,東南大勢去矣!”俞大猷認爲倭寇突襲攻陷興化,對我方來說,是“遇異常之變,必設異常之謀,方可成異常之功”。
 
  首先,倭寇連拔數縣,氣焰囂熾,此時不宜與戰;我軍從江西長驅、日夜兼程至此,軍士疲乏,當休整數日;俞大猷根據敵我雙方實情,采用“敵以戰爲守,我以守爲攻”的正確的作戰策略,“畫地鑿溝,東西通海,列柵其上”,圍困倭寇。其次,根據倭寇是日本武士、浪人和海盜結合的隊伍,提出我軍招收熟悉地形的當地兵馬,以利於進攻。發動長期受倭寇蹂躪,有血海深仇,勇於效命沙場的閩中南人民爲民兵。再次,尊重與配合劉、戚抗倭將領和地方官吏。如今倭寇屢次前來挑戰就爲速戰,敵人無論戰勝戰敗都可逃離,因我方未有力量圍殲之;戚繼光大軍即將趕來,時我強敵弱,全殲倭贼有望。“不論在南在北,但得相資相助,必有大建立”。巡撫譚綸以爲俞大猷的分析很有道理。 但當時朝廷諸當事人責戰急切,海上又有倭寇挑戰,俞大猷巍然不動,忍辱負重,從容不迫地進行部署。
 
  嘉靖四十二年(1563)四月,戚繼光軍隊到達平海衛。四月二十一日深夜四鼓,根據戰鬥部署,分三路全面出擊:戚繼光擔任中軍主攻,俞大猷爲右軍、劉顯爲左軍側攻,悄悄向敵營迫進,會攻倭寇於平海衛。戰局的發展,完全按照俞大猷的戰略意圖進行,經過5個小時戰鬥,倭寇抵擋不住排山倒海般的攻擊,抱頭鼠竄,紛紛落進俞大猷預設的壕坑之中。這一仗,殲敵兩千兩百多人,取得興化平倭大捷,收複平海衛和興化府城,解救3000名被虜的百姓。
 
  興化平倭是福建抗倭鬥爭的最大勝利,俞大猷在戰前力排眾議,做了周密的部署與大量的准備工作,其功勞並不下戚繼光。論功行賞時,昏庸無能的嘉靖皇帝聽信讒言,獎賞不公,譚綸晉升右副都御史,戚繼光晉升都督同知,劉顯加秩蔭一子,惟俞氏“賚幣銀四十兩”而已。有人爲他抱不平,但俞大猷卻淡然處之。
 
  興化大捷班師後,俞大猷偕友人游清源山,在水流坑清源古道石旁刻下《俞大猷興化平倭崖記》:
 
  “明嘉靖癸亥歲季春,欽差鎮守福建、南贛、惠潮兼郴桂、南韶地方都督俞大猷,提兵往興化剿陷城倭寇。歲次竣事班師,偕友人游諸洞。”
 
  俞大猷這方崖記,對自己立大功而受到的不公正待遇隻字不提,對興化平倭戰役的決定性勝利的因素也隻字不提,僅提到“竣事班師”而已,足見俞大猷不計得失,惟以平倭爲重的襟懷。
 

晚年

  嘉靖四十二年(1563),俞大猷徙鎮南贛。
 
 
俞大猷紀念館
俞大猷紀念館
  嘉靖四十三年(1564),俞大猷改鎮廣東潮州。倭寇2萬與大盜吳平部眾互爲犄角,而侗民藍松三、伍端、葉丹樓等武裝日掠潮、惠,福建又有程紹祿作亂延平,梁道輝侵擾汀州,俞大猷逐一平複。吳平降而複叛,掠民舟出海遠遁,閩廣巡按御史交章論劾,俞大猷坐奪職。李亞元倡亂河源、翁源,總督吳桂芳留俞大猷討之,俞大猷行反間計,擕其黨親搗其巢,生擒李亞元,奪還被擄男女八萬餘人。乃還俞大猷職,任廣西總兵官,授平蠻將軍印。繼平王世橋叛亂,進署都督同知。
 
  隆慶二年(1568),海贼曾一本犯廣州,尋犯福建,俞大猷合郭成、李錫軍擒滅之,錄功,進右都督,還鎮廣西。在廣西任上,俞大猷捐俸重建家鄉濠市橋。
 
  隆慶五年(1571),俞大猷擒殺廣西古田僮(壯族)殺人越貨的巨盜黄朝猛、韋銀豹等人,朝廷進俞大猷世襲指揮僉事。
  隆慶六年(1572),巡按李良臣參劾俞大猷奸貪,雖兵部力持公論,仍詔還籍候調。事平,起爲南京中軍右府僉事,未任,以都督僉事爲福建總兵官。
 
  萬曆元年(1573)秋,俞大猷已七十高齡,因計議進攻澎湖倭寇失利,又被奪職。複以署都督僉事起右府僉書,領車營訓練。至是,三疏乞歸。
 

去世

  萬曆八年(1580)卒於家中,年七十八,直至死前還在領兵訓練。賜祭葬,贈左都督,諡武襄。墓在晉江縣磁竈鎮蘇垵村,明刑部尚書潘湖人黄光升爲銘其墓(墓志銘上半部珍藏於晉江博物館)。廣東的崖州、饒平,福建的武平、金門,浙江的寧波等地都建祠祀奉。

 

軍事

  俞大猷的兵法思想是逐步發展的。他在會試時就上論策《安國全軍之道》,立功大同鎮時又有《兵略對》、《大同鎮兵車操法》、《廣西選鋒兵操法》等。在他的《正氣堂集》十六卷中,無卷不言兵,無篇不與兵事有關。
 
  俞大猷曾提出軍隊現代化的建議,但面對個人力量不可抗拒的社會因素,即與古老的松散的社會組織不能相容,其計劃毫無實現的希望。
 

策略思想

  俞大猷之所以善於運籌帷幄,把握戰機,出奇制勝,可以說正是得力於青年時代對《易》學有關奇正虛實矛盾變化辯證思想的深刻理解。
 
  俞大猷認爲作爲戰爭的指揮者,首先應該具備“忍”的策略思想。他說:“忍”是一個人品德的基礎、行爲的出發點和成就一生事業的基本條件。它對於戰爭決策者而言,“能忍,則不爲人所致,機操自我焉者也”;“不能忍、則常爲人所動,機操自人焉者也”。“機操”,意即把握戰機,掌握戰爭主動權。能忍者,就能把握,掌握戰爭主動權;不能忍者,就會貽誤戰機,喪失戰爭主動權。俞大猷以司馬懿和諸葛亮爲例,告誡戰爭的決策者說,“能自安其國”,“自全其軍”,且能“危人之國”,“破之軍”,這都是“能以忍自守,不爲人所動之大誡也”。
 
  “功收萬全”的用兵基本思想。他平時想到戰時,戰時想到戰後,計定而後戰,戰則求全勝。
 

戰略思想

  俞大猷生長在祖國東南沿海泉州,自幼耳聞目睹倭寇在東南沿海的暴行。投筆從戎後,直接與倭寇作戰,從國家和民族的大計出發,提出加強海防的戰略思想。
 
  俞大猷抗倭的海防戰略是禦海洋、禦海岸、禦内河、禦城鎮的多層次、有縱深的防禦戰略,加強海防,堅固江防,以長制短。就是“大洋雖哨,而内港必防;内港雖防,而陸兵必練;水陸俱備,内外互援”的海防戰略。
 
  在剿倭的實踐中,俞大猷總結出“倭奴長於陸戰,其水戰則我兵之所長”的論斷。他說:“倭贼矯(驕)悍,攻之洋中,我得上策。一被突入,陸路追戰,兵無素練之律,贼懷必死之心,勝負之形斯判矣。”概括說明了在海上與陸上剿倭的兩種可供選擇的戰略中,肯定了海上剿倭是“上策”,主張以有效的戰船和火炮殲滅倭寇於海上,根本不讓他們有登陸的機會。
 
  他指出:“倭贼之來必由海,海舟防之於海,其首務也。”因爲倭寇之來必由海,必須修造海船,招募訓練水兵,加強海防力量,在海上倭寇必經的島嶼,以逸待勞,剿滅倭寇。在沿海要害之處或倭寇可登岸之處,屯紮陸兵,扼敵於江河之口,使其不得由河港深入。在内河修整河船,船上搭成柵,加遮板,多備弓弩火器,如敵人進入内河,則在河中擊敵。還要固守沿海城鎮,以城爲營,利則出戰,不利則守,牽制敵人,使其不敢深入内地。
 
  俞大猷的海防戰略是借助船,積極地以戰爲主的戰略。其《正氣堂集》也明白指出:“海上之戰無他術,大船勝小船,大銃勝小銃,多船勝寡船,多銃勝寡銃而已。”他認爲,“防倭以兵船爲急”,“攻倭兵技,當以福船破之”。因爲福船高大尖底,性能優越,是優秀的海船,爲倭寇所畏懼。他征調福建樓船,或就地建造大海船,征募精兵上船,進行嚴格訓練,組建一支馳騁東南沿海抗倭戰場上的威武之師——俞家軍。
 
  他給總督的禀帖中,曾提出“竊意防倭,調陸兵已盡天下之選,卒未見有奇效。若用陸兵所費之半,而用於海(防),則倭患可以漸息。”
 
  縱使俞大猷的聲望和戰績都十分卓著,但這些有益的建議始終沒有被采納。因爲俞大猷的海防戰略思想,所牽涉的問題和可能引起的後果,已經超出軍備問題而及於政治。如果他要求的關於親自率領“閩、廣大船數百艘,兵數萬”成爲事實,有關各省的財政就要從原來小單位之間的收支而被集中管理。與之相應,後勤機構的人員必須增加,而且必須一掃苟且拖遝的辦事作風,保證規格和數字的准確,才能取得預期的行政效率以與現代化的軍事技術相配合。和他們往來的各個機構,也必須同樣注重實際。然而,當時龐大的中國,在本質上無非是數不清的農村合並成的一個集合體,禮儀和道德代替了法律,對違法行爲作掩飾則被認爲是忠厚識大體。各個機構之間的聯繫,從來也沒有可資遵守的成文條例。在未來的好幾個世紀之内,上述情況在這個以農業經濟爲基礎的國家里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
 

軍備思想

  按照俞大猷的計劃,要求兵精械利,把原來兩個士兵的軍餉供應一個士兵,以部隊的質量來代替數量。
 
  但是,戚繼光卻更看到問題的要害。戚繼光認爲,帝國的軍隊是一支全能的軍隊,也是一支長久性的軍隊。它經常性的任務是面對内部的叛逆而非外部的侵略者,就是鎮壓内地農民和邊區的少數民族。地區間的人口過剩、災害頻仍、農民流離失所、官吏苛刻暴虐,都可以迫使暴動隨時發生。而以中國幅員之大,這種所謂“造反”、“作亂”的地點極難預測。所以這個任務就不是一支高效率的機動部隊所得以完成的。在多數情況下,官軍會被造反者死死吸住;造反者熟悉當地的地理民風,官軍往往會因之陷入被動而使質量優勢無從發揮。因此,數量的多寡就成爲決定勝負的因素。
 
  此外,俞大猷計劃中所創建的精銳部隊,他們領取優厚的軍餉,又不能和社會上的其他部門對流。這樣一個浮游在社會上的軍事團體,非但不能解決上述社會問題,相反還會引起新的社會問題。
 

軍訓思想

  良將精兵,曆來是兵家克敵制勝的基本保證。俞大猷在選將練兵方面,有其精辟之見。
 
  選將:必須德才兼備。德的方面,要求爲將者應具備“出當天下事”的遠大抱負和“矢效忠公”的高尚思想品德。才的方面,首先要求爲將者應有“運量宇宙”之巨才,以便在“臨事施謀”時,能有取得成功的把握;其次,還要學會“手下功夫”,不然就會被“技藝之師”以“虛文之套欺之”,致使終年練兵“竟無精兵”的惡果。
 
  練兵:他富有見地說:“練兵必先練膽”,“練膽必先教技”。“教兵之法,練膽爲先;練膽之法,習藝爲先。藝精則膽壯,膽壯則兵強。”鍛鍊勇氣、意志與學習各種拳法、棍棒、刀、鎗等“功夫”相輔相成,互相促進。又說:“技藝之中有虛有實,有陽有陰,有起有伏……有一、二勢而變出百千勢,有百千勢而歸一、二勢……”即“技藝”本身也包含着“虛、實”、“陰、陽”、“起、伏”、“總體、部分”等各種關係,具有樸素的唯物主義思想。
 

著述

 
餘公亭
餘公亭
  俞大猷不但長於軍事,且精通六經,守金門、武平時,都建“立馬讀易軒”,讀書授眾不絕。考察俞大猷一生的思想,如要劃分其理學思想的歸屬,當可歸入閩學一派。他把閩學思想中的積極成分付諸實踐,其治軍,以《易》來指導劍術和戰陣法式,以儒家的忠、義、仁、信等取信於士兵;其理民事,亦以儒家的仁、信等來摺服百姓;其在抗倭戰爭中的傑出表現,主觀上是激發民族正氣,發颺朱熹的攘夷思想,以衛護明朝的封建統治。其記室李杜爲《正氣堂集》作序雲:“其學莫非兵,而論兵莫非《易》。”時人評價俞大猷曰:“(俞)公爲將,未事之先,則心周萬全之算;即事之後,則每垂悠久之慮。其周萬全之算以底事成績,則古名將蓋多有之;其垂悠久之慮以戡亂興治,則其用心非儒者不能也。”
  俞大猷繼承我國古代軍事思想的優良傳統,爲發展我國古代軍事思想作出了重大貢獻。著有《兵法發微》、《劍經》、《洗海近事》、《鎮閩議稿》、《廣西選鋒兵操法》等,編輯其師趙本學《韜鈴内外篇》等爲《續武經總要》。俞大猷的著作,連同其它詩文雜著,其記室李杜匯編爲《正氣堂集》十六卷,並撰《征蠻將軍都督虛江俞公功行紀》。

 

軼聞

  俞大奠性格剛毅沉着,豪邁樂觀,不知憂苦。在浙東的一次海戰中,突然風浪狂作,天昏地暗,船隻幾乎傾翻。軍士因此斷炊兩天,號哭不已,副將湯克寬大呼 “海神保佑”,拼命許願。俞大猷卻不求神拜佛,巋然自若地對湯克寬說:“我平生無所憂掛,今天如能與你一起溺海,了卻生命,無負大業,是最痛快的了!”須臾風平浪靜,安然無恙。湯克寬很佩服他的膽略,遂拜他爲師。
   

鎮海石

    俞大猷在晉江沿海殲滅倭寇是,據傳一次他化裝潛入安平衛(今安海鎮)倭穴,偵察敵情,遇到倭寇正在宰殺從民間搶來的牛羊,大開宴會。倭酋座們喝得酩酊大醉,營木欄中還關着許多尚未宰完的牲畜。俞大猷便派一個勇敢機智的隨從,乘倭寇醉得東歪西倒之時,從木欄中抱來一隻羊,縛起倒掛在大鼓的前面,讓羊掙紮,踢動大鼓。倭寇以爲明兵劫營,頓時大亂,自相殘殺,鄉兵趁機殺進敵營,全殲倭寇。又一次倭寇攻占永寧衛,養着兩隻凶猛的軍犬,警衛營盤。他帶領士兵,喬裝百姓,深夜潛入敵營,在鐵鉤上掛上香牛肉,先誘軍犬爭搶牛肉上鉤而殺,然後帶兵沖殺敵營。倭寇潰亂,爭相登船從海上逃竄,俞大猷率軍在永寧衛海口一塊大石旁全殲敵寇。後來,俞大猷親自在這塊石上題刻“鎮海石”三個大字 。
 
  俞大猷多才多藝。他創造了一套用樓船殲滅倭寇的海戰戰術,還發明了一種陸戰用的獨輪車。

 

武學

  河南省嵩山少林寺對面有一座十方禪院,院外豎立一方《新建十方禪院碑》,碑文系俞大猷於萬曆年間所作。
 
  據碑文載,嘉靖辛酉年(嘉靖四十年,1561),俞大猷自北方雲中奉命南征,途經河南。因素聞“河南嵩山少林寺有神傳擊劍之技”,故特别造訪少林寺。所謂“擊劍之技”,即棍術。寺僧自負其技,有一千多人參加棍術表演。俞大猷觀摩後,發現少林寺僧的棍術因久傳,“已失古人真訣”,並明告眾僧。眾僧表示願意接受指教。俞大猷告知眾僧,學習棍術必須掌握總訣,即剛柔、陰陽、攻守、動靜、審勢、功力、手足等動作的運用。而這些真訣,非經數年之苦練,是不能領會的。於是,住持小山上人即“擇其僧之年少有勇者二人,一名宗擎,一名普從”,隨俞大猷南征學習棍術。同時,俞大猷又發現少林寺對面的山勢奇特,向小山上人建議顺山勢建一座小院,以增少林寺之勝。
 
  宗擎、普從二僧隨俞大猷南行,讓其“出入營陣之間”,教給少林真訣和《劍經》(實爲棍經),“時授以陰陽變化真訣,複教以智慧、覺照之戒。”三年藝成,二僧請歸,令“以所授之教轉授寺眾,以永其傳”。俞大猷臨别寫《少林寺僧學成予劍法告歸》一詩贈送,雲:
 
  “神機閱武再相逢,臨别叮嚀意思濃;
  劍訣有經當熟玩,遇蛟龍處斬蛟龍。”
 
  一晃又過十四、五年。萬曆丁丑年(1577年),適俞大猷在北京神機營提調兵車。一日,忽有一僧人求見,原來即宗擎也。宗擎禀報雲:“回寺以劍訣、禪戒傳之眾僧,所得最深者近百人,其傳可永也。”俞大猷甚喜,“複授之劍經,勉以益求其精之意”。並贈詩一首《詩送少林寺僧宗擎》,雲:
 
  “學成伏虎劍,洞悟降龍禪。杯渡游南粵,錫飛入北燕。
  能行深海底,更陟高山顛。莫訝物難舍,回頭是岸邊。”
 
  不久,又有嵩山少林寺僧普明到北京拜見俞大猷,禀報小山上人有志創建一小院事,但因“未就而化”。住持幻休大師“欲踵其事”,命普明主其事,故普明來京師勸募。頃之,小院落成,稱“十方禪院”。普明請求俞大猷爲其撰寫創建碑記。俞大猷念此擧意義有四:其一,願天子聖壽萬安;其二,願四海民物康阜;其三,願四方游僧有其棲所;其四,願古人棍術真訣經宗擎又傳少林寺,“以待忠義之士,有時取衛社稷之用”,非特增舊之勝而已。又題碑額雲:《新建十方禪院碑》。
 
  今碑仍豎院外。而泉州洛江區俞大猷紀念館亦塑宗擎侍於俞大猷塑像右側。
 
  俞大猷和戚繼光在中國武術發展史中,豐富了遺留在福建的少林拳,現稱南拳,突顯與少林拳之差異。(莆田南少林,在泉州之中。)他傳下荆楚長劍、楊家鎗混合而成之俞家棍法,編寫了《劍經》,詳言棍法要義,授於各兵將,在抗倭戰爭中,連戰皆捷。
   

劍經

   《劍經》成於1557年,俞大猷將《劍經》與《兵法發微》,連同他的老師趙本學所著的《韜鈴内外編》,合輯成爲《續武經總要》。《劍經》實際上是講棍法及長兵器的用法。内容包括“劍(棍)”、“射”、“陣”三法,俞認爲“棍爲藝中魁首”。強調隨時以“奇正相生”的變化,以靜制動,後發而先至,在敵“舊力略過,新力未發”時,施以突擊,“打他第二下”,“剛在他力前,柔乘他力後,彼忙我靜待,知拍任君鬥”。戚繼光稱讚《劍經》:“千古奇祕盡在於此,近用此法教長鎗收明效,極妙!極妙!”

 

詩人

  俞大猷一生勤寫詩,自說“欲寫心中無限事,不論工拙不論多”。
 
  《詠牡丹詩》:

  “閑花眼底千千種,此種人間擅最奇。
  國色天香人詠盡,丹心獨抱更誰知?”
 
  試劍石》:

  “名劍淵沉誰得知,無端自躍欲何爲?
  祗從贼子斬頑石,莫若終沉在水時。”
 
  舟師》,是我國古代最早描寫海戰的佳篇:
俞大猷墓
俞大猷墓

  “倚劍東溟勢獨雄,扶桑今在指揮中。
  島頭雲霧須臾淨,天外旌旗上下沖。
  隊火光搖河漢影,歌聲氣壓虯龍宮。
  夕陽影里歸蓬近。背水陣奇戰士功!”
 
  晚年,俞大猷爲廈門南普陀寺題寫四首“七絕”,其一曰:

  “借問浮雲雲不語,爲誰東去爲誰西。
  人生蹤蹟雲相似,無補生民苦自迷。”
 

其他

  俞大猷爲官清廉正直,因胡宗憲私怨,遭構陷入錦衣衛詔獄數月,家無餘財,爲錦衣衛首領陸炳賄賂當朝權奸嚴嵩救出,俞因此鬱鬱以終老。卒後,贈左都督。
 
  俞大猷晚年得子,名俞咨皋,亦爲明朝水師提督,於1628年遭一官黨鄭芝龍於泉州海擊潰。
   

俞大猷墓

俞大猷的遺蹟文物和民間傳說,留在泉州和閩南等地的很多。如今泉州華僑職業中專學校是都督第遺址,門前巷仍叫都督第巷。晉江磁竈鎮蘇垵村的俞公山(一名臥牛山)有他的陵墓,墓前有石馬、石虎、石羊各一對,石將軍二尊,氣勢磅薄。廈門、金門、武平、海南島等地,都有俞大猷的讀書軒和紀念祠堂。
 
  俞大猷卒時,其好友黄吾野的挽詩,概述了他悲壯傳奇的一生:
 
  “大星落東海,涕泣滿城哀。百戰功徒在,千秋夢不回。
  雲銷天地氣,世絕古今才。寂寞廉頗館,空餘弔客來。”
 
  《明都督俞大猷暨夫人陳氏墓銘》碑文撰寫着:
 
  賜進士第、資政大夫、正治上卿、刑部尚書、侍經筵官、欽賜馳驛致仕再起南京刑部尚書、複致仕前南京戶部尚書葵峰黄光升撰文
 
  賜同進士出身、中憲大夫、廣東按察司副使、奉敕巡視海道、前國子博士丞、眷生何元述篆蓋
 
  賜進士第、奉政大夫、江西提刑按察司僉事、奉敕整飭寧州知州兵部守備南京兵部郎中、眷生王徽猷書丹
 

 

成就

  嘉靖十四年(1535年),參加武科會試,中武進士第五名,授千戶,守衛金門。嘉靖三十四年,俞於浙江嘉興斬倭寇約二千人,嘉靖三十五年接任浙江總兵,先後平定浙西倭患,以及盤踞舟山的倭寇巢穴。嘉靖四十一年,俞從山西被調任福建總兵。次年,會同戚繼光等人攻克福建莆田東南平海衛,再度給予倭寇強烈打擊,並收複興化城(今莆田)。經過俞大猷的努力,至嘉靖四十五年,基本消除倭寇對東南沿海的侵擾與禍害。
 
  爲官清廉正直,因胡宗憲私怨,遭構陷入錦衣衛詔獄數月,家無餘財,爲錦衣衛首領陸炳賄賂嚴世藩救出,俞因此鬱鬱以終老。卒後,贈左都督。
 
  爲了紀念俞大猷抗倭的成就,現浙江麗水有一條街道以俞大猷的名字命名:大猷街。
 

墓地

  俞大猷 (念You)(1504-1580)漢族,字志輔,又字遜堯,號虛江,福建泉州北郊濠市(今洛江區河市鎮)濠格頭村人,生於弘
俞大猷墓地
俞大猷墓地
治十六年1503)。是明代著名民族英雄、抗倭名將、儒將、武術家、詩人、兵器發明家,然而,他最主要的功績是領導抗倭戰爭。他曆任明代三朝,一生坎坷。戎馬生涯四十七年,“時而受重用,名聲顯赫;時而受貶責,淪爲囚徒”,四爲參將,六爲總兵,累官都督。本邑好友潘湖黄光升(明兵部侍郎後任戶刑二部尚書)密授俞大猷方略,率部轉戰於蘇、浙、閩、粵之間,身經百戰,戰功顯赫,“俞家軍”威名赫赫,與當時另一位抗倭名將戚繼光並稱“俞龍戚虎”。《明史·俞大猷傳》曰:“大猷負奇志”,“忠誠許國,老而彌篤”。《明史·戚繼光傳》把戚繼光與俞大猷比較,說戚繼光“操行不如而果毅過之。”
 
  墓在晉江市磁竈鎮蘇垵村北。坐南朝北,磚構,外包三合土。白石墓碑陰刻楷書“皇明都督虛江俞公墓”。墓兩側尚存石將軍1對。原有石馬、石虎、石羊等均被毁。1986年,發現墓志銘1方,志額篆書:“皇明光祿大夫後軍都督府同知贈左都督俞公暨夫人慈肅陳氏墓志銘”,由晉江市博物館收藏。1991年,福建省人民政府公布爲第三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素帛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