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512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高山流水 (2010/11/19 23:56:18)  最新编辑:高山流水 (2010/11/20 4:02:27)
惠施
拼音:hui shi
目錄[ 隱藏 ]
      惠施,大約出生於公元前370年,逝世於公元前310年,戰國時政治家、辯客和哲學家,是名家的代表人物。惠施是宋國人,但他最主要的行政地區是魏國,惠施是合縱抗秦的最主要的組織人和支持者。他主張魏國、齊國楚國聯合起來對抗秦國,並建議尊齊爲王。

人物簡介

 
惠施
惠施

  惠施是宋國人,但他最主要的行政地區是魏國,惠施是合縱抗秦的最主要的組織人和支持者。他主張魏、齊和楚聯合起來對抗秦國。魏惠王在位時,惠施因爲與張儀不和而被驅逐出魏國,他首先到楚國,後來回到家鄉宋國,並在那里與莊子成爲朋友。魏惠王死後,張儀失寵,惠施回到魏國。作爲合縱的組織人,他在當時各個國家里都享有很高的聲譽。他因此經常爲外交事務 被魏王派到其它國家。

  惠施的著作沒有能夠流傳下來,因此他的哲學思想隻有通過其他人的轉述而爲後人所知。其中最重要的是他的朋友莊子的著作中的提到的他的思想。其中最主要的有他的“曆物十事”。他主張廣泛地分析世界上的事物來從中總結出世界的規律,將事物相對面誇大,否定事物本身的穩定性,不承認具體事物的特點。和公孫龍同屬詭辯學中的代表人物,是合同異學說的創始人。除《莊子》外,《荀子》、《韓非子》、《呂氏春秋》等書中也有對他作爲和言論的記載。

人物經歷


  惠施的學問很淵博,魏王經常聽惠施講學,十分讚賞惠施的博學,而且,惠施對魏王也很忠誠。   

  那一年,魏國的宰相死了,魏王急召惠施。惠施接到詔令,立即起身,日夜兼程直奔魏國都城大梁,准備接替宰相的職務。惠施一個隨從也不曾帶上,他走了一程又一程,途中,一條大河擋住去路。惠施心里記掛着魏王和魏國的事情,心急火燎,結果,過河時,他一失腳跌落水中。由於惠施水性不好,他一個勁地在水里撲騰着,眼看就要沉入水底,情況十分危急。正在這時,幸虧有個船家趕來,將惠施從水中救起,才保住了惠施的性命。船家請惠施上了船,問道:“既然你不會水,爲什麼不等船來呢?”   

  惠施回答說:“時間緊迫,我等不及。”   

  船家又問:“什麼事這麼急,讓你連安全也來不及考慮呀?”   

  惠施說:“我要去做魏國的宰相。”   

  船家一聽,覺得十分好笑,再瞧瞧惠施落湯雞似的失魂落魄的樣子,臉上露出了鄙視的神情。他恥笑惠施說:“看你剛才落水的樣子,可憐巴巴的隻會喊救命,如果不是我趕來,恐怕連性命都保不住。像你這樣連鳧水都不會的人,還能去做宰相嗎?真是太可笑了。”   

  惠施聽了船家這番話,十分氣惱,他很不客氣地對船家說:“要說劃船、鳧水,我當然比不上你;可是要論治理國家、安定社會,你同我比起來,大概隻能算個連眼睛都沒睜開的小狗。鳧水能與治國相提並論嗎?”   

  一番話,說得船家目瞪口呆。   

  船家哪里懂得,這世間萬事萬物各有各的規律,各有各的辦法與學問,這鳧水與治國之間也沒有必然的聯繫,怎麼可以用不會鳧水就判斷人家不會治國呢?  

  張儀在魏國擠走惠施,惠施來到楚國,楚王接待了他。   

  大臣馮郝對楚王說:“擠走惠施是張儀,大王與惠施結交,這是在欺騙張儀,我認爲大王這樣做不可取。惠施是因爲張儀排擠他才來到楚國的,他也定會怨恨您與張儀結交,如果惠施知道這種情況,他一定不會來楚國,而且宋王偃對惠施不錯,諸侯中無人不知。現在,惠施與張儀結仇,諸侯中也無人不曉。惠施與大王結交,您便抛棄了張儀。我不理解大王這樣做,是有些輕率呢?還是爲了國家的大事呢?大王不如幫助惠施,送他到宋國去。然後,對張儀說:‘我是因爲您才沒有接待惠施的。’張儀必然感激大王。而惠施是個被排擠、遭困窘的人,大王卻幫助他到宋國去,惠施也必然感激大王。這樣您實際上不失爲張儀着想,又可以使惠施感恩戴德。”楚王說:“好。”就把惠施送到宋國去了。   

  《戰國策》是這樣記載的:   
 
張儀
張儀

  張儀逐惠施於魏。惠子之楚,楚王受之。馮郝謂楚王曰:“逐惠子者,張儀也。而王親與約,是欺儀也,臣爲王弗取也。惠子爲儀者來,而惡王之交於張儀,惠子心弗行也。且宋王之賢惠子也,天下莫不聞也。今之不善張儀也,天下莫不知也。今爲事之故,棄所貴於讎人,臣以爲大王輕矣。且爲事耶?王不如擧惠子而納之於宋,而謂張儀曰:‘請爲子勿納也。’儀必德王。而惠子窮人,而王奉之,又必德王。此不失爲儀之實,而可以德惠子。”楚王曰:“善。”乃奉惠子而納之宋。   

  惠施是戰國時的名士。《戰國策·魏二》、《韓非子.說林上》記載說,惠施的友人田需一度受到魏王的器重和寵用,惠施於是告誡他說:“你一定要很好地對待魏王身邊的人。比如那楊樹,横着栽下能生存,倒着栽下能生存,摺斷栽下它也能生存。但是如果十個人栽它而一個人拔它,那它就難以生存了。十個人栽這一易生之物,卻抵不過一個人的破壞,原因就在於栽起來困難,而拔除它很容易。你今天雖然能使自己受器重於君王,但如果想要除掉你的人多了,你必定就很危險。”     

  田需受到魏王的器重,一定具有他取得魏王器重和賞識的某方面能力。然而,不管田需的個人能力有多大,都不能必然地保證他長久地受到君王器重,因爲魏王作爲一國君主,他處在國家政治活動圈的中心,受到許多公侯大臣和左右侍臣的拱圍,他必有自己身邊的一批親信之人,這些人物參與他的決策和用人,影響他對事物的判斷,甚至會動搖他的某些既成觀念,田需如果不能爭取到這批人物的認可和支持,那他們必然要在魏王面前詆毁田需,最後勢必動搖魏王對田需的信任,使田需失去已經穫得的寵信地位。   

  楊樹是一種易生之物,但它一經栽下,卻經不起一人的拔除,要想使它生存下去,就必須戒除任何人的拔除。同樣,田需雖有贏得君王重用的能力,但他也經不起人們的詆毁,要想取得君王的長久信任,也必須防止人們在君王面前的詆毁。惠施把這一道理明白地告訴了田需,從而教給了他一種實用的保寵之方。   

  惠施的保寵之方向人們無意間透露了社會生活的複雜性,它告訴人們,一個人在社會上受器重的程度,不僅取決於他的個人能力,而且取決於他與周圍世界的人際關係,取決於他聯繫大眾的程度。良好的人際關係能夠保證個人的潛在能力得以在社會上實現。

曆物十事


  至大無外,謂之大一;至小無内,謂之小一。

  無厚不可積也,其大千里。

  天與地卑,山與澤平。

  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

  大同而與小同異,此之謂小同異;萬物畢同畢異,此之謂大同異。

  南方無窮而有窮。

  今日適越而昔來。

  連環可解也。

  我知天下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也。

  泛愛萬物,天地一體也。

哲學思想

 
惠施
惠施

  惠施和鄧析公孫龍一樣,是名家的重要代表人物,也和墨家一樣,曾努力鑽研宇宙間萬物構成的原因。據說,南方有個奇人叫黄繚的,曾詢問天地不塌不陷落以及風雨雷霆發生的原因,惠施不假思索,立刻應對,“遍爲萬物說”(《莊子·天下篇》)。莊子曾說惠施“以堅白鳴”(《莊子·德充符篇》),批評惠施“非所明而明之,故以堅白之昧終”(《莊子·齊物篇》)。可知惠施的論題,主要的還是有關宇宙萬物的學說。他的著作已經失傳,隻有《莊子·天下篇》保存有他的十個命題。   

  惠施的十個命題,主要是對自然界的分析,其中有些含有辯證的因素。他說:“至大無外,謂之大一;至小無内,謂之小一。”“大一”是說整個空間大到無所不包,不再有外部;“小一”是說物質最小的單位,小到不可再分割,不再有内部。   

  這和後期墨家一樣認爲物質世界是由微小的不可再分割的物質粒子所構成。萬物既然都由微小的物質粒子構成,同樣基於“小一”,所以說“萬物畢同”;但是由“小一”構成的萬物形態千變萬化,在“大一”中所處的位置各不相同,因此又可以說“萬物畢異”。在萬物千變萬化的形態中,有“畢同”和“畢異”的“大同異”,也還有事物之間一般的同異,就是“小同異”。他把事物的異同看作相對的,但又是統一在一起的,這里包含有辯證的因素。   

  惠施有些命題是和後期墨家爭論的。後期墨家運用數學和物理學的常識,對物體的外表形式及其測算方式作了分析,下了定義。 《墨子·經上》曾說:“厚,有所大。”認爲有“厚”才能有體積,才能有物體的“大”。而惠施反駁說:“無厚,不可積也,其大千里。”認爲物質粒子(“小一”)不累積成厚度,就沒有體積;但是物質粒子所構成平面的面積,是可以無限大的。後期墨家曾經嚴格區分空間的“有窮”和“無窮”,《墨子·經說下》說:“或不容尺,有窮;莫不容尺,無窮也。”認爲個别區域前不容一線之地,這是“有窮”;與此相反,空間無邊無際,這是“無窮”。而惠施反駁說,“南方無窮而有窮”,就是說南方盡管是無窮的,但是最後還是有終極的地方。後期墨家認爲“中”(中心點)到相對的兩邊的終點是“同長”的。《墨子·經上》說:“中,同長也。”而惠施反駁說:“我知天下之中央,燕(當時最北的諸侯國)之北,越(當時最南的諸侯國)之南是也。”因爲空間無邊無際,無限大,到處都可以成爲中心。後期墨家認爲同樣高度叫做“平”,《墨子·經上》說:“平,同高也。”而惠施反駁說:“天與地卑(“卑”是接近的意思),山與澤平。”因爲測量的人站的位置不同,所看到的高低就不一樣。站在遠處看,天和地幾乎是接近的;站在山頂上的湖泊邊沿看,山和澤是平的。

  惠施把一切事物看作處於變動之中,例如說:“日方中方睨(“睨”是側斜的意思),物方生方死。”太陽剛升到正中,同時就開始西斜了;一件東西剛生下來,同時又走向死亡了。這種看法在一定程度上認識了事物矛盾運動的辯證過程。但是他無條件地承認“亦彼亦此”,隻講轉化而不講轉化的條件,這樣就否定了事物的質的相對穩定性,不免陷入到相對主義的泥坑中去。

 

莊惠之交


  莊子有着曠達的心境,視富貴榮華有如敝屣。其高超之生活情趣,自然超離人群與社群。無怪乎在他眼中,“以天下爲沉濁,不可與莊語”。(《天下》)既然這樣,就隻好“獨與天地精神往來”了。像莊子這樣絕頂聰明的人,要想找到一兩個知己,確是不容易。平常能夠談得來的朋友,除了惠子之外,恐怕不會再有其他的人了。他們都好辯論,辯才犀利無比;他們亦很博學,對於探討知識有濃厚的熱誠。

  惠子喜歡倚在樹底下高談闊論,疲倦的時候,就據琴而臥(“倚樹而吟,據槁梧而暝”),這種態度莊子是看不慣的,但他也常被惠子拉去梧桐樹下談談學問(“惠子之據梧也……”),或往田野上散步。一個歷史上最有名的辯論,便是在他們散步時引起的:   
 
莊子與惠子
莊子與惠子

  莊子和惠子在濠水的橋上游玩。莊子說:“小白魚悠閑地游出來,這是魚的快樂啊!”惠子問:“你不是魚,怎麼知道魚是快樂的?”莊子回說:“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曉得魚的快樂。”惠子辯說:“我不是你,固然不知道你;准此而推,你既然不是魚,那麼,你不知道魚的快樂,是很明顯的了。”莊子回說:“請把話題從頭說起吧!你說:‘你怎麼知道魚是快樂的’雲雲,就是你知道了我的意思而問我,那麼我在濠水的橋上也就能知道魚的快樂了。”(《秋水》) 點評:莊子和老子的思想並成“老莊哲學”,足見莊子在中國思想史上的地位之高。但是這個辯論中,莊子犯了一個重要的錯誤,惠子依據莊子的邏輯類比反駁之後,莊子才想起回到開頭的話題直接反駁,證明前面莊子已經犯了一個錯誤,莊子的反駁是無效的,即自己的反駁無效之後,莊子才想起回到開頭直接反駁。所以,綜合考量,這個辯論中,肯定不能說莊子勝了,莊子頂多和惠子打成平手。   

  莊子對於外界的認識,常帶着觀賞的態度。他往往將主觀的情意發揮到外物上,而產生移情同感的作用。惠子則不同,他隻站在分析的立場,來分析事理意義下的實在性。因此,他會很自然地懷疑到莊子的所謂“真”。   

  莊子與惠子的辯論,如果從“認知活動”方面來看,兩人的論說從未碰頭;如果從觀賞一件事物的美、悦、情這方面來看,則兩人所說的也不相幹。而隻在不同的立場與境界上,一個有所斷言(“知道魚是快樂的”),一個有所懷疑,(“你既然不是魚,那麼你不知道魚的快樂,是很顯然的!”)他們在認知的態度上,便有顯著的不同;莊子偏於美學上的觀賞,惠子着重知識論的判斷。這不同的認知態度,是由於他們性格上的相異;莊子具有藝術家的風貌,惠子則帶有邏輯家的個性。   

  莊子與惠子,由於性格的差異導致了不同的基本立場,進而導致兩種對立的思路──一個超然物外,但又返回事物本身來觀賞其美;一個走向獨我論,即每個人無論如何不會知道第三者的心靈狀態。   

  莊子與惠子由於基本觀點的差異,在討論問題時,便經常互相抬杠,而挨捧子的,好像總是惠子。在《逍遙游》上,莊子笑惠子“拙於用大”;在《齊物論》上,批評他說:“並不是别人非明白不可的,而要強加於人,所以惠子就終身偏蔽於‘堅白論’”(“非所以明而明之,故以堅白之昧終”);《德充符》上也說惠子:“你勞費精力……自鳴得意於堅白之論。”這些批評,莊子都是站在自己的哲學觀點上,而他最大的用意,則在於借惠子來抒發己意。   

  另外《秋水》篇記載:惠子在梁國做宰相時,莊子去看他,謠言說莊子是來代替惠子的相位。惠子心里着慌,便派人在國都内蒐索了莊子三天三夜。後來莊子去見惠子,對他講了一個寓言,把他的相位比喻貓頭鷹得着臭老鼠而自以爲美。這故事恐怕是他的學生假托的,不過莊子與惠子,在現實生活上確實有很大的距離;惠子處於統治階層,免不了會染上官僚的氣息,這對於“不爲軒冕肆志,不爲窮約趨俗”的莊子,當然是很鄙視的。據說惠子路過孟諸,身後從車百乘,聲勢煊赫,莊子見了,連自己所釣到的魚也嫌多而抛回水里去。( 《淮南子·齊俗訓》)   

  他們兩人,在現實生活上固然有距離,在學術觀念上也相對立,但在情誼上,惠子確是莊子生平惟一的契友。這從惠子死後,莊子的一節紀念詞上可以看出:   

  莊子送葬,經過惠子的墳墓,回頭對跟隨他的人說:“楚國郢人捏白士,鼻尖上濺到一滴如蠅翼般大的污泥,他請匠石替他削掉。匠石揮動斧頭,呼呼作響,隨手劈下去,把那小滴的泥點完全削除,而鼻子沒有受到絲毫損傷,郢人站着面不改色。宋元君聽說這件事,把匠石找來說:‘替我試試看。’匠石說:‘我以前能削,但是我的對手早已經死了!’自從先生去世,我沒有對手了,我沒有談論的對象了!”(《徐無鬼》)   

  惠子死後,莊子再也找不到可以對談的人了。在這短短的寓言中,流露出純厚真摯之情。能設出這個妙趣的寓言,來譬喻他和死者的友誼,如此神來之筆,非莊子莫能爲之。

 

人物評價

 
惠施
惠施

  惠施爲戰國時代“名辯”思潮中的思想巨子,與公孫龍共同將名辯學說推向頂峰。並且爲中國古代的邏輯空間的發展和認識。爲對哲學形而上學的判斷提倡了一種方式方法。而且使對事物的本質的認識具有重要的貢獻。對老莊“無爲”邏輯認識作出了解說的可能,甚至成爲對刑法之術進行認識的邏輯前提。而且很多學術觀點都可以通過其基本原理進行推理。   

  惠施僅因莊子而得以傳其學問,現無法深悉其貌,惠施學問,莊子雖有微言,卻崇敬有加,惠施死後,莊子慨歎道:“自夫子之死也,吾無以爲質矣,吾無與言之矣!”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