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9503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0/11/19 21:34:49)  最新编辑:路人甲 (2015/1/21 9:02:41)
司馬遷
拼音:Sī Mǎqiān (Si Maqian)
同义词条:太史公
目錄[ 隱藏 ]
司馬遷畫像
     司馬遷畫像


    司馬遷(約前145~前90年),卒於公元前90年,55歲終。字子長,中國西漢偉大的史學家、文學家、思想家,漢武帝時任郎中、太史令中書令,所著《史記》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通史,對後世史學影響深遠,被魯迅稱爲“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司馬遷還撰有《報任安書》,記述了他下獄受刑的經過和著書的抱負,爲曆代傳頌。




人物簡介

生平

  司馬遷,史學家、文學家。字子長,左馮翊夏陽(今陝西韓城西南靠近龍門。所以司馬遷自稱“遷生龍門”《太史公自序》龍
司馬遷畫像
  司馬遷畫像
門,龍門山,很有名氣。傳說大曾在龍門開山治水。龍門山的南面是黄河。司馬遷的家正好在黄河、龍門之間。當地名勝古蹟很多。司馬遷從小在飽覽山河名勝的同時,也有機會聽到許多歷史傳說和故事。)人。生於漢景帝中元五年(公元前145),一說生於漢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卒於公元前87年,48歲終。現司馬遷墓祠,在韓城市城南10公里芝川鎮南門外,位於黄河西岸的梁山東麓,爲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司馬遷10歲開始學習古文書傳。20歲時,從京師長安南下漫游,足蹟遍及江淮流域和中原地區,所到之處考察風俗,采集傳說。元封三年(前108),司馬遷繼承其父司馬談之職,任太史令,此後,司馬遷開始撰寫《史記》。後因替投降匈奴的李陵辯護,穫罪下獄,受腐刑。出獄後任中書令,繼續發憤著書,終於在公元前91年完成了《史記》的撰寫。人稱其書爲《太史公書》。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通史,對後世史學影響深遠。

  司馬遷還撰有《報任安書》,記述了他下獄受刑的經過和著書的抱負,爲曆代傳頌。

繼父志,任史官

  司馬遷的父親司馬談在漢中央政府做太史令,負責管理皇家圖書和收集史料,研究天文曆法。司馬談打算編寫一部通史,願望沒有實現就死去了。臨死的時候,囑咐司馬遷完成他未竟的事業。
 
      元封三年(前108年),司馬遷繼承其父司馬談之職,任太史令,掌管天文曆法及皇家圖籍,因而得讀史官所藏圖書。太初元年(公元前104),與都、落下閎等共訂《太初曆》,以代替由秦沿襲下來的《顓頊曆》,新曆適應了當時社會的需要。司馬遷的祖先並不十分顯要,其家族世代掌管太史的官職。但是司馬遷和他的父親都以此爲榮,在他們的心目中,修史是一項崇高的事業。他們爲此奉獻了自己一生的精力。
 
  在父親的直接教導下,司馬遷十歲時便開始學習當時的古文。後來,他又跟着董仲舒學習《春秋》,跟孔安國學習《尚書》。司馬遷學習刻苦,進步非常快,極有鑽研精神。司馬遷的父親病危時,拉着兒子的手,流着眼淚對他說:“......我死了以後,你一定要接着做太史,千萬不要忘記我一生希望寫出一部通史的願望。你一定要繼承我的事業,不要忘記啊!”這一番諄諄囑托極大地震動了司馬遷,他看到了父親作爲一名史學家難得的使命感和責任感,他也知道父親將自己畢生未竟的事業寄托在自己的身上。司馬遷低着頭,流着淚,悲痛而堅定地應允道:“兒子我雖然沒有什麼才能,但我一定完成您的志願。”
 
  司馬遷做了太史令以後,就有了閱讀外面看不到的書籍和重要資料的機會。這爲他以後著史記提供了良好的條件。可是,資料整理工作非常繁複。由於當時的那些藏書和國家檔案都雜亂無序,連一個可以查考的目錄也沒有,司馬遷必須從一大堆的木簡和絹書中找線索,去整理和考證史料。司馬遷幾年如一日,絞盡腦汁,費盡心血,幾乎天天都埋着頭整理和考證史料。司馬遷一直記得父親的遺志,他決心效法孔子編纂《春秋》,寫出一部同樣能永垂不朽的史著。公元前104年,司馬遷在主持曆法修改工作的同時,正式動手寫他的偉大著作史記 。     

直言受宮刑

  天漢二年(公元前99年),正當司馬遷全身心地撰寫《史記》之時,卻遇上了飛來横禍,這就是李陵事件

       這年夏天,武帝派自己寵妃李夫人的哥哥、二師將軍李廣利領兵討伐匈奴,另派李廣的孫子、别將李陵隨從李廣利押運輜重。李廣帶領步卒五千人出居延,孤軍深入浚稽山,與單於遭遇。匈奴以八萬騎兵圍攻李陵。經過八晝夜的戰鬥,李陵斬殺了一萬多匈奴,但由於他得不到主力部隊的後援,結果彈盡糧絕,被迫投降。
司馬遷
   司馬遷
 
  李陵兵敗的消息傳到長安後,漢武帝本希望他能戰死,後聽說他卻投了降,憤怒萬分,滿朝文武官員察言觀色,趨炎附勢,幾天前還紛紛稱讚李陵的英勇,現在卻附和漢武帝,指責李陵的罪過。漢武帝詢問太史令司馬遷的看法,司馬遷一方面安慰武帝,一方面也痛恨那些見風使舵的大臣,盡力爲李陵辯護。他認爲李陵平時孝顺母親,對朋友講信義,對人謙虛禮讓,對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