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3739 次 历史版本 4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0/11/19 15:43:06)  最新编辑:匿名用户 (2011/5/9 15:50:09)
《新唐書》
同义词条:新唐书
目錄[ 隱藏 ]
新唐書
新唐書
  《新唐書》,北宋歐陽修宋祁範鎮呂夏卿等合撰,宋仁宗嘉祐五年(1060)全書完成,由曾公亮進呈。是記載中國唐朝歷史的紀傳體史書。
 
  《新唐書》一共修了十七年,慶曆四年,工部尚書宋祁主持修纂〈列傳〉,至和元年(1054年),由歐陽修接續編修〈本紀〉、〈志〉、〈表〉。嘉祐五年(1060年)六月,全書告成。兩人在七年内竟沒見過面。草稿初成,呈宋仁宗審閱。仁宗看後,發現這部史書出於二人之手,體例與文采均不盡相同,於是令歐陽脩刪改修飾爲一體。歐陽脩此時卻拒不修改,他說:“宋公於我爲前輩,且人所見不同,豈可悉如已意?”最後僅校閱過一遍,一無所易。
 
  《新唐書》共二百二十五卷,包括本紀十卷,志五十卷,表十五卷,列傳一百五十卷。《新唐書》所增列傳多取材於本人的章奏或後人的追述,碑志石刻和各種雜史、筆記、小說都被采輯編入。

修史經過

 
  五代時期就曾有《唐書》(即後來《舊唐書》)編成,但宋仁宗認爲《唐書》“紀次無法,詳略失中,文采不明,事實零落”,慶曆四年(1044年)下詔重修。至和元年(1054年)七月,仁宗催促“速上所修《唐書》”。前後參預其事的有宋敏求、範鎮、歐陽脩、宋祁、呂夏卿、梅堯臣,《新唐書》所依據的唐人文獻及唐史著作均審慎選擇,刪除當中的讖緯怪誕内容,裁減舊史本紀十分之七。《新唐書》對〈志〉十分重視,新增《儀衛志》、《選擧志》和《兵志》,《兵志》附以馬政,原有的《天文志》和《曆志》篇幅超過《舊唐書》三倍,新志載有文武百官的俸祿制度,爲舊志所無。又有屯田、邊鎮、和糴等,皆舊志所無。《新唐書》也恢複立〈表〉,立了《宰相表》、《方鎮表》、《宗室世系表》、《宰相世系表》,志和表分别由範鎮、呂夏卿負責編寫。曆代官修正史〈表〉多缺略,清代學者王鳴盛在《十七史商榷》中說:“新書最佳者志、表,列傳次之,本紀最下”,這是允評。列傳部分由宋祁負責編寫。王鳴盛還指出《新唐書》史表的設置有一些不足,“竊謂史之無表者,固宜補矣,有有表而尤不可以不補者……禁軍以宦官掌之,不但朝政盡爲所撓,並廢立皆出其手,則左右神策中尉亦當表”。
新唐書
新唐書

  宋祁有文名,曾任知制誥、翰林學士等職。他曆時十餘年完成列傳,於嘉三年(公元1058年)交齊全部列傳的稿子。歐陽修是北宋著名的文學家,擅長古文,他因參加推行“慶曆新政”的活動,被貶爲地方官,至至和元年(公元1054年)才調到朝廷任翰林學士,主持修史工作,等到他寫定本紀、志、表,已是於嘉五年(公元1060年)的事了。
 
       清代王鳴盛以《宋史·宋祁傳》、《歐陽修傳》爲據,認爲宋祁修書“在仁宗天聖之晚年,曆明道、景佑、寶元、康定,至慶曆中告成,以書成進左丞雲雲”;“(歐陽)修之修《唐書》,乃在嘉佑之前至和年間事,距祁稿成時,相去已十餘年”,“書成,上距祁稿成約又二十餘年矣”。因此,“二公修書不同時明矣”。這一說法,迄今仍爲部分學者沿用,都未發現王鳴盛搞錯的關鍵所在。其根源在《宋史·宋祁傳》將“詔求直言”的時間誤作“景佑中”,而這又是《宋祁傳》中唯一的一個年號。傳中宋祁受命纂修《唐書》在“詔求直言”前,故王鳴盛誤以爲宋祁修《唐書》自天聖至慶曆,前後差不多也是17個年頭。但《宋史·仁宗紀》景佑年間並無“詔求直言”一類的事,皇佑元年才有“詔台諫非朝廷得失”。《宋祁傳》中宋祁“直言對”後緊接“進溫成皇后爲貴妃”,與《仁宗紀三》的記載相符,時在“皇佑”,而非“景佑”。顯然,《宋祁傳》是將“皇佑”誤作“景佑”了,一下子把時間提前了10多年。 
  
歐陽修
歐陽修
     王鳴盛提到宋祁“守亳州,以稿自隨”,《宋祁傳》說得很清楚,是因爲“坐其子從張彥方游”。傳中雖無明確紀年,但宋祁是附在其兄宋庠傳後的,前面《宋庠傳》明明白白地寫着:皇佑三年,“祁子與越國夫人曹氏客張彥方游”。宋庠受牽連罷相在這一年,宋祁出知亳州也是這一年。此時尚“以稿自隨”,仍在修撰中,怎麼會在慶曆中告成?王嗚盛的失誤,一是不知“景佑”當爲“皇佑”,二是後來在《蛾術編》卷九考知“祁修書凡七年,而自皇佑元年至三年獨秉筆,自此出知亳州,皆書局自隨以至於成,凡曆十六年也”,卻仍然堅持“宋歐修《新唐書》不同時”的結論。《宋史·宋祁傳》的這一年號錯誤,除了《宋景文集》卷二九《直言對》有案語注明“仁宗本紀皇佑三年春三月詔求直言”,“本傳作景佑中誤”而外,迄今竟似無人知曉,請同仁們注意。就整個《新唐書》的纂修而言,應當說:新修唐史前後17個年頭,前10年宋祁主持編修,後7年歐、宋共同“刊修”。
 
       修撰《新唐書》的指導思想,在《進新修唐書表》中說得非常清楚:唐有天下,幾三百年,其君臣行事之始終,所以治亂興衰之蹟,與其典章制度之英,宜其粲然著在簡冊。而紀次無法,詳略失中,文采不明,事實零落,蓋又百有五十年,然後得以發揮幽沬。補緝闕亡,黜正偽繆,克備一家之史,以爲萬世之傳,……商、周以來,爲國長久,唯漢與唐,而不幸接乎五代。衰世之士,氣力卑弱,言淺意陋,不足以起其文,而使明君賢臣、俊功偉烈,與夫昏虐贼亂、禍根罪首,皆不得暴其善惡以動人耳目,誠不可以垂勸戒、示久遠,甚可歎也!

缺失


  《新唐書》修成之後,《舊唐書》便不再流傳。據清代學者趙翼《廿二史劄記》載:“今第觀《新書·藝文志》所載,如吳兢《唐書備闕記》、王彥威《唐典》、蔣乂《大唐宰輔錄》、《凌煙功臣、秦府十八學士、史臣》等傳、凌璠《唐錄政要》、南卓《唐朝綱領圖》、薛璠《唐聖運圖》、劉肅《大唐新語》、李肇《國史補》、林恩《補國史》等書,無慮數十百種,皆《舊唐書》所無者。”但《舊唐書》較多保存唐代原始文獻的面貌,而《新唐書》語多刪節,徒增後世研究困擾,《直齋書錄解題》則稱“凡廢傳六十一,增傳三百三十一、志三、表四”。如《舊唐書·本紀》部分近三十萬字,到《新唐書》僅剩下九萬字,雖達到文字精湛,卻失去許多珍貴史料,而《哀帝本紀》舊書約一萬三千字,新書隻剩千字左右,“每數帝共一讚,矯枉過正矣”;而《舊唐書》寫得極爲悲壯感人的《封常清傳》、《高仙芝傳》,在《新唐書》竟刪得索然乏味。

  歐陽脩與宋祁皆有排佛的偏見,故《新唐書》不見玄奘、一行等佛門之事蹟,無以反映盛唐時期的佛教風采。韓通因反對陳橋兵變,《新唐書》無立傳。韓愈曾爲石洪作墓志,石洪官僅止於縣尉,無奇偉之事蹟,《新唐書》竟收此“諛墓之文”。《新唐書》雖列有《兵志》,卻很空疏,例如《新唐書·兵志》記載:“唐有天下二百餘年,而兵之大勢三變,其始盛時有府兵,府兵後廢而爲彍騎,彍騎又廢,而方鎮之兵盛矣。”,其議論不明,於史實亦不符。

  《新唐書》大量采用筆記、小說,形成不少錯誤,《直齋書錄解題》卷四批評《新唐書》“拾取小說私記,則皆附著無棄”,“徒繁無補”。王觀國《學林》卷五“霓裳羽衣曲”亦雲:“蓋《國史補》雖唐人小說,然其記事多不實,修唐史者一概取而分綴入諸列傳,曾不核其是否,故舛誤類如此也。”

史料價值

新唐書
新唐書

  《新唐書》在體例上第一次寫出了《兵志》、《選擧志》,系統論述唐代府兵等軍事制度科擧制度。這是我國正史體裁史書的一大開創,爲以後《宋史》等所沿襲,保存了我國軍事制度和用人制度的許多寶貴史料。《新唐書》的宰相、方鎮諸表,也給讀者認識唐朝宰相族系(世家大族)的升降和藩鎮勢力的消長,提供了一條線索。著名史論家王鳴盛在《十七史商榷》中說:“新書最佳者志、表”。這是公允的評價。自司馬遷創紀、表、志、傳體史書後,魏晉至五代,修史者志、表缺略,至《新唐書》始又恢複了這種體例的完整性。以後各朝史書,多循此制。這也是《新唐書》在我國史學史上的一大功勞。

  由於歐陽修過分強調寫史爲當時的統治階級服務,有些史實他是有意避諱的。如後周有位大將叫韓通。他忠於後周王朝,反對趙匡胤的陳橋兵變,歐陽修就不給他立傳。這在當時就遇到同輩的議論。據周密《齊東野語》記載,當時有個史學家劉攽(曾參加《資治通鑒》的編寫),曾問歐陽修的弟子焦幹之,五代史脱稿沒有,焦說即將脱稿。劉又問:爲韓瞠眼(韓通的外號)立傳沒有,焦說沒有。劉攽大笑說:“如此,亦是第二等文字耳。”這個故事說明歐陽修也未能完全忠實於歷史。這是時代給歐陽修打下的烙印,不能不說是《新五代史》的缺陷。
新唐書
新唐書

  《新唐書》也有明顯的缺點,最主要之點是封建正統思想較爲嚴重。編寫者對隋末、唐末農民起義大加撻伐。在《黄巢傳》前冠以“逆臣”二字;對末竇建德等農民軍使用了極爲惡毒的詞匯,如“猬毛而奮”、“磨牙搖毒”、“孽氣腥焰”等等。對武則天,則誣爲“弑君篡國之主”,聲言寫《武後本紀》目的爲“著其大惡”,以便清算等等。諸如此類,都可看出《新唐書》在觀點的正統方面更勝於《舊唐書》。在寫法上,《新唐書》也有不及《舊唐書》的地方。例如有的紀、傳失之太簡,甚至作了毫無道理的砍削。清代史評家王鳴盛《十七史商榷》曾提及,《新唐書》本紀較舊書幾乎減去十分之六七。有人統計,《舊唐書·本紀》部分近三十萬字,到《新唐書》僅剩下九萬字,而《哀帝本紀》舊書約一萬三千字,新書隻剩千字左右。這種過簡的寫法,使《新唐書》失去了許多重要史料。又由於苛求文字精鍊,宋祁、歐陽修等不惜刪去許多重要情節,如《舊唐書》里寫得十分生動、極爲悲壯的《封常清傳》、《高仙芝傳》,到新書刪削得索然無味。尤其不應該的是由於排佛的偏見,《新唐書》將玄奘、一行等事蹟一概不寫,致使這兩位翻譯家科學家,在《新唐書》中竟無反映。

後世評價


  後人多批評歐陽脩撰《新唐書》“着意文字而忽略考證”(近代學者王欣夫語),作者正統思想尤爲強烈。《新唐書》共計轉錄韓愈文16篇,在《藩鎮·吳元濟傳》中全文載錄韓愈的《平淮西碑》,《新唐書·韓愈傳》“讚曰”,宋祁還說:“其道蓋自比孟軻”,“可謂篤道君子”,肯定其功業與孟子“齊而力倍之”,“仰之如泰山、北鬥”,這樣的過譽,顯得肉麻兮兮。

  《新唐書》對隋末竇建德等農民軍十分反感,動不動輒以“猬毛而奮”、“磨牙搖毒”、“孽氣腥焰”等惡毒之語呼之。故《新唐書》不可取代《舊唐書》,司馬光的《資治通鑒》多用《舊唐書》,朱熹的《通鑒綱目》重“春秋書法”,多用《新唐書》。由於《新唐書》存在不少問題,在頒行不久,吳縝寫了《新唐書糾謬》,共擧出該書四百六十條錯誤。在找出《新唐書》差錯的同時,亦認爲撰修者是“不知刊修之要而各徇私好”。

  史家黄永年指出:“他(宋祁)用這種文體把《舊唐書》里原有的詔令、奏議以及記叙文字亂改一氣。例如柴紹傳有‘隋將桑顯和來戰,紹引軍繚其背’,這‘繚其背’是什麼意思呢?查對《舊唐書》,原來寫的是‘紹引軍直掩其背’。因宋祁嫌它不夠古,所以硬用這個‘繚’字來替換‘直掩’,‘繚’是繞的意思,用在這里確實很奇,同時又很澀,因爲使人讀到這里就得打住,無法念下去。再如《舊唐書》的玄宗廢太子瑛傳有‘李林甫代張九齡爲中書令,希惠妃之旨,托意於中貴人,颺壽王瑁之美,惠妃深德之’幾句話。……宋祁卻改成‘九齡罷,李林甫專國,數稱壽王美以揠妃意,妃果德之’。這個‘揠’字本是拔的意思,宋祁用在這里當‘助長’‘迎合’來講,確實夠奇,不對照《舊唐書》誰又能看懂呢……”

作品目錄

本紀

  《新唐書》卷一 本紀第一

  《新唐書》卷二 本紀第二

  《新唐書》卷三 本紀第三

  《新唐書》卷四 本紀第四

  《新唐書》卷五 本紀第五

  《新唐書》卷六 本紀第六

  《新唐書》卷七 本紀第七

  《新唐書》卷八 本紀第八

  《新唐書》卷九 本紀第九

  《新唐書》卷十 本紀第十

  《新唐書》卷十一 志第一

  《新唐書》卷十二 志第二

  《新唐書》卷十三 志第三

  《新唐書》卷十四 志第四

  《新唐書》卷十五 志第五

  《新唐書》卷十六 志第六

  《新唐書》卷十七 志第七

  《新唐書》卷十八 志第八

  《新唐書》卷十九 志第九

  《新唐書》卷二十 志第十

  《新唐書》卷二十一 志第十一

  《新唐書》卷二十二 志第十二

  《新唐書》卷二十三上 志第十三上

  《新唐書》卷二十三下 志第十三下

  《新唐書》卷二十四 志第十四

  《新唐書》卷二十五 志第十五

  《新唐書》卷二十六 志第十六

  《新唐書》卷二十七上 志第十七上

  《新唐書》卷二十七下 志第十七下

  《新唐書》卷二十八上 志第十八上

  《新唐書》卷二十八下 志第十八下

  《新唐書》卷二十九 志第十九

  《新唐書》卷三十上 志第二十上

  《新唐書》卷三十下 志第二十下

  《新唐書》卷三十一 志第二十一

  《新唐書》卷三十二 志第二十二

  《新唐書》卷三十三 志第二十三

  《新唐書》卷三十四 志第二十四

  《新唐書》卷三十五 志第二十五

  《新唐書》卷三十六 志第二十六

  《新唐書》卷三十七 志第二十七

  《新唐書》卷三十八 志第二十八

  《新唐書》卷三十九 志第二十九

  《新唐書》卷四十 志第三十

  《新唐書》卷四十一 志第三十一

  《新唐書》卷四十二 志第三十二

  《新唐書》卷四十三上 志第三十三上

  《新唐書》卷四十三下 志第三十三下

  《新唐書》卷四十四 志第三十四

  《新唐書》卷四十五 志第三十五

  《新唐書》卷四十六 志第三十六

  《新唐書》卷四十七 志第三十七

  《新唐書》卷四十八 志第三十八

  《新唐書》卷四十九上 志第三十九上

  《新唐書》卷四十九下 志第三十九下

  《新唐書》卷五十 志第四十

  《新唐書》卷五十一 志第四十一

  《新唐書》卷五十二 志第四十二

  《新唐書》卷五十三 志第四十三

  《新唐書》卷五十四 志第四十四

  《新唐書》卷五十五 志第四十五

  《新唐書》卷五十六 志第四十六

  《新唐書》卷五十七 志第四十七

  《新唐書》卷五十八 志第四十八

  《新唐書》卷五十九 志第四十九

  《新唐書》卷六十 志第五十

  《新唐書》卷六十一 表第一

  《新唐書》卷七十上 表第十上

  《新唐書》卷七十下 表第十下

  《新唐書》卷七十一 表第十一

  《新唐書》卷七十二 表第十二

  《新唐書》卷七十三 表第十三

  《新唐書》卷七十四 表第十四

  《新唐書》卷七十五 表第十五上

列傳

  《新唐書》卷七十六 列傳第一

  《新唐書》卷七十七 列傳第二

  《新唐書》卷七十八 列傳第三

  《新唐書》卷七十九 列傳第四

  《新唐書》卷八十 列傳第五

  《新唐書》卷八十一 列傳第六

  《新唐書》卷八十二 列傳第七

  《新唐書》卷八十三 列傳第八

  《新唐書》卷八十四 列傳第九

  《新唐書》卷八十五 列傳第十

  《新唐書》卷八十六 列傳第十一

  《新唐書》卷八十七 列傳第十二

  《新唐書》卷八十八 列傳第十三

  《新唐書》卷八十九 列傳第十四

  《新唐書》卷九十 列傳第十五

  《新唐書》卷九十一 列傳第十六

  《新唐書》卷九十二 列傳第十七

  《新唐書》卷九十三 列傳第十八

  《新唐書》卷九十四 列傳第十九

  《新唐書》卷九十五 列傳第二十

  《新唐書》卷九十六 列傳第二十一

  《新唐書》卷九十七 列傳第二十二

  《新唐書》卷九十八 列傳第二十三

  《新唐書》卷九十九 列傳第二十四

  《新唐書》卷一百 列傳第二十五

  《新唐書》卷一百一 列傳第二十六

  《新唐書》卷一百二 列傳第二十七

  《新唐書》卷一百三 列傳第二十八

  《新唐書》卷一百四 列傳第二十九

  《新唐書》卷一百五 列傳第三十

  《新唐書》卷一百六 列傳第三十一

  《新唐書》卷一百七 列傳第三十二

  《新唐書》卷一百八 列傳第三十三

  《新唐書》卷一百九 列傳第三十四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 列傳第三十五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一 列傳第三十六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二 列傳第三十七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三 列傳第三十八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四 列傳第三十九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五 列傳第四十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六 列傳第四十一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七 列傳第四十二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八 列傳第四十三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九 列傳第四十四

  《新唐書》卷一百二十 列傳第四十五

  《新唐書》卷一百二十一 列傳第四十六

  《新唐書》卷一百二十二 列傳第四十七

  《新唐書》卷一百二十三 列傳第四十八

  《新唐書》卷一百二十四 列傳第四十九

  《新唐書》卷一百二十五 列傳第五十

  《新唐書》卷一百二十六 列傳第五十一

  《新唐書》卷一百二十七 列傳第五十二

  《新唐書》卷一百二十八 列傳第五十三

  《新唐書》卷一百二十九 列傳第五十四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 列傳第五十五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一 列傳第五十六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二 列傳第五十七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三 列傳第五十八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四 列傳第五十九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五 列傳第六十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六 列傳第六十一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七 列傳第六十二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八 列傳第六十三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九 列傳第六十四

  《新唐書》卷一百四十 列傳第六十五

  《新唐書》卷一百四十一 列傳第六十六

  《新唐書》卷一百四十二 列傳第六十七

  《新唐書》卷一百四十三 列傳第六十八

  《新唐書》卷一百四十四 列傳第六十九

  《新唐書》卷一百四十五 列傳第七十

  《新唐書》卷一百四十六 列傳第七十一

  《新唐書》卷一百四十七 列傳第七十二

  《新唐書》卷一百四十八 列傳第七十三

  《新唐書》卷一百四十九 列傳第七十四

  《新唐書》卷一百五十 列傳第七十五

  《新唐書》卷一百五十一 列傳第七十六

  《新唐書》卷一百五十二 列傳第七十七

  《新唐書》卷一百五十三 列傳第七十八

  《新唐書》卷一百五十四 列傳第七十九

  《新唐書》卷一百五十五 列傳第八十

  《新唐書》卷一百五十六 列傳第八十一

  《新唐書》卷一百五十七 列傳第八十二

  《新唐書》卷一百五十八 列傳第八十三

  《新唐書》卷一百五十九 列傳第八十四

  《新唐書》卷一百六十 列傳第八十五

  《新唐書》卷一百六十一 列傳第八十六

  《新唐書》卷一百六十二 列傳第八十七

  《新唐書》卷一百六十三 列傳第八十八

  《新唐書》卷一百六十四 列傳第八十九

  《新唐書》卷一百六十五 列傳第九十

  《新唐書》卷一百六十六 列傳第九十一

  《新唐書》卷一百六十七 列傳第九十二

  《新唐書》卷一百六十八 列傳第九十三

  《新唐書》卷一百六十九 列傳第九十四

  《新唐書》卷一百七十 列傳第九十五

  《新唐書》卷一百七十一 列傳第九十六

  《新唐書》卷一百七十二 列傳第九十七

  《新唐書》卷一百七十三 列傳第九十八

  《新唐書》卷一百七十四 列傳第九十九

  《新唐書》卷一百七十五 列傳第一百

  《新唐書》卷一百七十六 列傳第一百一

  《新唐書》卷一百七十七 列傳一百二

  《新唐書》卷一百七十八 列傳第一百三

  《新唐書》卷一百七十九 列傳第一百四

  《新唐書》卷一百八十 列傳第一百五

  《新唐書》卷一百八十一 列傳第一百六

  《新唐書》卷一百八十二 列傳第一百七

  《新唐書》卷一百八十三 列傳第一百八

  《新唐書》卷一百八十四 列傳第一百九

  《新唐書》卷一百八十五 列傳第一百一十

  《新唐書》卷一百八十六 列傳第一百一十一

  《新唐書》卷一百八十七 列傳第一百一十二

  《新唐書》卷一百八十八 列傳第一百一十三

  《新唐書》卷一百八十九 列傳一百一十四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 列傳第一百一十五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一 列傳第一百一十六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二 列傳第一百一十七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三 列傳第一百一十八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四 列傳第一百一十九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五 列傳第一百二十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六 列傳第一百二十一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七 列傳第一百二十二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八 列傳第一百二十三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九 列傳第一百二十四

  《新唐書》卷二百 列傳第一百二十五

  《新唐書》卷二百一 列傳第一百二十六

  《新唐書》卷二百二 列傳第一百二十七

  《新唐書》卷二百三 列傳第一百二十八

  《新唐書》卷二百四 列傳第一百二十九

  《新唐書》卷二百五 列傳第一百三十

  《新唐書》卷二百六 列傳第一百三十一

  《新唐書》卷二百七 列傳第一百三十二

  《新唐書》卷二百八 列傳第一百三十三

  《新唐書》卷二百九 列傳第一百三十四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 列傳第一百三十五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一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二 列傳第一百三十七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三 列傳第一百三十八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四 列傳第一百三十九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五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上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五下 列傳第一百四十下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六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一上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六下 列傳第一百四十一下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七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二上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七下 列傳第一百四十二下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八 列傳第一百四十三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九 列傳第一百四十四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 列傳第一百四十五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一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六上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一下 列傳第一百四十六下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二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七上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二中 列傳第一百四十七中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二下 列傳第一百四十七下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三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八上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三下 列傳第一百四十八下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四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九上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四下 列傳第一百四十九下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五上 列傳第一百五十上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五中 列傳第一百五十中

  《新唐書》卷二百二十五下 列傳第一百五十下

    4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72.11.246.*在 2020/3/23 3:01:45 发表
  • 簧色网站haha02.com 复制到浏览器打开就可以看! 绝不忽悠! 簧色网站 haha02.com 复制到浏览器打开就可以看! 绝不忽悠!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