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4034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高山流水 (2010/11/19 9:51:07)  最新编辑:高山流水 (2010/11/19 9:57:33)
劉歆
拼音:liu xin
 
      劉歆,字子駿,西漢後期的著名學者。他不僅在儒學上很有造詣,而且在目錄校勘學、天文曆法學、史學、詩等劉歆方面都堪稱大家。

人物簡介


  劉歆,(約前50年-後23年),字子駿,西漢末年人,漢高祖劉邦四弟楚元王劉交五世孫,宗正劉向之子。   

  
劉歆
劉歆
       劉歆在古代典籍分類整理方面作出重要貢獻,在當時積極推行古文經學。劉歆跟隨其父劉向整理祕書,他將左丘明的《左傳》(即《左氏春秋》)拿去解釋孔子的《春秋》,清代學者劉逢祿乃懷疑《左傳》遭到竄亂,引起論戰。康有爲認爲東漢以來經學,多出劉歆偽造,是新莽一朝之學,非孔子之經。而章太炎梁啟超等人都把劉氏父子看作是孔子的後繼者。   

  劉歆還是天文學家,他編制的《三統曆譜》被認爲是世界上最早的天文年曆的雛形。此外,他在圓周率的計算上也有貢獻,他是第一個不沿用“周三徑一”的中國人,並定該重要常數爲3.1547,隻略爲偏差了0.0131。   

  
       劉歆少年時通習今文《詩》、《書》,後又治今文《易》和《穀梁春秋》等。以能通經學、善屬文爲漢成帝召見,待詔宦者署,爲黄門郎。漢成帝河平三年(公元前26),受詔與其父劉向領校“中祕書”(内祕府藏書),協助校理圖書。劉向死後,繼承父業。哀帝時,劉歆負責總校群書,在劉向撰的《别錄》基礎上,修訂成爲中國歷史上第一部圖書分類目錄《七略》。

 

人物生平


  劉歆是西漢皇室宗親,其父親劉向是當時的知名學者,博通經史,天文學方面也造詣很深,曾在朝廷中做過官。劉歆從小生長在這樣一個學術氣氛很濃的書香門第,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讀書,其非凡的才華逐漸顯露了出來。少年時代,他已精通《詩經》、《尚書》等當時被認爲是最古老最經典的書籍。當時的西漢皇帝是成帝,他聽說劉歆小小年紀就學識淵博,特意召見他,讓他做黄門郎。這是劉歆走上天文學研究的第一步。

  河平年間(公元前28--公元前25年),皇帝令劉歆與其父一同負責整理校訂國家收藏的書籍,這使劉歆有機會接觸到當時的皇家的各種稀見之書。劉歆坐擁這些皇室典藏,如饑似渴地鑽研起來。建平元年(公元前6年)劉歆的父親劉向去世,皇帝任命劉歆爲中壘校尉,統領校書工作,以完成他父親的未竟之業。
 
王莽
王莽

  漢成帝死後,漢哀帝繼位,西漢王朝的統治權逐漸落入外戚王莽手中。劉歆曾與王莽共過事,二人關係十分密切。王莽就推擧他做了侍中太中大夫,此後又逐漸升爲騎都尉奉車光祿大夫,成爲顯赫的人物。後因與時人政見不合,請求外任。漢哀帝死後,王莽便任命劉歆爲右曹太中大夫,很快又提升爲羲和京兆尹,並封爲紅休侯。(羲和,西漢時稱太史令,王莽奪權後,把許多官名都改爲上古時的官名。羲和是帝堯(約公元前21世紀)時的天文官,王莽就把太史令之稱改爲羲和。)

  
      
       劉歆陷入政治鏇渦後,又想極力掙脱。他謀誅王莽,事泄自殺。劉歆的著作大多已亡散,其《移讓太常博士書》今保存在《漢書·劉歆傳》中,其《七略》今基本保存在《漢書·藝文志》中,其《三統曆譜》在《漢書·律曆志》中也尚存梗概。此外如《爾雅注》、《鍾律書》等均佚。明代人曾輯有《劉子駿集》。

 

主要成就


  自西漢晚期開始,古文經學的振興是與劉歆的積極倡導分不開的。他在長期校理中祕書籍的過程中,接觸到大批外人無法看到的古文經籍,從而產生了濃厚的研究興趣,並做出了空前的成績。具體地說來,有以下幾點:   
 
劉向
劉向

  第一,重新排列了六藝的次序,把《易》經提到首要的地位。同時,協助劉向將内朝祕藏中發現的《古文易經》校對當時通行的《易經》各種隸書本,把費氏《易》定爲古文經典。自孔子以來,六藝次序總是以《詩》、《書》爲先,然後一般是《禮》、《樂》、《易》、《春秋》。劉歆認爲,“六藝之文,……《易》爲之原”。他對《易》頗有研究,認爲《易》經由上古伏羲、中古文王、下古孔子三位聖人才完成的,故曰“《易》道深矣,人更三聖,世曆三古”,因此,六藝之首當推《易經》。從此以後,曆代志書和目錄關於六藝的次序,均以劉歆的說法爲准。至於《易》的流傳,西漢施氏、孟氏、梁氏、京房、費氏《易》、高氏《易》等等,都是隸書的抄寫本子。劉向、劉歆父子發現了戰國遺存的古文本,用來校對各種隸書本,結果隻有費氏《易》與古文本相同,於是確定費氏《易》爲古文經典。   

  第二,首次披露了《古文尚書》和《逸禮》的來曆,將祕藏的古文經本傳出内朝,使更多的士人有機會學習。魯恭王從孔子舊宅中發現了古文《尚書》與《逸禮》,後由孔安國獻給朝廷,藏於祕府。向、歆父子整理時,發現古文《尚書》比今文本多出十六篇,並對歐陽氏、大小夏侯氏三家今文本作了校核,發現了一些脱字之處。劉款在《移讓太常博士書》中,首次披露孔壁古書的事實,使朝野士人都知道還有《古文尚書》與《逸禮》的存在。這對推動古文經典的廣泛流傳起了重要作用。   

  第三,首次把《毛詩》歸於古文經典。劉歆少時通習今文《詩》學,後來才讀到《毛詩》。他根據内朝祕府的資料,知道“又有毛公之學,在謂子夏所傳,而河間獻王好之,未得立”(《漢書·藝文志》)。   

  第四,首次把《周官》稱爲“經”,列入古文經典。《周官》名稱,始見於《史記·封禪書》,原來不稱“經”,與儒家經典沒有什麼關係。劉向、劉歆整理時,開始歸入“六藝略”禮類,稱之爲《周官經》六篇。   

  第五,重新整理《左氏春秋》,探求全書的義理。從漢初直到漢成帝時,傳習《左氏春秋》的有北平侯張蒼賈誼、趙人貫公、張禹、尹更始及其子尹鹹、翟方進、房風等人。由於“《左氏傳》多古字古言,學者傳訓訪而已。”劉歆校“中祕書”時,看到《左氏傳》古文本“大好之”。遂向丞相翟方進和亟相史尹鹹學習《左氏春秋》,質問大義。   

  自西漢晚期開始,古文經學的振興是與劉歆的積極倡導分不開的。他在長期校理中祕書籍的過程中,接觸到大批外人無法看到的古文經籍,從而產生了濃厚的研究興趣,並做出了空前的成績。劉歆對“五經”古文經典的整理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他所特别愛好且最有研究的是《左傳》。漢哀帝即位時,劉歆建議將《左氏春秋》及《毛詩》、《逸禮》、《古文尚書》皆列於學官。哀帝下沼征詢臣下對立《左傳》博士的意見,同時讓劉歆去跟今文經博士們討論經義。今文博士“不肯置對”,拒絕設立古文經博士的建議。這使劉歆十分惱火,寫了一篇駁斥太常博士的書文。劉歆的《移讓太常博士書》,是漢代經學史上一篇重要文獻。它首先肯定了孔子與六藝的關係,認爲孔子正樂、《雅》、《頌》,修《易》,序《  劉向書》,制《春秋》,“以紀帝王之道”,“夫子薨而微言絕,經歷戰國和暴秦”,“道術由是遂滅”。漢興七八十年間,雖然經書頗出,廣立學官,建置博士,但是,“離於全經,固已遠矣”。接着,書中披露了孔壁古文《尚書》與《逸禮》發現的事實,介紹了祕府所藏左丘明撰的《春秋》古文本,指責太常博士們“保殘守缺,挾恐見破之私意,而無從善服義之公心。”最後強調指出,根據漢宣帝廣立《毅梁春秋》、梁丘《易》、大小夏侯《尚書》的成例,“義雖相反,尤並置之”,應當將古文經列爲學官。“若必專己守殘,黨同門,嫉道真,違明詔,失聖意,以陷於文吏之議,甚爲二三君子不取也”(《漢書·劉歆傳》)。劉歆的言辭甚切,引起太常博士們的怨恨。大司空師丹大怒,“奏歌改亂舊章,非毁先帝所立。”盡管漢哀帝袒護劉歆,以爲“歆欲廣道術,亦何以爲非毁哉?”(《漢書·劉歆傳》)但劉歆終究得罪了當權大臣,又爲今文博士們所訕謗,被迫離京去當地方官,數年後以病免官,居家不出。 漢平帝即位,王莽操縱朝政,重新起用劉歆。王莽自比周公,號“安漢公”,追封周公和孔子的後代,追溢孔子曰“褒成宣尼公”。在這些活動的背後,包藏着王莽篡漢的禍心;而劉歆成了王莽政治陰謀的追隨者。《漢書·儒林傳》載:“平帝時,又立《左氏春秋》、《毛詩》、《逸禮》、《古文尚書》,所以網羅遺失,兼而存之,是在其中矣。”但這時倡導古文經學,已經喪失了學術意義,成爲王莽政治陰謀活動的一個部分。壬莽篡漢建立“新”朝後,劉歆成爲國師,號“嘉新公”。王莽改制時,始稱《周官》爲《周禮》,根據《周禮》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專念稽古之事”,如班固所揭露的:“莽誦六藝以文奸言”。同樣,劉歆以古文經學服務於王莽的改制活動,建置《周官經》博士,也就無學術價值可言。當時,左將軍公孫祿對王莽說:“國師嘉信公顛倒五經,毁師法,令學士疑惑。”(《漢書·王莽傳下》)劉歆陷入政治鏇渦後,又想極力掙脱。他謀誅王莽,事泄自殺。劉歆的著作大多已亡散,其《移讓太常博士書》今保存在《漢書·劉歆傳》中,其《七略》今基本保存在《漢書·藝文志》中,其《三統曆譜》在《漢書·律曆志》中也尚存梗概。此外如《爾雅注》、《鍾律書》等均佚。明代人曾輯有《劉子駿集》。

 

重大貢獻


  劉向、劉歆父子經過20多年的努力,圓滿地完成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組織的大規模圖書整理編目工作,在這次校理群書的工作中,劉歆創造出一整套科學的方法。爲了對書籍的篇章文字等進行校正和勘定,他們首先兼備眾本,廣蒐異本;然後選定篇目,去除重複;再後糾理錯簡,校讎文字;最後勘定書名,謄清新本,總共整理出圖書33090卷,收藏於天祿閣、石渠閣,建立了第一個國家圖書館,並爲先秦古籍的流傳,爲圖書由官府收藏走向民間普及做出了重大貢獻。他們系統的古籍整理方法,使校勘、辨偽、考據等學問開始產生。
 
《七略》
《七略》

  劉歆在其父劉向編纂《别錄》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工,編成了一部綜合性的圖書分類目錄《七略》,爲中國第一部圖書分類目錄,是具有學術史價值的著作。《七略》計七卷,其《輯略》爲全書的叙錄,其餘六卷,有《六藝略》、《諸子略》、《詩賦略》、《兵書略》、《術數略》、《方技略》,將著錄的圖書分爲六個大類,38種,603家,13219卷。《七略》“辨章學術,考鏡源流”,對每種每類都加小序,說明其學術源流、類别含義等,不僅對當時的學術發展有很大的推動作用,對後世的目錄學更有着深遠的影響,成爲中國目錄書的典範。著《移書太常博士》,是經學史上重要文獻,還著有《三統曆譜》,造有圓柱形的標准量器。根據量器的銘文計算,所用圓周率是3.1547,世稱“劉歆率”。

  
       劉歆在經學史上的貢獻首先是發現了一批晚出先秦經書,使之免於佚失,由於劉歆的倡導宣颺,使這批古文經書爲社會和士人廣泛得知,遂轉相傳習不輟,尤其是《周禮》、《左傳》、《毛詩》等終於傳流至今,成爲經學的重要文獻。

  劉歆在經學史上的第二個貢獻是開辟了以文字和歷史解經的新方法,爲了發颺古文經,劉歆等人重視訓詁,不僅憑此以讀經,且據古文的字體筆意以解經。

  劉歆在經學史上的第三個貢獻是打破了今文經學對儒學的壟斷,開啟了古文經學的發展道路。如果說是董仲舒開創了以微言大義說經的今文經學的話,那麼重視名物制度的古文經學就是劉歆開其山門了。

  劉歆,是西漢今文學之異軍,是東漢古文經學之宗師。章太炎說:“孔子以後的最大人物是劉歆”,顧頡剛稱劉歆爲“學術界的大偉人”。

主要著作


 

個人著作


  1、《山海經》 西漢•劉向 劉歆 吉林攝影出版社

  2、《七略别錄佚名》 西漢•劉向 劉歆 上海古籍出版社

研究著作


  1、《劉向評傳》附《劉歆評傳》 徐興無 南京大學出版社

 

古學鼻祖


  劉歆對“五經”古文經典的整理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他所特别愛好且最有研究的是《左傳》 。漢哀帝即位時,劉歆建議將《左氏春秋》及《毛詩》、《逸禮》、《古文尚書》皆列於學官。哀帝下沼征詢臣下對立《左傳》博士的意見,同時讓劉歆去跟今文經博士們討論經義。今文博士“不肯置對”,拒絕設立古文經博士的建議。這使劉歆十分惱火,寫了一篇駁斥太常博士的書文。劉歆的《移讓太常博士書》,是漢代經學史上一篇重要文獻。它首先肯定了孔子與六藝的關係,認爲孔子正樂、《》、《》,修《易》,序《》,制《春秋》,“以紀帝王之道”,“夫子薨而微言絕,經歷戰國和暴秦”,“道術由是遂滅”。漢興七八十年間,雖然經書頗出,廣立學官,建置博士,但是,“離於全經,固已遠矣”。接着,書中披露了孔壁古文《尚書》與《逸禮》發現的事實,介紹了祕府所藏左丘明撰的《春秋》古文本,指責太常博士們“保殘守缺,挾恐見破之私意,而無從善服義之公心。”最後強調指出,根據漢宣帝廣立《毅梁春秋》、梁丘《易》、大小夏侯《尚書》的成例,“義雖相反,尤並置之”,應當將古文經列爲學官。“若必專己守殘,黨同門,嫉道真,違明詔,失聖意,以陷於文吏之議,甚爲二三君子不取也”(《漢書·劉歆傳》)。劉歆的言辭甚切,引起太常博士們的怨恨。大司空師丹大怒,“奏歌改亂舊章,非毁先帝所立。”盡管漢哀帝袒護劉歆,以爲“歆欲廣道術,亦何以爲非毁哉?”( 《漢書·劉歆傳》)但劉歆終究得罪了當權大臣,又爲今文博士們所訕謗,被迫離京去當地方官,數年後以病免官,居家不出。漢平帝即位,王莽操縱朝政,重新起用劉歆。王莽自比周公,號“安漢公”,追封周公和孔子的後代,追溢孔子曰“褒成宣尼公”。在這些活動的背後,包藏着王莽篡漢的禍心;而劉歆成了五莽政治陰謀的追隨者。《漢書·儒林傳》載:“平帝時,又立《左氏春秋》、《毛詩》、《逸禮》、 《古文尚書》 ,所以網羅遺失,兼而存之,是在其中矣。”但這時倡導古文經學,已經喪失了學術意義,成爲王莽政治陰謀活動的一個部分。壬莽篡漢建立“新”朝後,劉歆成爲國師,號“嘉新公”。王莽改制時,始稱《周官》爲《周禮》,根據《周禮》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專念稽古之事”,如班固所揭露的:“莽誦六藝以文奸言”。同樣,劉歆以古文經學服務於王莽的改制活動,建置《周官經》博士,也就無學術價值可言。當時,左將軍公孫祿對王莽說:“國師嘉信公顛倒五經,毁師法,令學士疑惑。”(《漢書·王莽傳下》)劉歆陷入政治鏇渦後,又想極力掙脱。他謀誅王莽,事泄自殺。劉歆的著作大多已亡散,其《移讓太常博士書》今保存在《漢書·劉歆傳》中,其《七略》今基本保存在《漢書·藝文志》中,其《三統曆譜》在《漢書·律曆志》中也尚存梗概。此外如《爾雅注》、《鍾律書》等均佚。明代人曾輯有《劉子駿集》 。

 

生平事蹟


  自漢武帝尊崇儒術以後,儒學傳授出現了昌盛的局面,當時所立學官一般概稱之爲今文經學。到西漢末年,劉歆大力鼓吹古文經書“好惡與聖人同”,爲之爭立學官,從而開啟了經學史上的經今古文之爭。|   

  從劉歆的生平交往看,他與王莽(公元前45一公元23年)年歲大體相近,但他又與著名學者颺雄交往較深,颺雄生於公元前53年,卒於公元19年。又《欲傳》雲,其“少以通《詩》 、《書》能屬文召,見成帝。”錢穆《劉向歆父子年譜》將此事系於成帝建始元年,即公元前32年。按“少”者,年輕人也。劉歆此時當已在20歲左右。由以上諸項看來,劉歆大體年長於王莽,而又稍晚於颺雄,出生時間可能在公元前50年(漢宣帝甘露四年)前後。他是公元23年自殺的,享年大約爲73歲。研究劉歆,不能忽略他的宗室出身。他的六世祖名交,字游,是漢高祖劉邦的同父異母弟。在劉邦撫定三秦,與項羽爭天下時,劉交一直隨侍左右,很受親信,所以在漢高祖六年被封爲楚王。四世祖劉成有子五人,長子禮嗣,其餘諸子皆封侯。吳楚七國之亂,劉戊兵敗自殺。其子劉富,因反對叛亂,事前已奔逃京師,得以更封爲紅侯。富子辟強,學問出眾,但不肯出仕。辟強子德,爲劉歆祖父,在昭、宣之世任宗正,賜爵關内侯,又封爲陽城侯。劉向爲德之次子,12歲時就以父蔭任爲輦郎,20歲爲諫大夫。其後曾任散騎宗正給事中、光祿大夫,領校中五經祕書,劉向“居列大夫官前後三十餘年”,綏和元年(公元前8年)年72卒。劉向學問淵博,著述宏富,撰有《尚書洪範五行傳論》 、《五經要義》、《世說》、 《列女傳》 、《列仙傳》、《新序》、 《說苑》等百餘卷。   
 
劉歆
劉歆

  可以說,劉歆的祖輩多數都有做學問的傳統。到劉歆成人之時,雖家世不如當初顯赫,卻仍憑着一個宗室的牌子在朝中占一職位,“家產過百萬”。出於嚴格的家學淵源和個人的天賦,劉歆很早就以才學聞名。成帝之初,親信大臣就推薦說“欲通達有異材”。由此愛到召見,他“誦讀詩賦,(帝)甚悦之”,以至成帝想當場任其爲“得入禁中”的中常侍。隻是由於大將軍王鳳的反對而未能得逞。史書上記載這一事件時說:“(帝)欲以(歆)爲中常侍,召取衣冠。臨當拜,左右皆曰:‘未曉大將軍。’上曰:‘此小事,何須關大將軍?’左右叩頭爭之。上於是語鳳,鳳以爲不可,乃止。”劉歆隻得到了一個待詔宦者署的黄門郎職位。河平三年(公元前26年)漢成帝下令謁者陳農到各地蒐求遺書,同時,將太常、太史博士、延閣、廣内、祕室藏書集中到一起,由光祿大夫劉向負責、步兵校尉任宏、太史令尹鹹、侍醫李柱國、黄門郎劉歆等參加,對中祕之書,進行系統的整理編目工作。劉向逝世不久,漢哀帝下令劉歆領校五經,以完成其父未竟之業。兩年以後,經過劉向、劉歆父子20多年的努力,終於圓滿地完成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組織的大規模圖書整理編目工作。

 

人物評價


  劉歆,字子駿,西漢後期的著名學者。他不僅在儒學上很有造詣,而且在目錄校勘學、天文曆法學、史學、詩等

  劉歆方面都堪稱大家。章太炎說,孔子以後的最大人物是劉歆。顧頡剛稱劉歆爲“學術界的大偉人”。劉歆的卓越學識確實是爲古今學者同聲讚譽的,然而,他又是幫助王莽篡奪漢室江山,建立新朝的最主要人物之一,政治上王莽的不光彩事業捆在一起,而受到後人的唾棄。這是一個在政治上與學術上都名聲很大的人物,了解他的生平和學術,分析其在特定時代形成的特殊的人格與事業,確實是一種十分有趣的事情。劉歆的生年,歷史上沒有記載。他是劉向的第三子,劉向生於公元前77年。

  劉歆少年時通習今文《詩》、《書》,後又治今文《易》和《穀梁春秋》等。以能通經學、善屬文爲漢成帝召見,待詔宦者署,爲黄門郎。漢成帝河平三年(前26),受詔與其父劉向領校“中祕書”(内祕府藏書),協助校理圖書。劉向死後,繼承父業。哀帝時,劉歆負責總校群書,在劉向撰的《别錄》基礎上,修訂成爲中國歷史上第一部圖書分類目錄《七略)。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