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5449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0/11/16 14:53:04)  最新编辑:于归 (2011/4/14 13:59:02)
《漢書》
拼音:han shu
同义词条:前汉书,汉书,《前汉书》
目錄[ 隱藏 ]
漢書
漢書
 
 
    《漢書》,又稱《前漢書》,由中國東漢時期的歷史學家班固編撰,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斷代史,“二十四史”之一。《漢書》是繼《史記》之後我國古代又一部重要史書,與《史記》、《後漢書》、《三國志》並稱爲“前四史”。 《漢書》全書主要記述了上起西漢的漢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下至新朝的王莽地皇四年(公元23年),共230年的史事。《漢書》包括紀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傳七十篇,共一百篇,後人劃分爲一百二十卷,共八十萬字。
 

簡介

漢書
漢書
 
     《漢書》成書於漢和帝時期,前後曆時近四十年。班固世代爲望族,家多藏書,父班彪爲當世儒學大家,“唯聖人之道然後盡心”,采集前史遺事,旁觀異聞,作《史記後傳》六十五篇。班固承繼父志,“亨篤志於博學,以著述爲業”,撰成《漢書》。其書的八表和《天文志》,則由其妹班昭及馬續共同續成,故《漢書》前後曆經四人之手完成。注疏《漢書》者主要有唐朝的顏師古(注)、清朝的王先謙(補注)。
 
  《漢書》開創了我國斷代紀傳表志體史書,奠定了修正史的編例。史學家章學誠曾在《文史通義》中說過:“遷史不可爲定法,固因遷之體,而爲一成之義例,遂爲後世不桃之宗焉。”曆來,“史之良,首推遷、固”,“史風漢”、史班或班馬並稱,兩書各有所長,同爲中華史學名著,爲治文史者必讀之史籍。

  《漢書》尤以史料豐富、聞見博洽著稱,“整齊一代之書,文贍事詳,要非後世史官所能及”。可見,《漢書》在史學史上有重要的價值和地位。

作者簡介

 
     《漢書》的編著者班固(32—92年),字孟堅,扶風安陵(今陝西鹹陽東北)人;“自幼聰敏”,“九歲能屬文,誦詩賦”;成年後博覽群書,“九流百家之言,無不窮究”。由於《史記》隻寫到漢武帝的太初年間,因此,當時有不少人爲它編寫續篇。據《史通·正義》記載,寫過《史記》續篇的人就有劉向、劉歆、馮商、颺雄等十多人,書名仍稱《史記》。班固的父親班彪(3—54)對這些續篇感到很不滿意,遂“采其舊事,旁貫異聞”爲《史記》“作《後傳》六十五篇”。班彪死後,年僅二十幾歲的班固,動手整理父親的遺稿,決心繼承父業,完成這部接續《史記》的巨作——《史記後傳》。就在班固着手編撰《漢書》不久,永平五年(公元62 年)有人向朝廷上書,告發班固“私改作國史”。皇帝下詔收捕,班固被關進了京兆監獄,家中的書籍也被查抄。其弟班超擔心他受委屈而難以自明,便上書,在漢明帝面前申說班固著述之意,地方官也將其書稿送到朝廷。漢明帝了解情況後,很欣賞班固的才學,召他到校書部,任命他爲蘭台令史。蘭台是漢朝收藏圖書之處。蘭台的令史共有六名,秩六百石,掌管和校定圖書是其職責。                                                                                                                    
班固
班固

  我們批評《漢書》内容,同時就該批評到班固這個人。書的背後必該有人,讀其書不問其書作者之爲人,決非善讀書者。諸位不要認爲書寫出便是。如他寫了一部歷史書,他便是個史學家,此固不錯。但我們也得反過來看,因他是個史學家,才能寫出一部歷史。而且我們也不要認爲每一作者之能事,盡隻在他寫的書上。孔子之爲人,不能說專在寫《春秋》。周公之爲人,也不能說專在《西周書》里幾篇與他有關的文章上。司馬遷寫下了一部《史記》,但盡管有許多其他方面的,在《史記》里不能寫進去。我們要根據《史記》來了解司馬遷一個活的人,若我們隻讀《史記》,而不問司馬遷其人,即是忽略了《史記》精神之某一方面,或許是很重要的一方面。若我們來講人的話,則班固遠不如司馬遷多了。在後代中國,唐以前多看重《漢書》,宋以後始知看重《史記》。鄭樵《通志》里說:“班固浮華之士,全無學術,專事剽竊。”在《文選》里班固有《兩都賦》、《幽通賦》等,故而說他是“浮華之士”。但若說他“全無學術,專事剽竊”,那話或許講得過分些。寫史當然要抄書,太史公《史記》也何嚐不是從舊史料中抄來。《漢書》最後一篇《叙傳》,正是學《史記》里的《太史公自序》。但《太史公自序》把他寫書歸之其父之遺命,即在《報任少卿書》中亦然。而班固的《叙傳》卻並沒有講到他父親,說他自己的《漢書》隻是承續父業。有人爲班固辯護,在《漢書》里也曾稱到他父親,而稱“司徒椽班彪”。看這五字,便見與司馬遷不同。司馬遷稱他父親爲太史“公”,不直稱太史令,又更不著姓名,那見是司馬遷之尊親。而班固稱他父親便直呼“司徒椽班彪”,這可說是班固的客觀史筆嗎?班固寫《漢書》,或說開始固是繼續着他父親的寫下,後來則是奉了朝廷詔旨而寫,因此他不能說我這書是繼續父親的,這也是強爲辯護。無論怎麼講,總覺得班馬兩人有不同。班固明明是繼承父業,而把父業抹去了,在他《叙傳》里沒有大書特書地把他父親寫出來,單拿這一點論,鄭樵稱之爲“浮華之士”,實不爲過。

主要内容

 
  《漢書》,又名《前漢書》,中國古代歷史著作。東漢班固所著,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斷代史。它沿用《史記》的體例而略有變更,改書爲志,改“列傳”爲“傳”,改“本紀”爲“紀”,刪去“世家”。全書包括紀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傳七十篇,共一百篇,記載了上自漢高祖六年,下至王莽地皇四年,共230年的歷史。《漢書》的語言莊嚴工整,多用排偶,遣辭造句典雅遠奧,與《史記》平暢的口語化文字形成了鮮明的對照。中國紀史的方式自《漢書》以後,都仿照它的體例,纂修了紀傳體的斷代史。自班彪起即以著《漢書》爲己任,經過二十餘年的努力,班固完成了《漢書》的主要部分。漢和帝永元元年(89),班固隨從竇憲出擊匈奴,參預謀議。後因事入獄,永元四年死在獄中。時《漢書》還有八表和《天文志》沒有寫成,漢和帝命班昭(曹大家)入東觀藏書閣補作,馬續協助班昭作了《天文志》。故漢書前後曆經四人之手完成,曆時四十多年。注疏漢書者有唐顏師古注、清王先謙補注。 
漢書
漢書
  《漢書》新增加了《刑法志》、《五行志》、《地理志》、《藝文志》。《刑法志》第一次系統地叙述了法律制度的沿革和一些具體的律令規定。《地理志》記錄了當時的郡國行政區劃、歷史沿革和戶口數字,有關各地物產、經濟發展狀況、民情風俗的記載更加引人注目。《藝文志》考證了各種學術别派的源流,記錄了存世的書籍,它是我國現存最早的圖書目錄。《食貨志》是由《平准書》演變來的,但内容更加豐富了。它有上下兩卷,上卷談“食”,即農業經濟狀況;下卷論“貨”,即商業和貨幣的情況,是當時的經濟專篇。

  《漢書》八表中有一篇《古今人表》,從太昊帝記到吳廣,有“古”而無“今”,因此引起了後人的譏責。後人非常推崇《漢書》的《百官公卿表》,這篇表首先講述了秦漢分官設職的情況,各種官職的權限和俸祿的數量,然後用分爲十四級、三十四官格的簡表,記錄漢代公卿大臣的升降遷免。它篇幅不多,卻把當時的官僚制度和官僚的變遷清清楚楚地展現在我們面前。

  從思想内容來看,《漢書》不如《史記》。班固曾批評司馬遷“論是非頗謬於聖人“。這集中反映了兩人的思想分歧。所謂“聖人”,就是孔子。司馬遷不完全以孔子思想作爲判斷是非的標准,正是值得肯定的。而班固的見識卻不及司馬遷。從司馬遷到班固的這一變化,反映了東漢時期儒家思想作爲封建正統思想,已在史學領域立穩了腳根。《漢書》喜用古字古詞,比較難讀。

評價

 
  《漢書》這部史學巨著,分爲紀12篇,主要記載西漢帝王的事蹟;表8篇,主要記載漢代的人物事蹟等;志10篇,專述典章制度、天文、地理以及各種社會現象;傳70篇,主要記載各類人物的生平以及少數民族的歷史等。

  班固作《漢書》沿襲《史記》的體例,所不同的是《史記》有“世家”,《漢書》沒有;《史記》記載典章制度的部分叫作“書”,《漢書》改稱“志”。

  《史記》貫通古今,不以朝代爲限,所以叫通史。《漢書》紀傳所記的都是西漢一代的史實,所以叫斷代史。

  斷代爲史始於班固,以後列朝的所謂“正史”都沿襲《漢書》的體裁,正如劉知幾所說“自爾訖今,無改斯道”了。可見,其史學地位之重要。

  《漢書》在我國文學史上的地位也很突出。它寫社會各階層人物都以“實錄”精神,平實中見生動,堪稱後世傳記文學的典範,例如《霍光傳》、《蘇武傳》、《外戚傳》、《朱買臣傳》等。
 
《漢書》開創了正史體例

  《漢書》開創了斷代史的叙史方法,體例爲後世沿襲。自秦漢以來,均爲君主本位政體,本朝人往往不敢直接評論本朝政治,忌諱甚多,而斷代史則合乎作者的心理,因爲前朝已滅亡,評述前朝政事,危疑較少,較易發揮。故《漢書》一出,此後曆朝官修“正史”均以斷代爲史。

  《漢書》繼承了紀傳體優點,此後正史均沿用紀傳體的體例。紀傳體是以人物傳記爲中心,雖然各自獨立成篇,但彼此間又互有聯繫,因此全書可以合成一整體。它既能扼要列擧歷史發展的大概,又可以詳細記述有關的史事。既便於查看個别人物活動的情況,又能顧及典章制度的歷史沿革,其優點極多,使紀傳體能爲後世史家所采用。史學家章學誠曾在《文史通義》中說過:“遷史不可爲定法,固因遷之體,而爲一成之義例,遂爲後世不祧之宗焉。”
漢書
漢書
 
《漢書》擴大了歷史研究的領域

  《漢書》十“志”中,《食貨志》爲經濟制度和社會生產狀況提供了豐富的史料;《溝洫志》有系統地叙述了秦漢水利建設;《地理志》是中國第一部以疆域政區爲主體的地理著作,開創了後代正史地理志及地理學史的研究;《禮樂志》、《郊祀志》、《刑法志》分别記載政治、軍事、法律和有關的典章制度;《五行志》、《天文志》和《律曆志》,都是研究古代自然科學的寶貴資料。《藝文志》論述古代學術思想的源流派别及是非得失,是一部極珍貴的古代文化史資料。

《漢書》開創了目錄學

  在《藝文志》中采用了劉歆七略》的分法,將古代的學術著作區分爲六大類三十八小類,加以論述,使人們對各學術流派的演變與發展,有更清楚的了解。加上,又保留了《七略》的大概面貌,成爲人們研究上古至西漢末年旳學術發展演變的重要著作,是中國現存最早的一部圖書目錄及學術文化史。

《漢書》確立了書志體

  十“志”規模宏大,記事豐富,對於政治、經濟和思想文化都有較詳細的記載,特别是有關漢化部分更爲詳細。書志體始創於《史記》,《漢書》加以發展,後代正史的志,大抵以《漢書》十“志”爲依歸。書志體也成爲後世典章制度史的編著所模仿,如唐朝杜佑所著的《通典》。

《漢書》保存了珍貴的史料

  西漢一朝有價值的文章,《漢書》幾乎蒐羅殆盡。它既襲用《史記》的資料,又新增了不少史料,在收錄人物的同時,多引述其政治、經濟策論,如《賈誼傳》收入《治安策》、《晁錯傳》收入《言兵事書》等。同時,也爲史事拾遺補缺,如《蕭何傳》增補了“項羽負約,封沛公於巴蜀爲漢王”的史事。

  此外,《漢書》記載大量邊疆各少數民族的歷史。《漢書》繼承《史記》爲少數民族專門立傳的優良傳統,運用新史料將《史記·大宛傳》擴充爲《西域傳》,叙述了西域幾十個地區和鄰國的歷史以補充,增補了大量漢武帝以後的史實。這些記載,均是研究亞洲有關各國歷史的珍貴資料。  

《漢書》具有濃厚的封建正統思想

   班固生活的時代,封建神學思想已發展成爲當時的統治思想,而班氏父子又是“唯聖人之道然後盡心焉”的史學家,他們自然以維護封建神學思想爲己任,將“聖人之道”作爲自己著作的指導思想。這樣,作者一面承襲《史記》的内容,一面又指責它的“是非頗謬於聖人”,因而篡改《史記》的觀點,使《漢書》更加符合於封建正統思想。

  從思想内容來看,《漢書》不如《史記》。班固曾批評司馬遷“論是非頗謬於聖人“。所謂“聖人”,就是孔子。司馬遷不完全以孔子思想作爲判斷是非的標准,正是值得肯定的。而班固的見識卻不及司馬遷。從司馬遷到班固的這一變化,反映了東漢時期儒家思想作爲封建正統思想,已在史學領域立穩了腳根。

  《漢書》神化西漢皇權、擁漢爲正統的思想,其目的是爲論證東漢王朝的正統性和神化東漢皇權服務的。因此,以陰陽五行學說爲理論根據的“五德終始說”和王權神授的封建神學說教,便成爲《漢書》的主導思想。爲了宣颺“天人感應”、災異祥瑞的封建神學思想,《漢書》首創《五行志》,專門記述五行災異的神祕學說,還創立《睦西夏侯京翼李傳》,專門記載五行家的事蹟。

《漢書》開創斷代爲史的編纂體例

  班固之所以斷代爲史,並不是偶然的,而是適應時代的要求。

  他總結漢武帝到東漢初年,約一個半世紀的歷史著作,加以創造性的發展,其目的是爲當時統治階級的政治服務。班固認爲,《史記》的通史體例,將西漢一代“編於百王之末,側於秦項之列”,既不利於宣颺“漢德”,又難以突出漢朝的歷史地位。這是《漢書》斷代爲史的根據。於是,《漢書》“包擧一代”,斷限起自西漢建立,終於新朝的滅亡,爲了突出劉邦,就將《高帝紀》置於首篇。

  這種斷代爲史的體例,受到後來封建史學家的讚譽,並成爲曆代“正史”編纂的依據。

  在編纂體例方面,《漢書》繼承而又發展《史記》的編纂形式,使紀傳體成爲一種更加完備的編纂體例。例如,《史記》雖然立了《呂後本紀》,但卻用惠帝紀年,《漢書》補立《惠帝紀》,解決《史記》在體例上的混亂;對於年月的記載也比《史記》詳細和明確。

  再者,《漢書》新創立的四種志,對於西漢的政治經濟制度和社會文化的記載,比《史記》更加完備,從而提高了《漢書》的史料價值。對於傳記的編排,《漢書》基本上按時間先後爲序,體例上也比《史記》整齊劃一。
 
漢書
漢書

保存許多重要的歷史文獻

  現存《漢書》約80萬字,卷帙比《史記》繁富。它增載不少重要的詔令,主要集中在帝紀部分。在許多人物傳記中,《漢書》又收入大量有關政治、經濟、軍事和文化方面的奏疏、對策、著述和書信。在《漢書》的十志中,也有類似的重要歷史文獻的收載,如《食貨志》收入晁錯的《論貴粟疏》等。

  《漢書》還增補《史記》對於國内外各民族史的資料。例如,在《史記·匈奴列傳》的基礎上,《漢書》大量增補漢武帝以後的史實,比較完整地記述了自遠古至西漢末年匈奴民族的歷史。《漢書》又合並《史記》的南越、東越、朝鮮、西南夷諸傳,在補充大量的史實基礎上,以合傳形式寫成較爲詳細的《西南夷兩粵朝鮮傳》。同時,《漢書》改《史記·大宛列傳》爲《西域傳》,記述今新疆境内我國各民族歷史,以及中亞和西南亞諸國史。

全書篇目


  《漢書》中的“紀”共十二篇,是從漢高祖至平帝的編年大事記。雖寫法與《史記》略同,但不稱本紀,如《高帝紀》、《武帝紀》及《平帝紀》等。由於《漢書》始記漢高祖立國元年,故將本在《史記》本紀中的人物如項羽等,改置入傳中;又由東漢不承認王莽之政權,故將王莽置於傳中,貶於傳末。
 
  漢書卷一·上·高帝紀·第一上(漢高祖劉邦)
  漢書卷一·下·高帝紀·第一下(漢高祖劉邦)
  漢書卷二·惠帝紀·第二(漢惠帝劉盈)
  漢書卷三·高後紀·第三(漢高後呂雉,漢少帝劉恭,漢少帝劉弘)
  漢書卷四·文帝紀·第四(漢文帝劉恒)
  漢書卷五·景帝紀·第五(漢景帝劉啟)
  漢書卷六·武帝紀·第六(漢武帝劉徹)
  漢書卷七·昭帝紀·第七(漢昭帝劉弗陵)
  漢書卷八·宣帝紀·第八(漢宣帝劉詢)
  漢書卷九·元帝紀·第九(漢元帝劉奭)
  漢書卷十·成帝紀·第十(漢成帝劉驁)
  漢書卷十一·哀帝紀·第十一(漢哀帝劉欣)
  漢書卷十二·平帝紀·第十二(漢平帝劉衎)
 

  《漢書》中的“表”共八篇,多依《史記》舊表而新增漢武帝以後之沿革。前六篇的記載包括漢初同姓諸侯之《諸侯王表》,異姓諸王之《異姓諸侯王表》,高祖至成帝之《功臣年表》等,藉記錄統治階層來達到尊漢的目的。後二篇爲《漢書》所增,包括《百官公卿表》和《古今人表》,其中《古今人表》一門,班固把歷史的著名人物,以儒家思想爲標准,分爲四類九等,表列出來;《百官公卿表》則詳細介紹了秦漢之官制。
 
  漢書卷十三·異姓諸侯王表·第一(劉氏以外諸侯王)
  漢書卷十四·諸侯王表·第二(劉氏諸侯王)


  《漢書》中的“志”共分十篇,是專記典章制度的興廢治革。由於《漢書》已用“書”爲大題,爲免混淆,故改“書”爲“志”。

  《漢書》十“志”,是在《史記》八“書”的基礎上加以發展而成的:並《史記》的“禮書”、“樂書”爲“禮樂志”,“律書”、“曆書”爲“律曆志”;改“天官書”爲“天文志”,“封禪書”爲“郊祀志”,“河渠書”爲“溝洫志”,“平准書”爲“食貨志”。又新增刑法、五行、藝文、地理四志。其中如《地理志》詳述戰國、秦、漢之領土疆域、建置沿革、封建世系、形勢風俗及高門大族與帝王之奢靡等。《五行志》集有關五行災異之說而編成。但從另一角度看,卻保存了大量的自然史資料。《天文志》則保存上古至哀帝元壽年間大量有關星運、日月蝕等天文資料。《刑法志》則概述上古至漢之刑法及點出文、景用刑之重,更指出武帝進用酷吏而導致之惡果。《食貨志》則詳述上古至漢代之經濟發展。《溝洫志》則言上古至漢之水利工程,並言治河之策。各志内容多貫通古今,而不專叙假述西漢一代事蹟。
 
  漢書卷二十一·上·律曆志·第一上(·鄧平的“太初曆”)
  漢書卷二十一·下·律曆志·第一下(劉歆的“三統曆”)
  漢書卷三十·藝文志·第十(根據劉向的《别錄》、劉歆的《七略》寫成)
 

  至於《漢書》中的“列傳”共七十篇,仍依《史記》之法,以公卿將相爲列傳,亦以時代之顺序爲主,先專傳,次類傳,再次爲邊疆各族傳和外國傳,最後以亂臣贼子王莽傳居末,體統分明。至於傳的篇名,除諸侯王傳外,一律均以姓或姓名標題。《漢書》列傳於文學之士的傳中,多載其人有關學術、政治的文字,如《賈誼傳》載《治安策》;《公孫弘傳》載《賢良策》等,此皆《史記》沒有收錄的。而列傳中的類傳有《儒林》、《循吏》、《游俠》、《酷吏》等,此外又新增《外戚列傳》、《皇后列傳》、《宗室列傳》,此亦爲《史記》所沒有的。在四裔方面,有《匈奴》、《西南夷兩粵朝鮮》、《西域》等三傳。“列傳”最後一篇是《叙傳》,述其寫作動機、編纂、凡例等。又“列傳”各篇後均附以“讚”,說明作者對人或事的批評或見解。“列傳”以記載西漢一代爲主。“列傳”各篇後均附以“讚”,即仿《史記》篇末“太史公曰”的體例。此外,又仿“太史公自序”之意,作“叙傳”,述其寫作動機、編纂、凡例等。
 
  漢書卷三十三·魏豹田儋韓王信傳·第三(魏豹,田儋,韓王信)
  漢書卷三十四·韓彭英盧吳傳·第四(韓信,彭越,黥布,盧綰,吳芮)
  漢書卷三十五·荆燕吳傳·第五(荆王劉賈,燕王劉澤,吳王劉濞)
  漢書卷三十六·楚元王傳·第六(楚元王劉交,劉向,劉歆)
  漢書卷三十七·季布欒布田叔傳·第七(季布,欒布,田叔)
  漢書卷三十八·高五王傳·第八(劉肥,劉如意,劉友,劉恢,劉建)
  漢書卷四十·張陳王周傳·第十(張良,陳平,王陵,周勃)
  漢書卷四十一·樊酈滕灌傅靳周傳·第十一(樊噲,酈商,夏侯嬰,灌嬰)
  漢書卷四十二·張周趙任申屠傳·第十二(張蒼,周昌,趙堯,任敖,申屠嘉)
  漢書卷四十三·酈陸朱劉叔孫傳·第十三(陸賈,朱建,劉敬,叔孫通)
  漢書卷四十四·淮南衡山濟北王傳·第十四(淮南厲王劉長,衡山王劉賜,濟北貞王劉勃)
  漢書卷四十五·蒯伍江息夫傳·第十五(蒯通,伍被,江充,息夫躬)
  漢書卷四十六·萬石衛直周張傳·第十六(石奮,衛綰,直不疑,周仁,張歐)
  漢書卷四十七·文三王傳·第十七(梁孝王劉武,代孝王劉參,梁懷王劉揖)
  漢書卷五十·張馮汲鄭傳·第二十(張釋之,馮唐,汲黯,鄭當時)
  漢書卷五十一·賈鄒枚路傳·第二十一(賈山,鄒陽,枚乘,路溫舒)
  漢書卷五十二·竇田灌韓傳·第二十二(竇嬰,田蚡,灌夫,韓安國)
  漢書卷五十三·景十三王傳·第二十三(臨江閔王劉榮,河間獻王劉德,臨江哀王劉閼,魯共王劉馀,江都易王劉非,膠西於王劉端,趙敬肅王劉彭祖,中山靖王劉勝,長沙定王劉發,廣川惠王劉越,膠東康王劉寄,清河哀王劉乘,常山憲王劉舜)
  漢書卷五十八·公孫弘蔔式兒寬傳·第二十八(公孫弘,蔔式,兒寬)
  漢書卷六十四·上·嚴朱吾丘主父徐嚴終王賈傳·第三十四上(嚴助,朱買臣,吾丘壽王,主父偃,徐樂,嚴安,終軍,王褒,賈捐之)
  漢書卷六十六·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第三十六(公孫賀,劉屈犛,田千秋,王?,楊敞,蔡義,陳萬年,鄭弘)
  漢書卷六十七·楊胡朱梅雲傳·第三十七(楊王孫,胡建,朱雲,梅福)
  漢書卷七十·傅常鄭甘陳段傳·第四十(傅介子,常惠,鄭吉,甘延壽,陳湯,段會宗)
  漢書卷七十一·雋疏於薛平彭傳·第四十一(雋不疑,疏廣,於定國,薛廣德,平當,彭宣)
  漢書卷七十二·王貢兩龔鮑傳·第四十二(王吉,貢禹,龔勝,龔舍,鮑宣)
  漢書卷七十五·眭兩夏侯京翼李傳·第四十五(眭弘,夏侯始昌,夏侯勝,京房,翼奉,李尋)
  漢書卷七十六·趙尹韓張兩王傳·第四十六(趙廣漢,尹翁歸,韓延壽,張敞,王尊,王章)
  漢書卷七十七·蓋諸葛劉鄭孫毋將何傳·第四十七(蓋寬饒,諸葛豐,劉輔,鄭崇,孫寶,毋將隆,何並)
  漢書卷八十·宣元六王傳·第五十(淮陽憲王劉欽,楚孝王劉囂,東平思王劉宇,中山哀王劉竟,定陶共王劉康,中山孝王劉興)
  漢書卷八十一·匡張孔馬傳·第五十一(匡衡,張禹,孔光,馬宮)
  漢書卷一百·上·叙傳·第七十上(班家歷史,班固序文)
  漢書卷一百·下·叙傳·第七十下(班家歷史,班固序文) 

    7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