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3729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黔州王华 (2010/11/8 15:19:43)  最新编辑:黔州王华 (2011/4/1 16:46:03)
建安七子
拼音:jiàn'ānqīzǐ (jian'anqizi)
英文:Seven leading writers during the Jian An Period at the end of the Han Dynasty
同义词条:Seven leading writers during the Jian An Period at the end of the Han Dynasty
目錄[ 隱藏 ]
  建安年間(196~220)七位文學家的合稱建安七子又號鄴中七子,是指東漢末年漢獻帝年間的七位文學家:孔融、陳琳、王粲、徐幹、阮瑀、應瑒、劉楨。同時代曹丕的《典論·論文》首次將他們相提並論,七子與“三曹”往往被視作三國時期文學成就的代表。

簡介

     
         曹丕在《典論·論文》中評價:“今之文人,魯國孔融文擧、廣陵陳琳孔璋、山陽王粲仲宣、北海徐幹偉長、陳留阮瑀元瑜、汝南應瑒德璉、東平劉楨公幹。斯七子者。於學無所遺、於辭無所假,鹹以自騁驥騄於千里,仰齊足而並馳。”曹丕常常與建安七子“行則連輿,止則接席”,孔融被曹操殺後,曹丕仍以重金向天下廣征孔融的文章。
七子全圖
七子全圖
 
     “建安七子”與“三曹”構成建安作家的主力,對詩、賦、散文的發展,都曾作過貢獻。王粲在詩賦上的成就高於其他六人。劉勰《文心雕龍?才略》提到:“仲宣溢才,捷而能密,文多兼善,辭少瑕累,摘其詩賦,則七子之冠冕乎。”王粲的哀思最能表現在作品上,其代表就是“七哀詩”與“登樓賦”。最能代表建安文學的精神。王粲《七哀詩》吟道:“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路有饑婦人,抱子棄草間。”把在亂世的經歷見聞,融入於作品之中,留下最真實的記錄。七人當中,除孔融外,其他六人都依附於曹操父子旗下。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冬天,北方發生疫病,當時爲魏世子的曹丕在第二年給吳質的信中說:“親故多羅其災,徐、陳、應、劉一時俱逝”。除孔融、阮瑀早死外,建安七子之中剩餘的五人竟然全部死於這次傳染病。曹植《說疫氣》描述當時疫病流行的慘狀說:“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僵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
七子文集
七子文集
 
        建安時期除曹氏父子而外的優秀作者,所以"七子"之說,得到後世的普遍承認。七子中除了孔融與曹操政見不合外,其餘六家雖然各自經歷不同,但都親身受過漢末離亂之苦,後來投奔曹操,地位發生了變化,才有了安定、富貴的生活。他們多視曹操爲知己,想依賴他幹一番事業。故爾他們的詩與曹氏父子有許多共同之處。因建安七子曾同居魏都鄴(今邯鄲臨漳)中,又號“鄴中七子”。

   "七子"在中國文學史上具有相當重要的地位。他們與"三曹"一起,構成建安作家的主力軍。他們對於詩、賦、散文的發展,都曾作出過貢獻。
 
       "七子"的創作各有個性,各有獨特的風貌。孔融長於奏議散文,作品體氣高妙。王粲詩、賦、散文,號稱"兼善",其作品抒情性強。劉楨擅長詩歌,所作氣勢高峻,格調蒼涼。陳琳、阮瑀,以章表書記聞名當時,在詩歌方面也都有一定成就,其風格的差異在於陳琳比較剛勁有力,阮瑀比較自然暢達。徐幹詩、賦皆能,文筆細膩、體氣舒緩。應瑒亦能詩、賦,其作品和諧而多文采。"七子"的創作風格也具有一些共同的特點,這也就是建安文學的時代風格。這種時代風格的具體内容及其形成原因,便是劉勰在《文心雕龍·時序》中所說的:"觀其時文,雅好慷慨,良由世積亂離,風衰俗怨,並志深而筆長,故梗概而多氣也。"
 

個人介紹

 

孔融

  孔融(153~208年),東漢文學家,魯國(今山東曲阜)人,字文擧,家學淵源,建安七子之首。是孔子的二十世孫。

 
  孔融,父親孔宙,做過太山都尉。孔融少時成名(著名的孔融讓梨講的就是他的故事)。
 
  孔融十歲那年隨父親到達京城洛陽。當時,著名的士大夫李膺也在京城,如果不是名士或他的親戚,守門的人一般是不通報的。孔融隻有十歲,想看看李膺是個什麼樣的人,就登門拜訪。他對守門人說: “我是李膺的親戚。” 守門人通報後,李膺接見了他。李膺問他說:“請問你和我有什麼親戚關係呢?” 孔融回答道:“從前我的祖先孔子和你家的祖先老子有師資之尊(孔子曾向老子請教過關於周禮的問題),因此,我和你也是世交呀!”當時很多賓客都在場,對孔融的回答十分驚奇。後來中大夫陳韙來到李膺府第,賓客把這件事情告訴他,他卻不以爲然地說:“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小時候聰明長大後就不一定聰明了)孔融立即反駁道:“想君小時,必當了了。”(那麼您小時候一定很聰明吧)陳韙無話可說。李膺大笑,說:“高明必爲偉器。”(你這麼聰明將來肯定能成大器)。
 
  東漢末期,“黨錮之禍”疊起,宦官把持朝政,大肆蒐捕、誅殺正直之士。張儉因得罪宦官侯覽遭到通緝。孔融的哥哥孔褒是張儉的好友,於是張儉便去投奔他。不巧孔褒不在家,孔融當時隻有十六歲。張儉因孔融年紀太小,沒有把實情告訴他。孔融見張儉形色慌張,於是便把張儉留下。後來事情敗露,張儉逃走,孔融、孔褒卻被逮捕下獄。孔融說人是他留下的,他該負責;孔褒說:“彼來求我,非弟之過。”堅持要由他負責;孔母說她是家長,她該負責,鬧得“一門爭死”。郡縣官吏拿不定主意,隻好如實上報朝廷。最後皇帝定了孔褒的罪,下令殺死了他。孔融因此名聲大噪。州郡幾次辟擧他爲官,都被辭謝了。

  孔融於靈帝時“辟司徒楊賜府”,開始步入仕途,負責彈劾貪污官僚。河南尹何進遷爲大將軍,司徒楊賜派孔融前往祝賀,卻被擋在門外,即時留下彈劾狀辭職。何進十分生氣,私自派遣劍客欲追殺孔融。不料劍客卻對何進說:“孔文擧有重名,將軍若造怨此人,則四方之士引領而去矣。不如因而禮之,可以示廣於天下。”何進忌憚其名聱,辟擧爲侍御史,因與中丞趙舍不和,孔融再次辭官。何進再辟擧爲司空掾,北軍中侯。在職三日,升遷爲虎賁中郎將。後董卓總攬朝政後,想要廢掉漢少帝,孔融與之言辭激辯,常有匡正之言。董卓懷恨在心,轉任其爲議郎,隨後又將孔融派到黄巾軍最爲猖獗的北海國(東漢郡國名,治所在今山東昌樂西)爲相。
 
  孔融到北海後起兵講武,討伐黄巾軍張饒,戰敗,轉移保朱虛縣。後置城邑,立學校,表顯儒術薦擧賢良鄭玄、彭璆、邴原等。因頗有政聲,時人又稱他爲“孔北海”。後被管亥所圍,遣太史慈求救於平原相劉備。劉備受寵若驚,立即發兵解圍。當時袁紹、曹操勢力逐漸強大,而孔融知紹、操終究是要篡奪漢室的,所以不願意投靠他們。北海國的左丞祖者勸孔融要結納袁紹或者曹操,孔融怒而殺之。建安元年(196年),袁譚攻擊北海,城被攻陷後孔融逃往東山,妻兒爲袁譚所虜穫。
 
  漢獻帝建都許昌後,征孔融爲將作大匠,升任少府,後被封爲太中大夫。孔融爲人恃才負氣,言論往往與傳統相悖,不僅屢屢反對曹操的決定,而且多次在公開場合使曹操難堪,如反對恢複肉刑、譏諷曹丕私納袁紹兒媳甄氏、嘲笑曹操征烏桓、反對曹操禁酒。再加上他忠於漢室,上奏主張“宜准古王畿之制,千里寰内,不以封建諸侯”來增強漢室實權,此擧更是嚴重激怒了曹操。因此,在在建安十三年(208年)八月壬子(二十九)日(9月26日),孔融被曹操以招合徒眾,欲圖不軌、“謗訕朝廷”、“不遵超儀”等罪名殺之,株連全家,時年55歲。
 
  孔融是東漢末年一代名儒,繼蔡邕爲文章宗師,亦擅詩歌。魏文帝曹丕十分欣賞孔融文辭,懸賞征募他的文章,把孔融與王粲陳琳徐幹阮瑀應瑒劉楨六位文學家相提並論,列爲“建安七子”。歎爲"颺(雄)、班(固)儔也"(《典論·論文》)。孔融的文章以議論爲主,内容大抵爲伸張教化,宣颺仁政,薦賢擧能,評論人物,多針對時政直抒己見,頗露鋒芒,個性鮮明。在藝術上,文句整飭,辭采典雅富贍,引古論今,比喻精妙,氣勢充沛。現存作品隻有散文和詩。《薦禰衡表》力薦青年才士禰衡,要求"令衡以褐衣召見",稱讚禰衡"忠果正直,志懷霜雪,見善若驚,疾惡若仇",盛誇他"飛辯騁辭,溢氣坌湧,解疑釋結,臨敵有餘";《與曹公論盛孝章書》引經據典,反複論證,從人情友道、宰相惜賢等方面諷諭曹操解救被孫權圍困的盛孝章,義不容辭;至於諷刺曹丕納袁熙妻爲妾,比喻爲“武王伐紂,以妲己賜周公”(《與曹公書》);嘲弄曹操遠征烏桓,可以把從前“肅慎氏不貢□矢,丁零盜蘇武牛羊”一並查究;反對曹操禁酒,則發怪論說“堯非千鍾,無以建太平;孔非百觚,無以堪上聖”(《難曹公表制酒禁書》)等;都可見文如其人,以才氣取勝。所以曹丕論其文“體氣高妙,有過人者,然不能持論,理不勝詞,以至乎雜以嘲戲”(《典論·論文》)。《臨終詩》抒泄忠悃孤憤之情::“讒邪害公正,浮雲翳白日。靡辭無忠誠,華繁竟不實。”風格與無名氏古詩相近。題一作《摺楊柳行》(《北堂書鈔》)卷一百五十八),亦可見當時古詩與樂府五言往往相混。其六言詩3首叙漢末董卓作亂及曹操遷許史事,爲詠史一類,而語言通俗,叙史簡明。

  此外,《古文苑》載有孔融《雜詩》2首,但《文選》李善注引屢作李陵詩,真偽莫定。而其詩亦近無名氏古詩一類,逯欽立《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系入《李陵錄别詩》。曾作《郡國姓名離合詩》分扣“魯國孔融文擧”六字,在燈謎界被尊爲文人詩謎的開山作。著述有《隋書·經籍志》載《孔融集》9卷,已散佚。今存其集都是明、清人輯本,通行本有《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孔少府集》 1卷。孔融文又見嚴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全後漢文》,其詩又見丁福保《全漢三國晉南北朝詩·全漢詩》和逯欽立《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漢詩》。
 

陳琳

  陳琳(?-217)字孔璋,廣陵射陽(今江蘇省颺州市寶應縣射陽湖鎮)人。東漢末年著名文學家,“建安七子”之一。
  
東漢文學家陳琳
東漢文學家陳琳
  生年無確考,惟知在“建安七子”中比較年長,約與孔融相當。漢靈帝末年,任大將軍何進主簿。何進爲誅宦官而召四方邊將入京城洛陽,陳琳曾諫阻,但何進不納,終於事敗被殺。董卓肆虐洛陽,陳琳避難至冀州,入袁紹幕。袁紹使之典文章,軍中文書,多出其手。最著名的是《爲袁紹檄豫州文》,文中曆數曹操的罪狀,詆斥及其父祖,極富煽動力,建安五年(200),官渡之戰,袁紹大敗,陳琳爲曹軍俘穫。曹操愛其才而不咎,署爲司空軍師祭酒,使與阮瑀同管記室。後又徙爲丞相門下督。建安二十二年(217),與劉楨、應瑒、徐幹等同染疫疾而亡。
    
      陳琳詩、文、賦皆能。詩歌代表作爲《飲馬長城窟行》,描寫繁重的勞役給廣大人民帶來的苦難,頗具現實意義。全篇以對話方式寫成,樂府民歌的影響較濃厚,是最早的文人擬作樂府詩作品之一。散文除《爲袁紹檄豫州文》外,尚有《爲曹洪與世子書》等。他的散文風格比較雄放,文氣貫注,筆力強勁,所以曹丕有“孔璋章表殊健”(《又與吳質書》)的評論。辭賦代表作有《武軍賦》,頌颺袁紹克滅公孫瓚的功業,寫得頗爲壯偉,當時亦稱名篇。又《神武賦》是讚美曹操北征烏桓時軍容之盛的,風格與《武軍賦》相類。陳琳在漢魏間動亂時世中三易其主,一定程度上表現了他對功名的熱衷。這種熱衷也反映在他的作品中。與“七子”其他人相比,他的詩、賦在表現“立德垂功名”一類内容上是較突出的。
 
  琳著作,據《隋書·經籍志》載原有集10卷,已佚。明代張溥輯有《陳記室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飲馬長城窟行》原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官作自有程。擧築諧汝聲。男兒寧當格鬪死。何能怫鬱築長城。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邊城多健少。内舍多寡婦。作書與内舍。便嫁莫留住。善侍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身在禍難中。何爲稽留他家子。生男慎莫擧。生女哺用脯。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結發行事君。慊慊心意關。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爲袁紹檄豫州文》原文
  
        蓋聞明主圖危以制變,忠臣慮難以立權。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後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後立非常之功。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擬也。曩者,強秦弱主,趙高執柄,專制朝權,威福由己;時人迫脅,莫敢正言;終有望夷之敗,祖宗焚滅,污辱至今,永爲世鑒。及臻呂後季年,產祿專政,内兼二軍,外統梁、趙;擅斷萬機,決事省禁;下陵上替,海内寒心。於是絳侯朱虛興兵奮怒,誅夷逆暴,尊立太宗,故能王道興隆,光明顯融:此則大臣立權之明表也。
 
  司空曹操:祖父中常侍騰,與左悺、徐璜並作妖孽,饕餮放横,傷化虐民;父嵩,乞匄擕養,因贓假位,輿金輦璧,輸貨權門,竊盜鼎司,傾覆重器。操贅閹遺醜,本無懿德,犭票狡鋒協,好亂樂禍。幕府董統鷹颺,掃除凶逆;續遇董卓,侵官暴國。於是提劍揮鼓,發命東夏,收羅英雄,棄瑕取用;故遂與操同谘合謀,授以裨師,謂其鷹犬之才,爪牙可任。至乃愚佻短略,輕進易退,傷夷摺衄,數喪師徒;幕府輒複分兵命銳,修完補輯,表行東郡,領兗州刺史,被以虎文,獎戚威柄,冀穫秦師一克之報。而操遂承資跋扈,恣行凶忒,割剝元元,殘賢害善。故九江太守邊讓,英才俊偉,天下知名;直言正色,論不阿諂;身首被梟懸之誅,妻孥受灰滅之咎。自是士林憤痛,民怨彌重;一夫奮臂,擧州同聲。故躬破於徐方,地奪於呂布;彷徨東裔,蹈據無所。幕府惟強幹弱枝之義,且不登叛人之黨,故複援旌擐甲,席卷起征,金鼓響振,布眾奔沮;拯其死亡之患,複其方伯之位:則幕府無德於兗土之民,而有大造於操也。
 
  後會鑾駕返旆,群虜寇攻。時冀州方有北鄙之警,匪遑離局;故使從事中郎徐勳,就發遣操,使繕修郊廟,翊衛幼主。操便放志:專行脅遷,當禦省禁;卑侮王室,敗法亂紀;坐領三台,專制朝政;爵賞由心,弄戮在口;所愛光五宗,所惡滅三族;群談者受顯誅,腹議者蒙隱戮;百僚鉗口,道路以目;尚書記朝會,公卿充員品而已故太尉楊彪,典曆二司,享國極位。操因緣眥睚,被以非罪;榜楚參並,五毒備至;觸情任忒,不顧憲綱。又議郎趙彥,忠諫直言,義有可納,是以聖朝含聽,改容加飾。操欲迷奪時明,杜絕言路,擅收立殺,不俟報國。又梁孝王,先帝母昆,墳陵尊顯;桑梓松柏,猶宜肅恭。而操帥將吏士,親臨發掘,破棺裸屍,掠取金寶。至令聖朝流涕,士民傷懷!操又特置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所過隳突,無骸不露。
 
  身處三公之位,而行桀虜之態,污國害民,毒施人鬼!加其細致慘苛,科防互設;罾繳充蹊,坑阱塞路;擧手掛網羅,動足觸機陷:是以兗、豫有無聊之民,帝都有籲嗟之怨。曆觀載籍,無道之臣,貪殘酷烈,於操爲甚!
 
  幕府方詰外奸,未及整訓;加緒含容,冀可彌縫。而操豺狼野心,潛包禍謀,乃欲摧撓棟梁,孤弱漢室,除滅忠正,專爲嫋雄。往者伐鼓北征公孫瓚,強寇桀逆,拒圍一年。操因其未破,陰交書命,外助王師,内相掩襲。會其行人發露,瓚亦梟夷,故使鋒芒挫縮,厥圖不果。今乃屯據敷倉,阻河爲固,欲以螳螂之斧,禦隆車之隧。
 
  幕府奉漢威靈,摺沖宇宙;長戟百萬,胡騎千群;奮中黄育穫之士,騁良弓勁弩之勢;並州越太行,青州涉濟漯;大軍泛黄河而角其前,荆州下宛葉而掎其後:雷震虎步,若擧炎火以焫飛蓬,覆滄海以沃[火票]炭,有何不滅者哉?又操軍吏士,其可戰者,皆出自幽冀,或故營部曲,鹹怨曠思歸,流涕北顧。其餘兗豫之民,及呂布張楊之餘眾,覆亡迫脅,權時苟從;各被創夷,人爲仇敵。  若回旆方徂,登高岡而擊鼓吹,颺素揮以啟降路,必土崩瓦解,不俟血刃。方今漢室陵遲,綱維弛絕;聖朝無一介之輔,股肱無摺沖之勢。方畿之内,簡練之臣,皆垂頭□翼,莫所憑恃;雖有忠義之佐,脅於暴虐之臣,焉能展其節?又操持部曲精兵七百,圍守宮闕,外托宿衛,内實拘執。懼其篡逆之萌,因斯而作。此乃忠臣肝腦塗地之秋,烈士立功之會,可不勖哉!
 
  操又矯命稱制,遣使發兵。恐邊遠州郡,過聽給與,違眾旅叛,擧以喪名,爲天下笑,則明哲不取也。

王粲

文學家王粲
文學家王粲
 
       王粲(177年-217年),字仲宣,東漢山陽高平(今山東鄒縣)人。擅長辭賦,建安七子之一,被譽爲〝七子之冠冕〞。初仕劉表,後歸曹操。
    
  王粲,字仲宣,山陽高平人,三國曹魏名臣,也是著名文學家。其祖爲漢朝三公。獻帝西遷時,王粲徙至長安左中郎蔡邕見而奇之。後到荆州依附劉表。劉表以王粲其人貌不副其名而且軀體羸弱,不甚見重。劉表死後。王粲勸劉表次子劉琮,令歸降於曹操。曹操辟王粲爲丞相掾,賜爵關内侯。魏國始建宗廟,王粲與和洽、衛覬、杜襲同拜侍中。其時舊制禮儀廢弛,朝内正要興造制度,故使王粲與衛覬等典其事。王粲強記默識,善算術行文;着詩、賦、論、議垂六十篇,有《王侍中集》。與魯國孔融、北海徐幹、廣陵陳琳、陳留阮瑀、汝南應瑒、東平劉楨,合稱「建安七子」。王粲爲"七子之冠冕",文學成就最高。他以詩賦見長,《初征》《登樓賦》《槐賦》《七哀詩》等是其作品的精華,也是建安時代抒情小賦和詩的代表作。明代人輯錄其作品,編就《王侍中文集》流傳後世。著名的文學典籍《昭明文選》中也有王粲的作品。建安二十二年卒,享年四十一歲。
 
 
  記性過人
 
  有一次和友人同行,停下來讀路邊碑文,友人問他能背誦嗎?王粲說:“可以。”當即表演,一字不差。又有一次,王粲看人下棋,棋局被人碰亂了,王粲憑著記憶,把棋子重新擺好。下棋的人不信,以爲他亂排,用手巾帕蓋在棋盤上,請王粲在另一個棋盤上重擺一遍。王粲擺出來後,一模一樣,一個子都沒錯,令人驚歎。
  
  文學成就
 
  王粲在詩賦上的成就高於其他六人。劉勰《文心雕龍·才略》提到:“仲宣溢才,捷而能密,文多兼善,辭少瑕累,摘其詩賦,則七子之冠冕乎。”王粲的哀思表現在作品上,其代表就是《七哀詩》與《登樓賦》。最能代表建安文學的精神。王粲《七哀詩》說:“……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路有饑婦人,抱子棄草間。……南登灞陵岸,同首望長安,悟彼林下泉,喟然心碎肝。(或作“悟彼下泉人,喟然傷心肝。”)”把在亂世的經歷見聞,融入於作品之中,留下最真實的記錄。
 
  仕途
  
  劉表不用
 
  王粲初依劉表,劉表以王粲貌寢、氣質柔弱及不拘小節而拒絕任用。後劉表死去,劉琮承繼位置,王粲勸其投降曹操。
  
  曹操器重
 
  曹操辟擧王粲爲丞相掾,賜爵關内侯。後升遷爲軍謀祭酒。魏國建國後升爲侍中。建安二十一年(216年)冬天,王粲隨軍隊伐吳,二十二年(217年)春,於返回鄴城途中病亡,據稱死於痳瘋病,年僅四十一歲。魏文帝曾親臨其喪,告訴同游說:“王好驢鳴,可各作一聲以送之。”赴客皆一作驢鳴。作品多散佚,明人輯有《王侍中集》。
  
  家庭
  
       王龔,王粲曾祖父,爲漢三公。
 
  王暢,王粲祖父,爲漢三公。
 
  王謙,王粲父,爲大將軍何進長史。
 
  兩位兒子,爲魏諷所引,被誅。
 
  評價
  
     《典論》作者曹丕評曰:“今之文人,魯國孔融文擧,廣陵陳琳孔璋,山陽王粲仲宣,北海徐幹偉長,陳留阮瑀元瑜,汝南應瑒德璉,東平劉楨公幹:斯七子者,於學無所遺,於辭無所假,鹹以自騁驥騄於千里,仰齊足而並馳。以此相服,亦良難矣。”
  鍾嶸說王粲的作品:“其源出於李陵。發愀愴之詞,文秀而質羸。”
  
  主要作品
  
 七哀詩三首
 
  
  西京亂無象。豺虎方遘患。複棄中國去。遠身適荆蠻。親戚對我悲。朋友相追攀。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路有饑婦人。抱子棄草間。顧聞號泣聲。揮涕獨不違。未知身死處。何能兩相完。驅馬棄之去。不忍聽此言。南登霸陵岸。回首望長安。悟彼下泉人。喟然傷心肝。
 
  二
 
  荆蠻非我鄉。何爲久滯淫。方舟泝大江。日暮愁我心。山岡有餘映。岩阿增重陰。狐狸馳赴穴。飛鳥翔故林。流波激清響。猴猿臨岸吟。迅風拂裳袂。白露沾衣襟。獨夜不能寐。攝衣起撫琴。絲桐感人情。爲我發悲音。覊旅無終極。憂思壯難任。
 
  三
 
  邊城使心悲。昔吾親更之。冰雪截肌膚。風飄無止期。百里不見人。草木誰當遲。登城望亭燧。翩翩飛戍旗。行者不顧反。出門與家辭。子弟多俘虜。哭泣無已時。天下盡樂土。何爲久留茲。蓼蟲不知辛。去來勿與谘。
    
  
從軍詩五首
 
  一
  從軍有苦樂。但問所從誰。所從神且武。焉得久勞師。相公征關右。赫怒震天威。一擧滅獯虜。再擧服羌夷。西收邊地贼。忽若俯拾遺。陳賞越丘山。酒肉逾川坻。軍中多飫饒。人馬皆溢肥。徒行兼乘還。空出有餘資。拓地三千里。往返速若飛。歌舞入鄴城。所願穫無違。晝日處大朝。日暮薄言歸。外參時明政。内不廢家私。禽獸憚爲犧。良苗實已揮。竊慕負鼎翁。願厲朽鈍姿。不能效沮溺。相隨把鋤犂。熟覽夫子詩。信知所言非。
 
  二
  涼風厲秋節。司典告詳刑。我君顺時發。桓桓東南征。泛舟蓋長川。陳卒被隰埛。征夫懷親戚。誰能無戀情。拊衿倚舟檣。眷眷思鄴城。哀彼東山人。喟然感鶴鳴。日月不安處。人誰穫恒寧。昔人從公旦。一徂輒三齡。今我神武師。暫往必速平。棄餘親睦恩。輸力竭忠貞。懼無一夫用。報我素餐誠。夙夜自恲性。思逝若抽縈。將秉先登羽。豈敢聽金聲。
 
  三
 
  從軍征遐路。討彼東南夷。方舟顺廣川。薄暮未安坻。白日半西山。桑梓有餘暉。蟋蟀夾岸鳴。孤鳥翩翩飛。征夫心多懷。淒淒令吾悲。下船登高防。草露沾我衣。回身赴床寢。此愁當告誰。身服幹戈事。豈得念所私。即戎有授命。茲理不可違。
 
  四
 
  朝發鄴都橋。暮濟白馬津。逍遙河堤上。左右望我軍。連舫逾萬艘。帶甲千萬人。率彼東南路。將定一擧勳。籌策運帷幄。一由我聖君。恨我無時謀。譬諸具官臣。鞠躬中堅内。微畫無所陳。許曆爲完士。一言猶敗秦。我有素餐責。誠愧伐檀人。雖無鉛刀用。庶幾奮薄身。
 
  五
 
  悠悠涉荒路。靡靡我心愁。四望無煙火。但見林與丘。城郭生榛棘。蹊徑無所由。雚蒲竟廣澤。葭葦夾長流。日夕涼風發。翩翩漂吾舟。寒蟬在樹鳴。鸛鵠摩天游。客子多悲傷。淚下不可收。朝入譙郡界。曠然消人憂。雞鳴達四境。黍稷盈原疇。館宅充鄽里。士女滿莊馗。自非賢聖國。誰能享斯休。詩人美樂土。雖客猶願留。
    
  贈蔡子篤詩
 
  翼翼飛鸞。載飛載東。我友雲徂。言戾舊邦。舫舟翩翩。以泝大江。蔚矣荒塗。時行靡通。慨我懷慕。君子所同。悠悠世路。亂離多阻。濟岱江衡。邈焉異處。風流雲散。一别如雨。人生實難。願其弗與。瞻望遐路。允企伊伫。烈烈冬日。肅肅淒風。潛鱗在淵。歸雁載軒。茍非鴻雕。孰能飛飜。雖則追慕。予思罔宣。瞻望東路。慘愴增歎。率彼江流。爰逝靡期。君子信誓。不遷於時。及子同寮。生死固之。何以贈行。言賦新詩。中心孔悼。涕淚漣洏。嗟爾君子。如何勿思。
    
  贈士孫文始
 
  天降喪亂。靡國不夷。我暨我友。自彼京師。宗守盪失。越用遁違。遷於荆楚。在漳之湄。在漳之湄。亦克晏處。和通箎塤。比德車輔。既度禮義。卒穫笑語。庶茲永日。無諐厥緒。雖曰無諐。時不我已。同心離事。乃有逝止。横此大江。淹彼南汜。我思弗及。載坐載起。惟彼南汜。君子居之。悠悠我心。薄言慕之。人亦有言。靡日不思。矧伊嬿婉。胡不淒而。晨風夕逝。托與之期。瞻仰王室。慨其永慨。良人在外。誰佐天官。四國方阻。俾爾歸藩。作式下國。無曰蠻裔。不虔汝德。慎爾所主。率由嘉則。龍雖勿用。志亦靡忒。悠悠澹澧。鬱彼唐林。雖則同域。邈爾迥深。白駒遠志。古人所箴。允矣君子。不遐厥心。既往既來。無密爾音。
    
  爲潘文則作思親詩
 
  穆穆顯妣。德音徽止。思齊先姑。志侔薑姒。躬此勞瘁。鞠予小子。小子之生。遭世罔寧。烈考勤時。從之於征。奄遘不造。殷憂是嬰。咨於靡及。退守祧祊。五服荒離。四國分爭。禍難斯逼。救死於頸。嗟我懷歸。弗克弗逞。聖善獨勞。莫慰其情。春秋代逝。於茲九齡。緬彼行路。焉托予誠。予誠既否。委之於天。庶我顯妣。克保遐年。亹亹惟懼。心乎如懸。如何不弔。早世徂顛。於存弗養。於後弗臨。遺衍在體。慘痛切心。形影屍立。魂爽飛沉。在昔蓼莪。哀有餘音。我之此譬。憂其獨深。胡寧視息。以濟於今。岩岩叢險。則不可摧。仰瞻歸雲。俯聆飄回。飛焉靡翼。超焉靡階。思若流波。情似坻頹。詩之作矣。情以告哀。
 
  登樓賦
 
       登茲樓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銷憂.攬斯宇之所處兮,實顯敞而寡仇,挾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長洲.背墳衍之廣陸兮,臨皋隰之沃流.北彌陶牧,西接昭丘。華實蔽野,黍稷盈疇.雖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 
 
       遭紛濁而遷逝兮,漫逾紀以迄今.情眷眷而懷歸兮,孰憂思之可任?憑軒檻以遙望兮,向北風而開襟.平原遠而極目兮,蔽荆山之高岑.路逶迤以修迥兮,川既漾而濟深.悲舊鄉之壅隔兮,涕横墜而弗禁.昔尼父之在陳兮,有“歸歟”之歎音.鍾儀幽而楚奏兮,莊舄顯而越吟.人情同於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
 
       惟日月之逾邁兮,俟河清其未極.冀王道之一平兮,假高衢而騁力.懼匏瓜之徒懸兮,畏井渫之莫食.步棲遲以徙倚兮,白日忽其將匿.風蕭瑟而並興兮,天慘慘而無色.獸狂顧以求群兮,鳥相鳴而擧翼.原野闃其無人兮,征夫行而未息.心淒愴以感發兮,意忉怛而憯惻.循階除而下降兮,氣交憤於胸臆.夜參半而不寐兮,悵盤桓以反側.

徐幹


徐幹
  徐幹(171年-217年),字偉長,漢末北海(今山東濰坊西南)人。幹聰敏博識,以文章馳名於世。曹正在《典論·論文》中,稱他與廣陵陳琳孔障、山陽王粲仲宣、陳留阮瑀元瑜、汝南應瑒德璉、東平劉幀公幹、魯國孔融文擧,爲“建安七子”之一。曾官任司空軍謀祭酒掾屬,五官將文學。但其作品現存的不多,比王粲較差。但他在操行上敦厚和善,謹遵儒家忠、孝之道。並淡薄名利。漢獻帝建安(196-219)中,曾受曹操的特加表彰,授官爲上艾長,但未去就職。後來曹丕曾說他“偉長(字)獨懷文抱質,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謂彬彬君矣”。其着作有《中論》傳世。



  作品

  徐幹的着作,除《中論》外已散佚,後人輯有《徐偉長集》。舊《壽光縣志》載有他的詩8首、《齊都賦》1篇

  徐幹一生,以"清玄體道"着稱。在創作方面,則以詩、賦、散文見長。
建安七子文集
建安七子文集

  詩歌今存3篇,都是五言詩。《室思》爲擬思婦詞,共六章,寫丈夫遠行後妻子

  在家的憂愁鬱結情緒:"端坐而無爲,仿佛君容光","思君如流水,何有窮已時",幻想着"安得鴻鸞羽,覯此心中人",同時又擔心丈夫在外另有新歡。全詩情致繾綣,堪稱佳作,而"思君"二句更爲後人推重。《答劉楨》詩,以渾樸的詩句,表現了他與劉楨的誠篤友情。今存徐幹作品,沒有《公宴》、《鬥雞》之類酬應之作,這也是他有别於其他建安作家之處。

  徐幹在辭賦方面的名聲頗高,他的《玄猿賦》、《漏卮賦》、《橘賦》(以上皆佚)、《圓扇賦》等,曾被曹丕評爲"雖張(衡)、蔡(邕)不過也"(《典論·論文》);劉勰也曾把他與王粲一起作爲魏之"賦首"而加標擧(《《文心雕龍》·詮賦》)。今存作品不足10篇,而且多有殘缺。其中《齊都賦》,從殘文來看,原先的規模可能相當宏大。

  文學評價

  徐幹擅長辭賦,能詩,其五言詩,妙絕當時,曹丕極爲讚賞,曾說:“幹時有逸氣…幹之《玄猿》、《漏卮》、《團扇》、《橘賦》,雖張、蔡不過 也”徐幹的存世之作,今隻有散文集《中論》。這本書比較全面地反映了他的哲學思想及其文章風貌。當時的人們評價他寫《中論》是“欲損世之有餘,益俗之不足”,“上求聖人之中,下救流俗之昏者”。
 

阮瑀

  阮瑀(?-212) ,字元瑜,陳留尉氏(今河南開封)人,建安七子之一。所作章表書記很出色,名作有《爲曹公作書與孫權》。年輕時曾受學於蔡邕,蔡邕稱他爲“奇才”。所作章表書記很出色,當時軍國書檄文字,多爲阮瑀與陳琳所擬。後徙爲丞相倉曹掾屬。詩歌語言樸素,往往能反映出一般的社會問題。詩有《駕出北郭門行》,描寫孤兒受後母虐待的苦難遭遇,比較生動形象。阮瑀的音樂修養頗高,他的兒子阮籍,孫子阮鹹皆是當時名人,位列“竹林七賢”,妙於音律。明人輯有《阮元瑜集》。
 

應瑒

  
  應瑒(yīng)應瑒(177--217年),字德璉,東漢南頓縣(今項城)人。東漢末文學家,建安七子之一。擅長作賦,有文賦數十篇,代表性詩作《侍五官中郎將建章台集詩》。父名應珣,官至司空掾(掾爲古屬官之通稱)。瑒初被魏王曹操任命爲丞相掾屬,後轉爲平原侯庶子。曹丕任五官中郎將時,瑒爲將軍府文學(掌校典籍、侍奉文章),著文賦數十篇。詩歌亦見長.瑒處於漢、魏戰亂時期,對人民的災難深感同情,在他的《靈河賦》、《愍驥賦》、《征賦》和《公宴賦》等作品中都有較深刻的反映。
 
  作品

  報趙淑麗詩
 
  朝雲不歸。夕結成陰。
 
  離羣猶宿。永思長吟。
 
  有鳥孤棲。哀鳴北林。
 
  嗟我懷矣。感物傷心。
 
  公宴詩
 
  巍巍主人德。佳會被四方。
 
  開館延羣士。置酒於斯堂。
 
  辯論釋鬱結。援筆興文章。
 
  穆穆眾君子。好合同歡康。
 
  促坐褰重帷。傳滿騰羽觴。
 
  侍五官中郎將建章台集詩
 
  朝雁鳴雲中。
 
  音響一何哀。問子游何鄉。
 
  戢翼正徘徊。言我塞門來。
 
  將就衡陽棲。往春翔北土。
 
  今冬客南淮。遠行蒙霜雪。
 
  毛羽日摧頹。常恐傷肌骨。
 
  身隕沉黄泥。簡珠堕沙石。
 
  何能中自諧。欲因雲雨會。
 
  濯羽陵高梯。良遇不可值。
 
  伸眉路何階。公子敬愛客。
 
  樂飲不知疲。和顏既以暢。
 
  乃肯顧細微。贈詩見存慰。
 
  小子非所宜。爲且極讙情。
 
  不醉其無歸。凡百敬爾位。以副饑渴懷。
 
  别詩二首
 
  一
 
  朝雲浮四海。日暮歸故山。
 
  行役懷舊土。悲思不能言。
 
  悠悠涉千里。未知何時鏇。
 
  二
 
  浩浩長河水。九摺東北流。
 
  晨夜赴滄海。海流亦何抽。
 
  遠適萬里道。歸來未有由。
 
  臨河累太息。五内懷傷憂。
 
  鬥雞詩
 
  戚戚懷不樂。無以釋勞勤。
 
  兄弟游戲場。命駕迎眾賓。
 
  二部分曹伍。群雞煥以陳。
 
  雙距解長絏。飛踴超敵倫。
 
  芥羽張金距。連戰何繽紛。
 
  從朝至日夕。勝負尚未分。
 
  專場驅眾敵。剛捷逸等羣。
 
  四坐同休讚。賓主懷悦欣。
 
  博弈非不樂。此戲世所珍。
 
  影響
 
  深刻反映了漢末社會的動亂和人民流離失所的痛苦。體現了他企盼國家統一的願望。在魏、晉文學史上,他與孔融、陳琳、王粲、徐幹、阮瑀、劉楨並稱“建安七子”,又因同居鄴中(河南省臨漳縣)亦稱“鄴中七子”。其傳世之作不多,原有集,今散佚。明人輯有《應德璉集》。
 
 

劉楨

    劉楨劉楨(186-217),字公幹,東漢末東平國人。東漢著名文學家。魏文帝曹丕在《典論·論文》中稱劉“楨與孔融陳琳
劉楨
劉楨
徐幹阮禹應斯七子者於學無所遺,於辭無所假。鹹以自騁驥於千里,以此相報。”劉楨常與曹操、曹植吟詩作賦,對酒歡歌,深得曹氏父子喜愛,19歲時任丞相掾屬。他以詩歌見長,其五言詩頗負盛,後人將他與曹植並稱“曹劉”。鍾仲偉稱他五“言之冠冕”“文章之聖”,他確爲“建安七子”中的佼佼者。

  漢魏間文學家。建安七子之一。字公幹。東平(今屬山東)人。父劉梁,以文學見貴。建安中,劉楨被曹操召爲丞相掾屬。與曹丕兄弟頗相親愛。後因在曹丕席上平視丕妻甄氏,以不敬之罪服勞役,後又免罪署爲小吏。建安二十二年 (217),與陳琳、徐瑀、應瑒等同染疾疫而亡。

  劉楨的文學成就,主要表現在詩歌、特别是五言詩創作方面。曹丕就曾說他"其五言詩之善者,妙絕時人"(《又與吳質書》)。其作品氣勢激宕,意境峭拔,不假雕琢而格調頗高。他與王粲合稱"劉王"。清代劉熙載說"公□氣勝,仲宣情勝"(《藝概·詩概》),這是從對比中揭示了二人各自的長處。還有人把他同曹植合稱"曹劉",也是從氣格方面着眼的。集中體現其風格的是《贈從弟》三首,抒寫詩人的胸懷志節,具有悲涼慷慨、高風跨俗的氣概。其中第二首:"亭亭山上松,瑟瑟穀中風。風聲一何盛,松枝一何勁。冰霜正慘愴,終歲常端正。豈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尤爲人所稱道。劉楨創作的弱點是辭采不夠豐富,所以鍾嶸說他"氣過其文,雕潤恨少"(《詩品》上)。他與王粲各有一篇《大暑賦》,在文采上的差異是很明顯的。
 
  人生經歷

  劉楨之父劉梁,字曼山,漢章王宗室子孫,著有《破群論》等書。其母是元帝時京兆尹王章之玄孫女,琴棋書畫,詩辭歌賦無所不通。她年輕居寡,把希望寄托在兒子及眾侄身上。劉楨在母親的勸誡、督導與身教下,從小鑄就了勤學好問、百摺不撓的性格。

  劉楨5歲能讀詩,8歲能誦《論語》《詩經》,賦文數萬字。因其記憶超群,辯論應答敏捷,而被眾人稱爲神童。公元197年,因避兵亂,11歲的劉楨隨母兄躲至許昌,在驛館中結識曹子建。曹植被劉楨的飽學所摺服,爲進一步深層密交,將其領到丞相府,日夜解文作賦,志同道合,關係日篤。後來他又結識孔融等其他五學子,他們常聚論學問,“仰齊足而並馳,以此相服”。劉楨的文學造詣高於他人,五言詩尤爲諸七子之尊,後人將他的五言詩收爲數集,今存的詩歌隻有15首。當代著名的文學評論家在《漢魏六朝詩歌鑒賞集》中高度評價他的詩爲:思健功圓,以特有的清新剛勁,爲人們所激賞。不僅稱美於當世,並且光景常新,能楷模身後。

  他的詩作多以壯美山川爲背景,借景抒情,少數爲酬答之作。贈《徐幹·思友》詩被鍾嶸評作“五言之察策也”。《贈從弟》三首爲其眾詩之著,第二首又爲三首之最,詩爲:亭“亭山中松,琴琴穀中風,風聲一何盛,松枝一何勁。冰霜正慘愴,終歲常端正,豈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 鍾嶸的《詩品序》說:“曹公父子,篤好斯文;平原兄弟都爲文棟,劉楨、王粲爲其羽翼。”可見,劉楨文學創作的貢獻之大。他最著名的賦作有《魯都賦》、《黎山陽賦》、《遂志賦》、《瓜賦》、《大署賦》、《清慮賦》等。他的賦文風格獨特,“積極於宣時,校閱於世,進禦之賦千有餘首”《文心雕龍·注釋》。他一改粉飾太平的世俗,以清新的筆調,嫻熟的技巧,樸實准確的語言,縱古合今的大氣,描寫家鄉的風土人情和優美的自然風光。譏諷時事,詠物抒情,實現了漢賦内容由宮廷轉向社會,由帝王轉向平民的轉變。篇幅由長篇宏制轉向短小精粹,爲以後的文學發展開創了先河

  他不僅在詩壇“五言冠古”,是文苑中的“文章之聖”,而且機敏雄辯之才也稱道當世。黄初二年(222),文帝曹丕贈給劉楨一條廓洛帶,後欲索回,便書一紙交給他,譏諷說:夫“物,因人而貴,故在賤者之手,不禦尊之側。今雖取之,勿嫌其不反也。”(《三國志》《二劉傳》)。劉楨明白文帝是笑他地位低下,不佩帶象征尊貴的廓

  劉楨洛帶,要收回原賜。但劉楨並未摺腰,執意不交,在一次同文堂相會之時,他舊事重提:楨“聞荆山之下王王蔔光夭之後寶;隋侯之珠燭眾士之好,南垠之金,登窈窕之首;鳳貉之尾,綴待臣之幘,此回寶者,伏朽石之下,皆潛污泥之中,而颺光千載之上,發彩疇昔之外,皆未能初自接於至尊也。夫尊者所服,卑者所修也;貴者所禦,賤者所先也。故夏屋初成而大匠先立其下,嘉禾始熟而農夫先嚐其粒。恨楨所帶無他妙飾,苦實珍異,尚可納也。而未尚聽至尊賜而反索者也。” (《三國志》)文帝聽劉楨這番妙
劉楨
劉楨
論,既歎他的博學善喻,更佩服他口若懸河,不卑不亢,恭中有貶,貶中隱褒之辯才,從而放棄索帶念頭。劉楨雄辯之例很多,他的辯才象常勝利器,有時化險爲夷,有時遇逆成暢,有時逢暗則明。有一次劉楨因“不敬罪”被罰作苦力,在京洛之西石料廠磨石料。魏王曹操到石料廠察看,眾官吏與苦力者均匍匐在地勞作,不敢仰視。唯有劉楨未跪,照常勞作。曹操大怒走到劉楨面前,劉楨放下鎚子,正言道:魏“王雄才天下皆知,劉楨身爲苦力,何敢蔑視尊王。但在魏王府數年,常聞魏王教誨,做事當竭盡力,事成則王自喜,事敗則王亦辱,楨現爲苦力,專研石料,研石是對魏王的敬忠,所以楨不敢輟手中活。”魏王聽後,又問:“石若何?”劉楨朗然答:石“出自荆山懸崖之巔,外有五色之章,内含卞氏之珍。磨之不加瑩,雕之不增文,禀氣堅貞受之自然,顧其理,枉屈紆繞而不得申。”曹操知劉楨借石自喻,就赦免了他,但卻永不再起用。

  劉楨從小就飽受儒家“仁義禮智信”教育,深知做人要耿性忠直,最恨不軌之爲,最厭無信之人。一天晚上魏公子曹丕設宴招待眾士,酒酣耳熱,曹丕命甄氏出堂與大家見面。劉楨憤然,一是因曹丕奪袁熙之妻甄氏,二是因甄氏有夫再嫁不忠不貞。獨有劉楨立而不跪,且滿面譏意,不屑一顧。曹丕見狀勃然大怒,欲問劉楨死罪,由於眾人求情和曹操幹預,才免於死,投入獄中,又被罰作苦力。他在勞作中托物自喻,寫成《遂志賦》。赦後充署吏。建安二十二年(217)辭世。他一生著述甚豐,經典的有《毛詩義詞》十卷,文集四卷,後人將他的作品精選集成《劉公幹集》傳於後世。他文學上的巨大成就,雄辯的技巧及忠友敬業精神,贏得了後人讚頌。

  《贈從弟》原文
 
劉楨
劉楨

  亭亭山上松,瑟瑟穀中風。

  風聲一何盛,松枝一何勁。

  冰霜正慘淒,終歲常端正。

  豈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

  注釋

  ①劉楨有《贈從弟》詩三首,都用比興。這是第二首,作者以松柏爲喻,勉勵
他的堂弟堅貞自守,不因外力壓迫而改變本性。

  ②亭亭:高貌。

   ③瑟瑟: 風聲。

   ④罹:遭受。凝寒:嚴寒。
 
  品評

  這是一首詠物詩。詩人緊緊扣住松柏經寒不衰、枝幹堅勁的特征來描寫, 寫出了松柏的凛然正氣,成功地通過詠松柏來表現自已對高風亮節的讚美和 追求。全詩格調勁健,語言質實,具有清剛之氣。象詩中“風聲一何盛,松 枝一何勁”,以句式的重複來突出狂風與勁松的對抗,語調緊促有力,詩情 震盪,正顯示了此詩以氣勝的特色。全詩章法渾成,承轉自然。尤其是結尾 二句,以虛詞設問,牽出全篇主旨,可謂收束得法,神完氣足。
 
  成就

  劉楨的文學成就,主要表現在詩歌、特别是五言詩創作方面。他與王粲合稱“劉王”,與曹植合稱“曹劉”。集中體現其風格的是《贈從弟》三首,抒寫詩人的胸懷志節,具有悲涼慷慨、高風跨俗的氣概。其中第二首:“亭亭山上松,瑟瑟穀中風。風聲一何盛,松枝一何勁。冰霜正慘愴,終歲常端正。豈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尤爲人所稱道。今存劉楨詩十五首,《贈從弟》三首爲代表作。 
 

文學成就

詩歌

  七子"以寫五言詩爲主。五言詩是直到東漢後期才興盛起來的新詩體,桓、靈之世"古詩"的出現,標志着五言詩已經初步成熟。而"七子"的優秀五言之作,寫得情采飛颺,變化多致,使五言詩在藝術上更臻於精美。如徐幹的《室思》就比同一題材的《青青河畔草》或《冉冉孤生竹》寫得細膩深厚。而陳琳《飲馬長城窟行》、阮瑀駕出北郭門行》等都作於漢末戰亂發生之前,其寫作時間不一定比"古詩"晚,它們在五言詩發展史上的重要性就更加值得重視。

辭賦

  "七子"寫了大量的小賦,他們在張衡、蔡邕等已經取得的成就基礎上,爲小賦的進一步繁榮作出了貢獻。"七子"的小賦有三點值得注意:
 
  ①取材範圍更加擴大,題材的普通化、日常化進一步沖淡了過去大賦的貴族性質;
 
  ②反映社會現實的功能更趨加強,直接描寫政治事件的作品有所增多;
 
  ③抒情色彩愈益濃厚。對於"七子"的賦,曹丕在《典論·論文》中曾給予了相當高的評價,劉勰在《文心雕龍·詮賦》中也表示了同樣的意見,還特别認爲王粲、徐幹二人是曹魏一代的"賦首",說他們可與宋玉、司馬相如、左思、潘嶽等並列。

散文

  孔融的章表,陳琳、阮瑀的書記,徐幹、王粲的論說文,在當時都能獨樹一幟。它們的共同優點就是曹丕所說的"文以氣爲主"[1](《典論·論文》),貫注了作者獨特的氣質。"七子"散文名篇有孔融《薦禰衡疏》、《與曹公論盛孝章書》,陳琳《移豫州檄》、《爲曹洪與魏太子書》,阮瑀《爲曹公作書與孫權》,王粲《務本論》、《荆州文學記官志》等。"七子"散文在形式上有逐步駢化的趨向,尤以孔融、陳琳比較顯著。他們的一些作品對偶整飭,又多用典故,成爲從漢末到西晉散文駢化過程中的一個不能忽略的環節。

作品集

  "七子"著作,原集皆已佚,今獨存徐幹的政治倫理專論《中論》。明代張溥輯有《孔少府集》、《王侍中集》、《陳記室集》、《阮元瑜集》、《劉公幹集》、《應德璉休璉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中。清代楊逢辰輯有《建安七子集》。

評價

 
  "七子"的生活,基本上可分爲前後兩個時期。前期他們在漢末的社會大戰亂中,盡管社會地位和生活經歷都有所不同,但一般都不能逃脱顛沛困頓的命運。後期他們都先後依附於曹操,孔融任過少府、王粲任過侍中這樣的高級官職,其餘也都是曹氏父子的近臣。不過,孔融後來與曹操發生沖突,被殺。由於七人歸附曹操時間先後不同,所以各人的前後期不存在一個統一的界限。
 
  孔融在建安元年(196),徐幹、阮籍在建安初,陳琳在建安五年,王粲在建安十三年,劉楨、應煬在建安十三年後。與他們的生活道路相對應,"七子"的創作大體上也可以分爲前後兩個階段。前期作品多反映社會動亂的現實,抒發憂國憂民的情懷。主要作品有王粲《七哀詩》、《登樓賦》,陳琳飲馬長城窟行》、阮籍駕出北郭門行》、劉楨贈從弟》等,都具有現實意義和一定的思想深度;但有些作品情調過於低沉感傷,如王粲《七哀詩》、劉楨《失題》"天地無期竟"等。後期作品則大多反映他們對曹氏政權的擁護和自己建立功業的抱負,内容多爲游宴、贈答等;但有些對曹氏父子的頌颺,帶有清客陪臣口吻,顯露出庸俗的態度。然而,無論前、後期,"七子"的創作都是積極、健康的内容占着主導地位。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