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2401 次 历史版本 7个 创建者:Beckham (2010/11/5 13:09:06)  最新编辑:lanwei87 (2013/11/12 9:27:36)
曹操
拼音:Cáo Cāo(Cao Cao)
同义词条:曹阿瞒,曹孟德
曹操像
曹操像
 
  
   曹操(155年~220年3月15日),字孟德,一名吉利,小字阿瞞,沛國譙(今安徽省亳州市)人。中國東漢末年著名的軍事家、政治家和詩人,三國時代魏國的奠基者和主要締造者,後爲魏王,去世後諡號爲武王。其子曹丕稱帝後,追尊爲魏太祖武皇帝。曹操著有《孫子略解》、《兵書接要》等軍事著作和《蒿里行》、《觀滄海》、《龜雖壽》、《短歌行》等詩篇。後人並且輯有《曹操集》。

 
 
 
 

曹操生平

出身

  曹操出生在官宦世家,《三國志》記載曹操的遠祖是漢朝初期的相國曹參。曹操的養祖父是宦官中常侍大長秋曹騰,曆侍四代皇帝,漢桓帝時被封爲費亭侯。曹操的父親曹嵩是曹騰的養子,漢靈帝時官至太尉。由於《三國志》的作者陳壽“莫能審其生出本末”,所以關於曹嵩的家世,有不同說法。有一說認爲曹嵩本姓夏侯,後來因爲成爲曹騰的養子,於是改姓曹,所以夏侯氏很多人都與曹操同族;按照這種說法,夏侯惇和夏侯淵與曹操爲堂兄弟。也有一說指曹嵩爲曹騰堂兄弟之子,但此說則無法解釋夏侯氏與曹氏的親緣關係。對此有人提出因曹氏於夏侯氏皆爲譙縣漢初功臣(曹參與夏侯嬰)之後的地方望族,彼此間可能本有相互聯姻的關係,從非與夏侯氏有直接血緣關係的曹氏也與曹操本人以表兄弟相稱來看,或者也可如此推論。但卻沒有明確考證的證據可爲此說提供有力支持。

早年

  曹操少時機警過人,通權謀機變,又以俠義自任,行爲放盪不羈,不規規矩矩地謀生做事,因此世人都認爲曹操並沒什麼奇特之處。隻有梁國的橋玄和南陽的何颙,認爲曹操是非常之人。橋玄曾對曹操說:“天下將亂,非命世之才不能濟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可見橋玄對曹操抱有很高的期望。(曹操顯赫時,橋玄已經去世。建安七年(202年)曹操北征,路過橋玄之墓,下令用太牢禮祭祀橋玄,並且寫了悼文,其悼文風格和當時文風迥異。曹操在祭文中寫道當初橋玄和他約定,如果以後曹操路過自己的墓前,不用備上一壺酒來祭奠的話,走過三步就要肚子疼,現在他已經准備了太牢之禮來祭奠,自己應該肚子不會疼了。祭文灑脱自然,凸顯出了曹操率真的性格)當時曹操還默默無聞,橋玄建議曹操去結交當時的名士許劭,以提高名望。於是曹操就去拜訪許劭,結果被許劭接納,曹操才逐漸知名。有一天曹操問起自已“是個什麼樣的人物”許劭雖奇之卻不答,曹操再三強迫,許劭隻好說:“子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也。”曹操聽了之後,仰天大笑。
 
  曹操早年就表現出對武藝的愛好。他身手矯健,曾經偷偷潛入中常侍張讓家,被張讓發覺後,能夠手舞著戟越牆逃出,全身而退。又博覽群書,尤其喜歡兵法,曾抄錄古代諸家兵法韜略,還有注釋《孫子兵法》的著作傳世。這些活動爲他後來的軍事生涯打下了基礎。
 
  熹平三年(174年),曹操二十歲,通過察擧孝廉成爲郎官。所謂郎官,名義上是當時朝廷從貴族大臣子弟中選拔出來,擔任宮廷宿衛的優秀人才,實際上是學習做官,熟悉朝廷事務和增加閱曆,一段時間之後才會依照情形授予正式的官職。因此,稍後曹操被任命爲洛陽北部尉。洛陽北部尉是曹操入仕後的第一個行政職務。曹操上任之後,在官署門口放置了十多根五色棒。上任數月,宦官蹇碩的叔叔違禁夜行,被曹操依律棒殺。這使曹操得罪了宦官集團,可曹操是依法而行,這些人又無法中傷詆毁曹操,隻好轉而稱讚他做得好,擧薦他去擔任地方官。熹平六年(177年),曹操被任命爲頓丘令,第二年,即光和元年(西元178年),曹操因堂妹夫滁強侯宋奇被宦官誅殺,受到牽連,被免去官職。曹操被免官後,在洛陽無事可做,便回到家鄉譙縣閑居下來。
 
  光和三年(180年),曹操又被朝廷征召,任命爲議郎,所謂議郎其工作大約和如今的調研員類似。此前,大將軍竇武、太傅陳蕃謀劃誅殺宦官,不料其事未濟反爲閹黨所害。曹操上書陳述竇武等人爲官正直而遭陷害,致使奸邪之徒滿朝,而忠良之人卻得不到重用的情形,言辭懇切,但沒有被漢靈帝采納。爾後,曹操又多次上書進諫,雖偶有成效,但東漢朝政日益腐敗,曹操知道無法匡正。

陳留起兵

  中平元年(184年),黄巾之亂起,朝廷任命曹操爲騎都尉,前往潁川鎮壓。由於鎮壓黄巾軍有功,升任濟南相,任職後罷免了貪污瀆職的高官將近八成,並嚴令禁止當時風行的宗教迷信。據說因爲曹操當政素稱法令嚴明,濟南國的違法作亂之徒聽說曹操要來了,都紛紛潛逃到别的郡縣。又過了很久,曹操被任命爲東郡太守,但是曹操沒有就任,而是稱病回鄉了。當時天下紛亂。先是發生了冀州刺史王芬聯合南陽許攸、沛國周旌等地方豪強,謀劃廢黜靈帝的事件。王芬等人曾希望曹操加入他們,但被曹操拒絕(當時曹操對前來勸其加入的好友許攸說:“廢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後來王芬事敗自殺。接着,又有西北金城郡(今蘭州)的邊章、韓遂殺死刺史和郡守,率兵十餘萬反叛朝廷。
 
  這時,曹操被起用爲典軍校尉。不巧的是,中平六年(189年)漢靈帝駕崩,年幼的太子劉辯即位登基,太後臨朝聽政。大將軍何進想趁靈帝逝世、宦官失侍之機誅滅閹黨,但沒有取得太後的支持。於是何進便想召時任並州刺史的董卓進京,脅迫太後同意。不想此擧打草驚蛇,沒等董卓到京城,何進卻被宦官先下手謀殺了。同年十二月董卓入京,執掌朝政,把漢少帝廢爲弘農王,而改立其弟陳留王爲漢獻帝,後來又派人把弘農王母子毒死。於是,京城也陷入混亂。爲了穩定局面,董卓想拉攏曹操,上表奏請曹操爲驍騎校尉。但曹操沒有接受董卓給他的官職,而是更名改姓,潛逃出洛陽。
 
  據傳曹操在回鄉途中路過成皋時,拜訪故友呂伯奢,因疑心呂伯奢的兒子圖謀殺害自己,便先下手把對方殺死。完事之後又悲傷地說:“寧可我辜負别人,不能别人辜負我啊!”(此事件不見於三國志本傳,而見於裴松之注,原文:“寧我負人,毋人負我!”事實上,史書並未記載陳宮與曹操一起同行,而且陳宮並未擔任中牟縣縣令,也沒有捉住曹操然後釋放。史書中隻有殺害呂伯奢兒子的記載。
 
  回到家鄉陳留之後,曹操散盡家財征募義勇,率先揭竿起義,討伐董卓。次年,初平元年(190年)正月,後將軍袁術、長沙太守孫堅、冀州牧韓馥、豫州刺史孔伷、河内太守王匡、兗州刺史劉岱、勃海太守袁紹、陳留太守張邈、東郡太守橋瑁、山陽太守袁遺、濟北相鮑信等地方勢力,一齊擧兵反董。群雄推擧袁紹爲盟主。曹操則行使奮武將軍之職。但董卓軍勢力強盛,袁紹等都不敢先出兵。曹操認爲董卓焚燒皇宮,劫持皇帝遷都長安,大失人心,正是“此天亡之時也”。於是獨自引兵西進,結果於汴水遭董卓部將徐榮擊敗。曹操身中箭矢,坐騎也傷重不起,後得曹洪出讓自己的坐騎,才死里逃生。此時曹操自己所帶領的兵士不過五千人,而其他諸軍兵士十餘萬,卻每天隻知飲酒作樂,不思進取。曹操爲聯軍出謀劃策,但未被采用。曹操隻好與夏侯惇一起前往颺州招募兵勇,得兵四千,但行至龍亢時,士卒嘩變。曹操提劍連殺數十人,叛軍逃竄,“其不叛者五百馀人”。
 
  局面僵持之時,聯軍内部卻發生了變故。先是劉岱殺死橋瑁,讓王肱當了東郡太守。接着袁紹和韓馥又考慮擁立幽州牧劉虞爲帝,但曹操表示他還是擁戴長安的獻帝,“諸君北面,我自西向”。從此,曹操就更加認爲袁紹行事不正,爲後來的官渡之戰埋下伏筆。而劉虞堅拒,表示自己寧可投奔鮮卑,也不接受僭越之擧,此事遂不了了之。擁立新帝未成,袁紹卻趁機脅迫韓馥,奪取了冀州。191年曹操討伐入侵東郡的黑山軍,袁紹上表朝廷推擧曹操爲東郡太守。192年四月,董卓被司徒王允和呂布所殺。

逐鹿中原

  初平三年(192年),青州的百萬黄巾大軍入侵兗州。兗州刺史劉岱不聽濟北相鮑信的勸阻,與黄巾軍交戰,結果被殺死。鮑信等便暗中使人到東郡迎接曹操,推擧他擔任兗州牧一職。後來與黄巾軍戰於壽張以東,曆經苦戰,鮑信戰死,終於大破敵軍。曹操一路追擊至濟北,最後逼降黄巾軍,收編降卒三十餘萬並男女百餘萬口,又從中選出精銳,號稱“青州兵”。到了這時,曹操作爲一方勢力才漸成氣候。
 
  後來袁紹與荆州的劉表聯手,袁術則與幽州的公孫瓚、徐州的陶謙相結以抗。這時的曹操是袁紹派系的同盟軍,劉備、孫堅也分别屈身於公孫瓚與袁術之下,是受其差遣調度的客將。正當曹操協助袁紹,大破袁術於各地之際,陶謙卻趁機攻打兗州東部的泰山郡,導致曹操的父親曹嵩被殺。針對這個事件,曹操於193年至194年間,二度討伐陶謙,並在徐州當地展開格殺勿論的大屠殺。《後漢書》對此事則描錄“男女數十萬人慘遭殺害,即便雞犬也不能幸免,泗水也因此堵塞不通。”曹操在此事件中表現出性格中的殘忍嗜殺,使其殘忍本性一覽無餘。 興平元年(194年)至二年(195年),曹操在兗州與呂布、張邈等交戰,雙方互有勝負,兗州之地也反複易主。曹操命荀彧、程昱堅守鄄城,並以此爲根據地,終於擊破呂布,平定兗州。朝廷也於此時正式承認曹操的兗州牧地位。

奉戴天子

  興平二年(195年),漢獻帝遷出長安,進駐安邑。次年,曹操聽從謀士荀彧的建議,打算迎接皇帝,派曹洪率兵西進。不過此時皇帝(或其掌權之臣)對曹操仍有疑慮。但曹操勢力強盛,數月之間又擊破了汝南、潁川的黄巾軍,朝廷乃封曹操爲建德將軍。稍後不久,升任鎮東將軍,且進封爲費亭侯。費亭侯曾是曹操祖父曹騰的爵號,可見朝廷已對曹操寄以厚望。同年秋,漢獻帝入駐洛陽。隨後曹操也進軍洛陽保衛京城,皇帝賜曹操節鉞,標志着曹操對中央朝政的實際控制,“奉天子以令不臣”的局面形成。洛陽經董卓破壞,已殘破不堪,董昭等勸曹操定都許。
 
  兩個月後,東漢遷都於許。皇帝任命曹操爲大將軍、封武平侯。又封袁紹爲太尉,袁紹恥居曹操之下,不肯接受。此時袁紹勢力比曹操強大,因此曹操堅持把大將軍一職讓給袁紹,自己隻任司空,行使車騎將軍之職。
 
  連年征戰使得民生凋敝,曹操在《蒿里行》中描述:“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還發生過由於糧食極度缺乏,人吃人的情形。爲發展經濟恢複民生,定都許縣之後,曹操采納棗祗、韓浩的建議,實行屯田制。曹操因爲奉戴天子,某種程度上促使漢朝“宗廟社稷制度”得以重建,這也吸引了許多擁護東漢朝廷的人才來歸附,加之曹操用人有術,不停地擧着天子旗號東征西討,實力日強。
 
  建安二年(197年)征討張繡,張繡擧眾投降,之後因曹操納張濟之妻,張繡對這件事感到十分痛恨,於是襲擊曹操,曹操在長子曹昂、侄子曹安民與校尉典韋殿後下逃亡,但曹昂、曹安民與典韋也陣亡。此後,曹操又兩度攻擊張繡,都沒有徹底擊破。後來張繡接受謀士賈詡的建議,向曹操投降,曹操才取得對荆州北部的控制,並消除了許都南面的威脅。建安三年(198年)曹操用荀攸、郭嘉的計策,開決泗、沂二河之水灌入下邳,最後生擒呂布、陳宮,把徐州納入勢力範圍。建安四年(199年),曹操派史渙、曹仁、於禁和徐晃擊破張楊舊部眭固,取得河内郡,把勢力範圍擴張到黄河以北。
 
  到這時,曹操已經實際控制了黄河以南的兗州、豫州和徐州,並向南延伸到荆州北部,向北則進入河内。這時,袁紹也已兼並公孫瓚的勢力,占據黄河以北的青州、冀州、幽州和並州,“簡精卒十萬,騎萬疋,將攻許。”意圖發兵攻打許都。當時,很多曹軍將領都認爲無法抵擋袁紹的進攻,曹操卻自信的說:“我了解袁紹的爲人,志向遠大而智謀短淺,表面嚴厲而膽量微小,畏懼勝利而缺少威信,將領傲慢而政令不一,土地雖然廣大,糧草雖然豐足,正好作爲送給我的禮物。”

攻取河北

  建安五年(200年)正月,曹操在誅滅了董承等人之後,爲了解除東顧之憂,避免和袁紹、劉備兩面交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撲徐州,擊破劉備,收複徐州。二月,袁紹領兵11萬南下,曹操和袁紹在官渡決戰。四月,曹操在白馬之戰、延津之戰中連續斬殺袁紹兩員大將顏良、文醜,並靠着曹仁、於禁、樂進等人的奮戰而頂住了袁紹的猛烈攻勢。八月,袁紹逼近官渡,依沙堆爲屯,東西連營數十里,與曹軍對峙。十月,戰事處入僵局之時,袁紹謀士許攸投奔曹操,向曹操獻策,偷襲袁紹的糧草囤積地烏巢。曹操采納許攸的意見,奇襲淳於瓊等人守備的烏巢,焚燒了袁軍糧草輜重,扭轉了戰局。隨後,袁紹大敗,僅剩八百騎逃回北方,曹操前後殺死淳於瓊等袁軍將士7萬多人。
 
  建安七年(202年)五月,袁紹病逝,其子袁譚、袁尚爭位,河北一分爲二,曹操趁勢進攻。204年七月,曹操攻下河北袁氏的根據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