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3276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Beckham (2010/10/17 12:36:51)  最新编辑:Beckham (2010/10/17 12:37:04)
明思宗
拼音:míng sī zōng
同义词条:朱由检,崇祯皇帝,明毅宗
目錄[ 隱藏 ]
  
明思宗朱由檢像
明思宗朱由檢像
  明思宗朱由檢(1611年2月7日~1644年4月25日),明光宗第五子,熹宗朱由校異母弟,明朝末代皇帝,母爲淑女劉氏,年號崇禎。崇禎十七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領導的大顺農民軍攻克北京,朱由檢自縊煤山(今景山),廟號思宗,葬北京昌平思陵。明王朝滅亡。
 
 
 
 
 
 
 

朱由檢生平

早年

  朱由檢因父親明光宗是皇祖父明神宗所厭的太子,母親是太子所薄的婢妾,幼年並不幸福。五歲時,其母劉氏得罪,被其父下令杖殺,朱由檢交由庶母西李撫養。數年後西李生了女兒樂安公主,照管不過來,改由另一庶母東李撫養至成人。及朱由檢長大,由哥哥朱由校封爲信王,劉氏追封爲賢妃。

登基

  天啟七年(1627年)朱由校死,無子,遺詔立五弟朱由檢爲帝。時年十八歲的朱由檢即位後,面對着危機四伏的政治局面,殷切地尋求治國良方,勤於政務,事必躬親。與前兩朝相比較,朝政有了明顯改觀。朱由檢一生操勞,旰食宵衣,每天夜以繼日的批閱奏章,節儉自律,不近女色,天天生活在操勞、恐懼、痛苦、煩躁與焦慮之中。崇禎十五年(1642年)七月初九,因“偶感微恙”而臨時傳免早朝,竟遭輔臣的批評,崇禎連忙自我檢討。
  天啟七年十一月(1628年),崇禎皇帝在剷除魏忠賢的羽翼崔呈秀之後,再將其貶至鳳陽。途至直隸阜城,魏忠賢得知大勢已去,遂與一名太監自縊而亡。此後崇禎皇帝又殺客氏,崔呈秀自盡,其閹黨二百六十餘人或處死、或發配、或終身禁錮。與此同時,平反冤獄,重新啟用天啟年間被罷黜的官員。起用袁崇煥爲兵部尚書,賜予尚方寶劍,托付他收複全遼的重任。

災荒連年

  自崇禎元年(1628年)起,中國北方發生可怕的旱災,赤地千里,寸草不生,《漢南續郡志》記,“崇禎元年,全陝天赤如血。五年大饑,六年大水,七年秋蝗、大饑,八年九月西鄉旱,略陽水澇,民舍全沒。九年旱蝗,十年秋禾全無,十一年夏飛蝗蔽天……十三年大旱……十四年旱”。崇禎朝以來,陝西年年有大旱,百姓多流離失所。崇禎二年五月正式議裁陝北驛站,驛站兵士李自成失業。崇禎三年(1630年)陝西又大饑,陝西巡按馬懋才在《備陳大饑疏》上說百姓爭食山中的蓬草,蓬草吃完,剝樹皮吃,樹皮吃完,隻能吃觀音土,最後腹脹而死,六年,“全陝旱蝗,耀州、澄城縣一帶,百姓死亡過半”。
  崇禎七年,家住河南的前兵部尚書呂維祺上書朝廷:“蓋數年來,臣鄉無歲不苦荒,無月不苦兵,無日不苦挽輸。庚午(崇禎三年)旱;辛未旱;壬申大旱。野無青草,十室九空。……村無吠犬,尚敲催征之門;樹有啼鵑,盡灑鞭撲之血。黄埃赤地,鄉鄉幾斷人煙;白骨青磷,夜夜似聞鬼哭。欲使窮民之不化爲盜,不可得也”。旱災又引起蝗災,使得災情更加擴大。河南於崇禎十年、十一年、十二年、十三年皆有蝗旱,“人相食,草木俱盡,土寇並起”,其饑民多從“闖王”李自成。
  十四年,左懋第督催漕運,道中馳疏言:"“臣自靜海抵臨清,見人民饑死者三,疫死者三,爲盜者四。米石銀二十四兩,人死取以食。惟聖明垂念。”保定巡撫徐標被召入京時說:“臣自江推來數千里,見城陷處固盪然一空,即有完城,亦僅餘四壁城隍,物力已盡,蹂躪無餘,蓬蒿滿路,雞犬無音,未遇一耕者,成何世界!”這時華北各省又疫疾大起,朝發夕死。“至一夜之内,百姓驚逃,城爲之空”,崇禎十四年七月,疫疾從河北地區傳染至北京,崇禎十六年,北京人口死亡近四成。

内憂

  江南在崇禎十三年遭大水,十四年有旱蝗並災,十五年持續發生旱災和流行大疫。地方社會處在了十分脆弱的狀態,盜匪與流民並起,各地民變不斷爆發。
  爲剿流寇,崇禎先用楊鶴主撫,後用洪承疇,再用曹文詔,再用陳奇瑜,複用洪承疇,再用盧象升,再用楊嗣昌,再用熊文燦,又用楊嗣昌,十三年中頻繁更換圍闖軍的將領。這其中除熊文燦外,其他都表現出了出色的才幹。然皆功虧一簣。李自成數次大難不死,後往河南聚眾發展。

濫殺

  此時北方皇太極又不斷騷擾入侵,明廷苦於兩線作戰,每年的軍費“三餉”開支高達兩千萬兩以上,國家財政早已入不敷出,缺餉的情況普遍,常導致明軍内部騷亂嘩變。加上明思宗求治心切,生性多疑,剛愎自用,因此在朝政中屢鑄大錯:前期剷除專權宦官,後期又重用宦官,《春明夢餘錄》記述:“崇禎二年十一月,以司禮監太監沈良住提督九門及皇城門,以司禮監太監李鳳翔總督忠勇營”;中後金反間計,自毁長城,冤殺袁崇煥
  隨着局勢的日益嚴峻,朱由檢的濫殺也日趨嚴重,總督中被誅者七人,巡撫被戮者十一人。

外患

  明思宗亦知不能兩面作戰,私底下同意議和。但明朝士大夫鑒於南宋的教訓,皆以爲與滿人和談爲恥。因此明崇禎對於和議之事,始終左右爲難,他暗中同意楊嗣昌的議和主張,但一旁的盧象升立即告訴皇帝說:“陛下命臣督師,臣隻知戰鬥而已!”,明思宗隻能辨稱根本就沒有議和之事,盧象升最後戰死沙場。明朝末年就在和戰兩難之間,走入滅亡之途。
  崇禎十五年(1642年),松山、錦州失守,洪承疇降清,崇禎又想和滿清議和,兵部尚書陳新甲因泄漏議和之事被處死,與清兵最後議和的機會也破滅了。崇禎十七年(1644年)明王朝面臨沒頂之災,崇禎帝召見閣臣時悲歎道:“吾非亡國之君,汝皆亡國之臣。吾待士亦不薄,今日至此,群臣何無一人相從?”在陳演、光時亨等反對之下未能下決心遷都南京。

自縊

  
崇禎皇帝自縊處
崇禎皇帝自縊處
  景山的崇禎帝自縊處建有碑文崇禎十六年正月,李自成部克襄陽、荆州、德安、承天等府,張獻忠部陷蘄州,明將左良玉逃至安徽池州。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一日,大同失陷,北京危急,初四日,崇禎任吳三桂爲平西伯,飛檄三桂入衛京師,起用吳襄提督京營。六日,李自成陷宣府,太監杜勳投降,十五日,大學士李建泰投降,贼軍開始包圍北京,太監曹化淳說:“忠賢若在,時事必不至此。”三月十六日,昌平失守,十七日,圍攻北京城。三月十八日,贼軍以飛梯攻西直、平則、德勝諸門,守軍或逃、或降。下午,曹化淳開彰儀門(一說是十九日王相堯開宣武門,另張縉彥守正陽門,朱純臣守朝陽門,一時俱開,二臣迎門拜贼,贼登城,殺兵部侍郎王家彥於城樓,刑部侍郎孟兆祥死於城門下),贼軍攻入北京。太監王廉急告皇帝,崇禎在宮中飲酒長歎:“苦我民爾!”太監張殷勸皇帝投降,被一劍刺死。崇禎帝命人分送太子、永王、定王到勳戚周奎田弘遇家。又逼周後自殺,手刃袁妃(未死)、長平公主(未死)、昭仁公主。
  然後崇禎手執三眼鎗與數十名太監騎馬出東華門,被亂箭所阻,再跑到齊化門(朝陽門),成國公朱純臣閉門不納,後轉向安定門,此地守軍已經星散,大門深鎖,太監以利斧亦無法劈開。三月十九日拂曉,大火四起,重返皇宮,城外已經是火光映天。此時天色將明,崇禎在前殿鳴鍾召集百官,卻無一人前來,崇禎說:“諸臣誤朕也,國君死社稷,二百七十七年之天下,一旦棄之,皆爲奸臣所誤,以至於此。”最後在景山歪脖樹上自縊身亡,死時光着左腳,右腳穿着一隻紅鞋。時年33歲。身邊僅有提督太監王承恩陪同。上弔死前於藍色袍服上大書“朕涼德藐躬,上幹天咎,然皆諸臣誤朕。朕死無面目見祖宗,自去冠冕,以發覆面。任贼分裂,勿傷百姓一人”。三月二十一日屍體被發現,大顺軍將崇禎與周皇后的屍棺移出宮禁,在東華門示眾,“諸臣哭拜者三十人,拜而不哭者六十人,餘皆睥睨過之。”,梓宮暫厝在紫禁城北面的河邊。
  明亡後,自殺官員有戶部尚書倪元璐、工部尚書範景文、左都御史苑邦華、左副都御史施邦曜、大理寺卿凌義渠、太常寺卿吳麟征、左中允劉理顺、刑部右侍郎孟兆祥等,駙馬都尉鞏永固全家自殺,太監自殺者以百計,戰死在千人以上。宮女自殺者三百餘人。紳生生員等七百多家擧家自殺。四月四日,昌平州吏趙一桂等人將崇禎與皇后葬入昌平縣田貴妃的墓穴之中,清朝以“帝體改葬,令臣民爲服喪三日,諡曰莊烈愍皇帝,陵曰思陵”。
  當李自成離開北京的時候,發現“皇庫扃鑰如故,舊有鎮庫金,積年不用者,三千七百萬錠,損其奇零,即可代兩年加派。乃今日考成,明日蒐括,海内騷然,而扃鑰如故。豈先帝未睹遺籍耶?不勝追悵。”

家庭

後妃

  孝節貞肅淵恭莊毅奉天靖聖烈皇后周氏,1644年明亡之際依威宗(即清人稱思宗)命自盡而死。清顺治帝,諡周後曰孝敬貞烈慈惠莊敏承天配聖端皇后,與帝同葬田貴妃寢園,即明十三陵的思陵。顺治十六年十一月,改諡周皇后莊烈愍皇后,而南明明安宗則追諡爲孝節貞肅淵恭莊毅奉天靖聖烈皇后,又作孝烈正皇后。
  貴妃袁氏,1644年明朝亡國之際,依思宗命自縊卻未死,清朝入關後因其爲明思宗最後的遺孀,得到清廷之哀憐與尊重,並由清廷贍養其終身。
  恭淑貴妃田秀英,1643年病死。諡恭淑端惠靜懷皇貴妃,葬昌平天壽山思陵。
  顺妃王氏,原爲選侍,生長平公主後病死,追封爲顺妃。
  沈妃
  王妃(第一)
  王妃(第二)
  劉妃
  方妃

兄弟

  熹宗朱由校
  簡懷王朱由㰒
  齊思王朱由楫
  懷惠王朱由模
  湘懷王朱由栩
  慧昭王朱由橏

子女

  子
  獻愍太子朱慈烺,母莊烈愍皇后周氏,崇禎二年(1629年)二月初四日生,1644年李自成封爲宋王,李敗退時不知所終。
  懷隱王朱慈烜,母莊烈愍皇后周氏,崇禎二年十二月初三生,不久薨,崇禎三年二月初二日命禮部定諡號追封,崇禎五年正月二十二日葬於翠微山之原。
  定哀王朱慈炯,母莊烈愍皇后周氏,1644年不知所終。
  永悼王朱慈照,母恭淑端惠靜懷皇貴妃田氏,1644年不知所終。
  悼靈王朱慈煥(1633年-1708年),母恭淑端惠靜懷皇貴妃田氏,明思宗第五子,康熙四十七年被捕,後以“朱某雖無謀反之事,未嚐無謀反之心”爲罪名遭處死。
  悼懷王朱慈燦,母恭淑端惠靜懷皇貴妃田氏,崇禎十年生,崇禎十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卒,追封悼懷王,同年九月十六日葬翠微山之原。
  悼良王,母恭淑端惠靜懷皇貴妃田氏,三歲殤。
  女
  坤儀公主(名不詳),母莊烈愍皇后周氏,早夭。
  長平公主朱媺娖(1629-1646),王顺妃所出,由周皇后撫養(《明史》稱爲周皇后所出,但同年周皇后生朱慈炯,蓋誤),明亡時被父親砍斷左臂,未死。駙馬周顯。1646年病逝。
  昭仁公主(名不詳)(1639-1644),1644年被思宗殺死。
  餘三女皆早逝,無考。

宰輔

  施鳳來  張瑞圖  李國普  來宗道  楊景辰  周道登  錢龍錫  韓爌  李標  劉鴻訓   成基命  周延儒  何如寵  錢象坤  溫體仁  孫承宗  文震孟  吳宗達  鄭以偉  徐光啟  錢士升  何吾騶  王應熊  張至發  黄士俊  孔貞運  林焊  賀逢聖  劉宇亮   傅冠  薛國觀  程國祥  楊嗣昌  方逢年  蔡國用  範複粹  姚明恭  張四知  魏照乘  謝升  陳演  魏藻德  黄景昉  吳甡  李建泰  方嶽貢  範景文  丘瑜

名將

 
  袁崇煥  盧象升  孫傳庭  吳三桂  丁啟睿  洪承疇  左良玉  高傑  劉澤清  秦良玉  官重光
 

太監

  張彝憲:司禮太監。驕縱頗受寵信。
  高起潛:在内侍中,以知兵稱。
  杜勳
  曹化淳
  王承恩:曹化淳名下也,累官司禮秉筆太監。自縊與崇禎皇帝其下。
  方正化:崇禎時,爲司禮太監。城陷時,雖擊殺數十人,仍遭砍殺身亡。

下葬

  
明思陵
明思陵
  明思陵,位於陵區西南隅的鹿馬山(又名錦屏山或錦壁山)南麓,是明朝最後一帝崇禎帝朱由檢及皇后周氏、皇貴妃田氏的合葬陵墓。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十九日午,李自成農民軍攻入皇宮,在清宮過程中,沒有找到崇禎帝。李自成下令“獻帝者,賞萬金,封伯爵;匿者,滅族"。二十日午,才發現崇禎帝己自縊身亡。李自成命人用兩扇門板將帝後屍體停在東華門側,裝入柳木棺内,搭蓋了臨時靈棚。二十三日重新改殯,以紅漆棺殯帝,黝漆棺殯周後。崇禎帝頭戴翼善冠,身着袞玉滲金袍,周後亦依制加袍帶。
  帝後棺槨在東華門所設靈棚連停數日,明朝的官員都不敢去看。隻有襄城伯李國楨“泥首去幘,踉蹌奔赴,跪梓宮前大哭”。農民軍將他抓住見李自成。他“以頭觸階,血流被面”。李自成勸李國楨投降。李國楨說:讓我投降必須答應三件事:一是明代帝王陵寢不能發掘破壞;二是用天子禮葬崇禎皇帝;三是不能加害太子及二王。李自成一一答應。但難辦的是崇禎帝生前並沒有預建陵寢。其原因按清查繼佐《罪惟錄》記載是這樣的:“崇禎初年,徧求天壽,無吉壤。至十三年,始召劉誠意孔昭(誠意伯劉孔昭)及張真人甲(真人張甲),協視地,得薊州鳳台山(清代又作“昌瑞山”或“豐台嶺”,即今河北遵化清東陵所在地)。雲地善而難得治陵起工之吉,吉在甲申(崇禎十七年)以後,不及事。”於是李自成農民軍隻好決定將崇禎帝、後葬入田貴妃的墓中。
  田貴妃,即皇貴妃田氏,其墳園建築由工部待郎陳必謙負責營建。但地面建築未成,而明朝已經滅亡。三月二十五日,大顺政權顺天府官李票(或作李紙票,文獻記不一)爲開田貴妃墓室一事,責令昌平州官吏“即動官銀催夫速開田妃壙,合葬崇禎先帝及周皇后梓宮。四月初三日發引,初四日下葬,毋違時刻。”可是,因爲當時昌平州“鈔庫如洗”,而葬期又十分緊迫,時任署昌平州吏目的趙一桂,隻好與監葬官禮部主事許作梅商議,帶上工房人員馮朝錦入京禀報顺天府。經再三請示,府官始朱批:“着該州各鋪戶捐挪應用,事完再議。”
  
明思陵
明思陵
  趙一桂回州後,隨即組織募捐。先後有十人捐錢共350千文(約合銀233.6兩)。其中,劉汝樸60千文,王汝樸50千文,白紳30千文,鄧科50千文,徐魁30千文,李某(佚名)50千文,趙永健20千文,劉應元20千文,楊道20千文,王政行20千文。
  幾乎隻有這點錢鈔,就完成了崇禎帝後的整個葬儀。其中,僱夫頭楊文包攬開挖、掩埋隧道,用銀200兩;搭蓋薄棚三間、小棚兩間,用銀四兩五錢;從紙鋪買紙用銀一兩八錢;從豬戶買豬用銀四兩五錢;從羊戶買湯羊二隻,用銀一兩六錢;從攢盒鋪買素供二桌,用銀一兩;從飯鋪買面及大米飯,用銀一兩;犒賞夫役,用銀二兩四錢;打造開啟玄宮石門用的拐釘鑰匙及石匠開門,用銀五錢;伺候送柩員役酒飯等,用銀五兩五錢;買細連繩用銀四錢;木匠工價用銀四錢;打掃靈棚人夫用銀二錢五分;顺天府來人飯錢用銀一兩一錢。
  田妃墓隧道長十三丈五尺,寬一丈,深三丈五尺,督修四晝夜至初四日寅時始見地宮石門。用拐釘鑰匙推開頭層石門,里面是三開間的香殿,中間懸掛兩盞萬年燈,内燈油僅二三寸深,缸底都是水。陳設的祭品,前有石香案,兩邊列五彩綢緞侍從宮人。田妃生前所用器物衣服盛貯在大紅箱内。東間石寢床上鋪裁羢羶,上面叠放着被、褥、龍枕等物。由於地宮内潮濕,衣、被等物多浸泡黬黑,被褥僅一面用錦繡,其餘都用布縫合,金、銀器皿也都是用鉛銅冒充。打開第二層石門,里面是通長大殿九間,石床長如前式,高一尺五寸,闊一丈,上面停放着田妃棺槨。
  初四日申時,帝後棺木送到,停放祭棚内,棺木前陳設豬羊金銀紙劄等祭品,眾人擧哀祭奠。祭畢,將田妃槨(棺外木套)打開,先將田妃棺移於石床右側,次安周後棺於石床左側,最後將崇禎帝的棺木放入田妃槨中,停放在石床正中位置。棺槨之前各設香案祭器,點起萬年燈,遂將兩座石門關閉,將隧道填平。
  初六日,趙一桂率捐葬鄉耆人等再赴葬所祭奠。祭畢,於附近西山口等三村撥夫百名,各備鍁筐,舁土爲崇禎帝堆起了墳塚。趙一桂、孫繁祉又捐銀五兩,買磚在塚周修築了五尺高的圍牆。
  崇禎帝後,在大顺農民軍政權的命令下就這樣葬入了田妃墓中。
  清朝人主中原後,爲收買人心,籠絡漢族地主階級爲清廷效力,始將這座葬有崇禎帝後的妃子墳命名爲“思陵”,並改葬崇禎帝後,營建了地上園寢建築。
  按《清世祖實錄》記載,清廷下令以禮改葬崇禎帝後,並營建思陵建築,時在顺治元年(1644年)五月。
  顺治二年(1645年)九月,思陵改葬等工終於完成。十日,工部尚書興能上奏,請示以餘剩銀兩,建造香殿。十二日,顺治皇帝批示:“知道了,餘銀修造事宜,工部看議具奏,欽此。”十月二十七日,平西王吳三桂又捐銀千兩,助建思陵,思陵的工程才暫告一段落。
  顺治十六年,思陵的建築又稍有變化。該年三月,陵前增碑亭一座。十一月,去崇禎帝“懷宗”廟號。並改諡“莊烈愍皇帝”。陵内石碑、神牌字蹟隨之而改。十二月,顺治皇帝下《諭修明崇禎帝陵詔》,其具體修建項目不詳於文。但從康熙年間譚吉璁《肅松錄》所記思陵制度看,思陵雖經顺治十六年的修建,但並無大的變化。
  清乾隆年間,思陵先後兩次修繕,陵園建築規制又發生了新的變化。
  乾隆十年(1745年)九月,刑部左侍郎錢陳群奉命祭祀思陵,發現思陵因長期失修,風雨剝落,殿廡傾圮嚴重,遂奏請修葺,並提出:遵世祖章皇帝奢靡不尚之諭旨辦理。乾隆帝從其所請,下詔修繕思陵。直隸總督那蘇圖奉命督辦該項工程。昌平州知州胡大化估報,修繕享殿三間,建造配殿六間,加上大門、二門、碑亭、甬路等工程共需工料銀及燒造琉璃瓦銀13900餘兩。後又經保定府同知永壽實地複核,認爲“享殿三間雖久已倒塌,舊存木植磚塊尚敷湊用,似應添補修葺,其餘牆垣等項酌量粘補。其配殿六間久經傾圮,且地基窄狹,毋庸重修,以省靡費”。此議於乾隆十一年十一月經那蘇圖奏請乾隆皇帝同意後遂隻將思陵享殿、垣牆修好,配殿廢而未修。
  乾隆五十年(1785年)三月,修葺十三陵,思陵是其中之一。因“顺治年間改建思陵,而一切明樓、享殿之制未大備”,特命“重爲修葺,悉如别陵。並普立神牌木主供奉,以妥享祀”。
  修陵大臣工部尚書金簡等人經實地勘察提出,思陵“僅有享殿三間、碑亭一座,規制頗覺狹小。伏思我世祖章皇帝定鼎之初即命以帝禮改葬,茲複仰奉諭旨,不惜帑金修葺諸明陵寢,似應就現在地勢加築月台,將舊碑亭移建月台之上,後牆略爲加高,寶頂隨牆添土,並將原建享殿三間改造五間,宮門一間改造三間。用彰恩施優渥”。於是,思陵的陵門改建成了硬山頂式的三間門樓,享殿建成了面闊五間(通闊17.3米),進深三間(通深8.5米)的單檐歇山頂式建築。石雕五供之後也建起了無馬道、宇牆的單面牆式的寶城牆,和城台及重檐歇山頂式的明樓。
  清朝滅亡後,軍閥連年混戰,日本侵略者的鐵蹄又蹂躪了祖國大好河山,思陵屢逢劫難,殘毁十分嚴重。地下墓室曾先後兩次被當地土匪盜發。 1947年,國民黨軍隊爲修炮樓,又大規模地拆毁陵園地面建築。至新中國建立前夕,思陵已是滿目淒涼,隻有墳塚、樓殿遺址、石雕五供、碑石作爲珍貴文物保存下來。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國家十分重視文物保護工作,思陵的珍貴文物得到應有保護。

廟諡號及陵寢

  崇禎十七年五月初六日,多爾袞李明睿爲禮部侍郎,負責大行皇帝的諡號祭葬事宜,李擬上先帝諡號端皇帝,廟號懷宗,並議改葬梓宮,後因已葬恭淑端惠靜懷皇貴妃田貴妃園,不必改葬,改田貴妃園爲思陵。
  顺治十六年十一月,以“興朝諡前代之君,禮不稱,數不稱宗”爲由,去懷宗廟號,改諡莊烈愍皇帝,清代史書多簡稱爲明愍帝。
  思陵神主題爲:大明欽天守道敏毅敦儉弘文襄武體仁致孝莊烈愍皇帝,當爲清代所加諡號的全諡。
  另有書作守道敬儉寬文襄武體仁致孝莊烈愍皇帝或果毅敦儉弘文襄武體仁致孝莊烈愍皇帝,改廟號欽宗等,又有作廟號烈宗或敬宗,諡號正皇帝。
  南明安宗之大臣張慎言初議崇禎帝之廟諡號爲烈宗敏皇帝,顧錫疇議廟號乾宗或正宗,但不被采用。最終在崇禎十七年六月定先帝諡號爲紹天繹道剛明恪儉揆文奮武敦仁懋孝烈皇帝,廟號思宗,弘光元年二月丙子改是上廟號毅宗。唐王諡爲威宗。
 

評價

  崇禎即位,正值國家内憂外患之際,内有黄土高原上百萬農民造反大軍,外有滿洲鐵騎,虎視耽耽,山河冷落,風煙四起。他決事果斷,雷厲風行,如處理閹黨一案,也有心細多疑,優柔寡斷之一面,如關於是先攘外抑或先安内,一直拿不定,遂誤國家;既有刻薄寡恩翻臉無情之一面,也有多情柔腸之一面,對周皇后互敬互愛;他自制極嚴,不耽犬馬,不好女色,生活簡樸;他也經常征求左右的意見,但剛愎自用,不能做到虛懷納諫;他知人善任,如袁崇煥、楊嗣昌、洪承疇,具一代文武全才,任用他們時,言聽計從,優遇有加,一旦翻臉,嚴酷無情,果於殺戮,導致用人不專,出現崇禎朝五十相局面;他憫恤黎民疾苦,常下詔罪己,但蒐刮民膏,加派無度,趣百姓於水火;他勵精圖治,經常平台招對,咨問政之得失,與臣下論討興亡之道,爲政察察,事必躬親,欲爲中興之主,但求治心切,責臣太驟,以致人心恐慌,言路斷絕常謂所任非人,終成孤家寡人,至於煤山殉國,從死者唯一太監耳。
  明思宗是一個被普遍同情的皇帝,李自成《登極詔》也說“君非甚暗(崇禎皇帝不算太糟),孤立而煬竈恒多(孤立於上而受到奸臣的蒙蔽);臣盡行私,比黨而公忠絕少。”
  思宗的性格相當複雜,在除魏忠賢時,崇禎表現得極爲機智,但在處理袁崇煥一事,卻又表現得相當愚蠢。如學者所言“在思宗身上,機智和愚蠢,膽略與剛愎,高招與昏招,兼而有之”,《明史》說他:“且性多疑而任察,好剛而尚氣。任察則苛刻寡恩,尚氣則急遽失措。”[39]由於較之前任的神宗、熹宗,甚至明朝中後期的多數皇帝,思宗治國救國的責任感與雄心強上許多,故史家對於思宗普遍抱有同情,以爲崇禎帝的一生實是“不是亡國之君的亡國悲劇”。
  《明史》評價思宗:“帝承神、熹之後,慨然有爲。即位之初,沈機獨斷,刈除奸逆,天下想望治平。惜乎大勢已傾,積習難挽。在廷則門戶糾紛,疆埸則將驕卒惰。兵荒四告,流寇蔓延。遂至潰爛而莫可救,可謂不幸也已。然在位十有七年,不邇聲色,憂勸惕勵,殫心治理。臨朝浩歎,慨然思得非常之材,而用匪其人,益以僨事。乃複信任宦官,布列要地,擧措失當,制置乖方。祚訖運移,身罹禍變,豈非氣數使然哉。迨至大命有歸,妖氛盡掃,而帝得加諡建陵,典禮優厚。是則聖朝盛德,度越千古,亦可以知帝之蒙難而不辱其身,爲亡國之義烈矣。”
  談遷《國榷》稱:“先帝(崇禎)之患,在於好名而不根於實,名愛民而適痡之,名聽言而適拒之,名亟才而適市之;聰於始,愎於終,視擧朝無一人足任者,柄托奄尹,自貽伊戚,非淫虐,非昏懦,而卒與桀、紂、秦、隋、平、獻、恭、昭並日而語也,可勝痛哉!”
  歷史學家孟森說:“思宗而在萬曆以前,非亡國之君;在天啟之後,則必亡而已矣!”。思宗雖有心爲治,卻無治國良方,以致釀成亡國悲劇,未必無過。孟森也說思宗“苛察自用,無知人之明”、“不知恤民”。思宗用人不彰、疑心過重、馭下太嚴,史稱“崇禎五十相”(在位十七年,更換五十位内閣大學士、首輔),卻加速了明王朝的覆亡。鎖綠山人在《明亡述略》中評價崇禎,“莊烈帝勇於求治,自異此前亡國之君。然承神宗、熹宗之失德,又好自用,無知人之識。君子修身齊家,宜防好惡之癖,而況平天下乎?雖當時無流贼之蹂躪海内,而明之亡也決矣。”
  南明大臣則把思宗抬擧到千古聖主的地步,如禮部郎餘煜在議改思宗廟號時說:“先帝(崇禎)英明神武,人所共欽,而内無聲色狗馬之好,外無神仙土木之營,臨難慷慨,合國君死社稷之義。千古未有之聖主,宜尊以千古未有之徽稱。”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Beckham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