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5114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Beckham (2010/10/15 19:21:24)  最新编辑:Beckham (2010/10/15 19:21:39)
明神宗
拼音:míng shén zōng
同义词条:朱翊钧,万历皇帝
目錄[ 隱藏 ]
  
明神宗朱翊鈞真像
明神宗朱翊鈞真像
  明神宗朱翊鈞(1563年~1620年8月18日),明朝第十三代皇帝,是明穆宗朱載垕的第三子。隆慶六年(1572年),穆宗駕崩,十歲的朱翊鈞登基做皇帝,是爲明神宗,年號萬曆。在位48年,1620年駕崩,葬於定陵,諡號範天合道哲肅敦簡光文章武安仁止孝顯皇帝。
 
 
 
 
 
 
 

朱翊鈞生平

萬曆中興

  明神宗在位前十年,由於年幼,由母親李太後代爲聽政,太後則將一切軍政大事交由張居正主持裁決,實行了一條鞭法等一系列改革措施,使社會經濟很大的發展,是爲“萬曆中興”。

萬曆怠政

  萬曆皇帝的老師,萬曆第一任内閣首輔,萬曆新政的策劃與執行人張居正過世後,萬曆十四年(1586年)十一月明神宗開始沉湎於酒色之中(一說是染上鴉片煙癮)。後因立太子之事與内閣爭執長達十餘年,最後索性三十年不出宮門,不理朝政,不郊、不廟、不朝、不見、不批、不講,1589年,神宗不再出現,内閣出現了“人滯於官”、“曹署多空”的現象;萬曆二十五年,右副都御史謝傑批評神宗荒於政事,親政後政不如初:“陛下孝親、尊祖、好學、勤政、敬天、愛民、節用、聽言、親親、賢賢,皆不克如初矣。”以至於朱翊鈞在位中期以後方入中樞的廷臣不知皇帝長相如何,於慎行、趙志皋、張位、沈一貫等4位國家重臣,雖然對政事憂心如焚,卻無計可施,僅能以數太陽影子長短來打發值班的時間。萬曆四十年(1612年),南京各道御史上疏:“台省空虛,諸務廢堕,上深居二十餘年,未嚐一接見大臣,天下將有陸沉之憂。”。首輔葉向高卻說皇帝一日可接見福王兩次。萬曆四十五年(1617年)十一月,“部、寺大僚十缺六、七,風憲重地空署數年,六科止存四人,十三道止存五人”。囚犯們關在監獄里,有長達二十年之久還沒有問過一句話的,他們在獄中用磚頭砸自己,輾轉在血泊中呼冤。臨江知府錢若賡被神宗投入詔獄達三十七年之久,終不得釋,其子錢敬忠上疏:“臣父三十七年之中……氣血盡衰……膿血淋漓,四肢臃腫,瘡毒滿身,更患腳瘤,步立俱廢。耳既無聞,目既無見,手不能運,足不能行,喉中尚稍有氣,謂之未死,實與死一間耳”。首輔李廷機有病,連續上了一百二十次辭呈,都得不到消息,最後他不辭而去。萬曆四十年(1612年),吏部尚書孫丕颺,“拜疏自去”。四十一年(1613年),吏部尚書趙煥也“拜疏自去”。吳亮嗣於萬曆末年的奏疏中說:“皇上每晚必飲,每飲必醉,每醉必怒。酒醉之後,左右近侍一言稍違,即斃杖下。”

萬曆三大征

  雖然明神宗在内政行爲可謂荒唐,但是軍事上,由於朝臣的精鍊,仍保持幹練的本貌。他遣兵調將,平定播州(遵義)楊應龍之亂的播州之役、平寧夏哱拜之亂的寧夏之役、抵抗日本豐臣秀吉侵略朝鮮以及東北大片地區(奴兒幹都司)的朝鮮之役,維護了明朝的統一狀態,並粉碎了日本侵略朝鮮的野心。此三場戰爭合稱萬曆三大征。其中尤其以朝鮮之役中,神宗皇帝對局勢的判斷、對於李如松等將領的良好調配以及堅定不移的原則最終在全局戰事中起了決定性作用。

礦税之害

  明神宗親政以後,開始展現其貪婪本性,“數年以來,禦用不給。今日取之光祿,明日取之太僕,浮梁之磁,南海之珠,玩好之奇,器用之巧,日新月異”萬曆二十四年(1596年),明神宗派出宦官充任礦監税使,掠奪商民,一旦被認爲地下有礦苗,房屋就要全部拆除,以便開礦,開礦時挖掘不到時,附近的商家會被指控“盜礦”,必須繳出全部“盜礦”的賠款。礦監所到之處,民窮財盡,“鞭笞官吏,剽劫行旅,商民恨刺骨”“其黨直入民家,奸淫婦女,或掠入税監署中,士民公憤”,而“帝不問”,成爲明代一大惡政。首輔朱賡沉痛地說:“今日政權不由内閣,盡移於司禮。”大學士沈鯉在《請罷礦税疏》中,亦指出礦税“皆有司加派於民,以包賠之也”。戶科給事中田大益曾忍無可忍地批評他:“以金錢珠玉爲命脈。”萬曆二十五(1597年)至三十三年(1605年)礦税使進内庫銀將近三百萬兩,“半以助浮費,半以市珠寶”,更多的財物流入了宦官的腰包,“從萬曆二十五年到萬曆三十四年的十年時間里,礦監税使向皇室内庫共進奉白銀五百六十餘萬兩,黄金一萬二千萬餘兩,平均每年進奉白銀五十餘萬兩,黄金一千多兩”,可謂“驅率狼虎,飛而食人,使天下之人,剝膚而吸髓,重足而累息,以致天災地坼,山崩川竭”。神宗皇帝萬曆二十三年,御史馬經綸直言指斥神宗“好貨成癖”
  需要說明的是,上述的說法主要來源於當時的文官系統,礦税,海税,茶税,這些工商税的利益受害者。當聽從了文官建議的崇禎取消商業税並以農業税代替以後,爆發了大規模的農民起義。但更該說明的是,崇禎時的農民起義,已非一時一地之税務使然,而是對明朝統治力量衰退的警鍾。

女真崛起

  此時東北女真族努爾哈赤興起,成爲日後中原帝國的隱患。
  1619年,遼東經略楊鎬四路進攻後金,在薩爾滸大敗,死四萬餘人,開原、鐵嶺淪陷,北京震動。朱翊鈞用熊廷弼守遼東,屯兵築城,才將遼東局勢扭轉。不過神宗皇帝的三十年“斷頭政治”,對人事任免等大事皆置之不理,且僅在必要時才處理政務,使大部分行政部門運作陷於停滯。
  神宗皇帝在薩爾滸之戰的次年(1620年)駕崩,葬於定陵。《明朝帝王陵》提到:萬曆的定陵1958年發掘,萬曆帝屍骨複原,“生前體形上部爲駝背”。

家庭

後妃

  孝端顯皇后王氏,皇后,諡曰孝端貞恪莊惠仁明媲天毓聖顯皇后,合葬定陵,主祔廟。
  孝靖太後王氏,光宗朱常洛生母,初封恭妃,後進皇貴妃,崩,諡溫肅端靖純懿皇貴妃,葬天壽山。明熹宗諡曰孝靖溫懿敬讓貞慈參天胤聖皇太後,遷葬定陵,祀奉慈殿。
  恭恪皇貴妃鄭氏,初封貴妃,後進皇貴妃。薨,諡恭恪惠榮和靖皇貴妃,葬銀泉山。明安宗諡曰孝寧溫穆莊惠慈懿憲天裕聖太皇太後。
  恭顺皇貴妃李氏,初封貴妃,後進皇貴妃。薨,諡恭顺榮莊端靜皇貴妃。明昭宗諡曰孝敬恭顺榮莊瑞靖敬天光聖太皇太後。
  宣懿昭妃劉氏,思宗尊爲太妃。
  莊靖德妃許氏
  溫靜顺妃常氏
  清惠顺妃李氏
  賢妃魏氏
  端妃周氏
  宜妃楊氏
  僖妃王氏
  榮妃王氏
  德妃李氏
  敬妃李氏
  榮嬪李氏

兄弟

  憲懷太子朱翊釴
  靖悼王朱翊鈴
  潞簡王朱翊鏐

子女

  
  光宗朱常洛,母孝靖皇后王氏
  邠哀王朱常溆,顺妃常氏,生一歲殤。
  福恭王朱常洵,母恭恪皇貴妃鄭氏
  沅懷王朱常治,母恭恪皇貴妃鄭氏,生一歲殤。
  瑞王朱常浩,母端妃周氏
  惠王朱常潤,母貴妃李氏
  桂端王朱常瀛,母貴妃李氏
  永思王朱常溥,母顺妃李氏
  女
  榮昌公主 朱軒媖,母孝端顯皇后,萬曆二十四年下嫁楊春元。四十四年,春元卒。久之,主薨。
  壽寧公主 朱軒媁,母皇貴妃鄭氏,二十七年下嫁冉興讓,天啟三年七月初二日卯時薨。
  靜樂公主 朱軒媯,母皇貴妃鄭氏,生於萬曆十一年十一月乙巳,薨於萬曆十三年閏九月戊午。
  雲和公主 朱軒姝,早逝,追冊。
  仙居公主 朱軒姞,母德嬪李氏,萬曆十二年七月二十日生,同年十二月三十日薨逝。
  靈丘公主 朱軒姚,於萬曆十六年八月甲午生,萬曆十七年五月庚申薨。
  雲夢公主 朱軒嫄,母恭妃王氏,早逝,追冊。
  泰顺公主 朱軒姬,早逝,追冊。
  香山公主 朱軒嬁,在萬曆二十七年正月庚戌賜名“軒嬁”,六月庚寅即薨。
  天台公主 朱軒媺,早逝,追冊。
  雲和、雲夢、天台公主均未能確定排行

宰輔

  張居正  呂調陽  張四維  馬自強  申時行  潘晟  餘有丁  許國  王錫爵  王家屏  趙志皋   張位  陳於陛  沈一貫  沈鯉  朱賡  於慎行  李廷機  葉向高  方從哲  吳道南 

太監

  馮保:萬曆初年司禮監秉筆太監,與張居正合作剷除高拱,助其成爲首輔。
  張鯨:掌東廠。助萬曆罷除馮保。性剛果。
  陳增:礦税太監。增肆惡山東者十年。
  陳奉:禦馬監奉禦。每托巡曆,鞭笞官吏,剽劫行旅。
  高淮:尚膳監監丞。掠奪民財甚劇。遼東礦監,其黨横行,激起民變。
  梁永:禦馬監監丞。掠奪民財甚劇。
  陳矩:司禮監秉筆太監。提督東廠。爲人平恕識大體。

名將

  戚繼光  李成梁  麻貴  熊廷弼  王崇古  譚綸  李如松  沈有容
 

死亡

  
明定陵
明定陵
  萬曆四十八年(1620)七月二十一日,神宗朱翊鈞病逝,十月葬於定陵。
  定陵是萬曆皇帝朱翊鈞和他的兩皇后的陵墓。建於1584到1590年,占地面積18萬平方米。明樓檐下石榜刻有“定陵”二字,四角及台階都用巨石拼砌而成。明樓内石碑上刻有“大明”和“神宗顯皇帝之陵”。明樓的正後部是陵墓的主體——地宮。
  300多年以後,定陵被發掘。1958年,在考古學大師夏鼐的指揮下,神宗的梓宮(棺槨)被開啟。在厚厚的龍袍下面,掩藏着神宗的屍骨。屍骨複原後的結論是:“朱翊鈞生前體形上部爲駝背。從骨骼測量,頭頂至左腳長1.64米。”1966年8月24日下午,“地主階級的總頭目”神宗的屍骨被砸爛、焚燒。這位曾經統治中國48年的駝背皇帝,終於化作一縷青煙遠去。
 

評價

  《明史·神宗本紀》:“故論考謂:明之亡實亡於神宗。”趙翼《廿二史劄記·萬曆中礦税之害》:“論者謂明之亡,不亡於崇禎而亡於萬曆。”清高宗乾隆在《明長陵神功聖德碑》中則道:“明之亡非亡於流寇,而亡於神宗之荒唐,及天啟時閹宦之專横,大臣志在祿位金錢,百官專務鑽營阿諛。及思宗即位,逆閹雖誅,而天下之勢,已如河決不可複塞,魚爛不可複收矣。而又苛察太甚,人懷自免之心。小民疾苦而無告,故相聚爲盜,闖贼乘之,而明社遂屋。嗚呼!有天下者,可不知所戒懼哉?”
  黄仁宇在《萬曆十五年》一書將萬曆皇帝的荒怠,聯繫到萬曆皇帝與文官群體在“立儲之爭”觀念上的對抗。怠政則是萬曆皇帝對文官集團的一種報複。黄仁宇說:“他(即萬曆皇帝)身上的巨大變化發生在什麼時候,沒有人可以做出確切的答複。但是追溯皇位繼承問題的發生,以及一連串使皇帝感到大爲不快的問題的出現,那麼1587年丁亥,即萬曆十五年,可以作爲一條界線。這一年表面上並無重大的動盪,但是對本朝的歷史卻有它特别重要之處。”
  但若站在心理學的角度,朱翊鈞的這種怠政也可以被理解爲習得性失助或憂鬱症的臨床表現。
  在《萬曆十五年》文末總結,“1587年,是爲萬曆15年,歲次丁亥,表面上似乎是四海升平,無事可記,實際上我們的大明帝國卻已經走到了它發展的盡頭。在這個時候,皇帝的勵精圖治或者晏安耽樂,首輔的獨裁或者調和,高級將領的富於創造或者習於苟安,文官的廉潔奉公或者貪污舞弊,思想家的極端進步或者絕對保守,最後的結果,都是無分善惡,統統不能在事實上取得有意義的發展。因此我們的故事隻好在這里作悲劇性的結束。萬曆丁亥年的年鑒,是爲歷史上一部失敗的總記錄”。
  在黄仁宇等的著作中也表達出中國明代中後期,皇帝隻是一個牌位,而事實上萬曆的個人行爲對基層的國家的習慣軌蹟並無大的影響。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Beckham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