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6350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成事在人 (2010/9/25 23:46:30)  最新编辑:成事在人 (2010/9/25 23:46:35)
呂赫若
同义词条:吕石堆
目錄[ 隱藏 ]
 
呂赫若
呂赫若
 呂赫若(1914年~951年),本名呂石堆,台灣台中縣潭子人,小說家,台灣共產黨黨員。據說呂石堆之所以用呂赫若爲筆名,是希望自己成爲如朝鮮作家張赫宙一樣的作家。

  呂赫若15歲時考上台中師範學校。1934年,師範畢業,被分發到新竹峨嵋國小任教,因語言不通,轉調南投營盤國小,也在這個時候開始寫作生涯。1939年,呂赫若26歲,進入日本東京武藏野音樂學校聲樂科,師事聲樂家長板好子女士,並參加東寶劇團,演出“詩人與農夫”歌劇,展開前後一年多的舞台生涯。呂赫若不僅是才華洋溢的作家,也是跨越日帝和中國統治兩個時代的台灣第一才子。而他之所以能被稱爲跨越日帝與中國統治兩個時代的台灣第一才子,不隻因爲其集教師、音樂家、作家、記者於一身,在文學上的版圖,也跨足小說和戲劇兩項重要文類,其中又以小說上的成就爲最大。

  1935年,22歲的呂赫若在日本《文學評論》雜志二卷一號發表處女作《牛車》,立刻在台灣文壇受到矚目,在日本及中國大陸也都受到相當的肯定和重視。此後不斷有作品在《台灣文藝》、《台灣新民報》、《台灣新文學》發表,即使在戰爭時期,亦是最活躍的作家之一。呂赫若的文學曆程,以林至潔教授於《期待複活—再現呂赫若的文學生命》所撰寫之分期較爲細致,其劃分如下:

  一、1935~1939:以小資產階級知識份子的角度看殖民地及半封建社會的矛盾。二、1939~1941:留學日本,觀察焦點由農村婦女問題轉移到都市婦女問題。三、1942~1945:日本皇民化運動時期,收斂左翼批判精神,轉而集中於對封建家庭中婦女地位問題的探討。四、1946~1947:嚐試使用中文創作,一方面批判日本的皇民化運動,一方面對戰後國民黨政策進行嚴厲的抨擊。

  總結他的創作,以反封建、控訴日據時代社會經濟結構和家庭組織的病態爲主,反映日常統治下台灣人民的艱困生活,爲那個時代台灣殖民地人民心靈苦悶的吶喊,同時對女性題材亦有深入的創見。呂赫若無疑是異族統治的殖民時代中,最有思想性的台灣作家之一。

  1951年(民國40年),白色恐怖時期,他投身武裝行動,最後死於“鹿窟武裝基地事件”。傳聞其被毒蛇所咬致死,得年38歲昶雄,原名王榮生,1916年出生於淡水。

生平及作品年表


  1914年 出生於台中縣豐原鎮潭子(舊台中州豐原郡豐原街)。
  1934年 台中師範畢業。
  1935年 一月,短篇小說《牛車》載於日本《文學評論》二卷一號,爲其處女作。
  1936年 四月,小說《牛車》,與楊逵《新聞配達伕》(即《送報伕》)、楊華《薄命》,被選入《朝鮮台灣短篇集—山靈》,胡風譯,上海的文化生活出版社譯文叢書,是日據時代第一次被介紹到中國的台灣小說。
  1939年 負笈日本東京學習聲樂,進入武藏野音樂學校聲樂科,師事聲樂家長好子女士,參加東寶劇團,演出《詩人與農夫》歌劇,前後有一年多的舞台生活。
  1942年 自日本返台,爲《台灣文學》同仁,並擔任《興南新聞》記者。
  1943年 進入興業統制會社(一電影公司),一邊上班,一邊創作,認識前來應征女性蘇玉蘭。籌組“厚生演劇研究會”,發起人爲王井泉、張文環、林博秋、簡國賢、呂泉生等人,會員有一百多人,九月三日起五天,在台北市永樂座公演《閹雞》(張文環原作、林博秋編劇)。十一月十三日,在台北公會堂擧行台灣決戰文學會議,台灣文學奉公會主辦,會中由會長山本真平頒獎,以《財子壽》一作,穫得第二回“台灣文學賞”。十一月二十七日,短篇小說《風水》被選入《台灣小說選》,大木書房出版,全爲日文。選集中另收有王昶雄《奔流》、龍瑛宗《不知道的幸福》、楊逵《泥娃娃》、張文環《媳婦》、《迷兒》。
  1944年 三月,小說集《清秋》,由台北清水書店出版,前有台北帝大國文系教授瀧田貞治的序,後有呂赫若的跋,收有《鄰居》、《石榴》、《財子壽》、《合家平安》、《廟庭》、《月夜》及未發表《清秋》等七篇。八月二十三日,雜文《處女作回憶—子曰空空如也》載於《興南新聞》。內容敘述他的處女作應該是《暴風雨的故事》,《牛車》則是他第二篇作品。當時他把一篇小說(篇名他已記不清)寄給張文環,想要發表於《福爾摩沙》,結果沒被刊出。後來他將該篇小說修改後投給《台灣文藝》,這篇就是《暴風雨的故事》。第二篇作品《牛車》,寄到日本東京給《文學評論》主編渡邊顺三,後來得獎,於一九三五年一月刊出。呂赫若並於文中道出心境:“我創作小說已九年,尚未寫出一篇稱心滿意之作,而感到遺憾。”
  1945年 被派遣於台中州下謝慶農場參觀,撰寫《風頭水尾》,載於《台灣時報》,後收錄於《決戰台灣小說集》坤卷,台灣總督府情報課編。八月十五日,日本接受波茨坦宣言無條件投降。九月十五日,呂赫若參加三民主義青年團,擔任該團中央直屬台灣區團台中分團籌備處股長。十月二十四日下午三時,陳儀率領長官公署官員及國軍抵台,長官公署正式成立。十月二十五日,在台北公會堂擧行台灣區受降典禮。據池田敏雄《張文環兄及其周邊事》一文,有如下記述:“敗戰當初,有事要找楊逵兄,我和立石兄(按:立石鐵臣)到台中時,正好遇到第一次雙十節,街上喜氣洋洋,解放氣氛甚濃,在那兒遇到呂兄(按:呂赫若),正陶醉於亢奮中,與過去的他大爲不同。”
  1946年 一月,擔任《人民道報》記者。二月,中文小說《故鄉的戰事一—改姓名》載於《政經報》(半月刊),是第一篇中文小說。
  1947年 二月五日,最後一篇小說《冬夜》載於《台灣文化》二卷二期。二月二十八日,因私煙查緝員之暴行引起公憤,台灣民眾對陳儀之失政而發生暴動。十二月二十三日,當選“台灣省藝術建設協會”候補理事,另兩位是藍蔭鼎、葉葆懿。
  1948年 受當時建國中學校長,也是“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盟員陳文彬的影響,思想逐漸左傾。
  1949年 擔任台北第一女中(北一女初中部)音樂教師。並於中山堂擧行音樂演唱會,兼營印刷廠,時有外省籍人士來往。
  1950年 據《曆年辦理匪案彙編》(國家安全局編),在“鹿窟武裝基地案”之“通訊方法”一節,有如下記述:“第二次爲一九五○年七月上旬,再派呂赫若至香港,由林良材介見古中委,請示工作方針,呂匪往返均乘大武崙走私船,同年八月下旬回台。匪古中委曾允派數名高級幹部,來台擔任訓練部工作,並允送三部電台備用,另計畫密送偽台幣,做爲工作費用及擾亂台灣金融,至配合作戰迫近時,即空投武器及傘兵,以加強戰鬥力量。此外,古匪並曾與呂匪約定於一九五○年十一月二十日,在鹿窟光明寺會晤,但屆時並未前來,以後因聯絡困難,遂與香港斷絕消息。”按:“鹿窟武裝基地案”策劃人爲陳本江。
  1951年 在“鹿窟武裝基地事件”中死難於台北縣石碇附近的鹿窟。據呂赫若遺孀蘇玉蘭(呂另有原配)追憶:“這年,呂跟我說等候琉球的船隻,要到日本經商,離家後,報載呂因籌措逃亡路費,四處告貸,被人控告詐欺。四個月後,國民黨政府開始抓人,呂之台北住屋被蒐查,全套日文版世界文學名著被查扣,呂之表哥被捕判刑,當時懷孕的我則被約談。根據事後出來投案的人說,有人因怕呂出來自首,在山里頭先鎗殺了他,也有人說是被毒蛇咬死,總之都找不到屍體。”(一九九三年林至潔訪問汐止鹿窟人王文山先生,他說有天晚上在鹿窟基地,他目睹了呂赫若被蛇咬傷毒發斷氣,由他們的同志李石城等給他葬在鹿窟山頭。王文山先生也是基地之人,當時十六歲,後來被國民黨保密局逮捕判刑,坐政治牢十二年,成爲白色恐怖的被害者之一。)

出版書籍


  1944年 《清秋》,台北:清水書局。
  1991年 《呂赫若集》,台北:前衛出版社。
  1995年 《呂赫若小說全集》,台北:聯合文學出版社。

小說創作


  1935年 《牛車》,(日本)《文學評論》二卷一號。
  1935年 《暴風雨的故事》,《台灣文藝》二卷五號。
  1935年 《婚約奇譚》,《台灣文藝》二卷七號。
  1936年 《前途手記》,《台灣新文學》一卷四號。
  1936年 《女人的命運》,《台灣文藝》三卷七、八號。
  1937年 《逃跑的男人》,《台灣新文學》二卷四號。
  1939年 《季節圖鑑》,《台灣新民報》日刊之“新銳中篇小說特輯”。
  1940年 《藍衣少女》,《台灣藝術》一卷一號。
  1940年 《台灣女性》第一篇《春的呢喃》,《台灣藝術》一卷三號。
  1940年 《台灣女性》第二篇《田園與女人》,《台灣藝術》一卷五號。
  1942年 《財子壽》,《台灣文學》二卷二號。
  1942年 《廟庭》,《台灣時報》8月。
  1942年 《鄰居》,《台灣公論》10月。
  1942年 《風水》,《台灣文學》二卷四號。
  1943年 《月夜》(《廟庭》續篇),《台灣文學》三卷一號。
  1943年 《合家平安》,《台灣文學》三卷二號。
  1943年 《石榴》,《台灣文學》三卷三號。
  1943年 《玉蘭花》,《台灣文學》四卷一號。
  1944年 《山川草木》,《台灣文藝》創刊號。
  1944年 《百姓》,《台灣文藝》一卷六號。
  1945年 《風頭水尾》,原載於《台灣時報》,後收錄於《決戰台灣小說集》坤卷,台灣總督府情報課編。
  1946年 《故鄉的戰事一-改姓名》,《政經報》2月。
  1940年 《故鄉的戰事二-一個獎》,《政經報》3月。
  1940年 《月光光-光複以前》,《新新》第七期。
  1947年 《冬夜》,《台灣文化》二卷二期。

隨筆、雜文


  1936年 《關於詩的感想》,《台灣文藝》三卷二號。
  1941年 《我思我想》,《台灣文學》創刊號。
  1942年 《拉青與八卦篩─結婚習俗的故事》,《民俗台灣》二卷一號。
  1942年 《農村與青年演劇》,《興南新聞》7月20日。
  1942年 《日本新劇與新派》,《興南新聞》10月7日。
  1944年 《前線報告-家有妻守著前線戰士更勇》,《新建設》三卷四月號。
  1944年 《小學一年級》,《興南新聞》4月4日。
  1944年 《處女作回憶-子曰空空如也》,《興南新聞》8月23日。

短評、新詩、劇評、聲言


  1936年 《文藝時評》,《台灣新民報》3月3日~5日。
  1936年 《兩種空氣》,《台灣文藝》三卷6號。
  1936年 《舊又新的事物》,《台灣文藝》三卷7、8號。
  1941年 《謹呈陳遜仁君靈前》,《台灣文學》創刊號。
  1942年 《陳夫人公演》,《興南新聞》5月20日。
  1943年 《阿里山》,《興南新聞》2月12日。
  1944年 《合音》,《台灣文藝》一卷二號的“台灣文學者總崛起”專輯。

作品評價


  文選自林至潔:期待複活-再現呂赫若的文學生命,《聯合文學》120

  如果文學能反映一個時代的社會和民眾的事物、感情以及意識型態,那麼無疑的,出現於1953年文壇的呂赫若,他的文學作品,正是那個時代台灣殖民地人民心靈苦悶的吶喊。

  文選自陳映真等著:《呂赫若作品研究》─激越的青春,聯合文學出版

  年僅二十二歲,甫自台中師範畢業,出身於小地主階級的呂赫若,就發表了《牛車》、《暴風雨的故事》那樣表現出深刻的社會認識力,對於以地主─佃農制度爲基軸的殖民地台灣的農民,因未曾“意識化”而極度矛盾、困厄的生活中呻吟、淪落和毀滅,表達真摯的同情,並爲他們發出強烈控訴,又能避免文學青年難以避免的過剩的感傷、濫情和思想上的僵直和教條主義的作品。無論如何,他的“早慧”確實令人刮目相看。

    4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