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0429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自知 (2010/9/14 2:33:22)  最新编辑:自知 (2010/9/14 3:16:42)
藏傳佛教
同义词条:喇嘛教
    藏傳佛教,又稱“喇嘛教”,是佛教的一支。主要傳播於中國藏族蒙古族等地區。喇嘛爲藏語,是“上師”的意思。公元七世紀,吐蕃讚普松讚幹布在他的兩個妻子尼泊爾公主墀尊和文成公主的影響下,信奉了佛教。公元八世紀時,天竺僧人寂護、蓮華生等到西藏傳播顯、密兩系佛教。公元九世紀,讚普朗達瑪禁止佛教流傳。延至公元十世紀後期,在吐蕃新興封建領主階級的扶植下,佛教以喇嘛教的形式得到複興。喇嘛教是佛教與西藏原有的本教長期相互影響、相互鬥爭的產物。公元十三世紀後期,由於元朝統治階級的扶植,上層喇嘛開始掌握政權,並將該教傳入蒙古族等地區。

    藏傳佛教歷史悠久,教派林立,發展到今天,有四個大的派别:格魯派、噶擧派、寧瑪派、薩迦派。

    在西藏,如果不是對藏傳佛教稍有了解,很難分清各教派的區别。比如格魯、寧瑪、噶擧的僧人,從外表看,平時穿着基本一樣。隻有在寺廟里看大殿内的陳設,或者到了重大宗教節日才能看出一些區别。實際上,各教派重要的區别在於其修練方式。

    格魯派是藏傳佛教之中最晚形成的一個教派,但也是藏傳佛教繁雜的派系中最有影響、最具規模、勢力最大的一個教派。其創始人爲宗教改革家──宗喀巴。十五世紀初,宗喀巴在噶當派教義的基礎上,對其他教派進行改革後創立了格魯派。該派主張以“中觀見”爲中心,主張學行並擧,顯密並重,僧眾嚴持戒律,學經遵循次第,加強寺院組織等,故稱爲格魯派(意爲“善規”)。因宗喀巴創建嘎登寺傳教,故又名“嘎登派”。明中葉(十五世紀)以後,格魯派勢力逐漸擴大。該派禁止喇嘛娶妻,宗教首領采取轉世相承的辦法。

    宗喀巴有八個最爲出色的弟子,其中兩個弟子最爲有名。從二弟子克珠傑開始,形成了班禪活佛的轉世系統;從八弟子根敦珠巴開始,形成了達賴活佛的轉世系統。達賴和班禪,後來就成爲藏傳佛教中地位相同的兩大宗教領袖。明萬曆初年,達賴三世傳黄教於青海地區,受到蒙古族俺答汗的尊奉。清初,達賴五世和班禪四世又借和碩特蒙古固始汗兵力擊敗了敵對勢力。顺治九年(1652年)達賴五世親赴北京朝覲,次年受清廷冊封,取得藏蒙喇嘛教各派總首領的地位,此後格魯派即成爲西藏地方的執政教派,並在藏蒙等地區廣泛流傳。

    因該派喇嘛戴黄帽,故俗稱“黄教”。

    噶擧派形成於十一世紀。其創始人爲瑪爾巴。他曾先後三次赴印度學習密教,自言證得“萬有一味”的境界。後由弟子米拉日巴繼承,再傳達薄拉結,融合噶當派教義,成爲有勢力的教派。該教派注重密法,老師對徒弟單一地進行口耳傳承密法教義,修行方式有濃重的密宗色彩。因最重視口授(藏語:噶)密法的傳承(藏語:擧),故稱噶擧派。該教派在西藏各個教派中分支最多,傳統的說法有兩大傳承:香巴噶擧和塔布噶擧。香巴噶擧已在十五世紀時期就漸漸衰微而鮮爲人知,現在西藏的噶擧派多是塔布噶擧,而塔布噶擧又有四大支、八小支。噶擧派中的帕木竹巴、噶瑪巴等支系的上層曾先後受元明兩代王朝的敕封,繼薩迦派執掌西藏地區的政權。清代黄教得勢,噶擧派中僅止貢、主巴、噶瑪、達瓏四支系尚保有一定宗教勢力,其中噶瑪噶擧是最具影響的分支。噶瑪巴就是噶瑪噶擧派最大的活佛。這個教派在西藏的影響之廣泛,信徒之多,現僅次於以達賴和班禪兩大活佛爲首的格魯派。(注:詳見“噶瑪噶擧派”條)

    噶擧派主寺多在前藏。因該派喇嘛穿白色裙子和襯衣,故俗稱“白教”。

    寧瑪派是藏傳佛教最早的一派。十一、十二世紀時,由西藏僧人索穹巴、卓浦巴等人創立;奉八世紀到西藏傳布密教的天竺僧蓮華生爲祖師。因宗信舊密咒,與當時奉行“新法”的其他教派相對立,故稱寧瑪派(寧瑪,意爲“古舊”)。

    該教派著名寺廟有西藏的多吉紮、敏珠林和四川西部的竹慶、噶妥等。因該派喇嘛頭戴紅帽,故俗稱“紅教”。

    薩迦派是藏傳佛教的教派之一。創始人宮曲讚普從卓彌譯師習新密咒,於宋朝熙寧六年(1073年)在後藏薩迦地方建寺傳教,故稱薩迦派。薩迦寺主以後即由宮曲讚普一家世代相承。在元代勢力最盛,第五代祖師八思巴曾爲元世祖忽必烈灌頂,尊爲“帝師”,並創制蒙古文字,封爲“大寶法王”,統轄西藏政教大權,爲西藏地方政教合一的開始。元末,權勢被噶擧派所取代。其後,僅保有薩迦地方政教勢力。

    因該派寺院牆上塗有紅、白、灰三種顏色,故俗稱“花教”。

西藏前弘期佛教


    西藏前弘期佛教就是西藏佛教發展的前一個階段。西藏古典著作如布敦《佛教史》、倫主《佛教史》、童祥《青史》、《西藏曆書引言》、《藏王紀》等書,都說前弘期始於松讚幹布時代,終於墀惹巴僅末年。但諸書所載這兩個人的生卒年代,出入很大。今據中國古史《新唐書》所載松讚幹布王妃唐文成公主入藏的年代(641),再參酌西藏的古典著作,松讚大概生於公元七世紀初。根據墀惹巴僅在位時,在拉薩所立的《漢藏和盟碑》的年代(823),墀惹巴僅的卒年不會早於這個年代。《布敦史》和《倫主史》都說他的卒年是841年,當比較可信。因此,可以認爲“前弘期”約始於七世紀中葉至九世紀的前半,前後約二百年。

    松讚幹布以前的西藏,境域狹小,至松讚幹布,才擴張疆土,統一了青藏高原各部落,逐漸強大起來。如《新唐書》說:“其地東與松茂巂接,南極婆羅門,西取四鎮,北抵突厥,幅員萬餘里,爲漢魏諸戎所無也。”

    傳說松讚以前,西藏沒有統一文字。松讚既征服諸部落,擴大疆土,爲與鄰國往來和治理民眾頒布法令的需要,松讚幹布派遣貴族子弟到克什米爾學習,其中吞米?桑布劄學聲明學,回藏地後制成藏文字母和文法,並著了八部論,解釋藏文的用法(布敦《佛教史》及《西藏王臣史》)。

    松讚以前,西藏隻有一種神教,名爲笨教,專作祈禳等法。松讚幹布時,有了統一的藏文,才開始翻譯佛經,建立佛教。

    松讚幹布派人到錫蘭請來蛇心旃檀的十一面觀音像,又往印度和尼泊爾交界處請來訶利旃檀的觀音像(此像現仍供在布達拉宮),作爲供養修福的對象。

西藏後弘期佛教


    自從藏王朗達瑪於841年滅法以後,經過一百多年,衛藏等地都沒有出家的僧伽。到宋代初年,才有盧梅等往西康學佛法,回藏重集僧伽,弘颺佛教。此後直到現在約一千年,西藏佛教從未中斷。這一期的佛教,對前弘期而言,名爲“西藏後弘期佛教”。

    朗達瑪滅法以後,佛教什麼時候才由西康複傳到西藏,各書記載互有不同。布敦《佛教史》上說:衛藏佛教毁滅經七十年,後有盧梅等十人重建佛教。十人到西藏時,有一七十六歲老婦說,她六歲時曾見過僧人。就依這個傳說,布敦說西藏佛教中斷了七十年。《布敦史》又說:有人說中斷了一百零八年(似即指内巴班枳達所說)。

    《青史》引内巴班枳達名稱願戒說:從841 年後百零八年沒有佛教,至百零九年才又有佛教。但《青史》又說:841 年滅法後百零九年,是指盧梅等在西藏初建拉摩惹結寺的一年,不是指佛教最初複傳到西藏的一年。並且引盧梅的弟子跋希的文章說,大善知識盧梅慧戒同松巴智慧,先想在隴穴金比隴建寺沒有成功,後來在841 年才建拉摩惹結寺,證明盧梅等由康返藏在建拉摩惹結寺之前。又引種敦巴說,841 年滅法後七十八年佛法複興,其後六十五年阿底峽尊者到藏,並且以此說爲正確。阿底峽尊者到藏阿里是1042 年,逆推其前65年應是978年。《青史》以滅法之年爲901 年,所以說相距七十八年(901年滅法之說不合理,已如“西藏前弘期佛教”中所說)。又《青史》記賈拉康的歷史時說,拏曩金剛自在…… 976年生,三歲時(978)律教由西康傳到西藏。……三十七歲(1012 年)建賈魯雷寺。拏曩金剛建賈寺後,直到明成化十二年(1476)共四百六十五年,代代相承,記載詳明,最爲可信(《青史》第11 頁下—13頁),所以後弘期的開始,可定爲宋太宗太平興國三年(978 )[距唐武宗會昌元年(841)朗達瑪滅法,爲一百三十七年]。盧梅等回藏建立僧團時,正值俄達墀巴在位。由朗達瑪的兒子母堅到俄達墀巴,一共經歷了七個王,時間僅僅一百三十七年,並不算長。因西藏滅法後,地方混亂,沒有正確的歷史記載可以依憑,所以對於這一段時期的長短,各種史書有不同的說法。但以滅法的841 年,複興佛教的978年,是最合理的。

    當朗達瑪滅法時,有藏饒薩、鑰格回、瑪釋迦牟尼三人,滿載律藏典籍,經阿里繞新疆,逃往西康瑪壟潛修。又有迦勝光稱、絨敦獅子幢、拉壟吉祥金剛等,也各自擕帶所有經典,先後逃往西康(《藏王紀》)。當時西康地區也還有其他佛教徒,如喇勤所親近的濃妙吉祥、寶金剛、吉勝頂、曩具喜菩提等(《青史》)。

    藏饒薩在西康時,穆蘇薩巴從他出家,以鑰格回爲阿闍黎,受沙彌戒,法名格瓦饒薩,後因智慧廣大稱公巴饒薩。後期佛教複興,多半由於他的弘傳之功,所以又稱喇勤。喇勤年滿將受比丘戒時,邀請西康壟塘吉祥金剛等三比丘湊足僧數。吉祥金剛自言曾殺藏王,不能入僧數,因此替他們在西寧附近邀漢僧兩人參加。仍以藏饒薩爲親教師,於五眾僧團受比丘戒。

    據《倫主史》說:“就依靠這個僧團,又有仲智幢、魯菩提幢等西康的一些人出家受戒,學習戒律和對法。”《藏王紀》說:“喇勤之後,西康有跋金剛自在、仲智幢覺熱慧菩提等眾多大德。”另據《青史》說:“喇勤西康的弟子,有粗勝慧等。”

    喇勤在西康弘法,西藏漸漸知道了,藏王智幢先派衛藏七人:盧梅慧戒、枳智德、聰格慧獅子、羅敦金剛自在、松巴智慧、賈羅卓協饒、雲本法勝,往西康受戒學法。後來又派遣塔乙勝聖、惹希戒生、跋尊慧自在、結雷仰診法救、仲馨慧願等五個人赴西康,先後都依止仲智幢,覺熱慧菩提等受戒(《藏王紀》)。

    又《布敦史》說:“衛藏十人,赴西康學法:衛地五人,盧梅戒慧、診智德、惹希戒生、跋戒慧、松巴智慧,藏地五人,羅敦金剛自在、聰尊慧獅子、阿里巴痾解兄弟、和博東巴鄔波得迦。那時藏饒薩年老不收徒眾,使他們從喇勤求戒。盧梅留在西康從仲智幢學戒,其餘的人先回。後來惹希戒生和跋戒慧的弟弟來迎他們的哥哥,在壟塘相遇,也出家受戒。”又《青史》說:“盧梅等爲粗勝慧戒弟子,也親近喇勤,並從仲智幢學律。”

    盧梅等回西藏(《倫主史》說是971 年),起先不敢迳回拉薩,暫時到桑耶,盧梅住持迦曲,跋氏兄弟住持鄔刹和鄔則,惹希兄弟住持格結,診住持桑康,羅敦等回到後藏。又經過一段時間,佛法漸漸傳播出去。已經度了很多的僧人,民間信仰也建立起來了。爲進一步弘傳佛教,才商議各建寺廟,重立僧團。

    盧梅和四大弟子建立的僧團有十八處,惹希戒生和他弟弟的傳派有六處,跋戒慧和他的弟子有七處,診智德有五處,羅敦金剛自在和他的弟子有十七處,聰尊慧獅子有九部十六處。衛藏十人中,前藏的松巴,後藏的痾解兄弟和博東巴,沒有單獨弘傳,所以史書所載,隻有六人傳派的寺廟。

    又有阿霞智堅往西康從喇勤弟子枳窩卻喇受戒,這和他的弟子竭鄔聶曩巴等,所傳名叫“阿眾”。又有枳童戒,往西康從喇勤弟子雅洗本敦受戒,回藏後住持寺廟,發展結地的八處名“枳眾”。以上見於記載的,共有寺廟七十五處。

    西藏佛教複興時,前藏有盧梅等,後藏有羅敦等,弘傳戒律,重建僧團。不久佛教遍布全藏,僧伽之眾多,人才之湧現,都遠非前弘期所能比擬。後來阿底峽尊者在阿里聽見種敦巴談到此事,急忙合掌讚歎認爲“如此興盛,必然是聖僧所建樹,絕不是凡夫所能作到的。”

    朗達瑪滅法後不久就遇害,他的大妃的兒子名叫母堅據有前藏布茹,次妃的兒子名叫光護據有鑰茹。光護的兒子吉祥輪有兩個兒子。長子吉祥積繼父位。次子日怙西據阿里;他有三個兒子,最小的名叫得祖滾住漾絨。得祖滾有兩個兒子:闊惹、松内(《布敦史》)。闊惹後傳位松内,出家名智光,後迎請達摩波羅法護論師與慧護論師等到阿里傳比丘戒,從學比丘律儀。

    那時有漾絨巴勝慧,從法護受戒後,又往尼泊爾從枳達迦學律,並且在尼泊爾和迦濕彌羅等地,親近各持律大師,對於律藏的解釋,和守戒的行持,都通達精到。後來傳給他的弟弟跋覺和菩提獅子等,廣事弘颺。這是阿里地區複興律學的大概。

    智光到阿里弘颺佛法,覺得前弘期留下的教法多不完整,尤其一般咒師沒有通達真空法性,妄行誅法等邪行,嚴重違反了佛的意旨。爲挽救這種弊害和弘颺純正的佛教,必須派人往外留學。因此選了阿里三區的青年二十一個人,先使他們學聲明和佛教基本知識,以後厚給資斧,遣往印度,臨行付托給他們的使命是:

  (1)迎請迦濕彌羅國寶金剛論師,東印達摩波羅論師,西方迦魯國摩尼洲論師。
  (2)從中印般若縛黎論師學二部攝續(一、《集密》,二、《攝真實經》)和《攝真實經慶喜藏攝論》。從摩尼洲與達摩波羅學《斷除業障續》及注釋,並學《曼陀羅三百四十尊》(勝天造),集密曼陀羅儀軌(佛智足及龍猛菩薩造)。從寶金剛論師學時輪及四金剛座續釋論。
  (3)比劄瑪屍羅寺有名論師一百零八位,大論師七十二位,無可比者三十七位,如頂珠一位,如瞻部莊嚴者八位,如三界眼目者二位;這些論師,上者當迎請,其次的當從學,最下的也應當訪知他通達善巧什麼法,從而求得他的傳承,請他的經書(《倫主史》)。

    二十一人中隻有寶賢和善慧學成返藏,其餘都病殁於印度。

    寶賢譯師(958 —1055),十三歲依智賢出家,曾往印度及迦濕彌羅留學三次,親近拏熱巴等七十五位大論師,學習一切顯密教義。又迎請作信鎧、作蓮密、佛祥靜、佛護蓮花密等到藏,翻譯顯密經論,尤其注重翻譯瑜伽部和集密續,廣事弘颺。後來又迎請法護、慧護兩位論師弘傳戒法。後弘期密法之盛,多半由於寶賢譯師的力量。寶賢八十五歲時,阿底峽尊者到藏,又得到尊者教授,閉關專修。他弟子很多,以瑪善慧譯師爲上首。

    藏王光護長子吉祥積據有拉朵,和他的三個兒子都信仰佛法,致函後藏羅敦金剛自在,請派弟子來拉朵建立佛教。羅敦派弟子釋迦童和智精進兩人前往(《青史》、《倫主史》說是十人)。兩師在拉朵二百多僧眾中,選拔有智慧的青年卓彌釋迦智(994 —1078)和達羅童精進兩人(《倫主史》說有陵雲努共三人),給以大量金錢,遣赴印度學法,囑以善學戒律、般若(指《現觀莊嚴論》教授)與密咒。兩人初到尼泊爾從靜賢論師(寂靜論師弟子)學聲明,以後往比紮瑪屍羅寺,從六大論師(東門寂靜、南門語自在稱、西門般若生慧、北門拏熱巴、中央寶金剛和智吉祥)學法。達羅多朝禮聖蹟,學法很少。卓彌親近寂靜論師八年,也兼從其他論師學法,成爲大論師。後來又到東印度,從慧王明論師廣受灌頂和解經修行的教授,並且得到道果教授。回藏後翻譯二觀察等三續(母部歡喜金剛法),和寂靜論師的二萬般若釋,還譯了很多其他密法。五十一歲時(1044 年),迦耶達羅論師來藏,又從學五年,完全得到他的教授。卓彌在印度和尼泊爾共留學十三年,回藏後,六十三歲以前講說修學攝益徒眾,以後閉關專修,八十五歲去世。弟子很多,瑪巴譯師、廓譯師都曾從他求學。繼承卓彌道果承傳的爲昆寶王,從此發展成薩迦派。

    瑪巴譯師(1012 —1097)名法慧,十五歲從卓彌學聲明,以後往尼泊爾住三年學四座等法。後來到印度三次,親近拏熱巴、彌勒巴、靜賢、龐廷巴等諸大論師,廣學集密、勝樂、歡喜金剛、摩訶摩耶、四座等教授。弟子很多,彌拉惹巴繼承弘傳,成迦擧派。

    廓枯巴拉則譯師,最初也親近卓彌,以後三往印度,親近七十二位得成就的大論師,特别長期依止靜賢譯師,學集密龍猛派教授,並且翻譯《勝樂金剛空行續》、《四座續》、《摩訶摩耶續》、《歡喜金剛續》等.主要所弘的教授,就是龍猛派的集密。

    這四大譯師之中,寶賢譯師講《二萬般若釋》、《八千頌般若》和獅子賢《八千頌大疏》等。西藏般若的盛行,全仗着他的提倡。在密法方面,寶賢總弘四部密法,特别弘傳瑜伽部諸經的廣釋、儀軌、修法等。卓彌釋迦智,主要弘傳歡喜金剛等瑜伽母續;瑪巴譯師主要傳拏熱巴、彌勒巴所傳集密等瑜伽續,佛頂等瑜伽母續;廓大譯師主要傳龍猛派集密教授。經此四大譯師弘傳,西藏後弘期的密法,講說修行,都已很完備了(《青史》)。

    此外,還有與寶賢同伴的俄善慧,弘傳戒學的漾絨巴勝慧,請阿底峽尊者的精進獅子、拏措戒勝,寶賢的弟子紮覺協饒、噶法賢、釋迦光、瑪善慧,都是當時著名的譯師。

    後來有俄善慧的侄子俄大譯師羅敦協饒(1059 —1109),幼年從伯父求學,十七歲往迦濕彌羅求學。經十七年,從利他賢、善根王學因明,從薩 那、廓彌其梅等學慈氏五論等顯密諸法。回藏後翻譯因明莊嚴疏等,廣弘因明、般若、入行論等,並曾協助繃茶松巴等諸大論師翻經。弟子二萬三千多人,以卓壟巴慧生和枳慧然爲上首。

    跋曹日稱譯師,往迦濕彌羅留學二十三年並迎請迦那迦嚩 瑪論師到藏,翻譯中觀宗月稱派諸論,廣事弘颺,應成派學說因此大盛。

    吉覺月光譯師,翻譯時輪、佛頂、金剛甘露、勝樂等法。

    還有桑迦聖慧、寧盛稱、克鄔格巴輪稱、繃鑰明稱、 彌佛稱、跋日寶稱、羅甲慧積、梅覺慧稱、卓慧稱等,所譯經論現存於大藏中,數量甚多。

    以上是往外留學諸師返藏弘化的情形。

    西藏佛法複興時,各大譯師各個弘颺於一方,弟子傳承修行方式,因此也各有不同。從公元1042 年阿底峽尊者到阿里以後,百餘年中,成立了多數的教派。

迦當派 


  這一派起自阿底峽尊者。“迦”是佛語,“當”是教授,這派說一切佛語(經論)都是修行的教授,所以名爲“迦當派”。自從朗達瑪滅法以後,西藏一般學佛的人,多重密輕顯,重師教輕經論,也有人重戒律毁謗密法,致使顯密形同水火。最大的弊病,是修行沒有次第,沒有出離心菩提心的基本修證,就妄趨高深密法,沒有通達法空真理,隻依密法文義,作誅戮仇敵等事。不但違背佛意,也造成罪因。阿里王智光與菩提光(松内之孫),爲挽救此等流弊,不惜身命資財,至誠迎請阿底峽尊者來藏弘法。尊者到阿里後,爲菩提光等廣傳甚深法輪。爲整治當時西藏佛教混亂現象,特造《菩提道炬論》,說明修行次第和顯密教義全不相違的道理。後由種敦巴迎請,到衛藏各處弘傳佛法。針對當時邪行密法輕視因果的流弊,特重視因果,宣說皈依,所以有業果喇嘛、皈依喇嘛的稱號。

    阿底峽尊者的一切顯密教授,都傳給了種敦巴。圓寂後,門人都依止種敦巴修學。公元1056 年建惹真寺,爲迦當派的根本道場。種敦巴弟子有樸穹瓦、博朵瓦、僅哦瓦、康壟巴等,繼承阿底峽尊者的教授,成爲迦當派。其後廣事弘颺,傳承很久,到宗喀巴大師建立嘎登派後,就形成新迦當派,與黄教爲一家。

迦擧派

 
  “迦”指師長的言教,“擧”爲傳承,“迦擧”義指所修一切法門,都由師長親語教授傳來。這一派起自瑪巴譯師。瑪巴譯師晚年,赴東印親近彌勒巴,依大印教授,親證無生法性,又得薩惹哈加持,證得“萬有一味”的境界。攝益門徒很多,上首弟子有四個人:1、梅村伯福幢,2、俄法金剛,3、粗自在,4、彌拉惹巴。前三人傳講釋經論的教授,彌拉專重修行的教授,四人中以彌拉爲嫡傳。

    米拉日巴(1040 —1123),幼年孤苦,備受伯父姑母欺侮,因爲學舊派誅法,殺死伯父親友三十五人,打算學法懺罪,於是到羅劄親近瑪巴譯師。譯師用多種苦役摺磨他,而他不生惱怒,才傳給圓滿的教授。彌拉返回阿里,先在帕比日靜修六月,成猛利火,能抗饑寒。以後登吉絨山頂靜修九年,對於“風”得到自在,證大印法性。於是漸次說法教化,八十四歲去世。繼承教法的是崗薄瓦福寶,發展遍於全藏,稱迦擧派。

    崗薄瓦福寶,將迦當派修菩提心教授與“迦擧派”大印教授結合,名爲俱生大印,傳授門徒,成爲達薄迦擧系。

    達薄的弟子迦瑪巴都松欽巴(1110—1193),建迦瑪寺(1159)和粗樸寺,弘傳教法,成迦瑪迦擧系。達薄又一弟子帕摩主巴金剛王(1110—1170),建帕主寺(1158),成帕主迦擧系。

    帕主弟子凌惹(1128—1188)傳藏巴賈惹(1161—1211),廣弘大印教授於康藏各地,爲主巴迦擧系。

    帕主又一弟子止貢寶祥(1143—1217),三十七歲(1179)住止貢寺廣弘迦擧教授,成止貢迦擧系。

    帕主又一弟子達隴吉祥德(1142—1210),三十九歲(1180)到達隴建寺弘法,成達隴迦擧系。

    此外,還有刹巴、跋絨、雅桑、綴樸等諸系,不能列擧。總之迦擧派中,系統最多,傳播也最廣,握地方政權的也很多。起初和薩迦派抗衡爭權的有止貢系,其後由帕主系大悉都,盡奪薩迦政權,治理八十七年,稱爲盛世。到明宣德十年(1435),後藏仁繃巴善財在桑主則獨立,前後藏政權分裂一百五十年。到嘉靖四十四年(1565),迦瑪璀敦多傑又推翻仁繃巴而獨立。這些都屬於迦擧派。到崇禎十三年(1640),固始汗進藏,盡取前後藏政權,迦擧派才失掉政治勢力。其各系教派的傳承,到現在未曾斷絕。

    薩迦派“薩迦”是地名,因在此地建寺弘法。所以稱爲“薩迦派”。這一派的創始人是卓彌譯師,特别崇尚的教授是道果教授。卓彌攝受弟子雖多,得圓滿教授的不過幾個人。昆寶王得其講釋經論的教授,繼承其道果承傳。

    昆寶王(1034—1101)四十歲時建薩迦寺,弘法三十年,六十九歲去世。他的兒子薩勤慶喜藏(1092—1158),先從他的父親得卓彌所傳講釋經論的教授,後來從法然等學得卓彌所傳的道果教授,成爲卓彌教授的集大成者。薩勤住持薩迦寺四十八年,是薩迦五祖之首。稱爲“薩勤”,即薩迦五大喇嘛之意。其後法派相承,成薩迦派。

    薩勤以後一百五十多年,世代相承,弘颺道果教授等顯密教法。到帕思巴(1235—1280)十九歲時,元忽必烈從受歡喜金剛灌頂,進帝師號,以西藏十三萬戶爲謝禮,西藏的教政全權,都爲薩迦所有。管理政事的大臣,以後有童自在、菩提金剛、阿伽倫三個人,在這三人的時代,常與迦擧派中的止貢寺眾鬥爭。阿伽倫時並且曾邀元兵進藏,焚毁止貢全寺。此後内亂漸多,至正元年(1349)前藏諸區都被迦擧派帕摩主巴系的大悉都菩提幢所占。又六年(1354),後藏地區,也都隸屬悉都。薩迦的政權雖然失去,但其教法傳承,到現在不見衰落。傳授顯密教法的大德,也遍布全藏。

    覺曩巴“覺曩”是地名,因悲精進在其地建寺弘颺他空見,所以稱爲覺曩派。這派的創始人名叫不動金剛,起初是在家瑜伽師,出家後名叫信王,從迦濕彌羅國卓敦曩拉則學時輪和集密的經論教授。由修時輪金剛法,見色空的天身從内顯現,又依《如來藏經》等說“一切眾生皆本具相好莊嚴的佛身名如來藏”等,於是生起“他空見”。信王將這種見和時輪教授等傳給他的兒子法自在,法自在傳虛空光,虛空光傳虛空幢,幢傳慧光,都對於時輪教法十分珍祕。慧光以下,弘傳漸廣。慧光傳法身光,法身光傳悲精進。悲精進建覺曩寺,傳勝者智,勝者智傳功德海,功德海傳慧幢,慧幢著《了義海論》等,廣弘他空見,於是形成覺曩派。

    悲精進是帕思巴的弟子,所以覺曩寺也是薩迦的屬寺,住持大德也都是由薩迦學成後轉入覺曩派的。

    明朝末年,有一位名叫達惹那他的出家人,以當時執政權的迦瑪敦迥旺薄爲施主,建達敦彭磋陵寺,弘宣他空見,盛極一時,很敵視黄教。不久,迦瑪失位,該寺黄力也逐漸衰微。五世達賴時,將該寺改爲黄教屬寺,易名嘎登彭磋陵。其他如卻隴降則等覺曩派寺院,也都改屬黄教。現在西康藏塘地區,還有慧幢弟子寶祥所建的寺院,講覺曩派的他空見。衛藏地區,早已沒有弘傳覺曩派他空見的寺院了。

其他教派 


  (1)希結派,“希結”是能息滅的意思,就是說依據這個教授,能息滅業力或非人損惱所致的身心眾苦,所以名叫“希結”。其教授内容,就是依般若空義對治我執煩惱,加上密法的觀想,和修自他相換的菩提心力,來息滅惑業苦等。這個教授由印度帕盪巴桑結傳來,初期傳喀伽若那姑赫拉,由翁薄譯師翻成藏文的有“息滅燈”和“大威德”等教授。中期傳瑪法慧、梭穹僧然、崗智幢等。其教授通括顯密法門,數量很大。後期傳盪巴卡勤、卡彎、班卓達、盪巴滾嘎等,其内容爲“大印無垢點行持”。從此三期所傳的般若波羅蜜多教授,名希結派。

    (2)覺宇派,“覺”是“能斷”義,就是說修這派教授,以慈悲菩提心能斷自利心,以般若空見能斷我執。此二種和合,能斷四魔。又作“決”,是行義,指修菩薩方便般若行。

    這一派也從帕盪巴桑結傳來。帕盪巴中期傳法時,在後藏傳與覺敦梭曩喇嘛和雅隴瑪惹賽薄兩人。瑪惹傳寧巴賽絨,寧傳則敦、松敦,從此傳下的名男系。由覺敦傳勞准,以下多女眾,名女系。這種修“覺”的教授,遍於全藏各宗派,到現在沒有斷絕。

    (3)廓劄派,“廓劄”是地名。這一派的創始人福幢(1182—1261),起初從釋迦室利學修菩提心法,又從金剛祥學舊派密法,後來在貢摩山靜修,證得大印甚深義,又從寶鎧論師受勝樂灌頂。在底斯山專修五年,現證如理如量智,如實見金剛身真理。後在仰垛建廓劄寺,因此又稱廓劄巴。他遍學新舊各派所傳一切法門,所以當時前後藏的大德,沒有一個人不從他參學。他的學說不一定屬於那一派。

    (4)響巴迦擧派,“響”是地名。這一派的創始人是瓊波瑜伽師,曾七度赴印度學法,親近大善知識一百五十人,以大金剛座、彌勒巴、鞠多瑜伽、羅睺羅鞠多、尼古空行母、樂成就空行母等六人爲主。歸藏後在響地建一百零八寺,弘法三十年,攝受弟子八萬餘人,壽一百五十歲。他的教授都從印度學來,因此别成一派。

    (5)霞鑪派,又名布敦派。創始人布敦寶成(1290—1364),原是中興律學的嫡派,後來又遍學迦當、迦擧、薩迦所傳的因明、對法、中觀和各部密法,成爲一代教主。三十一歲時住持霞鑪寺,興建七十餘種大曼陀羅儀軌,廣弘四部密法教授,並且校訂西藏所翻譯的大藏經,編有《大藏目錄》,著述三十多函流傳於世。晚年建霞鑪山穀茅蓬,住着一百六十位修行者,霞鑪寺常住僧三千八百人,講說修行極一時之盛。弟子有法祥、童福、寶勝等,從此流傳的教授,名霞鑪派。

    這些派别中,希結、覺宇,時代稍久,兩者的教授和修法,已經融入其他各派中,沒有獨立的系統可尋。廓劄和布敦兩派教授,都普遍攝入薩迦、迦擧、格登等派中,尤其是宗喀巴大師,盡承兩派遺軌。這兩派現在也沒有單獨流傳。

    (6)寧瑪派,這一派就是前弘期中蓮花生、無垢友、遍照護等所傳的密法教授。在前弘期和滅法的期間,由娘智童、梭薄吉祥智、努佛智、功德海等繼續傳承,未曾斷絕。到後弘期由功德海傳仰慧勝,仰慧勝傳仰智生,仰智生傳素薄伽釋迦生,再傳素穹慧稱。素穹的兒子卓樸巴釋迦獅子廣弘寧瑪派各種教授於全藏。元朝末年有隴勤饒絳巴廣學顯密一切教法,後來傳寧瑪派寧提教授,並且造“勝乘藏”等七大藏論,廣弘寧瑪派。明末清初,有吉祥力勝在前藏建金剛崖寺,又有得達陵巴不變金剛建鄔僅民卓陵寺,五世達賴也在尊勝利樂善說洲寺興建寧瑪派修法。是爲寧瑪派極盛時代。這些寺院後來雖然經准噶爾王一度摧毁,但不久就修複起來,世世代代有大德住持,至今未衰。西康的迦陀寺、佐勤寺等處,也世世代代有大德住持弘傳,因此寧瑪派教授也遍弘於全藏。

    西藏因薩迦、迦擧兩派互爭權勢,真學實行的人日漸減少,到元末明初,顯密教法都很衰微。除少數大德以外,幾乎不知戒律爲何事。雖然還有研究教理的人,僅僅能啟發知識,而沒有實義可修。尤其對於因明,誤認爲一種辯論方式,全不了解其中有證解脱與成佛的道果。對於密法,隻知道亂受灌頂,偏修一部分教授,至於如何親近師長,如何守護律儀和三昧耶等,全不講求。此時具有卓絕見解整理弘颺佛教的,就是宗喀巴大師(1357—1419)。

    宗喀巴,元至正十七年(1357)生於青海宗喀地區(即現在塔爾寺),十六歲進藏,先在極樂寺依吉祥獅子學《現觀莊嚴論》。後來到後藏從寶勝大師、末底班禪等受學深法。後來到覺摩曩寺,從尊勝大師學六加行法(時輪法)。以後回那塘,從慶喜祥大師複習《現觀莊嚴論》,從惹達瓦童慧大師學習《中觀》、《現觀莊嚴》等。後來回前藏,在覺摩隴寺從慧明律師學戒律,從措勤寺住持戒寶律師受比丘戒,從布敦大師高足法勝(或譯法祥)大師受學《時輪金剛大疏》,從童福大師學布敦所傳一切密法。後來遇到喇嘛中觀師請問中觀正見,閉關專修,穫得中觀甚深空見。又從住持迦當派教授的法依賢和虛空幢兩位大師,受學阿底峽尊者傳來的菩提道次第教授。

    自修見行圓滿之後,就作化他事。爲整治當時戒行廢弛的流弊,首先提倡戒律,自己和徒眾著割截衣,擎缽持杖,少欲知足,清淨自活。又鑒於大乘願行根本,在於發菩提心和持菩薩戒,因此廣弘修菩提心教授,並著《菩薩戒品釋》,率領徒眾切實履行菩薩學處。又因修行密法必須如法依止善知識,嚴守三昧耶戒,方有成就,因此廣釋《事師五十頌論》和《密宗戒》,爲學密法的徒眾,講授修學。又爲抉擇始從凡夫直至聖果的修行次第,著《菩提道次第廣論》和《密宗道次第廣論》。五十三歲時(1409),在拉薩大招寺興建廣大供養法會,此後每年擧行,流傳至今。又在這年建立嘎登寺。大師六十三歲在嘎登寺示寂,大弟子嘉曹盛寶繼位十三年,以後由克主傑善祥繼位八年,流傳到現在,每代都有大德繼承法席。

    大師的上首弟子妙音法王依照大師的囑咐,在1415年建立哲蚌寺,第二年落成;大慈法王在1418年建立色拉寺,也在第二年落成;和嘎登寺通稱爲拉薩三大寺,是大師在世時所建黄教根本道場。後來根敦主巴,在1447年建立後藏劄什倫布寺,廣弘大師教法。又有阿里的慧賢,於芒宇建達摩寺,他的侄子又建立敕色寺,大師的教法因之弘布於西藏極西。又昌都的慧賢,在昌都建慈氏洲寺,更有許多大德,分别在西康南北各處建寺弘法,不勝枚擧。

    安東(即甘青等處)方面,起初有義成寶大師在妙翅鳥崖建寺,後來在宗大師降生處建立塔爾寺。第四世達賴時,又派人建滾隴寺,講弘教法。妙音笑金剛在甘肅夏河地方建拉蔔楞寺,廣弘顯密教法。乃至蒙古地區,都有大師廣布教法。

    這一派因爲宗喀巴大師常住嘎登寺弘法,所以稱爲嘎登派,又名格魯派。又因宗大師弘颺戒律,著黄色衣帽,於是稱爲黄帽派,或簡稱黄教。

    朗達瑪滅法時,有一部分佛典被焚,後來不可複得;有一部分由藏饒薩等擕到西康;又有一部分由當時在家信徒保存,沒被毁壞。後弘期即在這些餘存佛典的基礎上,又經諸大譯師盡量翻譯補充,而成爲現在的圓滿大藏。其中顯教經典,幾乎都是前弘期所譯。如:初法輪攝的小乘經目中,除寶賢等所譯的幾種以外,在前弘期都已譯出。第二法輪的《般若》、《寶積》等,也完全是前弘期所譯。大乘經集中,除寶賢譯的《小涅槃經》、《問無我經》,善慧譯的《觀音問七法經》、《菩薩别解脱四法經》,日幢譯的數種小品經外,其餘都是前弘期譯出。後弘期新譯的很少。

    論藏中,瑜伽方面無大變化,唯獨慈氏五論之學,尤其《現觀莊嚴論》,經俄大譯師極力弘颺,到現在還盛行。龍猛學方面,前弘期有《中觀論》、《無畏疏》、《佛護釋》、清辨《般若燈》和大疏、《七十空性論》、《六十正理論》、《回諍論》及注、月稱《六十正理論釋》、靜命《中觀莊嚴論》、蓮花戒《中觀明論》、智藏《二諦論》等。其餘中觀諸論和月稱的大部著作,都是後弘期中所譯。因明學在前弘期有法稱的《正理滴論》、《因滴論》、《觀相屬論》、《成他相續論》和這幾部論的注釋。象陳那的《集量論》、法稱的《釋量論》、《決定量論》和所屬的注釋,都是後弘期所翻譯宏傳。大小乘對法和律學方面,多承前弘期所傳,發展很少。至於密宗經論,後期所弘,遠非前期所可比擬。尤其是無上瑜伽部密法,前弘期禁止翻譯的,後弘期盡量譯傳,幾乎占大藏經份量的一半。

    本期的戒學,在宗喀巴大師出世以前,曾經一度廢弛,經宗喀巴大師的倡導,才糾正了當時的流弊。關於定學方面,由各派密典的譯傳,修證的法門也是豐富多采的,尤期在慧學方面,各宗見解很多分歧。因所研教理淺深和各人根智的利鈍有關,因此屬於顯教的正見,有大小、性相之分。前弘期所弘傳的正見是中觀宗顺瑜伽行的見解,也兼有清辨論師顺經部行的中觀見。後弘期中,百家爭鳴,見解有多樣。如寶賢初弘般若學,所傳當屬中觀見。卓彌所親近的寂靜論師是唯識見,卓彌或者也是唯識見。瑪巴親近的拏熱巴和彌勒巴,都是應成派中觀見,所以瑪巴師徒就是月稱派的中觀見。阿底峽所傳的也是月稱派見。俄大譯師所弘是清辨派中觀見。到跋曹譯師大量翻譯月稱論師的著述,廣事弘講,應成派中觀見因之大盛。後來黄教複興佛法,也是應成派中觀見。薩迦派中見解最紛歧,如薩迦派四祖慶喜藏是自續派中觀見,惹達瓦是應成派中觀見。後來的釋迦勝等,有的是中觀見,有的是唯識見,也有的是他空見的。

    在密宗方面,迦擧派的大印,是以應成派中觀見爲基礎而修密宗的各種法門。薩迦派道果教授,有“空明無别”和“生死涅槃無别”之見。覺曩派是依他空見,修時輪金剛的六支加行。其餘各派所傳父續母續諸密法,就依各派的見解而修生起、圓滿二次第等,以期證得佛果。

    松讚幹布初娶尼泊爾公主,擕來不動佛像、彌勒菩薩像、度母像等(不動佛像現供在惹摩伽寺,彌勒像等現供在大招寺)。後娶唐朝文成公主,又擕來釋迦佛像(相傳爲佛在世時所鑄造,現供在大招寺正殿中)。

    松讚幹布又使尼泊爾塑像匠人,按照松讚自己的身量,塑一尊觀音像(現供在大招寺北廂殿中)。

    爲供奉諸聖像,便於人民修福禮拜,尼泊爾公主建築了大招寺,文成公主建築了惹摩伽寺,松讚幹布又建迦刹等十二寺於拉薩四周各要地。此外,又建築了許多修定的道場。各寺所供的聖像很多,有釋迦、彌勒、觀音、度母、顰慼、佛母、光明佛母、妙音天女、馬頭金剛、甘露明王等。

    當時翻譯經典的人,漢人有大天壽和尚,藏人有吞米桑布劄、達摩廓霞、拉垅金剛祥,印度人有孤薩惹論師、商羯羅婆羅門,尼泊爾人有屍羅曼殊論師等。

    當時翻譯的經典,有《寶雲經》、《觀音六字明》、《閻曼德迦法》、《摩訶哥羅法》、《吉祥天女法》(見《青史》第二十頁)。又有《集寶頂經》、《寶篋經》、《觀音經續(二十一種)》、《百拜經》、《白蓮華經》、《月燈經》。有說亦曾翻譯《十萬頌般若經》(《藏王紀》第三十一、七十二頁)。

    藏地以前沒有一定的法制。松讚幹布時代,依佛經所說的十善戒,制定法律:鬥毆的處罰,殺人的抵償,盜竊的加八倍罰款,奸淫的斷肢體而流放,欺妄的割舌(《藏王紀》第三十三頁)。又制十六條人道倫理法:一、敬信三寶,二、修行正法,三、孝敬父母,四、恭敬有德,五、敬重尊長,六、交友以信,七、利益國人,八、心性正直,九、景慕賢哲,十、善用資財,十一、以德報德,十二、秤鬥無欺,十三、不相嫉妒,十四、不聽婦言,十五、和婉善語,十六、心量寬弘(《西藏王臣史》第十六頁,《藏王紀》所說略異)。

    總之,在這一段時期,藏地才開始有佛教,建築寺廟,創造文字,翻譯經典;同時也制定了法律,教育民眾,使西藏民族逐漸強盛文明起來。所以藏地史書都說松讚幹布是觀音菩薩化身,特爲饒益藏地人民而現國王身的。

墀松得讚時期(建樹佛教)


    松讚幹布後,芒松芒讚(亦作芒壟芒讚即松讚幹布之孫)、都松芒薄結兩代,雖然繼承祖先的遺訓奉事佛教,不過對於佛教事業,非但沒有新的建樹,而且由於多次兵災,將釋迦佛像封閉在大招寺左廂祕室中,松讚幹布所建的布達拉宮也毁於兵火。墀得祖敦即位後,起初原爲其太子絳刹拉聞請婚於唐朝。等到金城公主到藏時,絳刹拉聞已死,隻好嫁墀得祖敦,以後生下墀松得讚,大弘佛教。金城公主到藏後,問知文成公主帶到西藏的釋迦佛像閉在暗室,急命人請出,供在大招寺正殿;又將尼泊爾公主請來的不動佛像,移到惹摩伽寺供奉。

    墀得祖敦想紹繼祖先弘颺佛教的遺規,曾派使臣往底斯山迎請佛密和佛靜二大論師。二師未肯到藏。墀得祖敦又遣使到唐朝和於田,迎請宏法大師和經典,並建立拉薩喀紮等寺,安置各處請來的經典和大德。

    此時譯經的,有賬迦牟拉廓霞、娘若那鳩摩羅。從漢文譯成的有《百業經》、《金光明經》及曆數、醫學等書籍(布敦《佛教史》)。這時的僧眾,有漢僧和於田僧;藏民雖已信仰佛教,但還沒有人出家。

    墀得祖敦的臣屬中,信佛的固然很多,但也有不信佛教的。他們中間還有掌握重權能左右朝政的人,如舅氏仲巴結及達惹陸貢等,不過懾於墀得祖敦的威嚴,還沒有明目張膽地反對。

    墀得祖敦去世後,仲巴結便借口過去幾代藏王的短壽,和國家的兵連禍結,將這些事情都歸罪於佛法。又編造許多謊言,誣蔑釋迦佛像爲引禍根源,把像埋在地下,後又移到芒宇。改大招寺爲屠場,拆毁墀得祖敦所建的喀紮寺和真桑寺。驅逐修行佛法的信眾,各地來的僧人也都遣回原籍。此時墀松得讚年幼,不能自主朝政,隻好聽憑仲巴結擺布。藏地尚未長成的初期佛教,就遇到這樣一場摧摺。

    西藏民間,原已盛行笨教。松讚幹布雖曾制定法令,教人民敬信三寶,學習佛經;笨教徒有暗改佛經爲笨經的,也被禁止,但臣下和民間,仍有信奉笨教反對佛教的。後來經過芒松芒讚、都松芒薄結、墀得祖敦三代,似乎都沒有加以禁止。墀松得讚時代反對佛教的這些權臣,大概就是笨教信徒。

    墀得祖敦曾派臣下桑希等到内地學佛法。桑希臨回藏時,遇着一位高僧,授給他《金剛經》、《十地經》(有作《十善經》)、《稻稈經》等三部經,並且向他說:“現在藏王已死,王子年幼,那些不信佛法的臣下,正在破壞先王法制,毁滅佛法。此時回到藏地,沒有佛教事業可作。你等到王子大了,把這三部經呈上,並須請薩賀國的靜命來藏弘法,那時佛法才能光大。”桑希等請有漢文經書千餘卷,到藏時正遇着滅法,就把經書藏在欽樸石崖中。

    墀松得讚漸長,閱讀前代諸王史籍,知道祖先弘颺佛教、建立法制的事蹟,深爲信樂,就與諸臣籌商複興佛教的事宜。桑希以爲時機已到,就把藏在欽樸的漢文佛經取出,呈進藏王,並爲略述大意。藏王聽了很歡喜,就教桑希同漢人梅瑪果、迦濕彌羅人阿難陀共同翻譯。但此事爲舅氏仲巴結所反對,並怪桑希多事,把他貶到芒宇。史書上說一些信佛法的人,爲了保護桑希,送他到芒宇避難。

    又有大臣名薩曩,信仰佛教,藏王派他作芒宇守。他在芒宇建立了兩座佛寺。後來往印度朝禮大菩提寺、那蘭陀寺聖蹟,在尼泊爾遇見靜命(也有譯爲寂護的)論師。他請靜命論師到藏弘法,得到許可,自己先回拉薩見藏王,陳述靜命論師的功德,可以請來建立佛法。藏王詔諸信佛法的大臣如漾娘桑、廓墀桑等密議,用計除去舅氏仲巴結、達惹陸貢等,頒布敕諭,令一切臣民奉行佛法。先將釋迦佛像請回拉薩,仍供在大招寺正殿,隨即派人迎接靜命論師。民間有信笨教反對佛教的,又使阿難陀等和他們辯論。笨教徒辯論失敗,笨教書籍,除少數祈禳法外,都被廢毁,不許傳播。

    靜命論師到藏後,在龍粗宮中安居四月,爲藏王等講說十善業、十八界、十二因緣等法門。當時雷擊瑪波日,洪漂龐塘宮,瘟疫流行。不信佛教的人,就說是弘颺佛教之過,請藏王停止弘法,民間喧擾不安。藏王請問靜命論師,靜命說須請蓮花生大師來才能止息災害,自己也就暫回尼泊爾。藏王又派薩曩等去迎請蓮花生大師。蓮花生大師到藏後,適災害止息,才又接靜命論師回藏。

    藏王打算建立桑耶寺,先與臣民商議,大家都讚同,就請蓮花生大師加持地基,請靜命論師仿印度飛行寺規模繪成圖樣。中分須彌峰、十二洲、日月二輪,外有垣牆圍繞,四角建四舍利塔,四門立四碑。藏王三妃,又各建一殿。從762年壬寅奠基,至766年丙午落成(據《藏王傳》等說,布敦說是787年丁卯奠基,799年己卯落成)。完工後又請靜命論師、蓮花生大師等開光,擧行盛大慶祝法會。

    767年丁未從印度迎請說一切有部持律比丘十二人到藏,以靜命論師爲親教師,開始度西藏人出家受戒。最初受戒七人爲:寶護、智王護、寶王護、善逝護、遍照護、龍王護、天王護(七人的名字有多種不同的記載),稱爲七覺士。此後複度官民子弟三百餘人,出家受戒;選拔優秀的學習梵文,造成譯經的人才。

    此時翻譯經典的,印發人有靜命、無垢友、佛密、靜藏、清淨獅子等諸大論師,西藏人除初出家的七人外,有法明、虛空、寶軍、無分别、釋迦光等諸大譯師,廣譯三藏教典。又請密宗大德法稱論師,傳授瑜伽部金剛界、大曼荼羅等灌頂。又請迦濕彌羅國大德勝友、施戒等,傳授戒法,又請漢僧傳授參禪修定。此時,對於佛教,盡量吸收,不論大小、顯密、禪教、講修,兼收並擧,故可稱爲前弘期的極盛時代。此時所譯典籍,據辰年在登迦宮所編《目錄》(此目錄布敦《佛教史》和倫主《佛教史》都說是墀松得讚時所編。布敦《佛教史》並說:先編《登迦目錄》,次編《欽樸目錄》,再編《龐塘目錄》。《經論大藏目錄序》中說,牟底讚薄時,先編《龐塘目錄》,次編《登迦目錄》,未說《欽樸目錄》何時所編)的記載,密教方面除無上瑜伽部,顯教方面除《阿含經》類及一部分《中觀》、《因明論》外,其餘的顯密經論,大體上都具備了。現在舊派所傳的一部分無上瑜伽部經論,也是由無垢友等傳來的,可能因爲當時隻是祕密傳授,故未編入目錄内。

    此時所傳的戒律,是根本說一切有部。爲防止部派紛爭,藏王曾明令制定,不許翻他派的律典。此時大乘教典,唯識宗的已很完備。但因弘傳佛法的主要人物,多是中觀宗的大德,如靜命、蓮花戒,就是中觀顺瑜伽行派(世俗中不許有離心外境,勝義中許一切法皆無自性)的創始人,蓮花生、無垢友、佛密等也都是中觀宗人;所以,此時的見解,都是屬於中觀宗的。在墀松得讚末年,息滅頓漸的爭端後,又曾明令宣布,隻許學靜命所傳的龍樹的中觀見,修十法行與六度行,不准學頓門的見行。

    總之,墀松得讚時,才開始有西藏人出家受戒,建立僧伽制度,廣譯經論,講學修行。佛教的真正規模,此時才算完備。又在耶巴、欽樸等處,建立專修道場。後來阿底峽尊者曾讚歎說,此時西藏佛法之盛,就是印度好象也比不上呢。

墀惹巴僅時期(發颺佛教)


    墀松得讚死後,牟尼讚薄與牟底讚薄先後繼位,紹承父業,仍弘佛法。尤其在牟底讚薄時,建立金剛界寺,請無垢友等論師,遍照護等譯師,將父兄兩代未譯完的經論盡量翻譯(據倫主《佛教史》和《藏王紀》所記,此時還有蓮花戒等論師,龍王護、寶勝等譯師),三藏教典此時就很完備了。

    墀松、牟尼、牟底諸王時,一面雖盡力弘颺佛法,一面也常以武力征服鄰近的其他民族,尤其與唐朝,時而和好,時而戰爭。直到墀惹巴僅時代,由諸佛教大德從中調停,在唐穆宗長慶元年(821),唐朝與西藏才達成和議,建立了和盟碑,戰事才停息。

    墀惹巴僅深信佛教,護持十善法制。因見前代靜命、智王、漾娘桑、桑希?得瓦廓喀結其主、阿難陀等譯出的典籍,有許多名詞是西藏不通用的,又有從漢地、於田、印度薩賀等處譯來的,名詞多不一致,學習極爲困難;故請勝友論師、天王菩提等譯師,依據大小乘教義及聲明諸論重新整理,務令義理無誤,名詞統一,便利修學。又將大小乘教各種名詞,詳加審定,匯爲專書,使後來譯經者有所遵循。倘有必須設立的新名,須將該名詞的訓詁和定名的理由,詳細注明,呈報譯經院、講經院,轉呈藏王批准,編入目錄内,以便通行。關於密部典籍,尤其無上瑜伽部,未經藏王批准的,不許隨意翻譯。所譯三藏教典,在禮敬文上加以區别:凡屬律藏的,“敬禮一切智”;凡屬經藏的,“敬禮一切諸佛菩薩”;凡屬論藏的,“敬禮曼殊室利童子”。讀者一看禮敬文,就知道屬於那一藏。對於戒律,還是隻弘一切有部,不許弘譯他部,以免爭端。

    墀惹巴僅由於深信佛法,對於每一個僧人,各分配給七戶居民,供給他的生活,使他能專一修行。每逢齋僧法會,墀惹巴僅先把自己的頭巾敷地,請僧眾在上邊走過,然後頂戴。所有大小朝政,皆請決於高僧;所有行政制度,也都以經律爲准則。下至通用的度量衡器,都依照經論改制。對前代所建的寺院,都善加修葺,並新建劄喜格培寺。以恭敬三寶、奉行十善教育人民。對於侮慢三寶的,處罰特重。他這樣做,對於佛教雖是極端尊崇,但在臣民當中,不免引起一部分人的嫉忌和反感。朗達瑪的滅法,也就因此而起。

    從松讚崗薄時代創制統一藏文,翻譯佛經,至墀惹巴僅時代整理譯典,廣事講修,都屬於西藏佛教的前弘期。這一時期内,西藏的佛教,可就教典文獻和見修行證兩方面總結一下:

教典文獻


    此時所譯的教典,大小、性相、顯密、大體都已完備。今依《登迦目錄》,略擧如下:

    (一)大乘經典,分六類:

    (1)《般若經》類,有《般若十萬頌》等大小十六種。
    (2)大方廣類,有《佛方廣經》等大小七種。
    (3)《大寶積經》四十八品(原書四十九品,抽出四十六品編入《般若經》類)。
    (4)各種大乘經,有《賢劫經》等大小一百六十七種。
    (5)大經類,有《大集經》等九種。
    (6)從漢文轉譯的,有《大般涅槃經》等大小二十四種。

    (二)小乘經:《正法念住經》等大小三十九種,又《集法句》等論著七種。

    (三)密咒續:《不空 索經》等及注疏四部共十八種(其中隻有事部和行部,缺瑜伽部和無上瑜伽部)。

    (四)各種陀羅尼一百零一種。

    (五)名號:有《佛及菩薩百八名經》等九種。

    (六)讚頌:有《不可思議讚》等十八種。

    (七)願文:有《回向願王》等十二種。

    (八)吉祥頌:有《大吉祥頌》等七種。

    (九)律藏:有《根本說一切有部十七事》、《毗奈耶》並諸注釋大小三十一種。

    (十)大乘注釋:有《般若十萬頌大疏》等五十二種(内有《般若經》、《深密經》、《三摩地王經》、《寶積經》、《十地經》等的注釋),又有從漢文譯出的《解深密經大疏》等八種。

    (十一)中觀宗論:有《中論》等三十三種。

    (十二)禪修類:有《修次第論》等八種。

    (十三)唯識宗論:有《瑜伽本地分》等四十一種。

    (十四)各種大乘論:有《集菩薩學處論》等三十一種。

    (十五)小乘論:有《俱舍論》等九種。

    (十六)因明類:有《觀業果論》等二十五種。

    (十七)藏王等撰述:有《聖教正量論》等七種。

    (十八)已譯未校的:有《般若四千頌》及《念住經》二種。

    (十九)未譯完的:有《中觀精研論》及《釋》等九種。

    從第一類至第八類屬於經藏,第九類屬於律藏,第十類以後屬於論藏。又第三、第四兩類屬於密教,其餘都屬顯教。

    小乘經律論大小乘共學,其餘都屬大乘。唯識宗的經論,已很完備。中觀宗的經論,除月稱的論疏外,很多都有了。這個目錄中所載的密部典籍雖隻有事行兩部;但在墀松得讚時,已曾請印度密宗法稱大師,傳授瑜伽部灌頂。又有無垢友、施戒、遍照護、吉祥積等,已翻譯《集密意經》、《幻變密藏》、《黑茹迦格薄》等無上瑜伽部密法多種。所以這一段時期,顯密方面的教典,可以說都大體具備了。

見修行證


    這一段時期中,從印度請來的譯經大德,多系中觀見;因此,這一期西藏佛教的見解,主要是中觀正見,即 “說一切法皆無自性”的見解。一切法無“自性(孤立不變而實有的自體)”而“有(存在)”的原因,即是“緣起”(依賴條件而生滅,即一定的事物必依一定的條件才能生起,條件不具備就不能生起)。宇宙萬有,世出世間一切因果,乃至證解脱,成菩提,皆依“緣起”而有,亦皆自性空,就是緣起性空的中觀見。由深信世出世間因果道理,而嚴持淨戒,依戒修定,由定發慧,就是三增上學。依中觀正見和三增上學所引起的身語行爲,就是正語、正業、正命的十法行和六度等正行。三學乃至六度等,就是所修的行。由此修行,發小乘心的,所證就是四沙門果;發大乘心的,經三阿僧祇劫,圓滿福德智慧二種資糧,所證就是無上正等正覺。

    以上是就顯教說的。在密教方面,如佛密論師所傳的事部和行部,法稱論師所傳的瑜伽部,都是在中觀正見和發大菩提心的基礎上,傳授灌頂。受灌頂後,嚴守各部的三昧耶戒,進修有相瑜伽的增上定學,和無相瑜伽的增上慧學,由此而得世出世間各種悉地。如無垢友論師所傳的無上部密法,就是現在西藏佛教的舊派。此派判佛法爲九乘:一、聲聞乘,二、獨覺乘,三、菩薩乘,說這三乘屬於顯教,名共三乘,是化身佛所說。四、事部,五、行部,六、瑜伽部,說這三部名密教外三乘,是報身佛所說。七、大瑜伽部,八、阿耨瑜伽部,九、阿底瑜伽部,說這三部名無上内三乘,是法身佛所說。此派說自派所傳即後三乘密法,尤其重於阿底瑜伽(即現在流傳的大圓滿教授);說一切眾生現前離垢的“空明覺了”,即大圓滿。意謂生死涅槃一切法,皆本具於此“空明覺了”之中。由了知此心性本來無生無滅,具足一切功用;安住在這種見解上,遠離一切善惡分别,漸次消滅一切無明錯覺;最後證得永離一切戲論的究竟法界,就是修此教授所證的果德。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自知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