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1270 次 历史版本 7个 创建者:Gnian (2010/9/9 3:13:48)  最新编辑:花花渊缘 (2012/9/25 14:11:18)
釣魚島
英文:Senkaku Islands
同义词条:钓鱼台列屿,钓鱼台群岛,钓鱼台列岛
目錄[ 隱藏 ]
 
釣魚島位置
釣魚島位置
 釣魚島,全稱“釣魚台群島”,台灣稱爲“釣魚台列嶼”,日本語稱爲“尖閣諸島”。位於東海南部、台灣東北部、中國-琉球界溝(俗稱“黑水溝”)西北側、琉球沖繩諸島以西、八重山列島以北的島群。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包括釣魚島、黄尾嶼赤尾嶼南小島北小島及其它一些岩礁,總陸地面積約6.344平方公里。

  地理位置:東經 123°-124°34'  北緯 25°40'-26°
  相對位置:閩之正東,台之東北。距基隆102海里,距那霸230海里。
  地質特征:其海域爲新三紀沉積盆地,富藏石油。據1982年估計當在737-1574億桶。
  地理特征:處在大陸架上,附屬於台灣島,以海溝與琉球群島相隔。群島由七座小島組成。

  在19世紀末爆發中日甲午戰爭前,日本沒有對中國擁有對釣魚台列島的主權提出過異議。1884年日本那霸居民古賀首次登上釣魚島采集羽毛和捕撈周圍海產物。他隨後提出開拓釣魚島的請願還被沖繩縣知事拒絕。1885年後,沖繩縣知事多次上書日本政府,要求將釣魚島、黄尾島、赤尾島歸其管轄,日本官方都顧及中國清朝政府對這些島嶼的主權主張而沒作答複。但是後來日本在中日甲午戰爭後,通過強迫清朝政府簽訂《馬關條約》而攫取了台灣及附屬各島嶼。日本在二戰中戰敗後,
釣魚島
釣魚島
把台灣歸還給了中國,卻把台灣的附屬島嶼釣魚島等私自交給了美國托管。

  60年代末聯合國一委員會宣布該島附近可能蘊藏著大量的石油天然氣後,日方立即單方面采取行動,先是由多家石油公司前往勘探,接著又將巡防船開去,擅自將島上原有的標明這些島嶼屬於中國的標記毁掉,換上了標明這些島嶼屬於日本沖繩縣的界碑,並給釣魚島列島的8個島嶼規定了日本名字。

  目前,日本在島上建有燈塔,將其劃爲沖繩縣石垣市,但台灣中國大陸政府均認爲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之主權應劃歸台灣宜蘭縣頭城鎮大溪里。中國大陸、台灣、香港及海外華人民間自1970年代開始,也曾多次登島或試圖登島以代政府宣示主權,稱爲“保釣運動”。

概述


釣魚島遠眺
釣魚島遠眺
  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位於我國台灣省基隆市東北約92海里處,距日本琉球群島約73海里,但相隔一條深深的海槽。釣魚島列島系由釣魚島、黄尾嶼、赤尾嶼、南小島、北小島及三個小島礁組成,總面積約6.3平方公里。其中,釣魚島最大,面積4.3平方公里,海拔約362米。東南側山岩陡峭,呈魚叉狀,東側岩礁頗似尖塔,島上長期無人居住。

  中國早在明朝就有關於釣魚島的歷史文獻記載。日本稱釣魚島屬其沖繩縣管轄,但日本的沖繩縣在距今約125年前曾是獨立的琉球國。在日本1871年開始吞並琉球國之前,中國曾與琉球國有過約500年的友好交往史,最先發現並命名了釣魚島等島嶼。在明朝永樂元年(1403年)的《顺風相送》一書中便有關於“釣魚嶼”的記載。

  中國從明太祖開始向琉球派遣冊封使,即專門代表當時中國政府冊封琉球王的使節。1534年明朝第十一次冊封使陳侃所著《使琉球錄》中有一段記載他們與琉球使者並舟同赴琉球的文字說:“十日南風甚迅,舟行如飛,顺流而下亦不甚動。過平嘉山,過釣魚嶼,過黄毛嶼,過赤嶼,目不暇接,一晝夜兼三日之路,夷舟帆小不能相及矣。在後,十一日夕見古米山乃屬琉球者,夷人歌舞於舟,喜達於家。”古米山又稱姑米山(島),即現在沖繩的久米島;夷人指當時船上的琉球人。文中琉球人見古米山而“歌舞於舟”的歸家之喜清楚地表明,當時的琉球人認爲隻有過了釣魚島,到達久米島後才算回到了自己的國家,而釣魚島、黄尾嶼、赤尾嶼等則根本不屬於琉球。

釣魚島的航拍照片(日本國土交通省攝於1978年)
釣魚島的航拍照片(日本國土交通省攝於1978年)
  1562年明朝浙江提督胡宗憲編纂的《籌海圖編》一書中的“沿海山沙圖”,標明了中國福建省羅源縣、寧德縣沿海各島,其中就有“釣魚嶼”、“黄尾山”和“赤嶼”等島嶼。可見早在明代,釣魚島就已被作爲中國領土列入中國的防區。

  此後,1562年的冊封使郭儒霖所著《重編使琉球錄》中又稱,“閏五月初一日過釣魚嶼,初三日至赤嶼焉。赤嶼者,界琉球地方山也。再一日之風,即可望姑米山(久米島)矣。”這段話更清楚地證實,當時中國已將釣魚島列島中最靠近琉球的赤嶼,即現在的赤尾嶼作爲與琉球分界的標志。

  到清朝,中國與琉球的界線在釣魚島南面海槽一帶已成爲中國航海家的常識。清朝第二次冊封史汪楫1683年赴琉球,並寫下《使琉球雜錄》。該書第五卷中記載了他途經釣魚島、赤尾嶼後爲避海難而祭祀時,船上人告訴他船所經過的海槽(當時稱爲“過郊”或“過溝”)即是“中外之界”。此後,1756年赴琉的周煌在其《琉球國志略》第十六卷中也提到汪楫“問溝之意,曰中外之界也。”證實了“黑水溝”是“與閩海界”,以海槽相隔,赤尾嶼以西的釣魚島各島皆爲中國領土。

  1719年赴琉球的清朝康熙冊封使徐葆光所著《中山傳信錄》當時對日本及琉球影響極大。該書是經徐葆光在琉球潛心研究,與琉球地理學家、王府執政官等人切磋後寫成的,十分嚴謹可靠。它被譯成日文,成爲日本人了解琉球的重要資料來源。該書指出冊封使赴琉球的海上航路是:從福州出發,經花瓶、彭佳、釣魚各島北側,自赤尾嶼達姑米山。書中又注出姑米山乃“琉球西南方界上鎮山”,即鎮守琉球邊關之山,而將現八重山群島的“與那國島”稱爲“此琉球極西南屬界”。

  上述說明,明清兩朝政府一直視釣魚島爲中國領土。直至清光緒十九年(1893年)十月,即甲午戰爭的前一年,慈禧太後還曾下詔書,將釣魚島賞給郵傳部尚書盛宣懷,作爲采藥用地。此詔書中寫道:“盛宣懷所進藥丸甚有效驗。據奏,原料藥材采自台灣海外釣魚台小島。靈藥產於海上,功效殊乎中土。知悉該卿家世設藥局,施診給藥,救濟貧病,殊堪嘉許。即將釣魚台、黄尾嶼、赤嶼三島賞給盛宣懷爲產業,供采藥之用。”(《釣魚台群島資料》,香港《明報月刊》1979年5月,第87頁)

  關於釣魚島自明代以來即爲中國領土,這不僅是中國政府的立場,也是日本著名歷史學家井上清教授經過嚴肅認真考證後得出的結論。井上清曾於1972年撰寫了一部專著,題爲《“尖閣”列島———釣魚島的歷史解析》。他在書中指出,作爲一個歷史學家,他經過查閱歷史文獻而斷定:釣魚島在日本染指之前並非 “無主地”,而是中國的領土。正如井上清教授所雲,日本明治維新開始(1868年)以前,在日本和琉球,離開中國文獻而獨立言及釣魚島的文獻,實際上一個也找不到。日本最早有釣魚島記載的書面材料當算1785年林子平所著《三國通覽圖說》的附圖“琉球三省並三十六島之圖”。然而,他也是以中國清朝康熙冊封使徐葆光的《中山傳信錄》爲依據的,該圖也是采用中國的“釣魚台”爲島名,並將釣魚島和中國福建、浙江用同一淡紅顏色標出,而久米島則同琉球一樣爲黄褐色,並照引徐葆光的話稱,久米島是“琉球西南方界上鎮山”。1719年日本學者新井君美所著《南島志》一書中提到琉球所轄36島,其中並無釣魚島。 1875年出版的《府縣改正大日本全圖》中也無釣魚島。甚至直到1879年,中國清朝北洋大臣李鴻章與日本就琉球歸屬談判時,中日雙方仍確認,琉球是由 36島組成的,其中根本不包括釣魚島等島嶼。

  琉球王府權威史書——向象賢的《琉球國中山世鑒》(1650年)也采用了中國明朝冊封史陳侃的記述,稱久米島是琉球領土,而赤嶼及其以西則非琉球領土。向象賢系當時琉球的宰相和最有權威的學者,其觀點自然代表了當時琉球統治者的立場。其後,琉球學者程顺則於1708年所寫《指南廣義》中稱姑米山(久米島)爲“琉球西南界上之鎮山”,即鎮守國界之意;蔡溫於1726年所著《改定中山世譜》等史書,均指出琉球疆域内不含釣魚島。琉球國當年獻給康熙皇帝的《中山世譜》的圖譜中也無釣魚島等島嶼。日本原國際貿易促進協會常任理事高橋莊五郎經考證認爲,釣魚島等島名是中國先取的,其中黄尾嶼、赤尾嶼等固有島名,明確無誤是中國名,與台灣附屬島嶼——花瓶嶼、棉花嶼、彭佳嶼等相同。日本沒有用“嶼”的島名,而福建、澎湖列島、台灣省以“嶼”爲名的島有29個,中國古代地圖則更多。赤尾嶼在中國的古書上寫爲“赤嶼”,據說這是因爲該島系水成岩所構成,故人們根據島上岩石的顏色稱其爲赤嶼或赤尾嶼。

  日本有人指出,中國出版的地圖也曾使用過“尖閣列島”或未標明釣魚島,以此作爲日本領有主權的根據。在中國歷史地圖冊上,清朝時釣魚島曾標明爲釣魚台,爲今台灣沿用。在日軍占領時期中國出版的地圖上,釣魚島曾被迫改爲“尖閣列島”或未加以注明,例如當時上海《申報》出版的中國《新地圖》便是如此。戰後乃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一個時期印制的中國地圖,有的仍沿用或受其一定影響。例如,《中國分省地圖》1956年第一版和1962年第二版均在地圖集最後附加了一段說明:是根據抗戰時期或解放前申報地圖繪制。正是由於上述日軍占領中國的歷史原因,造成中國地圖中關於釣魚島記述有不盡相同之處。這些隻是近代中國半殖民地歷史的遺痕,而決不能證明日本對釣魚島等島嶼擁有主權。

  日本的地圖及官方文件中均曾正式使用中國的島名。據不完全統計,從1935年至1970年日本出版的21種地圖及大百科事典中,有2/3沒有記載所謂的“尖閣列島”,有的稱“魚釣島”。日本方面關於釣魚島所屬各島的稱呼更爲混亂。據說日本最早提出叫“尖閣列島”,是1900年5月沖繩師範學校教喻黑田岩恒根據英國人稱呼的“尖頭諸島”演化而來的。1921年7月25日,日本政府將該島作爲“國有地”編入日本地籍時,才將赤尾嶼改爲“大正島”,但長期以來日本政府並未正式使用。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向盟軍司令部提交材料時,日本海上保安廳水路部的海圖仍使用中國命名的黄尾嶼、赤尾嶼;1969 年,美軍占領下的琉球政府的正式文件和告示牌上也使用黄尾嶼、赤尾嶼等島名。1969年5月釣魚島海域有石油的消息傳出後,沖繩地方政府收到石油公司大量要求勘探的申請,此時根據琉球石垣市市長命令,日方開始在釣魚島上建標樁,並再次將黄尾嶼改爲“久場島”,將赤尾嶼改稱“大正島”。

  然而,由於這些島嶼的名稱並未經敕令(天皇的詔令)命名,所以1972年以前,日本政府未曾擧出各島詳細的島名來強調主權,而是一直籠統地稱爲“尖閣列島”或“尖閣群島”。時至今日,日本一些地圖對這些島嶼仍使用中國名,例如,1984年日本平凡社出版的《世界大地圖帳》便清楚地寫有漢字並標注了日語發音:魚釣島(Uotsuri jima)、黄尾嶼(Kobi sho)、赤尾嶼(Sekibi sho)。而且現在沖繩縣地方政府和日本政府在正式文件中,也都使用黄尾嶼、赤尾嶼這一稱呼。直到1995年2月防衛廳向眾議院預算委員會提出的“防衛廳資料”中,還在使用中國的島名,即黄尾嶼、赤尾嶼。(日本《政治經濟總覽》1996年,《前衛》月刊5月臨時增刊,第109頁)

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


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各小島一覽

中文名其他中文名日文名面積(平方公里)高程(米)
釣魚島釣魚台、釣魚嶼、釣魚山、釣嶼、釣台魚釣島4.32383
黄尾嶼黄麻嶼、黄毛山、黄毛嶼、黄嶼久場島1.08117
赤尾嶼赤坎嶼、赤嶼、赤礁大正島0.060975
南小島薛坡蘭、黄茅嶼、橄欖山、大蛇島南小島0.4592149
北小島薛坡蘭、黄茅嶼、橄欖山、大鳥島北小島0.3267135
北岩大北小島、鳥島沖ノ北岩0.0183-
南岩大南小島、蛇島沖ノ南岩0.0048-
飛岩飛礁岩飛瀬0.0008-

  注:三個岩礁(北岩、南岩、飛岩)無正式中文名。

最新歷史證據證釣魚島屬中國


  海内外現存記載釣魚島唯一的古代名人墨寶——清錢泳手抄本《浮生六記》第五記《海國記》沉寂百餘年後面世。香港《文匯報》專訪這一佚文墨寶的收藏者、研究者彭令,揭開這一震驚兩岸四地及日本學界的釣魚島重要史料,與文物發現的幕後詳情。

  據悉,此乃錢泳在公元1840年以前所書,爲古代書法作品,更有日本藏家穫悉後,表示願出600萬元高價,收購該書。

  台灣高雄師範大學教授蔡根祥稱,他已上書溫家寶總理:“今天《中山曆記》(《海國記》定稿)部分抄稿,重現人間,不唯學界雀躍,讀者亦莫不欣喜。國家以保護珍貴古籍立場,自當視如隨珠趙璧,捧手呵護,名列《國家珍貴古籍名錄》中,刻不容緩!是以據聞日本人對此手稿,覬覦切切,願出高價羅致,壁藏不出,使我文學既失瑰寶,複令歷史喪逸明證。”

  沈複《浮生六記》,文學經典,海内外廣爲傳誦;自清代光緒四年(公元1878年)刊印前四卷至今,一百三十多年間,文化界、出版界中人一直都在努力蒐求第五、六兩卷佚文。

  歷史輪回巧合的是,沈複《浮生六記》佚文第五記《海國記》,在他隨使經釣魚島至琉球200年後,在大陸文藏界浮出水面。2008年6月17、18、 21、24與25日的香港《文匯報》,連載彭令所撰的文章《沈複<浮生六記>卷五佚文的發現及初步研究》,震驚海内外。日本、台灣學界研讀、電詢、包括收藏的意願,使彭令應接不暇。但時至今日,由於安全性和研究的需要,海外學者尚未有一睹其真顏者。

  而在過去一年對佚文《海國記》的潛心研究中,彭令更有驚人發現:釣魚島早在200年前即歸屬中國的證據。彭令向記者介紹,《海國記》佚文内容顯示,1808年,沈複經釣魚島赴琉球途中,對釣魚島周邊情形及方位都有詳細目擊記載。這比日本宣稱古賀辰四郎在1884年發現該島的時間早了76年。

  據彭令介紹,該冊《浮生六記》第五記《海國記》,是清代中期著名學者錢泳的手抄本,共約 6,200多字。其中,“冊封琉球國記略”頁,記載有“……十三日辰刻,見釣魚台,形如筆架。遙祭黑水溝,遂叩禱於天後。忽見白燕大如鷗,繞檣而飛,是日即轉風。十四日早,隱隱見姑米山,入琉球界矣。”這段文字中,明確記述有“隱隱見姑米山,入琉球界矣”。顯然,琉球國西部領域是從姑米山(即現在沖繩的久米島)開始的,以黑水溝爲中國(清廷)與琉球國的分界線符合歷史事實,釣魚台(島)明顯在中國的領域内,不屬於琉球。

  《浮生六記》研究專家、《<浮生六記>後二記<中山記曆>、<養生記逍>考異》一書的作者、在台灣高雄師範大學開設“《浮生六記》賞析”課的蔡根祥教授告訴記者,《浮生六記》第五記中的真實記載,足以表現清代時中國與琉球國的交往,特别是兩國民間的直接交流,具有非凡的歷史與政治意義。

  據了解,釣魚島又稱釣魚台和釣魚嶼。日本主張對釣魚島列嶼擁有主權的主要理由之一是:日人古賀辰四郎在1884年發現該島。此點意在聲稱日本人爲釣魚島列嶼的發現者。“冊封琉球國記略”頁,第8、9行明確記有“十三日辰刻,見釣魚台,形如筆架。”查閱上文,其時爲嘉慶十三年(公元1808年)閏五月,詳細的表述,即“(1808年閏五月)十三日辰刻,(作者沈複)見釣魚台,形如筆架。”此處沈複所記見到釣魚台(島)的時間,比日人古賀辰四郎“發現”的年代足足早了76年。況且,經過查考,這部清人錢泳手蹟原件的抄錄時間爲道光三年(公元1823年),其存世時間也比日本人所謂發現“尖閣諸島”(即釣魚台列嶼)的時間早61年之久。根據國際法中的“先占原則”,中國早於日本發現釣魚台(島),該島理應屬於中國,這又增加一個法律鐵證。

釣魚島問題大事記


  1403年(明永樂元年) “顺風相送”航海圖記載:“福建往琉球。太武放洋,……用乙辰取小琉球頭,又有乙辰求木山,北區東湧開洋,用甲辰取蒙家山,用乙卯及單卯取釣魚嶼。”

  1785年(日本天明五年,清乾隆五十年) 林子平曾繪“三國通覽說琉球國部份圖”,詳列宮古八重山釣魚台、黄尾山、赤尾山等,尤其於宮古八重山二處,詳注支配權屬於琉球,側面說明釣魚台等即不屬琉球。

  1870年(明治三年) 中日琉球談判期間,所有談判中,均未見提及尖閣群島或釣魚島,可見當時日本政府尚未知有是島,或知之而不確認其爲中國領域。清史一八七九年,日本強占琉球島,改稱釣魚台列島爲尖閣列島。

  1882年(日明治十五年) 日本内務省地理局編印大日本府縣分割圖,始見有尖閣群島一籠統名稱,而未注明釣魚島等。

  1895年,中日戰爭結束,清政府割讓台灣、澎湖群島。

  1896年(日明治二十九年) 日本閣議通過將釣魚台列島編入領土。

  1939年 日本出版的《大日本府縣别地圖並地名大鑒》,各府各縣地圖皆钜細無遺,但在八開三整面的琉球部份里,卻找不到釣魚嶼、花瓶嶼,也不見尖閣諸島之名。可見尖閣諸島是日本學者在大戰之後,改台灣漁場之一的釣魚嶼與花瓶嶼之新名稱。至今甚多日本全圖及琉球全圖,尚有未列尖閣群島者。

  1951年 美日舊金山條約,美國以北緯二十九度以北的島嶼(包括琉球與釣魚台列島)劃歸日本,當時,台北政府聲明不同意該條約,並保留發言權。

  1969年5月 八重山島公所在釣魚島上立水泥標柱,正面爲“八重山尖閣群島釣魚島”,反面爲“沖繩縣石垣市字登野城二三九二番地”、“石垣市建立”等。

  1970年1月4日 《羅馬和平報》刊出由紐約聯合國總部發稿的報導:“這些島嶼(釣魚台群島),一直屬於中國,一八九五年被日本占領,而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歸還中國。”

  1970年8月31日 琉球立法機構通過確認尖閣群島屬於沖繩石垣市。

  1970年9月3日 美聯社東京電稱:“外務省發言人藤山酋一在每周一次的記者招待會中說,日本無意討論該群島的主權問題。日本認爲該群島所有權系屬日本。”

  1970年9月4日 基隆、蘇澳漁會指出釣魚台列嶼是中國領土,並要求當局派員前往釣魚台,並拆除琉球人立的石碑。

  1970年9月12日 中央社台北電稱:“穀正綱今天表示……關於釣魚台列嶼的問題……他願意本著國家的立場,善告日本友人,中國的主權是不容侵犯的。”

  1970年9月21日 美聯社報導:琉球政府的巡邏艇在美國的同意下,曾在釣魚台附近,兩度追逐台灣漁船。

  1970年12月19日 普林斯頓大學召開座談會,決定擧行游行示威及募捐等事項,此爲釣魚台事件運動的正式開始。

  1970年12月22日 紐約區各校擧行第一次大會,成立保衛中國領土釣魚台行動委員會紐約分會。

  1970年12月29日 《人民日報》稱:“絕不許美日反動派,掠奪我國海底資源。”

  1971年1月12日 台灣“外交部”發言人魏煜孫就留美學生爲表示支持維護釣魚台列嶼主權擧行示威游行一事,發表談話,聲明當局一定堅定立場,全力維護領土主權。

  1971年1月29日 “合眾國際社”報導,紐約及美國其他幾個主要城市中國大學生,擧行示威,抗議日本提出保有位在台灣東北一百二十哩太平洋島嶼的要求。這些學生在聯合國及日本駐紐約、芝加哥、舊金山、洛杉磯、西雅圖等地領事館和駐在華盛頓的大使館前面示威。學生領袖說:他們抗議日本提出享有中國人稱爲釣魚島,無人居住島嶼主權的要求,這等島嶼附近的大陸底層礁蘊藏有豐富的石油。

  日本總領事已立即發表一項聲明,說該列島包括沖繩島的琉球群島的一部份是“無可置辯的事實”,並將於一九七二年由美國歸還日本。

  1971年4月10日至12日 全美留學生及華人在華盛頓擧行保衛中國領土釣魚台示威大游行,約有二千五百人以上參加,是在美華人最大的一次示威游行。

  1971年8月28日 美國西南地區十馀所大學保釣會在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魯日擧行美西南大會,約有百馀人參加討論保釣方向及具體行動,會中通過了四項原則,反對任何“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國際陰謀。

  1971年12月30日,美日兩國在簽訂歸還沖繩協定時私相授受,把釣魚島等島嶼劃入歸還區域,這一交易遭到中國政府的強烈抗議。中國政府發表聲明指出:“釣魚島等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早在明朝 ,這些島嶼就已經在中國海防區域之内,是中國台灣的 附屬島嶼,而不屬於琉球,也就是現在所稱的沖繩;中國與琉球在這一地區的分界是在赤尾嶼和久米島之間; 中國的台灣漁民曆來在釣魚島等島嶼上從事生產活動。 日本政府在中日甲午戰爭中,竊取了這些島嶼,並於一八九五年四月強迫清朝政府簽訂了割讓“台灣及所有附 屬各島嶼”和澎湖列島的不平等條約——《馬關條約》 。現在,佐藤政府竟然把日本侵略者過去掠奪中國領土的侵略行動,作爲對釣魚島等島嶼“擁有主權”的根據 ,這完全是赤裸裸的強盜邏輯。”“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嚴正聲明,釣魚島、黄尾嶼 、赤尾嶼、南小島、北小島等島嶼是台灣的附屬島嶼。 它們和台灣一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 部分。美、日兩國政府在“歸還”沖繩協定中,把我國 釣魚島等島嶼列入“歸還區域”,完全是非法的,這絲 毫不能改變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釣魚島等島嶼的領土主權 。中國人民一定要解放台灣!中國人民也一定要收複釣 魚島等台灣的附屬島嶼!”

  1972年中日兩國在恢複邦交的談判中,雙方從中日友好的大局出發,同意將釣魚島列島歸屬問題留待以後條件成熟時解決。

  1978年中日談判簽署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時,日本一些敵視中國的國會議員竟提出要中國承認日本對釣魚島列島擁有“主權”的荒廖主張。日本政府甚至出動巡邏艇和飛機對我在釣魚島列島海域作業的漁民進行監視等。翌年5月,日本政府用巡視船將人員和器材運到釣魚島,在島上修建直升機等。

  1990年10月,日本的一些右翼分子經政府允許在島上修建了燈塔。企圖使燈塔列入海圖以使讓國際社會予以承認。近些年來,日本一面避開“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承諾,宣稱釣魚島列島是“日本的固有領土”,一面又采取各種措施,強化對釣魚島的控制,如在島上修建直升機場、自動氣象站、設置金屬標志物、燈塔;對釣魚島列島及其周圍海域進行大規模地質和資源調查;將該海域納入日本軍事控制區,對過往船隻進行武裝跟蹤監視,直到武裝阻攔 ,驅趕我漁船和科學調查船進入該海域,甚至縱容右翼分子登島建塔和豎立日本太陽旗。中國政府對此提出抗議,日外務省詭稱,釣魚島“是日本固有領土,所謂擱置並未同意”,日本妄圖侵占我釣魚島列島的野心和踐踏中國主權的嚴重挑釁行爲理應受到嚴厲譴責。必須指出,在近代史上,日本軍國主義對中國人民犯了滔天罪行,給中國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也給日本人民帶來了苦難。自兩國建交後,“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是兩國人民的共同願望,但也應看到,在日本也確實有一些人妄圖複活軍國主義,侵略擴張之心不死。國際形勢的變化和隨着日本經濟實力的膨脹及軍事實力的增加,這種勢頭還在發展。面對這種形勢,中國人民不能不引起警惕。

  1996年7月14日,日本右翼分子“日本青年會”登上釣魚島,在島的北岸建造一個太陽能燈塔。

  1996年8月18日,日本一右翼組織登上釣魚島,在上面豎起一面日本國旗和日本戰爭紀念碑。

  1996年9月6日,2名台北官員乘魚船前往釣魚島,以確立台北對釣魚島的主權,但是他們立刻受到日本防衛艦的阻撓。在僵持兩個小時之後,兩位官員燒毁了一面日本軍旗,然後返航台灣。

  “全球保釣聯盟”在香港成立,反日組織號召全世界的華人在9月18日抵制日貨一天,這一天也是“九一八”事變的紀念日。

  1996年9月8日,中國一保釣積極分子建立“中國保釣聯盟”,這個組織計劃於9月18日在日本大使館擧行示威集會。

  1996年9月9日,日本右翼組織“日本青年會”再次登上釣魚台,修複他們在7月份建造的但卻被台風摧毁的燈塔。

  香港記者乘一漁船希望進入釣魚島海域,但受到日本巡邏隊的攔阻。雙方僵持了一會兒,香港漁船被迫離開。

  1996年9月12日,港台和大陸的保釣者決定與10月5日強行駛進釣魚島海域並擧行集會。他們計劃登上釣魚島並毁掉日本右翼組織建造的燈塔。

  1996年9月15日,一萬多人在香港擧行游行抗議日本占領釣魚島。這次行動有"全球保釣聯盟"組織,是迄今爲止最大的一次行動。這次游行旨在敦促中國政府對釣魚島問題采取強硬政策。

  中國各大院校學生的反日情緒與日俱增。在一些大學校園里發現反日大字報。

  1996年9月16日,台灣保釣聯盟在台灣開始了一場抵制日貨的鬥爭。

  1996年9月18日,台灣保釣聯盟及其它一些組織在日本互助協會門前擧行集會,並向協會主席遞交了一份抗議信,表達了台灣人民的憤怒之情,抗議者與警方發生了一次小沖突。

  1996年9月20日,一群香港保釣者宣稱,他們要在釣魚島上重新豎起中國的國旗,保衛中國政府對釣魚島的主權,把日本人趕出釣魚島。一位香港立法委員督促如果釣魚島的爭執無法通過外交手段解決的話,北京應該向日本宣戰。

  1996年9月22日,由陳毓祥(“全球保釣華人聯盟”首領)帶領的香港抗議者,乘坐一艘2800噸的貨輪“保釣號”開始了他們爲期三天的釣島之行。他們的任務是毁掉日本右翼分子前不久在釣魚島上豎起的燈塔,並在島上重新樹立中國的國旗,以確立中國的主權。

  1996年9月23日,另一支保釣船隊從台灣北部一港口出發,向釣魚島開進。這個團體包括16個台港保釣者,他們暫時躲開了日本的海岸巡邏艦,到達離島不到70米的地方。但是,正當他們要登陸的時候,17艘日本巡邏艦和一架直升機阻住了他們的去路。雙方僵持1個小時之後,這個團體放棄了這次抗議行動,並表明他們從這次行動中穫得了寶貴的經驗。

  1996年9月26日,“保釣號”到達釣魚島,香港保釣領袖陳毓祥率領五位突擊隊員穿上救生衣,躍身入海游向釣魚台,因腳部被繩索纏繞,陳溺水身亡。

  1996年9月27日,沉浸在悲痛中的香港人對陳的死亡表示哀悼。這位45歲的“世界保釣聯盟”領袖,是從抗議船上投水的,他想以此來對日本阻擊中國保釣船隻表示抗議。他的追隨者們發誓將繼承陳的遺志。在今天抵達基隆港的生鏽了的保釣號上,陳的屍體被包裹一面中國國旗中,他曾發誓要將這面國旗插在釣魚島上。陳毓祥,香港大學學士,也是70年代保釣運動的活躍分子。他曾經是一個著名的廣播主持人,1985年榮穫10大傑出青年。他還是許多香港房地產、廣告和設計公司的總裁或主席。陳是這次保釣運動中第一位犧牲者。

  1996年9月29日,在香港,50000不同意識形態的人聚集在維多利亞廣場,沉痛悼念在保釣運動中犧牲的陳毓祥。在集會的中央,是陳的寡妻和他8歲和10歲的兩個女兒。

  1996年10月6日,2000多人參加了在香港擧行的“保釣英雄陳毓祥”的悼念會,中、港官員也加入護靈的隊伍。

  保釣者要求台灣政府保護他們釣島之行,遭到拒絕。

  1996年10月7日,大約300名港澳台抗議者登上了有50艘船隻組成的保釣艦隊,通過了約有60艘日本巡邏艦組成的阻礙。在激烈的正面沖突中,一些保釣者游上了釣魚島,在上面插上了中國的的旗幟。雖然這些抗議者沒能把日本人建造的燈塔毁掉,但這次行動是他們自9月以來取得的第一次勝利。

  1996年10月15日,日本外相重新聲稱日本對釣魚島享有主權,並否認曾和中國達成任何擱置釣島主權問題的協定。

  1996年11月5日,台灣保釣領袖收到來自日本的一封恐嚇信,聲稱將殺死任何意圖“侵占”釣魚島的人。信的署名“日本愛國聯盟”。

  1996年11月11日,“全球保釣聯盟”來自港澳台、美國和加拿大的成員,在澳門擧行一個爲期三天的會議,制定下一步世界範圍的保釣計劃。

  1997年1月8日,香港保釣者宣布,他們正在計劃另一次抗議行動,這次行動計劃於3月28日從香港出發,4月5日(清明節)左右抵達釣魚島海域。這次保釣運動旨在紀念在去年九月犧牲的保釣烈士陳毓祥,同時保釣者將在釣魚島上豎起兩塊石碑,一塊用於紀念陳毓祥,一塊用來標志中國的主權。預計將有40名左右保釣者和記者參與這次行動。

  1997年1月16日,一群香港保釣者爲了紀念陳毓祥,正在籌建“陳毓祥文化教育基金”,以此來培養廣大人民對文化的清醒意識和民族自尊感。這個基金組織目前正在籌備它的第一次籌款音樂會。基金會也將推出紀念陳毓祥和釣魚島運動的CD。

  1997年2月7日,日本極端民族主義者日本青年會說,一中國人正試圖破壞他們在釣魚島豎起的燈塔,他們擧出的證據是一盤錄像帶。青年會要求日本政府對此采取行動,但日本政府表示,他們對此一無所知。青年會的這次行動,被認爲是在試圖阻礙即將在東京擧行的中日安全談判。

  1997年4月23日,一家日本大報紙報道,日本政府要對港台民間保釣組織的抗議行動采取強硬措施。與以前的警告、驅趕方式不同,這次日本巡邏隊將逮捕任何"侵入"釣海12海里以内的船隻或個人。這個報道同樣暗示說,由港台、紐約300多名保釣者和100多艘船隻組成的抗議小組將於下月進軍釣海。

  1997年5月6日,西村真悟(日本右翼國家議員)和其他三人登上了釣魚島,這是近兩個星期以來日本政界官員的第二次登釣行動。他們三人帶着照相機、錄像機和一面日本國旗在島上呆了二個小時左右,在一份傳真中,西村真悟叫囂着:“這次在尖閣群島的登陸,標志着大日本帝國的崛起和日本民族意識的覺醒。”在港台地區,保釣行動委員會的成員們十分憤怒,他們表決通過,將於5月18日派150名抗議者登釣抗議,他們表示登上釣魚島主島,把所有日本留下的痕蹟統統毁掉。

  在北京,外交部副部長唐家璇立即照見日本大使,表達了中國對日本登釣事件的強烈憤怒。

  與中國的反映相反,在東京,日本外相輕描淡寫的稱這次行爲是“值得歎息的”。普遍認爲這次行動出於日本官方指示,因爲日本海上巡邏隊對這次登陸並未多加阻攔。觀察家們認爲,因爲中國目前正忙於處理香港的回歸問題,所以日本趁此時刻把釣魚島問題退至地緣政治的前台,這對日本是有好處的。

  1997年5月13日,香港和台灣的保釣者宣稱,他們預定在5月18日的釣魚島之旅,由於沒有足夠的船隻而要無限期延擱。陳才壽--台北一縣議員-- 說,台灣政府已警告船隻公司,不允許租借船隻給左翼激進主義者,宣稱支持保釣者將被認爲犯有間諜罪。另一導致任務失敗的原因是,台灣船運公司要求2億8千萬的費用作爲他們的船隻被日本沒收的抵押。這顯然超出了保釣者的支付能力。無奈之中,保釣者將申請赴東京旅游,等5月18日這一天,在日本的外交部門外進行抗議。

  1997年5月26日,在釣魚島水域附近,17艘香港和台灣抗議船隻(載有200名保釣者及記者)被60艘日本海灘巡邏艦和6架巡邏直升機阻攔。經過7小時的抵抗後,日本艦隊向保釣者的船隻撞擊,嚴重損壞其中4艘,包括來自香港的“釣魚島”號。三名保釣者遭日本海灘士兵嚴重毆打,並被扣留在日本船隻上達3個小時。兩名香港記者在船體受撞時被震下船,但很快穫救。雖然釣魚島島隸屬台灣宜蘭縣,但當保釣者們用無線電向台灣海軍求救時卻未得到任何回應。下午3點,組織者停止抵抗,星期一晚回到台灣基隆市。保釣者爲未能完成登陸任務而遺憾,並對台北政府的無動於衷表示失望。

  在香港,憤怒的人群圍攻了日本領事館,要求釋放船隊成員。

  2000年4月20日,日本右翼團體“日本青年社”成員登上了中國釣魚島,修建了一個高50公分、寬35公分的所謂“神社”,說是用以祭祀戰爭期間在島上餓死的人。該青年社還讓幾名神甫定居島上,表示今後將定期參拜。

  對此,中國政府和世界各地華人“保釣”組織表示強烈抗議,沉寂了幾年的“保釣浪潮”再次席卷全球。

  從2000年開始,中國大陸,香港有過多次有合作的保釣行動,他們租用福建漁民的漁船前往釣魚島宣誓主權。

  前一階段民間保釣以港、澳、台地區民眾爲主體,大陸民眾鮮有參與。

  2003年6月22日,中國大陸民間組織了首次出航保釣運動。由此掀開了大陸民間保釣行動的嶄新一頁。首登島宣示主權的活動由中國大陸公民馮錦華倡議,以中國愛國者同盟網和中國918愛國網爲主要宣傳、籌款、人員募集平台,廣大愛國者自發組織,自發籌款,得到了社會各界及港澳同胞的大力支持。活動於2003年6月22日在中國浙江省玉環縣開始,曆時51個小時。在與日本海上保安廳的艦艇周鏇3個小時後抵達距里釣魚島約3海里的海域,在6艘以上的日艦數架飛機的圍堵當中,志願者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宣示了主權並向釣魚島三鞠躬,以示對祖國神聖領土的敬意。鑒於雙方力量對比懸殊,已無法登島,首航於2003年6月24日上午顺利返回。

  中國大陸保釣的破冰之擧得到了海内外廣大中華同胞的大力支持,引起了全球華裔的同仇敵愾的共鳴,隨後此類活動的不斷開展。

  2003年10月7日,由中國大陸民間人士組織,大中華兩岸三地愛國人士進行了首次聯合出航保釣並在10月8日下午發表的《海峽兩岸與香港聯合出海保釣聲明》。兩次保釣的成功,極大鼓舞了海内外華人保衛中國領土釣魚島的士氣,再度掀起保釣高潮。保釣運動主力終於轉向中華民族最集中的中國大陸地區。

  2003年12月28日,受全球華人保釣組織委托,“全球華人保釣論壇”在中國廈門閉幕,通過了《保釣宣言》。正式決定在中國廈門掛牌成立中國民間保釣聯合會(籌),負責協調中國大陸、港澳、海外保釣活動的具體事務。全球華裔共同保釣的決心和實際行動越來越團結一致。

  2004年1月中旬,中國大陸企業界和民間保釣人士首次聯合租船赴釣魚島海域考察標志着大陸企業界正式參加保釣運動。考察決定5月份正式開通中國首條赴釣魚島海域的旅游航線。3月1日由中國民間保釣聯合會籌委會組織的保釣訓練營在廈門海洋職業技術學院正式開營。3月2日中國民間保釣聯合會宣布,將於當月下旬進行釣魚島列嶼旅游線路試航,並決定制作20塊主權碑帶到釣魚島列嶼海域投放。中國大陸保釣人士登陸釣魚島後,被沖繩縣警逮捕後“驅逐出境”。

  3月24日,中國大陸民間保釣第四次出航保釣,共有馮錦華、張立昆等7人成功擺脱日艦堵截,登上釣魚島。至此,中國大陸民間保釣運動再次掀起高潮。

  2006年10月22日,香港保釣行動委員會的“保釣二號”漁船載着中國大陸及香港特别行政區、澳門特别行政區保釣人士起程前往台灣,預定於抵台後與台灣及海外保釣人士會合並一同出發往釣魚島宣示主權,與此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表聲明警告日本冷靜對待保釣人士。但因爲受到台灣當局的阻撓,最終隻有“保釣二號”一艘船前往釣魚島。但“保釣二號”進入釣魚島海域後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廳艦隻和偵察機包圍,並遭日方艦隻撞擊驅逐,結果“保釣二號”在距離釣魚島10多海里的水域停下並爲十年前於保釣行動中在釣魚島海域溺斃的陳毓祥擧行公祭儀式後便被迫回航。中國大陸外交部隻發表嚴正聲明。出於維護地區穩定的目的,兩岸都沒有派出軍隊參與保釣運動。

  2008年6月10日,凌晨2點左右,台灣瑞芳鎮之“聯合號”海釣船於釣魚島海域從事娛樂休閑,遭支援第11管區的日本海上保安廳第10管區巡視船“甑”(こしき,PL123號)撞沉。船上乘員落水,被日方穫救並載往石垣偵訊,隔天日方釋放船員但卻扣留船長。引起台灣社會輿論撻伐,中華民國外交部立即召來日本駐台代表表達抗議立場並重申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爲中華民國主權所有。中華民國總統府方面也於事發第三天對日發表強硬聲明後,行政院長劉兆玄於立法院接受質詢中表示不惜對日本宣戰,最後日本政府釋放船長返台,事件落幕。

  6月15日,台灣“外交部長”歐鴻鍊對於日本在14日提出撞沉事件調查報告,表示無法接受,決定召回中華民國駐日代表許世楷以表達嚴重抗議。下午,日本第11管區海上保安本部長那須秀雄召開記者會,聲明“使對方船沉沒,船長受傷表示遺憾。這是無法推拖的。”,“甑(こしき)爲了確認船名而靠近的行爲是正當的,但接近的方式存在過失。賠償的問題也會做適當的回應。”日文中“這是無法推拖的(お詫び申し上げる)”即爲“道歉”之意,這是日本官方首次就此事件公開表示道歉。晚間,台灣保釣人士搭乘“全家福”海釣船前往釣魚島表達釣魚島主權,中華民國海岸巡防署首次派海巡艇護航,於16日凌晨進入12浬内海域,更進一步接近至0.4浬,但海象不佳並未登島,海釣船與海巡艇一同繞島一周之後返航。

  6月17日下午,聯合號船長及船員與台北縣長周錫瑋一同召開國際記者會,以事發當時錄影、船方的GPS記錄與日方的雷達圖做比對,指控日本官方在處理撞船事件說詞、調查報告與控訴,皆與事實不符,有刻意隱瞞事實之嫌,使得事件無法因爲日本在15日的公開道歉穫得解決。

  6月19日,日本第11管區海上保安本部那須秀雄本部長親筆寫下致歉信,信中明確以日文漢字寫出“衷心歉意”字樣。正本由日本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副代表舟町仁志於下午四點前往船長何鴻義家中親手交給何鴻義。影本由日本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長池田維於上午前往台灣呈交“外交部”部長歐鴻鍊。

  2012年8月12日,兩岸三地保釣人士擬兩天後登島。

  2012年8月15日,香港保釣人士成功登上釣魚島。
 
  2012年8月20日,馬英九接受日本放送協會(NHK)專訪,針對釣魚島主權問題,呼籲日本面對爭議的事實,並透過協商的方式,必要時可使用國際法提到國際法院來解決爭端。
 
   2012年9月2日,日本東京都以提前准備“購買”釣魚島爲由,派“調查團”在中國釣魚島附近海域對釣魚島本島、北小島和南小島非法調查了9個半小時。圍繞釣魚島問題,中國外交部已多次重申嚴正立場,強調日本對釣魚島采取任何單方面行動都是非法和無效的。中方要求日方停止制造新的事端,以實際行動維護中日關係大局。

    26
    3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16.1.101.*在 2012/8/22 9:41:49 发表
  • 堂堂泱泱大国,不该再被小日本欺负了!
    中国人要奋起,要自强!
  • 222.217.81.*在 2011/2/9 12:27:54 发表
  • 为振兴中华而读书!
  • 123.155.28.*在 2010/9/26 0:12:43 发表
  • 三十年代!!!一个小小日本国这样的对待我们侵略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还不够吗???是我们的钓鱼岛应该还我们了!!!你们小日本在执迷不悟,中国人民要你们小日本把三十年代的血责一块还上!!!
  • 116.17.223.*在 2010/9/24 21:58:38 发表
  • 我们全中华团结一致维护钓鱼台群岛,钓鱼台列岛,钓鱼台列屿完整?
  • 124.126.245.*在 2010/9/24 11:51:49 发表
  • 中国人民解放军登陆钓鱼岛
  • 183.13.194.*在 2010/9/24 11:50:32 发表
  • 中国和小日本迟早有一战!!!
  • 202.108.18.*在 2010/9/24 7:42:12 发表
  • 只有战争才能解决小日本,打服了他,这种不讲理的东西。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