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5456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蓝点 (2010/8/22 1:59:18)  最新编辑:蓝点 (2010/8/22 1:59:24)
黄克誠
黄克誠大將
黄克誠大將
  黄克誠(1902~1986),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軍事家。1902年10月1日生於湖南省永興縣下青村。1925年參加中國共產黨。1926年起在國民革命軍唐生智部任營政治指導員、團政治教官等職。

  1928年湘南起義中參與領導永興起義,任永興紅色警衛團黨代表兼參謀長。率部隨朱德陳毅井岡山,任工農革命軍第4軍第12師第35團團長,不久改任第2路游擊司令,返湘南活動。1930年後曆任中國工農紅軍第5軍的團、師政治委員,軍政治部主任,第3軍團代理政治部主任。先後率部參加了鞏固和發展湘鄂贛蘇區的鬥爭和中央蘇區曆次反“圍剿”。在“左”傾冒險主義領導時期,曾因反對進攻中心城市和抵制,“肅反”擴大化等數次被指責爲“右傾”,並受到撤職處分,但他仍堅持原則,剛直敢言。1932年春反對冒險打贛州,在久攻不克,國民黨軍突然出擊,部隊損失嚴重的情況下,果斷地指揮所部抗擊和轉移,使部隊脱離了險境。長征中參加了3軍團進行的主要戰役、戰鬥。到陝北後曾任第一方面軍政治部和紅軍總政治部組織部部長。

  抗日戰爭初期,任八路軍第115師第344旅政治委員,與徐海東率部轉戰晉冀豫邊地區,曾參加晉東南反“九路圍攻”,參與指揮町店等戰鬥。1940年春任八路軍第2縱隊政治委員,率主力一部南下豫皖蘇和皖東北地區,先後任八路軍第4縱隊政治委員,第5縱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同年10月初,率部馳援黄橋作戰,進至淮海鹽阜地區,與新四軍北上部隊會師,創建蘇北抗日根據地,打通了華北、華中抗日根據地的聯繫。1941年後,任新四軍第3師師長兼政治委員和蘇北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蘇北區黨委書記。領導軍民與日、偽軍和國民黨頑固派軍隊進行鬥爭,發展壯大部隊,解放了蘇北大片地區。1945年6月被選爲中共第七屆中央候補委員(1950年遞補爲中央委員)。

  抗日戰爭勝利後,於1945年9月14日向中共中央建議:既能派部隊去東北,應盡量多派,至少5萬,能去10萬最好,以創造大的戰略根據地。同年9月底率3師主力進軍東北。11月中旬起,國民黨軍沿北寧鐵路連占山海關、綏中、錦西等地。同月26日他又建議東北部隊暫不在大城市交通幹線作戰,而以一部主力占領中小城市,建立鄉村根據地,作長期鬥爭准備。後任西滿軍區副政治委員、司令員,中共西滿分局副書記、代理書記,是建立西滿根據地的主要領導人之一。1946年3月在蘇聯紅軍從東北撤離時,指揮部隊殲滅國民黨收編的偽軍警,先後攻占四平長春齊齊哈爾。1947年後曆任東北民主聯軍副司令員兼後勤司令員、政治委員,中共冀察熱遼分局書記兼軍區政治委員,東北野戰軍第2兵團政治委員。 1949年1月任中共天津市委書記。

1949年9月21日,黄克誠(右)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開幕式上
1949年9月21日,黄克誠(右)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開幕式上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湖南軍區司令員、政治委員。從所在新解放區的實際出發,靈活地執行把黨的工作重心由鄉村移到城市的方針,注意城鄉兼顧,着力抓好農村工作,領導清剿國民黨殘餘部隊和土匪,鎮壓反革命和進行土地改革,迅速安定社會秩序,恢複並發展生產和文教事業。1952年11月調任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兼總後勤部部長、政治委員。1954年兼任國防部副部長。 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和一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1956年被選爲中共第八屆中央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1958年10月任總參謀長,參與制定軍隊現代化、正規化建設的方針和各項規章制度。他自1954年起爲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祕書長。

  1959年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廬山會議)上,批評“大躍進”、“人民公社化” 中的錯誤,與彭德懷等被錯定爲“反黨集團”。後被撤銷職務,長時期受審查。在“文化大革命”中又遭打擊迫害。1977年12月出任中共中央軍委顧問。 1978年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被增補爲中央委員,並被選爲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務書記。他堅決貫徹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路線、方針、政策,爲平反冤假錯案,重建和健全黨的紀律檢查工作,端正黨風,正確評價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和作用,做了大量工作。1982~1985年爲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二書記。 1986年12月28日在北京病逝。

生平年譜


  1902年10月1日,出生於湖南省永興縣油麻圩下青村一個貧寒的農民家庭。

  1922年夏,考入湖南衡陽省立第三師範學校讀書,開始閱讀《向導》、《新青年》等進步書刊,尋找救國道路。

  1923年3月,參加反帝愛國學生運動。

  1925年10月,參加中國共產黨。年底受黨組織派遣,赴廣州考入國民黨中央政治講習班。

  1926年6月,到北伐軍總政治部接受軍隊政治工作訓練,隨後到北伐軍前敵政治部做宣傳工作。7月,到國民革命軍第8軍唐生智部做政治工作,參加了攻克漢陽、漢口、雞公山、武勝關等戰鬥。  

  1927年10月,受中共湖南省委派遣到湘南從事祕密革命活動。

  1928年1月,參加湘南起義,領導湖南永興年關暴動,任永興紅軍警衛團黨代表兼參謀長。4月,隨朱德、陳毅上井岡山,任中國工農革命軍第4軍第12師第35團團長。後改任第2路游擊司令,率部返回湘南開展游擊戰爭。

  1929年春,受中央軍委派遣,到國民革命軍唐生智舊部做兵運工作。

  1930年2月,奉派前往湘鄂贛蘇區,先後任紅5軍大隊、支隊政委,率部參加攻打平江、修水和陽新縣城的戰鬥。在攻打修水戰鬥中,身先士卒,率領攻城部隊冒着鎗林彈雨,爬雲梯登上城頭。6月,任紅3軍團第5軍第3縱隊第2支隊政委、第8 軍第4師第3團政委,先後率部參加嶽陽、平漢戰鬥和長沙戰役以及紅一方面軍二打長沙戰役。年底,率部參加中央蘇區第一次反“圍剿”作戰。

  1931年1月,任紅3軍團第4師政治部主任,代理師政委。4月,調任第3師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率部參加中央蘇區第二次反“圍剿”作戰。7月,率部參加中央蘇區第三次反“圍剿”作戰。12月,任紅3軍團第1師政委。

  1932年1月,率部參加贛州戰役期間,在多次向上級建議取消冒險攻打贛州作戰計劃未果、部隊陷入敵人重圍的情況,果斷指揮部隊抗擊並及時轉移脱離險境。3月,任紅3軍團第5軍政治部主任,所部編入東路軍入閩作戰。7月,率部參加池江及大餘戰鬥。8月,參加水口、樂(安)宜(黄)戰役。9月,複任第3師政委。10月,寧都會議後,調任紅3軍團政治部宣傳部長、組織部長、第5師政治部主任,參加了中央蘇區第四次反“圍剿”和東方軍入閩作戰。

  1933年11月,任紅3軍團第4師政委,率部參加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作戰。

  1934年10月,參加紅軍長征,率紅3軍團第4師擔任前衛,連續突破敵人封鎖線,掩護中央機關和後續部隊顺利渡過湘江。

  1935年2月,任縮編後的紅3軍團第10團政委,率部參加土城、婁山關和第二次攻打遵義等戰鬥。11月,任中革軍委衛生部部長,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創辦醫院和衛生學校,爲改善部隊醫療條件、培養專門醫護人員付出了艱苦的努力。

  1936年2月,任紅一方面軍政治部和紅軍總政治部組織部部長,參加東征戰役。5月,任紅1軍團第4師政委,率部參加西征戰役,11月,率部參加山城堡戰役。

 
1937年,黄克誠同楊尚昆(前排坐者)等在陝西三原縣雲陽鎮。二排左起:李伯釗、鄧小平、楊奇清、陸定一;三排左起:羅榮桓、黄克誠
1937年,黄克誠同楊尚昆(前排坐者)等在陝西三原縣雲陽鎮。二排左起:李伯釗、鄧小平、楊奇清、陸定一;三排左起:羅榮桓、黄克誠
 1937年8月,任八路軍總政治部組織部部長。10月,提出恢複我軍政治委員和政治機關制度的建議,穫中央批准。同月,任八路軍第115師第344旅政委兼太南軍政委員會書記,與旅長徐海東率部轉戰晉冀豫,開辟太行山南段抗日根據地,堅持敵後游擊戰爭,參加了晉東南反“九路圍攻”戰役,參與指揮牛村、溫湯、虒亭、張店、町店等戰鬥。

  1938年9月,與代旅長楊得志率八路軍第344旅發起彰南戰役,給平漢路西側地區偽匪勢力以沉重打擊。

  1939年初,領導創建冀魯豫抗日根據地。

  1940年2月,任八路軍第2縱隊政委兼冀魯豫軍區司令員、冀魯豫軍政委員會書記,率部參加磁武涉林戰役。隨後指揮所部殲滅了進犯我冀魯豫根據地的頑軍石友三部主力。5月,率主力一部南下豫皖蘇,任八路軍第4縱隊政委。8月,東進皖東北,統一我黨在蘇皖地區的武裝力量,組建八路軍第5縱隊,任司令員兼政委。10月,率主力部隊馳援新四軍黄橋戰役,與新四軍北上部隊會師於淮海、鹽阜地區,開辟蘇北抗日根據地,打通了華北、華中抗日根據地的聯絡。

 
1941年1月,黄克誠(左)同劉少奇在新四軍軍直幹部大會上
1941年1月,黄克誠(左)同劉少奇在新四軍軍直幹部大會上
 1941年1月後,任新四軍第3師師長兼政委和蘇北軍區司令員兼政委、蘇北區黨委書記,領導蘇北軍民開展敵後游擊戰爭,多次粉碎日偽軍“掃盪”和國民黨頑軍的進攻。

  1944年後,相繼組織指揮高(溝)楊(口)、阜寧、兩淮等戰役,使蘇北和蘇中、淮南、淮北解放區聯成一片。至抗戰勝利,在堅持蘇北敵後抗日5年中,率部作戰5千餘次,殲敵6萬餘人,開辟了擁有4萬平方公里土地和800多萬人口的解放區。

  1945年9月14日,向中央提出創建東北戰略根據地的建議。月底,奉命率新四軍第3師主力3.5萬餘人進軍東北,參加東北根據地的創建和東北人民解放戰爭。

  1946年1月,任西滿軍區司令員、中共西滿分局副書記、代理書記。3月,指揮所部攻占四平、長春、齊齊哈爾等地。4月,新四軍第3師主力參加四平保衛戰。

  1947年8月,任東北民主聯軍副司令員兼後勤司令員、政委,主持東北民主聯軍後勤工作。

  1948年4月,任中共冀察熱遼分局書記兼軍區政委、東北野戰軍第2兵團政委,領導冀察熱遼軍民醫治戰爭創傷,支援東北戰場南線作戰。

  1949年1月,任天津市軍管會主任、中共天津市委書記,提出“接管建政,安定秩序,恢複生產,進行民主改革”的工作方針。8月,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湖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湖南軍區司令員兼政委,爲發展湖南經濟,安定社會秩序,肅清境内國民黨殘餘部隊及湘西匪患,組織支前,解決百萬大軍南下供給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1952年10月,調任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兼總後勤部部長、政委、主持建立人民解放軍後勤工作的規章制度,提倡顧大局,反浪費,勤儉建軍,爲保證抗美援朝和國防建設的後勤供應作出了貢獻。

  1954年9月,任中共中央軍委祕書長、國防部副部長,協助彭德懷主持軍委和國防部工作,組織制定國防戰略和軍隊建設的方針政策及各種條令條例,實施軍隊精簡整編和重大制度的改革,調整組織機構,參與領導國防施工和軍工生產,爲鞏固國防,加強軍隊建設,實現我軍由單一兵種到諸軍兵種合成的戰略轉變作出了重要貢獻。

  1955年9月,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軍銜,並穫一級八一勳章、一級自由獨立勳章、一級解放勳章。

  1958年10月,兼任總參謀長。

  1959年廬山會議上,與彭德懷等被錯定爲“反黨集團”。後被撤銷黨内軍内領導職務。

  1977年12月,出任中共中央軍委顧問,提出加強軍隊思想政治工作,逐步實現幹部年輕化的主張。

  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任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務書記、第二書記。在他的主持和領導下,糾正了黨内、軍内大量冤假錯案。

  1980年11月,發表講話,以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態度,正確評價與維護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地位和毛澤東思想的科學體系,對統一全黨、全軍的思想起了積極的作用。

  1985年9月,由於健康原因,辭去領導職務。

  1986年12月28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4歲。

開國大將黄克誠的傳奇經歷


  開國大將黄克誠,1902年出生在湘粵兩省交界處的湖南省永興縣偏僻山區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6年參加北伐戰爭,1928年在湘南起義中參與領導永興年關暴動,並率部隨朱德、陳毅上井岡山。

    在 6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他曆盡艱辛,屢經坎坷,百摺不撓,鞠躬盡瘁。他曾在白色恐怖的地下鬥爭和戰火硝煙的鎗林彈雨中,叱咤風雲,出生入死,義無反顧,也曾在革命陣營内部一再蒙冤,數次落難,幾番死生。但他向來置個人安危於度外,安之若索,處之泰然,大節不奪,堪稱一代楷模。這里記叙的是他一生南征北戰,在鎗林彈雨中先後幾次大難不死的驚險經歷。

湘南山區打游擊  遭敵圍追險逃生


    1928 年6月,擔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三十五團團長的黄克誠,改任湘南工農軍第二路游擊分隊司令,奉命率部從井岡山重返湘南山區開展游擊戰爭。由於副司令劉承高脅眾嘩變,部隊被敵人打散,黄克誠死里逃生後,與中共永興縣委幹部李蔔成一同潛回家鄉附近的山林中隱蔽,相機重整旗鼓,堅持鬥爭。

    這時的湘南大地,正籠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黄克誠的活動隻能在極其祕密的情況下進行。可是,時間一久,難免不露出一點風聲。國民黨反動派不斷調集部隊和民團日夜蒐捕,指名要抓從井岡山上下來的“暴徒”黄克誠。黄克誠在當地已無法開展工作,便與當地縣委幾位負責人共同商定,由他和李蔔成二人先行外出尋找上級黨組織。

    由於長時間在山林里生活,久不見陽光,黄克誠和李蔔成二人的面色蒼白。如果外出,定會引人注目。於是,他們二人便每天乘中午野外無人之際,偷偷地來到林外的山腳下曬太陽。

    一天中午,黄克誠與李蔔成在山林外一邊曬太陽,一邊等候弟弟來送飯。弟弟把飯送來後,黄克誠對李蔔成說,“這一陣風聲很緊,我們還是回到山林里去吃飯穩當些。”李蔔成還想多曬一會太陽,便不以爲然地說:“怕什麼?難道吃頓飯的工夫,敵人就會來嗎?”黄克誠曆來做事謹慎,他並不跟李蔔成爭辯,端起飯碗就往山林中走去。李蔔成無法,隻好跟着上山。就在他倆剛剛爬上一座高坡,尚未進入山林之時,山下的村子里突然傳來一陣鎗聲,並夾雜着喝罵哭叫聲。原來反動民團已將村子包圍,正在挨家挨戶地蒐查。黄克誠和李蔔成見勢不妙,急忙猛跑鑽進山林。奔跑中,李蔔成不慎摔了一跤。進入山林後,黄克誠同他開玩笑說:“你慌什麼?難道吃頓飯的工夫,敵人就會來嗎?”李蔔成難爲情地說:“幸好我們沒有在山下吃飯,不然的話,這次可就逃不脱了。”

    敵人這次圍捕蒐查,使黄克誠更加警覺起來。他和李蔔成迅速做好外出的准備,離開家鄉,輾轉長沙、南京、上海等地尋找黨組織。

危難之際遇冤家  虛與委蛇巧周鏇


    黄克誠和李蔔成輾轉來到上海,人地生疏,囊空如洗,一連兩個月沒有同黨組織接上關係,連起碼的生活也無着落。於是,他們決定先設法找一個工作以暫時謀生,相機尋找黨組織的關係。一天,黄克誠從一份報紙上忽然看到湖南籍留學生黄璧在上海兵工廠任炮兵部主任,便以同鄉的名義,化名黄楚珍給黄璧寫信,請他幫助謀個求生的職業。幾天以後,接到黄璧的回信,約黄克誠到兵工廠面談。黄克誠找到黄璧的辦公室,黄璧因有事要辦,委托他的一位親戚、同事繼續同黄克誠談話。

    黄璧走後不久,他的那位親戚、同事進來了。真是冤家路窄!這個人名叫鄧豐立,原是湘南桂陽縣北鴉山村有名的大惡霸。黄克誠讀私塾時,曾多次同他見過面,彼此互知姓名。湘南暴動時,鄧豐立僥幸脱逃出走。待湘南暴動失敗後,他返回桂陽,瘋狂報複,屠殺了大批共產黨員和參加暴動的農民。黄克誠一眼就認出了此人。幸而這幾年黄克誠面容變化較大,又戴了一副深度近視眼鏡,鄧豐立沒有認出黄克誠來。彼此寒暄過後,鄧豐立首先問起家鄉的情況,隨即又問黄克誠如何到了上海以及想找什麼樣的工作幹。此時,黄克誠欲謀職業的念頭早已盪然無存,隻想早些脱身。他盡力使自己保持鎮定,同鄧豐立虛與委蛇,佯稱自己曾在湘軍程潛部當過下級軍官,後部隊被繳械而流落上海。鄧豐立突然問道:“永興縣的黄克誠你認識嗎?”黄克誠沉住氣淡淡地答道:“過去在家讀書時認識的。”鄧又問道:“黄克誠現在在什麼地方你可知道?”黄克誠從容答道:“我離家出來當兵多年,從沒有同他聯繫過,不知他後來怎麼樣了。”鄧惡狠狠地說:“黄克誠是殺人放火的共黨暴徒頭目!”黄克誠佯裝驚訝道:“啊?他那樣的文弱書生竟然會是共黨?真是出人意料。”鄧接着說:“他領頭在我們那一帶搞暴動,當局正在通緝他,我如果找到他,決不輕饒!”黄克誠隨聲感歎道:“他那樣的人也會搞暴動,真是看不出來。”接着他話題一轉,詢問起鄧一家人的情況,並問鄧:“黄璧先生什麼時候回來?”鄧說,今天他不一定能回來。黄克誠就勢說道:“既然黄璧先生公務繁忙,那我改日再來拜訪,今天我就告辭了。”說完,黄克誠站起身來就往外走,鄧豐立一直送到工廠大門口,才轉身回去。

    此時,黄克誠才如釋重負,飛快地離開了兵工廠。不久,黄克誠和李蔔成通過同鄉、同學曾希聖的兄長曾中生,與中央軍委接上了組織關係。

大街遇敵萬分險  鎮定對付巧脱身


    1929 年春,黄克誠被中央軍委派往武漢,到國民黨唐生智的部隊去做兵運工作。北伐戰爭時期,黄克誠曾在唐生智的部隊做政治工作,結識了不少唐部的官兵,也發展了一批共產黨員。此次重返唐生智部,對開展工作自然有許多便利條件。但黄克誠深知身在反複無常的軍閥部隊中進行祕密工作,不能不時刻嚴加提防,否則,稍有不慎,就可能暴露身份,遭到不測。

    正如黄克誠所預料,天有不測風雲。盡管黄克誠處處小心,卻仍在武漢街頭,同一個冤家對頭狹路相逢,險遭殺身之禍。

    在一個假日,一位在國民黨軍隊中供職的同鄉、也是黄克誠讀師範時的同窗好友約他外出游玩。黄克誠礙不過同鄉、校友的情面,隻好同他一起出去。二人身着國民黨軍官制服,先是逛了一陣子公園,接着便來到鬧市區的大街上,邊走邊聊。事有湊巧,在一段人流如潮的街道上,正與朋友聊天的黄克誠,突然同迎面走來的一個國民黨軍官撞了個滿懷。黄克誠猛一抬頭,不禁大吃一驚!此人名叫劉雄,是大土豪劣紳的兒子,與黄克誠既是同鄉,又是讀師範時的同學。師範畢業後,劉雄考入黄埔軍校,此時已當上國民黨軍隊的中層軍官。湘南暴動失敗後,劉雄曾四處捕殺共產黨員,幹盡了壞事,對黄克誠的身份和經歷,他一清二楚。此次二人狹路相逢,躲避已來不及。黄克誠趁劉雄尚未反應過來,當機立斷,來了個先發制人,上前一把攥住劉雄的雙手,裝作很熱情的樣子說道:“啊!老同學,多年不見了,一向可好?”黄克誠一邊說着話,一邊愈加用力地攥緊劉雄的雙手。這突如其來的擧動和問話,使劉雄大出意外,被弄得瞠目結舌,一時竟說不出話來。想抽開手,雙手又像被鉗住了似的,越用力抽,對方攥得愈緊,隻好聽着黄克誠不着邊際地問話,連開口插話的機會也沒有。黄克誠像連珠炮般的問話停止的一瞬間,未等劉雄開口,便猛地松開雙手,邊走邊說:“我今天有點急事要辦,咱們改日再談。”隨即,快步鑽入大街的人流之中。

    約黄克誠出來游玩的那位朋友,同黄克誠、劉雄均是同鄉、同學,對黄、劉二人的底細也一清二楚。他對黄克誠方才同劉雄談話的一幕,心照不宣,此時存心掩護黄克誠脱身。黄克誠一離開,他便上前拉着劉雄的雙手,又是同鄉長、同學短地問詢了一番,使劉雄無法立即走開。待劉雄脱開身再去尋找黄克誠時,黄克誠早已無影無蹤。

與敵激戰沖鋒在前  鎗林彈雨死里逃生


    1930年7月,擔任紅三軍團第二支隊政委的黄克誠,率部在軍團長彭德懷的指揮下,與國民黨第四路軍總指揮兼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鍵的軍隊進行戰鬥。紅三軍團隱蔽於平江縣城南20華里處的晉坑山設伏待敵。

    戰鬥打響後不久,敵我雙方即成混戰膠着狀態。至黄昏,黄克誠因部隊被沖散而與大部隊失去聯絡。正當他循鎗聲尋找部隊之際,突然發現身後有一支隊伍撲來。黄克誠眼睛本來高度近視,時值盛夏,鏖戰竟日,眼鏡片上沾滿了汗水和煙塵,使他的視力更加模糊,無法辨清向他撲來的這支部隊究竟是敵人還是自己人。雙方越來越靠近,已不容他多作思考。他果斷地迎着對方走去,以便弄清情況之後,再見機行事。當雙方快靠近時,黄克誠才模模糊糊地看見對方的衣着很齊整,許多黑洞洞的鎗口正瞄着他作射擊姿勢,立刻意識到對方是敵人。他稍一遲疑,便向對方一擺手大聲喝道:“别打鎗!”說時遲那時快,話音未落,他就勢臥倒,伏地一個轉身,顺着山坡滾了下去。幾乎就在他喊話和轉身的同時,幾支鎗一齊朝他開了火,隻聽子彈在耳邊身旁嗖嗖作響。此時,他雖身不由己,顺着陡峭的山坡向下墜去,但神智還清楚。待滾落到山腳下,他感到自己還有知覺,隻是眼鏡、帽子和身上背的皮包不見了。用手慢慢在周身上下摸了一遍,居然沒有中彈。此時天已黑下來了,加之眼鏡失落,周圍一片模糊,什麼也看不清,但遠處的鎗聲和呼喊沖殺聲隱約可辨。他循着聲響激烈的方向摸索着走去。當他來到公路邊上的樹林中,隻見黑壓壓的人群潮水般地在奔跑呼號。定睛仔細辨認,發現公路上的人們臂上配戴着紅袖標。他斷定是自己人,便上了公路,隨人群朝前跑去。他邊跑邊問清了情況。此時敵軍已潰敗,我軍正乘勝尾敵追擊。當黄克誠找到了自己的部隊時,戰友們不禁大吃一驚,以爲他死而複生。原來,在山頂上與敵人遭遇時,警衛員遠遠看見黄克誠被敵人一陣排鎗擊倒,並滾落山下,以爲他已犧牲,便跑回部隊報告了“政委犧牲”的消息。指戰員們正高喊着“爲政委報仇”的口號奮力沖殺當中,突然發現黄克誠又安然回到部隊,自然是又喜又驚。一時間,黄克誠“死而複生”的奇聞,在部隊中流傳開來。

深入前沿觀敵情  眼鏡遭來殺身禍


    黄克誠的眼睛高度近視,時時離不開眼鏡。因此,隻要攻克一座城鎮,黄克誠總是要到眼鏡店配上兩副眼鏡。眼鏡對於黄克誠來說,可算是一件隨身不可離開的寶物。然而,眼鏡有時也會給他帶來麻煩,甚至釀成殺身之禍。

    1931 年,中央蘇區開始了第二次反“圍剿”作戰。5月底,黄克誠所部第三師主攻建寧城。爲了快速突破敵人城防工事,消滅守敵,黄克誠和師長彭遨一邊給各部隊下達作戰命令,一邊將師指揮所推進到建寧城下。由於指揮所距離守敵太近,當即被守敵發現,城上的兩挺機鎗調轉鎗口,對着黄克誠和彭遨猛掃過來。黄克誠因視力差,對守敵的這一動作未能察覺。虧得彭遨眼疾手快,他見機鎗掃來,猛地拉住黄克誠後退了好幾步臥倒。黄克誠還未定過神來,敵人的機鎗子彈已掃在了他同彭遨原來站立的位置上,子彈擊起的沙土濺了他倆一身。二人連話都顧不上講,未等敵人第二排子彈掃過來,又一個魚躍,翻身滾向附近一處掩體後面。這時,彭遨才指着黄克誠的眼鏡說道:“敵人這一梭子彈,就是沖着你這副眼鏡來的。人家知道戴眼鏡的必定是個大官,想揀個大便宜。可惜的是,敵人的射手技差一着,否則,把我也捎帶上報銷了。”說完哈哈大笑。黄克誠也笑了起來。

    1933年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開始不久,黄克誠調任紅三軍團第四師政委。一次追擊逃敵,黄克誠和師長張錫龍率部將該敵逼進一座土寨内,鏇即發起攻擊。攻擊之前,黄克誠和張錫龍相偕來到陣地前沿擧着望遠鏡選擇攻擊突破點。不料,敵人在他們側面不遠處設置了機鎗陣地,他們隻顧向土寨之敵了望,過於暴露,側面機鎗陣地上的敵人對他們看得一清二楚。尤其是黄克誠的那副眼鏡,再次成了敵人射擊的大目標。隻聽敵人的機鎗一陣猛掃,一顆子彈正中張錫龍的頭部。子彈穿出之後,又擊中黄克誠的眼鏡架,立即將眼鏡打飛。黄克誠雖然沒有傷着,但師長張錫龍卻壯烈犧牲了。

贛州攻城陷敵困  鎮定指揮突重圍


    1932年1月,臨時中央提出集中紅軍主力奪取中心城市的軍事冒險主義方針,並指示中央紅軍(紅一方面軍)“首取贛州”。

    贛州城堅且固,三面環水,易守難攻。敵人在城内設置重兵據守,又增派精銳之師馳援,使攻打贛州的紅軍後來陷入強敵内外夾擊的險境。本來,贛州戰役發起之前,黄克誠就向上級提出取消此次戰役計劃的建議,但未被采納。戰役打響之後,紅軍實施兩次強攻均未奏效,造成很大犧牲。戰局遂成暫時相持之勢。黄克誠再次向上級提出撤圍建議,仍未穫准。

    一天午夜過後,黄克誠突然聽到鎗聲大作。他料定是敵人援兵已到,對我軍實施内外夾攻了。他抓起電話,向上級建議指揮各部隊及早撤退突圍。爲了盡量減輕部隊的傷亡,黄克誠摸黑走出師指揮所,身邊隻帶了一個通信班。他循着密集的鎗聲走去,路上見到一些部隊已被敵人打散,失去了建制指揮。黄克誠以高度的革命責任感,果斷地指揮一些零散部隊乘夜突圍。有的兄弟部隊因未接到總部的突圍命令,不敢貿然突圍。黄克誠連說帶勸,表示一切後果由他黄克誠負責。這樣,才使得一些部隊及時突出重圍,保存了有生力量。

    爲了收攏更多被打散的部隊突圍,黄克誠繼續四處蒐尋。不料,當他走到河邊時,敵人的機鎗從不同方向向他猛掃過來,並清楚地聽到敵人一片吆喝聲。此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已陷入重圍。他想,決不能當俘虜,必須設法突出去。借着鎗炮的火光,他見附近有一家店鋪,便帶領通信班的幾名戰士,撞開店門,從後窗跳了出去,一氣猛跑,總算把敵人甩開了。但是,由於黑夜辨不清方向,奔跑中又誤入南門外的敵人飛機場。機場守軍大聲喝問:“哪一部分的?”黄克誠時任紅三軍團第一師政委,他未多作思索,便隨口答道:“是一師的。”當時敵人增援贛州的部隊中有羅卓英的第十一師,機場守軍聽到黄克誠的答話,誤以爲是敵十一師的人,便沒有細問。黄克誠趁敵人尚未察覺的當兒,帶領通訊班迅即離開南關,跑到城南的一座山上。並就地收攏部隊,組織抗擊,打退了敵人的第一次攻擊。待敵人再次組織攻擊時,恰好我紅五軍團援兵趕到,將進攻之敵壓了下去。

界首鏖戰苦戰多  臨危機斷渡險關


    1934 年10月,中央紅軍被迫長征。當時,黄克誠任紅三軍團第四師政治委員。全師堅守在湘江岸邊之界首,掩護主力紅軍和中央縱隊渡過湘江後,湘、桂之敵越聚越多,攻勢愈加猛烈。而據守的第四師仍未接到撤離的命令。黄克誠意識到情況極端險惡,紅四師有被敵人夾擊而導致全軍覆沒的危險。他對師長說,中央縱隊已經渡江,我師阻擊掩護任務已經完成,應當立即指揮部隊撤離。師長認爲沒有接到上級命令之前,不能擅自撤離。黄克誠說,當前情況既危急又特殊,我們應當機斷處置,不能坐以待斃。師長仍堅持不肯撤離。黄克誠感到在這種極端危急時刻,不能再有遲疑,否則,後果將不堪設想。他果斷地行使政治委員的最後決定權,態度嚴峻地對師長說:“你立即指揮部隊撤離,一切由我負全部責任。”這樣,師長才指揮部隊且戰且走,渡過湘江西去,最後終於趕上了主力紅軍,避免了被圍困殲滅的厄運。如果不是黄克誠當機決斷,紅四師將招致難以想象的後果。

舍身忘死救戰友  彭總力挽刀下人


    1931 年盛夏,中央蘇區第三次反“圍剿”戰鬥正酣之際,紅三軍團第三師政委黄克誠在火線上突然接到命令,要他立即回到軍團政治部領受任務。黄克誠喘息未定,軍團政治部肅反委員會負責人就將一份名單遞了過來,面容嚴峻地對他說道:“這份名單上的人,是被供出來的‘AB團’分子,要立即抓捕歸案,押送肅反委員會接受審查。”

    黄克誠一看名單,上面所列的人大多是第三師中久經戰鬥、英勇忠貞的基層指揮員,其中有兩名連指導員,還是黄克誠來到第三師後親手培養提拔起來的。眼下他們正率領部隊同“圍剿”之敵浴血奮戰,他根本就不相信名單上的那些人會是什麼“AB團”分子。黄克誠據理力爭,並擔保名單上的人沒有一個會是“AB團”分子,希望肅反委員會“刀下留人”。然而,肅反委員會嚴厲地說:“你是入黨多年的黨員,又是師政治委員,應該懂得如何執行黨組織的決定,更清楚違犯肅反紀律的責任和後果。”黄克誠自知再費唇舌已無濟無事,便轉身離開。

    在趕回部隊途中,黄克誠已決意設法保護名單上的那些同志,不使他們被捕上送。過了幾天,肅反委員會的人不見第三師的“AB團”分子押送來,便一再向黄克誠催問,其言辭一次比一次嚴厲。黄克誠思來想去,最後決定祕密通知名單上的同志暫時上山躲避,等過了這陣風頭之後,或許會有轉圜的餘地。

    當時正處於反“圍剿”的緊張戰鬥期間,戰事頻繁。到了打仗的時候,黄克誠便派人通知在山上躲藏的幹部,各自回到自己的部隊帶兵參加戰鬥。一俟戰鬥結束,又馬上上山躲藏。半個月過後,那幾名幹部見平安無事,以爲風頭已過,便有些放松警惕了,戰鬥結束後也不急於上山躲藏了。此事終於被肅反委員會察覺,有兩名連指導員馬上被肅反委員會派人捕去,不久即遇害。黄克誠得知,不禁痛心疾首。他徑直來到軍團政治部,怒斥肅反委員會幹了親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情。

    黄克誠前次抗命拒不捕人上送,早已引起肅反委員會的不滿;現在他又來爲“AB團”分子鳴冤叫屈,自然更不爲所容。肅反委員會不容分說,當即下令將黄克誠抓捕起來“審查”。正當肅反委員會欲以“同情和包庇反革命,破壞肅反”的罪名將黄克誠處決之時,軍團長彭德懷得知此事,火速從前線趕來,要肅反委員會“刀下留人”。由於彭德懷的幹預,黄克誠才幸免一死。但是,卻被撤銷了師政治委員的職務。

    由於彭德懷的幹預而使肅反委員會“刀下留人”的事,黄克誠當時並不知情,肅反委員會釋放他的時候,沒有講明原委,事後也無人提起此事,包括彭德懷本人也從來沒有對黄克誠談過這件事。因此,當1959年廬山會議上黄克誠被批判時,有人說他支持彭德懷的“意見書”,是爲了報當年的“救命之恩”,竟使得黄克誠莫名其妙,不知此言何所指。經過有關人員在會上的“揭發” 證實,黄克誠才總算得知當年之所以沒有被肅反委員會殺頭,原來是彭德懷幹預的結果。黄克誠在晚年時,曾如是說:“我和彭德懷言不及私,相待以誠,相爭以理,性格作風比較合得來,如此而已。”(本節文章作者:黄禹康)

    2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蓝点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