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2030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Gnian (2010/8/15 0:57:02)  最新编辑:葛礼菊 (2010/12/14 9:43:45)
阪泉之戰
  相傳黄帝時期(約公元前26世紀),在黄帝征服中原各族之戰中,黄帝與炎帝兩部落聯盟在阪泉(今河北涿鹿東南,—說今山西運城解池附近)的一次戰爭。見於《史記·五帝本紀》。阪泉之戰是在黄帝與炎帝共同戰勝九黎族團蚩尤、平定了叛亂之後的又一次重大戰役。阪泉之戰是有熊集團内部帝、後之間因權力之爭而爆發的。

  這場戰爭在歷史意義上,是徹底結束了原始社會末期因戰爭產生而形成的帝、後雙頭領導體制。黄帝在這場戰爭中,經“三戰然後得其志”,成爲各部落擁戴的天子,而炎帝敗得心服口服,甘願稱臣,發誓不再與黄帝抗衡。所以說,阪泉之戰,是部落方國時期雙頭領導體制向文明時代一元領導的一個轉換,是一種政治制度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歷史變革。          

概述

  神農氏之後,中原出現兩大部落聯盟。其首領分别爲炎帝黄帝,據傳皆少典氏後裔。炎帝長於薑水(渭水支流,今陝西岐山東),以薑爲姓。其族沿黄河流域向東發展進入中原,成爲黄河中游地區的強大部落聯盟。黄帝長於姬水(即岐水,今陝西境,亦有他說),以姬爲姓,東進中原後,居於軒轅之丘(今河南新鄭西;比),稱軒轅氏(又稱縉雲氏、帝鴻氏、有熊氏)。其族形成包括姬姓12部落的部落聯盟。黄帝經常進攻附近有肯歸附的部落,勢力不斷擴大。炎帝也在不斷擴大自己勢力,兩大聯盟終於暴發沖突。黄帝率領以熊、羆、貔、貅、虎、雕、歇、鷹、鳶等爲圖騰的各部落,在阪泉之野與炎帝各部落交戰。經三次激烈戰鬥,黄帝部落聯盟終於穫勝,初步建立了黄帝對中原地區的領導地位。

  這次大戰,雙方投入軍隊有萬人之多。蚩尤利用大霧作掩護,沖進軒轅軍隊大營,大喊大叫,亂殺亂砍。軒轅事先已命應龍做好准備,將四路軍隊擺開,形成包圍圈,隻有兩路軍隊與蚩尤軍隊廝殺。由於有指南車的指引,軒轅的軍隊越戰越勇,不亂陣腳。戰鬥從早晨一直持續到第二天下午。這時,一陣狂風刮過,天氣空然放晴,雲霧迅速散去。蚩尤一看天氣對他不利,立即命誇父率軍撤退。軒轅一見蚩尤要逃,即命大鴻率四路圍截住去路。軒轅和應龍騎上經過王亥訓練的火畜(即戰馬),追殺蚩尤。蚩尤扭頭一看,軒轅和應龍騎着豹不像豹、虎不像虎的怪物,緊追在後,心里早已膽怯三分。轉眼間軒轅已追到前,蚩尤來不及躲避,便使出他的絕招,隻見他突然一躍三尺高,用頭上戴的鋒利牛角盔,直向軒轅的火畜刺去。軒轅急忙把韁繩一抖,火畜立即前蹄騰空而起,避過蚩尤,使蚩尤撲倒在地。軒轅轉身揮起石斧,狠狠地砍去。蚩尤一聲慘叫,倒在地上。誇父趕來,抱住蚩尤,雙雙從崖上滾下去逃脱了。

炎黄擺陣上七旗

    黄帝戰蚩尤,炎帝基本上駐兵於阪泉,並未消耗力量。涿鹿之戰後,加上炎帝内部有人挑撥,要炎帝統領稱帝。所以,炎帝乘黄帝喘息未定之際,擧兵向黄帝發難。《六韜》中所引的《黄帝經》中一段軒轅黄帝語,大約就是他此時心蹟的一種體現:“日中不彗,是謂失時;操刀不割,失利之期;執斧不伐,贼人將來。涓涓不塞,將爲江河;熒熒不救,炎炎奈何?兩葉不去,將用斧柯”。於是“養性愛民,不好戰伐”的黄帝決定“以戰去戰”,消除未來戰爭的隱患,“天下有不顺者,黄帝從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嚐寧居:東至於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於空桐,登雞頭;南至於江,登熊湘;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而邑於涿鹿之阿”。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神州一統的國家制度。

  阪泉之戰是在礬山鎮西南、涿鹿山北的阪泉河穀中進行的,面積不過八平方公里,開戰後,黄帝率領“熊、羆、貔、貅、、虎”六部軍隊在阪泉之野與炎帝擺開戰場,六部軍隊各持自己的崇拜物爲標志的大旗,黄帝作爲六部統帥也持一面類似“大纛”之旗,列開了陣勢。
    
  首先,炎帝在黄帝沒有防範的情況下,先發制人,率兵以火圍攻,使得軒轅城外經常濃煙滾滾,遮天蔽日,應龍帶人用水熄滅火焰,黄帝帥兵將炎帝趕回阪泉之穀,囑手下士兵隻和炎帝鬥智鬥勇,不傷其性命。在阪泉河穀中,豎起七面大旗,擺開了星鬥七旗戰法。炎帝火戰失利後,面對星鬥七旗戰法,無計可使,一敗塗地,躲回營内不敢挑釁。黄帝仰慕炎帝的醫藥和農耕技術,決心與他擕手創建文明國家。他在炎帝營外擺陣練兵,千變萬化的陣法層出不窮,星鬥七旗陣,讓炎帝的士兵看的眼花繚亂,在長達三年多的操練中,使各部的戰鬥力逐漸增強,而炎帝利用崖頭作屏障,隻能觀望陣勢。然而,黄帝在這三年多的時間内,一邊以星鬥七旗戰法練兵做掩護,一邊派人兵日夜掘進,早將洞穴挖到炎帝營的後方。忽一日,黄帝兵將突然竄出,偷襲了炎帝營,活捉了炎帝,俘虜了兵丁,這一戰讓炎帝輸的誠服,甘拜下風。甘願幫助黄帝燒荒墾田,治理家園。現在在黄帝擺星鬥七旗陣的地方,原有個村子,是歷史上的古阪泉村,後來改稱“七旗村”,隨着歷史的變遷,村子上下沿河居住有一里多長,最後以泉爲界,上游叫“上七旗”,下游叫“下七旗”。

三戰炎帝臣服

       阪泉之戰,黄帝最終以“三戰然後得行其志”,成爲國家一元體制的帝君。炎帝戰敗後,黄帝並未殺他,念他多年來墾荒耕種之貢獻,早在炎帝未興起之前,就曾於熊耳山脈的龍門山上焚林墾荒,發展農業生產,炎帝焚耕之處“四周崗阜圍合,儼如城郭,中爲平地,田可四頃”(《保安州志》),故又名“四頃梁”。龍門山兩峰對峙,其間一峽,渾如天門,澗有清泉自峽中湧出,經龍門飛流而下,凡三叠而成奇景,曰“龍門叠翠”,爲古涿鹿八大景之一。而緊靠四頃地南面的曆山原是茂密的山林,開荒時,先放火焚燒山林,整個一座山整體彤紅,火焰沖天,數天不滅,故被人們稱爲“烈山”,焚燒山林的農耕者,就被人們稱爲“炎帝”。所以後來在“合符釜山”之後,黄帝仍派炎帝主政於南方,受封“縉雲”之職,降爲臣屬。
    
  阪泉之戰,炎帝被抹上了醜陋的色彩。在此之前,他協同黄帝焚林墾田,研究醫藥,試種五穀,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他能不辭辛苦地前往太昊之地築邑施治,這是在建立國家制度中的一種辛勞,一種貢獻。其聞蚩尤欲叛,便立即率兵北上山東築邑以監,也算一種責任。但是,爲什麼卻遇蚩尤一戰即敗,一路逃回涿鹿,將蚩尤引到軒轅城下,竟至“大懾”而無半點抵抗能力了呢?爲什麼到了黄帝設計圍困蚩尤於靈山河穀,解救了炎帝使其脱離了與蚩尤的正面接觸後,在黄帝與蚩尤的艱難戰鬥中,炎帝竟長期安居於阪泉,當起了“阪泉氏”?說到底,還是爲了一己私利而保存實力。所以當黄帝剛剛滅掉蚩尤,正值兵員耗損、身心疲憊之際,炎帝就以逸待勞,立即向黄帝擧兵發難,以興“無親”的“並兼”之擧,這正是黄帝所恨、所言的“借贼兵、裹盜糧”的不義惡行。所以,三千多年前的古史就說炎帝“無道”、“不德”、“並兼無親”,不是沒有道理的,而是一種實事求是的歷史評論。盡管蚩尤與炎帝,各自所處的社會地位不同,但他們都是出於一己之私利,做了與建立國家秩序相反的事,是文明與反文明的鬥爭,是一次新舊思想的歷史性較量。其本質是,黄帝要建立一種以伏犧大道爲指導,天下祥和有序的社會新秩序,而蚩尤則沉迷於恃武稱雄,崇尚暴力的觀念中;黄帝想“天下爲公”,炎帝則想爭奪權位。這就是“涿鹿之戰”和“阪泉之戰”的區别。

戰爭背景

  黄帝部落最初居住在涇水流域的姬水沿岸,因而姓“姬”。傳說黄帝發明造車作爲輿乘,因黄帝有土德之瑞,土色泛黄,遂稱黄帝。當炎帝作爲中原地區部落聯盟首領之時,黄帝部落也參與了這個聯盟並接受炎帝的領導。此時,各部落之間爲爭奪土地和財富經常發生侵伐征戰,黄帝部落在征戰中日益崛起,而炎帝部落則日漸衰落。當黄帝部落也從涇水流域沿着黄河向東擴長時,就不可能避免地與炎帝部落發生了沖突,阪泉之戰就是在這種歷史背景下發生的。

  由於參戰的兩個部落都有很強的實力,戰爭的規模頗爲壯觀。漢代賈誼《新書》雲:“炎帝者,黄帝同母異父兄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黄帝行道而炎帝不聽,故戰於涿鹿之野,血流漂杵。”《呂氏春秋·盪兵》也記述雲:“兵所自來者久矣,黄、炎故用水火矣。”《列子·黄帝》曰:“黄帝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帥熊、羆、狼、豹、貙、虎爲前驅,雕、鶡、鷹、鳶爲旗幟。”《大戴禮·五帝德》則雲:“(黄帝)與赤帝(炎帝)戰於阪泉之野,三戰,然後得行其志。”從上述文獻記載來看,黄帝部落和炎帝部落爲了取得這次戰爭勝利,做了相當充分的准備,他們不僅調動了本部落的全部力量,而且也聯合了其他部落作爲盟軍,在這方面黄帝表現得更爲出色。文獻中所記述的熊、羆、豹、貙、虎和雕、鶡、鷹、鳶並非猛獸飛禽,而是各部落圖騰的名稱。大規模的戰役一共三次,廝殺地非常激烈,黄帝和炎帝分别還使用了水攻和火攻,但炎帝最終還是被打敗了,黄帝便取而代之做了中原地區部落聯盟的首領。

  黄帝、炎帝本是同父母所生的親兄弟,爲什麼會同室操戈?《新書·制不定》:“炎帝者,黄帝同父母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黄帝行道而炎帝不聽,故戰於涿鹿之野”。事實上,其核心性本質問題,還是部落方國帝、後雙頭領導奪權之爭。戰爭的起因,是自黄帝建議派官到少昊、太昊兩地施治,炎帝親往太昊,而蚩尤駐兵少昊後,假借黄帝之命暴掠民財,隨意設使“奸宄奪攘矯虔”行爲,逼迫黎民隨其作亂。炎帝聞訊後,率兵北上山東,築邑空桑以監。後被蚩尤追殺,一直將蚩尤引到涿鹿,黄帝爲使驕兵之計,做好戰場布陣,故意按兵不動,未及時出兵救援被蚩尤追殺的炎帝,炎帝對此心存積怨,是釀成了這次戰爭的根源之一。

戰爭經過

  黄帝戰蚩尤,炎帝基本上駐兵於阪泉,並未消耗力量。涿鹿之戰後,加上炎帝内部有人挑撥,要炎帝統領稱帝。所以,炎帝乘黄帝喘息未定之際,擧兵向黄帝發難。《六韜》中所引的《黄帝經》中一段軒轅黄帝語,大約就是他此時心蹟的一種體現:“日中不彗,是謂失時;操刀不割,失利之期;執斧不伐,贼人將來。涓涓不塞,將爲江河;熒熒不救,炎炎奈何?兩葉不去,將用斧柯”。於是“養性愛民,不好戰伐”的黄帝決定“以戰去戰”,消除未來戰爭的隱患,“天下有不顺者,黄帝從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嚐寧居:東至於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於空桐,登雞頭;南至於江,登熊湘;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而邑於涿鹿之阿”。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神州一統的國家制度。

  阪泉之戰是在礬山鎮西南、涿鹿山北的阪泉河穀中進行的,面積不過八平方公里,開戰後,黄帝率領“熊、羆、貔、貅、饕、虎”六部軍隊在阪泉之野與炎帝擺開戰場,六部軍隊各持自己的崇拜物爲標志的大旗,黄帝作爲六部統帥也持一面類似“大纛”之旗,列開了陣勢。

  首先,炎帝在黄帝沒有防範的情況下,先發制人,率兵以火圍攻,使得軒轅城外經常濃煙滾滾,遮天蔽日,應龍帶人用水熄滅火焰,黄帝帥兵將炎帝趕回阪泉之穀,囑手下士兵隻和炎帝鬥智鬥勇,不傷其性命。在阪泉河穀中,豎起七面大旗,擺開了星鬥七旗戰法。炎帝火戰失利後,面對星鬥七旗戰法,無計可使,一敗塗地,躲回營内不敢挑釁。黄帝仰慕炎帝的醫藥和農耕技術,決心與他擕手創建文明國家。他在炎帝營外擺陣練兵,千變萬化的陣法層出不窮,星鬥七旗陣,讓炎帝的士兵看的眼花繚亂,在長達三年多的操練中,使各部的戰鬥力逐漸增強,而炎帝利用崖頭作屏障,隻能觀望陣勢。然而,黄帝在這三年多的時間内,一邊以星鬥七旗戰法練兵做掩護,一邊派人兵日夜掘進,早將洞穴挖到炎帝營的後方。忽一日,黄帝兵將突然竄出,偷襲了炎帝營,活捉了炎帝,俘虜了兵丁,這一戰讓炎帝輸的誠服,甘拜下風。甘願幫助黄帝燒荒墾田,治理家園。

關於阪野之戰的記載

  《史記·五帝本紀》  :炎帝欲侵陵諸侯,諸侯鹹歸軒轅。軒轅乃修德振兵,治五氣,五種,撫萬民,度四方,教熊羆貔貅貙虎,以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三戰,然後得其志。   

  《呂氏春秋·盪兵》雲:“兵所自來者久矣,黄、炎故用水火矣。”

炎黄阪泉之戰質疑

  一般中國古史都記有炎帝、黄帝阪泉大戰之事。戰爭結果,黄帝勝利,征服了炎帝部落。對於這一傳統說法,我很早就有些疑惑不解。一,炎、黄兩大族群都是從少典部落分離出來的。他們如有沖突,戰爭也隻能在炎、黄兩部落的結合點上去打,即在新鄭附近或姬水流域、薑水流域去打,爲什麼要跑到河北涿鹿附近的阪泉去打呢?要知道阪泉是蚩尤的勢力範圍。《路史·後紀四》有“阪泉氏蚩尤”的記載,明確說明蚩尤是阪泉的主宰者,炎黄二帝跑蚩尤控制下的阪泉去打仗,實在是令人費解。二,黄帝與蚩尤涿鹿之戰後,兩者成爲死對頭,爲什麼黄帝與炎帝阪泉之戰後,就沒留下一點仇恨的痕蹟呢?相反後世的華人都承認是炎黄子孫,而不說是蚩黄子孫呢?最近讀《繹史·黄帝紀》,從中受到啟發,似乎解決了以上兩點疑問。馬骕寫《繹史》集中很多史書資料,寫《黄帝紀》也是如此。馬骕把眾多的史書資料排列在一起,便於讀者對比研究。《繹史·黄帝紀》引《新書》曰:“炎帝者,黄帝同母異父兄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黄帝行道,而炎帝不聽,故戰於涿鹿之野,血流漂杆。”馬骕評論說:“史注引作同父母弟。《國語》雲:少典生炎帝、黄帝,成而異德,用師以相濟也。賈誼《新書》蓋本此。然炎帝傳世,至末帝榆罔而亡,豈猶有兄弟黄帝存哉?此說未詳。”從馬骕的評論看,對炎、黄二帝爲兄弟之說,已予以否定。其理由是炎帝傳八世至榆罔已有幾百年,怎麼可能與黄帝是兄弟呢?馬骕的評論無疑是正確的,但如果我們用歷史唯物主義觀點去分析,說炎、黄兩大族群是從少典部落中分離出來的,是可以講得通的。

  馬骕《繹史》又引《歸藏》曰:“黄帝與炎帝爭鬥涿鹿之野,將戰,筮於巫鹹。巫鹹曰:‘果哉,而有咎。’”意思是說可以戰勝,但也要有禍災。馬骕對此評論說:“史稱克炎帝於阪泉,擒蚩尤於涿鹿,本兩事也,而諸書多言戰炎帝涿鹿之野,當是舛誤,或雲蚩尤亦自號炎帝。”在這里馬骕更正了《新書》、《歸藏》所記“黄帝與炎帝爭鬥涿鹿之野”或“戰於涿鹿之野”的錯誤,明確指出黄帝“克炎帝於阪泉”和黄帝“擒蚩尤於涿鹿”是兩回事,也就是說炎黄二帝是戰於阪泉,而不是戰於涿鹿,戰於涿鹿的是黄帝與蚩尤。在馬骕這段評論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最後一句話:“或雲蚩尤亦號炎帝。”這就又透露一個信息,說明馬骕又認爲與黄帝戰於涿鹿(實是阪泉)之野的有可能是冒稱炎帝的蚩尤。由此就給人一個啟發,說明黄帝與炎帝並沒有發生過戰爭,在阪泉與黄帝作戰的是蚩尤而不炎帝。對此,馬骕在引《周書》文字時,表述的更爲明確。

  昔天之初,□作二後,乃設建典,命赤(炎)帝分正二卿,命蚩尤宇於少昊,以臨四海,司□□上天奠成之慶,蚩尤乃逐帝,爭於涿鹿之阿,九隅無遺,赤帝大懾,乃說於黄帝,執蚩尤,殺之於中冀,以甲兵釋亂,用大正顺天……天用大成,至於今不亂。

  上引《周書》文字,由於有兩處佚文,其真意已無法全部了解,但馬骕畫龍點睛式的評論,卻很能說明問題。“此說炎帝命蚩尤居少昊,而蚩尤攻逐炎帝,黄帝乃執蚩尤殺之,複别命少昊也”。有此評論再細讀《周書》原文,炎帝、黄帝、蚩尤三者的關係就明白無誤了。即在炎帝當政時,曾命蚩尤鎮守少昊之地。蚩尤不用命,反而驅逐炎帝。炎帝異常恐懼,於是就求救於黄帝。炎帝與黄帝聯兵在涿鹿(阪泉)打敗了蚩尤,平定了蚩尤之亂,由此炎帝自知已無力號令諸侯,遂讓位給黄帝。黄帝遂代炎帝而爲天子,這與《史記》所記“諸侯鹹尊軒轅爲天子,代神農,是爲黄帝”的情況相符合。根據以上情況,可以肯定地說炎黄二帝並沒有打過仗,是炎帝請出黄帝共同戰勝蚩尤,故炎黄二帝並沒有結仇,他們共同的敵人是蚩尤,隻有這樣的解釋,才能合情合理說明炎帝、黄帝、蚩尤三者的關係。

  現在我們再回頭來談談炎黄二帝阪泉之戰的問題。這個問題最早見於《史記·五帝本紀》。先引原文,再作必要的解釋。

  軒轅之時,神農氏世衰。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農氏弗能征。於是軒轅乃習用幹戈,以征不享,諸侯鹹來賓從。而蚩尤最爲暴,莫能伐。炎帝欲侵凌諸侯,諸侯鹹歸軒轅。軒轅乃修德振兵,治五氣,蓺五種,撫萬民,度四方,教熊羆貔貅貙虎,以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三戰,然後得其志。蚩尤作亂,不用帝命。於是黄帝乃征師諸侯,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遂擒殺蚩尤。而諸侯鹹尊軒轅爲天子,代神農氏,是爲黄帝。

  以上所引用的炎黄二帝阪泉之戰的資料,是見於正史的最早的第一手資料,以後有些史書如《通鑒外紀》幾乎是全文照錄,遂使炎黄二帝阪泉之戰被傳述下來。如果根據上引資料作出判斷,可以說炎黄二帝阪泉之戰比黄帝、蚩尤的涿鹿之戰打的還要凶惡、激烈。黄帝動員了熊、羆、貔、貅、貙、虎六獸(實爲六個部落的圖騰名)來助戰,而且是“三戰而後得其志”。但細讀《史記》原文,就會發其中頗有矛盾之處。如第一段講“神農氏世衰,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農氏弗能征”,說明炎帝神農氏已經衰弱,無力征伐互相侵害的諸侯。第二段講“軒轅氏乃用幹戈,以征不享,諸侯鹹來賓從,而蚩尤最爲暴,莫能伐”,說明黄帝代神農氏而興起,用武力征服了諸侯,但對於爲暴最甚的蚩尤,也無力征伐。這兩段文字銜接緊密,顺理成章,然而到第三段卻突然來了個“炎帝欲侵凌諸侯,諸侯鹹歸軒轅,軒轅乃修德振兵……以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三戰然後得其志”。這是從何說起?前已講過“神農氏世衰,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神農氏弗能征”,說明炎帝已處於自顧不暇的境地,怎麼又突然又來一個“炎帝欲侵凌諸侯”,並引出與黄帝的阪泉之戰?況且當時炎帝處於“天子”的地位,對諸侯作戰也應稱作“征伐”、“誅討”,而不應叫“侵凌”。很顯然這里的“炎帝”實際是蚩尤,即驅逐炎帝之後而冒用“炎帝”稱號的蚩尤。如果能這樣解讀阪泉之戰中的“炎帝”,所有的疑問就可以迎刃而解了。接下來第四段講“蚩尤作亂,不用帝命,於是黄帝乃征師諸侯,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遂擒殺蚩尤”。這是黄帝與蚩尤的最後決戰,黄帝大穫全勝。這次勝利炎帝也有一份功勞,因爲是炎黄二帝聯合戰勝蚩尤,當然是以黄帝爲主,於是第五段就講“諸侯鹹尊軒轅爲天子,代神農氏,是爲黄帝”。從此歷史就由三皇末期炎帝神農氏,轉入五帝時代開始的黄帝時期。

  關於上引《史記·五帝本紀》一段文字,有人可能這樣認爲,《史記》是把神農氏與炎帝視爲二人,這樣看也就不存在矛盾了。但是《太平禦覽》卷七十七引皇甫謐《帝王世紀》曰:“黄帝於是乃擾馴猛獸,與神農氏戰於阪泉之野。”這里把《史記》上的“乃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改爲“與神農氏戰於阪泉之野”,可見把《史記》上的神農氏與炎帝理解爲一人,並非筆者個人之管見,乃是古已有之。其實就是退一步講,神農氏與炎帝並非一人,《史記·五帝本紀》那段文字也講不通,因爲炎帝既然稱爲“帝”,就是“天下共主”,他與神農氏有什麼關係,既然是“天下共主”,炎帝又怎麼可能 “侵凌諸侯”,隻有把“侵凌諸侯”的炎帝,解釋爲冒稱炎帝的蚩尤,才能一通百通。

  關於炎帝(蚩尤)黄帝阪泉之戰,有的史書記載在涿鹿,產生這種分歧的原因,我認爲是由於阪泉與涿鹿地理位置相近所造成的結果。據《晉太康土地記》記載:“涿鹿之東一里有阪泉,上有黄帝祠。”《魏土地記》也說:“下洛城六十里有涿鹿城,城東一里有阪泉。”這就說明阪泉與涿鹿相距隻有一里地,黄帝與蚩尤戰於阪泉,不可能不波及涿鹿,所以非常容易把阪泉之戰混淆爲涿鹿之戰。

  最後必須說明,對炎黄二帝阪泉之戰持懷疑態度的並不始自今日,而是古已有之。南朝著名史學家沈約在《宋書·符瑞志上》中,就把《史記·五帝本紀》所記黄帝教熊、羆、貔、貅、貙、虎以與炎帝戰阪泉之事,就認爲是黄帝戰蚩尤。說“應龍攻蚩尤,戰虎、豹、熊、羆,四獸之力”。把阪泉之戰的“六獸”,說成是“四獸”,可能是因傳說的不同所致,但其所指是黄帝戰蚩尤應無疑問。《路史·後紀四》也提到蚩尤逐炎帝的事。他說:“帝榆罔立,諸侯擕貳,胥伐虐弱。分二正二卿,命蚩尤宇於小顥(少昊),以臨西(四)方,司百工,德不能馭蚩尤。產亂出洋水,登九淖以伐空桑,逐帝而居於涿鹿,興封禪,號炎帝。”以上引文由於文簡意澀,難以通釋其全文,但對其主要内容還是可以把握的。文中所說的帝榆罔,乃是八世炎帝的名號。榆罔繼承炎帝之位後,諸侯互相侵伐,社會混亂,炎帝榆罔想整頓社會秩序,乃分設二正二卿,司百工,還命蚩尤駐守少昊之地,以臨四方,但榆罔德薄,不能駕馭蚩尤。蚩尤不僅不遵命,反而起兵驅逐榆罔,自居涿鹿,興封禪,而自號炎帝。這段文字最主要之點,是說明蚩尤不聽炎帝調遣,反而驅逐八世炎帝榆罔,居涿鹿,冒稱炎帝。由此可以推斷,在阪泉與黄帝作戰的是蚩尤而不是炎帝。對此羅蘋關於這段文字的注文說的更爲清楚。現先引其注文,再略作分析。

  《史記》言炎帝欲侵凌諸侯,《大戴禮》言黄帝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後周書》雲炎帝爲黄帝所滅,《文子》亦謂赤帝爲火災,故黄帝禽之,皆謂蚩尤。而書傳擧以爲榆罔,失之。《集仙錄》雲黄帝克榆罡(罔)於阪泉,黄帝非與榆罡戰也。至《世紀》(指皇甫謐《帝王世紀》)遂謂黄帝與神農戰,而炎帝克蚩尤,非也。陸德明雲:“神農後第八帝曰榆罡。時蚩尤強,與罡爭王,逐榆罡,罡與黄帝合謀擊殺蚩尤,此得之。”

  羅蘋在注文里批判了《史記》、《大戴禮》、《後周書》、《文子》、《集仙錄》、《帝王世紀》等古籍關於“黄帝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或以蚩尤爲榆罔(八世炎帝)的錯誤說法,唯獨對陸德明說的“罡(榆罔)與黄帝合謀擊殺蚩尤”,予以肯定,而說“此得之”。羅蘋的意見值得重視。

  已故著名史學家孫作雲教授於1989年第1期《民間文學論壇》上發表的《蚩尤考》一文中,引焦贛《易林》“戰於阪兆,蚩尤敗走”句,認爲“戰於阪兆”,即史書所謂“戰於阪泉之野”。又據崔述《古史考信錄》言“炎帝在黄帝之後,未嚐與黄帝有戰事”,故孫作雲先生得出結論說:“可見黄帝教六獸以伐炎帝之事乃爲伐蚩尤之訛傳。”我認爲孫作雲先生的這個結論是正確的。

  以上論證了炎黄阪泉之戰乃是黄帝與蚩尤戰阪泉之誤傳。爲了把問題說清楚,我准備把我論證過的問題,再概括地重述一遍,以便加深印象。

  炎帝和黄帝是由少典部落分離出來的兩個族群。炎帝族靠農業經濟的穩定發展,首先強大起來,成爲中原各族群的領袖。包括黄帝族、蚩尤族在内的各族群都要聽從炎帝的號令。炎帝族的領袖共傳了八世,到末帝榆罔時逐漸衰落下去,與此同時黄帝族、蚩尤族發展強大起來,特别是蚩尤族凶暴侵凌諸侯,炎帝不能制。炎帝欲派遣蚩尤去駐守少昊之地。蚩尤不僅不服從調遣,反而起兵驅逐炎帝,而占據涿鹿,並冒稱炎帝,或稱阪泉氏蚩尤,雄據北方。炎帝鬥不過蚩尤,就求助於黄帝。此時黄帝“修兵振旅,諸侯賓從”,勢力強大,就接受了炎帝的求援。於是炎黄二帝就聯合起來,在阪泉打敗了冒稱炎帝的蚩尤,這就是阪泉之戰的真相。不久,蚩尤再次作亂,炎黄二帝又聯合起來大敗蚩尤於涿鹿。這兩次對蚩尤的戰爭,都是以黄帝爲主力。炎帝自知實力,已不能再號令諸侯,於是就把“天子”之位讓給黄帝。黄帝遂成爲中原各族的共主。由於炎黄二族同出於少典部落,又聯合起來兩次大敗蚩尤,並且炎黄二帝都擔任過中原各族的共主,故深受中原華夏各族的敬重,以後並逐漸演變爲中華民族的人文始祖。(本文作者:朱紹侯,載《高敏先生八十華誕紀念文集》,作者系河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

其他

阪泉之戰究竟發生在哪里?

  史載:黄帝戰炎帝於“阪泉之野”。由於歷史久遠,史料匱乏,後人又有附會與誤解,這“阪泉之野”在何處,競也成了一個古史之謎!

      《逸周書》、《孫子兵法》、《大戴禮記》、《新書》、《前漢書》、《後漢書》、《水經注》、《隋書》、《括地志》、《十道志》、《夢溪筆談》、《遼史》、《大明一統志》、《明史》、嘉慶《重修一統志》、清修《懷來縣志》、《清史稿·地理志》、《讀史方輿紀要》、《中國古今地名大辭典》、《涿鹿縣志》、l983年修訂版《辭源》、1979年版《辭海》等記載中,除了極少幾條言在山西、懷來、延慶外,其馀都在涿鹿,並且與黄帝戰蚩尤的遺址有因果聯繫,隻是所指的地理位置存在不夠確切的情況。

       第一,從地名學研究的角度而言,所謂阪泉必發源於山坡。在黄帝戰蚩尤、戰炎帝的遺址上共有三個泉水:黄帝城邊平地湧出者。是人們自古相稱的“黄帝泉”:蚩尤城遺址上平地湧出的,是古籍明確記載的“蚩尤泉”;隻有發源上七旗涿鹿山下之泉,才是“阪泉”。因爲,“阪”就是山坡。《爾雅·釋地》曰:“陂者曰阪。”郭璞注雲:“阪,陂陀不平。”因此,“阪泉”一名的特定涵義,就是“山坡之泉”。

       第二,依歷史學研究的角度說,各種古籍所載,都是黄帝戰蚩尤,而不是炎帝戰蚩尤。如果像《魏土地記》、《晉太康地理記》、《水經注》那樣,將黄帝都城旁的黄帝泉稱作“阪泉”,則成了炎帝戰蚩尤。因爲此泉就在軒轅之丘的東南角城牆外,是黄帝與蚩尤兩軍對壘的中間。

       第三,按照軍事科學,依《括地志》、嘉慶《重修一統志》、《懷來縣志》、《涿鹿縣志》記載,涿水源泉爲阪泉,則“涿鹿之野”、“阪泉之野”兩個不同古戰場既相互聯繫,又區分清楚,極符合軍事部署,以及兩戰的前後因果性聯繫。若按《晉太康地理記》、《魏土地記》、《水經注》記載,將黄帝泉指爲“阪泉”,則既不能正確地解釋“涿鹿之戰”.也解釋不通“阪泉之戰”。就連炎帝長期屯兵而駐阪泉也成了一種荒唐的笑話:因爲,黄帝戰蚩尤是不能讓炎帝屯兵於自己軍前妨礙作戰的。更何況,黄帝泉附近根本沒有任何天然屏障,沒有任何駐軍條件。

       第四,民俗調查之證。1981年5月底,我到涿鹿縣礬山鎮上七旗村進行調查,時年78歲的謝文賢老人講述了三件事:

       1.上七旗村,古名阪泉村,老輩人依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說法是:上古軒轅黄帝在這里打仗,高豎七杆大旗擺陣勢,後來就將阪泉村改稱“七旗”村以爲紀念。由於人們沿阪水河岸而住,村子沿河岸上下有一里多長,上游的就稱“上七旗”,下游的就叫“下七旗”。此傳說若證之以史書記載“黄帝指揮熊、羆、貔、貅、軀、虎六部以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六部各有自己一杆大旗,黄帝作爲六部統帥也有一面類似“大纛”之旗的話,則正合“七旗”之說。

       2.古文獻記載阪泉之上有黄帝祠,是爲確鑿史實:阪泉泉IZ:l西側,有一石阜,黄帝祠建於其上,内塑軒轅黄帝坐像,村民每年清明節前,先到黄帝祠中祭黄帝,然後再各自祭掃各家的祖墳;黄帝祠因年久失修而毁後,村民無力再建,就制作了一個紅漆木牌位,上書軒轅黄帝之名,置於龍王廟中龍王塑像之前供奉。村民進廟必先跪拜黄帝、敬香,爾後才是敬龍王。1949年後,村里人感到祖祖輩輩沒有識字人,想辦小學校卻無教室,村民們決定將龍王廟改成教室。於是,全村人齊集龍王廟,向軒轅黄帝牌位跪拜後,將軒轅黄帝牌位移到村公所辦公室,放在正面一張高桌上供奉,然後砸碎龍王塑像,在龍王廟辦起了小學校。到了搞“四清”時。隊幹部怕工作隊進村看見供奉黄帝挨批,就悄悄將軒轅黄帝牌位移到大隊庫房中供奉。“文化大革命”初,“紅衛兵”揪鬥大隊幹部,說“供奉‘黄帝’、‘黑帝’,就是搞牛鬼蛇神和封建迷信”,就砸開大隊庫房門,將軒轅黄帝牌位當眾劈爛並燒毁。

       3.上七旗村民還領我到一處牛圈外,看一件從一個地名叫阪水彌勒寺的地方拾回的文物,是一個唐代盛行的八角石刻經幢,上刻“尊勝陀羅尼”五個大字及小梵文經咒。我因佛寺與黄帝史事無關,又因聽了“紅衛兵”燒毁軒轅黄帝牌位事心情沉悶,就離開了那里。誰知這一走,卻鑄成了令我抱憾終生的一件事——就在我離開那里的第二天,有一大批極其重要的文物出土並大部分被毁。

    第五,出土文物及文字記載之證。1981年6月3日上午,阪泉下游約四華里的四堡村民李仲祥蓋房挖地基,掘出阪水彌勒寺寺主郭榮元代改葬墓文物一批,其中有墓伯、亭長、道路將軍的精美漢白玉石雕像五尊,石獸兩個。唐三彩三足香鑪一個,綠色陶碗一件,墓地地券一份。除地券及彩陶外.其馀文物都被掘出者砸碎用手推車推到野外倒入深溝中。1982年,我再到礬山鎮調查,才見到地券,並從野外找到一些文物殘塊。其地券是用朱筆書於長37公分、寬25公分的一個板瓦之上。現將其文開頭一段照錄如下(其錯、别、缺字依原樣,不清之字用口標出):

       維至元三十一年歲次甲午二月丁卵壬午朔十五日丙申,有奉聖州凡山鎮板水彌勒禪寺主持林泉老人並門人寺主蔡弘智等,伏緣祖宗先世庵主郭榮公奄□改葬塋墳,夙夜憂思,不遑所曆,遂今日者擇此鳥原來去朝迎日地,占{韶心}吉地屬本寺西北之原堪爲墓地,一方掾兒到宅兆一所,南北長二十七步、東西闊二七步,東至青龍,西至白虎,南至朱雀,北至玄武。(以下略)

  據此,我問李仲祥:“村東南河穀可有一個叫彌勒寺的地方?”李仲祥說有。並說前些年平整土地,從那里挖出了不少銅鐃、銅鈸、銅鈴、一大缸銅錢。大多都賣到了礬山鎮廢品收購站,隻有一些因腐蝕嚴重收購站不要的,還在大隊庫房里。我到大隊看到了腐蝕嚴重的幾件銅鐃、銅鈸、銅鈴等。據文物出土時的目擊者們說,文物出土時安放整齊有序。一大缸銅錢周圍的土地中,沒有撒落的銅錢……

       由此地券文字記載,阪水彌勒寺出土文物,以及上七旗所存唐代漢白玉八角“尊勝陀羅尼”經幢等互證:其一,今上七旗之泉,確爲歷史上的古阪泉;其二,阪水彌勒寺至少建於唐代,因坐落予阪泉水之旁而稱“阪水彌勒寺”,此寺應是毁於元明宗至顺四年(1333)農曆七月“己酉,奉聖州地大震”。奉聖州是唐貞觀八年之媯州,唐末改稱新州,於936年被石敬瑭送予契丹,契丹主因此州有黄帝、唐堯、虞舜廟,而更名爲“奉聖州”。1333年.大地震後取“保佑安寧”之意更名“保安州”。因爲大地震,保安州人民死亡幾絕.從元末至明初,從山東、山西、湖廣相繼向涿鹿移民達一百一十多年。礬山鎮四堡村,就是明景泰三年(1452)移山東之民所建的村。四堡距上七旗隻四華里,上七旗村民講述黄帝史事如數家譜,作爲靠天吃飯的農民,敬黄帝卻遠勝於敬龍王,且極爲愛護文物;而四堡村民卻不僅對當地歷史一無所知,對於出土文物毫不愛惜。司馬遷談到他“北過涿鹿”、考信實錄黄帝史事時說:“至長老,皆各往往稱黄帝、堯、舜之處,風教固殊焉。”兩千多年後,在涿鹿,這種“風教固殊”現象依然存在。

       綜上所述,阪泉即河北涿鹿縣礬山鎮上七旗泉,它是涿水的源泉。阪泉至黄帝城的五里河穀,就是黄帝戰炎帝的“阪泉之野”古戰場。

  歷史記載中錯記阪泉在懷來、延慶、山西的原因:(1)《括地志》一書成於唐貞觀年間,它記載的地名是按貞觀年間的實際行政沿革與地名。其記阪泉及涿鹿故城遺址,是依置於舜都潘城的媯州治所而記方位與里數的:“阪泉……在媯州懷戎縣東(南)五十六里,出五里至涿鹿,東北與涿水(應爲黄帝泉水)合”;“涿鹿故城在媯州東南五十里,本黄帝所都也。”記載准確到了連一里都不差的程度。其後,武則天於長安二年(702)將原媯州及懷戎縣治東移至一百馀里的清夷軍城,也就是官廳水庫淹沒的舊懷來城。《大明一統志》的作者,隻知懷來縣源於唐代的懷戎縣,卻不知武則天移治一百多里的事,於是就依舊懷來城爲基准向東南推斷,在《龍慶州》條下記:“阪山在州境内,軒轅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即此。”《明史·地理志·延慶州》也說:“西有阪泉山。”這就是延慶誤說有阪泉的根源。(2)唐初的懷戎縣轄地,相當於今張家口市的一市十三縣,到了遼代,原懷戎縣地則已被分劃爲“文德”、“望雲”、“懷安”、“龍門”、“永寧”、“顺聖”、“永興”、“懷來”八個縣。而《遼史·地理志》的作者,則將唐初懷戎縣地域内所有古蹟都抄到了懷來縣境内,這就是翦伯讚、鄭天挺主編的《中國通史參考資料》古代部分第一冊錯言“阪泉,相傳在今河北省懷來縣”的原因。(3)《辭源》所引《夢溪筆談》記載,名爲“辨證”,實爲附會,且無准確地點。(4)山西陽曲縣東北之“阪泉”,實依嘉慶《重修一統志·太原府》的一條記載而來。這個記載本身就已經說明:阪泉山,在太原府東北八十里,本名漢山,因晉文公勤王伐楚之際,使蔔偃蔔問吉凶,而蔔遇“黄帝戰於阪泉之兆”。因有“阪泉山”之稱。斯爲“山”而非“泉”,與晉侯勤王有關,而與黄帝史事無涉。(5)《水經注》記洛水經河南鞏縣之處,引文藝作品中提到“阪泉”二字,是言詩賦,而非證有泉。今有學者引此以言鞏義爲“阪泉”、“涿鹿”所在地,是不懂古文文義,至少是未詳研《水經注》的妄議。(作者:曲辰,《文史知識》2008.7 作者單位:河北省張家口市文聯)

華夏第一戰發生在延慶 歷史學家找到阪泉之戰遺址

  五千多年前,我國北方黄帝和炎帝之間爆發了華夏第一場大規模戰爭 - 阪泉之戰。昨天,北京部分歷史學家聚集在延慶,經過研討認定,中華民族始祖炎黄二帝阪泉之戰遺址就在京郊延慶境内的阪泉村。

  北京市社科院教授魏開肇等專家介紹,人們目前能見到的關於阪泉之戰最早的記叙文字應見《史記》。其開篇《王帝本論》載:軒轅(黄帝)與炎帝就於阪泉之野,之戰,然後得
其志。即黄帝經過多次作戰,最終戰勝炎帝,取而代之,成爲諸多部落的首領。而專家們在考古研究中發現,阪泉是北京延慶境内的一個地名,延慶縣西北部張山營鎮有阪山,並有泉名阪泉。山腳下還有上阪泉和下阪泉兩村。

  此外,專家們還在《續史文與化要》、乾隆《延慶州志》等多部史籍和北京地方史志、延慶縣志中,都發現了延慶阪泉爲炎黄阪泉之一雲山(現稱縉山)也證明了這一發現。

  昨天,在考證認定的阪泉之戰遺址現場,歷史學家劉建業針對當地泉眼遍布和山勢平坦的特點也肯定地認爲,這也符合古時人們紮營作戰特點:一是靠近水源,利於生存;二是地勢開闊,背靠大山,便於展開軍隊,進可攻,退可守。另有專家認爲“阪”字古時應與“陌”字相通,“阪泉”亦即“百泉”,這正好與當地情況相符。

  專家們還考證認定,阪泉之戰的炎帝,並不是那位曾“嚐百草,辨百藥,救濟天下蒼生”的神農氏,而是神農氏後的第八代炎帝。正是由於他擔當部落聯盟酋長後,妄自尊大,置人民生活疾苦於不顧,最終導致所屬各部落與之離心離德,最後敗於阪泉。

  專家認爲,阪泉之戰遺址位置確定的意義在於,解決了一個長期懸而未決的史學問題,是歷史學領域,尤其是北京史研究的一個突破。而更大的意義在於,找到了中華民族文化發源地。這無論對北京、對全國以及海外的所有炎黄子孫都是一大喜事。(奚宇鳴 2001/09/07 北京青年報)  

炎黄阪泉之戰遺址尚無定論

  新華社北京(2010)9月6日電(記者劉浦泉)北京部分歷史學家在今天擧辦的一個研討會上提出,中華民族始祖炎黄二帝阪泉之戰遺址尚無定論,但現有研究成果可以認定京郊延慶爲炎黄阪泉之戰紀念地。

       阪泉之戰是中華民族遠祖炎黄二帝最著名的一次戰役。《史記》開篇《五帝本紀》記載:軒轅(黄帝)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三戰,然後得其志。這次戰役使黄帝取代炎帝,成爲當時中國諸部落的首領,其對中華民族的最終形成具有極爲重要的意義。

       據參加研討會的史學家介紹,阪泉之戰遺址究竟在何處,是一個長期懸而未決的史學問題。以往學術界多以爲河北涿鹿城東一里之泉,即爲黄帝戰炎帝於阪泉之野的阪泉。近些年來,北京及國内一些史學家,經過多次縝密考證和探究,最終確定延慶上、下阪泉村爲炎黄阪泉之戰紀念地。

       阪泉是北京延慶境内的一個地名。延慶縣西部有阪山,並有泉名阪泉。山下有上阪泉和下阪泉兩村。據《太平環宇記》記載:阪山,《史記》軒轅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明一統志》記載:阪山,在(隆慶)州境,軒轅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即此。《讀史方與紀要》、乾隆《延慶州志》等多部史籍和北京地方史志、延慶縣志,也都有延慶阪泉爲炎黄阪泉之戰發生地的記載。此外,史學家從黄帝號縉雲氏和延慶古有縉雲氏(現稱縉山)也論證了這一發現。

       早在1989年,北京史學專家王彩梅在其撰寫的《北京通史、遠古至魏晉北朝卷》第一章第四節第一目中,力排眾議,首次明確提出了炎黄阪泉之戰在延慶的論斷。她在這篇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的專著中提出:“阪泉,地名,漢代屬上穀郡,其址在今河北省懷來縣東部及京郊延慶縣西部一帶。今延慶尚有阪泉山,當地有一泉稱‘阪泉’,相傳黄帝與炎帝‘阪泉之戰’,即發生在此地。”由於篇幅所限,未能展開論述,故未引起廣泛重視。

       1992年6月,北京市社科院歷史研究所魏開肇、尹均科等專家組成專家會研組,接受了延慶縣領導提出的“炎黄阪泉之戰紀念地”的研究任務,並請《北京通史》主編、北京史研究會會長曹子西爲顧問。經過一個多月的緊張工作,專家們蒐集並考訂了若幹有關的文獻資料,考查、分析了當時的地理位置和歷史背景,經過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的思索與研究,最後得出了中華民族遠祖炎黄二帝阪泉之戰紀念地在延慶的結論。

       今天上午,記者與參加“炎黄阪泉之戰遺址研討會”的專家來到延慶縣上、下阪泉村進行了實地察看。上、下阪泉村位於北京110國道87公里處,距延慶縣城正北不足十公里。記者看到,當地果然東有阪山、西有阪泉,在110國道旁還立有紀念炎帝黄帝的石碑。空曠的玉米地里,仍可看到一股股清澈的泉水。一位當地人士介紹說,上、下阪泉村面積約2平方公里,現居住着2000來戶人家。

       魏開肇、尹均科、王彩梅等與會史學家認爲,根據史料記載和已有研究成果,完全可以認定延慶是炎黄阪泉之戰紀念地,但要確認延慶是炎黄阪泉之戰遺址仍缺乏足夠的考古發掘資料。阪泉之戰可能不止戰了一次,也可能不止一個地方發生了戰爭。因此,認定延慶爲炎黄阪泉之戰紀念地的提法比較科學,而要確認延慶境内的上、下阪泉村爲炎黄阪泉之戰遺址,尚有待進一步考古發掘和深入研究。

       據延慶縣有關部門介紹,近年來,北京文物研究部門曾在延慶境内發現距今一二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文物及8處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和兩處商代遺址。這些考古發掘從另一個角度印證了延慶歷史文化的興盛。

       延慶縣有關部門表示,將本着尊重歷史、保護遺產、光大民族文化的精神,配合有關方面和專家學者做好阪泉之戰紀念地的研究和發掘工作。同時,從明年開始,將在每年清明期間擧辦炎黄二帝紀念活動,以使炎黄子孫認識自己的歷史和文化,將民族精神發颺光大。

    4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