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6722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慈湖书院 (2010/8/4 16:56:11)  最新编辑:Beckham (2011/2/1 1:08:06)
高句麗
拼音:Gāogōulì
  高句麗(諺文:고구려)又稱高麗或句麗。王建建立王氏高麗後又稱高句麗爲高氏高麗,公元前37年~公元668年時期又寫作高句驪),是發源於中國東北後占據遼東,朝鮮半島大部的一個東北亞古國,在公元5世紀到7世紀的朝鮮半島三國時代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據《三國史記》和《三國遺事》引用傳說,公元前37年,扶餘王子朱蒙因與其他王子不和,逃離扶餘國到鴨綠江沿岸的卒本扶餘,建立高句麗。高句麗建國後,迅速擴張,逐步統一了其周邊的扶餘、沃沮、東濊並吞並漢四郡。5世紀好太王和長壽王統治期間,高句麗進入鼎盛時期,之後的1個世紀里,保持了在朝鮮半島對新羅,百濟的強勢,控制了朝鮮半島大部和中國東北的南部地區。中國隋唐年間,高句麗不斷與中國中原政權交戰,國力陷落,668年爲唐朝與新羅聯軍所滅。高句麗人被遷入唐朝渤海國等地,部分高句麗遺民被新羅吸收。
  高句麗立國700餘年,曾成功抵禦倭對朝鮮半島的入侵和隋朝百萬大兵的入侵,在東北亞歷史上扮演重要角色。高句麗獨特的歷史文化已經成爲朝鮮半島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傳統歷史界將遷都平壤後的高句麗視爲朝鮮歷史範疇。1980年代起,高句麗爭議浮出水面,由於高句麗本源於中國境内,後擴展至朝鮮半島的特殊地理位置,國土横跨今日的中國東北、朝鮮大部及韓國北部,三國都認爲高句麗自始至終是自己本國的原始民族或地方政權。 另外日本學者的騎馬民族征服王朝說也認爲高句麗、扶餘可能爲日本民族的起源

高句麗民族的起源與成立

  
西漢末年,樂浪、玄菟、遼東郡的行政區劃
西漢末年,樂浪、玄菟、遼東郡的行政區劃
史書中多記載高句麗爲扶餘别種。論語疏雲:“東有九夷:一玄菟,二樂浪,三高驪,四滿飾(有人說是滿州人最早的名稱),五鳧臾(扶餘),六索家,八倭人,九天鄙。”)。高句麗可能出自扶餘族居住東北地區的某一支。扶餘四出道中(東部)有馬加部,是個以馬爲圖騰的氏族,高句麗可能是馬加人的後裔。漢武帝元封年間(前110年),曾在高句麗分布地區置高句麗縣,隸玄菟郡。高句麗建國後,仍隸屬漢玄菟郡管轄。
  中國史學界更多認爲高句麗以扶餘等民族爲中心建國,屬於中國東北的古代民族國家。高句麗人其實是在高句麗縣中發展的民族(主體是沸流國的高夷)融入貊人,濊人,一部分扶餘人,朱蒙未出現在卒本前,沸流的消奴部是高句麗族頭人(松讓在見朱蒙時指自己累世爲王),後松讓與朱蒙鬥,不勝,讓位朱蒙,高句麗人在桂婁部之下建國。高句麗源出扶餘是指朱蒙一族來自金蛙王。高句麗有五部:桂婁部稱黄部,内部是高句麗王族,消奴部是以前沸流國王松讓領那一部,絕奴部來自扶餘,桓那與貫奴是沸流中分出的。卒本與沸流的土著才是高句麗人的主流,朱蒙隻是帶了一部分扶餘人走了,《三國志·魏書·東夷傳》 :“漢武帝元封二年,伐朝鮮,殺滿孫右渠,分其地爲四郡,以沃沮城爲玄菟郡。”《三國志》提到玄菟郡後來“徙郡句麗西北,今所謂玄菟故府是也,沃沮還屬樂浪”,“昭帝始元五年,罷臨屯、真番,以並樂浪、玄菟”,真番郡並入玄菟郡之後,玄菟郡才包括真番人,沃沮人和句麗人。玄菟郡所轄句麗見於史書記載遠早於朱蒙所部南遷,句麗並不是指朱蒙所部,與後來的高句麗族也不是同一民族。《漢書·地理志》高句驪縣注引應劭,認爲高句麗縣是“故句驪胡”,而高句麗由於在大武神王時代,高句麗爲漢朝對扶餘作戰有功,在公元前37年(西漢建昭二年)被冊封爲高句麗王。高句麗國名晚於句驪胡 和高句麗縣出現。高句麗建國得名於玄菟郡的第二個郡治高句麗縣,並長期臣服於玄菟郡,但與玄菟郡時有沖突。404年,高句麗乘中原内戰之機,占領遼東全境,玄菟郡爲其占領,設玄菟城管領。

高句麗歷史

漢晉時期

  《三國史記》記載高句麗建國後,高句麗迅速向外擴張,先後吞並太白山東南人國和北沃沮,公元12年,王莽強行將高句麗人編入遼西郡進攻匈奴等民族。由於高句麗士卒脱逃,王莽怪罪於高句麗王並改高句麗爲“下句麗”又名樂鮮,仍屬幽州。公元14年,琉璃明王西伐居住在今太子河流域的梁貊,進而襲取了西漢玄菟郡的高句麗縣。王莽部將嚴尤誘殺高句麗的君主閔中王邑朱,高句麗遂意圖脱離中原王朝獨立。漢光武帝建武八年(32年),新成立的東漢接受高句麗的朝貢。建武八年(公元33年),高句驪遣使朝貢,漢光武帝複令下句麗複名高句麗,並複高句驪國王號。公元37年大武神王向鴨綠江南的樂浪郡發動進攻,一度占據。 七年後,光武帝派兵渡海收複了樂浪,阻止了高句麗的擴張。
  後漢書/卷85中記載:“太守耿夔擊破之,斬其渠帥。安帝永初五年,宮遣使貢獻,求屬玄菟。”而12世紀《三國史記》記載新大王時期,“四年 漢玄菟郡太守耿臨來侵 殺我軍數百人 王自降乞屬玄菟”。四年後,高句麗國相明臨答夫在坐原戰役中大勝東漢玄菟郡太守耿臨的軍隊。
  東漢末年,高句麗受到東北亞軍閥公孫家族的控制。公元197年,公孫康大破高句麗軍,攻陷高句麗都城丸都城。使山上王改建尉那岩城爲新都城丸都城。209年,丸都擴建完畢後山上王將都城遷移。
  曹魏聯合高句麗滅了公孫淵後,景初二年(公元238年),曹魏太尉司馬懿滅公孫淵,設高句麗、高顯、遼陽、望平四縣於玄菟郡。 正始七年(246年),幽州刺吏毌丘儉破高句麗東川王,東川王敗走,毌丘儉又屠殺丸都内官員數千人,之後退兵。不久又再次進攻,東川王逃到買溝,毌丘儉又派玄菟太守王頎追擊到沃沮。丸都城70年後又重建,美川王即位後還都國内-丸都地區。而此時遼東成爲鮮卑慕容家族的勢力範圍。302年,美川王率三萬軍隊侵入玄菟郡,俘虜八千人,遷至國内城附近的襄平城。311年8月,襲取遼東郡西安平。313年10月,入侵樂浪郡,314年,入侵帶方郡。315年2月,攻克玄菟城。342年,前燕慕容皝侵入高句麗,虜走了高句驪百姓五萬多口,最後一把火燒了高句驪王宮,並將新丸都城再次變爲平地。343年(東晉鹹康八年),高句驪重修由於毌丘儉東征而被摧毁的舊丸都城,並於同年秋天又一次移居丸都城。4個月後,丸都山城就再次毁於戰火。391年“廣開土大王”即位後,高句麗再度從遼東崛起,並一度成爲東北亞大國。

卒本城時期(公元前34-公元3年)

  傳說中高朱蒙自夫餘避禍南逃,大約於公元前37年在卒本川建國稱王。前34年,築紇升骨城作爲王都。紇升骨城,學術界大都認爲高句驪在此定都曆時40年以上。有關早期高句麗國君之記載,主要見於1145年的《三國史記》。而《三國志·魏書》有關這段時期的記載與之差異頗大,故難以相合。三國志中多以太祖王之後的歷史爲主,而後來的北朝魏書又追述了高句麗開國的神話。
  三國史記的作者認爲高句麗迅速向外擴張,先後吞並太白山東南人國和北沃沮,並擊敗鮮卑使其臣服(琉璃明王時代)。而三國史記的種種無依據的記載也深深影響了後世對於東北亞歷史的研究。

國内-丸都城時期(公元3 -427年)

  公元3年,高句麗遷都國内城,並在國内附近建築丸都城和平壤城(非樂浪郡)作爲衛城。公元12年,王莽強行將高句麗人編入遼西郡進攻匈奴等民族。由於高句麗士卒脱逃,王莽怪罪於高句麗王並改高句麗爲“下句麗”又名樂鮮,仍屬幽州。公元14年,琉璃明王西伐居住在今太子河流域的梁貊,進而襲取了西漢玄菟郡的高句麗縣。
  公元37年大武神王向鴨綠江南的樂浪郡發動進攻,一度占據。七年後,光武帝派兵渡海收複了樂浪,阻止了高句麗的擴張。
  高句麗太祖王時期,高句麗得到進一步的擴張和加強。公元56年,太祖王吞並東沃沮, 後又吞並東濊一部分領土。高句麗在這時期也開始接受其周邊國家的朝貢,也“遣使如漢”。與此同時, 高句麗對樂浪郡,玄菟郡和遼東多次發動攻勢,意圖完全擺脱漢朝的控制。118年,高句麗聯合濊貊攻打玄菟郡華麗城。 121年,太祖王“攻玄菟・遼東二郡 焚其城郭 殺穫二千餘人”同年夏,太祖王合鮮卑共八千人攻遼東,太守蔡諷以下百餘人戰死;同年冬,太祖王合馬韓、濊貊共萬餘攻玄菟郡,但是由於扶餘對漢朝的援助,高句麗的攻擊沒能取得勝利。146年,太祖王襲擾樂浪郡,殺帶方縣令,掠樂浪太守妻子。高句麗的擴張與集權化,導致了與漢朝玄菟・樂浪二郡的直接武力沖突。漢朝軍事壓力迫使高句麗遷都到丸都城。
  179年,新大王傳位給故國川王。三國史記中叙述184年,故國川王親自領兵打退樂浪軍。年,故國川王采納精英政治制度,依照才能聘任大臣和官員。其中包括任用農民出身的晏留、乙巴素(被任命爲高句麗國相),使高句麗出現了治世。
  197年,故國川王去世其三弟山上王繼位,遭到其兄反對,引發内亂。* 《三國志·魏書八·二公孫陶四張傳第八》和 《資治通鑒·漢紀五十一》記載漢末控制遼東的公孫度攻打高句麗,‘王遼東’,但後世三國史記記載公孫大敗。據三國志等記載公孫度之子公孫康公元197年大破高句麗軍,攻陷高句麗都城丸都城。使山上王改建尉那岩城爲新都城丸都城。209年,丸都擴建完畢後山上王將都城遷移。209年,山上王遷都丸都
  景初二年(公元238年),曹魏太尉司馬懿滅公孫淵,設高句麗、高顯、遼陽、望平四縣於玄菟郡。正始七年(246年),幽州刺吏毌丘儉破高句麗東川王,東川王敗走,毌丘儉又屠殺丸都内官員數千人,之後退兵。不久又再次進攻,東川王逃到買溝,毌丘儉又派玄菟太守王頎追擊到沃沮。魏軍進一步追討。但高句麗王終於在部下的忠誠保衛下擊殺一小隊魏軍而得以隱匿。王頎軍主力則進一步向東北行,一直抵達北沃沮與肅慎的邊境地帶。而劉茂、弓遵也成功擊潰了濊貊各邑,逼迫不耐濊侯擧邑降。整個征剿行動至公元245年初基本結束,最終毋丘儉等刻石紀功並於245年5月回師凱鏇。
  曹魏摧毁了丸都城後以爲高句麗滅亡了,所以很快就撤離了。70年後,高句麗重建了丸都城,並開始襲擊遼東,樂浪和玄菟。隨着高句麗對遼東半島的挺進,313年,高句麗美川王侵略原漢四郡的最後一郡——樂浪郡。高句麗在朝鮮半島北部處於強勢。滿洲源流考的作者認爲曹魏滅亡高句麗後,留在沃沮的高句麗人部落的後代建立了新羅,而雞林就是滿語吉林的訛傳。“吉林烏拉”(Girin ula)在滿語中爲靠近水邊居住地的意思。在《中俄北京條約》中吉林所有沿海地區被割讓,僅剩下内陸,而原本吉林沿海地區與古代沃沮地大體重合。
  高句麗的對外擴張幾次招致亡國。342年,前燕慕容皝侵入高句麗,虜走了高句驪百姓五萬多口,最後一把火燒了高句驪王宮,並將新丸都城再次變爲平地。343年(東晉鹹康八年),高句驪重修由於毌丘儉東征而被摧毁的舊丸都城,並於同年秋天又一次移居丸都城。4個月後,丸都山城就再次毁於戰火。371年,百濟近肖古王襲擊高句麗最大城市平壤(前樂浪郡),並在戰場上殺死了高句麗故國原王。
  高句麗小獸林王繼位後,開始加強高句麗國内的穩定和統一,仿照中原公布“律令”(當於憲法和刑法)。372年立佛教爲高句麗國教,並建立國家教育機構“太學”。小獸林王還對高句麗軍隊進行了改革。

鼎盛時期

  
高句麗鼎盛時期版圖
高句麗鼎盛時期版圖
從高句麗好太王繼位起,高句麗開始進入鼎盛時期。根據好太王的兒子長壽王爲他所立的好太王碑記載,好太王在一次與扶餘的戰役中就攻克了扶餘64個城池,1400個村莊。 好太王與遼東地區的後燕也互有征戰;並降服了北部的扶餘國和靺鞨部落;大敗百濟;瓦解了伽倻;並在新羅與百濟、伽倻和倭的戰爭中將新羅變爲高句麗的保護國(399年)。就這樣,在好太王時期,朝鮮半島形成了一個長達50年的松散統一局面。好太王時期,高句麗在朝鮮半島的面積已達到半島面積的1/2。北部包括今中國東北大部分。
  413年,高句麗長壽王登基。由於百濟和新羅的對抗,427年,長壽王遷都到平壤以加強對百濟和新羅的控制。長壽王延續了其父好太王的擴張政策。5世紀末,長壽王於475年攻破百濟首都漢山城,殺百濟蓋鹵王,並吞漢江流域,使國家在半島領土的面積增加成3/4,他又吞並了一些扶餘,靺鞨和契丹部落;與北魏交鋒。到長壽王末年時,高句麗人口增加到九萬戶,疆域也空前擴大,其南境自牙山灣經鳥嶺、竹嶺到平海與百濟、新羅相接,擴大到今朝鮮大同江、載寧江、臨津江、漢江沿岸,爲高句麗全盛時期。據《魏書·高句麗列傳》載,其“民戶三倍於前魏時,其地東西二千里,南北一千餘里”。即東臨日本海,西濱黄海,南到漢江流域,北抵遼河爲界,是東北亞地區最爲強大的王國之一,此時的高句麗聲震中原,南北朝雙方政府都對高句麗王以樂浪地區最高領導人的冊封。但由於其擴張方向已經轉向朝鮮半島,故未見於後世的中國歷史中,而東西魏之前的高句麗在傳統的歷史圖中被標注成中國歷史的一部分。 491年長壽王死後,扶餘被勿吉國滅亡後扶餘人内附於高句麗,國力達到最大狀態。 而在朝鮮半島也形成了高句麗,百濟,新羅三國鼎立的態勢。
  高句麗在6世紀達到鼎盛後,開始逐漸地衰落。高句麗安藏王被刺殺後,其兄安原王繼位。在安原王時期,王室間的紛爭加劇。兩政治集團對王位繼承進行爭鬥。最後年僅8歲的陽原王登基。不過對權力的爭奪並沒有結束。反對派的幕僚們開始建設自己的軍隊,對自己的領地進行實際上的控制。内憂外患,6世紀50年代,高句麗北部受到游牧民族的襲擊。但高句麗内部的幕僚爭奪依然繼續。551年,百濟和新羅聯合開始攻打高句麗。公元586年(隋文帝開皇六年),高句麗平原王將都城由平壤城遷至長安城(即今朝鮮平壤市區),直至高句麗滅亡。曆時83年。
  注:唐軍攻陷高句麗長安城後,唐史學家認爲高句麗長安城就是平壤城,而古籍中的平壤城更接近於國内城的衛城,而非今天的朝鮮平壤市。

6世紀末和7世紀初的戰亂

  6世紀末和7世紀初,高句麗開始與隋,唐頻頻交戰。高句麗與百濟和新羅的關係在這一時期很複雜,一會兒是友,一會兒是敵。
  6世紀末時朝鮮三國時代的版圖551年,百濟和新羅聯手攻打高句麗。高句麗從此失去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朝鮮半島中部之肥沃的漢江流域。百濟新羅聯盟的主戰者百濟在對高句麗的戰爭幾乎精疲力盡。553年,新羅以幫百濟的名義出兵。但卻對百濟發動了攻勢,最後將整個漢江流域全部納入囊中。怒於新羅的背叛,百濟聖王第二年攻新羅西部以報複,但被新羅擒住,後被處死。
  朝鮮半島中部的戰爭,對朝鮮半島的格局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新羅對百濟的攻擊使百濟成了朝鮮半島的最弱者。新羅由於竊取到了人口眾多,富饒的漢江流域,給其日後擴張打下良好基礎。相反,高句麗卻因丟失漢江流域而國力大減。另外新羅穫得漢江流域後,疆域西界毗鄰黄海,使其可以和中原王朝直接貿易和建立外交。這樣新羅就不再依賴高句麗而是直接從中原王朝學到先進的文化與技術。新羅與中原王朝的直接溝通與聯盟最終使得在七世紀中期邀請唐軍赴朝鮮半島作戰,給高句麗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開皇九年(589年)四月,隋平南陳統一中國本部後,開始要求周邊國家爲其臣屬。高句麗與隋朝的關係逐漸進入戰爭狀態。開皇十年(590年),高句麗平原王“治兵積穀,爲守拒之策”,隨時准備迎戰隋朝大軍。開皇十八年(598年),高句麗先發制人突襲遼西的營州,激怒隋文帝,引發高句麗與隋朝第一次戰爭。隋文帝發兵攻打高句麗。但隋軍因遭大雨,運糧困難,水軍遭遇風暴,與高句麗交戰損失慘重。
  大業三年(607年),隋煬帝發現高句麗與隋朝的藩屬突厥聯盟。導致大業九年(612年),楊廣親率百萬大軍從陸路和海路同時討伐高句麗,但遭到高句麗的強烈抵抗,幾乎全軍覆沒。大業十年(613年)和大業十一年(614年);隋煬帝再次親征高句麗,但因楊玄感起兵反隋煬帝和高句麗投降並交還叛逃的隋將斛斯政使得隋對高句麗的這兩次戰役取消。大業十二年(615年)隋煬帝又打算攻高句麗。但由於隋内亂加劇,攻高句麗的計劃被取消。
  隋對高句麗的戰爭使隋朝國力衰落,引發隋末民變。618年,隋朝滅亡。不過隋與高句麗的戰爭也消弱了高句麗的國力。
  隋朝攻打高句麗失利後,國内發生民變而滅亡。高句麗對於繼起的唐朝仍然敵視。631年, 高句麗開始在遼東建千里長城以防止唐朝的進攻,並與突厥聯盟。而唐朝第二代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則以高句麗據有的“遼東”(當時的“遼東”的概念略同於漢朝四郡的範圍,即中國東北遼河以東地區以及朝鮮半島的北部)爲“舊中國之有”,而今“九瀛大定,唯此一隅”,決心將對高句麗的征伐作爲中國九州統一戰爭的最後部分,但是唐對高句麗的進攻起初很不成功,在無數次的戰役中失守戰略要點。在擊敗高句麗的盟友突厥後,唐與新羅聯盟。642年高句麗將軍淵蓋蘇文刺殺榮留王後,淵蓋蘇文對唐的挑釁使唐與高句麗的關係緊張。
  645年,唐太宗再一次對高句麗發動進攻,但高句麗在淵蓋蘇文和安市城主(18世紀以後朝鮮的筆記小說稱其名爲楊萬春)的帶領下擊退了唐的入侵。649年,直至唐太宗離世前也一直經營海軍意圖大擧拿下高句麗。660年,唐和新羅的聯軍滅了高句麗西南的盟友百濟。又隨後的661年—662年,唐與新羅的聯軍持續攻打高句麗。雖然唐的攻擊給高句麗帶來損失,但在淵蓋蘇文在世期間,唐和新羅一直都沒能擊滅高句麗。662年後,淵蓋蘇文離世後淵家族内部鬥爭給戰爭帶來了轉機。

高句麗滅亡

  666年,淵蓋蘇文去世後,淵蓋蘇文長子淵男生到前方視察軍情備戰。讓兩個弟弟淵男建和淵男產留守平壤。淵男建和淵男產趁大哥不在誣陷他叛逃到唐,並逼高句麗寶藏王通緝淵男生。淵男生走頭無路,隻好投靠唐朝並被唐重用。淵男生率領唐軍攻打高句麗,以期望能奪回大權。許多高句麗護城將領見到淵男生紛紛放棄抵抗。淵男生投靠唐朝成爲唐與高句麗的戰爭的重要轉摺點。由於淵男生爲唐朝提供了可靠的高句麗軍事信息,唐朝於是大幅增加了攻打高句麗的兵力。十二月十八,以李勣爲遼東道行軍大總管兼安撫大使,以司列少常伯郝處俊副之,與契苾何力、龐同善率兵15萬並力以擊高句麗。詔獨孤卿雲由鴨淥道,郭待封由積利道,在百濟故地駐守的劉仁願由畢列道,新羅金仁問由海穀道,並爲行軍總管,與運糧使竇義積,皆受李勣節度,河北諸州租賦悉詣遼東給軍用667年,李勣在推進途中遇到極其頑強的抵抗,推進受到限制,但仍然攻下高句麗新城(今遼寧撫顺北高爾山城),由於新城有着極其重要的戰略地位,新城的失守對於高句麗西線戰線來講是毁滅性的打擊;後薛仁貴以策略拿下南蘇、木底、蒼岩三城,與領路的淵男生顺利在鴨綠江附近集合;李勣等攻取扶餘城後,又攻下大行城(今遼寧丹東西南娘娘城)。經過了漫長的冬天,668年春夏,各路唐朝兵力在鴨綠江邊會師。高句麗發動最後的反擊,唐軍依然繼續推進到平壤城。高句麗經過了數個月的守城,淵男產被寶藏王委派投降,但淵男建拒絕投降。同年九月十二,高句麗僧人信誠打開平壤城門,唐軍有機會攻入平壤,淵男建被俘虜投降。
  與此同時,在南線由於金庾信的攻勢,淵蓋蘇文的弟弟淵淨土向新羅投降。就這樣高句麗由於内部紛爭,長年饑荒和唐與新羅南北聯合攻擊下最終滅亡。
  高句麗被滅後,唐分其境爲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縣,並於平壤設安東都護府以統之,任命右威衛大將軍薛仁貴爲檢校安東都護,領兵二萬鎮守其地,試圖控制朝鮮半島。但遭到了新羅的反擊。新羅擁立投降的淵淨土的兒子安勝爲高句麗王(史稱報德王),賞賜金姓。並協助高句麗移民策動叛亂。經過數年的反唐戰爭,新羅最終控制朝鮮半島大同江以南地區。大同江以北則由唐和後來崛起的渤海國占據。

高句麗政治體制

  高句麗王位以世襲方式傳承,王以下有部落首領,稱大加、相加或古雛加,合稱爲“諸加”,與扶餘國相同。王的臣僚包括沛者或對盧(即宰相)、主簿、優台、丞、使者、皂衣、先人,而諸加同樣有類似臣僚制度。諸加可支配下戶(百姓)、奴婢,數目達萬人。受支配的下戶、奴婢需向諸加供以穀物、魚鹽。
  高句麗由諸加審理共論犯法案件,重罪者死,其妻沒爲奴婢,竊盜罪賠償12倍。諸加也評論國政,高句麗的王有時也受制肘。
 
 

高句麗語言

  高句麗滅亡之後衰亡,作爲一種語言已不存在。根據中國資料的記載,高句麗語與扶餘沃沮東濊百濟(統治階層)的語言屬於同系,在中國東北部至朝鮮半島形成扶餘語系。此語言系列被認爲與肅慎的語言有相當大的差異。由於朝鮮半島南部居民先於北方人民從大陸遷徙而來,高句麗語與三韓的語言在用字上也有所不同。有不少人嚐試把高句麗語、百濟語及古日本語聯繫在一起。美國印地安那大學的白桂思(Christopher I.Beckwith)嚐試透過約140個含有高句麗詞語的地方面來重新構建高句麗語的發音。他發現:高句麗語在文法構詞方面與日語相似,例如:genitive -no及attributive -si。他提出古代日本人和高句麗人的共同源地可能是在面向渤海的中國遼西地區;之後這個人群的一支向東越海到達日本,而過了幾百年後另一支則向東北遷徙,形成了高句麗人。隻有這樣才可能解釋高句麗語和古代日本語的聯繫。[65]ChristopherI Beckwith教授的專著《高句麗語:日語在亞洲大陸的姐妹語言》認爲高句麗語、古日語阿爾泰語系差别極大,對於學術界一貫將二者劃爲阿爾泰語系的觀點予以否定。作者在書的最後還探討了高句麗語、古日語與朝鮮語(韓語)的聯繫。不過,白桂思的這一的觀點,遭到了很多的質疑。一些學者認爲白桂思對古高句麗語言的處理和分析方法等被認爲是錯誤的。《三國史記》中記載的高句麗地名大多爲高句麗占領的原百濟與濊的領地,之後更變爲新羅的版圖,故亦有看法認爲重構的詞匯可能事實上屬於百濟語和濊語的範疇。此外,由於資料所限,重構詞匯中有相當部份僅有孤證或少數證據支持,故其精確度值得懷疑。有的研究者認爲不甚可信,從而強調新羅、高句麗、百濟三者語言間的親緣關係(金東昭)。
  中國史籍記載對高句麗與三韓及倭的語言相似相異與否沒有明確的表述。隻是記載說高句麗、扶餘、沃沮、濊貉的語言相似,而沃沮與挹婁語言相異。朝鮮語就是在新羅語基礎上發展而來。有關朝鮮/韓國語和日語的語系存在很多的爭議,不過日語和朝鮮/韓國語非常相似。而三世紀後,高句麗,新羅都是用漢字作爲官方文字。

高句麗宗教信仰

  高句麗人信仰多神崇拜,是薩滿文化的反映。 《新唐書·高麗傳》)載高句麗“俗多淫祀”,表明高句麗的多神文化。 據《後漢書·東夷·高句麗傳》記載高句麗“以十月祭天大會,名曰“東盟””,可見高句麗有祭天的風俗並在每年的10月份擧辦盛大的祭天儀式。高句麗壁畫墓多繪有日月神像,表明其有日月星晨崇拜。高句麗五盔墳四號墓“日月神繪於北角二層抹角石上,人首蛇身。日神居左,男相,披發,雙手捧日輪於頭上,日中有三足鳥,月神居右,長發女相,雙手捧月輪於頭上,月中有蟾蜍。”長川一號墓後室藻井頂部繪日神(三足鳥)、月神(塘蜍與免)和北鬥七星圖。。高句麗古墓壁畫中也有位列中國史籍與傳說中的三皇五帝中的三皇伏羲、女媧和神農氏表明高句麗深受傳統中國文化影響。 
  高句麗的三足烏文化由中國中原地區傳入。三足烏又被稱爲金烏,體現古代中國人對鳥和太陽的崇拜。高句麗人對三足烏的這種崇拜在高句麗古墓壁畫中有描述。
  隨着佛教從中國傳入高句麗,佛教地位在高句麗不斷提高。小獸林王時期,佛教被定爲高句麗國教。

社會生活

  
高句麗王城、王陵及貴族墓葬於 2004 年 7 月根據文化遺產遴選標准 C 列入《世界遺產目錄》。
高句麗王城、王陵及貴族墓葬於 2004 年 7 月根據文化遺產遴選標准 C 列入《世界遺產目錄》。
高句麗人民以農業、漁獵爲生,但農作物產量不多,使人民習慣節食。每年10月擧行秋收祭典“東盟”,祭祀國祖神、隧穴神(衪有農業神的性質,從洞穴中迎出,移到鴨綠江邊國内城的木制神象,象征水神與日神交接,東盟的高潮)陽光與水是作物生產基礎,有求豐收之意,其間人民飲酒歌舞慶祝。也有養馬,朱蒙的果下馬是高句麗的土種馬。高句麗與勿吉,鮮卑不同,不剪發與辮發,而是結發爲髻(與扶餘相同),這種東盟祭不是隻是在桂婁部進行,五部也進行,但整個過程中主祭是國王。
  高句麗社會崇尚厚葬,以石爲棺,加以金銀等貴重陪葬物,外層多次封墳,砌成石塚。高句麗有二座神廟,一是祭祀扶餘神柳花夫人)由朱蒙立祀,一是祭祀登高神(朱蒙)由大武神王立。周書/卷49中記載:‘一曰夫餘神,刻木作婦人之象;一曰登高神,雲是其始祖夫餘神之子。並置官司,遣人守護。蓋河伯女與朱蒙雲。’舊唐書卷199上記載後世的高句麗‘頗有箕子之遺風’,‘其俗多淫祀,事靈星神、日神、可汗神、箕子神。’。
  婚俗方面,高句麗行一夫一妻制,並允許男女以己意自由婚配,即所謂“有婚嫁,取男女相悦,即爲之”。成婚後男方入住由女家准備的“婿屋(在婿屋中受辱,通過外家考驗,可結婚”,待兒女長大,男方才可擕妻兒返回男家。是母系社會產品 高句麗社會雖實行一夫一妻制,但"其俗尚淫",並不認爲男女之間有染可恥。在這種風俗之下,"男女多相奔誘"。可見未婚男女和已婚男女中,性關係隨便而不受約束,"兄死妻嫂"(如山上王續娶兄長故國川王之妻),寡婦改嫁,均屬常見。‘多詐偽,言辭鄙穢,不簡親疏,乃至同川而浴,共室而寢。風俗好淫,不以爲愧。有游女者,夫無常人。婚娶之禮,略無財幣,若受財者,謂之賣婢,俗甚恥之。’
  國王世代與絕奴部通婚,通過婚姻關係確保自己的政治地位。
  高句麗是個喜歌擅舞的民族。《三國志》卷30《魏書·東夷傳·高句驪》記載:“其民喜歌舞,國中邑落,暮夜男女相聚,相就歌戲”。高句麗壁畫上也繪有各種的舞蹈,其中中國集安高句麗古墳壁畫繪有“長鼓舞”,朝鮮黄海道安嶽第三號墳墓和八青里墳墓群的壁畫上繪有“刀舞”。這些舞蹈形式在朝鮮族的傳統舞蹈中傳承。高句麗壁畫上的“西瓜游戲”“扇舞”也可以看到現代朝鮮族“西瓜舞”“扇舞”的影子。

高句麗的現代爭議

  以正史“二十四史”爲根據,高句麗史和渤海國史同時是朝鮮半島史、朝鮮族史和中國東北史的一部分。
  許多中國歷史學者認爲渤海國是一個由靺鞨民族組成的國家,不承認與高句麗存在繼承關係,渤海國王室雖然沒有漢化,但是受到中原及中亞深厚的影響;且由於該國絕大部份領地都在當時及現今的中國境内,且粟末靺鞨也爲起源並生活在中國東北地區的民族,因此渤海國歷史應當屬於中國古代歷史的一部份。朝韓和部分日本歷史學者根據史書認爲渤海國與高句麗存在繼承關係。
  對於高句麗的歷史歸屬,中國、北朝鮮和南韓的現代學者自20世紀後期以來存在較大爭議。

高句麗國君主世系簡述

  高句麗東明聖太王:高朱蒙,公元前59~前19年,亦稱高鄒牟、高眾解、高中牟、高仲牟、高都慕。他是傳說中高句麗的開國國君。約在公元前37年,高朱蒙在沸流水(今富河)畔之紇升骨城(今遼寧桓仁五女山城)建立了高句麗國。據《三國史記》所載傳說,高朱蒙幼年便善於狩獵,七歲就自作弓矢射之,百發百中,高朱蒙即爲善射之意。他是河伯(即河神)之女柳花與天帝之子解慕漱所生之子,自小被東扶餘的金蛙王收養。金蛙王於太白山南邊的優渤水遇柳花,柳花自稱與天帝之子解慕漱私通,因而被逐出家門。金蛙王甚覺奇異,將柳花幽禁於室中。柳花受日光照射而產下一卵,此卵走獸相避不食,禽鳥以翼覆蓋保護,且刀不能剖,最後一名男孩自卵中破殼而出,是爲高朱蒙。《三國遺事》、《魏書》及好太王碑文均有類似之記載。《三國史記》又記載,高朱蒙常與金蛙王的七個兒子一起游戲,比試射技高低。他們的技能不如高朱蒙,高朱蒙因此遭嫉恨。金蛙王之長子帶素說高朱蒙非人所生,必有異心,請金蛙王除掉他,免生後患。金蛙王不聽從,而給高朱蒙養馬之職。很有心計的高朱蒙故意將駿馬減食,讓它消瘦,反將劣馬喂肥。金蛙王沒有察覺,挑選肥馬自己乘坐,精瘦但其實是駿馬的那疋就給了高朱蒙。後王子及諸臣又想謀害高朱蒙,高朱蒙與鳥伊(烏伊)、摩離、陝父等三人逃走,路上魚鱉浮出成橋爲高朱蒙擺脱追兵。至毛屯穀遇三賢:克氏、仲室氏、少室氏,在卒本川(《魏書》稱作紇升骨城)的沸流水建國。國號高句麗,因此以高爲姓。時爲漢元帝建昭二年,公元前37年,高朱蒙時年二十二歲。公元前36年,高朱蒙降服上游國家沸流國,公元前19年去世,時年四十歲。葬於龍山,號東明聖王。太子類利繼位。
  高句麗瑠璃明王:高類利,公元前?~公元18年待考,或雲孺留,高句麗開國君主朱蒙(東明聖王)的長子,母親爲禮氏。他在扶餘出生長大。後來與母親一同前往高句麗投奔朱蒙。朱蒙逝世後,於公元前19年繼任爲高句麗的君主。有關琉璃王及高句麗國君之記載,主要見於《三國史記》。而在《三國志》、《魏書》中有關這段時期的記載與之差異頗大,故難以相合。高類利之父高朱蒙,原爲東扶餘人,棄國往南建高句麗。類利於東扶餘長成後,與其母禮氏一同出逃至高句麗,並被立爲太子。當時朱蒙封召西奴爲妃,育有兩子,分别是溫祚和沸流,由於類利立爲太子,兩人地位不保,於是南遷,後來溫祚另建了百濟王國。
  公元前3年,類利將國都從卒本遷到國内城。有一首詩名爲《黄鳥歌》,相傳是類利的繼室雉姬與禾姫爭寵,雉姬受禾姫之辱忿而出走,類利追之不及,有感而發所作,流傳至今。其詞曰:“翩翩黄鳥,雌雄相依。念我之獨,誰其與歸?”不論傳說的故事正確與否,以此推論可知東扶餘、卒本扶餘(高句麗)和南扶餘(百濟)三者系出同源。王後:松氏,多勿侯松讓之女(公元前?~前17年);繼室松氏,多勿侯松讓之女(生卒年待考);繼室禾姬,鶻川人;繼室雉姬,漢人。母不詳;王子:高都切:琉璃王長子,原太子,公元1年春天正月時早逝;高解明:琉璃王次子,公元4年春天的二月被封爲太子,公元9年被琉璃王賜死,遂自殺,年僅二十一歲;高武恤:琉璃王第三子,亦稱高無恤,公元14年繼任爲太子,即後來之大武神王;高如津:《魏書》稱作高如律、高如栗,公元18年夏天的四月時掉進水里後死亡;高解色朱:又名高解邑朱,即後來之閔中王;高再思:後來的太祖王生父。
  高句麗大武神王:高無恤,公元?~44年待考,又名武恤,號稱大武神王。他是高句麗第三代君主。琉璃王的第三子。在琉璃王逝世後,於公元18年繼任爲高句麗的君主。有關大武神王的記載,主要見於《三國史記》。高無恤是一位很有作爲的君王。在他還是王子時,就曾於公元13年在鶴盤嶺擊敗進犯的東扶餘軍隊。之後在他繼位後的二十六年間,不斷以武功開拓四方。在南向與東漢爭權奪利、北方抗拒東扶餘兼並吞食的鬥爭中,大武神王再次做出了一個歷史性的選擇,避開東漢與扶餘,將高句麗拓展的方向轉向毗連的朝鮮半島北部丘嶺山地。公元22年,大武神王五年,殺東扶餘王帶素,而未滅其國。公元28年,東漢遼東郡太守發兵討伐高句麗。高無恤退入國都附近的丸都山城(今集安縣西之山城子)據守。漢軍圍困了三個月,高句麗人糧食將盡,高無恤急中生智,以犒軍爲名,派人送酒和捉到的鯉魚給遼東太守。太守以爲城中糧草充足,隻好退兵。高句麗躲過了第一次幾乎亡國的厄運。四年後的公元26年,漢光武帝因偃武修文,重新冊封恢複了高句麗的王號。公元37年大武神王向鴨綠江南的樂浪郡發動進攻,一度占據。七年後,漢光武帝派兵渡海收複了樂浪,阻止了高句麗的擴張,並劃定朝鮮半島上的薩水(今清川江)以南地區歸東漢直轄,以北屬高句麗統領。此後,高無恤逐漸將領地擴大到鴨綠江南岸,這一有遠見的擧措開創了日後高句麗進一步發展的新局面。
  高句麗閔中王:高解色朱,公元?~48年待考,亦稱解邑朱,是高句麗的第四代君主。前任君主大武神王高無恤的弟弟。他於公元44年農曆11月至公元48年在位。根據朝鮮史籍《三國史記》的記載,大武神王於公元44年農曆10月薨去,當時太子(慕本王)尚年幼,所以他被推擧繼位。公元47年農曆10月,蠶友(又作蠶支)部落的大加戴升率一萬餘家走往樂浪郡,向東漢投降。公元48年薨去,遺言中叫人把它埋葬於閔中原的石窟里,所以被賜諡號爲閔中王。
  高句麗慕本王:高解憂,고해우,公元?~53年待考,又名愛婁(애루)、莫來(막래),是高句麗的第五代君主。是前兩任君主大武神王高無恤的嫡子、前任君主閔中王的侄兒。他於公元32年農曆12月被冊立爲高句麗的太子,公元44年農曆10月大武神王駕崩時,由於年紀尚幼,所以並未有繼位,其叔叔閔中王繼任高句麗君主。至公元48年,閔中王駕崩,高解憂繼任王位。公元49年農曆2月,派遣將軍襲撃後漢的北平、漁陽、上穀、太原等四個郡。遼東太守蔡彤以恩義及信義向慕本王對質,並透過和親使兩國的關係得以回複。根據《後漢書·蔡彤傳》的記載,爲共同對付匈奴,東漢王朝對鮮卑及高句麗采取了懷柔政策,以賞賜拉攏二國向東漢朝貢。根據朝鮮史書《三國史記》記載:慕本王爲人凶殘,不但沒有容人之量,還對批評他的人加以殺害。因此在公元53年農曆11月,被爲侍從杜魯刺殺死亡。由於他被葬在慕本原,所以亦以“慕本”來作諡號。
  高句麗太祖大王(國祖王):高宮。太祖王高宮在位時期,是高句麗歷史發展的重要時期。他除了將高句麗分散的各部實行統一以外,還與東漢王朝進行過多次軍事較量,屢犯遼東,顯示了高句麗逐漸強大的軍事實力。幾次較大的沖突有:公元105年春,太祖王派兵攻漢遼東郡六縣,被太守耿夔擊破,主將被殺。公元118年,太祖王與濊貊聯合攻漢玄菟郡,攻華麗城。公元121年春,漢幽州刺史馮煥等擊高句麗,被高句麗用詐降計打敗,死傷二千餘人。同年夏,太祖王合鮮卑共八千人攻遼東,太守蔡諷以下百餘人戰死。同年冬,太祖王合馬韓、穢貊共萬餘攻玄菟郡,漢軍得到兩萬扶餘軍之助,擊退之。公元146年,太祖王襲擾漢樂浪郡,殺帶方縣令,掠太守妻子。公元146年,太祖王傳位於次大王高遂成。根據《魏書·高句麗傳》記載:“朱蒙死,閭達(琉璃王?)代立。閭達死,子如栗代立。如栗死,子莫來代立……莫來子孫相傳,至裔孫宮”。然而,相對於之前四代君主的短壽,太祖王則有長達九十三年的統治時間,及一百二十歲高齡,這使日本歷史學家井上秀雄在翻譯朝鮮史籍《三國史記》時加注,表示懷疑在慕本王及太祖王之間,還有數代失落的君主沒有被記載進史冊。
  高句麗次大王:高遂成,公元146~165年
  高句麗新大王:高伯固,公元165~179年
  高句麗故國川王(國壌王):高男武,公元179~196年
  高句麗山上王:高延優,公元196~227年
  高句麗東川王(東襄王):高位宮,公元227~248年
  高句麗中川王(中壌王):高然弗,公元248~270年
  高句麗西川王(西壌王):高藥慮,公元270~292年
  高句麗烽上王:高相夫,公元292~300年
  美川王(好壌王):高乙弗,公元300~331年
  高句麗故國原王(國岡上王):高釗,公元331~371年
  高句麗小獣林王:高邱夫,公元371~384年
  高句麗故國壌王:高伊連,公元384~391年
  高句麗広開土王(好太王、永楽大王):高談德,公元391~413年
  高句麗長壽王:高巨鏈,公元413~491年
  高句麗文咨明王(明治好王:、文咨王):高羅雲,公元491~519年
  高句麗安蔵王:高興安,公元519~531年
  高句麗安原王:高寶延,公元531~545年
  高句麗陽原王:高平成,公元545~559年
  高句麗平原王:高陽成,公元559~590年
  高句麗嬰陽王(平陽王):高元,公元590~618年
  高句麗栄留王:高建武,公元618~642年
  高句麗寶臧王:高寶藏,公元642~668年
  高句麗末王:高安勝,公元668~668年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