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0078 次 历史版本 5个 创建者:套马的汉子 (2010/6/27 13:39:58)  最新编辑:momo (2013/5/7 18:59:18)
陳雲
拼音:Chén Yún (Chen Yun)
目錄[ 隱藏 ]
同名詞條“陳雲”分别指:

  1.陳雲(1905~1995),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主要領導人之一,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開創者和奠基人之一。江蘇青浦(今屬上海)人。

  2.陳雲(生卒年不詳),宋朝文人,有詞《玉樓春》(瓊奴家與章台並)等。


 
陳雲
陳雲
 陳雲(1905~1995),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主要領導人之一,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開創者和奠基人之一。江蘇青浦(今屬上海)人。1905年6月13日生於貧苦農民家庭。2歲喪父、4歲喪母,由裁縫出身的舅父撫養。1919年高小畢業後,因家貧無法升學,到上海商務印書館當學徒,後當店員。1925年參加五卅運動。同年8月任商務印書館發行所罷工委員會(後爲職工會)委員長,參加領導商務印書館大罷工,並取得勝利。隨即加入中國共產黨,開始作爲勞工組織者從事共產黨的活動。曆任中共青浦縣委書記、淞浦特委組織部部長,中共江蘇省委滬寧巡視員、江蘇省委常委兼農委書記,中共上海閘北、法南區委書記和江蘇省委組織部部長、省委書記等職。

  1930年和1931年先後在中共六屆三中、四中全會上當選爲中央候補委員、中央委員。1931年5月擔任保衛中共中央機關安全的中央特科書記;9月任臨時中央領導成員。1932年擔任臨時中央常委、全國總工會黨團書記。1933年進入中央革命根據地。1934年在中共六屆五中全會上被選爲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並任白區工作部部長。隨後參加長征,在擔負全軍後衛任務的紅五軍團任中央代表,後任軍委縱隊政委。1935年1月在貴州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即遵義會議)上,支持毛澤東的正確主張。會後撰寫了《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提綱》。同年6月奉命從四川省天全縣靈關殿祕密離開長征隊伍,經成都重慶,隻身到達上海,從事恢複共產黨的祕密工作,隨後又由上海抵莫斯科,向共產國際執委會書記處報告了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和遵義會議的情況,撰寫了最早宣傳紅軍長征的《隨軍西行見聞錄》,並參加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1937年4月回到新疆迪化(今烏魯木齊),任中共中央駐新疆代表。5月赴新疆、甘肅交界的星星峽地區,援助接應紅軍西路軍餘部400多人進入迪化。11月回到延安後,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對黨的建設和黨的幹部工作有重要建樹。在延安整風期間,他學習馬克思主義哲學和總結中國革命經驗教訓,提出領導者指導工作應該采取“不唯上、不唯書、隻唯實”的科學態度,並把它作爲自己的行動准則。1944年3月任西北財經辦事處副主任兼政治部主任,主持中共中央所在的陝甘寧邊區的財政經濟工作,有效地執行了發展經濟、保障供給的方針。1945年6月中共七屆一中全會上繼續當選爲中央政治局委員;8月任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
抗日戰爭時期,陳雲在延安
抗日戰爭時期,陳雲在延安

  抗日戰爭勝利後,參加領導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東北解放戰爭。轉戰北滿和南滿,曆任中共中央北滿分局書記兼北滿軍區政委、中共中央東北局副書記兼東北民主聯軍副政委、中共中央南滿分局書記兼遼東軍區政委、東北軍區副政委、東北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沈陽特别市軍事管制委員會主任等職,爲東北全境的解放和東北經濟的恢複做出了突出貢獻。1948年8月在哈爾濱擧行的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上作了《當前中國職工運動的總任務》的報告,10月當選爲中華全國總工會主席。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政務院副總理兼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主持全國的財政經濟工作。1950年10月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在統一全國財政經濟,穩定金融物價,結束國民黨政權留下的長達10多年的惡性通貨膨脹,調整工商業,恢複國民經濟,保障抗美援朝戰爭勝利,對糧食、棉花等主要農產品實行統購統銷等重大決策和活動中,在有步驟地開展對生產資料私有制特别是對私營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中,在制定和實施發展國民經濟第一個五年計劃、奠定中國社會主義工業化基礎的開創性工作中,他從實際情況出發,提出了一系列謹慎而又現實的方針政策和措施,做出了被公認爲卓越的貢獻。他堅決反對高崗、饒漱石在1953年進行的陰謀分裂黨的活動。1954年任國務院副總理。先後兼任過商業部部長、國家基本建設委員會主任。1956年9月,在中共八大上作了《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以後的新問題》的發言。根據當時中國社會經濟的實際情況,提出了突破蘇聯經濟模式的新的經濟體制構想,即:國家經營和集體經營是工商業的主體,一定數量的個體經營是補充;在生產領域,計劃生產是工農業生產的主體,按照市場變化而進行的自由生產是補充;在流通領域,國家掌握的市場是主體,自由市場是補充。在中共八屆一中全會上,被選爲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委員會副主席。

  1957年1月擔任中共中央經濟工作5人小組組長。對中國的社會主義經濟建設,他一貫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反對不顧現實條件的急於求成的錯誤傾向;主張建設規模一定要和國力相適應,要在安排好人民生活的基礎上擴大建設規模;主張國民經濟計劃必須堅持綜合平衡,實行按比例地發展。50年代末60年代初,當國民經濟遭到嚴重困難時,他受毛澤東委托調整關係經濟全局的過高的鋼鐵生產指標,並同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一道,果斷地采取了動員城鎮2000萬人下鄉、通過幾種高價商品回籠貨幣等一系列正確的措施,恢複了國民經濟。爲了解決農業發展中所遇到的困難,他到上海青浦等地調查,建議對農村實行包產到戶政策,代表了中國農業改革的先驅思想。他的這一主張和其他切合實際的經濟主張,曾被人認爲“右傾”,而受到毛澤東的冷遇。“文化大革命”中,他在黨内隻保留了中央委員的名義,被下放到江西省南昌市的一個化工石油機械廠“蹲點”。1972年4月回到北京,按照周恩來的意見,參加國務院業務組工作,研究國際經濟形勢和發展對外貿易問題。他提出要很好地研究當代資本主義,以便在世界市場中占有中國應有的地位。1975年被選爲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1976年參加粉碎“四人幫”的決策過程,曾對葉劍英講:這場鬥爭不可避免。

 
1984年9月23日,陳雲在中南海
1984年9月23日,陳雲在中南海
 粉碎“四人幫”以後,在1977年3月中央工作會議上,他提出應該讓鄧小平重新參加黨中央的領導工作。在1978年中央工作會議上,他又率先提出平反冤假錯案。在接着召開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他重新當選爲中央委員會副主席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並任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書記。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他作爲以鄧小平爲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的重要成員,黨和國家的主要決策人之一,與中央領導集體的其他同志一道,爲帶領全黨進行思想路線、政治路線和組織路線的撥亂反正,爲制定和執行以經濟建設爲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改革開放的基本路線,正確解決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的許多歷史遺留問題和現實生活中出現的新問題,成功地開創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事業,做出了重大貢獻。他大力支持鄧小平提出的實事求是地確立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堅持和發展毛澤東思想的主張。對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他提出了一系列具有深刻意義的思想和重大決策。例如,對比例嚴重失調的國民經濟實行全面調整;社會主義時期必須有兩種經濟,即計劃經濟和市場調節;改革的步子要穩,要“摸着石頭過河”,從試點着手,隨時總結經驗;強調無農不穩,無糧則亂;指出經濟形勢的不穩定可以引起政冶形勢的不穩定,執政黨的黨風問題是有關黨的生死存亡的問題,大量提拔培養德才兼備的中青年幹部是當務之急,等等。他還爲按照“一國兩制”構想,實現對香港、澳門恢複行使主權,實現海峽兩岸和平統一,傾注了大量心血。

  中共十三大以後,他退出中央領導工作,擔任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在以鄧小平爲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向以江澤民爲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顺利過渡、保證黨和國家穩定的重大決策中,他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中共十四大以後,他過着離休生活。1995年4月10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主要著作收入《陳雲文選》(3卷)。

生平年譜


1905年
陳雲夫婦
陳雲夫婦

  6月13日,生於江蘇省青浦縣章練塘鎮(今上海市青浦縣練塘鎮)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兩歲喪父,4歲喪母,與胞姐陳星由外祖母撫養。後過繼給裁縫出身的舅父廖文光,改姓廖,名陳雲。

1916年
  貽善初等小學畢業,入顏安高等小學讀書。

1919年
  5月4日,北京爆發學生群眾的反帝愛國運動。
  5月,受五四運動影響,在本鎮參加罷課和宣傳抵制日貨、聲討賣國贼的活動。
  12月8日,顏安高等小學畢業後,因家貧無力繼續求學,經老師張行恭介紹,離家到上海商務印書館當學徒。後當店員,獨立謀生。期間刻苦自學文化知識,閱讀革命書籍。

1920年—1924年
  在上海商務印書館一邊做工,一邊刻苦自學。參加工人夜校學習,開始接觸馬克思列寧主義。
1925年8月,陳雲(前排左三)任商務印書館發行所職工委員長,參加領導全館職工大罷工,並取得了勝利
1925年8月,陳雲(前排左三)任商務印書館發行所職工委員長,參加領導全館職工大罷工,並取得了勝利

1925年
  5月30日,上海學生及其他群眾擧行反帝游行,租界巡捕開鎗鎮壓,釀成慘案。6月1日,上海總工會成立,並發表宣言及告全體工友書,宣布總同盟罷工。
  8月21日,被推選爲商務印書館罷工臨時委員會委員長。22日,發行所職工會籌備會成立,任委員長,並與沈雁冰等一起領導全館職工大罷工。翌日,在集會上代表四千餘名罷工職工向館方提出承認工會、增加工資、縮短工時等複工條件。28日,罷工勝利結束。隨後即加入中國共產黨,實現了由民主主義思想到共產主義思想的轉變。
  11月,創辦商務印書館發行所職工會刊物《職工》。
  年底,任中共商務印書館總支部幹事、發行所支部書記。

1926年
  10月24日,參加上海工人爲響應國民革命軍北伐而擧行的第一次武裝起義。起義遭到北洋軍閥孫傳芳部鎮壓而失敗。
  12月5日,出席上海店員總工會成立大會。隨後參加領導上海各行業店員大罷工。

1927年
  2月22日,參加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裝起義,並領導先施、永安、新新、麗華四大百貨公司的罷工鬥爭。
  3月21日,參加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並受上海總工會派遣,同中共代表一起到上海近郊龍華,與當時進駐在那里的北伐東路軍談判,請他們支援起義工人,但被拒絕。
  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反革命政變,收繳工人糾察隊的武器,捕殺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
  8月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漢口召開緊急會議,確定實行土地革命和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總方針。
  8月,任中共上海滬中區委委員,繼續堅持地下革命鬥爭。
  10月,受中共組織派遣,離開商務印書館,到青浦發動農民擧行武裝暴動。曾任中共青浦縣委書記。

1928年
  1月,領導青浦縣小蒸、金山縣楓涇等地區的農民武裝暴動。暴動失敗,受到國民黨反動派通緝。
  9月,任中共淞浦特委(轄松江、金山、青浦等10個縣)組織部部長。

1929年
  3月,任中共江蘇省委滬寧巡視員。曾巡視蘇州、無錫、常州、丹陽、鎮江、南京等地的革命鬥爭。
  8月15日,任中共江蘇省委委員,負責農委工作。
  11月24日,在中共江蘇省第二次代表大會上作農民運動問題的報告。後被選爲江蘇省委常委兼農委書記。

1930年
  4月、9月,先後任中共上海法南區委書記、閘北區委書記。
  7月14日,江蘇省總行動委員會(將黨、團、工會領導機關合並而成的准備武裝暴動的組織)成立,任委員。
  9月24日至28日,參加在上海召開的中共六屆三中全會,被補選爲中央候補委員。會議決定停止組織全國總暴動和集中全國紅軍進攻中心城市的冒險行動。
  10月初,任中共江南省委(轄江蘇、浙江、安徽三省黨的工作)常委、組織部部長兼外縣工作委員會書記。

1931年
  1月7日,出席中共在上海召開的六屆四中全會,被增補爲中央委員。
  1月17日,任中共江蘇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後任江蘇省委書記。
  5月,任中共中央特科(擔負保衛黨中央機關安全任務的組織)書記。
  9月,被指定爲中共臨時中央成員。

1932年
  3月14日,任中共臨時中央常委、全國總工會黨團書記。
  年底,在上海會見魯迅,並將祕密在魯迅家中居住的瞿秋白夫婦接出,安全轉移。

1933年
  1月17日,離開上海前往位於江西南部和福建西部的中央革命根據地。到江西瑞金後,繼續參加中共中央及全國總工會的領導工作。
  6月,到被稱爲“紅色小上海”的福建汀州(今長汀)考察工人運動。

1934年
  1月15日至18日,出席在瑞金召開的中共六屆五中全會,被選爲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兼任白區(國民黨統治區)工作部部長。
  1月22日至2月1日,出席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被選爲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2月3日,在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被選爲主席團(中央執行委員會閉幕後的最高政權機關)成員。
  10月10日,由於王明“左”傾冒險主義領導造成的第五次反國民黨軍“圍剿”的失敗,中共中央、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率中央紅軍開始從瑞金等地出發,被迫實行戰略大轉移。20日,陳雲以紅五軍團(當時的後衛軍團)中央代表身份,率該軍團十三師渡過雩都河西進,踏上長征的路途。
  12月中旬,任中央軍委縱隊政治委員。

1935年
  1月,紅軍占領貴州遵義後,任警備司令部政治委員。15日至17日,出席在遵義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會上支持毛澤東的正確主張。會後撰寫《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提綱》,並到部隊傳達。遵義會議確立了以毛澤東爲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確領導。
  5月上旬,紅軍巧渡金沙江時,任渡河司令部政治委員。
  6月,奉命從四川省天全縣靈關殿祕密離開長征隊伍,由當地中共組織派人護送,經滎經、雅安、成都到達重慶,後隻身去上海,以中共中央代表身份,從事恢複和開展黨在白區的工作。
  9月,受命赴莫斯科,向共產國際報告中共中央和中央紅軍向西北戰略轉移及遵義會議的情況,並參加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的工作。
  冬,入列寧學校學習,並在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任教。
1937年陳雲在延安
1937年陳雲在延安

1936年
  3月,化名“廉臣”,在巴黎《全民月刊》上發表《隨軍西行見聞錄》,首次向世界宣傳中國工農紅軍的長征。7月,在莫斯科出版該文的單行本。
  12月8日,奉命離開莫斯科,赴新疆援接西路軍。途經阿拉木圖,抵達霍爾果斯時,西安事變爆發。遂在此停留,等候中共中央指令。

1937年
  4月下旬,到達新疆迪化(今烏魯木齊),任中共中央駐新疆代表。
  5月初,赴新疆、甘肅交界的星星峽地區援接李先念等率領的西路軍餘部四百多人進入迪化。爾後組織幹部、戰士學習文化知識和軍事技術,並着手組建航空隊。
  7月7日,發生蘆溝橋事變,中國全民族的抗日戰爭爆發。
  11月29日,由迪化經甘肅蘭州到達中共中央所在地陝西延安。
  12月9日至14日,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被增補爲中央書記處書記,並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

1938年
1938年3月,陳雲同於若木在延安結婚
1938年3月,陳雲同於若木在延安結婚

  3月,同於若木結婚。
  5月,任中共中央青年工作委員會書記。
  9月,在延安抗日軍事政治大學作關於幹部政策問題的講演,指出幹部政策就是用人之道,並把幹部政策概括爲十二個字:了解人,氣量大,用得好,愛護人。
  9月29日至11月6日,出席中共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並被選爲全會主席團成員。在會上作關於青年問題結論的報告。全會確定要不斷鞏固和擴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並重申黨的獨立自主地放手組織人民抗日武裝鬥爭的方針。

1939年
  5月30日,撰寫《怎樣做一個共產黨員》,發表於中共中央機關刊物《解放》。文中闡述了共產黨員的六條標准:一、終身爲共產主義奮鬥;二、革命的利益高於一切;三、遵守黨的紀律,嚴守黨的祕密;四、百摺不撓地執行決議;五、群眾模範;六、學習。
  12月10日,在中共陝甘寧邊區第二次代表大會上講話,談開展群眾工作和加強幹部隊伍建設問題。講話中指出,領導着政權的黨,自我批評更加重要,因爲黨掌握了政權以後,犯了錯誤會更直接更嚴重地損害群眾利益。

1940年
  3月19日,在延安抗日軍事政治大學第五期學生畢業大會上作關於嚴格遵守黨的紀律問題的講演,指出維護黨的統一,不靠刀鎗,要靠紀律。
  10月1日,在中共中央主辦的黨内刊物《共產黨人》上發表文章,題爲《鞏固祕密黨的幾個問題》,指出:如果祕密黨組織嚴密了,精幹了,隱蔽了,黨員的質量提高了,那末,中央交給的“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的任務就能完成。
1943年12月,陳雲同毛澤東、林伯渠參觀陝甘寧邊區農業生產展覽會
1943年12月,陳雲同毛澤東、林伯渠參觀陝甘寧邊區農業生產展覽會

1942年
  5月,任中共中央總學習委員會委員,參加領導在中國共產黨内開展的以反對主觀主義、宗派主義和黨八股爲主要内容的整風運動。在整風中,提出領導者指導工作,應該“不唯上,不唯書,隻唯實”。
  10月7日,在延安軍事幹部會議上講話,指出:犯了錯誤,研究教訓,決不是丟臉;不研究,不吸取教訓,才會丟臉,有時會大丟其臉。

1944年
  3月6日,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員、西北財經辦事處副主任兼政治部主任,主持陝甘寧邊區的財經工作。

1945年
  4月23日至6月11日,出席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5月9日在大會上發言,指出:我們對功勞要有正確的看法,第一是人民的力量,第二是黨的領導,第三才輪到個人。這樣的次序不能顛倒。我們要講真理,不要講面子。
  6月19日,在中共七屆一中全會上,繼續當選爲中央政治局委員。8月23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在毛澤東赴重慶談判期間,劉少奇代理黨的主席,並增選陳雲、彭真爲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
  9月2日,日本政府在投降書上簽字,抗日戰爭勝利結束。
  9月14日至15日,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會議主要研究東北局勢和力爭東北的問題,並決定成立中共中央東北局。陳雲任東北局委員;爲便於工作,被授予中將軍銜。9月18日,從延安經山海關到達沈陽。
  11月2日,任中共中央北滿分局書記,後兼任東北民主聯軍(後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北滿軍區政治委員。
  11月29日、30日,主持起草給中共中央的電報,提出當前在滿洲工作的基本方針,應該是建立沈陽、長春、哈爾濱三大城市外圍及長春鐵路幹線兩旁廣大的鞏固的根據地。
  12月28日,中共中央發出毛澤東起草的關於《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的指示。此後,陳雲在黑龍江賓縣、方正、通河、木蘭等地調查研究,領導創建北滿根據地。

1946年
  4月1日,任東北民主聯軍北滿軍區哈爾濱前線野戰司令部政治委員。
  4月28日,蘇聯軍隊全部撤出哈爾濱,北滿軍區部隊進駐。5月21日,中共中央東北局和東北民主聯軍總部遷入哈爾濱。
  6月16日,任東北局副書記兼東北民主聯軍副政治委員。7月7日,東北局擴大會議通過陳雲起草的關於東北的形勢和任務的決議。決議號召共產黨員走出城市,下鄉發動農民群眾,這是東北鬥爭成敗的關鍵。
  10月31日,任中共中央南滿分局(亦稱遼東分局)書記兼東北民主聯軍遼東軍區政治委員。12月中旬,參加遼東軍區司令部在吉林省渾江市七道江村召開的師以上幹部會議,提出堅持南滿、與北滿形成犄角之勢的戰略主張。
  12月17日至翌年4月3日,在東北民主聯軍北滿部隊三次越過松花江向長春、吉林以北的國民黨軍進攻的配合下,同肖勁光指揮遼東軍區部隊,粉碎了國民黨軍四次向吉林臨江地區的進犯。“三下江南、四保臨江”戰役,共殲滅國民黨軍四萬餘人,收複城鎮11座,保衛和擴大了南滿根據地,爲東北民主聯軍轉入攻勢作戰創造了條件。

1947年
  2月7日,在中共中央南滿分局會議上講話,指出:要少犯錯誤,就要避免認識上的片面性,其方法有三條:一、“交換”意見,尤其要聽不同意見;二、對各種意見要進行“比較”;三、決定問題不要太匆忙,要留一個“反複”考慮的時間。
  7月以後,領導遼東地區的土地改革。
1948年9月,陳雲在吉林陶賴昭松花江大橋通車典禮上講話
1948年9月,陳雲在吉林陶賴昭松花江大橋通車典禮上講話

1948年
  1月5日,從遼東回到哈爾濱。
  7月17日,任東北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
  8月1日,中共中央東北局通過陳雲起草的關於正確處理新接收企業中職員問題的決定。決定指出:企業内體力勞動的工人和腦力勞動的職員,同是日寇、國民黨企業里的僱傭勞動者。
  8月3日、4日,在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上作《當前中國職工運動的總任務》的報告。10月,任中華全國總工會主席。
  8月17日,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軍區副政治委員。
  11月2日,東北人民解放軍攻克沈陽。從9月12日開始、曆時52天的遼沈戰役結束,共殲滅國民黨軍47萬餘人。至此,東北全境解放。
  同日,率領接收工作人員進入沈陽,任沈陽特别市軍事管制委員會主任。

1949年
  1月31日,北平(今北京)和平解放。
  2月,同羅榮桓經北平到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向毛澤東等中共中央領導人匯報請示工作。
  5月9日,離沈陽赴北平,參加籌組中央財政經濟委員會的工作。
  7月27日至8月15日,在上海主持召開全國財經會議。會議確定全力支持解放戰爭徹底勝利和維持新解放區首先是大城市人民生活的方針。
  9月21日至30日,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被選爲中央人民政府委員。
  10月1日,出席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
  10月19日,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被任命爲政務院副總理兼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
  11月1日、5日,主持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會議,研究穩定市場物價問題。會後,爲財政經濟委員會起草《制止物價猛漲》的指示。經過周密部署,給哄抬物價的投機資本以沉重打擊。

1950年
  2月13日至25日,主持全國財政會議,研究克服財政經濟困難的政策和措施。在講話中指出,爲了戰勝暫時的財政困難,在落後貧困的經濟基礎上前進,必須盡可能地集中物力財力,加以統一使用。3月3日,政務院通過了陳雲起草的《關於統一財政經濟工作的決定》。到四五月間,全國財政經濟工作統一,財政收支接近平衡,金融物價趨於穩定。
  5月8日至26日,主持北京、上海等七大城市爲主的工商局長會議,研究商品滯銷問題。會後開始調整工商業,主要是調整國營與私營之間的關係。
  6月4日,中共中央書記處決定,陳雲在任弼時因病休養期間,參加中央書記處的工作,並由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陳雲組成中共七屆三中全會主席團。10月任弼時逝世後,陳雲正式擔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
  6月6日,在中共七屆三中全會上就調整公私關係和整頓税收等問題發言,指出:應該由政府和國營企業向私營工廠加工訂貨,扶植那些有利於國計民生的私營企業恢複和發展生產;對待私營商業,則由政府規定適當的批零差價和地區差價,使私商有利可圖。
  11月15日至27日,主持第二次全國財政會議。在講話中提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戰爭開始後,財經工作的方針應該是:國防第一,穩定市場第二,其他(包括科教文化、經濟建設等)第三。爲貫徹這條方針,講話強調:在中國,農業經濟占主要地位。擴大農副土產品的購銷,是目前活躍中國經濟的關鍵。實踐證明,中國城市的繁榮是農村經濟轉動的結果。
1951年陳雲全家福
1951年陳雲全家福

1951年
  5月16日,在中共第一次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講話,指出:發展農業是頭等大事。豐年積穀和修築鐵路這兩條解決了,糧食就不會恐慌。
  5月,參加主持和平解放西藏的談判。
  6月1日,爲《人民日報》撰寫社論,指出:我們要在“愛國發家,多種棉花”的口號下,擴大棉田,精耕細作,增加棉花產量。
  11月,赴廣州調查和部署橡膠種植工作。

1952年,陳雲同鄧小平在頤和園
1952年,陳雲同鄧小平在頤和園
1952年
  8月17日至9月22日,同周恩來等出訪蘇聯,就蘇聯援助中國進行第一個五年計劃建設等問題與蘇方交換意見。

1953年
  9月,主持起草給中共中央的關於發行新人民幣的請示報告。報告指出,發行新幣時不宜采用蘇聯1947年貨幣改革的形式,而應采取等價劃一(即換得新幣後,仍一律保持原有價值)、無差别兑換的政策。
  10月10日,在全國糧食會議上作關於對糧食實行計劃收購與計劃供應即統購統銷的報告。隨着大規模經濟建設的開始,出現了全國糧食供銷矛盾嚴重的問題。爲解決這個重大問題,報告論述了八種方案,經過反複比較,最後下決心向中共中央建議采取統購統銷的政策。
1954年夏,陳雲同朱德、林伯渠、鄧小平、羅瑞卿等視察官廳水庫
1954年夏,陳雲同朱德、林伯渠、鄧小平、羅瑞卿等視察官廳水庫

1954年
  2月10日,在中共七屆四中全會上講話,針對高崗、饒漱石分裂黨的活動指出,保障黨的團結,防止黨的分裂,其責任主要是在高級領導人。高級領導人要提高革命覺悟,同時要嚴守黨的制度和黨規黨法,發颺黨的優良作風。
  4月19日,任中共中央編制第一個五年計劃綱要草案工作小組組長。
  6月29日、30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匯報第一個五年計劃編制情況。匯報指出:我國經濟落後,要在短時期内趕上去,因此,計劃中的平衡是一種緊張的平衡。樣樣寬裕的平衡是不會有的,齊頭並進是進不快的。但緊張決不能搞到平衡破裂的程度。
  9月23日,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發言,指出:計劃收購政策,今後要繼續實行下去,因爲由國家掌握各種貨源是保證國家進行有計劃建設所必需的。計劃供應隻能是一種暫時的措施,隻要消費品的生產可以充分供應市場的需要,定量分配的辦法就應該取消。
  9月29日,任國務院副總理。

1955年
  11月16日,在中共中央召開的關於資本主義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問題會議上作《資本主義工商業改造的新形勢和新任務》的報告。

1956年
 
1956年11月26日,朱德和陳雲、鄧小平等會見工會代表
1956年11月26日,朱德和陳雲、鄧小平等會見工會代表
  1月25日,在第六次最高國務會議上發言,指出:在公私合營中,夫妻店、手工業者、攤販等要長期保留單獨經營的方式。
  6月4日,同周恩來等出席劉少奇召集的中央會議。會議決定,經濟建設要采取既反對保守又反對冒進,在綜合平衡中穩步前進的方針。
  9月13日,在中共七屆七中全會討論中央領導人選時,毛澤東推薦說:陳雲比較公道、能幹,比較穩當,看問題有眼光、尖銳,能抓到要點。
  9月15日至27日,出席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20日,在大會上作《關於資本主義工商業改造高潮以後的新問題》的發言,提出中國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的“三個主體,三個補充”(即國家經營和集體經營是主體,一定數量的個體經營是補充;計劃生產是主體,在計劃許可範圍内按市場變化的自由生產是補充;國家市場是主體,一定範圍内國家領導的自由市場是補充)的構想。
  9月28日,在中共八屆一中全會上,當選爲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員會副主席。

1957年
  1月10日,任中共中央經濟工作五人小組組長。
  1月18日,在中共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委員會書記會議上講話,指出:建設規模要和國力相適應。適應還是不適應,這是經濟穩定或不穩定的界限。爲防止經濟建設規模超過國力的危險,必須作好財政、信貸和物資供需的平衡。
  8月20日,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指出,中國人多,必須提倡節制生育。
  9月24日,在中共八屆三中全會上作關於改進經濟管理體制問題和解決吃穿問題的主要辦法的報告。全會前,曾先後在沈陽、上海主持東北三省和南方九省市經濟管理體制改進工作座談會。全會後,到大連、丹東、吉林、長春、齊齊哈爾、撫顺、太原、榆次等地調查研究。11月8日,國務院全體會議通過陳雲起草的關於改進工業、商業、財政管理體制的三個規定。
1958年7月15日,陳雲視察無錫國棉二廠
1958年7月15日,陳雲視察無錫國棉二廠

1958年
  1月11日至22日,中共中央在南寧召開工作會議,對1956年的反冒進,進行了錯誤的批評。
  9月19日,任國家基本建設委員會主任。
  9月下旬至10月中旬,分别在天津、哈爾濱、西安主持華北、東北、西北協作區基本建設工作會議。
  12月22日至26日,主持全國基本建設工程質量杭州現場會議。

1959年
  3月,因患心髒病離京到桂林、杭州等地休養。
  4月2日至5日,出席在上海擧行的中共八屆七中全會。會議主要討論人民公社整頓工作和1959年國民經濟計劃。會後受毛澤東的委托,研究和調整當時關係經濟全局的過高的鋼鐵生產指標。
  6月以後,繼續因病休養。期間到江蘇、山東、黑龍江、吉林、遼寧、上海、浙江、河南、安徽等地,考察農業、鋼鐵、礦山、化肥等生產問題和人民群眾生活問題。
1961年1月,陳雲同毛澤東、劉少奇交談
1961年1月,陳雲同毛澤東、劉少奇交談

1961年
  1月19日,在中央工作會議上講話。爲克服1959年以來國民經濟出現的嚴重困難,提出要采取網開一面的政策,即進口糧食、出售高價糖果和糕點,以緩和人心,增加營養,回籠貨幣。
  5月16日,爲中共中央化肥小組起草給中央的報告,提出分年分批建設年產五萬噸合成氨的大型氮肥廠的建議。
  5月31日,在中央工作會議上講話,提出解決當前糧食緊張問題的四條辦法:一、調整黨在農村的基本政策;二、工業支援農業;三、進口糧食;四、動員城市人口下鄉,減少城市糧食的銷量。第一條是根本的,第二、三條有時間和數量的限制,第四條是非采取不可的。
  6月27日至7月11日,到上海市青浦縣小蒸人民公社進行調查。爲恢複和發展養豬事業,中央決定實行“公私並擧、私養爲主”的方針,但對母豬是公養還是私養沒有明確規定,需要迅速解決。通過調查,就母豬也應該下放給農民私養等問題向中共中央寫了報告。

1962年
  2月8日,在參加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的陝西省全體幹部會議上講話,指出:批評和自我批評是上下通氣的必要條件。隻有通氣,才能團結;隻有民主,才能集中。
  2月26日,在國務院各部委黨組成員會議上作《目前財政經濟的情況和克服困難的若幹辦法》的報告。報告指出:增加農業生產,解決吃穿問題,保證市場供應,制止通貨膨脹,在目前是第一位的問題。
  3月7日,在中共中央財經小組會議上講話,着重談國民經濟計劃中的綜合平衡問題,指出搞經濟不講綜合平衡,就寸步難移。會後,因病休養。
  夏,爲解決農業發展中所遇到的困難,向毛澤東建議在農村實行包產到戶的辦法。

1966年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受到錯誤的批判。

1969年
  4月,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後,在黨内隻保留了中央委員的名義。
  10月20日,到達江西南昌。
  11月12日,被下放到南昌青雲譜江西化工石油機械廠“蹲點”。期間研讀馬列著作特别是列寧在十月革命後寫的有關新經濟政策方面的著作。

1972年
  4月24日,由南昌青雲譜江西化工石油機械廠返回北京。

1973年
  受周恩來委托,研究國際經濟形勢和對外貿易問題。6月7日,在聽取中國人民銀行工作匯報時提出:要很好地研究當代資本主義,以便在世界市場中占有我們應占有的地位。銀行要把利用外資的任務擔當起來。
  10月3日,赴廣州參加商品交易會。10月10日,就進口工作中利用商品交易所問題,爲對外貿易部起草向國務院的報告。

1975年
  1月,任四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1976年
  1月8日,周恩來逝世。
  4月5日,北京天安門廣場爆發人民群眾悼念周恩來、擁護鄧小平、反對“四人幫”的抗議運動。中共中央政治局對“天安門事件”的性質作出了錯誤的判斷。
  7月6日、9月9日,朱德、毛澤東相繼逝世。
  9月,參與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團的鬥爭。曾對葉劍英講,這場鬥爭不可避免。
  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執行黨和人民的意志,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團,“文化大革命”結束。

1977年
  3月,在中央工作會議上提出,要正確認識和重新評價1976年4月5日發生的“天安門事件”;擁護鄧小平重新參加黨中央的領導工作。會後,支持鄧小平對“兩個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要堅決擁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的錯誤觀點的批評,支持關於真理標准問題的討論。

1978年
  11月12日,在中央工作會議東北組發言,率先提出平反冤假錯案,指出不解決這個問題,是很不得人心的。12月10日,就經濟問題再次在東北組發言,指出:實現農業、工業、國防和科學技術的現代化是我國史無前例的一次偉大進軍,必須既積極又穩重。在三五年内,每年可以進口2000萬噸糧食,先把農民這一頭安穩下來。擺穩這一頭,就是擺穩了大多數,天下就大定了。
  12月18日至22日,出席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全會作出把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的戰略決策。在會上,重新當選爲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員會副主席,並被選爲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書記。
  12月24日,在彭德懷、陶鑄追悼會上致悼詞。
1979年6月,陳雲在上海調查研究寶鋼建設中的問題
1979年6月,陳雲在上海調查研究寶鋼建設中的問題

1979年
  1月4日,在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講話,指出中紀委的基本任務,是維護黨規黨法,整頓黨風。
  2月,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會同中央組織部開始對劉少奇案件進行複查。複查結果表明,強加給劉少奇的種種罪名,完全是林彪、江青一夥的蓄意陷害。1980年2月,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通過了爲劉少奇平反昭雪的決議。
  3月8日,撰寫《計劃與市場問題》的提綱,指出:過去計劃工作制度中的主要缺點,是隻有“有計劃按比例”這一條,沒有社會主義制度下還必須有市場調節這一條。整個社會主義時期必須有兩種經濟,即計劃經濟和市場調節。第一部分是基本的和主要的;第二部分是從屬的次要的,但又是必須的。
  3月14日,同李先念聯名寫信給中共中央,提出要用兩三年時間依照按比例發展原則調整國民經濟,國民經濟能做到按比例發展就是最快的速度。
  3月21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指出:中國人口多,百分之八十在農村,要提高生活水平不容易;搞現代化用人少,就業難。我們隻能在這種矛盾中搞四個現代化。
  3月27日,任國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
  5月底,到上海調查研究寶鋼建設問題。
  6月16日,主持財政經濟委員會會議並發表講話,指出:寶鋼建設上了馬就幹到底,要把先進技術學到手。在中國實現現代化,應以最先進的工業爲標志,這毫無疑問是可以完成的。
  9月18日,在財政經濟委員會召開的匯報會上講話,指出我們在實現四個現代化建設中,除了要上若幹個大項目以外,着重點應該放在國内現有企業的挖潛、革新、改造上。

1980年
  10月,《陳雲同志文稿選編》1956年至1962年卷出版,在黨内發行。
  11月,在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召開的貫徹《關於黨内政治生活的若幹准則》座談會期間,指出執政黨的黨風問題是有關黨的生死存亡的問題。
  12月16日,在中央工作會議上發表《經濟形勢與經驗教訓》的講話,指出:現在的經濟形勢是建國以來少有的好的形勢。經濟體制改革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好作用,大大有利於經濟形勢的改善。但也要看到不利的一面,就是漲價商品的面相當大,影響人民的生活。經濟形勢的不穩定,可以引起政治形勢的不穩定。我們要改革,但是步子要穩。
1981年7月1日,陳雲同許世友交談
1981年7月1日,陳雲同許世友交談

1981年
  3月1日,致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提議複查潘漢年一案。後經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複查,爲潘漢年作出了平反昭雪的決定。
  3月,在《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起草過程中,支持鄧小平提出的關於科學地確立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堅持和發展毛澤東思想的主張,並指出毛澤東一個無可比擬的功績,是培養了一代人,包括我們在内。
  4月,在杭州談整理古籍把祖國寶貴的文化遺產繼承下來的問題。
  5月8日,針對幹部隊伍青黄不接的局面,向中共中央提出,提拔培養中青年幹部是當務之急。
  7月2日,在中共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委員會書記座談會上講話,指出必須成千上萬地提拔中青年幹部。 1982年
  7月1日,致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提出要改善中年知識分子的工作條件和生活條件。
  9月6日,出席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並發表講話,指出要解決好幹部隊伍交接班的問題。
  9月12日,在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上,繼續當選爲中央政治局常委。13日,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繼續當選爲中紀委第一書記。
  10月30日,在中共廣東省委《關於試辦經濟特區的初步總結》報告上批示:特區要辦,必須不斷總結經驗,力求使特區辦好。
  12月2日,同出席五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的上海代表團部分代表座談,指出:搞活經濟是在計劃指導下搞活,這就像“鳥”(搞活經濟)和“籠子”(國家計劃)的關係一樣。鳥不能捏在手里,捏在手里會死,要讓它飛,但隻能讓它在籠子里飛。沒有籠子,它就飛跑了。當然,“籠子”大小要適當,該多大就多大。“籠子”本身也要經常調整。
1983年8月4日,陳雲和胡錦濤在北京出席少先隊夏令營活動的火炬點燃儀式
1983年8月4日,陳雲和胡錦濤在北京出席少先隊夏令營活動的火炬點燃儀式

1983年
  10月12日,在中共十二屆二中全會上就黨的建設問題發表講話,指出我們必須充分注意對外開放中帶來的消極東西。
  12月25日,在一次談話中指出,要從國家民族的大局出發實現祖國統一。
  12月,《陳雲同志關於評彈的談話和通信》出版。書中指出,評彈界要出人、出書、走正路,這樣才能保存和發展評彈藝術。

1984年
  2月5日、7月14日,《陳雲文選》1926至1949年卷、1949至1956年卷先後出版。
  8月29日,致信對外經濟貿易部負責人,指出對外貿易工作既要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又要堅持統一對外,這是外貿體制改革必須堅持的一條原則。
  9月13日,致信中共中央負責人,指出:我國現在的經濟規模,比50年代大得多,也複雜得多。對50年代適用的一些做法,現在不能也不應該套用。即使在50年代,我們的經濟工作也不是完全套用蘇聯的做法。
10月20日,在中共十二屆三中全會的書面發言中指出,收回香港是歷史賦予我們的責任。發言還指出,平均主義“大鍋飯”實質上是不幹活的人占有幹活的人的勞動成果,打破這個“大鍋飯”,將會使我國的生產力穫得一次大解放。

1985年
  6月29日,在全國端正黨風工作經驗交流會上發表書面講話,指出:物質文明建設和精神文明建設必須一起抓。我們國家現在進行的經濟建設,是社會主義的經濟建設,經濟體制改革也是社會主義的經濟體制改革。
  9月23日,在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上講話,提醒全黨:“無農不穩”,“無糧則亂”,這件事不能小看。講話中還指出:計劃是宏觀控制的主要依據。搞好宏觀控制,才有利於搞活微觀,做到活而不亂。
1986年10月30日,陳雲同鄧小平、李先念在一起
1986年10月30日,陳雲同鄧小平、李先念在一起

1986年
  2月9日,會見北京市中小學和幼兒教師代表。在談話中指出,現在中小學教育辦得怎樣,將決定21世紀中國的面貌。
  6月15日,《陳雲文選》1956至1985年卷出版。

1987年
  1月16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講話,指出:德才兼備,五湖四海, 這是我們提拔幹部的大方針。德才兼備,才幹固然要有,但德還是第一。
  7月17日,同中共中央負責人談話,指出學習哲學,可以使人開竅;學好哲學,終身受用。
  11月,中國共產黨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後,退出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任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 1988年
  8月27日,致信中共中央幾位負責人,指出治理污染、保護環境是我國一項大的國策。
  10月8日,同中共中央負責人談話,指出:中央的政治權威,要有中央的經濟權威作基礎。沒有中央的經濟權威,中央的政治權威是不鞏固的。

1989年
  5月26日,主持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委會議,並就反對動亂問題發表講話。
1991年5月9日,陳雲在上海同朱镕基交談
1991年5月9日,陳雲在上海同朱镕基交談

1990年
  1月24日,同浙江省黨政軍負責人談話,指出要做到實事求是,就要采取“不唯上、不唯書、隻唯實,交換、比較、反複”的辯證唯物主義的方法。

1992年
  4月26日,在上海聽取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工作匯報後說,我非常贊成開發開放浦東,上海大有希望。聽匯報前書贈上海市黨政負責人唐詩名句:“桐花萬里丹山路,雛鳳清於老鳳聲。”
  7月21日,在《人民日報》上發表文章,深切悼念李先念逝世。
  10月,中國共產黨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後,過着離休生活,但仍關心着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

1994年
  2月9日,春節前夕,對前來拜年的上海市黨政負責人說:“要維護和加強以江澤民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的權威。如果沒有中央的權威,就辦不成大事,社會也無法穩定。”

1995年
  4月10日,在北京因病逝世。4月11日,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中央軍委發出訃告。訃告指出:“陳雲同志的一生,是爲中國各族人民徹底解放、爲在中國建設社會主義社會而頑強奮鬥的光輝的一生。”4月17日,遺體在北京火化。
  6月13日,中共中央在北京擧行《陳雲文選》(一至三卷)、《陳雲》畫冊出版發行暨紀念陳雲誕辰九十周年座談會。江澤民在會上講話,指出:“陳雲同志的業績和著作,他的思想、品德和風格,屬於我們偉大的黨,屬於我們偉大的國家和民族。他永遠是我們學習的楷模。”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