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070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套马的汉子 (2010/6/17 18:15:48)  最新编辑:套马的汉子 (2010/6/17 19:10:07)
劉敞
拼音:liú chǎng
目錄[ 隱藏 ]
  劉敞(1019-1068),字原父。世稱公是先生。臨江新喻(原江西新餘市,今樟樹市黄土崗鎮)人。北宋史學家、經學家、散文家、金石學家。慶曆六年(1046)進士,以大理評事通判蔡州。皇祐三年(1051),遷太子中允、直集賢院。至和元年(1054),遷右正言、知制誥。二年,奉使契丹。三年,出知颺州。歲馀,遷起居舍人徒知鄆州、兼京東西路安撫使。鏇召還糾察在京刑獄。嘉祐四年(1059),知貢擧。五年,以翰林侍讀學士充水興軍路安撫使、兼知永興軍府事。宋英宗治平三年(1066),改集賢院學士、判南京留守司御史台。神宗熙宋元年卒於官,年五十。有《公是集》七十五卷,已佚。清四庫館臣從《永樂大典》輯成五十四卷,其中詩二十七卷。《宋史》卷三一九有傳。

劉敞文學藝術成就

  劉敞詩,以清武英殿聚珍版《公是集》(福建本)爲底本。參校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簡稱四庫本)、《兩宋名賢小集》所收六卷本(簡稱名賢本)、《宋百家詩存》所收一卷本(簡稱詩存本)、不分卷明抄本(簡稱明抄本)、清乾隆十五年劉氏刊四卷本(簡稱劉本)。並酌采清鮑廷博校記(簡稱鮑校)、近人傅增湘校記(簡稱傅校)。清光緒二十五年廣雅書局刻本(簡稱廣雅本),與底本同一系統,偶有異文,亦予出校。新輯得的集外詩編爲第二八卷。

  他的文章頗有見解。例如《題魏太祖紀》說漢高帝哭項羽,魏武帝袁紹,都不是“匿怨矯情”,而是“慷慨英雄之風”;策問《孟軻教齊梁之君》說孟軻譏别人“言利”,而自己卻講“好貨不害”,是“譏人甚詳而自任太略”。這都是不同尋常的看法。此外,劉敞還有《疑禮》一文,說“今之禮,非醇經也”,乃“聖人之徒合百說而雜編之”。這也不是一般儒生的見解。關於文風,劉敞重實用而反虛浮。他的《雜說》寫道:“今日之俗不矜節義而皆安於富貴,尚文章,文章濟理者寡而爲名者重”,他認爲這是“將來之弊”。
  劉敞的文章比較質樸,自然流暢,近於韓(愈)、歐(陽修)。例如《送楊鬱林序》說:“前世之所以能治也,爲官擇人;後世之所以不治也,爲人擇官”,寫得慷慨激昂,很有情致。劉敞的詩流傳也不少,五言、七言都不乏佳作。例如《聖俞挽詞》:“孤宦眾人後,空名三十年,交游一時絕,詩筆四方傳。”簡潔凝練,辭情相稱。

經學

  劉敞在經學方面的主要成就表現在其對《春秋》的研究上。他的《春秋學》研究自出新意解經,頗多自得之處。有《春秋權衡》、《七經小傳》、《公是先生弟子記》等。

金石學

  在宋代金石學研究有開創之功的首推劉敞,他在金石之學方面造詣深湛,是個金石學家,且是我國金石學的開山人。他開私人收藏著錄之先例,把家藏的十一件古器物,使人摹其銘文,繪其繪畫,刻之於石,名爲《先秦古器圖碑》。

評價

  劉敞與梅堯臣歐陽修交往較多。爲人耿直,立朝敢言,爲政有績,出使有功。劉敞學識淵博,歐陽修說他“自六經百氏古今傳記,下至天文、地理、蔔醫、數術、浮圖、老莊之說,無所不通;其爲文章尤敏贍”(《集賢院學士劉公墓志銘》)。

宋史列傳第七十八—劉敞

  劉敞,字原父,臨江新喻人。擧慶曆進士,廷試第一。編排官王堯臣,其内兄也,以親嫌自列,乃以爲第二。通判蔡州,直集賢院,判尚書考功。
  夏竦薨,賜諡文正。敞言:「諡者,有司之事,竦行不應法。今百司各得守其職,而陛下侵臣官。」疏三上,改諡文莊。方議定大樂,使中貴人參其間。敞諫曰:「王事莫重於樂。今儒學滿朝,辨論有餘,而使若趙談者參之,臣懼爲袁盎笑也。」權度支判官,徙三司使。
  秦州與羌人爭古渭地。仁宗問敞:「棄守孰便?」敞曰:「若新城可以蔽秦州,長無羌人之虞,傾國守焉可也。或地形險利,贼乘之以擾我邊鄙,傾國爭焉可也。今何所重輕,而殫財困民,捐士卒之命以規小利,使曲在中國,非計也。」議者多不同,秦州自是多事矣。
  溫成後追冊,有佞人獻議,求立忌。敞曰:「豈可以私昵之故,變古越禮乎?」乃止。吳充以典禮得罪,馮京救之,亦罷近職。敞因對極論之。帝曰:「充能官,京亦亡它,中書惡其太直,不相容耳。」敞曰:「陛下寬仁好諫,而中書乃排逐言者,是蔽君之明,止君之善也。臣恐感動陰陽,有日食、地震、風霾之異。」已而果然。因勸帝收攬威權,無使聰明蔽塞,以消災咎。帝深納之,以同修起居注。未一月,擢知制誥。宰相陳執中惡其斥己,沮止之,帝不聽。宦者石全彬領觀察使,意不愜,有慍言,居三日爲真,敞封還除書,不草制。
  奉使契丹,素習知山川道徑,契丹導之行,自古北口至柳河,回屈殆千里,欲誇示險遠。敞質譯人曰:「自松亭趨柳河,甚徑且易,不數日可抵中京,何爲故道此?」譯相顧駭愧曰:「實然。但通好以來,置驛如是,不敢變也。」顺州山中有異獸,如馬而食虎豹,契丹不能識,問敞。敞曰:「此所謂駮也。」爲說其音聲形狀,且誦《山海經》、《管子》書曉之,契丹益歎服。使還,求知颺州。
  狄青起行伍爲樞密使,每出入,小民輒聚觀,至相與推誦其拳勇,至壅馬足不得行。帝不豫,人心動搖,青益不自安。敞辭赴郡,爲帝言曰:「陛下幸愛青,不如出之,以全其終。」帝頷之,使出諭中書,青乃去位。
  颺之雷塘,漢雷陂也,舊爲民田。其後官取瀦水而不償以它田,主皆失業。然塘亦破決不可漕,州複用爲田。敞據唐舊券,悉用還民,發運使爭之,敞卒以予民。天長縣鞫王甲殺人,既具獄,敞見而察其冤,甲畏吏,不敢自直。敞以委戶曹杜誘,誘不能有所平反,而傅致益牢。將論囚,敞曰:「冤也。」親按問之。甲知能爲己直,乃敢告,蓋殺人者,富人陳氏也。相傳以爲神明。徙鄆州,鄆比易守,政不治,市邑攘敓公行。敞決獄訟,明賞罰,境内肅然。客行壽張道中,遺一囊錢,人莫敢取,以告里長,里長爲守視,客還,取得之。又有暮遺物市中者,旦往訪之,故在。先是,久旱,地多蝗。敞至而雨,蝗出境。召糾察在京刑獄。營卒桑達等醉鬥,指斥乘輿。皇城使捕送開封,棄達市。敞移府,問何以不經審訊。府報曰:「近例,凡聖旨及中書、樞密所鞫獄,皆不慮問。」敞奏請一准近格,樞密院不肯行,敞力爭之,詔以其章下府,著爲令。
  嘉祐祫享,群臣上尊號,宰相請撰表。敞說止不得,乃上疏曰:「陛下不受徽號且二十年。今複加數字,不足盡聖德,而前美並棄,誠可惜也。今歲以來,頗有災異,正當寅畏天命,深自抑損,豈可於此時乃以虛名爲累。」帝覽奏,顧侍臣曰:「我意本謂當爾。」遂不受。
  蜀人龍昌期著書傳經,以詭僻惑眾。文彥博薦諸朝,賜五品服。敞與歐陽修俱曰:「昌期違古畔道,學非而博,王制之所必誅,未使即少正卯之刑,已幸矣,又何賞焉。乞追還詔書,毋使有識之士,窺朝廷深淺。」昌期聞之,懼不敢受賜。
  敞以識論與眾忤,求知永興軍,拜翰林侍讀學士。大姓範偉爲奸利,冒同姓戶籍五十年,持府縣短長,數犯法。敞窮治其事,偉伏罪,長安中讠雚喜。未及受刑,敞召還,判三班院,偉即變前獄,至於四五,卒之付御史決。
  敞侍英宗講讀,每指事據經,因以諷諫。時兩宮方有小人間言,諫者或訐而過直。敞進讀《史記》,至堯授舜以天下,拱而言曰:「舜至側微也,堯禪之以位,天地享之,百姓戴之,非有他道,惟孝友之德,光於上下耳。」帝竦體改容,知其以義理諷也。皇太後聞之,亦大喜。
  積苦眩瞀,屢予告。帝固重其才,每燕見他學士,必問敞安否;帝食新橙,命賜之。疾少間,複求外,以爲汝州,鏇改集賢院學士、判南京御史台。熙寧元年,卒,年五十。
  敞學問淵博,自佛老、蔔筮、天文、方藥、山經、地志,皆究知大略。嚐夜視鎮星,謂人曰:「此於法當得土,不然,則生女。」後數月,兩公主生。又曰:「歲星往來虛、危間,色甚明盛,當有興於齊者。」歲餘而英宗以齊州防禦使入承大統。嚐得先秦彝鼎數十,銘識奇奧,皆案而讀之,因以考知三代制度,尤珍惜之。每曰:「我死,子孫以此蒸嚐我。」朝廷每有禮樂之事,必就其家以取決焉。爲文尤贍敏。掌外制時,將下直,會追封王、主九人,立馬卻坐,頃之,九制成。歐陽修每於書有疑,摺簡來問,對其使揮筆,答之不停手,修服其博。長於《春秋》,爲書四十卷,行於時。弟分攵,子奉世。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