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1954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套马的汉子 (2010/6/17 11:11:23)  最新编辑:套马的汉子 (2010/6/17 11:11:46)
趙禎
拼音:zhào zhēn
同义词条:宋仁宗,仁宗
  
宋仁宗趙禎
宋仁宗趙禎
  宋仁宗趙禎(1010年-1063年),北宋第四代皇帝(1023年-1063年在位)。初名受益,宋真宗的第六子,生於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封壽春郡王,1018年立爲皇太子,賜名趙禎,1022年即帝位,時年13歲,1023年改元。1063年駕崩於汴梁皇宮,享年53歲。在位四十一年。宋仁宗的生母是李宸妃,民間流傳有“狸貓換太子”的故事就是指他。仁宗在位時候宋朝面臨官僚膨脹的局面,冗官冗兵特多,而對外戰爭卻又屢戰屢敗,雖然西夏已向宋稱臣,但邊患危機始終未除。後來雖一度推行“慶曆新政”,但未克全功。其陵墓爲永昭陵。諡號體天法道極功全德神文聖武睿哲明孝皇帝。
 
 
 
 

朝政

即位之初

  仁宗即位時,由劉太後垂簾聽政,明道二年(1033年)太後聽政十一年後病卒,仁宗始親政,與西夏的延州,好水川、定川三戰皆失利,野利旺榮和野利遇乞皆以勇猛著稱,屢敗宋師。賴以韓琦、範仲淹以拒西夏,對外平息戰爭。野利遇乞被誣殺後,西夏的國勢削弱,兩國言和,宋每年賜西夏絹十三萬疋,銀五萬兩,茶二萬斤。遼興宗時以蕭惠陳兵宋境。接着,宋朝又與遼國議和,以增加歲幣爲條件,換取和平。
  仁宗執政時期,由於長期的和平,宋朝經濟快速發展,並出現交子。仁宗時冗兵特别嚴重,全國軍隊總計125萬9千人,占賦税十分之七,但這些禁軍缺少訓練,屢戰連敗。

慶曆新政

  慶曆新政由範仲淹十大政策揭開序目——明黜陟、抑僥幸、精貢擧、擇官長、均公田、厚農桑、修武備、減徭役、覃恩信、重命令。但一年四個月後,宣布中止。仁宗一朝對外無重大戰爭,對内亦無重大革新。
  宋仁宗去世後,“京師罷市巷哭,數日不絕,雖乞丐與小兒,皆焚紙錢哭於大内之前”。就連訃告送到遼國時,竟“燕境之人無遠近皆哭”,耶律洪基痛哭道:“四十二年不識兵革矣”,史載遼道宗“驚肅再拜,謂左右曰:‘我若生中國,不過與之執鞭持蓋一都虞侯耳!’”。

家庭

    * 郭皇后
    * 慈聖光獻皇后曹氏
    * 溫成皇后張氏
    * 昭節貴妃苗氏
    * 昭淑貴妃周氏
    * 德妃颺氏
    * 賢妃馮氏

子女

 子
    * 楊王趙昉,早亡
    * 雍王趙昕,早亡,母昭節貴妃苗氏
    * 荆王趙曦,早亡
    * 周國陳國大長公主,母昭節貴妃苗氏
    * 徐國公主,早亡
    * 鄧國公主,早亡
    * 鎮國公主,早亡
    * 楚國公主,早亡
    * 商國公主,早亡
    * 魯國公主,早亡,母馮賢妃
    * 唐國公主,早亡
    * 陳國公主,早亡
    * 秦國魯國賢穆明懿大長公主,母昭淑貴妃周氏
    * 袞國大長公主,母馮賢妃
    * 燕國舒國大長公主,母昭淑貴妃周氏
    * 豫國公主,早亡

朝廷要員

宰相

  丁謂  馮拯  王曾  王欽若  張知白  張士遜  呂夷簡  王隨  陳堯佐  章得象  晏殊  杜衍
  範仲淹  陳執中  文彥博  宋庠  龐籍  劉沆  富弼  韓琦  曾公亮  張文節   魯宗道:魚頭參政

名將

  範仲淹  韓琦  狄青  楊文廣

名臣(文臣)

  範仲淹  包拯  魯宗道(魚頭參政)  晏殊   文彥博

宋仁宗年號


  天聖 1023年—1032年
  明道 1032年—1033年
  景祐 1034年—1038年
  寶元 1038年—1040年
  康定 1040年—1041年
  慶曆 1041年—1048年
  皇祐 1049年—1054年
  至和 1054年—1056年
  嘉祐 1056年—1063年

藝術成就


  宋仁宗統治期間可謂是宋朝文化科技的全盛期,唐宋八大家里宋朝的六大家都生活在仁宗年間。而仁宗本人也是一位書法家,其飛白書絲毫不遜於趙佶的瘦金體,現存詩14首。
 

生母之謎


  仁宗像仁宗趙禎,真宗子。大中祥符八年封壽春郡王,天禧二年(1018)封升王,立爲太子。乾興元年(1022)即位,由劉太後垂簾聽政,明道二年(1033)太後死,始親政。仁宗在位42年,是兩宋時期在位時間最長的皇帝。仁宗早年生活在養母劉太後陰影之下,作爲一個守成之君,能守祖宗法度,性情文弱溫厚,其武功謀略不及太祖、太宗,在與西夏王朝的長期對峙中表現平平,宋王朝屢戰屢敗,軍事上處於弱勢地位。然而,仁宗知人善任,也想解決當時社會存在的諸多弊端,提拔重用了一大批對當時和後世都產生重大影響的人物,因而其在位時期名臣輩出。總體而言,仁宗算是一個有作爲的皇帝。他的一生充滿了悲劇色彩,但其中也不乏悲天憫人的情懷。
  關於趙禎的身世,有一種至今流傳的說法,這就是“狸貓換太子”的故事。主人公的傳奇經歷幾乎家喻戶曉,婦孺皆知。清末成書的小說《七俠五義》稱劉氏、李氏在真宗晚年同時懷孕,爲了爭當正宮娘娘,劉妃攻於心計,將李氏所生之子換成了一隻剝了皮的狸貓,污蔑李妃生下了妖孽。真宗大怒,將李妃打入冷宮,而將劉妃立爲皇后。後來,天怒人怨,劉妃所生之子夭摺,而李妃所生男嬰在經過波摺後被立爲太子,並登上皇位,這就是仁宗。在包拯的幫助下,仁宗得知真相,並與已雙目失明的李妃相認,而已升爲皇太後的劉氏則畏罪自縊而死。
  自宋朝以來,由於小說、戲劇等各種爲人們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的演繹,仁宗生母之謎日益鮮活生動,備受世人關注。盡管曆朝曆代增加、刪改了不少或虛假或真實的内容,而且,戲曲和小說中情節也不盡相同。然而,這一故事本身就是一件大案,仁宗究竟是真宗後劉氏之子,還是妃子李氏親生,無論是小說,還是戲曲,幾乎眾口一辭,認定仁宗是李妃所生,而非劉皇后之子。
  事實也大體如此。李氏本是劉後做妃子時的侍女,莊重寡言,後來被真宗看中,成爲後宮嬪妃之一。在李妃之前,真宗後妃曾經生過5個男孩,都先後夭摺。此時真宗正憂心如焚,處於無人繼承皇位的難堪之中。據記載,李氏有身孕時,跟隨真宗出游,不小心碰掉了玉釵。真宗心中暗蔔道:玉釵若是完好,當生男孩兒。左右取來玉釵,果然完好如初。這一傳說從側面反映出真宗求子若渴的迫切心態,也是真宗無奈之餘求助神靈降子的真實寫照。雖然不盡可信,但可以肯定的是,李氏後來的確產下一個男嬰。真宗中年得子,自然喜出望外。仁宗趙禎還未來得及睜開眼睛記住自己親生母親的容顏,便在父皇真宗的默許下,被一直未能生育的劉氏據爲己子,由劉氏和楊淑妃一起撫養。生母李氏懾於劉後的權勢,隻能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别人奪去,卻不敢流露出任何不滿情緒,否則不僅會危害自身,也會給親生兒子帶來災難。
  乾興元年,13歲的仁宗即位,劉氏以皇太後身份垂簾聽政,權傾朝野。後人或許是出於男權意識,或許是基於正統觀念,將劉後比作唐代的武則天,而對她當政非議甚多。加上宋初有過兄終弟及的先例,而真宗又確有一個能幹的弟弟涇王趙元儼,便出現了許多傳聞,說劉後在真宗臨終時,以不正當手段排斥趙元儼,從而攫取了最高權力。流傳最廣的一種說法稱,在真宗病逝前最後一刻,真宗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又伸出五指,再展三指,以示意叩榻問疾的諸大臣。後有人臆測,當時真宗是想讓自己的弟弟,也即小說戲文中知名度極高的“八千歲”元儼攝政並輔佐趙禎。但劉後於事後派人對大臣解釋說,官家所示,僅指三、五日病可稍退,别無他意。元儼聞聽此事後,發現自己已成爲劉後當權的障礙。爲了避免遭到劉後的殘酷政治打擊,他立即閉門謝客,不再參與朝中之事,直至劉後去世,仁宗親政。
  然而,傳聞畢竟不是事實。據可靠資料記載,真宗病危時,惟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年幼的兒子,生怕皇位落入他人之手。他最後一次在寢殿召見了大臣們,宰相丁謂代表文武百官在真宗面前信誓旦旦地作出承諾,皇太子聰明睿智,已經作好了繼承大統的准備,臣等定會盡力輔佐。更何況有皇后居中裁決軍國大事,天下太平,四方歸服。臣等若敢有異議,便是危害江山社稷,罪當萬死。這實際上是向真宗保證將全力輔佐新皇帝,決不容許有廢立之心。真宗當時已經不能說話,隻是點頭微笑,表示滿意。事實上,真宗晚年,劉皇后的權勢越來越大,基本上控制了朝政,再加上宰相丁謂等人的附和,因而真宗的擔心並非毫無道理。真宗留下遺詔,要“皇太後權同處分軍國事”,相當於讓劉後掌握了最高權力。
  這樣,仁宗就在養母的權力陰影下一天天長大。劉太後在世時,他一直不知先皇嬪妃中的顺容李氏就是自己的親生母親。這大概與劉太後有直接關係,畢竟她在後宮及朝廷内外都能一手遮天。在這種情況下,恐怕不會有人冒着生命危險告訴仁宗身世祕密的。明道二年,劉太後病逝,仁宗剛剛親政,這個祕密也就逐漸公開了。至於是誰最早告訴仁宗實情的,據宋史列傳第一後妃上記載:後章獻太後崩,燕王爲仁宗言:「陛下乃李宸妃有所生,妃死以非命。」仁宗號慟頓毁,不視朝累日,下哀痛之詔自責。尊宸妃爲皇太後,諡壯懿。 蒙受了20年的欺騙,生母也在明道元年不明不白地死去,當仁宗知道自己的身世後,其震驚無異於天崩地陷。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悲傷,一面親自乘坐牛車趕赴安放李妃靈柩的洪福院,一面派兵包圍了劉後的住宅,以便查清事實真相後作出處理。此時的仁宗不僅得知了自己的身世,而且聽說自己的親生母親竟死於非命,他一定要打開棺木查驗真相。當棺木打開,隻見以水銀浸泡、屍身不壞的李妃安詳地躺在棺木中,容貌如生,服飾華麗,仁宗這才歎道:“人言豈能信?”隨即下令遣散了包圍劉宅的兵士,並在劉太後遺像前焚香,道:“自今大娘娘平生分明矣。”言外之意就是劉太後是清白無辜的,她並沒有謀害自己的母親。
  李氏是在臨死時才被封爲宸妃的,劉太後在李宸妃死後,最初是想祕而不宣,准備以一般宮人禮儀擧辦喪事。但宰相呂夷簡力勸大權在握的劉太後,要想保全劉氏一門,就必須厚葬李妃,劉後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決定以高規格爲李宸妃發喪。生母雖然厚葬,但卻未能沖淡仁宗對李氏的無限愧疚,他一定要讓自己的母親享受到生前未曾得到的名分。經過朝廷上下一番激烈爭論,最終,將真宗的第一位皇后郭氏列於太廟之中,而另建一座奉慈廟分别供奉劉氏、李氏的牌位。劉氏被追諡爲莊獻明肅皇太後,李氏被追諡爲莊懿皇太後。奉慈廟的建立,最終確立了仁宗生母的地位,同時也意味着年輕的仁宗在政治上的日益成熟,逐漸擺脱了劉太後的陰影。

評價


  在大多數宋人眼里,“仁宗盛治”遠過“貞觀之治”、“開元盛世”。
  嘉祐四年(西元1059),這時距趙禎駕崩還有四年,以宰相富弼爲首的群臣連續五次上表請求給他加尊號爲“大仁至治”,但是趙禎都沒有批准。但他死後再也阻止不了群臣給他加上“仁”的尊號了。翰林學士王珪等群臣給他寫諡曰:“臣聞元精磅礴,濟萬物而不昭其蹟者,薦名曰天;至德汪洋,澤萬世而不有其功者,建諡於帝……維其曆古聖賢之君,莫不極所以尊明令顯之稱,又或至於代相襲之。夫仁者聖人之盛德,豈獨未有以當之耶抑當時鴻儒巨學反略於稽求抑又天之所啟、期以克配先帝之廟乎《詩》雲:‘維天之命,於穆不已’,此之謂歟惟功以創業爲祖,德以守成爲宗,皆尊尊之大義也。先帝尊諡,宜天錫之曰神文聖武明孝皇帝,廟曰仁宗。”
  “仁”就是對帝王的最高評價,“爲人君,止於仁。”《宋史》這樣評價讚美仁宗及其盛治:“(仁宗)在位四十二年之間,吏治若偷惰,而任事蔑殘刻之人;刑法似縱弛,而決獄多平允之士。國未嚐無弊幸,而不足以累治世之體;朝未嚐無小人,而不足以勝善類之氣。君臣上下惻怛之心,忠厚之政,有以培壅宋三百餘年之基。子孫一矯其所爲,馴致於亂。《傳》曰:“爲人君,止於仁。”帝誠無愧焉。
  他的群臣們這樣歌頌“仁宗盛治”:“四十二年於茲,可謂海内大治矣。竊蹟羲黄之前,敻乎莫索其詳。自《詩》、《書》之載,未有如茲之盛者也。”
  北宋學者邵伯溫這樣讚美“仁宗盛治”:蓋帝知爲治之要:任宰輔,用台諫,畏天愛民,守祖宗法度。時宰輔曰富弼、韓琦、文彥博,台諫曰唐介、包拯、司馬光、範鎮、呂誨雲。嗚呼,視周之成、康,漢之文、景,無所不及,有過之者,此所以爲有宋之盛歟?”
  北宋政論家陳師錫這樣懷念“仁宗盛治”:“宋興一百五十餘載矣,號稱太平,饗國長久,遺民至今思之者,莫如仁宗皇帝。……以致慶曆、嘉佑之治爲本朝甚盛之時,遠過漢唐,幾有三代之風。”
  大文豪蘇軾說:“宋興七十餘年,民不知兵,富而教之,至天聖、景祐極矣。”天聖、景祐都是宋仁宗的年號。即使目空無人的南宋宰相秦檜也曾說到:“昔我仁祖臨禦,親選天下十有五人崇論宏議,載在方冊。慶曆、嘉佑之治上參唐虞,下軼商周,何其盛哉!”南宋人名人衛徑也稱:“嘉祐之治”振古無及。
  在宋代讚美、歌頌仁宗及其“盛治”的宋人太多太多,這些人包括歐陽修、司馬光、王安石、曾鞏、胡安國、劉光祖、周必大、楊萬里、王璧、陳俊卿、劉克莊、趙汝騰、葉適、王十朋、文天祥等等。(1010—1063)四十二年不識兵革
  宋朝是中國歷史上自春秋戰國後,第二個比較開放和寬容的時期。其根源就在於太祖皇帝趙匡胤的重文抑武和寬宏大量。
  趙匡胤統一中國後,通過杯酒釋兵權,實現了向文官治國的轉變,未殺有功大臣。尤其難能可貴的是,趙匡胤制定了法律,規定不能在朝廷上鞭打大臣,不准對公卿辱罵。宋朝不興文字獄,對讀書人比較寬容。
  到了宋仁宗趙禎繼位,把這個傳統弘颺到最大。趙禎愛好學習,崇拜儒家經典。他首次把《論語》、《孟子》、《大學》、《中庸》拿出來合在一起讓學生學習,開了“四書”的先河。
  有一次,出使北方的使者報告說高麗的貢物越來越少了,要求出兵。仁宗說:這隻是國王的罪過。現在出兵,國王不一定會被殺,反而要殺死無數百姓。所以最終置之不理。
  四川有個士子,獻詩給成都太守:“把斷劍門燒棧閣,成都别是一乾坤。”這不是明目張膽地煽動造反麼·成都太守將他縛送京城,交給皇帝嚴加懲治。可是仁宗卻道:“這是老秀才急於要做官,寫首詩泄泄憤,怎能治罪呢·不如給他個官做做吧。就授其爲司戶參軍。”
  仁宗在位四十二年,最後病死於汴京宮中福寧殿。遺詔中說:由太子趙曙即位,進曹皇后爲太後,喪禮必須從簡。死時訃告送到敵對國家遼國,竟然“燕境之人無遠近皆哭”,連遼國皇帝耶律洪基也握着使者的手嚎啕痛哭道:“四十二年不識兵革矣。”(宋·邵博《邵氏聞見後錄》)可見趙禎真是無愧“仁”宗的稱號。

《宋史》本紀第九○仁宗一

  仁宗體天法道極功全德神文聖武睿哲明孝皇帝,諱禎,初名受益,真宗第六子,母李宸妃也。大中祥符三年四月十四日生。章獻皇后無子,取爲己子養之。天性仁孝寬裕,喜慍不形於色。七年,封慶國公。八年,封壽春郡王,講學於資善堂。天禧元年,兼中書令。明年,進封升王。九月丁卯,冊爲皇太子,以參知政事李迪兼太子賓客。癸酉,謁太廟。四年,詔五日一開資善堂,太子秉笏南鄉立,聽輔臣參決諸司事。乾興元年二月戊午,真宗崩,遺詔太子即皇帝位,尊皇后爲皇太後,權處分軍國事。遣使告哀契丹。己未,大赦,除常赦所不原者。百官進官一等,優賞諸軍。山陵諸費,毋賦於民。庚申,命丁謂爲山陵使。出遺留物賜近臣、宗室、主兵官。甲子,聽政於崇政殿西廡。乙醜,以生日爲乾元節。丙寅,遣使以先帝遺留物遺契丹。進封涇王元儼爲定王,賜讚拜不名。以丁謂爲司徒兼侍中、尚書左僕射,馮拯爲司空兼侍中、樞密使、尚書右僕射,曹利用爲尚書左僕射兼侍中。戊辰,貶道州司馬寇准爲雷州司戶參軍,尚書戶部侍郎李迪爲衡州團練副使,宣徽南院使曹瑋爲左衛大將軍。
  三月乙酉,作受命寶。庚寅,初禦崇德殿,太後設幄次於承明殿,垂簾以見輔臣。
  夏四月壬子,遣使以即位告契丹。丙寅,交州來貢。
  五月乙亥,錄系囚,雜犯死罪遞降一等,杖以下釋之。
  六月己酉,命參知政事王曾按視山陵皇堂。丁巳,契丹使來祭奠弔慰。庚申,入内内侍省押班雷允恭坐擅移皇堂伏誅。丁謂罷爲太子少保、分司西京。甲子,改命馮拯爲山陵使。丙寅,降參知政事任中正爲太子賓客。
  秋七月辛未,馮拯加昭文館大學士,王曾爲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呂夷簡、魯宗道參知政事。乙亥,遣使報謝契丹。丙子,樞密副使錢惟演爲樞密使。戊寅,改翼祖定陵爲靖陵。辛卯,貶丁謂爲崖州司戶參軍。
  八月壬寅,遣使賀契丹主及其妻生日、正旦。乙巳,皇太後同禦承明殿垂簾決事。
  九月壬申,告大行皇帝諡於天地、宗廟、社稷。癸酉,上諡冊於延慶殿。己卯,命以天書從葬。
  冬十月壬寅,契丹使來賀即位。己酉,葬真宗皇帝於永定陵。詔中外避皇太後父諱。己未,祔真宗神主於太廟,廟樂曰《大明之舞》,以莊穆皇后配。辛酉,降東、西京囚罪一等,杖以下釋之。蠲山陵役戶及靈駕所過民田租。
  十一月丁卯朔,錢惟演罷。甲戌,唃廝囉、立遵求内附。乙亥,以皇太後生日爲長寧節。辛巳,初禦崇政殿西閣講筵,命侍講孫奭、馮元講《論語》。壬午,以張知白爲樞密副使。十二月壬戌,契丹使來賀明年正旦。是歲,蘇州水,滄州海潮溢,詔振恤被水及溺死之家。南平王李公蘊遣使進貢。
  天聖元年春正月丙寅朔,改元。庚午,契丹使初來賀長寧節。癸未,命三司節浮費,遂立計置司。戊子,以京東、淮南水災,遣使安撫。辛卯,發卒增築京城。
  二月戊戌,許唃廝囉歲一入貢。丁巳,奉安太祖、太宗禦容於南京鴻慶宮。壬戌,減諸節齋醮道場。
  三月甲戌,奉安真宗禦容於西京應天院。丙子,詔減西京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賜城中民八十以上者茶帛,仍複其家。甲申,詔自今營造,三司度實給用。辛卯,司天監上《崇天曆》。行淮南十三山場貼射茶法。
  夏四月辛醜,罷禮儀院。丁未,乾元節,百官及契丹使初上壽於崇德殿。癸醜,詔文武官奏蔭親屬從本資。丁巳,詔近臣擧諫官、御史各一人。
  五月甲子,行陝西、河北入中芻糧見錢法。庚午,詔禮部貢擧。辛未,錄系囚。甲戌,命魯宗道按視滑州決河。庚寅,議皇太後儀衛制同乘輿。
  六月甲辰,罷江寧府溧水縣采丹砂。乙卯,禁毁錢鑄鍾。
  秋七月壬申,除戎、瀘州虛估税錢。詔職田遇水旱蠲租如例。辛巳,蠲天下逋負。
  八月乙未,募民輸芟塞滑州決河。丙申,下德音,減天下囚罪一等,杖以下釋之。廢鄆州東平馬監,以牧地賦民。甲寅,芝生天安殿柱。
  九月丙寅,馮拯罷,以王欽若爲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辛巳,詔凡擧官未改轉而坐贓者,擧主免劾。庚寅,宴崇德殿。
  閏月甲午,詔裁造院女工及營婦配南北作坊者,並釋之。戊戌,寇准卒於雷州。己亥,馮拯卒。丁未,禁彭州九隴縣采金。丁巳,禁伎術官求輔臣、宗室薦擧。
  冬十月辛酉朔,徙陝西緣邊軍馬屯内地。
  十一月丁酉,詔諸州配囚,錄具獄與地里,上尚書刑部詳覆。禁兩浙、江南、荆湖、福建、廣南路巫覡挾邪術害人者。戊午,置益州交子務。是歲,甘、沙州來貢,涇原咩迷卞杏家族納質内附。
  二年春二月庚午,遣内臣收瘞汴口流屍,仍祭奠之。
  三月丁酉,奉安真宗禦容於景靈宮奉真殿。癸卯,王欽若上《真宗實錄》。是月,賜禮部奏名進士、諸秋及第出身四百八十五人。
  夏四月辛酉,詔三司歲市䌷、絹非土產者罷之。乙酉,錄晉石氏後。
  五月乙未,錄系囚。
  六月壬申。罷天慶、天祺、天貺、先天、降聖節宮觀然燈。
  秋七月癸醜,奉安真宗禦容於玉清昭應宮安聖殿。
  八月丙辰朔,宴崇德殿,初用樂之半。詔擧官己遷改而貪污者,擧主以狀聞,聞而不以實者坐之。己卯,幸國子監,謁孔子,遂幸武成王廟。甲申,太白入太微垣。
  九月辛卯,祠太一宮,賜道左耕者茶帛。
  冬十月丙辰,奉安真宗禦容於洪福院。
  十一月甲午,加上真宗諡。乙未,朝饗玉清昭應、景靈宮。丙申,饗太廟。丁酉,祀天地於圜丘,大赦。百官上尊號曰聖文睿武仁明孝德皇帝,上皇太後尊號曰應元崇德仁壽慈聖皇太後。賜百官諸軍加等。乙巳,立皇后郭氏。辛亥,加恩百官。十二月庚午,詔開封府每歲正旦、冬至禁刑三日。是歲,龜茲、甘肅來貢。
  三年春正月辛卯,長寧節,近臣及契丹使初上皇太後壽於崇政殿。
  二月戊寅,詔陝西災傷州軍,盜廪穀非傷主者,刺配鄰州牢城,徒減一等。
  夏四月丁丑,詔三館繕書藏太清樓。
  五月庚寅,錄系囚。癸巳,幸禦莊觀刈麥,聞民舍機杼聲,賜織婦茶帛。己亥,賜隱士林逋粟帛。己酉,禁臣僚奏薦無服子弟。
  六月壬戌,太白晝見。癸酉,環、原州屬羌叛寇邊,環慶都監趙士隆等死之,遣使者安撫陝西。
  秋七月戊子,詔諸路轉運使察擧知州、通判不任事者。丙午,詔邊戶爲羌所擾者蠲租,複役二年。
  八月戊午,以忠州鹽井歲增課、夔州奉節巫山縣舊藉民爲營田、萬州戶有税者歲糴其穀,皆爲民害,詔悉除之。辛未,蠲陝西州軍旱災租賦。
  九月乙巳,詔司天監奏災異據占書以聞。
  冬十月乙卯,太白犯南鬥。辛酉,晏殊爲樞密副使。
  十一月己卯朔,罷貼射茶法。辛卯,以襄州水蠲民租。晉、絳、陝、解州饑,發粟振之。戊申,王欽若卒。十二月癸醜,王曾爲門下侍郎、昭文館大學士,張知白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乙醜,張旻爲樞密使。戊寅,太白晝見。是歲,龜茲、甘州、於闐來貢。環、慶蕃部嵬逋等内附。補涇原降羌首領潘征爲本族軍主。
  四年春正月己亥,命章得象與流内銓同試百司人。庚子,涇原兵破康奴族。
  二月甲寅,詔吏犯贓至流,按察官失擧者,並劾之。庚午,置西界和市場。
  三月甲申,詔轉運使、提點刑獄罷勸農司。己亥,鄜延蕃部首領曹守貴等内附。
  夏四月壬子,詔京東西、河北、淮南平穀價。
  五月己卯,詔禮部貢擧。壬午,詔大辟疑者奏讞,有司毋輒擧駁。戊子,錄系囚。己亥,詔士有文而行不副者,州郡毋得薦送。
  閏月戊申,減江、淮歲漕米五十萬石。除舒州太湖等九茶場民逋錢十三萬緡。己酉,詔補太廟室長、齋郎。辛亥,複陝西永豐渠以通解鹽。
  六月丁亥,建、劍、邵武等州軍大水,詔賜被災家米二石,溺死者官瘞之。庚寅,大雨震電,京師平地水數尺。辛卯,避正殿,減常膳。丁酉,降天下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畿内、京東西、淮南、河北被水民田蠲其租。癸卯,詔官物漂失,主典免償。流徙者,所在撫存之。秋七月戊申,禦長春殿,複常膳。辛未,減兩川歲輸錦綺,易綾紗爲絹,以給邊費。壬申,詔諸路轉運使擧所部官通經術者。
  八月丁亥,築泰州捍海堰。己醜,詔施州溪峒首領三年一至京師。
  九月乙卯,詔孫奭、馮元擧京朝官通經術者。庚申,詔禮部貢院:諸科通三經者薦擢之。錄周世宗從孫柴元亨爲三班奉職。辛未,廢襄、唐州營田務,以田賦民。
  冬十月甲戌朔,日有食之。壬辰,詔郎中以上致仕,賜一子官。甲午,昏霧四塞。丙申,奉安真宗禦容於鴻慶宮。
  十二月丁丑,發米六十萬斛貸畿内饑。丁亥,帝白太後,欲元日先上太後壽乃受朝,太後不可。王曾奏曰:「陛下以孝奉母儀,太後以謙全國體,請如太後令。」
  五年春正月壬寅朔,初率百官上皇太後壽於會慶殿,遂禦天安殿受朝。己未,晏殊罷。戊辰,以夏竦爲樞密副使。
  二月癸酉,命呂夷簡、夏竦修先朝國史,王曾提擧。丙子,詔振京東流民。丁丑,西域僧法吉祥等來獻梵書。
  三月戊申,賜禮部奏名進士、諸科及第出身一千七十六人。秦州地震。罷瓊州歲貢瑇瑁、龜皮、紫貝。
  夏四月壬辰,壽寧觀火。
  五月庚子朔,詔武臣子孫習文藝者,聽奏文資。壬寅,太白晝見。丙午,閱諸班騎射。辛亥,錄系囚。辛酉,命呂夷簡等詳定編敕。癸亥,楚王元佐薨。是月,京畿旱,磁州蟲食桑。六月甲戌,祈雨於玉清昭應宮、開寶寺。丙子,詔決畿内系囚。丁丑,雨。癸未,罷諸營造之不急者。
  秋七月己亥朔,振秦州水災,賜被溺家錢米。丙辰,發丁夫三萬八千、卒二萬一千、緡錢五十萬塞滑州決河。詔察京東被災縣吏不職者以聞。
  九月庚戌,閱龍衛神勇軍習戰。
  冬十月辛未,罷陝西青苗錢。癸酉,奉安真宗禦容於慈孝寺崇真殿。己醜,頒新定《五服敕》。甲午,同皇太後幸禦書院,觀太宗、真宗禦書。乙未,詔西川、廣南在官物故者,遣人護送其家屬還鄉,官爲給食。丙申,滑州言河平。
  十一月丁酉朔,以陝西旱蝗,減其民租賦。庚子,遣使河北體量安撫。壬寅,複作指南車。辛亥,朝饗景靈宮。壬子,饗太廟。癸醜,祀天地於圜丘,大赦。賀皇太後於會慶殿。丁巳,恭謝玉清昭應宮。十二月辛未,加恩百官。甲戌,詔輔臣南郊恩例外,更改一子官。丁亥,詔百官宗室受賂、冒爲親屬奏官者毋赦。是歲,甘州及南平國王李公蘊遣人來貢。京兆府、邢,洺州蝗。華州旱,虸方蟲食苗。
  六年春正月己酉,罷兩川乾元節歲貢織佛。戊午,罷提點刑獄。
  二月庚辰,大風,晝晦。壬午,張知白薨。
  三月丙申朔,日有食之。壬子,以張士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癸醜,以薑遵爲樞密副使。己未,以範雍爲樞密副使。壬戌,作西太一宮。?/font>
  夏四月戊辰,詔審官、三班院、吏部流内銓、軍頭司各引對所理公事。自帝爲皇太子,輔臣參決諸司事於資善堂,至是始還有司。丁丑,貸河北流民複業者種食,複是年租賦。癸未,命官減三司歲調上供物。甲申旦,有星大如鬥,自北流至西南,光燭地,有聲如雷。庚寅,下德音,以星變齋居,不視事五日。降畿内囚死罪,流以下釋之。罷諸土木工。振河北流民過京師者。
  五月乙未朔,交阯寇邊。
  六月丙寅,罷戎、瀘諸州穀税錢。
  秋七月壬子,江寧府、颺、真、潤州江水溢,壞官民廬舍,遣使安撫振恤。
  八月乙醜,詔免河北水災州軍秋税。乙亥,河決澶州王楚埽。丙戌,錄唐張九齡後。
  九月己亥,詔京朝官任内,五人同罪奏擧者,減一任。癸卯,祠西太一宮。甲辰,詔河北災傷,民質桑土與人者悉歸之,候歲豐償所貸。乙巳,遣使修諸路兵械。
  冬十月甲申,除福州民逋官莊錢十二萬八千緡。
  十一月戊午,京西言穀鬥十錢。十二月癸亥,祠西太一宮。是歲,甘州、三佛齊來貢。
  七年春正月癸卯,曹利用罷。丙辰,降利用爲左千牛衛上將軍。
  二月庚申朔,魯宗道卒。甲子,詔文臣曆邊有材勇、武臣之子有節義者,與換官,三路任使。丙寅,張士遜罷,以呂夷簡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丁卯,以夏竦、薛奎參知政事,陳堯佐爲樞密副使。癸酉,貶曹利用爲崇信軍節度副使、房州安置,未至,自殺。乙酉,以河北水災,委轉運使察官吏,不任職者易之。
  閏月癸巳,募民入粟以振河北。戊申,禁京城創造寺觀。壬子,複制擧六科,增高蹈丘園、沉淪草澤、茂才異等科,置書判拔萃科及試武擧。癸酉,置理檢使,以御史中丞爲之。
  三月乙醜,詔吏胥受賕毋用蔭。辛巳,詔契丹饑民所過給米,分送唐、鄧等州,以閑田處之。癸未,詔百官轉對,極言時政闕失,在外者實封以聞。
  夏四月庚寅,赦天下,免河北被水民租賦。辛卯,南平王李公蘊卒,其子德政遣人來告,以爲交阯郡王。
  五月乙未朔,詔禮部貢擧。庚申,詔戒文弊。己巳,頒新令。庚午,詔先朝文武官自刺史、少卿、監以上,並錄其後。癸酉,錄系囚。庚辰,禦承明殿,臣僚請對者十九人,日昃乃罷。
  六月壬辰,置益、梓、廣南路轉運判官。丁未,大雷雨,玉清昭應宮災。甲寅,王曾罷。
  秋七月癸亥,以玉清昭應宮災,遣官告諸陵,詔天下不複繕修。乙亥,詔殿直以上毋得換文資。乙酉,罷諸宮觀使。
  八月丁亥朔,日有食之。詔罷天下職田,官收其入,以所直均給之。己醜,以呂夷簡爲昭文館大學士。辛卯,夏竦複爲樞密副使,陳堯佐、王曙並參知政事。己亥,詔命官犯正入贓,毋使親民。
  冬十月壬寅,閱虎翼武騎卒習戰。丙午,京師地震。詔知州軍歲擧判、司、簿、尉可縣令者一人。
  十一月癸亥,冬至,率百官上皇太後壽於會慶殿,遂禦天安殿受朝。庚午,詔天下孤獨疾病者,致醫藥存視。詔周世宗後,凡經郊祀,錄其子孫一人。是歲,河北水。遣使決囚,振貧,瘞溺死者,給其家緡錢,察官吏貪暴不恤民者。龜茲、下溪州黔州蠻來貢。
  八年春正月甲戌,曹瑋卒。辛巳,作會聖宮於西京永安縣。
  二月戊子,詔五代時官三品以上告身存者,子孫聽用蔭。
  三月壬申,幸後苑,遂宴太清樓。乙亥,禁以財冒士族娶宗室女者。詔河北被水州縣毋税牛。是月,賜禮部奏名進士、諸科及第出身八百二十二人。
  五月甲寅,賜信州龍虎山張乾曜號澄素先生。丙辰,大雨雹。辛酉,錄系囚。
  六月癸巳,呂夷簡上新修國史。己亥,詔御史台獄勿關糾察司。乙巳,親試書判拔萃科及武擧人。
  秋七月丙子,策制擧人。
  八月丙戌,詔詳定鹽法。丁亥,詔近臣宗室觀祖宗禦書於龍圖、天章閣,又觀瑞穀於元真殿,遂宴蕊珠殿。戊子,詔流配人道死者,其妻子給食送還鄉里。
  九月癸醜,複置諸路提點刑獄官。丙辰,罷轉對。乙醜,薑遵卒。己巳,以趙稹爲樞密副使。
  冬十月壬辰,奉安太祖禦容於太平興國寺開先殿。丙申,弛三京、河中府、潁、許、汝、鄭、鄆、濟、衛、晉、絳、虢、亳、宿等二十八州軍鹽禁。壬寅,置天章閣待制。
  十一月丙寅,朝饗景靈宮。丁卯,饗太廟。戊辰,祀天地於圜丘,大赦。賀皇太後於會慶殿。十二月癸未,加恩百官。辛醜,西平王趙德明、交阯王李德政並加賜功臣。是歲,高麗、占城、邛部川都蠻來貢。
  九年春正月辛亥,詔諸路轉運判官員外郎以上,遇郊聽任子弟。丙辰,長寧節,百官初上皇太後壽於會慶殿。辛未,減畿内民租。
  二月癸巳,詔複郡縣職田。
  三月甲寅,奉安太祖、太宗、真宗禦容於會聖宮。
  夏四月戊寅,詔以隴州論平民五人爲劫盜抵死,主者雖更赦,並從重罰。乙巳,閱大樂。
  五月乙醜,錄系囚。
  六月庚辰,宋綬上《皇太後儀制》。
  秋七月丙午朔,契丹使來告其主隆緒殂,遣使祭奠弔慰,及賀宗真立。
  九月癸亥,祠西太一宮,賜道左耕者茶帛。
  冬十月丙戌,詔公卿大夫勵名節。乙未,詔常參官已授外任,毋得奏擧選人。辛醜,罷益、梓、廣南路轉運判官。
  閏月戊辰,翰林侍讀學士孫奭請老,命知兗州,曲宴太清樓送之。
  十一月丁亥,馳兩川礬禁。己醜,祈雪於會靈觀。丁酉,出知雜御史曹修古,御史郭勸、楊偕,推直官段少連。十二月甲寅,詔吏部銓選人父母年八十以上者,權注近官。辛酉,大風三日。是歲,契丹主及其國母遣使來致遺留物及謝弔祭。南平王李德政遣人謝加恩。龜茲、沙州來貢。女真晏端等百八十四人内附。

《宋史》本紀第十○仁宗二

  明道元年春二月癸卯,呂夷簡上《三朝寶訓》。丙午,詔仕廣南者毋過兩任,以防貪黷。庚戌,以張士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戊午,錄故宰臣孫,並試將作監主簿。甲子,詔員外郎以上致仕者,錄其子校書郎,三丞以上齋郎。丁卯,以真宗顺容李氏爲宸妃,是日妃薨。
  三月戊子,頒《天聖編敕》。戊戌,以江、淮旱,遣使與長吏錄系囚,流以下減一等,杖笞釋之。己亥,除婺、秀州丁身錢。
  夏四月丙午,錄系囚。戊午,知棣州王涉坐冒請官地爲職田,配廣南牢城。
  五月癸酉,遣使點檢河北城池器甲,密訪官吏能否。壬午,廢杭、秀二州鹽場。
  秋七月丙申,詔諸路轉運使擧國子監講官。丁酉,王曙罷。太白晝見,彌月乃滅。
  八月辛醜,以晏殊爲樞密副使。丙午,晏殊參知政事。甲寅,以楊崇勳爲樞密副使。辛酉,授唃廝囉爲寧遠大將軍、愛州團練使。壬戌,大内火,延八殿。癸亥,移禦延福宮。甲子,以呂夷簡爲修内使。乙醜,詔群臣直言闕失。丁卯,大赦。
  九月庚寅,重作受命寶。丙申,皇太後出金銀器易左藏緡錢二十萬,以助修内。
  冬十月庚子,黄白氣五貫紫微垣。丁巳,詔漢陽軍發廪粟以振饑民。
  十一月甲戌,以修内成,恭謝天地於天安殿,謁太廟,大赦,改元,百官進秩,優賞諸軍。是日還宮。己卯,冬至,率百官賀皇太後於文德殿,禦天安殿受朝。壬辰,延州言夏王趙德明卒。癸巳,以德明子元昊爲定難軍節度使、西平王。十二月壬寅,以楊崇勳爲樞密使。戊午,詔穫劫盜者奏裁,毋擅殺。壬戌,西北有蒼白氣亙天。是歲,京東、淮南、江東饑。
  二年春正月己卯,詔發運使以上供米百萬斛振江、淮饑民,遣使督視。
  二月戊戌,含譽星見東北方。庚子,詔江、淮民饑死者,官爲之葬祭。乙巳,皇太後服袞衣、儀天冠饗太廟,皇太妃亞獻,皇后終獻。是日,上皇太後尊號曰應元齊聖顯功崇德慈仁保壽皇太後。丁未,祀先農於東郊,躬耕籍田,大赦。百官上尊號曰睿聖文武體天法道仁明孝德皇帝。
  三月庚午,加恩百官。丁亥,祈雨於會靈觀、上清宮、景德開寶寺。庚寅,以皇太後不豫,大赦,除常赦所不原者。乾興以來貶死者複官,謫者内徙。甲午,皇太後崩,遺詔尊皇太妃爲皇太後。呂夷簡爲山陵使。
  夏四月丙申朔,出大行皇太後遺留物賜近臣。壬寅,追尊宸妃李氏爲皇太後,至是帝始知爲宸妃所生。甲辰,以大行皇太後山陵五使並兼追尊皇太後園陵使。戊申,聽政於崇政殿西廂。己酉,罷乾元節上壽。壬子,詔臣僚、宗戚、命婦毋得以進獻祈恩澤,及緣親戚通表章。罷創修寺觀。帝始親政,裁抑僥幸,中外大悦。癸醜,召還宋綬、範仲淹。丙辰,内侍江德明等並坐交通請謁黜。己未,呂夷簡、張耆、夏竦、陳堯佐、範雍、趙稹、晏殊皆罷。以張士遜爲昭文館大學士,李迪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王隨參知政事,李谘爲樞密副使,王德用簽書樞密院事。壬戌,禦紫宸殿,以張士遜爲山陵使兼園陵使。癸亥,上大行太後諡曰莊獻明肅,追尊宸妃李氏爲皇太後,諡曰莊懿。
  五月戊辰,詔禮部貢擧。癸酉,詔中外勿輒言皇太後垂簾日事。乙亥,罷群牧制置使。丙子,命宰臣張士遜撰《謝太廟》及《躬耕籍田記》。檢討宋祁言,皇太後謁廟非後世法,乃止撰《籍田記》。戊寅,錄系囚。
  六月甲午朔,日有食之。壬寅,錄周世宗及高季興、李煜、孟昶、劉繼元、劉鋹後。癸卯,命審刑、大理詳定配隸刑名。戊午,減天下歲貢物。
  秋七月丁丑,詔知耀州富平縣事張龜年增秩再任,以其治行風告天下。戊子,詔以蝗旱,去尊號「睿聖文武」四字,以告天地宗廟,仍令中外直言闕政。
  八月甲午朔,契丹使來弔慰祭奠。壬寅,作奉慈廟。甲辰,詔中外毋避莊獻明肅太後父諱。丁巳,置端明殿學士。
  九月甲戌,幸洪福院,臨莊懿太後梓宮。丙子、壬午,臨如之。
  冬十月癸巳朔,太白犯南鬥。甲午,禁登州民采金。丁酉,祔葬莊獻明肅皇太後、莊懿皇太後於永定陵。甲辰,詔以兩川歲貢綾錦羅綺紗,以三之二易爲纟由絹,供軍須。己酉,祔莊獻明肅太後、莊懿太後神主於奉慈廟。癸醜,下德音,降東、西京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緣二太後陵應奉民戶,免租賦科役有差。丙辰,贈周王祐爲皇太子。戊午,張士遜、楊崇勳罷,以呂夷簡爲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王曙爲樞密使,王德用爲樞密副使,宋綬參知政事,蔡齊爲樞密副使。
  十一月癸亥朔,薛奎罷。詔增宗室奉。太白犯南鬥。乙醜,追冊美人張氏爲皇后。甲戌,贈寇准爲中書令。十二月丙申,複置提點刑獄。丁酉,詔諸路轉運使、副,歲遍曆所部,仍令州軍具所至月日以聞。甲辰,以京東饑,出内藏絹二十萬代其民歲輸。乙巳,詔修周廟。丁未,詔台官非中丞、知雜保薦者勿任。戊申,出宮人二百。乙卯,廢皇后郭氏爲淨妃、玉京沖妙仙師,居長寧宮。御史中丞孔道輔率諫官、御史,大呼殿門請對,詔宰相告以皇后當廢狀。丙辰,出道輔及諫官範仲淹,仍詔台諫自今毋相率請對。丁巳,詔明年改元。禁邊臣增置堡砦。是歲,畿内、京東西、河北、河東、陝西蝗,淮南、江東、兩川饑,遣使安撫,除民租。注輦國來貢。
  景祐元年春正月甲子,發江、淮漕米振京東饑民。丙寅,詔開封府界諸縣作糜粥以濟饑民,諸災傷州軍亦如之。戊辰,詔三司鑄景祐元寶錢。甲戌,詔執政大臣議兵農可更制者以聞。詔募民掘蝗種,給菽米。癸未,詔禮部所試擧人十取其二,進士三擧、諸科五擧嚐經殿試,進士五擧年五十、諸科六擧年六十,及曾經先朝禦試者,皆以名聞。甲申,淮南饑,出内藏絹二十萬代其民歲輸。丁亥,置崇政殿說書。庚寅,詔停淮南上供一年。
  二月乙未,罷書判拔萃科。辛醜,詔禮部貢院:諸科擧人七擧者,不限年,並許特奏名。甲辰,權減江、淮漕米二百萬石。戊申,詔麟、府州振蕃、漢饑民。
  三月壬午,免諸路災傷州軍今年夏税。癸未,詔解州畦戶逋鹽蠲其半。是月,賜禮部奏名進士、諸科及第出身七百八十三人。
  夏四月丁酉,開封府判官龐籍言,尚美人遣内侍稱教旨免工人市租。帝爲杖内侍,仍詔有司自今宮中傳命,毋得輒受。癸醜,詔置殿中侍御史、監察御史里行。
  五月辛酉,出布十萬端,易錢糴河北軍儲。丁卯,禁民間織錦刺繡爲服飾。西川歲織錦上供亦罷之。癸酉,詔台諫未曾曆郡守者與郡。壬午,錄系囚。是月,契丹主宗真之母還政於子,出居慶陵。
  六月壬辰,交州民六百餘人内附。庚子,免畿内被災民税之半。己酉,策制擧、武擧人。乙卯,詔州縣官非理科決罪人至死者,並奏聽裁。
  閏月甲子,泗州淮、汴溢。己巳,常州無錫縣大風發屋。乙亥,毁天下無額寺院。壬午,罷造玳瑁、龜筒器。
  秋七月丙申,賜壽州下蔡縣被溺之家錢有差。己亥,樞密使王曙加同平章事。辛醜,詔文武提刑毋得互相薦論。壬子,詔轉運使與長吏,擧所部官專領常平倉粟。甲寅,河決澶州横隴埽。
  八月庚申,薛奎卒。壬戌,有星孛於張、翼。癸亥,王曙卒。甲子,月犯南鬥。戊辰,帝不豫。庚午,以王曾爲樞密使。辛未,以星變,大赦,避正殿,減常膳,輔臣奏事延和殿閣。壬申,詔淨妃郭氏出居於外,美人尚氏入道,楊氏安置别宅。
  九月壬辰,百官請隻日禦前殿,如先帝故事,詔可。丁酉,帝康複,禦正殿,複常膳。甲辰,詔立皇后曹氏。丙午,熒惑犯南鬥。
  冬十月庚申,罷淮南、江、浙、荆湖制置發運使,詔淮南轉運兼發運事。乙亥,作郊廟《景安》、《興安》、《祐安》之曲。
  十一月己醜,冊曹氏爲皇后。癸醜,作《大安》之曲以饗聖祖。十二月癸酉,賜西平王趙元昊佛經。是歲,南平王李德政獻馴象二,詔還之。開封府、淄州蝗。
  二年春正月癸醜,置邇英、延義二閣,寫《尚書·無逸》篇於屏。
  二月戊午,禦延福宮觀大樂。癸亥,舊給事資善堂者皆推恩。戊辰,李迪罷,以王曾爲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王隨、李谘知樞密院事,蔡齊、盛度參知政事,王德用、韓億同知樞密院事。
  三月戊申,出内庫珠賜三司,以助經費。
  夏四月庚午,詔天下有知樂者,所在薦聞。
  五月甲午,OD、獠寇雷、化州,詔桂、廣會兵討之。丙申,錄系囚。庚子,議太祖、太宗、真宗廟並萬世不遷。南郊升侑上帝,以太祖定配,二宗疊配。丙午,降天下系囚罪一等,杖以下釋之。丁未,廣西言鎮寧州蠻入寇。
  六月丁巳,詔幕職官初任未成考毋薦。乙亥,頒《一司一務及在京敕》。鎮寧蠻請降。
  秋七月戊申,廢西京采柴務,以山林賦民,官取十之一。
  八月壬子朔,詔輕強盜法。甲寅,宴紫宸殿,初用樂。甲戌,幸安肅門炮場閱習戰。己卯,置提點銀銅坑冶鑄錢官。
  九月壬寅,按新樂。己酉,作睦親宅。命中丞杜衍等汰三司胥吏。宋綬上《中書總例》。
  冬十月辛亥朔,複置朝集院。癸亥,複群牧制置使。丁卯,詔諸路歲輸緡錢,福建、二廣易以銀,江東以帛。庚午,熒惑犯左執法。
  十一月戊子,廢後郭氏薨。癸巳,朝饗景靈宮。甲午,饗太廟、奉慈廟。乙未,祀天地於圜丘,大赦。錄五代及諸國後。宗室任諸司使以下至殿直者,換西班官。百官上尊號曰景祐體天法道欽文聰武聖神孝德皇帝。丁未,加恩百官。十二月壬子,加唃廝囉爲保顺軍留後。丙子,詔長吏能導民修水利辟荒田者賞之。是歲,以鎮戎軍薦饑,貸弓箭手粟麥六萬石。
  三年春正月壬辰,追複郭氏爲皇后。丁酉,葬皇后郭氏。
  二月丙辰,命官較太常鍾律。壬戌,詔兩制、禮官詳定京師士民服用、居室之制。甲子,以廣南兵民苦瘴毒,爲置醫藥。丁卯,修陝西三白渠。
  三月癸巳,複商賈以見錢算請官茶法。乙未,觀新定鍾律。戊戌,詔兩省、卿監、刺史、閣門以上致仕,給奉如分司官,長吏歲時勞賜之。改維州爲威州。夏五月庚辰,購求館閣逸書。丙申,錄系囚。丙戌,天章閣待制範仲淹坐譏刺大臣,落職知饒州。集賢校理餘靖、館閣校勘尹洙、歐陽修並落職補外。詔戒百官越職言事。
  六月壬申,虔、吉州水溢,壞城郭、廬舍,賜被溺家錢有差。
  秋七月丁亥,禁民間私寫編敕、刑書。乙未,置大宗正司。庚子,大雨震電。太平興國寺災。辛醜,降三京罪囚一等,徒以下釋之。
  八月己酉,班民間冠服、居室、車馬、器用犯制之禁。乙卯,月犯南鬥。
  九月庚辰,幸睦親宅宴宗室。癸巳,熒惑犯南鬥。是月,定申心喪解官法。
  冬十月丁未,命章得象等考課諸路提刑。甲寅,作朝集院。
  十一月戊寅,保慶皇太後楊氏崩。辛卯,上保慶太後諡曰莊惠。十二月丙寅,李谘卒。丁卯,王德用知樞密院事,章得象同知樞密院事。是歲,南平王李德政、西南蕃來貢。南丹州莫淮戟内附。
  四年春正月壬午,詔均諸州解額。
  二月己酉,葬莊惠皇太後於永定陵。己未,祔神主於奉慈廟。庚申,德音:降東、西京及靈駕所過州縣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乙醜,置赤帝像於宮中祈嗣。
  三月甲戌,置天章閣侍講。戊寅,詔禮部貢擧。
  夏四月乙巳,呂夷簡上《景祐法寶新錄》。甲子,呂夷簡、王曾、宋綬、蔡齊罷,以王隨爲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陳堯佐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盛度知樞密院事,韓億、程琳、石中立參知政事,王鬷同知樞密院事。
  五月庚戌,皇子生,錄系囚,降死罪一等,流以下釋之。是日,皇子薨。乙卯,以旱,遣使決三京系囚。丙寅,芝生化成殿楹。
  六月乙亥,杭州江潮壞堤,遣使致祭。戊子,出《神武祕略》賜邊臣。己醜,奉安太祖禦容於颺州建隆寺。
  秋七月丁未,詔河東、河北州郡密嚴邊備。戊申,有星數百西南流至壁東,大者其光燭地,黑氣長丈餘,出畢宿下。
  八月甲戌,越州水,賜被溺民家錢有差。甲午,詔三司、轉運司毋借常平錢穀。冬十一月癸亥,罷登、萊賣金場。
  十二月甲申,並、代、忻州並言地震,吏民壓死者三萬二千三百六人,傷五千六百人,畜擾死者五萬餘。遣使撫存其民,賜死傷之家錢有差。是歲,滑州民蠶成被,長二丈五尺。唃廝囉、龜茲、沙州來貢。
  寶元元年春正月甲辰,雷。丙辰,以地震及雷發不時,詔轉運使、提擧刑獄按所部官吏。除並、代、忻州壓死民家去年秋糧。
  二月壬申,詔複日禦前殿。甲午,安化蠻寇宜、融州。
  三月戊戌朔,王隨、陳堯佐、韓億、石中立罷,以張士遜爲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章得象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王鬷、李若穀並參知政事,王博文、陳執中同知樞密院事。己亥,發邵、澧、潭三州駐泊兵討安化州蠻。是月,賜禮部奏名進士、諸科及第出身七百二十四人。
  夏四月癸酉,王博文卒。乙亥,以張觀同知樞密院事。壬辰,除宜、融州夏税。
  五月乙巳,錄系囚。
  六月戊寅,罷擧童子。己卯,建州大水,壞民廬舍,賜死傷家錢有差,其無主者,官葬祭之。甲申,詔天下諸州月上雨雪狀。
  秋七月壬戌,策制擧人。癸亥,策武擧人。
  八月丁卯,複淮南、江、浙、荆湖制置發運使。庚辰,熒惑犯南鬥。
  九月戊申,詔應祀事,己受誓戒而失虔恭者,毋以赦原。賜宜、融州討蠻兵緡錢。
  冬十月丙寅,詔戒百官朋黨。
  十一月甲辰,詔廣西鈐轄進兵討安化蠻。乙巳,詔宜、融州民嚐從軍役者,免今夏税,運糧者免其半。戊申,朝饗景靈宮。己酉,饗太廟及奉慈廟。庚戌,祀天地於圜丘,大赦,改元。百官上尊號曰寶元體天法道欽文聰武聖神孝德皇帝。乙卯,複奏擧縣令法。王曾薨。十二月癸亥朔,加恩百官。甲子,京師地震。丙寅,鄜延路言趙元昊反。甲戌,禁邊人與元昊互市。己卯,奉寧軍節度使、知永興軍夏竦兼涇原、秦鳳路安撫使,振武軍節度使、知延州範雍兼鄜延、環慶路安撫使。是歲,達州大水,黎州蠻來貢。
  二年春正月己酉,王隨卒。辛亥,安化蠻平。癸醜,趙元昊表請稱帝、改元。
  三月丁未,鑄皇宋通寶錢。乙卯,閱試衛士。戊午,賜陝西緣邊軍士緡錢。
  夏四月癸亥,授唃廝囉二子瞎氈、磨氈角團練使。乙醜,放宮女二百七十人。壬申,免昭州運糧死蠻寇者家徭二年、賦租一年。丁亥,募河東、陝西民入粟實邊。
  五月癸巳,詔近臣擧方略材武之士各二人。己亥,禁皇族及諸命婦、女冠、尼等非時入内。癸卯,命近臣同三司議節省浮費。丙午,遣使體量安撫陝西、河東。己酉,錄系囚。壬子,王德用罷,以夏守贇知樞密院事。
  六月壬戌,詔省浮費,自乘輿服禦及宮掖所須,宜從簡約,若吏兵祿賜,毋概行裁減。戊辰,詔諸致仕官嚐犯贓者,毋推恩子孫。丁丑,益州火,焚廬舍三千餘區。壬午,削趙元昊官爵,除屬籍。
  秋七月丁巳,詔宗室遇南郊及乾元節恩,許官一子,餘五歲授官。戊午,以夏竦知涇州兼涇原、秦鳳路沿邊經略安撫使、涇原路馬步軍都總管,範雍兼鄜延、環慶路沿邊經略安撫使、鄜延路馬步軍都總管。八月丁卯,以篳篥城唃廝波補本族軍主。甲戌,皇子生。丙子,降三京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辛巳,命輔臣報祠高禖。
  九月壬寅,詔河北轉運使兼都大制置營田屯田事。乙卯,出内庫銀四萬兩易粟,振益、梓、利、夔路饑民。
  十月庚午,賜麟、府州及川、陝軍士緡錢。甲申,詔兩川饑民出劍門關者勿禁。
  十一月戊子朔,出内庫珠,易緡錢三十萬糴邊儲。丁酉,盛度、程琳罷,出御史中丞孔道輔。壬寅,以王鬷知樞密院事,宋庠參知政事。十二月庚申,詔審刑院、大理寺、刑部毋通賓客。壬申,詔:「御史闕員,朕自擇擧。」是歲,曹、濮、單州蝗。
  康定元年春正月丙辰朔,日有食之。壬戌,賜國子監學田五十頃。是月,元昊寇延州,執鄜延、環慶兩路副都總管劉平、鄜延副都總管石元孫。詔陝西運使明鎬募強壯備邊。
  二月丁亥,以夏守贇爲宣徽南院使、陝西馬步軍都總管、經略安撫使。詔潼關設備。辛卯,月、太白俱犯昴。壬辰,夏守贇兼沿邊招討使。出内藏緡錢十萬賜戍邊禁兵之家。知制誥韓琦安撫陝西。白氣如繩貫日。甲午,括畿内、京東西、淮南、陝西馬。丙申,詔諸路轉運使、提刑訪知邊事者以聞。丁酉,詔樞密院同宰臣議邊事。辛醜,出内藏緡錢八十萬付陝西市糴軍儲。丙午,德音:釋延州、保安軍流以下罪,寇所攻掠地除今夏税,戍兵及戰死者賜其家緡錢。是日改元,去尊號「寶元」字,許中外臣庶上封章言事。丁未,詔陝西量民力,蠲所科芻糧。癸醜,降範雍爲尚書吏部侍郎、知安州。甲寅,出内庫珠償民馬直。
  三月丙辰,詔大臣條陝西攻守策。癸亥,命韓琦治陝西城池。乙醜,閱虎翼軍習戰。辛未,詔延州錄戰沒軍士子孫,月給糧。丙子,大風,晝暝,是夜有黑氣長數丈,見東南。丁丑,罷大宴。詔中外言闕政。戊寅,王鬷、陳執中、張觀罷,以晏殊、宋綬知樞密院事,王貽永同知樞密院事。詔按察官擧才堪將帥者。庚辰,詔參知政事同議邊事。辛巳,德音:降天下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賜京師、河北、陝西、河東諸軍緡錢,蠲陝西夏税十之二,減河東所科粟。
  夏四月丙戌,省陝西沿邊堡砦。癸巳,詔諸戍邊軍月遣内侍存問其家,病致醫藥,死爲斂葬之。甲午,遣使籍陝西強壯軍。乙未,契丹國母複遣使來賀乾元節。乙巳,增補河北強壯軍。丙午,鄜延路兵馬都監黄德和坐棄軍要斬。丁未,贈劉平、石元孫官,錄其子孫。辛亥,築延州金明栲栳砦。
  五月甲寅朔,詔前殿奏事毋過五班,餘對後殿。命大官賜食。壬戌,張士遜致事,呂夷簡爲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癸酉,詔夏守贇進屯鄜州。戊寅,以夏竦爲陝西馬步軍都總管兼招討使。是月,元昊陷塞門砦,兵馬監押王繼元死之,又陷安遠砦。
  六月丙戌,詔假日禦崇政殿視事如前殿。丁亥,以夏守贇同知樞密院事。甲午,降三京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乙未,南京鴻慶宮神禦殿火。壬寅,遣使體量安撫京東、西。甲辰,增置陝西、河北、河東、京東西弓手。
  秋七月乙醜,遣使以討元昊告契丹。庚午,閱諸軍習戰。戊寅,皇子昕爲忠正軍節度使,封壽國公。
  八月戊戌,禁以金箔飾佛像。癸卯,遣尚書屯田員外郎劉渙使邈川。戊申,夏守贇罷,以杜衍同知樞密院事。辛亥,詔範仲淹、葛懷敏領兵驅逐塞門等砦蕃騎出境,仍募弓箭手,給地居之。
  九月甲寅,滑州河溢。戊午,李若穀罷,以宋綬、晁宗愨參知政事,鄭戩同知樞密院事。戊辰,以晏殊爲樞密使,王貽永、杜衍、鄭戩並樞密副使。甲戌,詔使臣、諸班、諸軍有武藝者自陳。辛巳,閱諸軍習戰。是月,元昊寇三川砦,都巡檢楊保吉死之。又圍師子、定川堡,戰士死者五千餘人,遂陷乾溝、乾河、趙福三堡。環慶路兵馬副都總管任福破白豹城。
  冬十月乙未,制銅符、木契、傳信牌。甲辰,錄方略士六十一人,授官有差。
  十一月壬戌,有大星流西南,聲如雷者三。十二月癸未,出内藏庫絹一百萬助糴軍儲。詔南京祠大火。丙戌,詔以常平緡錢助糴軍儲。癸卯,宋綬卒。戊申,鑄當十錢權助邊費。

《宋史》本紀第十一○仁宗三

  慶曆元年春正月辛亥朔,禦大慶殿受朝。己未,加唃廝囉河西節度使。壬申,詔歲以春分祠高禖。是月,元昊請和。
  二月己亥,壽國公昕薨。辛亥,罷大宴。京東西、淮、浙、江南、荆湖置宣毅軍。甲辰,詔臣僚受外任者,毋得因臨遣祈恩。丙午,京師雨藥。是月,元昊寇渭州,環慶路馬步軍副總管任福敗於好水川,福及將佐軍士死者六千餘人。
  三月庚戌朔,修金堤。乙卯,詔止郡國擧人,勿以邊機爲名希求恩澤。
  夏四月甲申,以資政殿學士陳執中同陝西馬步軍都總管兼經略安撫沿邊招討等使、知永興軍。詔夏竦仍判永興軍。乙巳,下德音:降陝西囚死罪一等,流以下釋之。特支軍士緡錢,振撫邊民被鈔略者親屬。
  五月丁巳,錄系囚。甲子,出内藏緡錢一百萬助軍費。乙醜,追封皇長子爲褒王,賜名昉。丁卯,罷陝西經略安撫沿邊招討都監。辛未,宋庠、鄭戩罷,以王擧正參知政事,任中師、任布爲樞密副使。詔夏竦屯軍鄜州,陳執中屯軍涇州。癸酉,閱試衛士。
  六月壬辰,詔陝西諸路總管司嚴邊備,毋輒入贼界,贼至則禦之。乙巳,詔近臣擧河北、陝西、河東知州、通判、縣令。
  秋七月丙辰,月掩心後星。戊午,月掩南鬥。壬戌,置萬勝軍凡二十指揮。是月,元昊寇麟、府州。
  八月戊寅,詔鄜延部署以兵援麟、府。甲申,河北置場括市戰馬,緣邊七州軍免括。乙未,毁潼關新置樓櫓。庚子,月掩歲星。乙巳,募民間材勇者補神捷指揮。是月,元昊寇金明砦,破寧遠砦,砦主王世亶、兵馬監押王顯死之。陷豐州,知州王餘慶、兵馬監押孫吉死之。
  九月壬子,命河東鑄大鐵錢。乙亥,複置義倉。
  冬十月甲午,詔罷陝西都部署,分四路置使。置陝西營田務。己亥,罷銅符、木契。是月,修河北城池。
  十一月壬子,置涇原路強壯弓箭手。丙辰,發廪粟,減價以濟京城民。甲子,朝饗景靈宮。乙醜,饗太廟、奉慈廟。丙寅,祀天地於圜丘,大赦,改元。蠲陝西來年夏税十之二,及麟、府民二年賦租。臣僚許立家廟。功臣不限品數賜戟。增天下解額。弛京東八州鹽禁。是月,令江、饒、池三州鑄鐵錢。十二月丙子,加恩百官。丁丑,司天監上《崇天萬年曆》。戊寅,詔陝西四路總管及轉運使兼營田。甲午,置陝西護塞軍。是歲,湖南洞蠻知徽州楊通漢貢方物。
  二年春正月丁巳,複京師榷鹽法。壬戌,詔以京西閑田處内附蕃族無親屬者。遣使河北募兵,及萬人者賞之。癸亥,詔磨勘院考提點刑獄功罪爲三等,以待黜陟。
  二月乙未,詔河北強壯刺手背爲義勇軍。
  三月甲辰朔,詔殿前指揮使、兩省都知擧武臣才堪爲將者。丁巳,杜衍宣撫河東。辛酉,晁宗愨罷。己巳,契丹遣蕭英、劉六符來致書求割地。是月,賜禮部奏名進士、諸科及第出身八百三十九人。
  夏四月戊寅,命御史中丞、諫官同較三司用度,罷其不急者。庚辰,知制誥富弼報使契丹。五月辛亥,錄系囚。壬子,減皇后及宗室婦郊賜之半。甲寅,詔三館臣僚上封事及聽請對。丙辰,詔醫官毋得換右職。戊午,建大名府爲北京。降河北州軍系囚罪一等,杖、笞以下釋之。乙酉,罷左藏庫月進錢。戊辰,禁銷金爲服飾。是月,契丹集兵幽州,聲言來侵,河北、京東皆爲邊備。
  六月甲戌,出内藏銀、䌷、絹三百萬助邊費。癸未,以特奏名武藝人補三班。丙戌,置北平軍。丙申,閱蕃落將士騎射。戊戌,詔減省南郊臣僚賜與。
  秋七月丙午,任布罷。丁未,詔軍校戰沒無子孫者,賜其家緡錢。戊午,大雨雹。以呂夷簡兼判樞密院事,章得象兼樞密使,晏殊加平章事。癸亥,富弼再使契丹。詔京官告病者,一年方聽朝參。
  八月丁丑,策制擧人。戊寅,策武擧人試騎射。甲申,白氣貫北鬥。戊子,出内藏庫緡錢十萬修北京行宮。己亥,遣使安撫京東,督捕盜贼。
  九月丙午,呂夷簡改兼樞密使。乙醜,契丹遣耶律仁先、劉六符持誓書來。
  閏月戊戌,罷河北民間科徭。是月,元昊寇定川砦,涇原路馬步軍副都總管葛懷敏戰沒,諸將死者十四人,元昊大掠渭州而去。
  冬十月庚戌,刺陝西保捷軍。甲寅,遣使安撫涇原路。丙辰,知制誥梁適報使契丹。戊午,發定州禁軍二萬二千人屯涇原。庚申,詔恤將校陣亡,其妻女無依者養之宮中。丙寅,契丹遣使來再致誓書,報徹兵。
  十一月壬申,黑氣貫北鬥柄。辛巳,複都部署兼招討等使,命韓琦、範仲淹、龐籍分領之。甲申,以泰山處士孫複爲國子監直講。是歲,占城獻馴象三。
  三年春正月庚午朔,封皇子曦爲鄂王。辛未,曦薨。丙子,減陝西歲市木三之一。辛巳,詔輔臣議蠲減天下賦役。戊子,詔錄將校死王事而無子孫者親屬。辛卯,置德顺軍。壬辰,錄唐狄仁傑後。癸巳,元昊自名曩霄,遣人來納款,稱夏國。
  二月丙午,賜陝西招討韓琦、範仲淹、龐籍錢各百萬。辛酉,立四門學。
  三月壬申,閱衛士武技。戊子,呂夷簡罷爲司徒、監修國史,與議軍國大事。以章得象爲昭文館大學士,晏殊爲集賢殿大學士並兼樞密使,夏竦爲樞密使,賈昌朝參知政事。
  夏四月戊戌朔,幸瓊林苑閱騎士。癸卯,遣保安軍判官邵良佐使元昊,許封冊爲夏國主,歲賜絹十萬疋、茶三萬斤。甲辰,以韓琦、範仲淹爲樞密副使。乙巳,詔夏竦還本鎮,以杜衍爲樞密使。丙辰,以春夏不雨,遣使祠禱於嶽瀆。甲子,呂夷簡罷議軍國大事。
  五月丁卯朔,日有食之。庚午,錄系囚。戊寅,詔諸路轉運使並兼按察使,歲具官吏能否以聞。庚辰,祈雨於相國寺、會靈觀。癸未,置御史六員,罷推直官。丁亥,置武學。戊子,雨。己醜,謝雨。辛卯,築欽天壇於禁中。乙未,近臣薦試方略者六人,授官有差。是月,忻州地大震。虎翼卒王倫叛於沂州。
  六月甲辰,詔諸路漕臣令所部官吏條茶、鹽、礬及坑冶利害以聞。
  秋七月辛未,詔許二府不限奏事常制,得敷陳留對。丙子,王擧正罷。壬午,罷陝西管内營田。甲申,命任中師宣撫河東,範仲淹宣撫陝西。乙酉,穫王倫。
  八月乙未朔,命官詳定編敕。戊戌,詔諫官日赴内朝。丁未,以範仲淹參知政事,富弼爲樞密副使。壬子,白氣貫北鬥魁。癸醜,韓琦代範仲淹宣撫陝西。甲寅,太白晝見。戊午,罷武學。
  九月丁卯,詔輔臣對天章閣。戊辰,呂夷簡以太尉致仕。乙亥,任中師罷。丁丑,詔執政大臣非假休不許私第受謁。是月,桂陽洞蠻寇邊,湖南提刑募兵討平之。
  冬十月丙午,詔中書、樞密同選諸路轉運使。丁未,詔縣令佐能根括編戶隱偽以增賦入者,量其數賞之。戊申,詔二府同選諸路提刑。甲寅,複諸路轉運判官。乙卯,詔修兵書。壬戌,詔二府頒新定磨勘式。甲子,築水洛城。是月,光化軍亂,討平之。
  十一月丙寅,上清宮火。癸未,詔館職有闕,以兩府、兩省保擧,然後召試補用。丁亥,更蔭補法。壬辰,限職田。是月,五星皆在東方。十二月乙巳,桂陽監徭贼複寇邊。丁巳,大雨雪,木冰。河北雨赤雪。交阯獻馴象五。安化州蠻來貢。
  四年春正月庚午,京城雪寒,詔三司減價出薪米以濟之。壬申,西蕃磨氈角入貢。乙亥,荆王元儼薨。辛卯,太常禮儀院上新修《禮書》及《慶曆祀儀》。
  二月丙申,出奉宸庫銀三萬兩振陝西饑民。己酉,白虹貫日。甲寅,罷陝西四路馬步軍都總管、經略安撫招討使,複置隨路都總管、經略安撫招討使。
  三月癸亥朔,以旱遣内侍祈雨。辛未,省廣濟河歲漕軍儲二十萬石。乙亥,詔天下州縣立學,更定科擧法,語在《選擧志》。己卯,出禦書治道三十五事賜講讀官。庚辰,錄唐郭子儀後。甲申,免衡、道州、桂陽監民經徭贼劫略者賦役一年。
  夏四月丙申,詔湖南民誤爲征徭軍所殺者,賜帛存撫其家。丁酉,宜州蠻區希範叛,詔廣西轉運鈐轄司發兵討捕。壬子,以錫慶院爲太學。
  五月庚午,錄系囚。壬申,幸國子監謁孔子,有司言舊儀止肅揖,帝特再拜。賜直講孫複五品服。遂幸武成王廟,又幸玉津園觀種稻。乙亥,撫州獻生金山。丙子,詔西川知州軍監,罷任未出界而卒者,錄其子孫一人。戊寅,詔募人納粟振淮南饑。乙酉,忻州言地震,有聲如雷。丙戌,曩霄遣人來,複稱臣。
  六月壬子,降天下系囚流、徒罪一等,杖、笞釋之。範仲淹宣撫陝西、河東。癸醜,詔諸軍因戰傷廢停不能自存及死事之家孤老,月給米,人三鬥。
  秋七月戊寅,封宗室德文等十人爲郡王、國公。壬午,月犯熒惑。癸未,契丹遣使來告伐夏國。甲申,夷人寇三江砦,淯井監官兵擊走之。丙戌,詔諸路轉運、提刑察擧守令有治狀者。
  八月辛卯,命賈昌朝領天下農田,範仲淹領刑法事。甲午,富弼宣撫河北。戊戌,命右正言餘靖報使契丹。保州雲翼軍殺官吏、據城叛。庚子,命右正言田況度視保州,仍聽便宜行事。丙午,進宗室官有差。戊午,詔輔臣所薦官毋以爲諫官、御史。
  九月辛酉,保州平。壬戌,詔保州官吏死亂兵而無親屬者,官爲殯斂,兵官被害及戰沒,並優賜其家。民田遭蹂踐者,蠲其租。癸亥,以真宗賢妃沈氏爲德妃,婉儀杜氏爲賢妃。戊辰,呂夷簡薨。庚午,晏殊罷。乙亥,遣使安撫湖南。甲申,以杜衍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集賢殿大學士,賈昌朝爲樞密使,陳執中參知政事。丁亥,宴宗室太清樓,射於苑中。
  冬十月庚寅,賜曩霄誓詔,歲賜銀、絹、茶、彩凡二十五萬五千。陳堯佐薨。丙申,命範仲淹提擧三館祕閣繕校書籍。癸醜,桂陽蠻降,授蠻酋三人奉職。
  十一月壬戌,以西界内附香布爲團練使。己巳,詔戒朋黨相訐,及按察恣爲苛刻、文人肆言行怪者。己卯,改上莊穆皇后諡曰章穆,莊獻明肅皇太後曰章獻明肅,莊懿皇太後曰章懿,莊懷皇后曰章懷,莊惠皇太後曰章惠。庚辰,朝饗景靈宮。辛巳,饗太廟、奉慈廟。壬午,冬至,祀天地於圜丘,大赦。十二月壬辰,加恩百官。乙未,封曩霄爲夏國主。丁酉,詔州縣以先帝所賜七條相誨敕。辛亥,置保安、鎮戎軍榷場。是歲,黎州邛部川山前、山後百蠻都鬼主牟黑來貢。
  五年春正月甲戌,罷河東、陝西諸路招討使。乙亥,複置言事御史。丙子,契丹遣使來告伐夏國還。庚辰,命知制誥餘靖報使契丹。癸未,詔京朝官因被彈奏,雖不曾責罰,但有改移差遣,並四周年磨勘。乙酉,範仲淹、富弼罷。丙戌,杜衍罷,以賈昌朝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集賢殿大學士,王貽永爲樞密使,宋庠參知政事,吳育、龐籍並爲樞密副使。
  二月辛卯,詔罷京朝官用保任叙遷法,又罷蔭補限年法。壬辰,曩霄初遣人來賀正旦。癸卯,以久旱,詔州縣毋得淹系刑獄。辛亥,祈雨於相國天清寺、會靈祥源觀。癸醜,桂陽監言唐和等複内寇。乙卯,謝雨。
  三月己未,詔大宗正勵諸宗子授經務學。辛酉,韓琦罷。癸亥,詔禮部貢擧。甲子,宜州蠻贼區希範平。庚午,東方有黄氣如虹貫月。甲戌,詔監司按察屬吏,毋得差官體量。甲申,詔陝西以曩霄稱臣,降系囚罪一等,笞釋之,邊兵第賜緡錢。民去年逋負皆勿責,蠲其租税之半,麟、府州嚐爲羌所掠,除逋負租税如之。丙戌,罷入粟補官。
  夏四月丁亥朔,司天言日當食,陰晦不見。錄系囚,遣官錄三京囚。辛卯,曩霄初遣人來賀乾元節。戊申,章得象罷,以賈昌朝爲昭文館大學士,陳執中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兼樞密使。庚戌,以吳育參知政事,丁度爲樞密副使。
  五月己巳,罷諸路轉運判官。
  閏月丙午,曩霄遣人來謝冊命。
  六月丁卯,減益、梓州上供絹歲三之一,紅錦、鹿胎半之。
  秋七月戊申,以廣州地震。
  八月庚午,荆南府、嶽州地震。
  九月庚寅,詔文武官己致仕而擧官犯罪當連坐者,除之。辛卯,以重陽,曲宴近臣、宗室於太清樓,遂射苑中。
  冬十月乙卯,契丹遣使來獻九龍車及所穫夏國羊馬。辛酉,祔章獻明肅皇后、章懿皇后神主於太廟,大赦。罷轉運使兼按察。庚午,幸瓊林苑,遂畋楊村,遣使以所穫馳薦太廟,召父老,賜以飲食、茶帛。辛未,頒曆於夏國。庚辰,罷宰臣兼樞密使。
  十一月丁亥,冬至,宴宗室於崇政殿。己酉,詔河北長吏擧殿直、供奉官有武才者。是歲,施州溪洞蠻、西南夷龍以特來貢。
  六年春正月戊申,徙廣南戍兵善地,以避瘴毒。
  二月戊寅,青州地震。詔陝西經略安撫及轉運司議裁節諸費及所置官員無用者以聞。
  三月辛巳朔,日有食之。錄系囚。庚寅,登州地震,岠嵎山摧,自是屢震,輒海底有聲如雷。甲午,月犯歲星。是月,賜禮部奏名進士、諸科及第出身八百五十三人。
  夏四月甲寅,遣使賜湖南戍兵方藥。
  五月甲申,京師雨雹,地震。丙戌,錄系囚。戊子,減邛州鹽井歲課緡錢一百萬。丙申,詔陝西市蕃部馬。丁酉,京東人劉卺、劉沔、胡信謀反,伏誅。
  六月庚戌朔,詔夏竦與河北監司察帥臣、長吏之不職者。丁巳,有流星出營室南,其光燭地,隱然有聲。丙寅,以久旱,民多暍死,命京城增鑿井三百九十。丁丑,詔制科隨禮部貢擧。
  秋七月丁亥,月犯南鬥。庚寅,河東經略司言雨壞忻、代等州城壁。
  八月癸亥,策試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並試武擧人。癸酉,以吳育爲樞密副使,丁度參知政事。
  九月甲辰,登州言有巨木三千餘浮海而出。
  冬十月辛未,詔發兵討湖南OD贼。
  十一月己卯,遣官議夏國公封界。癸未,湖南OD贼寇英、韶州界。辛醜,畋東韓村,乘輿所過及圍内田,蠲其租一年。是歲,邈川首領唃廝囉、西蕃瞎氈、磨氈角、安化州蠻蒙光速等來貢。交阯獻馴象十。道州部瀧酋李石壁等降。
  七年春正月丙子朔,禦大慶殿受朝。丁亥,詔河北所括馬死者,限二年償之。己亥,頒《慶曆編敕》。壬寅,詔減連州民被OD害者來年夏租。
  二月己酉,詔取益州交子三十萬,於秦州募人入中糧。丙辰,令内侍二人提擧月給軍糧。
  三月壬午,錄系囚。癸未,詔天下有能言寬恤民力之事者,有司驛置以聞,以其副上之轉運司,詳其可行者輒行之。毁後苑龍船。丁亥,以旱,罷大宴。癸巳,詔避正殿,減常膳。許中外臣僚實封條上三事。乙未,賈昌朝罷,以陳執中爲昭文館大學士,夏竦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吳育爲給事中歸班,文彥博爲樞密副使。罷出獵。丁酉,以夏竦爲樞密使,文彥博參知政事,高若訥爲樞密副使。辛醜,祈雨於西太一宮,及還,遂雨。壬寅,陳執中、宋庠、丁度以旱,降官一等。
  夏四月丁未,謝雨。己酉,詔:「前京東轉運使薛紳專任文吏伺察郡縣細過,江東轉運使楊弦、判官王綽、提點刑獄王鼎苛刻相尚,並削職知州,自今毋複用爲部使者。」壬子,禦正殿,複常膳。乙卯,複執中、庠、度官。己巳,詔諫官非公事毋得私謁。
  五月戊寅,詔武臣非曆知州、軍無過者,毋授同提點刑獄。己醜,補降OD唐和等爲峒主。己亥,命翰林學士楊察蠲放天下逋負。辛醜,詔西北二邊有大事,二府與兩制以上雜議之。
  六月乙巳,詔禁畜猛獸害人者。辛酉,詔天下知縣非鞫獄毋得差遣。壬戌,詔臣僚朝見者,留京毋過十日。
  秋七月癸未,奉安太祖、太宗、真宗禦容於南京鴻慶宮。甲申,德音:降南京畿内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賜民夏税之半。除災傷倚閣税及欠摺官物非侵盜者。辛醜,禁貢餘物饋近臣。
  八月乙醜,析河北爲四路,各置都總管。
  九月丁酉,詔刪定《一州一縣敕》。
  冬十月壬子,李迪薨。甲子,幸廣親宅,謁太祖、太宗神禦殿,宴宗室,賜器幣有差。乙醜,河陽、許州地震。
  十一月乙未,加上真宗諡。丙申,朝饗景靈宮。丁酉,饗太廟、奉慈廟。戊戌,冬至,祀天地於圜丘,大赦。貝州宣毅卒王則據城反。十二月戊申,加恩百官。庚戌,樞密直學士明鎬體量安撫河北。癸醜,詔貝州有能引致官兵穫贼者,授諸衛上將軍。甲寅,遣内侍以敕榜招安貝贼。是歲,西蕃磨氈角來貢。
  八年春正月丁丑,文彥博宣撫河北,明鎬副之。壬午,江寧府火。乙未,日赤無光。
  閏月辛醜,貝州平。甲辰,曲赦河北,賜平貝州將士緡錢,戰沒者官爲葬祭,兵所踐民田蠲其税,改貝州爲恩州。戊申,文彥博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官吏將士有功者遷擢有差。辛酉,親從官顏秀等四人夜入禁中謀爲變,宿衛兵捕殺之。丙寅,磔王則於都市。丁卯,知貝州張得一坐降贼伏誅。
  二月癸酉,頒《慶曆善救方》。夏國來告曩霄卒。己卯,賜瀛、莫、恩、冀州緡錢二萬,贖還饑民鬻子。丁酉,奉安宣祖、太祖、太宗禦容於睦親宅。
  三月甲辰,詔禮部貢擧。辛亥,遣使體量安撫陝西。甲寅,幸龍圖、天章閣,詔輔臣曰:「西陲備禦,兵冗賞濫,罔知所從,卿等各以所見條奏。」又詔翰林學士、三司使、知開封府、御史中丞曰:「朕躬闕失,左右朋邪,中外險詐,州郡暴虐,法令有不便於民者,朕欲聞之,其悉以陳。」壬戌,以霖雨,錄系囚。癸亥,以朝政得失、兵農要務、邊防備豫、將帥能否、財賦利害、錢法是非與夫讒人害政、奸盜亂俗及防微杜漸之策,召知制誥、諫官、御史等諭之,使悉對於篇。
  夏四月己巳朔,封曩霄子諒祚爲夏國主。壬申,丁度罷,明鎬參知政事。
  五月辛酉,夏竦罷,宋庠爲樞密使,龐籍參知政事。
  六月戊辰朔,詔近臣擧文武官材堪將帥者。丙子,河決澶州商胡埽。壬辰,以久雨齋禱。甲午,明鎬卒。乙未,詔館閣官須親民一任,方許入省、府及轉運、提點刑獄差遣。丙申,章得象薨。
  秋七月戊戌,以河北水,令州縣募饑民爲軍。辛醜,罷鑄鐵錢。
  八月己醜,以河北、京東西水災,罷秋宴。
  九月戊午,詔三司以今年江、淮漕米轉給河北州軍。冬十一月己亥,作「皇帝欽崇國祀之寶」。壬戌,出廪米,減價以濟畿内貧民。
  十二月乙醜朔,以霖雨爲災,頒德音,改明年元,減天下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出内藏錢帛賜三司,貿粟以濟河北,流民所過,官爲舍止之,所齎物毋收算。丁卯,冊美人張氏爲貴妃。戊子,遣使體量安撫利州路。是歲,廬州合肥縣稻再實。交州來貢。
  皇祐元年春正月甲戌朔,日有食之。以河北水災,罷上元張燈,停作樂。庚戌,張士遜薨。己未,詔以緡錢二十萬市穀種,分給河北貧民。辛酉,詔台諫非朝廷得失、民間利病,毋風聞彈奏。
  二月戊辰,以河北疫,遣使頒藥。辛未,發禁軍十指揮赴京東、西路備盜。
  三月丁巳,錄系囚。己未,契丹遣使來告伐夏國。庚申,翰林院學士錢明逸報使契丹。是月,賜禮部奏名進士、諸科及第出身千三百九人。
  四月癸未,梓州轉運司言淯井監夷人平。
  六月甲子,蠲河北複業民租賦二年。甲戌,始置觀文殿大學士。戊寅,詔中書、樞密非聚議毋通賓客。戊子,詔轉運使、提點刑獄,所部官吏受贓失覺察者,降黜。
  秋七月丁酉,詔臣僚毋得保薦要近内臣。己未,詔諸州歲市藥以療民疾。
  八月壬戌,陳執中罷。以文彥博爲昭文館大學士,宋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龐籍爲樞密使,高若訥參知政事,梁適爲樞密副使。甲申,策制擧、武擧人。
  九月乙巳,廣源州蠻儂智高寇邕州,詔江南、福建等路發兵以備。戊午,太白犯南鬥。己未,罷武擧。冬十一月丙申,詔河北被災民八十以上及篤疾不能自存者,人賜米一石、酒一鬥。辛醜,詔民有冤、貧不能詣闕者,聽訴於監司以聞。
  十二月甲子,遣入内供奉高懷政督捕邕州盜贼。是歲,大留國來貢。

《宋史》本紀第十二○仁宗四

  二年春正月癸卯,以歲饑,罷上元觀燈。壬子,命近臣同三司較天下財賦出入之數。
  二月甲申,出内庫絹五十萬,下河北、陝西、河東路,以備軍賞。
  三月戊子朔,詔季秋有事於明堂。己醜,以大慶殿爲明堂。甲午,遣官祈雨。丁酉,月犯軒轅大星。戊戌,詔明堂禮成,群臣毋上尊號。庚子,契丹遣使以伐夏師還來告。丙午,雨。己酉,詔兩浙流民聽人收養。翰林學士趙概報使契丹。夏五月丁亥朔,新作明堂禮神玉。己亥,旌定州義民李能。
  六月己未,出新制明堂樂八曲。丁卯,以自制黄鍾五音五曲,並肄於太常。庚午,定選擧縣令法。壬申,月犯填星。癸未,錄系囚。
  八月庚申,熒惑入輿鬼,犯積屍。癸亥,出内藏絹百萬市糴軍儲。壬申,深州大雨,壞廬舍。
  九月丁亥,閱雅樂。己酉,朝饗景靈宮。庚戌,饗太廟。辛亥,大饗天地於明堂,以太祖、太宗、真宗配,如圜丘。大赦,百官進秩一等。詔自今内降指揮,百司執奏毋輒行。敢因緣幹請者,諫官、御史察擧之。
  冬十月庚午,熒惑犯太微上將。乙亥,宴京畿父老於錫慶院。閏十一月己未,詔後妃之家毋得除二府職任。丙寅,秀州地震,有聲如雷。丁卯,詔中書門下省、兩制及太常官詳定大樂。河北水,詔蠲民租,出内藏錢四十萬緡、絹四十萬疋付本路,使措置是歲芻糧。
  十二月甲申,定三品以上家廟制。唃廝囉、西蕃瞎氈、西南蕃龍光氵能、占城、沙州來貢,涇原路生戶都首領那龍男阿日丁内附。
  三年春正月乙醜,幸魏國大長公主第視疾。
  二月丙戌,宰臣文彥博等進《皇祐大饗明堂記》。己亥,複行河北沿邊州軍入中糧草見錢法。
  三月庚申,宋庠罷,以劉沆參知政事。癸酉,儂智高表獻馴象及金銀,卻之。
  夏四月癸未,詔:「河北流民相屬,吏不加恤,而乃飾廚傳,交賂使客,以取名譽。自今非犒設兵校,其一切禁之。」丙申,太白晝見。
  五月庚戌,以恩、冀州旱,詔長吏決系囚。壬申,置河渠司。乙亥,頒《簡要濟眾方》,命州縣長吏按方劑以救民疾。丁丑,錄系囚。
  六月丁亥,無爲軍獻芝草,帝命姑免知軍茹孝標罪,戒州郡自今勿複獻。
  秋七月癸醜,詔:「少卿、監以下,年七十不任釐務者,御史台、審官院以聞。嚐任館閣、台諫及提刑者,中書裁處。待制以上能自引年,則優加恩禮。」丙辰,以孔氏子孫複知仙源縣事。丁巳,兩制、禮官上大樂,名曰《太安》。辛酉,河決大名府郭固口。乙醜,罷、徙州縣長吏不任事者十有六人。丙子,減郴、永州、桂陽監丁身米歲十萬餘石。
  八月丙戌,遣使安撫京東、淮南、兩浙、荆湖、江南饑民。辛卯,詔諸路監司具所部長吏治狀能否以聞。是月,汴河絕流。
  冬十月庚子,文彥博罷,以龐籍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高若訥爲樞密使,梁適參知政事,王堯臣爲樞密副使。
  十一月辛亥,減漳州、泉州、興化軍丁米。十二月庚辰,新作渾儀。庚子,詔文武官七十以上未致仕者,更不考課遷官。甲辰,罷災傷州軍貢物。是歲,涇原樊家族密廝歌内附。
  四年春正月己巳,詔諸路貸民種。乙亥,塞大名府決河。
  二月庚子,蠲湖州民所貸官米。
  三月己酉,詔禮部貢擧。丙辰,蠲江南路民所貸種數十萬斛。辛酉,錄系囚。辛未,詔宮禁市物給實直,非所闕者毋市。
  夏四月庚辰,詔修河兵夫逃亡死傷,會其數,以議官吏之罰。廣源州蠻儂智高反。
  五月乙巳朔,智高陷邕州,遂陷横、貴等八州,圍廣州。壬申,命知桂州陳曙率兵討智高。六月乙亥,起前衛尉卿餘靖爲祕書監、湖南安撫使、知潭州,前尚書屯田員外郎、直史館楊畋體量安撫廣南、提擧經制盜贼事。庚辰,改餘靖爲廣西安撫使、知桂州,命同提點廣東刑獄李樞與陳曙討智高,廣東轉運鈐轄司發兵援之。丁亥,以狄青爲樞密副使。
  秋七月乙巳,出内藏錢絹助河北軍儲。丙午,命餘靖經制廣南盜贼事。丁巳,大風拔木。壬戌,智高引眾去廣州,廣東兵馬鈐轄張忠、知英州蘇緘邀擊於白田,忠戰殁。甲子,廣東兵馬鈐轄蔣偕又敗於路田。
  八月癸未,詔開封府比大風雨,民廬摧圮壓死者,官爲祭斂之。辛卯,命樞密直學士孫沔安撫湖南、江西,内侍押班石全斌副之。
  九月丁巳,命餘靖提擧廣南兵甲經制贼盜事。庚申,廣西兵馬鈐轄王正倫討智高於昭州館門驛,戰殁。智高入昭州。庚午,以狄青爲宣徽南院使。宣撫荆湖路、提擧廣南經制贼盜事。是月,智高襲殺蔣偕於太平場。
  冬十月丙子,太白犯南鬥。詔鄜延、環慶、涇原路擇蕃落廣銳軍各五千人赴廣南行營。丁丑,智高入賓州。甲申,複入邕州。丁亥,以諸路饑疫並征徭科調之煩,令轉運使、提點刑獄、親民官條陳救恤之術以聞。
  十一月壬寅朔,日有食之。戊午,詔免江西、湖南、廣南民供軍須者今年秋租十之三。十二月壬申朔,廣西兵馬鈐轄陳曙討智高兵,戰於金城驛。壬辰,觀新樂。乙未,錄唐顏真卿後。是歲,河北路及鄜州水,蠲河北民積年逋負、鄜州民税役。
  五年春正月壬寅朔,禦大慶殿受朝。庚戌,以廣南用兵,罷上元張燈。白虹貫日。丁巳,會靈觀火。戊午,狄青敗智高於邕州,斬首五千餘級,智高遁去。甲子,遣使撫問廣南將校,賜軍士緡錢。
  二月癸未,狄青複爲樞密副使。甲申,赦廣南。凡戰沒者,給槥櫝護送還家,無主者葬祭之。贼所過郡縣,免其田租一年,死事家科徭二年。貢擧人免解至禮部,不預奏名者亦以名聞。丙戌,詔廣西都監蕭注等追捕智高。丁亥,下德音:減江西、湖南系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丁壯饋運廣南軍須者,減夏税之半,仍免差徭一年。戊子,詔百官遇南郊奏薦,無子孫者聽奏期親一人。乙未,詔宗室通經者,大宗正司以聞。
  三月癸亥,遣使奉安太祖禦容於滁州,太宗禦容於並州,真宗禦容於澶州。是月,賜禮部奏名進士、諸科及第出身千四十二人。
  夏四月甲午,命劉沆、梁適監議大樂。
  五月乙巳,詔輔臣凡有大政,許複對後殿。高若訥罷,以狄青爲樞密使。丁未,孫沔爲樞密副使。戊申,詔轉運使毋取羨餘以助三司。庚戌,詔智高所至州,無城壘,若兵力不敵而棄城者,奏裁。壬子,錄系囚。丁巳,詔轉運司振邕州貧民,戶貸米一石。甲子,詔諫官、御史毋挾私以中善良,及臣僚言機密事毋得漏泄。
  六月乙亥,禦紫宸殿,按《太安樂》,觀宗廟祭器。丙戌,作集禧觀成。乙未,詔河北薦饑,轉運使察州縣長吏能招輯勞來者,上其狀;不稱職者擧劾之。
  秋七月乙巳,詔荆湖北路民因災傷所貸常平倉米免償。己酉,詔薦擧非其人者,令御史台彈奏,見任監司以上弗許薦論。戊午,詔太常定諡,毋爲溢美。
  閏月戊辰,詔廣南民逃未還者,限一年歸業,其複三歲。壬申,龐籍罷,以陳執中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梁適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乙亥,詔武臣知州軍,須與僚屬參議公事,毋專決。庚辰,秦鳳路言總管劉煥等破蕃部,斬首二千餘級。
  八月丁酉朔,詔民訴災傷而監司不受者,聽州軍以狀聞。辛酉,策制擧、武擧人。壬戌,詔南郊以太祖、太宗、真宗並配。
  九月乙酉,觀新樂。
  冬十月丙申朔,日有食之。壬子,作「鎮國神寶」。丁巳,詔以蝗旱,令監司諭親民官上民間利害。
  十一月丁卯,朝饗景靈宮。戊辰,饗太廟、奉慈廟。己巳,祀天地於圜丘,大赦。丁丑,加恩百官。戊子,放天下逋負。十二月戊午,詔轉運官毋得進羨餘。壬戌,以曹、陳、許、鄭、滑州爲輔郡,隸畿内,置京畿轉運使。是歲,占城國來貢。
  至和元年春正月辛未,詔京師大寒,民多凍餒死者,有司其瘞埋之。壬申,碎通天犀,和藥以療民疫。癸酉,貴妃張氏薨,輟視朝七日,禁京城樂一月。丁丑,追冊爲皇后,賜諡溫成。辛卯,錄系囚,減三京、輔郡雜犯死罪一等,徒以下釋之。
  二月庚子,詔治河堤民有疫死者,蠲戶税一年;無戶税者,給其家錢三千。壬戌,孫沔罷,以田況爲樞密副使。
  三月己巳,王貽永罷,以王德用爲樞密使。辛未,命曾公亮等同試入内醫官。壬申,賜邊臣攻守圖。置京畿提點刑獄。乙亥,太史言日當食四月朔。庚辰,下德音:改元,減死罪一等,流以下釋之。癸未,易服,避正殿,減常膳。乙酉,詔京西民饑,宜令所在勸富人納粟以振之。
  夏四月甲午朔,日有食之,用牲於社。辛醜,禦正殿,複常膳。祥源觀火。
  五月戊寅,以河北流民稍複,遣使安撫。壬辰,太白晝見。
  秋七月丁卯,以程戡參知政事。立溫成園。戊辰,梁適罷。己巳,出御史馬遵、呂景初、吳中複。
  八月丁酉,詔:「前代帝王後嚐仕本朝,官八品以下,其祖父母、父母、妻子犯流以下罪,聽贖;未仕而嚐受朝廷賜者,所犯非凶惡,亦聽贖。」丙午,以劉沆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命修起居注官侍經筵。
  九月乙亥,契丹遣使來告夏國平。辛巳,遣三司使王拱辰報使契丹。己醜,太白晝見。
  冬十月辛卯朔,太白晝見。壬辰,詔士庶家毋得以嚐傭顧之人爲姻,違者離之。丁酉,葬溫成皇后。丙午,溫成皇后神主入廟。戊午,幸城北炮場觀發炮,宴從臣,賜衛士緡錢。
  十一月甲子,出太廟禘袷、時饗及溫成皇后廟祭饗樂章,肄於太常。十二月丙午,詔司天監天文算術官毋得出入臣僚家。癸醜,詔内侍傳宣,令都知司劄報,被旨者覆奏。是歲,融州大丘洞楊光朝内附。
  二年春正月丁卯,奉安真宗禦容於萬壽觀。減畿内、輔郡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賜諸軍緡錢。戊辰,邕州言蘇茂州蠻内寇,詔廣西發兵討之。丁亥,晏殊薨。
  二月壬辰,汾州團練推官郭固上車戰法,既試之,授衛尉丞。
  三月丁卯,詔修起居注立於講讀官之次。丙子,封孔子後爲衍聖公。是月,以旱,除畿内民逋芻及去年秋逋税,罷營繕諸役。
  夏四月己亥,契丹遣使賀乾元節,以其主之命持本國三世畫像來求禦容。辛亥,定差衙前法。乙卯,出米京城門,下其價以濟流民。
  五月己未,錄系囚、。辛酉,詔中書公事並用祖宗故事。戊寅,詔戒百官務飭官守。
  六月戊戌,陳執中罷。以文彥博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劉沆監修國史,富弼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乙巳,儂智高母儂氏、弟智光、子繼宗、繼封伏誅。秋八月戊子,減畿内、輔郡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乙未,置台諫章奏簿。壬子,詔中書、樞密院第宗姓服屬,自明堂覃恩後及十年者,鹹與進官。
  九月戊午,契丹使來告其國主宗真殂,帝爲發哀,成服於内東門幕次,遣使祭奠、弔慰及賀其子洪基立。戊辰,詔試醫官須引《醫經》、《本草》以對,每試十道,以六通爲合格。辛己,罷輔臣、宣徽、節度使乾元節任子恩。
  冬十月丙戌,錄唐長孫無忌後。己醜,詔京畿毋領輔郡,罷京畿轉運使、提點刑獄。癸醜,下溪州蠻彭仕羲内寇,詔湖北路發兵捕之。
  十一月乙卯,交阯來告李德政卒,其子日尊上德政遺留物及馴象。己未,行並邊見錢和糴法。十二月丁亥,修六塔河。丁酉,詔武臣有贓濫者毋得轉横行,其立戰功者許之。庚子,契丹遣使致其主宗真遺留物及謝弔祭。庚戌,太白晝見。壬子,作醴泉觀成。是歲,西界阿訛等内附,詔遣還。龍賜州彭師黨以其族來歸,大食國、西蕃、安化州蠻來貢。
  嘉祐元年春正月甲寅朔,禦大慶殿受朝。是日,不豫。辛酉,輔臣禱祠於大慶殿,齋宿殿廡。近臣禱於寺觀,及遣諸州長吏禱於嶽瀆諸祠。壬戌,禦崇政殿。癸亥,賜在京諸軍緡錢。甲子,赦天下,蠲被災田租及倚閣税。戊辰,罷上元張燈。辛未,命輔臣禱天地、宗廟、社稷。是月,大雨雪,木冰。
  二月甲辰,帝疾愈,禦延和殿。
  三月丁巳,詔禮部貢擧。辛未,司天監言:自至和元年五月,客星晨出東方守天關,至是沒。壬申,遣官謝天地、宗廟、社稷、寺觀、諸祠。癸酉,契丹遣使來謝。
  閏月癸未朔,以王堯臣參知政事,程戡爲樞密副使。詔前後殿間日視事。
  夏四月壬子朔,六塔河複決。丙辰,裁定補蔭選擧法。甲戌,錄系囚。是月,大雨,水注安上門,門關摺,壞官私廬舍數萬區。諸路言江、河決溢,河北尤甚。
  六月辛亥朔,詔雙日不禦殿,伏終如舊。辛未,免畿内、京東西、河北被水民賦租。乙亥,雨壞太社、太稷壇。戊寅,遣使安撫河北。己卯,詔群臣實封言時政闕失。
  秋七月乙酉,命京東西、湖北監司分行水災州軍振饑蠲租。丙戌,賜河北流民米,壓溺死者,賜其家錢有差。己醜,出内藏銀絹三十萬振貸河北。月入南鬥。乙巳,貸被水災民麥種。是月,彗出紫微垣,長丈餘。環州小遇族叛,知州張揆破降之。
  八月庚戌朔,日有食之。癸亥,狄青罷,以韓琦爲樞密使。是夕彗滅。甲子,出恭謝樂章,肄於太常。乙亥,朝謁景靈宮,減京城系囚徒罪一等,杖笞釋之。戊寅,詔湖北招安彭仕羲。
  九月庚寅,命宰臣攝事於太廟。辛卯,恭謝天地於大慶殿,大赦,改元。丁酉,加恩百官。庚子,賜致仕卿、監以上及曾任近侍之臣粟帛酒饌。癸卯,擧行御史遷次格。自京至泗州置汴河木岸。
  十一月辛巳,王德用罷,賈昌朝爲樞密使。十二月壬子,劉沆罷,以曾公亮參知政事。甲子,白虹貫日。是歲,西蕃磨氈角、占城、大食國來貢。融、桂州蠻楊克端等内附。
  二年春二月己酉,梓夔路三里村夷人寇淯井監。庚戌,錄系囚,降罪一等,徒以下釋之。遣使錄三京、輔郡系囚。壬戌,杜衍薨。澧州羅城洞蠻内寇,發兵擊走之。癸酉,王德用卒。是月,雄、霸州地震。
  三月戊寅,振河北被災民。乙未,契丹使耶律防、陳覬來求禦容。戊戌,淮水溢。遣張昪報使契丹。癸卯,狄青卒。是月,賜禮部奏名進士、諸科及第出身八百七十七人。親試擧人免黜落始此。
  夏四月丁未,以河北地數震,遣使安撫。丙寅,幽州地大震,壞城郭,覆壓死者數萬人。己巳,邕州火峒蠻儂宗旦入寇。癸酉,以彭仕羲未降,遣官安撫湖北。
  五月庚辰,管勾麟府軍馬公事郭恩爲夏人所襲,殁於斷道塢。己亥,詔擧行磨勘法。
  六月戊午,夏國主諒祚遣人來謝使弔祭。戊辰,以淑妃苗氏爲賢妃。
  秋七月辛巳,詔河北諸道總管分遣兵官教閱所部軍。辛卯,命孫抃、張昪磨勘轉運使及提點刑獄課績。丁酉,詔陝西、河北諸路經略安撫擧文武官材堪將領者各一人。
  八月己酉,詔:每歲賜諸道節鎮、諸州錢有差。命長吏選官和藥,以救民疾。壬子,命富弼等詳定《編敕》。庚申,錄系囚,降罪一等,徒以下釋之。癸亥,策制擧人。丁卯,置廣惠倉。
  九月庚子,契丹再使蕭扈、吳湛來求禦容。
  冬十月乙巳,遣胡宿報使契丹。丙午,班《祿令》。
  十一月丙申,詔三司使體量判官才否以聞。十二月戊申,詔:「自今間歲貢擧,天下進士、諸科解舊額之半,置明經科,罷說書擧人。」辛亥,立内降關白二府法。是歲,西蕃瞎氈並諸族、西平州黔南道王石自品、西南蕃鶼州來貢。
  三年春正月戊戌,鑿永通河。
  二月癸卯,契丹使來告其祖母哀,輟視朝七日,遣使祭奠弔慰。癸醜,錄系囚,降罪一等,徒以下釋之。
  三月甲戌,詔禮部貢擧。
  夏四月甲子,吳育卒。乙醜,罷睦親宅祖宗神禦殿。丙辰,詔:「守令或貪恣耄昏,以弛爲寬,以苛爲察,以增賦斂爲勞,以出入刑罰爲能,而部使者莫之擧劾。自今其各思率職,毋撓權幸,毋縱有罪,以稱朕意。」五月壬申,增國子監生員。甲午,契丹遣使致其祖母遺留物。
  六月丙午,文彥博、賈昌朝罷,以富弼爲昭文館大學士,韓琦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宋庠、田況爲樞密使,張昪爲樞密副使。甲寅,詔學士院編國朝制誥。丁卯,交止貢異獸。秋七月丙子,詔廣濟河溢,原武縣河決,遣官行視民田,振恤被水害者。癸巳,以夔州路旱,遣使安撫。
  八月己亥朔,日有食之。己未,王堯臣卒。庚申,彭仕羲率眾降。
  九月癸酉,議罷榷茶法。己醜,契丹遣使來謝。
  冬十月癸亥,除河北坊郭客戶乾食鹽錢。
  十一月癸酉,議減冗費。己醜,置都水監,罷三司河渠司。十二月己巳,詔三司歲上天下税賦之數,三歲一會虧贏以聞。
  閏月丁卯朔,詔:「吏人及伎術官職,毋得任知州軍、提點刑獄,自軍班出至正任者,方得知邊要州軍。」丁丑,詔裁定制科及進士高第人恩數。庚辰,詔明年正旦日食,其自丁亥避正殿,減常膳。宴契丹使,毋作樂。壬午,錄系囚,降三京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是歲,安化上中下州、北遐鎮蠻人來貢。
  四年春正月丙申朔,日有食之。用牲於社。辛醜,禦正殿,複常膳。以自冬雨雪不止,遣官分行京城,賜孤窮老疾錢,畿縣委令佐爲糜粥濟饑。壬寅,賜在京諸軍班緡錢。頒《嘉祐驛令》。
  二月己巳,罷榷茶。庚午,廣南言交阯寇欽州。乙亥,以廣惠倉隸司農寺。戊子,白虹貫日。
  三月戊戌,命近臣同三司減定民間科率。是月,賜進士、諸科及第出身三百三十九人。
  夏四月丁卯,詔孟冬大袷於太廟。癸酉,封柴氏後爲崇義公,給田千頃,奉周室祀。丙子,複銀台司封駁制。癸未,陳執中薨。辛卯,詔中外臣庶居室、器用、冠服、妾媵,有違常制,必罰毋貸。壬辰,錄系囚,降罪一等,徒以下釋之。大震電,雨雹。
  五月戊戌,詔:「兩制臣僚舊制不許詣執政私第,所擧薦不得用爲御史,今除其法。」庚子,詔内臣員多,權罷進養子入内。壬子,遣官經界河北牧地,餘募民種藝。
  六月己巳,群臣請加尊號曰「大仁至治」,表五上,不許。癸酉,詔諸路經略安撫、轉運使、提點刑獄各擧本部官有行實政事者三人,以備升擢。嚐任兩府者,許擧内外官。丁丑,詔轉運司,凡鄰州饑而輒閉糶者,以違制論。辛卯,放宮女二百十四人。
  秋七月丁未,放宮女二百三十六人。
  八月乙亥,策制擧人。
  冬十月壬申,朝饗景靈宮。癸酉,大袷於太廟,大赦。詔諸路監司察士有學行爲鄉里所推者,同長吏以聞。民父母年八十以上,複其一丁。複益州爲成都府,並州爲太原府。戊寅,加恩百官。
  十一月庚子,汝南郡王允讓薨。十二月丁丑,白虹貫日。是歲,唃廝囉來貢。
  五年春正月辛卯朔,白虹貫日,太白犯歲星。己亥,錄劉繼元後。
  二月壬戌,錄系囚。
  三月壬辰,詔禮部貢擧。癸巳,劉沆薨。乙未,歲星晝見。壬子,詔以蝗澇相仍,敕轉運使、提點刑獄督州縣振濟,仍察不稱職者。
  夏四月癸未,程戡罷,以孫抃爲樞密副使。丙戌,命近臣同三司議均税。
  五月戊子朔,京師民疫,選醫給藥以療之。己醜,京師地震。丁酉,詔三司置寬恤民力司。己酉,王安石召入爲三司度支判官。丁巳,錄系囚,降罪一等,徒以下釋之。
  六月乙醜,詔戒上封告訐人罪或言赦前事,及言事官彈劾小過不關政體者。乙亥,遣官分行天下,訪寬恤民力事。
  秋七月癸巳,邕州言交阯與甲峒蠻合兵寇邊,都巡檢宋士堯拒戰,死之,詔發諸州兵討捕。丙申,詔待制、台諫官、正刺史以上各擧諸司使至三班使臣堪將領及行陣戰鬥者三人。戊戌,翰林學士歐陽修上新修《唐書》。庚戌,詔中書門下采端實之士明進諸朝,辨激巧偽者放黜之。
  八月壬申,詔求逸書。庚辰,置陝西估馬司。乙酉,罷諸路同提點刑獄使臣。丙戌,置江、湖、閩、廣、四川十一路轉運判官。
  九月己醜,太白晝見。
  冬十月乙酉,深州言野蠶成繭,被於原野。
  十一月辛卯,罷内臣寄遷法。辛醜,宋庠罷。以曾公亮爲樞密使,張昪、孫抃爲參知政事,歐陽修、陳升之、趙概爲樞密副使。十二月己卯,蘇茂州蠻寇邕州。辛巳,補諸州父老百歲以上者十二人爲州助教。是歲,大食國來貢。
  六年春正月乙未,許兩制與台諫相見。
  二月丁巳,詔宗室賜名授官者,須年及十五方許轉官。乙醜,詔良民子弟或爲人誘隸軍籍,自今兩月内,父母訴官者還之。丙寅,錄系囚,降罪一等,徒以下釋之。
  三月己亥,富弼以母喪去位。庚子,以富弼母喪,罷大宴。戊申,給西京周廟祭享器服。是月,賜進士、諸科及第同出身二百九十五人。
  夏四月辛酉,詔嶺南官吏死於儂贼而其家流落未能自歸者,所在給食,護送還鄉。庚辰,陳升之罷,以包拯爲樞密副使。出諫官唐介、趙抃、御史範師道、呂誨。
  五月丙戌,官諸路敦遣行義文學之士七人。庚戌,錄系囚,降罪一等,徒以下釋之。分命官錄三京系囚。
  六月壬子朔,日有食之。乙醜,太白晝見。壬申,歲星晝見。丙子,以司馬光知諫院,入對。戊寅,以王安石知制誥。
  秋七月乙酉,泗州淮水溢。丙戌,詔淮南、江、浙水災,差官體量蠲税。戊子,錄昭憲皇太後、孝明孝惠孝章淑德皇后家子孫,進秩授官者十有九人。癸巳,詔:「台諫爲耳目之官,乃聽險陂之人興造飛語,中傷善良,非忠孝之行也。中書門下其申儆百工,務敦行實,循而弗改者絀之。」八月乙亥,策制擧人。丁丑,詔:「諸路刺擧之官,未有以考其賢否,比令有司詳定厥制,其各務祗新書,以稱朕意。仍令考校轉運、提刑,課績院以新定條目施行。」戊寅,詔州縣長吏有清白不擾而實惠及民者,令本路監司保薦再任,政蹟尤異,當加獎擢。
  閏月乙酉,複以成都府爲劍南西川節度。庚子,以韓琦爲昭文館大學士,曾公亮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張昪爲樞密使。辛醜,以胡宿爲樞密副使。
  冬十月壬午,定内侍磨勘法。丙戌,詔京西、淮、浙、荆湖增置都同巡檢。壬辰,起複皇侄、前右衛大將軍、嶽州團練使宗實爲泰州防禦使、知宗正寺。辭以喪,不拜。
  十一月己巳,許夏國用漢衣冠。癸酉,賜昭憲皇太後家信陵坊第。戊寅,許康州刺史李樞以己官封贈父母。十二月丙戌,複豐州。庚寅,命諸路總管集隨軍功過簿,以備遷補。是歲,冬無冰。占城國獻馴象,安化州蠻來貢。
  七年春正月辛未,複命皇侄宗實爲泰州防禦使、知宗正寺。乙亥,詔南郊以太祖配爲定制。改溫成皇后廟爲祠殿。
  二月己卯朔,更江西鹽法。詔開封府市地於四郊,給錢瘞民之不能葬者。癸未,錄系囚,命官錄被水諸州系囚。
  三月辛亥,詔禮部貢擧。乙卯,孫抃罷,以趙概參知政事,吳奎爲樞密副使。甲子,以旱,罷大宴。乙醜,祈雨於西太一宮。庚午,謝雨。壬申,徐州彭城、濠州鍾離地生面十餘頃,民皆取食。
  夏四月壬午,頒《嘉祐編敕》。己醜,夏國主諒祚進馬,求賜書,詔賜《九經》,還其馬。
  五月戊午,太白晝見。庚午,包拯卒。
  六月丙子朔,歲星晝見。
  秋七月戊申,太白經天。壬子,詔季秋有事於明堂。
  八月乙亥朔,出明堂樂章,肄於太常。己卯,詔以宗實爲皇子。癸未,賜名曙。丁亥,奉安真宗禦容於壽星觀。庚子,以立皇子告天地宗廟諸陵。
  九月乙巳朔,以皇子爲齊州防禦使,進封钜鹿郡公。己酉,朝饗景靈宮。庚戌,饗太廟。辛亥,大饗明堂,奉真宗配,大赦。己未,加恩百官。
  冬十月乙亥,皇子表辭所除官,賜詔不允。丙戌,白虹貫日。乙未,太白晝見。丙申,詔内藏庫、三司共出緡錢一百萬,助糴天下常平倉。
  十二月甲午,德妃沈氏爲貴妃,賢妃苗氏爲德妃。丙申,幸龍圖、天章閣,召群臣宗室觀祖宗禦書。又幸寶文閣,爲飛白書,分賜從臣。作《觀書詩》,命韓琦等屬和,遂宴群玉殿。庚子,再召從臣於天章閣觀瑞物,複宴群玉殿。是歲,冬無冰。占城來貢。
  八年春正月辛亥,交阯貢馴象九。
  二月癸未,帝不豫。甲申,下德音:減天下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丙戌,中書、樞密奏事於福寧殿之西閣。
  三月戊申,龐籍薨。癸亥,禦内東門幄殿,優賜諸軍緡錢。甲子,禦延和殿,賜進士、諸科及第同出身三百四十一人。辛未,帝崩於福寧殿,遺制皇子即皇帝位,皇后爲皇太後,喪服以日易月,山陵制度務從儉約。諡曰神文聖武明孝皇帝,廟號仁宗。十月甲午,葬永昭陵。
  讚曰:仁宗恭儉仁恕,出於天性,一遇水旱,或密禱禁庭,或跣立殿下。有司請以玉清舊地爲禦苑,帝曰:「吾奉先帝苑囿,猶以爲廣,何以是爲?」燕私常服浣濯,帷帟衾裯,多用繒絁。宮中夜饑,思膳燒羊,戒勿宣索,恐膳夫自此戕贼物命,以備不時之須。大辟疑者,皆令上讞,歲常活千餘。吏部選人,一坐失入死罪,皆終身不遷。每諭輔臣曰:「朕未嚐詈人以死,況敢濫用辟乎!」至於夏人犯邊,禦之出境;契丹渝盟,增以歲幣。在位四十二年之間,吏治若偷惰,而任事蔑殘刻之人;刑法似縱弛,而決獄多平允之士。國未嚐無弊幸,而不足以累治世之體;朝未嚐無小人,而不足以勝善類之氣。君臣上下惻怛之心,忠厚之政,有以培壅宋三百餘年之基。子孫一矯其所爲,馴致於亂。《傳》曰:「爲人君,止於仁。」帝誠無愧焉。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