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2922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套马的汉子 (2010/6/13 11:58:06)  最新编辑:套马的汉子 (2010/6/13 11:59:07)
韓世忠
拼音:hán shì zhōng
目錄[ 隱藏 ]
  
韓世忠像(左)
韓世忠像(左)
  韓世忠(1089-1151),字良臣,號清涼居士。陝西延安人,宋朝名將。韓世忠在抗擊西夏的戰爭中爲宋朝立下了汗馬功勞,而且在平定各地的叛亂中也作出了重大的貢獻。除平定方臘外,還爲宋庭平定了建安範汝、廣西曹成、淮南李横、淮陽劉豫等反叛,爲偏安一隅、搖搖欲墜的南宋支撑了幾十年。這些赫赫戰功,使得他從一名士兵,一步步地被提拔爲副尉、承節郎、軍統制、團練使、節度使,並曆任爲江南東、西路宣撫使、兼河南、北諸路招討使等要職,進太保,封英國公、潭國公。建炎十三年,封鹹安郡王。 死後被拜爲太師,追封通義郡王;孝宗時,又追封蘄王,溢忠武,配饗高宗廟廷。
 
 
 
 

韓世忠生平

  
韓世忠塑像
韓世忠塑像
  韓世忠出身貧寒。
  1105年,他應募投身軍旅,時西夏入侵,他奮勇斬將奪關,被提升爲軍官,後積功被相繼封爲義副尉、武副尉。 
  宋徽宗宣和二年(1120 年),韓世忠以副將身份隨同童貫、王淵鎮壓方臘叛亂,於清溪幫源洞生擒方臘,王淵稱讚他爲“萬人敵”,升任承節郎。
  宣和三年(1121年),韓世忠又隨劉延慶北伐遼國,率50餘騎奇襲滹沱河,在其他諸路均大敗的情況下穫得小勝,以軍功升武節郎、武節大夫。
  1126 年,金兵大擧入侵,宋欽宗繼位,命韓世忠爲單州團練使,守衛滹沱河。時真定被金兵攻克,韓世忠援救守將王淵,亦被圍,但他趁黑夜派敢死隊沖營,斬金兵主帥,潰圍而出。後他又率千人阻擊數萬金兵,掩護趙構南下;趙構侍將苗傅、劉正彥叛變,殺王淵,逼趙構退位,欲虜趙構北上獻予金國,韓世忠力戰救駕奪回趙構,趙構感激,遂有日後“殺嶽不殺韓”之說。[來源請求]1127年,趙構即帝位,是爲宋高宗,建立南宋,升韓世忠爲光州觀察使、禦營左軍統制。
  建炎二年(1128年),韓世忠守衛淮陽,爲粘罕所敗,經海路南下,在錢塘(今杭州)與宋高宗會合,高宗賜“忠勇”二字手書,授檢校少保、武勝、昭慶軍節度使。
  兀術南下,韓世忠任浙西制置使,守鎮江,因貪利金軍滿載而歸的掠奪物資,於黄天盪設伏邀擊金兵,以8000人困金兵10萬人48天,其妻梁紅玉親自擂鼓,傳爲千古佳話。後金兵掘河北上方得脱困。
  1132 年,韓世忠用雲梯、火炮攻打建州城(今福建南原),這是世界上使用火炮的最早記載。[來源請求]
  1133 年,韓世忠受封太尉,1134年再次擊敗南侵的金兵。1135年,升任少保。紹興十年(1140年),又一次率軍擊敗南下的金兵,進位太保、英國公,回朝任樞密使。
  1151 年卒。後宋孝宗追封其爲蘄王,因此後世也稱其爲"韓蘄王"。

力救嶽飛

  嶽飛投獄,韓世忠知悉,直闖秦檜府第;秦以:“飛子雲與張憲書,雖不明,其事體莫須有。”答韓;韓則駁斥:“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秦啞口無言。韓繼續奔波相救嶽飛。

退隱

  嶽飛下獄,韓世忠據理力爭,抗言秦檜誤國。紹興十一年二十八日壬戌韓世忠爲太傅横海武甯安化軍節度使醴泉觀使,自請解職。紹興和議後,他閉口不言兵,杜門謝客,以家鄉清涼山爲名,自號清涼居士,表示思念淪於金朝統治的故土。
  1151 年卒。後宋孝宗追封其爲蘄王,因此後世也稱其爲"韓蘄王"。

夫人梁紅玉

  梁紅玉(1102—1135),史書中不見其名,隻稱梁氏。紅玉是其戰死後各類野史和話本中所取的名字。
  首見於明朝張四維所寫傳奇《雙烈記》:“奴家梁氏,小字紅玉。父亡母在,占籍教坊,東京人也。”宋朝著名抗金女英雄。淮安北辰坊人(另一說原籍池州,安徽省貴池縣),因家貧戰亂流離京口爲營妓。後結識韓世忠。梁紅玉感其恩義,以身相許。韓贖其爲妾。原配白氏死後成爲韓的正妻。建炎三年,在平定苗傅叛亂中立下殊勳,一夜奔馳數百里召韓世忠入衛平叛。因此被封爲安國夫人和楊國夫人。後多次隨夫出征。在建炎四年長江阻擊戰中親執桴鼓,和韓世忠共同指揮作戰,將入侵的金軍阻擊在長江南岸達48天之久。從此名震天下。後獨領一軍與韓世忠轉戰各地,多次擊敗金軍。紹興五年隨夫出鎮楚州,“披荆棘以立軍府,與士卒同力役,親織薄以爲屋。”與金軍,偽齊鎮淮軍戰與山陽等地。農曆八月二十六遇伏遭到金軍圍攻,力盡傷重落馬而死。終年三十三歲。金人感其忠勇,將其遺體示眾後送回,朝廷聞訊大加弔唁。1151年,韓世忠病逝。夫婦合葬於蘇州靈岩山下 。

韓世忠墓

  紹興二十一年(1151年),韓世忠在杭州憂鬱而死,被追封爲通義郡王,敕建祠墓。宋孝宗即位後,才追封爲蘄王,並親自爲其墓碑題字、修墓、建祠。不到兩年,梁氏也抑鬱而終,最後一夫四妻合葬在蘇州靈岩山西南麓。
  墓地約2畝,封土高出地面3米,是韓世忠和他4位夫人的合葬墓。墓園由掩映於蒼翠之中的韓嶄王祠、墓碑及墓組成,其中墓碑之巨大爲江南之冠。
  韓世忠的功績後人都記載在神道石碑上,而那塊石碑,還是韓世忠的兒子韓彥古、妻子蘄國夫人聞詔後,向宋孝宗請求在蘇州靈岩山韓世忠的墓地豎立的。當時孝宗就允諾了,並禦書碑額十字“中興佐命定國元勳之碑”。據資料記載,這塊碑石屹立近千年,在民國時期被颶風吹倒,碎成兩半。幸好靈岩山寺僧及時發現,並把兩塊斷碑並排粘在一起。
  在墓的正南方還建有韓蘄王祠,與韓世忠墓同時建造,原先供奉有韓蘄王像。現在祠宇已被整修一新,也供游人參觀。
  1928年9月,於右任作詩一首:“木瀆蘄王萬字碑,功名蓋世複何爲?江南苦念家山破,我亦關西老健兒!”當時,於右任到蘇州尋訪李根源,途徑韓世忠墓,想起國家多難,軍閥混戰,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不能實現,爲了排解鬱悶心情,而作下此詩。

《宋史•韓世忠傳》

  韓世忠,字良臣,延安人。風骨偉岸,目瞬如電。早年鷙勇絕人,能騎生馬駒。家貧無產業,嗜酒尚氣,不可繩檢。日者言當作三公,世忠怒其侮己,毆之。年十八,以敢勇應募鄉州,隸赤籍,挽強馳射,勇冠三軍。崇寧四年,西夏騷動,郡調兵捍禦,世忠在遣中。至銀州,夏人嬰城自固,世忠斬關殺敵將,擲首陴外,諸軍乘之,夏人大敗。既而以重兵次蒿平嶺,世忠率精銳鏖戰,解去。俄複出間道,世忠獨部敢死士珠死鬥,敵少卻,顧一騎士銳甚,問俘者,曰:“監軍駙馬兀<口移>也。”躍馬斬之,敵眾大潰。經略司上其功,童貫董邊事,疑有所增飾,止補一資,眾弗平。從劉延慶築天降山砦,爲敵所據,世忠夜登城斬二級,割護城氈以獻。繼遇敵佛口砦,又斬數級,始補進義副尉。至藏底河,斬三級,轉進勇副尉。
  宣和二年,方臘反、江、浙震動,調兵四方,世忠以偏將從王淵討之。次杭州,贼奄至,勢張甚,大將惶怖無策。世忠以兵二千伏北關堰,贼過,伏發,眾蹂亂,世忠追擊,贼敗而遁。淵歎曰:“真萬人敵也。”盡以所隨白金器賞之,且與定交。時有詔能得臘首者,授兩鎮節鉞。世忠窮追至睦州清溪峒,贼深據岩屋爲三窟,諸將繼至,莫知所入。世忠潛行溪穀,問野婦得徑,即挺身仗戈直前,渡險數里,搗其穴,格殺數十人,禽臘以出。辛興宗領兵截峒口,掠其俘爲己功,故賞不及世忠。别帥楊惟忠還闕,直其事,轉承節郎。 
  三年,議複燕山,調諸軍,至則皆潰。世忠往見劉延慶,與蘇格等五十騎俱抵滹沱河。逢金兵二千餘騎,格失措,世忠從容令格等列高岡,戒勿動。屬燕山潰卒舟集,即命艤河岸,約鼓噪助聲勢。世忠躍馬薄敵,回鏇如飛。敵分二隊據高阜,世忠出其不意,突二執旗者,因奮擊,格等夾攻之,舟卒鼓噪,敵大亂,追斬甚眾。時山東、河北盜贼蜂起,世忠從王淵、梁方平討捕,禽戮殆盡,積功轉武節郎。欽宗即位,從梁方平屯浚州。金人壓境,方平備不嚴,金人迫而遁,王師數萬皆潰。世忠陷重圍中,揮戈力戰,突圍出,焚橋而還。欽宗聞,召對便殿,詢方平失律狀,條奏甚悉。轉武節大夫。詔諸路勤王兵領所部入衛,會金人退,河北總管司辟選鋒軍統制。時勝捷軍張師正敗,宣撫副使李彌大斬之,大校李複鼓眾以亂,淄、青之附者合數萬人,山東複擾。彌大檄世忠將所部追擊,至臨淄河,兵不滿千,分爲四隊,布鐵蒺藜自塞歸路,令曰:“進則勝,退則死,走者命後隊剿殺。”於是莫返顧,皆死戰,大破之,斬複,餘黨奔潰。乘勝逐北,追至宿遷,贼尚萬人,方擁子女椎牛縱酒。世忠單騎夜造其營,呼曰:“大軍至矣,亟束戈卷甲,吾能保全汝,共功名。”贼駭粟請命,因跪進牛酒。世忠下馬解鞍,飲啖之盡,於是眾悉就降。黎明,見世忠軍未至,始大悔失色。以功遷左武大夫、果州團練使。
  詔入朝,授正任單州團練使,屯滹沱河。時真定失守,世忠知王淵守趙,遂亟往。金人至,聞世忠在,攻益急,糧盡援絕。人多勉其潰圍去,弗聽。會大雪,夜半,以死士三百搗敵營。敵驚亂,自相擊刺,及旦盡遁。後有自金國來者,始知大酋是日被創死,故眾不能支。遷嘉州防禦使。
  還大名,趙野辟爲前軍統制。時康王如濟州,世忠領所部勸進。金人縱兵逼城,人心忷懼,世忠據西王台力戰,金人少卻。翌日,酋帥率眾數萬至,時世忠戲下僅千人,單騎突入,斬其酋長,遂大潰。康王即皇帝位,授光州觀察使、帶禦器械。世忠請移都長安,下兵收兩河,時論不從。初建禦營,爲左軍統制。是歲,命王淵、張俊討陳州叛兵,劉光世討黎驛叛兵,喬仲福討京東贼李昱,世忠討單州贼魚台。世忠已破魚台,又擊黎驛叛兵,敗之,皆斬以獻。於是群盜悉平,入備宿衛。而河北贼丁顺、楊進等皆赴招撫司,宗澤收而用之。
  建炎二年,升定國軍承宣使。帝如颺州,世忠以所部從。時張遇自金山來降,抵城下,不解甲,人心危懼,世忠獨入其壘,曉以逆顺,眾悉聽命。李民眾十萬亦降,比至,有反覆狀。王淵遣世忠諭旨,世忠知其黨劉彥異議,即先斬彥,驅李民出,縛小校二十九人,送淵斬之。事定,授京西等路捉殺内外盜贼。金人再攻河南,翟進合世忠兵夜襲悟室營,不克,反爲所敗。會丁進失期,陳思恭先遁,世忠被矢如棘,力戰得免。還汴,詰一軍之先退者皆斬,左右懼。進由是與世忠有隙,尋以叛誅。召世忠還,授鄜延路副總管,加平寇左將軍,屯淮陽,會山東兵拒敵。粘罕聞世忠扼淮陽,乃分兵萬人趨颺州,自以大軍迎世忠戰。世忠不敵,夜引歸,敵躡之,軍潰於沐陽,閤門宣讚舍人張遇死之。
  三年,帝召諸將議移蹕,張俊、辛企宗請往湖南,世忠曰:“淮、浙富饒,今根本地,詎可舍而之他?人心懷疑,一有退避,則不逞者思亂,重湖、閩嶺之遙,安保道路無變乎?淮、江當留兵爲守,車駕當分兵爲衛,約十萬人,分半扈江、淮上下,止餘五萬,可保防守無患乎?”在陽城收合散亡,得數千人,聞帝如錢塘,即繇海道赴行在。苗傅、劉正彥反,張浚等在平江議討亂,知世忠至,更相慶慰,張俊喜躍不自持。世忠得俊書,大慟,擧酒酹神曰:“誓不與此贼共戴天!”士卒皆奮。見浚曰:“今日大事,世忠願與張俊身任之,公無憂。”欲即進兵。浚曰:“投鼠忌器,事不可急,急則恐有不測,已遣馮轓甘言誘贼矣。”三月戊戌,以所部發平江。張俊慮世忠兵少,以劉寶兵二千借之。舟行載甲士,綿互三十里。至秀州,稱病不行,造雲梯,治器械,傅等始懼。初,傅、正彥聞世忠來,檄以其兵屯江陰。世忠以好語報之,且言所部殘零,欲赴行在。傅等大喜,許之,至矯制除世忠及張俊爲節度使,皆不受。時世忠妻梁氏及子亮爲傅所質,防守嚴密。朱勝非绐傅曰:“今白太後,遣二人慰撫世忠,則平江諸人益安矣。”於是召梁氏入,封安國夫人,俾迓世忠,速其勤王。梁氏疾驅出城,一日夜會世忠於秀州。未幾,明受詔至,世忠曰:“吾知有建炎,不知有明受。”
  斬其使,取詔焚之,進兵益急。傅等大懼。次臨平,贼將苗翊、馬柔吉負山阻河爲陣,中流植鹿角,梗行舟。世忠舍舟力戰,張俊繼之,劉光世又繼之。軍少卻,世忠複舍馬操戈而前,令將士曰:“今日當以死報國,面不被數矢者皆斬。”於是士皆用命。贼列神臂弩持滿以待,世忠瞋目大呼,挺刃突前,贼辟易,矢不及發,遂敗。傅、正彥擁精兵二千,開湧金門以遁。世忠馳入,帝步至宮門,握世忠手慟哭曰:“中軍吳湛佐逆爲最,尚留朕肘腋,能先誅乎?”世忠即謁湛,握手與語,摺其中指,戮於市,又執贼謀主王世修以屬吏。詔授武勝軍節度使禦營左軍都統制。請於帝曰:“贼擁精兵,距甌、閩甚邇,儻成巢窟,卒未可滅,臣請討之。”於是以爲江、浙制置使,自衢、信追擊,至漁梁驛,與贼遇。世忠步走挺戈而前,贼望見,咋曰:“此韓將軍也!”皆驚潰。擒正彥及傅弟翊送行在,傅亡建陽,追禽之,皆伏誅。世忠初陛辭,奏曰:“臣誓生穫贼,爲社稷刷恥,乞殿前二虎賁護俘來獻。”至是,卒如其言。帝手書“忠勇” 二字,揭旗以賜。授檢校少保、武勝昭慶軍節度使。
  兀術將入侵,帝召諸將問移蹕之地,張俊、辛企宗勸自鄂、嶽幸長沙,世忠曰:“國家已失河北,山東,若又棄江、淮,更有何地?”於是以世忠爲浙西制使,守鎮江。既而兀術分道渡江,諸屯皆敗,世忠亦自鎮江退保江陰。杜充以建康降敵,兀術自廣德破臨安,帝如浙東。世忠以前軍駐青龍鎮,中軍駐江灣,後軍駐海口,俟敵歸邀擊之。帝召至行在,奏:“方留江上截金人歸師,盡死一戰。”帝謂輔臣曰:“此呂頤浩在會稽,嚐建此策,世忠不謀而同。”賜親劄,聽其留。會上元節,就秀州張燈高會,忽引兵趨鎮江。及金兵至,則世忠軍已先屯焦山寺。金將李選降,受之。兀術遣使通問,約日大戰,許之。戰將十合,梁夫人親執桴鼓,金兵終不得渡。盡歸所掠假道,不聽;請以名馬獻,又不聽。撻辣在濰州,遣孛堇太一趨淮東以援兀術,世忠與二酋相持黄天盪者四十八日。太一孛堇軍江北,兀術軍江南,世忠以海艦進泊金山下,預以鐵綆貫大鉤授驍健者。明旦,敵舟噪而前,世忠分海舟爲兩道出其背,每縋一綆,則曳一舟沉之。兀術窮蹙,求會語,祈請甚哀。世忠曰:“還我兩宮,複我疆土,則可以相全。”兀術語塞。又數日求再會,言不遜,世忠引弓欲射之,亟弛去,謂諸將曰:“南軍使船欲如使馬,奈何?”募人獻破海舟策。閩人王某者,教其舟中載土,平版鋪之,穴船版以棹槳,風息則出江,有風則勿出。海舟無風,不可動也。又有獻謀者曰:“鑿大渠接江口,則在世忠上。”兀術一夕潛鑿渠三十里,且用方士計,刑白馬,剔婦人心,自割其額祭天。次日風止,我軍帆弱不能運,金人以小舟縱火,矢下如雨。孫世詢、嚴允皆戰死,敵得絕江遁去。世忠收餘軍還鎮江。初,世忠謂敵至必登金山廟,觀我虛實。乃遣兵百人伏廟中,百人伏岸滸,約聞鼓聲,岸兵先入,廟兵合擊之。金人果五騎闖入,廟兵喜,先鼓而出,僅得二人。逸其三,中有絳袍玉帶、既墜而複馳者,詰之,乃兀術也。是役也,兀術兵號十萬,世忠僅八千餘人。帝凡六賜劄,褒獎甚寵。拜檢校少保、武成感德軍節度使,神武左軍都統制。
  建安範汝爲反,辛企宗等討捕未克,贼勢愈熾。以世忠爲福建、江西、荆湖宣撫副使,世忠曰:“建居閩嶺上流,贼沿流而下,七郡皆血肉矣。”亟領步卒三萬,水陸並進。次劍潭,贼焚橋,世忠策馬先渡,師遂濟。贼盡塞要路拒王師,世忠命諸軍偃旗僕鼓,徑抵鳳凰山,頫瞰城邑,設雲梯火樓,連日夜並攻,贼震怖叵測。五日城破,汝爲竄身自焚,斬其弟嶽、吉以徇,禽其謀主謝向、施逵及裨將陸必強等五百餘人。世忠初欲盡誅建民,李綱自福州馳見世忠曰:“建民多無辜。”世忠令軍士馳城上毋下,聽民自相别,農給牛穀,商賈馳征禁,脅從者汰遣,獨取附贼者誅之。民感更生,家爲立祠。捷聞,帝曰:“雖古名將何以加。”賜黄金器皿。
  世忠因奏江西、湖南寇贼尚多,乞乘勝討平。廣西贼曹成擁餘眾在郴、邵。世忠既平閩寇,鏇師永嘉,若將就休息者。忽由處、信徑至豫章,連營江濱數十里,群贼不虞其至,大驚。世忠遣人招之,成以其眾降,得戰士八萬,遣詣行在。遂移師長沙。時劉忠有眾數萬,據白面山,營柵相望。世忠始至,欲急擊,宣撫使孟庾不可,世忠曰:“兵家利害,策之審矣,非參政所知,請期半月效捷。”遂與贼對壘,弈棋張飲,堅壁不動,眾莫測。一夕,與蘇格聯騎穿贼營,候者呵問,世忠先得贼軍號,隨聲應之,周覽以出,喜曰:“此天錫也。”夜伏精兵二千於白面山,與諸將拔營而進,贼兵方迎戰,所遣兵已馳入中軍,奪望樓,植旗蓋,傳呼如雷,贼回顧驚潰,麾將士夾擊,大破之,斬忠首,湖南遂平。授太尉,賜帶、笏,仍敕樞密以功頒示内外諸將。師還建康,置背嵬軍,皆勇鷙絕倫者。九月,爲江南東、西路宣撫使,置司建康。
  三年三月,進開府儀同三司,充淮南東、西路宣撫使,置司泗州。時聞李横進師討偽齊,議遣大將,以世忠忠勇,故遣之。仍賜廣馬七綱,甲千副,銀二萬兩,帛二萬疋;又出錢百萬緡,米二十八萬斛,爲半歲之用。命戶部侍郎姚舜明詣泗州,總領錢糧;倉部郎官孫逸如平江府、常秀饒州,督發軍食。李横兵敗還鎮,世忠不果渡淮。
  四年,以建康、鎮江、淮東宣撫使駐鎮江。是歲,金人與劉豫合兵,分道入侵。帝手劄命世忠飭守備,圖進取,辭旨懇切。世忠受詔,感泣曰:“主憂如此,臣子何以生爲!”遂自鎮江濟師,俾統制解元守高郵,候金步卒;親提騎兵駐大儀,當敵騎,伐木爲柵,自斷歸路。會遣魏良臣使金,世忠撤炊爨,绐良臣有詔移屯守江,良臣疾馳去。世忠度良臣已出境,即上馬令軍中曰: “眡吾鞭所向。”於是引軍次大儀,勒五陣,設伏二十餘所,約聞鼓即起擊。良臣至金軍中,金人問王師動息,具以所見對。聶兒孛堇聞世忠退,喜甚,引兵至江口,距大儀五里;别將撻孛也擁鐵騎過五陣東。世忠傳小麾鳴鼓,伏兵四起,旗色與金人旗雜出,金軍亂,我軍疊進。背嵬軍各持長斧,上揕人胸,下斫馬足。敵被甲陷泥淖,世忠麾勁騎四面蹂躪,人馬俱斃,遂擒撻孛也等二百餘人。所遣董旼亦擊金人於天長縣之鵶口,擒女真四十餘人。解元至高郵,遇敵,設水軍夾河陣,日合戰十三,相拒未決。世忠遣成閔將騎士往援,複大戰,俘生女真及千戶等。世忠複親追至淮,金人驚潰,相蹈藉,溺死甚眾。捷聞,群臣入賀,帝曰:“世忠忠勇,朕知其必能成功。”沈與求曰:“自建炎以來,將士未嚐與金人迎敵一戰,今世忠連捷以挫其鋒,厥功不細。”帝曰:“第憂賞之。”於是部將董旼、陳桷、解元、呼延通等皆峻擢有差。論者以此擧爲中興武功第一。時撻辣屯泗州,兀術屯竹塾鎮,爲世忠所扼,以書幣約戰,世忠許之,且使兩伶人以橘、茗報聘。會雨雪,金饋道不通,野無所掠,殺馬而食,蕃漢軍皆怨。兀術夜引軍還,劉麟、劉猊棄輜重遁。
  五年,進少保。六年,授武寧安化軍節度使、京東淮東路宣撫處置使,置司楚州。世忠披草萊,立軍府,與士同力役。夫人梁親織薄爲屋。將士有怯戰者,世忠遺以巾幗,設樂大宴,俾婦人妝以恥之,故人人奮厲。撫集流散,通商惠工,山陽遂爲重鎮。劉豫兵數入寇,輒爲世忠所敗。時張浚以右相視師,命世忠自承、楚圖淮陽。劉豫方聚兵淮陽,世忠即引軍渡淮,旁符離而北,至其城下。爲贼所圍,奮戈一躍,潰圍而出,不遺一鏃。呼延通與金將牙合孛堇搏戰,扼其吭而禽之,乘銳掩擊,金人敗去。既而圍淮陽,贼堅守不下,約曰:“受圍一日,則擧一烽。”至是,六烽具擧,兀術與劉猊皆至。世忠求援於張俊,俊以世忠有見吞意,不從。世忠勒陣向敵,遣人語之曰:“錦衣驄馬立陣前者,韓相公也。”或危之,世忠曰:“不如是,不足以致敵。”敵果至,殺其導戰二人,遂引去。尋詔班師,複歸楚州,淮陽之民,從而歸者以萬計。
  三月,除京東、淮東宣撫處置使兼節制鎮江府,仍楚州置司。四月,賜號“颺武翊運功臣”,加横海、武寧、安化三鎮節度使。九月,帝在平江,世忠自楚州來朝。
  十月,邊報急,劉光世欲棄廬州還太平,張俊亦請益兵。都督張浚曰:“今日之事,有進擊,無退保。”於是世忠引兵渡淮,與金將訛里也力戰。劉猊將寇淮東,爲世忠兵扼,不得進。
  七年,築高郵城,民益安之。初,世忠移屯山陽,遣間結山東豪傑,約以緩急爲應,宿州馬秦及太行群盜,多願奉約束者。金人廢劉豫,中原震動,世忠謂機不可失,請全師北討,招納歸附,爲恢複計。會秦檜主和議,命世忠徙屯鎮江。世忠言:“金人詭詐,恐以計緩我師,乞留此軍蔽遮江、淮。”又力陳和議之非,願效死節,率先迎敵;若不勝,從之未晚。又言王倫、藍公佐交河南地界,乞令明具無反覆文狀爲後證。章十數上,皆慷慨激切,且請單騎詣闕面奏,帝率優詔褒答。後金果渝盟,鹹如其言。金使蕭哲之來,以詔諭爲名,世忠聞之,凡四上疏言:“不可許,願擧兵決戰,兵勢最重處,臣請當之。”又言:“金人欲以劉豫相待,擧國士大夫盡爲陪臣,恐人心離散,士氣凋沮。”且請馳驛面奏,不許。既而伏兵洪澤鎮,將殺金使,不克。
  九年,授少師。十年,金人敗盟,兀術率撒離曷、李成等破三京,分道深入。八月,世忠圍淮陽,金人來救,世忠迎擊於泇口鎮,敗之。又遣解元擊金人於潭城,劉寶擊於千秋湖,皆捷。親隨將成閔從統制許世安奪淮陽門而入,大戰門内。世安中四矢,閔被三十餘創,複奪門出。世忠奏其功,擢武德大夫,閔由是知名。世忠進太保,封英國公,兼河南、北諸路招討使。
  十一年,兀術恥顺昌之敗,複謀再入,詔大合兵於淮西以待。既而金敗於柘皋,複圍濠州。世忠受詔救濠,以舟師至招信縣,夜以騎兵擊金人於聞賢驛,敗之。金人攻濠州,五日而破。破三日,世忠至,楊沂中軍已南奔。世忠與金人戰於淮岸,夜遣劉寶溯流將劫之,金人伐木塞赤龍洲,扼其歸路,世忠知之,全師而還。金人自渦口渡淮北去,自是不得入侵。世忠在楚州十餘年,兵僅三萬,而金人不敢犯。
  秦檜收三大將權,四月,拜樞密使,遂以所積軍儲錢百萬貫,米九十萬石,酒庫十五歸於國。世忠既不以和議爲然,爲檜所抑。及魏良臣使金,世忠又力言:“自此人情消弱,國勢委靡,誰複振之?北使之來,乞與面議。”不許,遂抗疏言檜誤國。檜諷言者論之,帝格其奏不下。世忠連疏乞解樞密柄,繼上表乞骸。十月,罷爲醴泉觀使、奉朝請,進封福國公,節鉞如故。自此杜門謝客,絕口不言兵,時跨驢擕酒,從一二奚童,縱游西湖以自樂,平時將佐罕得見其面。
  十二年,改潭國公。顯仁皇后自金還,世忠詣臨平朝謁。後在北方聞其名,慰問者良久。
  十三年,封鹹安郡王。
  十七年,改鎮南、武安、寧國節度使。
  二十一年八月薨,進拜太師,追封通義郡王。孝宗朝,追封蘄王,諡忠武,配饗高宗廟庭。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