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1419 次 历史版本 6个 创建者:hk008 (2010/2/5 3:30:49)  最新编辑:小乐 (2013/12/7 10:40:05)
珍珠港事件
拼音:zhēn zhū ɡǎnɡ shì jiàn
英文:Bombing of Pearl Harbour;Attack on Pearl Harbor
同义词条:真珠湾攻击,偷袭珍珠港,珍珠港战役,Z作战
  1941年12月7日(夏威夷時間,日本東京時間爲12月8日)晨,日本未經宣戰,突襲美國太平洋的最大海空軍基地——珍珠港,擊沉美戰列艦4艘,重創1艘,炸傷3艘,炸沉炸傷其他艦艇10餘艘,擊毁美機260餘架,斃傷美軍官兵4500多人,使美國太平洋艦隊受到重創。次日,美國對日本宣戰,太平洋戰爭爆發。這次襲擊正式將美國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

  珍珠港事件,又稱偷襲珍珠港珍珠港戰役Z作戰等,日本稱真珠灣攻擊,發生於夏威夷時
美艦亞利桑那號在被日本的炸彈擊中之後燃燒了兩天
間1941年12月7日,日本時間12月8日清晨。是日本聯合艦隊發動大批軍機和袖珍潛艇突襲美國太平洋艦隊位於珍珠港的海軍基地和歐胡島上的軍用機場之事件。這次行動是爲了防止美國阻撓日本南下進攻東南亞地區的英國荷蘭殖民地與美屬菲律賓,取得資源的計劃。

    11月16日,代號爲“機動部隊”的特混艦隊在内海口集中。這是一支龐大的艦隊,由海軍中將南雲忠一指揮,它包括6艘航空母艦、2艘配備有14英寸口徑大炮的快速戰列艦、2艘重型巡洋艦、1艘輕型巡洋艦、9艘驅逐艦、3艘油船和1艘給養船

    根據山本五十六的命令,南雲機動部隊爲了隱匿作戰意圖,故意錯開各艦艇編隊的出發日期,於17日陸續開始向艦隊集結地點——千島群島 南端擇提島(現屬俄羅斯)的單冠灣進發。

    1940年11月24日,根據山本的指令,參戰艦船集結完畢即作好遠航最後准備。11月25日,山本向南雲發出了絕密作戰命令:“機動部隊務於11月26日出發,竭力保持行動隱蔽,12月3日傍晚進入待機海域並加油完畢。”

    11月26日晨6時,南雲機動部隊起錨出港,由3艘潛艇爲先導,悄消地航行在波濤洶湧的北太平洋上,極其詭祕地駛向北緯42°、西經170°的待機海域,他們將在那兒等待最後命令——進攻。
 
    但華盛頓的日美談判還在裝模作樣地進行。日軍還派出大量艦機在日本本土活動,並模擬航空母艦編隊,頻繁進行無線電聯絡,以給美國造成“其主力艦隊仍在本土活動”的錯覺。而珍珠港的美軍則疏於防範,周末照常放假,港内一派和平景象(近來有歷史學家認爲,美國最高當局已穫悉日本艦隊出動的的情報,但羅斯福總統和總參謀長馬歇爾決定不通知珍珠港守軍,讓珍珠港遭受日軍的攻擊,爲美國參戰找到借口)。

    南雲機動部隊一直保持着無線電靜默,隻收不發,沿預定的北航線向東迂回前進,以避開美國的巡邏飛機和商船。航行出人預料地顺利,連日來濃雲密布,如一個天然的帷幕將龐大艦隊的行動遮蔽了起來。海面也沒有出現冬季常常掀起的巨浪。

    12月2日,正當南雲機動部隊剛剛越過東西經日期變更線,進入中途島以北的西經海域時,山本用新密碼給南雲發出來密令:“攀登新高峰1208”,意即按原計劃12月8日(夏威夷時間12月7日)發起攻擊。南雲隨即下令各艦長熄燈行駛,並把“Z作戰”行動向全體官兵傳達。隨時作好戰鬥准備。

    12月3日,南雲機動部隊轉向東南。12月6日,油船給部隊加滿了最後一次油,離開編隊。作戰部隊隨即轉向正南,航速增加到24節,高速逼近珍珠港。12月8日(夏威夷時間12月7日)黎明,南雲機動部隊到達珍珠港以北約230海里處。航空母艦開始轉變航向,朝北逆風行駛。南雲的旗艦“赤城”號升起了“Z”字旗。
 
    12月7日早上6時,南雲機動部隊接到了進攻命令,各航空母艦的飛行甲板上的綠燈亮了,飛機一架
1941年12月7日,日軍航母的指揮官目送戰機起飛,前往珍珠港執行轟炸任務
接一架飛離航母,不到15分鍾,擔任第一波攻擊任務的183架飛機就全部飛離甲板,其中戰鬥機43架,水平轟炸機49架、魚雷機40架,俯沖轟炸機51架,在領航機信號燈導引下,迅速編好隊形,然後繞艦飛行一周,在淵田美津雄海軍中校的率領下撲向珍珠港。

    此時美軍太平洋艦隊停泊在珍珠港内的艦船計有戰列艦8艘、重巡洋艦2艘、輕巡洋艦6艘、驅逐艦29艘、潛艇5艘、輔助艦船30艘。岸上機場停有飛機262架,其餘的2艘航空母艦、8艘重巡洋艇和14艘驅逐艦分别在威克島、中途島運送飛機,以及在約翰斯頓島演習。由於是星期天,大部分官兵離開了戰鬥崗位,整個珍珠港呈現出一派假日景象,沒有一點戒備。

    7時49分,日軍發出突擊信號,各飛行突擊隊立即展開攻擊隊形,俯沖轟炸機隊率先顺山穀進入。7時55分,成批炸彈暴雨班傾瀉到美太平洋艦隊基地四周的希凱姆機場惠列爾機場福特島機場,將機場上成比翼排列的數百架美機炸成一堆堆廢鐵,摧毁了機庫。僅僅幾分鍾,日本人徹底敲掉了珍珠港的防空設施,向“赤城”號航空母艦上的南雲拍發了襲擊成功的信號:“虎!虎!虎!”。

    7時57分,日本魚雷機從幾個方向突入,在僅僅掠過水面12米的高度上,向福特島東西兩側的美國軍艦發射魚雷。8時05分,日本水平轟炸機從正西方向進入,再次轟炸了福特島東側停泊的戰列艦,同時轟炸了高炮火力集中的依瓦機場。大火和爆炸引起的煙霧,頓時遮蔽了整個珍珠港,不少美國軍艦來不及作戰鬥准備就沉入海底。8時40分,第一攻擊波攻擊結束,日機顺利完成首次空襲任務後安然返航。

    日軍擔任第二波攻擊的168架飛機,於7時15分起飛,8時46分展開攻擊隊形,從瓦胡島東部進入,8時55分開始攻擊,俯沖轟炸機主要攻擊濃煙滾滾的美國艦船,水平轟炸機則繼續攻擊各機場,戰鬥機擔任空中掩護。與此同時,潛入珍珠港内的日本袖珍潛艇施放水雷,發射魚雷,攻擊美艦,封鎖港口。 

    在日機第一攻擊波突然襲擊開始時,美軍混亂不堪,驚慌失措,毫無招架之力。島上高射炮直至6分鍾後才零星射擊,33個高炮連,僅有4個連開火,但擊落日機甚少。港内的軍艦在最初的幾分鍾内,幾乎沒人能夠意識到正在發生什麼事情。排列在艦列最後的戰列艦“内華達”號剛升起旗艦,就被日機上的機關炮刹那間撕得粉碎,大驚失色的升旗手緊接着又升起幾面星條旗,無一不被打爛。當第一枚魚雷命中戰列艦“亞利桑那”號時,美國人還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戰列艦“馬里蘭”號正在升旗,一名水兵漫不經心地對一群沖向附近的機場飛機看了一眼,還以爲是自己的飛機,沒等他回過神來,炸彈已落在頭上。直到8時,美太平洋艦隊司令部才把一份十萬火急的電報發往海軍部:“珍珠港遭空襲,這不是演習。”此時,“俄克拉荷馬”號“西弗吉尼亞”號已被炸裂了,“亞利桑那”號和1000名水兵也被彈藥庫引發的一系列毁滅性爆炸淹沒了。到這時,美軍艦上驚魂初定的高射炮手才投入戰鬥,但奏效甚微。8時15分,美軍未遭日機轟炸的哈羅瓦機場起飛了4架戰鬥機,此後陸續起飛25架,與日軍飛機展開了空戰,但由於寡不敵眾,倉促應戰,協同不好,因而或被日軍戰鬥機擊落,或被美軍自己的高射炮擊毁。正在返航的美航空母艦“企業”號上18架俯沖轟炸機,和從美國本土飛來的12架“空中堡壘”式飛機,剛飛到珍珠港上空,就遭到日本“零”式戰鬥機的攻擊。一名美軍飛行員喊到“不要開炮!不要開炮!這是美國飛機!”話音剛落,他的無線電波就消失了。將近2個小時,日本人控制着珍珠港的海空,隨心所欲地進行着轟炸掃射。

    8時50分,正當日本第二攻擊波飛機飛臨瓦胡島上空時,美國國務卿赫爾才接到野村大使和來棲特使遞交的最後通牒,日本外交部規定遞交通牒的時間是華盛頓時間下午1時,延誤了50分鍾,目的是把襲擊時間保持到開戰前半小時,避免“偷襲”和“不宣而戰”的臭名,赫爾頓時目瞪口呆,憤怒地說:“在我整整50年的公職生活中,從未見過這樣一份充滿卑鄙的謊言和歪曲的文件。”日本人無言以對,狼狽退出門去,門已關上了,這時赫爾破口大罵:“無賴,該死!”

    10時整,日本飛機全部撤離珍珠港,返回母艦。得意洋洋的淵田,要求南雲再發起一次攻擊,摧毁珍珠港的修船廠和油庫,並建議派出蒐索機,蒐尋美航空母艦。南雲沒有同意,認爲這一戰,艦船油料幾乎耗盡,如果在這里耽擱,艦船就開不回去了。於是他下令北撤。同來時一樣,日本艦隊迅速地,靜悄悄地溜走了。而此是美國人幾乎還處在目瞪口呆之中。

    這是一場海上、水下、空中閃電式的立體襲擊戰,在短短的的1個多小時里,日軍共投擲魚雷40枚,各型炸彈556枚,共計144噸。擊沉、擊傷美軍各型艦船總計40餘艘,其中擊沉戰列艦4艘、重巡洋艦2艘、輕巡洋艦2艘、驅逐艦2艘和油船1艘;重創戰列艦3艘、巡洋艦2艘和驅逐艦2艘;擊傷重巡洋艦1艘、輕巡洋艦4艘、驅逐艦1艘和輔助船5艘。擊毁飛機265架。美軍傷亡慘重,總計2403人陣亡,1778人受傷。日軍隻有29架飛機被擊毁,70架被擊傷,55名飛行員死亡,5艘袖珍潛艇被擊毁,1艘袖珍潛艇被俘。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山本五十六贏得了這場賭博,這是他最爲冒險、收益最大的一次賭博,這一賭使他名震世界海戰史。

    珍珠港上空的滾滾硝煙和美國士兵的鮮血使美國國内的孤立主義一夜之間銷聲匿蹟。12月8
1941年12月7日美艦被炸後的資料照片
日中午,因行動不便而一向深居簡出的羅斯福總統,作出了異乎尋常的擧動,親自前往美國國會,而且沒有坐輪椅,而由他的長子扶着走進大廳,向美國參、眾兩院發表了爲時6分鍾的講演。羅斯福開門見山地說:“昨天,1941年12月7日,美國遭到了蓄意的猛烈攻擊,這個日子將永遠是我們的國恥日!——美利堅合眾國受到了日本帝國海空部隊的蓄意進攻……”最後他說:“我要求國會宣布,自1941年12月7日,星期日,日本無端和懦怯地發動進攻開始,合眾國與日本帝國之間就已存在着戰爭狀態。”不出1小時,參、眾兩院一至通過了羅斯福的宣戰要求。當天下午,美國政府對日宣戰。

    英國首相丘吉爾對此高興得老淚往下淌,他在得知日本偷襲珍珠港的消息之後的第一句話就是“好了!我們總算贏了。”事情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想不到日本人幫了他大忙。曾幾何時,爲了把美國拖進戰爭,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隻搞到一個《租借法》,而日本人的行動卻使美國人不得不痛下決心投入一場全球戰爭。當天,英國宣布同日本處於戰爭狀態。

   
2004年12月7日,在美國夏威夷珍珠港,幾名海員向一艘從“亞利桑那”紀念館旁駛過的軍艦敬禮
而希特勒卻對此大爲惱怒,據希特勒身邊的工作人員說,他在得知日本偷襲珍珠港的消息後,暴跳如雷,在場的人被嚇得目瞪口呆。希特勒始終沒忘記美國幹涉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結局所起的決定性作用。他認爲德國征服歐洲,摧毁蘇聯、最後制服英國的目標是可以實現的,但必須有一個條件:美國不介入。因此他盡量不給美國以參戰的借口。他在1939年9月向德國海軍將領下達了嚴格的命令:“任何德國潛艇不准在大西洋攻擊美國船隊”。但珍珠港事件使美國人終於找到了參戰的借口,希特勒的世界性戰略可能要功虧一簣。

    1941年12月9日,中國正式對日本宣戰,10日又對德、意宣戰。接着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等近20個國家也相繼對日宣戰。11日,德意作出反應,對美宣戰。美國同樣也對德、意宣戰。至此,戰爭名符其實地打成了一場世界大戰。 在那個全球戰爭的第一個夜晚,溫斯頓.丘吉爾心滿意足地安然如睡。夏爾.戴高樂對帕西上校說,今後“應作好解放法國的准備……”

背景

對日禁運


  自1937年至1941年,日本已陷入中國戰場的泥沼當中,4年來耗費大量資源但無所進展,各殖民地的收成與經濟都不好,日本開始尋求其他地方的資源以進行長期戰爭。1940年7月,日本聲稱爲了截斷蔣介石重慶政府自中南半島穫取國外軍援,趁法國向德國投降時占領了該地,以奪取更多戰略物資,但此擧使得該區附近的殖民地宗主國感到日本擴張的威脅。1941年7月24日,美國羅斯福總統要求日本撤出中南半島與中國的軍隊,接著在26日下令禁止對日本出口多項戰略資源(其中對日本來說以石油與鋼最爲重要),並凍結日本在美國的資產,不久英國和荷蘭殖民政府也跟進。此政策被日本稱爲ABCD包圍網(乃取美、英、中、荷四國之英文縮寫而成),出口禁運使向來依賴美國石油的日本受到重大打擊(有部份原因是因爲對國內新的石油消費限制規定,以及各資源國內供應不足之故)。羅斯福下令讓艦隊駐紮在珍珠港也顯示不排除武力幹預的可能性。在日本試圖以外交談判解決卻接連碰壁,德國進攻蘇聯,南進無後顧之憂後,大本營決定考慮與英美荷開戰的可能性。

開戰計劃

 
  太平洋戰爭爆發前,正在建造中的大和號戰艦,是日本海軍計劃開戰後以戰艦艦隊決戰的主力代表。早在1909年,日本軍方就曾擬定過與美國的戰爭計劃「國家防衛策略」,該策略中認爲美國會與日本於馬里亞納群島和馬紹爾群島之間海域戰鬥。30多年來,日本海軍也一直以此假想爲訓練,軍艦也一直以近海戰鬥爲設計主軸。1941年,大本營提出與以前差别不大的計劃:決定在開戰之初進攻英美荷在東南亞的殖民地,首要目標是荷屬東印度的油田,其他則有馬來半島、菲律賓、緬甸等地;認爲一旦與美國開戰,在攻進美屬菲律賓時,美國必定會以龐大的艦隊前來救援,日本就能以其龐大的艦隊進行決戰(類似日俄戰爭中的對馬海峽海戰)。

 
  山本五十六上將,攻擊珍珠港計劃的核心人物。海軍聯合艦隊指揮官山本五十六卻不讚同這個計劃,這個計劃中日本對美國艦隊決戰的主力是戰艦,山本認爲其在海戰的主力地位已成過去,早在1927年他擔任赤城號艦長時就有對空中武力爲新一代戰爭型態的想法;到了1940年,英國皇家海軍以24架飛機搭載魚雷去攻擊位於塔蘭托的義大利戰艦,結果喪失2架飛機卻癱瘓了3艘義大利戰艦,這種戰鬥方式更在山本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此外,留學過美國的山本知道其工業潛力是日本遠遠比不上的,若以此計劃勢必會陷入一場消耗戰中,道致物資與工業能力皆落於美國的日本戰敗。

  山本認爲,必須在美國軍事能力動員起來前就先將其力量摧毀,美國太平洋的前線基地—珍珠港。美國1940年的士兵人數僅有25萬人,而已全面動員的日本有400萬名士兵,能在其未組織人力前迅速攻占菲律賓,甚至進攻美國本土。在消滅美國於太平洋的艦隊後,日本可以暢所無阻的南下進攻。

  珍珠港位於夏威夷上的歐胡島,該島人口結構主要有白人、日本人、中國人和菲律賓人,地形是一個被陸地所包圍的海港,僅有一個出口,港內船隻通過出口至外海需要3個小時,油庫、維修設施都缺乏空中保護。至於對魚雷的防禦則是因爲1940年12月哈斯柏登·金梅爾(Husband Edward Kimmel)上將向華府報告「魚雷防禦網在狹窄的海港出口妨礙了交通」而被拆除。該港的士兵也未有被告之即將與日本開戰的消息。美國軍方雖然有軍官認爲珍珠港即遭日本攻擊,而不是菲律賓,但又認爲日本無法立即對珍珠港展開攻擊 。
  

山本五十六的賭博


    1940年春夏之際,希特勒以“閃擊戰”横掃西歐,英軍退守英倫三島,日本軍國主義者認爲
山本五十六上將,攻擊珍珠港計劃的核心人物
這是向南推進,奪取英法荷在東南亞的殖民地,攫取戰略資源的大好時機,日本朝野上下爆發出陣陣“不要耽誤了末班車”的囂叫,近衛文磨在東條英機等陸軍將領的支持下的再次組閣,近衛一上台馬上決定與德、意建立軍事聯盟,擴大侵略。1940年9月27日,日本與德、意簽訂了三國同盟條約,矛頭直指美英。

    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官山本五十六海軍上將認爲,對日本要占領東南亞最大的威脅是美國。一旦日美開戰,美國太平洋艦隊主力必然會從珍珠港出擊,從側翼對日軍的東南亞進攻進行牽制。首先必須去掉後顧之憂,先摧毁美國太平洋艦隊在珍珠港的主力,迫使美國訂立城下之盟。

    1941年2月山本制定“Z作戰計劃”,其成功完全有賴於兩個靠不住的假設:一是在襲擊時,美國太平洋艦隊正停泊在珍珠港内;二是一支大型的航空母艦隊在渡過半個太平洋時而不被發現。隻有賭徒才會冒這個險,而山本恰恰是賭博高手,他常他身邊的參謀說,賭徒的思維在他思考問題時經常起作用:一半靠計算,一半靠運氣。他決心要大賭一場:“或是大穫全勝,或是輸個精光。假如我們襲擊珍珠港失敗了,這仗就幹脆不打了。”

  由於“Z作戰計劃”過於冒險,不僅海軍軍令部極力反對,就連執行奇襲任務的第1航空母艦特混艦隊司令長官南雲忠一海軍中將,起初也表示懷疑。但山本堅持己見,認爲同美國交戰本身就沒有什麼穫勝的希望可言,明知如此,還要硬打的話,隻有一開始就盡全力先發制人給敵人很很一擊,給敵人造成困難和障礙。除此之外,别無它法。日海軍軍令部猶豫不決,山本最後提出:如果海軍軍令部不同意“Z作戰計劃”,他將不惜辭去聯合艦隊司令官職務,同時還表示,如果南雲海軍中將不完全讚同,那麼就由他親自率領航母艦隊出征。面對山本最後的要挾,日海軍軍令部不得不批准了“Z作戰計劃”。

    日本立即投入了緊張的備戰。日軍魚雷轟炸機的飛行員,在南方鹿兒島海灣上空,模擬珍珠港地形,進行特技表演似的攻擊訓練。與此同時,海軍情報部門向夏威夷派出了間諜,偵察美太平洋艦隊進出珍珠港的情況;爲了保證襲擊成功,防止泄密,除了參與策劃的人員外,包括航母艦長在内,誰也不知道有何作戰任務,並實行了嚴格的信件檢查制度;讓海軍士官學校的學生穿上正式軍服到東京參觀,造成日本海軍沒有任何戰爭准備的假象,以欺騙國外視線;爲了進一步迷惑美國,外交部派譴前駐德大使來棲三郎作爲“和平特使”赴美,協助野村舍三郎大使與美進行和平會談。

    在諸多准備基本就緒後,11月5日,山本根據軍令部的指示下達了“聯合艦隊絕密第1號作戰命令”。概括了行動開始後的第一階段内海軍的戰略,不但包括對珍珠港的襲擊,還包括對馬來亞、菲律賓、關島、威克島、香港和南洋等地同時進行襲擊。山本又把所有艦長和飛行隊長都集中在他的旗艦“長門”號上,把襲擊珍珠港的計劃告知了他們。在24小時内,山本又發布了第2號命令,初步確定襲擊時間爲12月8日,星期日,凌晨3時30分(夏威夷時間12月7日,星期日,凌晨8時)。日本進入了臨戰狀態。

行動

 
  日軍魚雷攻擊機正從翔鶴號航空母艦上起飛12月2日上午10點30分,東京國會正式做出宣戰決定,南雲於當天日本時間下午5點30分收到了登上新高山(指台灣玉山)與1208,新高山即是指開戰決定,1208則爲日本時間的預定攻擊日。

  按原定計劃,若在艦隊移動時就被發現隨即取消作戰,隨即傳來了東京收到潛伏於珍珠港間諜的資訊,港內共停泊9艘戰艦、3艘巡洋艦、驅逐艦17艘,船塢內則有巡洋艦4艘、驅逐艦3艘,航空母艦則全部不在基地內,也得到港內沒有魚雷網和防空氣球的消息,夏威夷也未有任何緊急廣播。

  作爲行動前鋒的袖珍潛艇開始離開母艇。在3點42分時,美國掃雷艇禿鷹號在檀香山港前發現一個潛望鏡,驅逐艦華德號開火攻擊並投下深水炸彈。雖然華德號立刻向海軍總部報告此事,卻不受到重視。此時時間接近天亮,日軍已抵達戰績預定升空地點,爲歐胡島正北230浬,築摩號和利根號皆各派出1架偵察機偵查,以防止美軍的反擊,卻在1小時候未收到回報,南雲此時決定不考慮原定計劃細節,提早讓於6點戰機升空,另外有6架飛機因爲技術上的問題發射失敗。
1941年的珍珠港俯視圖

  

第一波攻擊

 
  第一波攻擊的日軍路線圖,黃色爲水平轟炸機,淺藍色爲魚雷轟炸機,深藍爲俯沖轟炸機,白色爲戰鬥機

  攻擊目標:
  1.加利弗里亞號戰艦
  2.馬里蘭號戰艦
  3.奧克拉荷馬號戰艦
  4.田納西號戰艦
  5.西維吉尼亞號戰艦
  6.亞利桑納號戰艦
  7.內華達號戰艦
  8.賓夕法尼亞號戰艦
  9.福特島機場
  10.希甘姆機場

  被日軍忽略的目標:
  A.儲油庫
  B.太平洋艦隊司令總部大樓
  C.潛艇基地
  D.海軍造船廠第一波攻擊共動用183架飛機(原預計189架),分别爲:

  第一組(目標:戰艦和航空母艦)
  49架九七式魚雷攻撃機,作爲水平轟炸機,攜帶1760磅重穿甲彈,由淵田美津雄指揮,分爲4個機隊。
  40架九七式魚雷攻撃機,由村田重治指揮,裝備九一式魚雷,分爲4個機隊。

  第二組(目標:福特島和惠勒機場停駐的飛機)
  51架九九式俯沖轟炸機,攜帶550磅炸彈,由高橋赫一指揮。

  第三組(目標:擊毀各機場上起飛的飛機,奪取制空權 )
  43架零式戰鬥機,由板古茂指揮。

  夏威夷此時還正處於星期天太陽未升起的早晨,島上隻有少數人起來,大部分士兵都還處於休息狀態。在奧帕納雷達站中的兩位二等兵於6點45分在螢幕上發現有不明物體靠近歐胡島(實際上是南雲的偵察機),卻沒有上報。不久,螢幕顯示北方有一大巡飛機接近後,他們趕緊聯絡防空中心有不明物體靠近基地(但沒有講規模),值班的泰勒(Kermit A. Tyler)中尉回報他們應該是看到自「希甘姆」機場的巡邏隊,或是從美國本土加州來的B-17轟炸機。早上7點40分,機隊離開航空母艦已過1小時又40分鍾,淵田判斷美軍都尚未清醒,偷襲必定成功,便發射一枚信號彈,但機隊中有人沒看見,淵田又再發射一發,卻已有人誤解是發射2發的作戰方式;不過這項錯誤對整場作戰並無影響,因爲美軍並未有組織的抵抗。從發射信號彈到第一枚炸彈投下之前,淵田發出無線電信號“虎!虎!虎!”,即通知南雲艦隊偷襲成功。

  機場

  日軍開始攻擊,由於美軍還處於驚愕狀態,幾乎沒有什麼反擊能力,日軍機隊暢索無阻的分開執行自己的任務。對日軍來說要先摧毀美軍的戰鬥機以保護其他轟炸機,而零式戰鬥機則因爲空中沒有敵人也轉而加入攻擊機場的行動。日軍於夏威夷時間7點48分開始攻擊機場,惠勒機場被認爲駐有50架P-40和P-36,在第一次攻擊中就摧毀四分之一的飛機,兵營和機庫都被炸彈所攻擊,惠勒機場完全失去反擊能力。希甘姆機場則是轟炸機的基地,停放約70架轟炸機(其中12架爲B-17飛行堡壘),被破壞程度與惠勒機場相同。7點58分,羅根·C·雷姆賽上校於福特島向港內發出廣播:「珍珠港受空襲,這不是演習!」,此消息隨後由太平洋司令部發出(8點12分),再傳到華盛頓,但此消息傳到總統與國務院已是華盛頓時間下午2點。

  船艦

  日機在抵達後確認所有船艦,與估計數量有偏差,共有8艘戰艦、8艘巡洋艦、30艘驅逐艦、4艘潛艇、9艘布雷艦、14艘掃雷艦、1艘炮艇、12艘魚雷艇、2艘補給艦和2艘油輪,1艘航空母艦都沒有(實際上,航空母艦企業號曾在早上6點從370海里外派出18架偵察機飛往珍珠港,但未被日軍發現。在珍珠港受攻擊時也僅在周圍海域不到300浬的距離內)。 各機開始攻擊預定的目標,大部分戰艦均受到3枚以上的炸彈攻擊。亞利桑納號戰艦由於被炸彈擊穿甲板於鍋鑪和彈藥庫爆炸,死傷最爲慘烈。不久美軍開始反擊,有零星的高射炮火和極少數飛機起飛,而8點40分,日軍第二波攻擊機隊已越過歐胡島東岸,淵田的機隊開始返回集合點(於8點45分抵達)。
零式戰鬥機

  

第二波攻擊

  
  第2波日軍機隊共有171架,由島崎重合指揮,編列爲:

  第一組:共54架九七式艦上攻擊機,攜帶550磅和132磅炸彈,由島崎重合指揮
  27架負責攻擊卡內奧赫、福特島、巴柏斯的機庫與飛機
  27架負責攻擊希甘姆機場的機庫與飛機
九九式俯沖轟炸機


  第二組:俯沖轟炸機組,負責攻擊船艦,由江草降繁指揮
  81架九九式俯沖轟炸機,攜帶550磅炸彈,分爲4個機隊

  第三組:戰鬥機組,負責攻擊各機場飛機,奪取制空權與掩護各轟炸機,由飯田房太指揮
  36架零式戰鬥機

  在第二波攻擊行動中,內華達號戰鬥艦試圖逃往外海,日軍轟炸機看准將其擊沉可堵住珍珠港唯一的出口,便發起猛烈的攻擊,但在被擊沉前就由美軍以2艘拖船拖出港外,解除太平洋艦隊被困於港中的危機。而從美國本土飛來的B-
九七式魚雷轟炸機
17也在此時抵達希甘姆機場,但油料不足、飛行員疲倦、有些甚至沒有武裝,紛紛被擊落或是迫降。自企業號飛出的18架俯沖轟炸機也在此時抵達,出發尋找日軍艦隊而沒有人想到使用雷達追蹤日機,如此便可找到南雲艦隊,以致一無所穫;另外還有3架在第2波攻擊結束後下午被當作日軍被防空炮擊落。9點45分,日軍開始撤退。11點15分,金梅爾宣布夏威夷進入戒嚴狀態;12點40分,羅斯福同意在夏威夷引入戰時法並建立軍政府統治。
  

可能的第三波攻擊


  淵田向南雲報告:「確定擊沉4艘戰艦,也造成敵方機場相當嚴重的損毀;雖然反抗加劇,但我建議再度發動攻擊。」,源田實和山口多聞都也建議再次攻擊,以摧毀美軍更多油料(約有4萬加崙的燃油,若摧毀了太平洋艦隊至少有4個月無法出動)、魚雷、船塢和基礎設施,但南雲卻回應「已達到預期戰果」,下令撤回本土。下午1點30分,艦隊迅速北駛撤退。軍事歷史學家認爲南雲若發起第三波攻擊,對美軍造成的損失會超過戰艦的損失,如果珍珠港被徹底摧毀以致喪失其基地功能,美軍艦隊勢必撤回本土,預估將使得美軍對太平洋的反攻推延1年;而美國後來的太平洋艦隊司令切斯特·威廉·尼米茲上將認爲這將延長太平洋戰爭2年。一般認爲南雲之所以沒發動第三波攻擊有以下原因:

  美國在第2波攻擊期間防空力量已大幅加強,日軍有三分之二的損失是來自第2波攻擊中,南雲認爲發動第三波攻擊將會冒著使用四分之三聯合艦隊的力量風險去摧毀目標,而艦隊會再損失更多飛機。

  南雲不清楚美軍航空母艦的位置、美國的空軍基地是否有能對艦隊造成威脅的殘存飛機、艦隊位置是否在敵人飛機航程內。

  前兩波使用的飛機是預先准備好的,要發動第三波攻擊需要一些時間來做准備,這也會造成日軍飛行員不得不在夜間降落在甲板上,而當時隻有英國皇家海軍有發展航艦的夜戰科技,日本行使的風險高。

  日本飛行員沒有做攻擊珍珠港岸上設施的准備,第三波攻擊是以空投炸彈爲主,但主力的魚雷機和戰鬥機改裝需要時間。

  日本艦隊的燃油已嫌不足,在珍珠港北部多待時間會使得返回時的燃油情況更加加劇。

  第二波已經基本完成了行動計劃,消滅了大部分的美國太平洋艦隊,已達到主要目的。

  在一個地方待這麼久的時間是非常危險的。日本艦隊能夠不被發現從日本航行到珍珠港已經非常幸運了。在這里待的時間再長一些可能會被一艘幸運的美國潛艇或航空母艦發現。
  

南方作戰


  1942年太平洋戰爭的形勢(紅線圈內是日軍所到達最大的勢力範圍)在執行珍珠港的「Z作戰」後,大本營相繼發起南方作戰中的其他行動,分别爲:

  攻取菲律賓—「M作戰」:由空中攻擊四個目標,五支部隊進行登陸。
  攻取馬來半島—「E作戰」:由空中攻擊5個目標,3支部隊登陸,和1支部隊自泰國入侵。
  攻取荷屬東印度—「H作戰」
  攻取關島—「G作戰」
  攻取英屬婆羅洲—「B作戰」
  攻取香港—「C作戰」
  攻取俾斯麥群島—「R作戰」

  由於日軍行動迅速、兵力多、裝備優勢且計劃周密,美國艦隊無力幹涉,英美荷殖民地相繼被占領,日本快速擴增了在太平洋的勢力範圍,東及索羅門群島到西至緬甸,且俘虜了大量盟軍士兵。此外,在攻取馬來半島的作戰中,日軍再度使用魚雷機攻擊戰艦的行動,擊沉了威爾斯親王號和卻敵號,同珍珠港終結了大艦巨炮主義;英國遠東的艦隊被迫徹至印度錫蘭,其後又在積蓄反擊力量的期間被日軍重創,其海上勢力被逐出遠東地區。

結果

傷亡


  事後,金梅爾稱:「我必須承認,它的確是一場非常漂亮的軍事行動;撇開奸詐的行爲不說,日本人這次真的表現的相當出色。」珍珠港的空襲共持續一個小時又50分鍾,日軍穫得決定性勝利。美國在1941年12月太平洋艦隊原有12艘主力艦,其中有9艘戰鬥艦和3艘航空母艦,在被攻擊時珍珠港共有96艘船隻,共被癱瘓了8艘戰艦、3艘巡洋艦、3艘驅逐艦、8艘輔助性船隻,合計共30萬噸。其中完全被摧毀或不再使用的隻有亞利桑納號戰艦、奧克拉荷馬號戰艦、作爲靶艦的猶他號戰艦與2艘驅逐艦,其馀在花了一年多時間於港內打撈後,紛紛在太平洋戰爭中修複並投入使用。而飛機則是全部390架中,被摧毀188架(有92架屬於海軍戰機,96架屬於陸軍航空軍機),受損155架(126架陸軍機和31架海軍機),以卡內奧赫和埃瓦機場受損最爲嚴重,2機場共82架飛機僅有1架在攻擊後保有升空能力。而美國人員傷亡則有:共2403人死亡,受傷1178人;海軍:2008人陣亡,710人受傷(死亡人數近半數自亞利桑納號)、陸戰隊:109人陣亡,69人受傷、陸軍:215人陣亡,360人受傷、平民:68人死亡,35人受傷。許多美軍士兵在當天表現英勇,此事件共頒發14枚的榮譽勳章、53枚海軍十字勳章、4枚銀星勳章和4枚海軍與陸戰隊勳章。

  相較之下,日本損失則非常小,共29架軍機(9架戰鬥機、15架俯沖轟炸機和5架魚雷轟炸機,其中有14架俯沖轟炸機和6架戰鬥機是在第二波攻擊中損失的),飛行人員共55人。潛艇部隊則是共有一艘伊級潛艇和4艘袖珍潛艇被擊沉,還有一艘因爲擱淺而一人被美軍俘虜,共9人陣亡(後被以「九軍神」之稱在國內宣傳),部份程度上因爲這次潛艇的失敗,造成其後發展經費被刪除,並使潛艇部隊在太平洋戰爭期間被派往作爲運輸物資的工作。
  

長遠影響


  山本認爲一次成功的襲擊隻能帶來一年左右的戰略優越性,雖然之後的南方作戰極爲成功,但仍無法打敗擁有絕對物資優勢的美國。在珍珠港事件的25周年紀念日中,源田實表示:「在軍事行動上,珍珠港的攻擊行動是當年世界上最成功的一次,然而在政治上卻是極大的錯誤,道致日本最後走上投降一途……」

  日本計劃是在襲擊前中止與美國的協商。到12月7日爲止,日本駐華盛頓大使中的外交官一直在與美國外交部進行很廣泛的討論,包括美國對日本在1941年夏入侵東南亞的反應。襲擊前日本大使從日本外交部穫得了一封很長的電報,並受令在襲擊前(華盛頓時間下午一時)將它遞交國務卿科德爾·赫爾。但大使人員未能及時解碼和列印這篇很長的國書。最後這篇宣戰書在襲擊後才遞交給美國。實際上,這篇國書在日本遞交美國前就已經被美國解碼了。喬治·馬歇爾在讀過這篇國書後立刻向夏威夷發送了一張緊急警告(該文件並未注明「緊急」或「特急」的資訊),但由於美軍內部傳送系統的混亂這篇電報不得不通過民用電信局來傳達。襲擊數小時後一個年輕的日裔美國郵遞員將這張電報送到夏威夷美軍司令部,而總司令金梅爾看完則將它仍到垃圾桶。

  攻擊珍珠港的行動後來被證明將戰艦摧毀的作用遠比預想的要小得多,在珍珠港的行動實際上僅摧毀了美國陳舊的大艦巨炮主義,航空母艦則絲毫未損,不足以長時間影響戰局,山本曾說道:「頭六個月或一年大約是可以顺利進攻的。但對於第二和第三年的戰事,我就毫無信心了……」;另外,就山本的計劃是爲了阻止美軍往太平洋東部救援,而美軍計劃則是與日軍開戰時要放棄其據點,並與大本營擬定之地點決戰,因此攻擊珍珠港是原本日美兩方都沒有想過的,也可以說山本此計劃是沒有必要的。而關於第三波攻擊,山本也由於此事對南雲的不破壞基礎設施和油槽透露過不滿,其表示南雲中將像一個小偷得手後急急逃跑,沒有抓住機會繼續擴大戰果,南雲對此則不認同,並重申已達到預期目的。在日本奇襲珍珠港,大敗美軍艦隊消息傳開後,日本國內擧國歡騰,東條英機甚至說:「我保證終能取得最後勝利」,山本在寫給他姊姊的信中說道:「戰爭終於要開始了,雖然現在到處充溢著熱鬧喧嘩,但這一切都會消失……珍珠港的勝利微不足道,不適合用來大肆宣傳,這樣會使日本人民忽略了事情的嚴重性」,最重要的可能是珍珠港事件立刻將一個本來意見不齊的國家動員起來了。它將美國團結起來,一起要戰勝日本,它可能也是後來盟軍要求無條件投降的原因。
  

各國反應

 
  希特勒在納粹德國國會宣布對美國宣戰1941年12月8日,羅斯福總統在國會說道:
羅斯福簽署對日宣戰書
「日本這次沒有正式宣戰,卑鄙的攻擊會永遠承擔不名譽的罪名……美國人民必然穫得最後勝利,我們不單要盡力防衛,更要使這種卑鄙的行爲再也無法危及我們……我們將會穫得最後勝利,願上帝保佑。在此本人僅要求國會宣布參戰。」,美國國會以隻有一票反對通過了對日本的宣戰。羅斯福立刻簽署了宣戰書,他稱12月7日爲一個「國恥日」。美國政府繼續和加強了軍事動員並開始將其經濟轉化爲一個戰時經濟。

  歐洲戰場上,納粹德國在日本襲擊珍珠港後,希特勒在國會說道:「德國在亞洲的盟友正給予行爲不當的美國重重的一擊」,並在12月11日對美國宣戰,不久義大利王國的墨索里尼也跟進。從軸心國協議來看阿道夫·希特勒沒有這個義務,但還是這樣做了。這更加激怒了美國人民,使美國可以更加明顯地支援英國。這也使美國在太平洋上的軍事回答拖延了一段時間。美國的參戰使盟國穫得巨大的工業生產力,英國即時解除被鄧尼茲潛艇艦隊斷絕物資的危機;蘇聯則爭取到德國巴巴羅薩行動後,將工業轉至烏拉山恢複生產的時間,兩國也穫得能夠對德國反攻的大量物資,對第二次世界大戰影響甚遠。

二戰揭密:珍珠港事件——來自中國的情報


  1941年12月7日(夏威夷時間,日本東京時間爲12月8日)晨,日本未經宣戰,突襲美國在太平洋最大海空軍基地之一的珍珠港,以28架飛機和3艘潛水艇的微小的代價擊沉美戰列艦4艘,重創一艘,炸傷3艘,炸沉炸傷其他艦艇10餘艘,擊毁美機260餘架,斃傷美軍官兵4.5千多人,使美國太平洋艦隊受到重創。消息傳到華盛頓後,坐在輪椅上的美國總統羅斯福面色陰沉,他環顧着眾幕僚說道:在與日本正式開戰前,必須弄清,當對手在珍珠港傾瀉冰雹一樣的重磅炸彈之前,美國當局是否跟瞎子聾子一樣,一無所知?還是穫悉了敵人偷襲的情報,由於人的因素,而失之交臂,最後招來彌天大禍?隨後總統鄭重申明:這個疑團,不能留給後人去解決,隻有現在刻不容緩地弄個水落石出,今後才能吸取這個沉痛的教訓,跟日本人血戰到底。在接下來的徹查中,美國人猛然發現:他們錯過了一個來自中國的重要情報,這個情報幾乎可以改寫珍珠港12月7日的歷史……
   

“南進”或“北進”——多國聚焦的熱點


    1941年,是世界風雲變幻的一年。

    當時,在對待日本的態度上,不管美國還是蘇聯都是左右搖擺不定的。4月9日,美國爲拖延對日開戰,爭取時間,與日本鑒定了《美日諒解案》;4月13日,蘇聯爲了提防已打到家門口的(納粹德國當時已占領波蘭,其勢力範圍已達蘇聯的西部邊境)希特勒,與日本在莫斯科簽訂了爲期5年的《日蘇中立條約》。

    1941年6月22日,德國法西斯向蘇聯發動了蓄謀已久的大規模侵略戰爭。蘇德戰爭初期,蘇聯蒙受了重大損失。納粹德軍攻占了蘇聯大片領土,並包圍了列寧格勒,兵臨莫斯科城下,蘇聯衛國戰爭形勢險峻。德國法西斯在歐洲戰場上取得的暫時軍事勝利,進一步刺激了日本擴張侵略的野心。但在進軍方向和用兵的先後次序上,日本朝野形成了立場尖銳對立的兩派;北進派以外相松岡洋右爲代表,主張配合德國盟友進攻蘇聯的西伯利亞;南進方針得到了近衛文麿首相及大多數海軍將領的支持,主張以德國失信爲由退出三國軸心,趁英法敗亡之際向南發展,控制海上交通線以掠取南洋豐富的戰爭資源。

    當時日本這一國策如何確定,將嚴重影響到歐亞各戰場戰局的發展,是一個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問題。因此,各方都對其十分重視,千方百計都在想搞清日軍的動向。
 
    對於蘇聯來講:

    斯大林的確是捏着一把汗。前門一個吹胡子瞪眼的希特勒已令他左支右絀,如果後門再擠進來一條東洋惡狗,他將被迫陷於兩線作戰、腹背受敵的危險境地。

    對於美國來講:

    羅斯福是希望日本北進的。因爲日本如果南進,勢必與美國在東南亞的利益發生沖突,美國將面對一個世界上數一數二海軍強國的挑戰;而日本北進,不僅有可能避免美國直接參戰,而且從大的意識形態上來講,蘇俄所信仰的共產主義與美國崇拜的“民主”和“自由”本來就是格格不入的。況且,美國人素來就是愛“坐山觀虎鬥”以“坐收漁人之利”。

    對於納粹德國來說:

    雖然血統高貴的雅利安人打心眼里看不起素有倭奴、倭寇之稱的東洋小日本,但從自身的實際利益出發,還是希望日本人能抄老毛子的後路,以減輕自身在東線戰場的壓力。

    對於已經沒落的大英帝國來說:

    這個被在家門口隔海叫陣的希特勒搞得元氣大傷的昔日“日不落帝國”,當然不希望日本人再來染指其在東南亞僅剩的那幾塊殖民地;再加上那個一身贅肉的當權者(指戰時的英國首相邱吉爾)故有的對蘇俄社會制度的敵視,所以英國也是希望日本人北進的。

    ……
   

美國人爲自己的輕狂和無知付出代價


    可是,既然美方事先已得到了這條至關重要的軍事情報,爲什麼沒能挽救12月7日珍珠港的命運呢?這還要從美國人對待這個情報的態度說起。

    當中方穫得了這一重要情報後,立即召開了向盟軍駐渝代表通報這一情況的會議。然而,盟軍的絕大多數代表對這個情報表示懷疑,認爲憑中國情報機構的業務和技術水平,根本不可能穫得如此重要的軍事情報。更可氣的是,那位參會的美國將軍聽到這條消息以後還捧腹大笑,說什麼你們中國人開什麼玩笑,日本人正在和美國人談判,兩國關係很好,這是在挑撥日美關係,(這條情報)根本不屑一顧,你們中國人怎麼能掌握這麼高級的情報?根本不相信。在他看來:小日本根本沒有挑戰美國的實力,何況不久前它在諾門坎被老毛子好好地教訓過一頓,現在又深陷中國戰場而無力自拔,根本無力再向美國發起新的攻擊。

    中方堅信情報可靠,經反複權衡後,再次通過中國駐美武官向美國政府緊急通報。美國總統羅斯福接到這一重要情報後,開始非常重視,立即召開三軍參謀長聯席會議,緊急研究對策。但在會上,很多人對中國情報的可靠性產生懷疑,理由是這份情報太具體了,詳細到了令人無法置信的地步。本來,決定兩國開戰這已屬於最高的國家軍事機密,能夠得到敵國的這一情報已屬十分不易,何況這條情報能詳盡到幾月幾號,派什麼部隊具體打擊哪里……最後,羅斯福也對此情報產生懷疑,以致在會上沒有形成一致意見,采取有效應對措施。

    這里,美國人按常理的分析不是沒有道理,但西方人理性的思維方式對於狹隘島國上陰險狡詐、性情乖張、全無信義的倭寇是不適用的。因爲縱觀近代小日本的發家史,每一次成功無不是依照蛇吞象的邏輯冒險成功的。況且,經過屢次的冒險得手,日本狂妄變態的思維形式已經完全代替了理性。再看當時的日本當權者,首相東條英機本身就是一個嗜血成性的戰爭瘋子,而那位統領強大的日本海軍聯合艦隊的山本五十六大將更是一個十足的戰爭賭徒。這樣,就活該美國人倒黴了。
描寫報複珍珠港事件的海報

    不久,日軍偷襲珍珠港,美國太平洋艦隊遭受重大損失。

    事後,還廣泛流傳着這樣一種說法:

    “珍珠港事件”是具有遠見卓識的羅斯福總統和他的高級幕僚們,面對國内濃厚的孤立主義情緒,爲了使美國在納粹德國和日本法西斯全面征服歐亞大陸之前投入戰爭,上演的一出“苦肉計”。同時,爲了減少損失,美國當局又借故將3艘航空母艦調出了珍珠港,並通過祕密渠道不露聲色地運去大批醫護人員和急救物資。但也有人質疑:就是羅斯福吃了豹心虎膽,估計他也不敢押這麼大的賭注,拿海軍的主力、國民的生命和國家的命運開玩笑。因爲作爲一個國家元首來說,都知道戰爭非同兒戲。“珍珠港事件”美軍所受的損失, 兩年之内都沒能緩過勁來,期間任由日本海軍艦隊在太平洋上胡作非爲、横沖直撞。對此專家認爲:在對待戰爭的問題上,應該說國家元首是不敢冒這種險的。

    由於至今仍未找到最有力的直接證據,因此有關“苦肉計”之說,仍然是一個未解之謎。
   

素有的中國情報來源之說


    那麼,中國人是如何穫取到這條重要情報的呢?在現存的歷史資料中,對於這條重要情報的穫取途徑大致存在着兩種不同的說法:

    一是認爲日軍偷襲珍珠港的情報是由戴笠領導的“軍統”通過無線電偵測穫取並破譯的。“軍統”的全稱爲“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是1938年在“複興社”的核心組織“力行社”的基礎上成立的國民黨最大的情報特務組織之一。由於當時日本空軍經常轟炸重慶,“軍統”受命通過監測、偵聽日軍空軍的通訊,來穫取日軍祕密的作戰計劃和掌握其行動規律。“軍統”曾於1941年上半年,就監聽到了日本空軍向太平洋方向作戰的准備和計劃。

    但有些專家對這種說法提出質疑。因爲偷襲珍珠港的是日本海軍的艦載機,屬於海軍航空兵,與空軍無關。再說,當時再先進的戰機也不可能從日本本土到夏威夷打個來回。那麼,“軍統”通過偵聽日本空軍的動向,又怎麼能夠了解日本海軍的作戰計劃?

    第二種說法認爲:日本偷襲珍珠港的情報是由兩位中國人——楊宣誠和文強破譯的。

    楊宣誠,湖南長沙人,16歲赴日本留學,後於1913年進入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學習,學成後回國。“九一八”事變後,出任中國駐日大使館海軍少將武官。當時中日關係日趨緊張,中方急需日方軍事情報,楊宣誠便利用自己精通日語、在日有很多師友的有利條件收集了大量重要的日方軍事情報。1937年抗戰爆發,已經回到了國内的楊宣誠出任國民政府最高情報機關——第一部情報處處長兼第五部對敵宣傳組長,主持對日作戰軍事情報工作。其間由於工作需要,他招攬了一批情報高手,其中就有湖南籍情報幹才文強。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前,由楊宣誠領導和文強參與的第二廳監測電台接收到日軍一個新出現的密碼。由於距離太遠,電波十分微弱,時隱時現。經楊宣誠與文強等夜以繼日地全力破譯,得知這是日本太平洋海空軍之間的一個聯絡信號,這引起楊宣誠與文強的高度警覺。楊宣誠隨之命令文強率領一組監測電台,日夜跟蹤這一神祕波段。在震驚世界的“珍珠港事件”前夕,神祕信號更加頻繁出現。楊宣誠與文強經破譯得知日軍正在加緊向太平洋地區調兵遣將。楊宣誠和文強經過縝密分析認爲,一定是日軍要向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某戰略要點采取重大軍事行動……

    鑒於中國的情報部門都在事先得到了德國入侵蘇聯和日本偷襲珍珠港的准確情報,美國總統羅斯福對中國的情報機關表示大爲欽佩,這也使得老蔣面上有光,得意之情溢於言表,自言羅斯福對他“將益見尊重與信賴矣”。但當羅斯福鄭重向他提出要求中國派一位精通日語、英語的海軍軍事情報專家做他的私人軍事顧問時,深知軍事情報的極端重要性及情報精英難能可貴的老蔣還是婉言謝絕了。

    至此,日軍偷襲珍珠港的情報是由國民黨的情報機關破譯穫取的這一說法似乎已成爲板上釘釘的事實,但幾十年之後,關於穫取這份寶貴情報的一種新說法卻又浮出水面:最先穫取日軍偷襲珍珠港計劃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地下情報組織。
   

潘漢年與中央特科


    盡管中國共產黨在建立之初力量十分弱小,不具備與帝國主義列強及他們在中國的代理人——各路新老軍閥進行面對面針鋒相對鬥爭的實力,但爲了自身的生存,爲了把握鬥爭的方向和制定相關的策略,爲了今後的發展,一直是非常重視情報工作的。1927年,由周恩來親自負責組建了黨的專門情報機構,這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中央特科,當時它的主要職能是保護中共中央的安全。1931年,由於顧顺章的叛變,中央對特科的人事進行了調整,潘漢年就是調整後特科的幾位主要領導人之一。

    潘漢年,1906年出生,江蘇宜興人。他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參與左翼作家聯盟的籌備組織工作,有着十分廣泛的社會關係。潘漢年同時又是一個頗有傳奇色彩的人物:紅軍長征時,他曾利用蔣介石與地方軍閥之間的矛盾,經過談判,使紅軍顺利通過了由地方軍閥實際控制的區域;在遵義會議後,爲了恢複黨的地下組織從而展開敵後工作,同時也爲了與中斷很久了聯繫的共產國際取得聯繫,他又設巧計隨商隊潛出老蔣重兵雲集的貴州,經香港安全回到上海。抗戰爆發後,潘漢年領導的中央特科情報部門成功地滲透進了侵華日軍内部,並建立起了自己的地下組織來偵穫情報。

    1941年初,正當日本朝野爲“南進”還是“北進”進行激烈辯論的時候, 中共中央就兩次急電潘漢年,令其一定要摸清日本的戰略動向。爲什麼這件棘手的事非要潘漢年來辦呢?因爲在潘漢年的手中,有一張不到萬不得已時不能輕易打出的“王牌”——一個由日本人組成的、專爲中共提供重要情報的特殊情報小組。那麼,潘漢年又是如何擁有這張“王牌”的呢?

    早在日本侵華之前,處心積慮的日本外務省就在上海開辦了一所名爲“同文學院”的學校。這個“同文學院"明爲教育機構,實則是一個特務培訓機關,其目的是爲日後侵華培養一批“中國通”。但不成想,一些頗具正義感、同情中國抗戰、反對日本侵華戰爭的學員受日共進步宣傳的影響,成立了一個受日共直接領導的共青團支部,並一直與潘漢年領導的中共情報機構保持着接觸,由潘漢年委專人負責指導他們在中國的活動。這批學員畢業後,大都被分配到了日本駐華的關鍵機構,如西里龍夫(音)後來成爲華東派遣軍司令部的報道部部長; 中西公(音)成爲滿鐵系統能夠接觸到所有機密文件的高級職員。此外,還有被分配到駐華日軍的派遣軍司令部工作的;有在駐華武官處任職的……都是一般人不可能進去的相當重要的崗位,從而成爲潘漢年埋藏在日本特務機關深處的一支“中共諜報隊伍”。

    這次情報小組接到命令後,先是中西公(音)在滿鐵看到了一份屬絕對保密的對國際戰略形勢的通報,明確寫明到1941年的11月底,日本將中斷和美國的談判;後再結合其他情報人員提供的日本軍事調動的一些情況進行綜合分析,判斷日本海軍將在太平洋方向對美國進行一次突然襲擊,行動的時間將在12月8日,目標將是美國在太平洋上重要的海空軍基地珍珠港。

    隨後, 這一情報經潘漢年之手報給了中共中央。中共高層深知這個情報對美國的重要性,但爲了不暴露自己的情報網絡,決定把這份情報轉給軍統系統,以軍統穫取情報的方式向美國通報。於是,特科又安排通過一個軍統駐上海的情報工作人員,“很自然地” 讓軍統覺得是自己穫得了這一價值連城的情報。

當珍珠港噩夢醒來之後


    日本人冰雹般的重磅炸彈給一向輕狂自大的山姆大叔上了生動的一課,它使新大陸榮譽掃地、星條旗黯然失色、美國海軍威風不再。但是,珍珠港上的每一絲硝煙、每一縷火苗,都刺激者美國人的神經,促使他們清醒、嚴肅和振奮。這隻不飛不鳴已久的北美禿鷹,鏇即以全身的熱量和勇氣,投入到這場史無前例的大決鬥中去了。

    日本偷襲珍珠港不久,美國羅斯福總統就下令撤去太平洋艦隊司令金梅爾將軍的職務,由切斯特·尼
美國空軍伏擊山本座機,山本墜亡
米茲將軍取而代之。後來,在長達4年之久的太平洋大海戰中,尼米茲這個驕勇的海上騎士,成了日本海軍之魂山本五十六將軍不共戴天的死敵。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規模空前的一場戰爭,也是軍事情報鬥爭最爲激烈的一場戰爭。可以說,敵對雙方的情報較量始終滲透於戰爭的每一個角落,誰都想利用情報這把利劍,刺穿深不可測的戰爭迷霧。吃了一塹的美國人“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在接下來的戰鬥中,“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先後於:

    ——珊瑚海海戰中遏制住了日本人進攻的勢頭。

    ——中途島大戰中一擧扭轉了開戰以來的頹勢。

    ——在布因島的空中伏擊戰中,把日本那個所謂的“軍魂”山本大將打得魂飛魄散,報了珍珠港的一箭之仇。(來源:央視國際)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