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0321 次 历史版本 4个 创建者:Gnian (2010/3/25 0:14:30)  最新编辑:Gnian (2010/3/25 0:19:35)
南宋
拼音:nán sòng
英文: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南宋(1127~1276〔攻占南宋都城臨安〕,1279年〔崖山海戰失敗,南宋小朝廷滅亡〕),中國歷史上的一個朝代。1126年—1127年發生靖康之變使徽、欽二宗受金人擄去,迫使宋室南遷建都臨安,重建宋朝,史稱“南宋”,與金朝東沿淮水(今淮河),西以大散關爲界。南宋與西夏和金朝爲並存政權。南宋偏安於淮水以南,是中國歷史上經濟科技高度發達,但軍事相對較弱的王朝之一,亦是中國歷史上政治最黑暗的年代。

南宋疆域
  南宋由於武力始終不敵金國,統治範圍被迫限於淮水秦嶺以南的華南地區,跟金國長期的軍事對峙,但是這個也刺激了南宋經濟,對外貿易和手工業、武器制造技藝及科技高度發達。  

  靖康之難後,徽宗、欽宗二帝被俘,包括皇后,嬪妃,皇子,公主等皇室成員和機要大臣,宮廷女官,宮廷樂師,廚師等都被金人俘虜北上,而此時徽宗第九子康王趙構因之前去要求宋皇室派親王來做人質金寨做人質而又被認爲是冒牌貨而遣返回,就這麼僥幸躲過這場劫難而成爲皇室唯一幸存的人,在大臣推擧下在當時的南京(應天府)登基,後遷都於臨安,恢複國號,史稱南宋,趙構便是後來的宋高宗

  高宗即位的第二年,金國又繼續大擧南侵,於公元1129年金國又立劉豫爲帝,國號齊,史稱“偽齊”,以加強對黄河以南地區的統治。南宋派出由嶽飛韓世忠宗澤劉光世張浚等眾多將領指揮抗金北伐,在黄河兩岸曾經擊潰偽齊軍與金國的聯軍。

  高宗1138年任秦檜爲相,推行求和政策。秦檜削去抗金將領韓世忠的兵權,又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了嶽飛、嶽雲父子。宋高宗以向金國納貢稱臣爲代價,換回了東南半壁江山的統治權。

  南宋在宋孝宗宋寧宗朝時比較安定。宋寧宗以後,國勢日衰。

  蒙古汗國滅金後,南宋所面臨更強大的敵人——元朝。公元1271年,蒙古建國,國號爲,並於1276年攻占南宋都城臨安(今杭州),俘5歲的宋恭宗,後來,南宋光複勢力陸秀夫文天祥等人連續擁立了兩個幼小的皇帝(宋端宗、幼主),成立小朝廷。元軍對小皇帝窮追不舍。崖山海戰失敗後,走投無路的南宋終於在1279年3月19日隨着陸秀夫負剛滿八歲的小皇帝跳海而死而滅亡。

南宋在中國歷史紀年表中的位置

        約公元前2070—約公元前1600
          約公元前1600—公元前1046
          公元前1046—公元前221
   西周    公元前1046—公元前771
   東周    公元前770—前256
    春秋   公元前770—前476
    戰國   公元前475—前221
        公元前221—前206
        公元前202—公元220
   西漢    公元前202—公元8
        公元 9—23
   東漢    公元25—220
  三國     公元220—280
        公元 220—265
        公元 221—263
        公元 222—280
        公元265—420
   西晉    公元265—316
   東晉    公元317—420
   十六國   公元304—439
  南北朝    公元386—589
   北朝    公元386—581(在北方,經歷了北魏、東魏和西魏、北齊和北周五個朝代,史稱“北朝”
   南朝    公元420—589(在南方,東晉之後,經歷了宋、齊、梁、陳四個朝代,史稱“南朝”
        公元581—618
        公元618—907
  五代十國   公元907—979(唐滅亡後,在北方先後出現了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和後周五個較強大的王朝。
                               與此同時,南方各地又陸續並存過九個較小的割據政權,即吳、南唐、吳越、楚、前蜀、
                               後蜀、南漢、南平及閩等九國;北方河東地區則有北漢勢力。史稱“五代十國”

        公元960—1276
   北宋    公元960—1127
   南宋    公元1127—1276(1276年,元攻占南宋都城臨安;1279年,崖山海戰失敗,南宋小朝廷滅亡
        公元916—1125
   西夏    公元1038—1227
        公元1115—1234
        公元1271—1368
        公元1368—1644
        公元1644—1911
  中華民國   公元1912—1949
  中華人民共和國  1949年10月1日成立

南宋建立


  女真族領袖完顏阿骨打建立金國。宋徽宗見遼國力衰退,便派使者向金提出聯金滅遼事宜。宋攻燕京,大敗而回。金攻陷臨潢府,遼亡。宋付上巨額贖款給金,以換取燕京等地。金借口北宋收容金叛將,分兵南下,趨汴京。欽宗即位,與金人和議,金人解兵北歸。次年,即靖康二年(1127年),金人南下,攻陷汴京(今開封),擄走兩宗北去,史稱“靖康之禍”,北宋滅亡。

  公元1127年,金國從汴京撤軍,立張邦昌爲楚皇帝。張邦昌在萬般無奈之下以孟太後之名,下詔立趙構爲帝。靖康二年(1127年)五月,趙構正式即位,重建宋王朝,是爲宋高宗。叛臣張邦昌卻以護國有功爲名,被封王。高宗即位的第二年,金國又繼續大擧南侵。於公元1129年金國又立劉豫爲帝,國號齊,持“正統”史觀者稱爲“偽齊”,以加強對黄河以南地區的統治。

偏安


  宋高宗在位初期年輕力壯,有意抗金,收複河山,重用主戰派,以李綱、宗澤爲相鎮守汴京。曾多次大敗金兵,令局面稍爲穩定。但是,後來高宗沒有對抗金朝的決心,聽信主和派的建議罷免了李綱、宗澤等人。高宗南逃颺州,不久宗澤亦憂憤而死。 後來金兀術揮軍南下,高宗南逃至杭州,把杭州升爲臨安府,以備日後建都。金兀術繼續揮軍南下,高宗乘船出海避難。宋將韓世忠率八千精兵,利用黄天盪優勢力挫十萬金兵,堵塞金軍在黄天盪四十八天。金兀術曆經辛苦,火燒宋軍船隻,才能狼狽北返。從此金人不敢輕言渡江。高宗定都於臨安(今杭州),形成偏安的局面。

宋金和約


  宋高宗趙構,由於害怕軍人戰勝回朝會專横難制;而且亦擔心欽宗回朝繼承其死後的帝位(當時高宗因不能生育而絕後),所以在1138年任秦檜爲相,向金推行求和政策。秦檜削去首先抗金將領韓世忠的兵權。1138年宋金初次協議,南宋取回包含開封的河南、陝西之地。1140年,金朝撕毁協議,金兵分三路南侵,重占開封,宋軍在許多抗金名將指揮下,取得輝煌戰果。尤其是嶽飛在郾城與金兵將領兀術會戰,力挫金兵,乘機進兵朱仙鎮,收複了黄河以南一帶,與開封隻有四十五里。後來,高宗聽取了秦檜意見,以十二面金牌下令嶽飛班師回朝,嶽飛服從命令。在1142年1月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了嶽飛父子。宋高宗以向金國納貢稱臣爲代價,換回了東南半壁江山的統治權。
 

孝宗治世


  自金海陵王南侵失敗後,南宋北伐的聲音高漲。宋高宗決定禪位於養子趙昚。是爲孝宗,趙昚是宋太祖趙匡胤的次子秦王趙德芳的六世孫,自此宋朝的帝位由太宗的子孫轉到太祖的子孫的手上。

  在1164年12月,張浚北伐失敗後,簽訂《隆興和議》(又名《乾道和議》),把原本向金稱臣改爲叔侄關係,金爲叔,宋爲侄,金改詔表爲國書,歲貢改爲歲幣,減少貢獻,割讓秦州及商州,維持疆界。絹貢獻由二十五萬減至二十萬,歲幣減至二十萬銀兩。

  宋孝宗起用虞允文、周必大等人,朝政較爲安定。宋高宗雖然退位,但在幕後對經常探訪的宋孝宗施加壓力,安插親信於朝廷。

  宋高宗死後數位,宋孝宗決定讓位給皇子宋光宗趙惇,退位爲太上皇。

權臣專政


  宋光宗即位後,由於體弱多病,而皇后李氏恃光宗生性懦弱,任何事要取決於她。光宗更賜李家家廟、追封及授與李家官爵。加上光宗在李氏的影響下,對孝宗的情況不聞不問,喪禮幾乎無人主持。於是樞密使趙汝愚借光宗手諭“曆事歲久,念欲退閑”八字,在高宗吳太後的外甥韓侂胄的聯絡下請吳太後出面宣布光宗退位。立光宗子嘉王趙擴繼位。是爲宋寧宗,稱爲紹熙内禪。

  宋寧宗漸漸信任韓侂胄,韓侂胄排擠趙汝愚等人專斷朝政。而且又引發慶元黨禁,把朱熹等人排擠。在1206年,韓侂胄北伐,後來被金擊退。在1208年,簽訂《嘉定和議》。兩國改爲伯侄關係,宋由貢獻歲幣及絹由二十萬增至三十萬,宋賠償三百萬軍費。金放棄占領的大散關、濠州,獻上韓侂胄首級。

  宋寧宗在史彌遠的協助下,誅殺韓侂胄,自此宋寧宗起用史彌遠,史彌遠專政,在寧宗駕崩時因知曉皇子濟國公竑對自己不滿,他矯詔擁立宋理宗,也因此功,更加掌握大權,理宗登基後將所有國家事物都交給史彌遠,自己對政務完全不過問,史彌遠專政二十多年,南宋政治日漸腐敗。理宗親政後,在政事交給丁大全處理,後來更信任賈似道,種下南宋滅亡的遠因。

金的滅亡


  公元1214年七月,南宋皇帝宋寧宗接納真德秀的奏議,決定從此不再向金貢納“歲幣”,而此時,金已遭受蒙古的打擊,被逼由燕京遷都至開封。爲了擴大疆土以彌補被蒙古侵占的地域,金以宋不再納歲幣爲名,出兵南侵,南宋則與蒙古協議聯手擊退金軍,南宋可穫河南作回報。

  在1232年,南宋攻下金的鄭州及唐州等地。金哀宗在汴京失守後逃往歸德,再逃至蔡州。哀宗向宋理宗提議聯手抗蒙,向理宗說明“唇齒相依,唇亡齒寒”的道理。但即位不久的理宗在國家及民族仇恨和恥辱下,及在朝臣的建議,並沒有理會哀宗要求,繼續伐金。公元1234年,金國蔡州被蒙宋聯軍攻陷,金哀宗自縊,金滅亡。南宋在失去金朝作爲屏障後,卻面臨比金更強大的蒙古南下威脅。

南宋滅亡


  公元1235年,蒙軍首次南侵,被擊退。蒙軍並不甘心失敗,於次年九月和第三年兩次南侵,其前部幾乎接近長江北岸。由於宋軍奮勇作戰,打敗蒙軍,再一次挫敗蒙軍度江南下的企圖。而後,南宋軍民又在抗蒙將領孟珙、餘玠等人的指揮下,多次擊敗蒙軍,使其不得不企圖繞道而行。公元1259年,蒙古大汗蒙哥在占戰合州受宋軍的流矢所傷因而死於軍中。其弟忽必烈正於鄂州與宋軍交戰,聽到消息後,立即准備撤軍以便奪取大汗之位,而此時南宋權臣賈似道派人與忽必烈議和,以保太平。這樣忽必烈直接返回北方自立爲汗。

  公元1267年,忽必烈下令攻打南宋的重鎮襄陽,是爲襄樊之戰。宋軍利用漢水把資源源源不絕送入城内,才能堅守城池。守將呂文德及呂文煥堅守城池六年,賈似道派了範文虎及李庭芝援助,但兩者之間不和。賈似道封鎖了所有蒙古南侵消息,皇帝並不知此事。公元1271年,忽必烈在中原建國號爲元。在1272年,張顺,張貴兩兄弟的義兵曾血戰元軍。在1273年,樊城失守,襄陽城破,在宋軍繼續巷戰,呂文煥最終投降,六年的襄陽保衛戰結束。

   1276年元軍攻占南宋都城臨安(今杭州),俘5歲的南宋皇帝恭宗。後來,南宋殘餘勢力陸秀夫、文天祥和張世傑等人連續擁立了兩個幼小的皇帝(端宗、幼主),成立小朝廷,元軍對小皇帝窮追不舍,不斷逃亡至南方,經過香港,端宗因病逝世,而另立幼主,逃至新會至南海一帶。文天祥在海豐兵敗被俘,張世傑戰船沉沒,走投無路的南宋殘餘勢力終於在1279年3月19日隨着崖山海戰失敗及陸秀夫負剛滿八歲的小皇帝跳海而死而徹底滅亡,四十多年與蒙的抗衡完結。

南宋經濟


  宋金對峙期間,南方的經濟明顯超過了北方。主要原因是:

  由於金軍多次南攻,但沒有渡過長江,南方所受戰爭侵擾較少;
  北方人不願在金國統治下生活,大量移居到南方,使南方人口大爲增加;
  南宋朝廷采取了一些發展生產的措施。

農業


  南宋農業的發展很顯著,主要表現在農田水利的興建、圩田大量開墾、農作物優良品種的推廣、經濟作物種植面積的擴大等方面。水稻的種植更加普遍,而棉花的種植也從北宋時局限在福建、廣東一帶擴大到長江淮河流域。

手工業


  南宋的紡織業、造船業、制瓷業、造紙業、印刷業和火器制造業都有較大的發展。

紡織業


  隨着棉花種植的推廣,到南宋末年,江南一帶較爲普遍地紡織棉布了。根據南宋詩人艾可叔的《木棉詩》可以看出,當時已經有了房車、彈弓、織機等工具。南宋的紡織業達到了較高的水平。

造船業


  南宋地處江南,交通運輸多用船隻,因而造船業較爲發達。明州、泉州、廣州等地都是當時的造船中心,能制造大型海船。

制瓷業


  許多官窯隨着一起遷到南方。如著名的修内司官窯設於臨安鳳凰山下。景德鎮已經發展爲全國著名的制瓷業中心,產品銷售各地,所燒瓷器極其精美,有“饒玉”之稱。

印刷業和造紙業


  南宋時期由於文化事業的發展,印刷業和造紙業都很興盛。當時官府、民間都從事書籍印刷。臨安、福建和四川是印刷業的中心。臨安國子監所出版的圖書,稱“監本”,印刷技術頗高。四川和福建亦有不少書坊。造紙方面,在紙的品種和質量都有顯著的進步,成都、臨安、徽州、池州、平江、建陽等地都是紙的產地。

紙幣的使用


  南宋時期,紙幣大量流通,逐漸代替銅錢成爲主要交換手段。南宋的紙幣分爲“交子”和“會子”。交子主要在四川地區使用,會子則分爲“東南會子”、“兩淮會子”和“湖北會子”三種。不過,南宋後期因爲大量發行紙幣,造成貨幣貶值,物價飛漲。

宋金貿易


  宋金兩國在淮河設治稱作“榷場”的貿易市場。除了榷場,民間的私下交易也較多。

對外貿易


  由於絲綢之路受西夏所阻隔,西夏在南宋立國時取得了河湟地區(今青海東部),陸上貿易停止。所有貿易幾乎是經由海上絲綢之路。由於歲幣支出龐大,南宋王朝内部税收繁重。經濟幾乎一面倒在與西方的貿易之上,促成海上貿易之繁華。

南宋文化的影響


  在北方影響最大的是南宋的特色文化——理學。大約在南宋開禧年間前後,也就是在金王朝遷都汴京前後,理學著作陸續傳入北方,像尹焞《論語解》、胡安國《春秋傳》、張九成《論語解》、林之奇《尚書全解》、夏僎《柯山書解》、朱熹《四書章句集注》、張栻《癸巳論語解》、呂祖謙《左氏博議》、劉子翬《聖傳論》、葉適《水心别集》等一大批南宋理學名著,都傳至北國,引起趙秉文、麻九疇、楊雲翼、李純甫、王若虛等北方一流文人的廣泛關注,產生了很大影響。趙秉文、麻九疇甚至“自稱爲道學門……”(《陵川集》卷二十六《太極書院記》)。南宋理學著作直接促進了北方理學的興起和發展。一方面,北方文人編纂、翻刻南宋理學家著作,如有位叫傅起的文人將張九成《論語解》《孟子傳》《中庸說》《大學說》等書經刪節後匯集成《道學發源》一書,以廣流傳,趙秉文、王若虛分别爲之作《道學發源引》《道學發源後序》,予以宣傳。趙秉文自己還親自動手,著有刪集《論語》《孟子》解各十卷。另一方面,一些北方學者開始撰寫理學類著作,表現出自己的思考。像麻九疇隱居遂平西山,潛心研究《易》學和《春秋》,享譽一時,趙秉文撰有《易叢說》《中庸說》《颺子發微》《太玄箋讚》等多種著述,闡發他對道的理解,可惜這些著作都已失傳。南宋理學之所以能在北方盛行一時,是因爲它適應了金源統治的需要。南宋理學家有關《論語》《孟子》等儒家經典的闡釋,現實政治性相對較弱,與金源統治者尊崇、提倡儒家經典的思想基本一致,如金世宗令人翻譯五經,要讓女真人“知仁義道德所在”,金熙宗本人“頗讀《論語》《孟子》《尚書》《春秋左氏傳》”。在這種背景下,南宋理學自然能暢通無阻。

  北方學者不是簡單地追隨或者附和、發揮南宋理學家的言論,更多的是展開對南宋理學家的思考。在南宋,批評理學家的僅有鄭厚等個别人,其《藝圃摺衷》排斥孟子,離經叛道,被朱熹等人斥爲“邪說”(《朱子語類》卷一二三)。在北方,李純甫推颺鄭厚之論,以鄭厚的傳人自居,自稱“自莊周後,惟王績、元結、鄭厚與吾”(《歸潛志》卷一)。他信奉佛教,爲了批判理學,特意針對南宋人的《諸儒鳴道集》撰寫《鳴道集說》一書,“就伊川、横渠、晦翁諸人所得者而商略之,毫發不相貸,且恨不同時與相詰難也”(《中州集》卷四),因而常有一些偏激之論。除李純甫之外,對宋儒展開詰難的還有王若虛。他的《五經辨惑》、《論語辨惑》、《孟子辨惑》主要是針對宋儒而發,特别是針對南宋理學家而發。張九成、朱熹、胡安國、呂祖謙、葉適等人都是他的辨駁對象。不過,他比鄭厚、李純甫要正統一些,他的詰難也更加中肯准確。如對待鄭厚,他像多數宋人一樣,批評鄭厚偏頗失當:“鄭厚小子,敢爲議論,而無忌憚。湯武、伊周至於孟子皆在所非,或至詆罵。至漢祖蕭曹平勃之徒,則尊爲聖賢而亟稱之,複以歐公譏病唐太宗爲薄,佞夫之口,其足憑乎?”與宋儒不同的是,他能擺脱宋人那些不切實際的高論或牽強附會之說,從人之常情出發,重新審視宋儒的觀點,表現出更加務實的傾向,取得了突出的成績。《論語·鄉黨篇》記載的主要是孔子飲食起居的日常生活,張九成《論語解》等著作卻從中發掘微言大義,誇大其辭,認爲《鄉黨》能與《春秋》相表里,說什麼“不學《鄉黨》,無以知《春秋》之用;不學《春秋》,無以知《鄉黨》之神”(《横浦集》卷四《鄉黨統論》)。王若虛嚴辭批評其穿鑿迂曲、誇誕不實。他對宋儒的批評,正如《四庫提要》所說,“足破宋人之拘攣”。
   
  文學方面,南宋文學也帶動北方的發展。這在小說和詩文評方面較爲明顯,因爲小說和詩文評的政治性相對較弱,讀者面較廣。洪邁的《夷堅志》以鬼神怪異爲主,北傳時間較早,淳熙十三年(1186)章森出使金國,北方的接伴使就關心地問道,《夷志堅》“自《丁志》後,曾更續否”(《賓退錄》卷八)。由此可見《夷堅志》在北方的巨大影響。在這種心理的期待下,後來便有了元好問的續作——《續夷堅志》的問世。胡仔的《苕溪漁隱叢話》是南宋最重要的詩話之一,可謂是詩話的資料庫。該書傳入北方後,受到人們的歡迎和重視。北方最著名的《滹南詩話》與《苕溪漁隱叢話》關係就非常密切。《滹南詩話》中大約有三分之一的資料來源於《苕溪漁隱叢話》。王若虛的辨駁相當一部分是針對包括胡仔在内的南宋人而發。也就是說,南宋詩話是《滹南詩話》寫作的重要背景和前提。此外,南宋的杜詩研究也在北方有較大的反響。趙次公的《杜詩證誤》、無名氏的《千家注杜詩》、鮑彪的《杜詩譜論》、杜田《注杜詩補遺正謬》、徐宅《門類杜詩》等杜詩研究著作先後傳入北方,直接推動了北方杜詩學的發展。元好問正是在南宋杜詩學的促進下,編纂《杜詩學》一書,率先提出杜詩學一詞,從而翻開杜詩研究的新篇章。
   
  南宋的詩歌成就很高,尤、楊、範、陸並稱爲中興四大詩人。其中範成大曾出使過北方,途中寫下了著名的使金絕句七十二首,隻是他的這些詩歌在北方無人論及。四大家中有直接可靠文獻記載的僅有楊萬里一人詩歌傳入了北方。誠齋體以自然界爲表現對象,獨樹一幟,受到李純甫等人的喜愛。李純甫公開稱讚誠齋體“活潑剌底,人難及也”,可是在李純甫現存詩歌中,幾乎看不出絲毫誠齋體的影子,倒是在稍前的王庭筠、趙秉文詩中有一些近似誠齋體的寫景之作。隨着金王朝國勢的日益危殆直到滅亡,輕松活潑的誠齋體越來越不適應金末的現實,注定要被人們所冷落。元好問在《又解嘲》詩中說:“詩卷親來酒盞疏,朝吟竹隱暮南湖。袖中新句知多少,坡穀前頭敢道無?”其中的竹隱、南湖,據錢鍾書先生解釋,是指南宋推崇並效仿誠齋體的詩人徐似道和張鎡。該詩意思是說,徐似道和張鎡那些新巧的詩歌在蘇、黄二人面前,還值得一提嗎?元好問借蘇、黄二名家來彈壓徐、張二人的新巧,不免有以大壓小、多此一擧之嫌,他也許是借彈壓他們來彈壓其背後聲名顯赫的誠齋體。在元好問的詩歌中,也沒有效仿誠齋體的蹟象,說明誠齋體在北方的實際影響越來越小。誠齋體之外,陸游的詩歌也很可能傳入北方。清人翁方綱將陸游與元好問並列,稱“天放奇葩角兩雄”,但除錢鍾書《談藝錄》拈出他們兩句相似的詩句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直接的文獻可以證明元好問讀過陸詩,或受到陸詩的影響。受敵對政權的限制,政治性特别強的陸游詩歌不可能爲北方文人所公開接受。總體來看,高颺愛國主義旗幟的南宋詩歌與金源的官方意識嚴重抵觸,對北方詩歌沒有產生多少直接的作用。
   
  詞體由於自身性質與詩歌不同,向來被視爲小道,所以相對自由一些。出身北方的辛棄疾詞雖然多抗金複國之言,傳回北方後,反而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愛。金亡第二年,劉祁即稱讚其功業文辭,後來元好問更是將辛詞推崇到很高的地位,稱“樂府以來,東坡爲第一,以後便到辛稼軒”。應該說,辛詞對元好問爲首的金末詞壇產生了實質性的影響。元好問詞之所以被認爲“足以追配稼軒”,就在於它得益於稼軒詞的沾溉。
  
  在各體文學樣式中,南宋散文成就成就較低,遠不及北宋,加之北方人難以接受散文中強烈的民族情緒,所以在北方影響很小,王若虛曾提及孫覿的《謝複敷文閣待制表》,從文體的角度予以嚴厲批評,並據此得出“宋自過江後,文弊甚矣”(《滹南集》卷三十七)的結論。
  
  史學方面,南宋王稱《東都事略》、胡寅《讀史管見》、呂祖謙《大事記》《呂氏家塾通鑒節要》等書傳入北方,其中後三種都是《通鑒》學方面的著作,可見這類著作在北方影響較大。北方蔡珪、蕭貢、完顏璹等人非常喜愛《資治通鑒》,各有專長,所以南宋《通鑒》學一入北方便受到人們的關注。趙秉文爲呂祖謙未能最終完成《大事記》而深感惋惜,在詩中說:“傷哉絕筆《大事記》,讀經未了已亡身。”(《滏水文集》卷九《和楊尚書之美韻》)。金亡之後,北方的《通鑒》學發展很快,出現了元好問所說的“武臣宿將講說記誦”的熱門現象,隨之還出現了《陸氏通鑒詳節》、《集諸家通鑒節要》等《通鑒》學著作。
  
  除以上幾方面之外,南宋的政治制度、禮儀文化、藝術等方面對北方也會有一定的輻射作用。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Gnian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