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159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sweet (2012/11/26 15:51:46)  最新编辑:sweet (2012/11/26 15:51:46)
《雙面膠》
拼音:Shuāngmiàn Jiāo (Shuangmian Jiao)
目錄[ 隱藏 ]
  中國婆媳關係是亙古不變的話題。《雙面膠》講述上海姑娘麗鵑嫁給了一個大學畢業後留在上海工作的東北小夥子亞平。亞平在丈母娘家的幫助下,在上海買了房子成了家。亞平在父母來上海前是個上海標准的普通的丈夫,對老婆噓寒問暖,端茶倒水,小夫妻親密無間,恩愛無比。但婆婆到來後,溫馨的小家生活開始發生質變。母親認爲兒子是自己的,理應該聽自己,而媳婦是外來的;妻子認爲丈夫是自己最親密的人,希望得到關愛。雙方從一開始就有增……
 

主演介紹


  海清--飾胡麗娟      塗松岩--飾李亞平

  潘虹--飾麗娟媽      王華英--飾麗娟爸

  李明啟--飾亞平媽  馬恩然--飾亞平爸
 

分集劇情

 
《雙面膠》劇照
              《雙面膠》
  第一集

  早上八點,刺耳的鬧鈴聲劃破室内溫馨的寂靜。亞平在迷糊的狀態下還不忘催促愛妻麗娟起床,來抓緊工作之餘的分分秒秒進行大掃除,原因就是----麗娟的公婆要從遙遠的東北來了。

  胡麗娟是個典型的上海姑娘,在外精明能幹、在家嬌滴發嗲。雖說成長在上海的里弄之間,但也是被父母捧大的寶貝。可她見多了街頭巷尾女人們的蜚短流長,包括她的娘;又瞧慣了上海男人的多事婆媽,一心想脱離這個環境。碰上了來自牡丹江的李亞平,嫁給了素以豪邁著稱的東北男人,這小日子過得一直都很顺心。在房價級級飆升的今天,二人於上海市郊貸款買了套複式的房子,首付兩人湊了點,麗娟家出了13萬,亞平家又出了2萬,可這兩萬就成了亞平與他爸媽長途電話里永恒的熱門話題。這不,麗娟蜷在沙發上磕着瓜子,聽着亞平在電話里對這兩萬塊歌功頌德的,心里特不是滋味。亞平放下電話,麗娟句句相逼,又不禁自問:這家有一根線、一塊磚是自己省下來的嗎?可是亞平爸媽已經在來上海的火車上了,亞平聲明二人一定要親自去接站。

  大掃除進行到半夜,對着新房,看着麗娟嬌嗔的樣子,亞平不禁開始回憶娶到這個上海姑娘的艱辛。被麗娟街坊看到二人當街親密的擧動,麗娟媽便下令讓女兒把毛腳女婿帶回來審查。上海女人的勢利逼問讓亞平惡夢連連,過了好久都無法平複。可是誰又攔得住心意已決的麗娟呢?亞平最後還是抱得美人歸。

  第二集

  麗娟在一家報社做編輯,下班了,她把熬夜趕出的稿件急忙塞到同事蔡姐手中,全速奔往火車站與亞平匯合,晚點的火車終於將公公婆婆帶到了上海。出租車上,亞平媽看着不停蹦字的計價器,死命的心疼了一把。到了家,亞平媽像參觀博物館一樣欣賞他們的家、亞平爸就一直坐在餐桌邊抽煙。看着要墜落的煙灰,麗娟的心懸着,決定明天就去買塊玻璃桌面,換掉這500多塊的亞麻桌布。

  都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麗娟那邊開始了應付公婆的征程,蔡姐這家也有沒有盡頭的煩心事。她老公王啟東是大學的副教授,成天就知道做學問,沒什麼大出息,沒錢買房子致使他們和兒子健健十幾年來都隻能住在啟東父母家。蔡姐覺得自己多年辛苦十分委屈,動員啟東買房子搬出去住。

  麗娟極不適應亞平媽帶來的生活習慣,大早上看到亞平衣冠楚楚的在餐桌上吃酸菜白飯,心里特不舒服。到了報社,隻能和蔡姐互吐苦水。晚上回家的景象更讓她鬱悶:亞麻桌布換成了一次性塑料桌布、布藝沙發被鋪上了花色不一的毛巾被、名畫《大浴女》竟被掛上了日曆、吃飯的碗換得有盆那麼大!飯菜也讓她倒足胃口,沒辦法隻能帶着一肚子氣自己上樓。亞平這邊在安撫自己的娘,那邊又要變着法兒的逗妻子開心,工作做得好不容易。

  第三集

  鬧鈴又一次攪亂美夢,麗娟在與睡意抗爭,但眼前的一幕讓她赫然驚醒。婆婆進過他們的睡房,將他們的衣服整齊地叠在椅子上,這等周全着實讓人吃不消。

  被婆婆勤儉持家的生活習慣所叨擾和“感化”,麗娟寫了一篇關於生活要簡約節儉的文章,怎知招來領導的強烈批評,說報社依賴廣告費用,自己出的報紙號召節儉,人們不消費,報社到哪里招攬廣告收入。麗娟倍感挫摺,回到辦公室又聽蔡姐吐家里的苦水。麗娟建議蔡姐要一手抓經濟、一手抓精神文明,既然問她婆婆要錢買房就要哄她開心。蔡姐就買了菜回去討好婆婆,怎知話不投機,二人又不歡而散。

  亞平加班告訴家里不回去吃飯,卻沒通知麗娟,麗娟回到家有點不悦。怎知婆婆眼里隻有兒子,弄了一桌剩飯充當晚餐。麗娟據理力爭說要強調生活質量,沒條件甚至可以先不生孩子,惹得公公勃然大怒,她隻能委屈的落淚,黯然上樓躲着。蔡姐那邊也不平靜,她恨鐵不成鋼的訓斥兒子,招來向來溺愛孫子的婆婆的反對。晚上她又對啟東大發牢騷,說他弟弟啟南善於討婆婆歡欣,可啟東卻窩窩囊囊。百般申訴後,她強烈要求買房子搬出去,甚至不惜以離婚相逼。

  亞平回家又哄得麗娟心情由陰轉晴,可是那片陰自公婆來了以後就長伴她左右。就像陽光下的一片烏雲,不大不小,不多不少,就這麼可好的擋住了太陽一樣的陰,擋住了她一向的快樂。

  第四集

  星期天一大早,當亞平和麗娟還在酣睡中時,亞平媽便拍門嚷着讓麗娟起床看看洗衣機爲什麼不工作了。麗娟眯着眼看了下記事板,上頭標明今天的主要任務就是“睡大覺”,就打發亞平起床去應付婆婆。可亞平媽一看寶貝兒子起來了,馬上說不用他操心了,心疼得催他繼續回去睡。

  這周日休息蔡姐家這邊也是一樣,啟東媽催促蔡姐起床去買菜做飯,因爲小兒子啟南夫婦今天會回來吃飯。老太太看家里玻璃髒了,讓蔡姐去擦。啟南回來搶着幫忙,老太太怕危險趕忙攔了下來。惹得蔡姐心里十分不平衡,跟弟媳抱怨,說老太太關心兒子,卻拿兒媳的生死不當回事。

  被亞平媽吵得沒法繼續睡的麗娟,坐在梳妝台前對着自己的黑眼圈連連歎息,周末的美夢就這麼被毁了。可是得知婆婆連自己的内衣都洗時,心中又充滿了感動。

  啟南善於討其母歡欣,這不又是按摩,又是讓媳婦送上剛買的玉佩。可是言語間也忘不了打探母親補發的退休金。蔡姐聽到後十分不悦,在廚房跟啟東抱怨,一個不甚打破盤子、劃傷了手。眾人都關切得詢問、送藥,可啟東媽卻下意識地遞來一副手套,局面一下子變得十分尷尬。蔡姐鬱積多年的不滿,在此刻全都爆發。

  麗娟突然發現自己的文件落在了辦公室,着急趕着去取,遂讓亞平爲她端來早餐。亞平媽覺得自己兒子被人使喚,沒有男子漢的風範,臉又拉長了許多。

  蔡姐在家里發完脾氣後奪門而出,啟東父親生氣的轟兒子去追。啟東彷徨的在街上走着,被奚落的他也不想去找老婆,就進了一家咖啡廳,享受他所謂的金錢能買來的尊嚴。誰知一個面容姣好的女子上來與他攀談,二人相聊甚歡。

  蔡姐跑到了辦公室,正好碰上來拿資料的麗娟,遂與之訴說心聲。

  因爲亞平在家吃飯,亞平媽難得做了紅燒肉。這讓被“豬肉燉粉條”摺磨得夠嗆的麗娟開心得要命,這肉就一口接一口的吃。可坐在旁邊的亞平媽看着心疼,言語中暗示麗娟别吃那麼多,麗娟故意裝着聽不懂,還是繼續吃,弄得亞平也十分尷尬。

  晚上回到家的蔡姐還是繼續奚落啟東,結論就是讓啟東問父母要錢買房。二人來到二老的面前,不知如何開口。
 
《雙面膠》劇照
      《雙面膠》劇照
  第五集

  從房地產市場分析到兒子的成長教育,啟東夫婦列擧了一系列的原因,問父母借錢買房子。

  麗娟在書房中趕稿子,喊樓下的亞平爲她倒杯水。亞平媽不樂意自己伺候兒子,兒子反倒爲别人服務。亞平爲討老媽歡欣,故意威嚴的拒絕。麗娟親自下來倒水,還故意在婆婆面前出言諷刺亞平。

  啟東父親婉言拒絕借錢,惹得蔡姐決定與之決裂,盡快自己想辦法搬出去。

  麗娟餘氣未消將亞平鎖在書房外,亞平軟語相求,被其母大聲阻止,悻悻回到臥室。麗娟回屋睡覺時發現亞平爲自己留了門,心中充滿暖意,決定不計前嫌。第二天,早上麗娟的一聲“爸媽好”讓亞平媽心中鬱氣全消,帶着好心情麗娟踏上了回娘家的路途。

  啟東媽在門外催蔡姐吃早飯,她不應。啟東父大爲不滿,訓斥啟東。啟東回屋勸老婆反被奚落,百般無奈下決定出門散心。麗娟回到家,得到父母的百般愛護,隻能大吐苦水,懷念未嫁的日子。其母向她傳授對付婆婆的招數,被麗娟笑作唯恐天下不亂。

  亞平媽這邊又在對兒子進行理論說教,數落媳婦的不是。亞平提議請麗娟父母吃飯,亞平媽怕花錢,決定請二人到家里吃。啟動彷徨街頭,巧遇前些天在咖啡店相識的女子小紅。由於上次啟東沒有帶錢,是小紅請的客。所以在小紅的要求下,啟東決定回請她。

  受打摺誘惑,麗娟在商場瘋狂的采購了一把。回到家展示“戰利品”,說出的價格又讓亞平媽心驚,她不樂意的甩手而去。亞平訴說母親照顧家里的辛勞,讓麗娟今後陪陪他媽,盡點孝道。

  第六集

  小紅和啟東在酒吧中暢飲,聊意漸濃。啟東在酒精的作用下,越來越能擺脱平日的靦腆,暢所欲言。

  麗娟與亞平在臥室中討論着家事,一言不合竟吵了起來。麗娟抱起被子要到書房睡,亞平跟着沖了進去,軟語相勸。麗娟頓覺火氣全無,二人在書房中纏綿。

  啟東媽好言勸蔡姐吃晚飯,她不理。蔡姐焦急地等待啟東歸來,又不好意思打電話,一夜未眠。

  啟東不勝酒力,醉得不省人事。小紅扶他到一家酒店休息。第二天一早啟東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還被小紅充滿暗示地揶揄。其實是啟東吐了自己一身,一切都是誤會。回家後啟東編理由向蔡姐解釋,蔡姐故意裝作漠不關心,冷臉相對,啟東好不挫敗。

  麗娟聽亞平的話,在他媽幹活時陪在身邊聊天盡孝。可婆婆抓緊機會給麗娟進行勞動教育,搞得她無語相對,回到書房向亞平抱怨。作爲獎勵亞平去給麗娟倒水,又招來婆婆不滿。亞平說是自己喝,亞平媽瞬間變臉,給水里添了枸杞和菊花,生怕兒子營養不夠。

  在麗娟的威脅下,她爸媽答應去麗娟家會會二位親家。但麗娟媽是有備而去,想趁此機會給對方一個下馬威,讓他們不敢欺負女兒。

  蔡姐家用了十幾年的冰箱壞了,公公硬是舍不得買新的,找人來修。蔡姐更覺公公小氣。

  麗娟父母從踏進亞平他們家門,就仿佛進入了戰爭狀態。四位親家一頓飯吃得宛若高手過招一樣,字字言辭犀利,句句語帶鋒芒,讓亞平和麗娟夾在中間不知如何反應。亞平媽聯合亞平爸支使麗娟刷碗,麗娟在婆婆挑剔的監督下完成工作,出言譏諷後高傲的上樓而去。亞平感歎孝子賢夫難以兩全,自己就如被兩塊鐵板夾着的蛋卷一樣,備受煎熬。

  第七集

  蔡姐家用了十幾年的冰箱“罷工”,啟東父找人來修,加了伏涼就收了二百塊,蔡姐覺得花那麼多錢,還不如買新的。

  晚上臥室中,麗娟和亞平針對雙方父母的問題起了嚴重的爭執,麗娟提出讓亞平媽走。亞平頭一次用義正言辭的口吻責備和威脅麗娟。可麗娟也當仁不讓,訴說委屈的話語字字刺進亞平心里。令亞平甚至卑下的求她容下婆婆,麗娟見平日充滿陽剛之氣的丈夫竟被逼到如此地步,含淚答應從此不會與婆婆產生正面沖突。

  蔡姐家的冰箱並沒有像修理工說的,十幾小時後就能制冷。蔡姐氣公公小氣反倒賠錢,幸災樂禍的要把沒吃完的飯倒掉,反正沒冰箱早晚都得壞掉。

  雖說答應再也不與亞平媽正面沖突,可並不意味着妥協。麗娟又仿佛回到了未嫁前,每晚都安排豐富的業餘生活,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不回家,不要對着婆婆。麗娟不在,亞平媽又開始給兒子洗腦,抱怨媳婦敗家。見着每晚回來的麗娟對自己越來越冷淡,沒有辦法的亞平求助姐姐,冠華就編了個理由讓亞平媽准備回家了。麗娟得知婆婆要走的消息,興奮不已,陰霾已久的心情終於露出一絲陽光。

  同事通知啟東公安局有人找他,面對同事的狐疑,啟東也不明所以。還以爲是協助調查,啟東大大方方的來到了公安局,誰知警官竟說他犯了嫖娼罪,要拘留他。原來女子小紅竟然是妓女,警方說是小紅供出了啟東,讓他家里拿5000元來贖人,要不就通知校方。啟東百口莫辯。

  心情放晴的麗娟又約上好友逛街采購,回來後亞平媽追問一件衣服的價格,麗娟記得亞平說要少個“零”,就說36。誰知亞平媽說值得,讓麗娟再買一件送給冠華當禮物。亞平笑話麗娟一句謊話賠了幾百塊,麗娟反倒很不在意,說送他姐姐又不是外人。

  公安局的一通電話打到蔡姐家里,全家人亂作一團。啟南帶了錢趕來,婆婆甚至在蔡姐門外下跪,求她去“救救”啟東。蔡姐冷靜的安排好家里,與啟南前往公安局。

  第八集

  蔡姐與啟男來到公安局,看到老公木訥的樣子,生氣地對啟東大打出手。警官攔下,對其說教,一番話讓蔡姐反思不少。亞平媽知道要離開兒子十分不舍,也怕自己走後沒人能對兒子照顧得那麼周全。

  回家後,蔡姐獨自哭泣,啟東不忍,詳述了事情的經過,說老婆是自己世上最親的人,應該相信自己。蔡姐被啟東的肺腑之言感動,長久得不到交流的夫妻,經過此事,距離反倒被拉近了。

  亞平媽還在抓緊臨走前的分分秒秒清理家里的每一個角落。她怕走後麗娟拿下沙發上的毛巾被、會毁壞沙發,幾夜不眠,親手縫制了沙發套,深得亞平和麗娟的誇獎。

  啟東爸又一次叫來了修冰箱的工人,這次是通風口壞了,又花了90元的修理費。蔡姐很無奈,下結論說一定還是好不了。亞平決定在父母臨走前陪二老去逛逛街,出發前私下叮囑麗娟,二老待不了幾天,要她一定要顺他們的心。起初一切顺利,怎知在商場中亞平媽看到麗娟平日用的化妝品竟上百元一瓶,一下子就不高興了。氣氛跌到穀底,麗娟心中雖有萬般不滿,隻能忍着。

  蔡姐家這邊,啟東爸還是在摺騰早該“壽終正寢”的古董冰箱,又要請工人繼續來修。

  第九集

  亞平一家逛着逛着就到了中午,麗娟說肚子餓,四人就來到了一家飯店。亞平媽心疼吃飯花錢,硬說早上吃了四個饅頭不餓。最後老太太狠着心叫了碗最便宜的陽春面還舍不得吃,一半分給亞平爸,又一筷子分給亞平,剩下的也就沒多少了。麗娟看着她小氣的樣子,心里覺得惡心。可這心里的感覺竟又傳到了生理上,她奔出去吐了起來,亞平媽在店里神祕的笑着,估算着她是有了。

  亞平媽斷定麗娟是有了,遂決定不走了,在上海一直待到孫子出世,還動員亞平爸一起留下來。兩位老人現在就開始暢想起孫子的未來了。

  蔡姐的公公還在鍥而不舍地打維修電話,卻總也打不通。蔡姐故意在旁邊說點風涼話,婆婆讓她讓着公公,蔡姐覺得他是有好氣又好笑。

  麗娟始終擔心沒做准備就懷上孩子會有問題,就和亞平到醫院檢查。醫生堅持讓她留下,還批評說現代人考試考怕了,什麼都做要先做准備,連生孩子都不放過。心里石頭落地,夫婦倆十分高興,亞平興奮地打電話通知雙方家里。

  懷孕後的麗娟算是深深體會到什麼叫“母憑子貴”了,回家公公婆婆到門口迎接;睡覺再也沒人吵,連公公都被婆婆趕到街上,怕咳嗽聲吵到她;水果婆婆端到床頭;有好吃的,麗娟先吃,連亞平都要靠邊。麗娟自己偷偷感歎,這懷孕的感覺也蠻不錯的嘛。

  蔡姐買菜回家,一進門婆婆便送上泡好的熱茶,還主動搶着幹活,讓蔡姐既感動又有點意外。啟南替啟東交的那5000塊罰款,婆婆也要替他們還。蔡姐覺得婆婆真是變了不少。

  麗娟來到辦公室與蔡姐訴說懷孕後的美好生活。二人興致勃勃地交流“戰果”。

  麗娟回娘家,本來在家就被寵的麗娟,此時更被捧上了天。麗娟媽不忘對女兒傳授“媳婦經”,讓女兒去探探亞平媽的底。

  第十集

  麗娟爸媽熱情的將小倆口送到門口,還千叮嚀萬囑咐麗娟要注意身體。亞平喝得醉醺醺的,步履越發不穩。麗娟提議兩人盪一盪馬路,散步時還暗示亞平他們好久都沒有做愛了,亞平揶揄麗娟不知羞。

  雖說相信老公的爲人,蔡姐還總是用“嫖妓事件”逗弄啟東,問他跟别的女人同床是什麼感覺。等到把啟東氣急了,蔡姐卻開心不已。

  在麗娟的再三要求下,亞平終於與麗娟雲雨溫存一番,過後亞平非常擔心會影響到孩子,麗娟自信沒有問題。誰知上班時,一股熱流從麗娟雙腿間湧出,她頓覺大事不妙。心虛的麗娟早早回家躺下休息,可是晚上終於向亞平他們攤盤,說血已經流了一天了。第二天去醫院,醫生說孩子保不住了,隻能做清宮手術了。手術台上的麗娟,内心和肉體都痛苦不堪。出來後想擁抱亞平,怎知他隻是握了一下她的手,失落的獨自走到了前面,麗娟隻能在背後默默地跟着。

  亞平媽用“天災人禍”總結這次教訓。知道孫子沒了,亞平媽就草草跟麗娟道别,與亞平爸回東北了。做小月子的麗娟沒人照顧,隻能打電話把自己爸媽叫來。二老來後發現冰箱里空空如也,家里什麼都沒有,不停的數落亞平家人的不是。麗娟媽囑咐麗娟要爲以後做好打算。

  啟東同事開始私下議論他“嫖妓”的事情,說公安局已經來調查他了。此事傳到了院長的耳朵里,啟東被叫去訓話。怎知啟東義正言辭的回絕了院長的刺探,展現出平時少有的雄風,可這也惹急了院長。憤怒之下,院長當即決定召開全體教師大會,批判啟東,還要祕書准備開除他的材料。

  辦公樓外淅淅瀝瀝的下起了雨,沒帶傘的亞平隻能和同事蹭着用。想媽在的時候,總是老媽提前看天氣預報,知冷知熱的把什麼都准備好了,亞平難免懷念起有娘在的日子。
 
《雙面膠》劇照
       《雙面膠》劇照
  第十一集

  回到家的亞平被淋成了落湯雞一樣,拖鞋找不到-他媽收的;洗澡沒有熱水-平時都是他媽在家提前燒好的;看見麗娟坐在沙發上磕瓜子,亞平越發的想念媽在的時候了。他沖麗娟抱怨,麗娟卻說她做小月子亞平都不關心她,讓亞平給她按摩,疲倦不堪的亞平按着按着竟靠在沙發上睡着了。

  日子漸漸又回到了亞平媽來之前的軌蹟:亞平每天早上睡到臨遲到前的最後一分鍾,早餐也隻有牛奶、麵包,他以前還覺得早上吃酸菜、白飯不太習慣,現在還真是懷念老娘的手藝。

  啟東早上不去上班被蔡姐數落,這才把停課等候處理的事和老婆說了。蔡姐隻能先去上班,撂下話:晚上回來算賬。亞平和麗娟又爲家事產生摩擦,亞平自己反思,上海女人的嬌媚隻適合觀賞卻不適合一起生活。蔡姐到了辦公室看到麗娟氣色十分不好,叮囑她要注意身體,以後還有機會懷孕。

  晚上麗娟獨自在家等候亞平加班歸來,不停的想象着亞平回來二人溫存的場景。誰知亞平回來後,拖着疲憊的身子直接就上樓了,連話都沒和麗娟說一句,麗娟非常掃興。

  啟東來到學校,面對院長的批評,決不妥協承認嫖妓,態度強硬、還颺言要辭職。新仇舊恨湧上心頭的院長威脅啟東,辭職還要看學校讓不讓他辦理手續。

  這天晚上亞平加班,麗娟想到最近他工作十分辛苦,就排隊買包子給他送到公司。雖說在學校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可啟東回家後心情十分的好,還讓兒子去買啤酒。這麼多年的不快和壓抑好像反倒被這次事件給清除了。

  公司客服部的小姑娘向亞平獻殷勤,正巧被送飯去的麗娟看到了。麗娟心里吃醋,表面上卻裝得若無其事,心里盤算着亞平向她解釋的各個版本,可亞平卻不動聲色。回去的出租車上麗娟終於忍不住向亞平盤問,亞平颺起了勝利的笑容。

  啟東向蔡姐述說了辭職的事情,蔡姐雖暗自擔心,卻仍開導啟東。瞞着啟東,蔡姐去找院長理論,院長卻在敷衍地打着官腔。

  麗娟一見蔡姐來到辦公室就開始向她抱怨前一天亞平的“危險”擧動,雖然自己也滿腹心事,蔡姐仍耐心爲她分析局勢。麗娟覺得有道理,要把亞平看牢點。

  第十二集

  啟東的事情私下里在報社被傳得沸沸颺颺,這天終於被麗娟知道了。她想到蔡姐頂着那麼大的壓力還總是開導自己,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小產後滿一個月了,麗娟買了件性感的睡衣,穿好了在家里等亞平。亞平回來後,麗娟熱情的撲了上去,可勞累過度的亞平根本沒注意到,拖着沉重的身軀就上樓准備睡了。麗娟擺好香豔的姿勢向亞平求歡,怎知亞平心有餘而力不足,麗娟隻好作罷。

  蔡姐勸啟東去學校交辭職報告,她說都低了一輩子頭了,也不差這一次了。

  清晨,亞平的手指在麗娟身上游走,昨晚沒完成的纏綿在早上實現了。早餐時,亞平向麗娟述說自己要升職的事情。

  啟東去學校交報告,祕書百般推脱。去找院長,院長讓他去會議室等,等着等着啟東睡着了,一覺醒來,早已人去樓空。

  啟東開始了每天到院長室報到、交辭呈的日子,可院長說他被停課,就應每天到科研室上班,啟東不去就算曠工,這個月的工資就不發了。

  蔡姐月事來了,不舒服沒有去上班。婆婆又是給她端牛奶、又是給她披衣服,還搶着幹家務活,與往日大相徑庭。啟東那邊仍是執着到底,可院長總是躲着他。

  冠華多次打電話找亞平,好像有非常急迫的事情。

  蔡姐告訴婆婆啟東要被學校開除了,還故意說日子過不下去了,要帶着兒子與啟東離婚。這可急壞了婆婆,她當即決定去找兒媳蘇岑,讓她爸爸爲啟東調動工作。蔡姐看激將法達到目的,偷偷的笑了起來。

  晚上啟東回來,蔡姐讓他在家裝瘋,其他的事情都由她搞定。

  亞平做好豐盛的晚餐,打電話催麗娟回家吃飯。

  這邊啟東一家人也和樂融融的吃着晚餐,蔡姐與公婆間的關係似乎也好了很多。

  第十三集

  亞平難得早回家做飯,麗娟大塊朵頤好不快活。看麗娟高興,亞平就旁敲側擊的提起集資的事情。原來這些天冠華打電話來是因爲亞平姐夫的工廠效益不好,面臨倒閉,廠長提議員工私下湊錢把廠子盤下來,這樣他姐夫還是負責運輸,就不會下崗。一共需要20萬,冠華和亞平媽湊了8萬,剩下12萬讓亞平和麗娟想辦法。二人隻有2萬塊的存款,亞平讓麗娟問她媽和哥哥要,麗娟堅決不同意。亞平軟磨硬泡的說這是集資,將來會有很多的回報,這麼好的事别人還搶着要呢。。。

  電話里,亞平媽又爲錢的事向亞平施加壓力。爲了哄麗娟開心,亞平不惜使出“美男計”。。。

  蘇岑爸爸幫啟東找到去幹部學院教書的工作,蔡姐很是滿意。婆婆又敞開心扉和她談心,蔡姐心里多年來形成的堅冰在慢慢融化。

  冠華又打電話給亞平,下了最後通牒。

  蔡姐拿着啟東的辭職信和調動通知書去找院長簽字,院長還是推脱。蔡姐拿出菜刀要挾院長,說啟東已經被他逼得瘋瘋顛顛沒法出門,他要是不簽的話,那自己也就豁出去了,嚇得院長趕忙簽了字,把她打發走。蔡姐走後,院長有些心虛,叫來祕書和一位老師,讓他們去啟東家探探底,看他是否真的瘋了。

  蔡姐到了辦公室,打電話將好消息通知啟東,也讓他沒事就在家收拾一下衛生。啟東得知工作的事搞定了,十分開心,打開電腦放起了京劇唱段,還拿着拖把隨之起舞,嘴里唱着“殺、殺、殺。。。”,這正巧被推門進來的同事看見,二人以爲啟東真瘋了,嚇得落荒而逃。兩人心驚膽戰的回去向院長報告,院長一看事情不妙,怕啟東的事情牽連上自己,趕緊打電話給人事處,催促對方加快啟東調動手續的辦理。

  蔡姐看啟東的事情見報了,擔心患高血壓的公公會受不了刺激,趕忙打電話通知婆婆將報紙藏起來。

  第十四集

  亞平在老媽和姐姐的逼迫下成天魂不守舍的,麗娟問他有什麼解決辦法,他竟說要把房子抵押出去,招來麗娟的強烈反對。可看着亞平愁眉不展的樣子麗娟又十分心疼,遂答應去跟她媽要錢,亞平頓時眉開眼笑。

  紙還是包不住火的,報紙上的報道啟東和他爸爸都知道了,所以家中的氣氛很沉重。吃飯時蔡姐還不忘好言開導大家,調節一下氣氛。

  麗娟知道自己媽心疼錢,故意說此次集資是生財的好買賣,就是爲了“給熟人點甜頭嚐”,說得麗娟媽心動。在做了一千個、一萬個保證後,麗娟爸媽終於從銀行里取出了十萬塊交給了麗娟和亞平,其中還包括麗娟哥哥買房子的六萬塊存款。亞平見大事搞定,高興得對麗娟百依百顺,悉心伺候。麗娟不忘讓冠華提供收據,亞平雖不願意,但想到這麼多錢都籌到了,也就按麗娟的意思去打電話商量。

  蔡姐家那邊是一波剛平卻又起波瀾。健健在學校上作文課,老師給的題目是《我的爸爸》。本來孩子們在討論,誰知一個同學說健健爸爸是流氓,惹得健健氣急追打,拎起地球儀抛出,一個不小心砸到了同學的頭上闖了大禍。學校打電話通知蔡姐,她匆忙向麗娟借了點錢趕往醫院。啟東去學校將兒子領回後,也趕忙取錢去醫院匯合。

  兩周來,蔡姐夫婦忙着在醫院照料被打傷的孩子,可孩子沒什麼好轉,老是昏睡,啟東一家都十分擔心。

  亞平媽一天突然打電話來,說亞平爸被懷疑患了肺癌。亞平焦急難當,當即給冠華打電話,讓父母盡快坐飛機來上海檢查。

  第十五集

  亞平爲父親的病擔心得茶飯不思,麗娟安慰他,想起自己有個小學同學的媽媽在醫院工作,就幫着聯繫。亞平囑咐麗娟這次他爸媽是因爲看病而來,千萬要包容一些。

  蔡姐和啟東爲了健健能早日回到學校上課,到學校老師家拜訪送禮,怎知人家不收。校長將雙方家長請到學校商量解決的辦法,誰知對方家長態度十分強硬,還索要20萬賠償金。蔡姐也不相讓,雙方不歡而散。

  亞平爸媽爲了省錢,還是坐着火車來到了上海。麗娟和亞平去接站,出租車上,亞平媽看着麗娟的臉色說“又來添麻煩了”,亞平趕忙把話接過去,打着圓場。回家後,麗娟拿出提前在飯店訂好的菜准備着晚餐。又拿出了亞平媽上次來買的大碗,鋪上了一次性的桌布。吃飯時,亞平爸對着餐桌劇烈地咳嗽,麗娟趕忙把菜端開,此擧動惹亞平不滿。

  蔡姐夫婦去校長家探討健健的事情。校長說對方家長颺言要告到教育局,蔡姐不服,校長和啟東都勸她冷靜。最後校長說爭取將賠償金控制在兩萬元以内,健健要想恢複上課,警告處分也是免不了的。

  亞平媽讓麗娟端公公的洗腳水,還把擦腳的毛巾扔到麗娟手上,麗娟趕忙躲開,毛巾掉到地上。麗娟小心翼翼的拎着一角,悻悻的走開,遭婆婆白眼。亞平媽沖亞平抱怨,亞平回屋後數落麗娟,二人又起爭執。

  第二天一大早,麗娟、亞平和亞平爸媽四人前往醫院,在婆婆的堅持下,四人還是坐公交車,麗娟在車上困得直打盹。到了醫院掛了一個姓譚的專家的號,誰知這個大夫上來就讓亞平爸去做一系列的重複性檢查,擺明了就是坑錢,態度也不好。麗娟質疑,招得大夫不滿,亞平媽說她不懂事。

  譚教授打電話通知亞平化驗結果出來了,其父確診爲肺癌晚期,讓他到醫院商量治療方案。亞平通知麗娟一同前往。

  第十六集

  麗娟和亞平來到醫院,譚教授說亞平父證實患的是肺癌晚期,正常就隻有1-5年的生命。舍得花錢去醫治,可能就活得長點;經濟條件不允許的話,就隻能過一天算一天。亞平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救治他爸。譚教授暗自高興,第一期治療費就開出三萬。麗娟說亞平太不理智,應考慮到現實的情況。爭執又起,麗娟說本來想幫亞平出主意,從他年底獎金里預支三萬,現在既然這樣,她就不管了,轉身離開。亞平愁眉不展,最終還是用了麗娟的主意。可三萬塊不到一個月就沒了,亞平回家後隻能把單據藏了起來,怕麗娟看到。

  亞平來到醫院看母親氣色不好,要替母親值夜班。母親心疼兒子,堅決不同意。麗娟來了,提議請護工,一見花錢亞平媽更是不肯,就讓麗娟來守夜。麗娟見婆婆隻心疼兒子,卻不顧兒媳身體,生氣地走了。亞平爸在醫院破口大罵麗娟。

  回到家麗娟抱怨亞平不懂心疼自己,自己還忙着爲他爸多方打聽,聽說一種中西醫結合治療的方法不錯,可亞平還是決定在譚教授這里繼續治療。二期的錢 實在是籌不出,麗娟提議將亞平家在牡丹江的房子賣掉。

  亞平與他媽商量賣房子的事,亞平媽不肯,怕老了沒有地方住。便說要把冠華他們集資的錢退後來,拿掉麗娟媽的十萬,冠華的錢還一半。剩下的再湊湊治病。

  冠華也不同意賣房,抱怨麗娟沒有人情味,決定去把集資的錢要回來。

  第十七集

  亞平送走他媽,在醫院值夜照顧父親。第二天疲憊的來到公司,冠華打電話來說他姐夫的廠長不同意撤資,要不到錢,所以她決定去牡丹江亞平爸的工廠要錢。

  譚教授說亞平爸第一階段的治療效果不錯,又向他推銷八百多塊一支的新式西藥。而且要亞平給他爸加強營養,化療就要開始了。最重要的是第二階段的費用該交了,請亞平趕緊拿錢來。

  亞平爸心疼亞平,和老伴說不想繼續治療了。來送飯的亞平在門外聽到,心里十分酸楚,更決定要不惜一切代價給父親治病。冠華打電話來說亞平爸廠里同意報銷第一期費用的70%,讓亞平趕緊開始第二階段的治療。得訊後亞平十分高興,讓麗娟先回家借錢。麗娟大費周摺,才從愛財的老媽手里又借到三萬。

  譚教授提議用兩千多塊一支的新藥,麗娟詢問中西藥結合的療法。譚教授說中醫都是騙人的,效果不大。麗娟和亞平媽想回去商量一下,譚教授又說醫院床位很緊,如果中斷治療就要亞平爸退房,亞平當即決定用藥,不需商量。

  第二階段的治療很快就結束了,亞平媽催促亞平問冠華報銷的情況。冠華來電話說,廠里隻給報400塊錢。這下麗娟急了,讓亞平把媽媽的養老錢還回來。亞平媽看媳婦逼兒子,說麗娟沒有良心。麗娟大怒,言辭激烈的頂撞回去,亞平突然沖上來死命的掐住麗娟的脖子,亞平媽也激動的氣暈過去,麗娟趕緊叫救護車。

  麗娟回到娘家,她爸媽看到女兒脖子上的紫手印心疼不已。麗娟告訴母親那三萬塊可能要不回來了,麗娟媽吃驚得暈厥過去,讓麗娟和亞平離婚。麗娟又心疼亞平,不想離婚,麗娟媽說至少她不能主動回家要等亞平來認錯,麗娟一家三口抱着哭成一團。

  第十八集

  麗娟來到報社心情十分沮喪,就約蔡姐出去談心。麗娟檢討自己說話不知輕重,蔡姐寬慰麗娟,說在看病的這件事上亞平也很不理智。她用自己的經驗告訴麗娟:千萬不要成爲男人家人的對立面,一切有時就要忍,除非你不在乎那個男人了,要麼爲了融入對方已經存在幾十年的家庭,就要讓自己忍讓。

  亞平媽從醫院醒來後馬上吵着要出院,怕浪費住院費,被亞平勸阻。看兒子愁苦的樣子,亞平媽終於決定賣掉牡丹江的房子,給亞平爸轉院。

  亞平媽來到老伴的病床前,哭訴若他不在了自己就沒有親人了,亞平爸又開始數落亞平千挑萬選,選了這麼一個媳婦。亞平媽提到轉院的事情,亞平爸說挺好的不用轉,當知道是沒錢無法繼續治療時,就決定放棄治療,二老抱頭痛哭。

  亞平將爸媽接回家,冠華也來到上海,帶着賣房子的五萬塊錢,還有自己湊的一萬塊。

  既然在家休養,亞平媽提議多帶亞平爸出去走走,全家就一起去逛公園。亞平爸在公園里看到玩耍的小孩子,說自己惟一未了的心願就是沒抱上孫子,亞平心中仿似有了了悟。回家後,亞平和他媽商量要把麗娟接回來,兩人生個孩子,一來可以讓亞平爸了個心願,二來也許當了媽後的麗娟會懂事。亞平媽不是很熱衷,讓亞平自己看着辦。

  第二天下班亞平到麗娟家門口等她,向她道歉。麗娟幽怨的着亞平,心里雖有話卻不知如何開口。亞平說牡丹江的房子賣了,拿來三萬塊還給麗娟。麗娟不收,還將蔡姐提到的醫生介紹給亞平,但是拒絕跟亞平回家。

  到了新的醫院,才知道那個譚教授是有名的“譚一刀”,專宰病人。由於以前用藥和化療的劑量太狠,亞平爸的身體狀況很不好,如今隻能保守治療了。

  送走冠華,亞平又向他媽提出接麗娟回來。亞平媽不太高興,對於麗娟給的三萬塊也不領情。

  亞平還是按照自己的計劃開始接近麗娟。每天下班前一個問候電話,按時接麗娟下班,關心倍至,還經常帶她到餐廳去享受浪漫,麗娟的心慢慢被軟化。亞平還開始健身,一切都爲了要孩子做好准備。

  第十九集

  亞平手捧鮮花在報社門口等候麗娟,帶她到和平飯店享用晚餐。過後亞平直接帶麗娟上酒店房間,麗娟驚喜萬分,卻也不忘提醒亞平這里價格不菲,亞平還是自顧自的挑逗麗娟。舒適華麗的房間中,亞平溫柔得侍候麗娟洗浴,麗娟體會到了亞平久違的溫存。在陷入沉醉前,麗娟還不忘提醒亞平自己在排卵期。亞平說他們應該要個愛的結晶,讓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多愛麗娟。

  一天二人吃飯,麗娟跟亞平說自己可能懷孕了。亞平胸有成竹的說一定是懷上了。麗娟擔心現在不是生孩子的時候,亞平讓她不要瞎想,有了小生命會是一個新的開始。

  亞平通知他媽麗娟懷孕了,商量說讓麗娟回來住。亞平媽懷疑不是亞平的“種”,亞平讓她放心,老太太這才看着孫子的面讓麗娟回來。亞平囑咐他媽多讓着麗娟,免得這個孩子保不住。

  亞平母女來麗娟家接麗娟。麗娟媽知道自己女兒又懷孕了,生氣的把女兒拖到臥室破口大罵,故意讓亞平他們聽到,但也拿自己女兒沒有辦法。麗娟回去後,亞平堅持要睡書房,麗娟百般哀求也沒辦法。

  麗娟這次懷孕害喜得十分厲害,不管亞平和他媽如何跟在後面勸,她還是吐得什麼都吃不下。這天麗娟在辦公室突然想吃亞平媽從東北帶來的酸菜,就打了電話回去,亞平媽趕緊做好送去。誰知路上坐錯了車,亞平媽輾轉到快下班才到報社。她興沖沖的趕到辦公室讓麗娟趕緊吃,誰知她一看又想吐,趕緊把婆婆打發回去。亞平媽一腔熱忱頓時熄滅,回到家後倍感挫摺,隻能在亞平爸面前哭訴。

  不知不覺麗娟懷孕六個月了,可是肚子並不見長。她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換上緊身衣,讓亞平爸看自己的肚子,給他活下去的動力。

  上班時蔡姐說麗娟氣色不好,麗娟對蔡姐傾訴亞平不再愛自己了;半年來的分居,亞平根本不碰自己。蔡姐安慰她這是亞平對她關心的體現。

  這天麗娟爸媽突然到訪,麗娟媽看到自己女兒清瘦的樣子,故意在親家和亞平面前出言諷刺,麗娟趕忙打着圓場。二人來其實是因爲集資一年的期限到了,他們想把本金和紅利一起拿回來,麗娟讓亞平打電話問冠華要錢。
 
《雙面膠》劇照
       《雙面膠》劇照
  第二十集

  吃飯時亞平媽故意讓麗娟多吃,言外之意就是怪麗娟媽說李家沒有照顧好自己的女兒,麗娟直接頂撞婆婆,拂袖離去。

  麗娟媽每天都打電話催着要錢,麗娟也被逼無奈、成天追問亞平。亞平打電話問冠華,她一時也拿不出來。麗娟提起等她生了家里要請個保姆,亞平閑開銷大不同意,二人又話不投機。

  啟東打電話來通知蔡姐,說健健的事情學校經過交涉,賠償金由他們家出兩萬,學校出一萬,再加上警告處分,就算告一段落了。蔡姐舒了一口氣,又向麗娟誇啟東目前的工作很好,算是因禍得福。

  冠華打電話來哭訴,說集資的錢全都沒了。廠長卷款逃到了國外,工廠也被警局封了。這個消息宛如當頭一棒,將麗娟激的無法反應,隻是木訥的跌坐在床沿上暗自傻笑。亞平失聲痛哭自覺對不住麗娟,怕她受刺激過度,連忙賠罪。麗娟笑着走到亞平爸媽房間,帶着奇特的笑容通報“錢全都沒了”,亞平媽激動的昏倒。麗娟媽此時打來電話催錢,麗娟歇斯底里的告訴她媽錢都被人卷走了,再催就死給她看。。。

  第二天麗娟爸媽就上門要錢,從好言相求到惡言相向,局面朝着無法控制的方向發展。麗娟媽和亞平媽言語不合,廝打起來,麗娟爸和亞平上來勸阻,最後也扭成一團。麗娟看亞平推搡母親,瘋了似的從樓上沖下來打亞平,突然一聲巨響從亞平爸屋里傳來,亞平媽嚎叫着奔了過去,麗娟媽激動得也中風暈倒。亞平爸在救護車上,臨終的最後一句話就是“讓亞平離婚”。

  麗娟媽住進醫院,麗娟爸勸麗娟回家休息。回到家看到家里被布置成了一座靈堂,亞平全家嚎啕大哭,麗娟冷漠的回房。冠華不客氣讓麗娟戴孝,說是她害死亞平爸。麗娟毫不示弱,說是冠華把錢弄沒才是罪魁禍首,而且她手上有冠華的借條,冠華再囂張就法院見。

  亞平媽見情況不妙,帶着兒子、女兒向麗娟賠罪,讓她看在一家人的份上不要告冠華。麗娟雖是同意了,但往日的情分早已煙消雲散。

  第二十一集

  亞平爸出殯,麗娟一身黑衣,冷漠得走在悲傷欲絕的一家人的後面,他人的哭聲浸透了傷感,可惜這傷感一點也無法延伸到麗娟的心里。。。

  健健回到學校開始恢複上課,可“打人事件”在小孩子的心中留下了陰影。他告訴啟東和蔡姐,自己不願意去上學,覺得老師也不喜歡自己。蔡姐耐心的開導他。

  錢沒了,人去了,可日子還得繼續,亞平媽本着所說的“維持一個家”的原則,擕李家全體到麗娟家道歉。中風偏癱在床的麗娟媽,奮力撲向這家人,口齒不清的嘟囔着她對他們的恨。幸虧麗娟哥哥是個明理的人,他代表全家接受李家的道歉,說錢可以慢慢還,都還是一家人。這也算是一個緩和,不至於分崩離析,不至於歇斯底里,冠華一家帶着這點諒解走了,剩下麗娟、亞平他們在上海承受着一切。

  蔡姐不放心兒子,到學校去看他。隻見小朋友在一起玩得很開心,可健健卻形單影隻地在一旁孤單的走着,蔡姐決定給健健轉學。

  亞平媽建議讓亞平的表姐玉喜來做保姆,麗娟堅決不同意,可爭不過亞平母子。玉喜還是從東北來到了上海。玉喜有着跟亞平媽一樣“省錢”的精神,洗衣服爲省水洗衣粉沖不淨,害麗娟過敏;吃蘋果不讓麗娟削皮;吃蝦不讓吐殼,還每每將麗娟頂撞的無話可說,亞平媽看了開心不已,麗娟覺得二人聯合起來對付自己。

  麗娟終於如人所願的生了個兒子,回家後玉喜和亞平媽霸着孩子不讓麗娟看,做月子的麗娟隻能在房間里氣得直哭。

  健健轉去了新的學校,一天啟東帶他去公園,用成人的語言與兒子探討着責任、沉淪、新的開始。。。健健雖然似懂非懂,然而也終於真的開心起來、與父親嬉戲,二人幸福的背影漸漸走遠……

  第二十二集

  爲了讓麗娟的奶水好,亞平媽做菜不放鹽,苦得麗娟半夜偷吃醬菜。終於滿月了,麗娟可以自由活動了,她想要抱抱一直沒見到的寶寶,玉喜就是不撒手。麗娟強行把孩子抱回屋里鎖上門,可被玉喜抱慣了的孩子哭個不停。玉喜拿來備用鑰匙和亞平媽一起把孩子搶走。

  爲支走玉喜,麗娟讓她去照顧她媽,亞平媽堅決不肯,說玉喜是她花錢請的。說到錢,麗娟犀利的提醒亞平媽欠錢的是她,駁斥得亞平媽啞口無言。一周後,玉喜從麗娟家跑回來吵着說不幹了,因爲她半夜打長途電話回東北,被小氣的麗娟媽痛罵。亞平來勸,麗娟示威並下了最後通牒,終於勝利地讓玉喜離開。亞平哭着送玉喜,二人淚眼迷蒙的互道珍重。

  麗娟的產假休完了,上班後家里的一切都要交給婆婆,麗娟決定今後要對婆婆好一點,可能一切都會好。她每天上班時都會把母乳擠好,放到冰箱里,讓婆婆定時喂寶寶。可是不知怎的,寶寶最近不吃她的奶了。狐疑的麗娟一天中午趕回家想探個究竟,誰知正好看到婆婆把自己的奶倒掉,氣瘋了的麗娟召回亞平,指責婆婆。怎知婆婆說是自己用心良苦心疼麗娟上班勞累,故意早點讓孩子斷奶,而且早和亞平商量過,麗娟又一次無言以對。

  最惡劣的情景還是發生了,一天麗娟逗剛會講話的寶寶說話,怎知寶寶卻清晰的吐出“媽媽壞”的字眼,顯然是調教的結果。再也無法忍受的麗娟出言趕婆婆走,亞平卻趕她走。言辭越來越失控的麗娟終於激怒了亞平,他失去理智的痛打麗娟,就在兩人廝打成一團時,婆婆失聲大喊,無人看管的寶寶從二樓摔了下來。。。

  就這樣一家人徹底分開了。一年後,亞平來報社找麗娟……

  亞平和麗娟會冰釋前嫌、重歸於好嗎?孤身一人的婆婆又將何去何從?婆媳之間又如何相處呢?我們的故事怎樣結束呢?爲此,導演拍攝了兩個結尾來呼應廣大觀眾不同的設想,希望能將原本無止盡的生活畫一個階段性的句點。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sweet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