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6463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冰菊物语 (2011/9/22 16:05:20)  最新编辑:冰菊物语 (2011/9/22 16:05:20)
李軌
拼音:Lǐ Guǐ (Li Gui)
同义词条:李处则
目錄[ 隱藏 ]
  李軌(?-619年),字處則,甘肅武威人。隋末唐初時期甘肅河西地區割據者,大業十三年(617年),李軌自稱河西大涼王,武德元年(618年),唐高祖李淵爲了進攻薛擧,遣使給李軌送來璽書,稱李軌爲從弟。十一月,李軌占河西(今甘肅河西走廊)五郡之地,改稱涼帝,建元安樂,並遣人奉書給唐高祖,自稱從弟、大涼皇帝臣軌。武德二年(619年)五月唐高祖派安興貴勸李軌降唐,安興貴勸李軌降唐無效,遂與其兄戶部尚書安修仁密謀,勾結胡兵發動兵變,城中人爭出就興貴,李軌見大勢已去,擕同妻子登上玉女台,飲酒告别,李軌被俘,送往長安與諸弟、諸子一同問斬。
 

生平簡介

 
李軌
                   李軌
  李軌(?~619年),字處則,武威姑臧人,河西著名豪望,爲人機智多謀,能言善辯,又能賑濟貧窮,被鄉里稱道。隋大業末年被任爲武威郡鷹颺府司馬。

  隋朝末年,爲反抗隋煬帝的殘暴統治,全國各地農民起義此起彼伏,一些隋朝官員和地主豪紳紛紛糾集力量,竊取農民起義的勝利果實。此時的李軌也召集本郡知名人士曹珍梁碩安修仁等共商大計。大家共推李軌爲首領,於大業十三年(617),率兵攻入内苑城,逮捕了隋官謝統師等,結束了隋朝在涼州的統治。李軌自稱河西大涼王,建元安樂。次年冬,即唐武德元年(618),李軌正式稱帝,立兒子伯玉爲太子,設置百官,史稱大涼政權。金城薛擧見李軌自立,遣兵進攻涼州,李軌派兵阻擊於昌松(今古浪縣),全殲薛擧之兵,並乘勝追擊,先後攻克了張掖、敦煌、西平(今青海西寧市)、罕(今臨夏市)等地,河西五郡盡歸大涼政權。

  唐高祖李淵爲統一大計,采取遠交近攻的策略,遣使前來與李軌結好,璽書上稱李軌爲“從弟”。李軌也派其弟李懋入朝進貢謝恩,被封爲大將軍,遣還涼州,以示信任。李淵又遣使持節拜李軌爲涼州總管,封涼王。唐使到達涼州時,李軌已正式稱帝。爲麻痹唐朝以爭取時間,李軌聽從左僕射曹珍意見,效法古代向上國稱臣而不取消帝號的做法,在上書李淵的書中稱自己爲“皇從弟大涼皇帝臣軌”,表示不接受大唐封號。李淵大爲不滿,將李軌信使拘押,並令吐穀渾出兵進攻大涼。正在這用人的關鍵時刻,李軌聽信讒言,毒死吏部尚書梁碩,造成人心叛離;又聽信巫婆胡言亂語,大量征術築玉女台,糜費很大;此時,涼州又遭災荒,餓殍遍野,而李軌輕信隋朝降官之言,封倉停賑,致使朝野内外,人心背離。由於開國功臣安修仁與在長安爲官的安興貴系親兄弟,且往來不斷。安興貴對李軌政權的内部情況了如指掌,主動向李淵提出出使涼州說降李軌,並制定了如不能說降就就地擒拿的策略。安興貴到涼州,李軌拜他爲左右衛大將軍,並問其保全涼州之策。安興貴乘機勸說李軌顺應潮流,歸附唐朝。李軌非但不接受,而且懷疑他是唐朝的說客。安興貴見不能說降李軌,就與安修仁密謀以武力解決。安氏兄弟在涼州頗具威望,他們發動少數民族兵馬包圍了涼州城。李軌被迫率兵出戰,敗入城中,登上城頭觀望,安興貴大聲喊道:“大唐使我來擒李軌,不從者誅三族!”李軌一看大勢已去,便擕帶妻子登上玉女台欲自盡,安修仁沖上玉女台擒穫李軌,裝入囚車,送往長安。武德二年五月,李軌被殺於長安。

  李軌從起兵到被殺,前後不到三年,形勢急轉直下,轉勝爲敗,政權傾覆,又招殺身之禍,究其原因主要是缺乏全局觀念,不具備治國之才略,喪失了應有的警惕,且不能審時度勢,明辨是非,正確處理内外關係,又枉殺忠良。終於使曇花一現的大涼政權滅亡,在涼州歷史上閃現的帝王光芒迅急熄滅。
 

《舊唐書》記載


  李軌,字處則,武威姑臧人也。有機辯,頗窺書籍,家富於財,賑窮濟乏,人亦稱之。大業末,爲鷹颺府司馬。時薛擧作亂於金城,軌與同郡曹珍、關謹、梁碩、李贇、安修仁等謀曰:“薛擧殘暴,必來侵擾,郡官庸怯,無以禦之。今宜同心戮力,保據河右,以觀天下之事,豈可束手於人,妻子分散!”乃謀共擧兵,皆相讓,莫肯爲主。曹珍曰:“常聞圖讖雲'李氏當王'。今軌在謀中,豈非天命也?”遂拜賀之,推以爲主。軌令修仁夜率諸胡入内苑城,建旗大呼,軌於郭下聚眾應之,執縛隋虎賁郎將謝統師、郡丞韋士政。軌自稱河西大涼王,建元安樂,署置官屬,並擬開皇故事。初,突厥喝娑那可汗率眾内屬,遣弟闕達度闕設領部落在會寧川中,有二千馀騎,至是自稱可汗,來降於軌。

  武德元年冬,軌僭稱尊號,以其子伯玉爲皇太子,長史曹珍爲左僕射。謹等議欲盡殺隋官,分其家產,軌曰:“諸人見逼爲主,便須禀吾處分。義兵之起,意在救焚,今殺人取物,是爲狂贼。立計如此,何以求濟乎!”乃署統師太僕卿,士政太府卿,薛擧遣兵侵軌,軌遣其將李贇擊敗於昌松,斬首二千級,盡虜其眾,複議放還之。贇言於軌曰:“今竭力戰勝,俘虜贼兵,又縱放之,還使資敵,不如盡坑之。”軌曰:“不然。若有天命,自擒其主,此輩士卒,終爲我有。若事不成,留此何益?”遂遣之。未幾,攻陷張掖、燉煌、西平、枹罕,盡有河西五郡之地。

  其年,軌殺其吏部尚書梁碩。初,軌之起也,碩爲謀主,甚有智略,眾鹹憚之。碩見諸胡種落繁盛,乃陰勸軌宜加防察,與其戶部尚書安修仁由是有隙。又軌子仲琰懷恨,形於辭色,修仁因之構成碩罪,更譖毁之,雲其欲反,軌令齎鴆就宅殺焉。是後,故人多疑懼之,心旅從此稍離。時高祖方圖薛擧,遣使潛往涼州與之相結,下璽書,謂之爲從弟。軌大悦,遣其弟懋入朝,獻方物。高祖授懋大將軍,遣還涼州。又令鴻臚少卿張侯德持節,冊拜爲涼州總管,封涼王,給羽葆鼓吹一部。軌召群僚廷議曰:“今吾從兄膺受圖籙,據有京邑,天命可知,一姓不宜競立,今去帝號受冊可乎?”曹珍進曰:“隋失天下,英雄競逐,稱王號帝,鼎峙瓜分。唐國自據關中,大涼自處河右,己爲天子,奈何受人官爵?若欲以小事大,宜依蕭察故事,自稱梁帝而稱臣於周。”軌從之。

  二年,遣其尚書左丞鄧曉隨使者入朝,表稱皇從弟大涼皇帝臣軌而不受官。時有胡巫惑之曰:“上帝當遣玉女從天而降。”遂徵兵築台以候玉女,多所糜費,百姓患之。又屬年饑,人相食,軌傾家賑之,私家罄盡,不能周遍。又欲開倉給粟,召眾議之。珍等對曰:“國以人爲本,本既不立,國將傾危,安可惜此倉粟,而坐觀百姓之死乎?”其故人皆雲,給粟爲便。謝統師等隋舊官人,爲軌所穫,雖被任使,情猶不附。每與群胡相結,引進朋黨,排軌舊人,因其大餒,欲離其眾。乃詬珍曰:“百姓餓者自是弱人,勇壯之士終不肯困,國家倉粟須備不虞,豈可散之以供小弱?僕射苟悦人情,殊非國計。”軌以爲然,由是士庶怨憤,多欲叛之。

  初,安修仁之兄興貴先在長安,表請詣涼州招慰軌。高祖謂曰:“李軌據河西之地,連好吐穀渾,結援於突厥,興兵討擊,尚以爲難,豈單使所能致也?”興貴對曰:“李軌凶強,誠如聖旨。今若諭之以逆顺,曉之以禍福,彼則憑固負遠,必不見從。何則?臣於涼州,奕代豪望,凡厥士庶,靡不依附。臣之弟爲軌所信任,職典樞密者數十人,以此候隙圖之,易於反掌,無不濟矣。”高祖從之。興貴至涼州,軌授以左右衛大將軍,又問以自安之術,興貴諭之曰:“涼州僻遠,人物凋殘,勝兵雖馀十萬,開地不過千里,既無險固,又接蕃戎,戎狄豺狼,非我族類,此而可久,實用爲疑。今大唐據有京邑,略定中原,攻必取,戰必勝,是天所啟,非人力焉。今若擧河西之地委質事之,即漢家竇融,未足爲比。”軌默然不答,久之,謂興貴曰:“昔吳濞以江左之兵,猶稱己爲'東帝';我今以河右之眾,豈得不爲'西帝'?彼雖強大,其如帝何?君與唐爲計,誘引於我,酬彼恩遇耳。”興貴懼,乃偽謝曰:“竊聞富貴不在故鄉,有如衣錦夜行。今闔家子弟並蒙信任,榮慶實在一門,豈敢興心,更懷他志?”興貴知軌不可動,乃與修仁等潛謀,引諸胡眾起兵圖軌,將圍其城,軌率步騎千馀出城拒戰。先時,有薛擧柱國奚道宜,率羌兵三百人亡奔於軌,既許其刺史而不授之,禮遇又薄,深懷憤怨。道宜率所部共修仁擊軌,軌敗入城,引兵登陴,冀有外救。興貴宣言曰:“大唐使我來殺李軌,不從者誅及三族!”於是諸城老幼皆出詣修仁。軌歎曰:“人心去矣,天亡我乎!”擕妻子上玉女台,置酒爲别,修仁執之以聞。時鄧曉尚在長安,聞軌敗,舞蹈稱慶。高祖數之曰:“汝委質於人,爲使來此,聞軌淪陷,曾無蹙容,苟悦朕情,妄爲慶躍。既不能留心於李軌,何能盡節於朕乎?”竟廢而不齒。軌尋伏誅,自起至滅三載,河西悉平。詔授興貴右武候大將軍、上柱國,封涼國公,食實封六百戶,賜帛萬段;修仁左武候大將軍,封申國公,並給田宅,食實封六百戶。

    4
    2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