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596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9/16 9:00:16)  最新编辑:于归 (2011/9/16 9:00:16)
中州集
同义词条:《中州集》,《称翰苑英华中州集》,《中州鼓吹翰苑英华集》,称翰苑英华中州集,中州鼓吹翰苑英华集
目錄[ 隱藏 ]
元刻本《中州集》
元刻本《中州集》
  《中州集》又稱《稱翰苑英華中州集》、《中州鼓吹翰苑英華集》,是元好問編纂的金代詩歌總集,10卷,附《中州樂府》1卷。中州(今中國河南一帶)乃金朝政治、經濟中心,書成於金亡之後,共收錄作者251人,錄2062餘首,首錄顯宗、章宗詩各一首,其餘分爲十集,以十天幹紀之,壬集以下列“諸相”、“異人”、“隱德”、“知己”、“南冠”等名目,各人爲小傳,詳具始末,兼評其詩。當時在世者不收,故無元好問、劉祁等人作品。另有南宋官吏朱弁滕茂實等5人詩作84首。

  《中州集》最早以《國朝百家詩略》爲藍本,並追憶、輯錄前輩及交游諸人之作,初刻於蒙古海迷失後二年(1250年)。明代嘉靖間毛晉刊本亦稱“初刻中州集”。通行本有《四部叢刊》縮印董氏 影元本,中華書局1959年排印本。現特據以影印出版。

  此書雖爲金代的詩歌總集,但因金代史料匱乏,而此書記載金代社會生活,歷史經濟等史實頗多,故也被認爲是考察研究金史的重要資料。康熙年間郭元釪編《全金詩》,即以此書爲基礎而有所增補。
 
  《四庫全書總目》說《中州集》:“大致主於藉詩以存史,故旁見側出,不主一格”。
  元好問在《自題中州集後》評價金代詩歌,“部下曹劉氣盡豪,江東諸謝韻尤高。若從華實評詩品,未便吳濃得錦袍”。
 
  此本行格疏朗,刻印精良,在雕版印刷史上也具有獨特地位。所附《中州樂府》一卷,二者初始即合爲一編刊版,後《中州樂府》刻本佚失。傅增湘日本五山本影摹補入。書中鈐有傳是樓、徐乾學印、健庵收藏圖書、茂苑香生蔣鳳藻秦漢十印齋祕篋圖書等印鑒,知其曾爲徐乾學蔣鳳藻等藏家收藏。民國時,歸傅增湘所有。此書現藏國家圖書館,2008年入選第一批國家珍貴古籍名錄

作者簡介


  元好問(一 一九廠--二一五七),字裕之,號遺山,秀容(今山西忻州)人。祖系出自北魏拓跋氏,傳爲唐詩人元結後裔。七歲能詩,少從金着名學者郝天挺學,興定五年(一二二一)進士及第,正大元年(一二二四)中博學宏詞科,授儒材郎、國史院編修。金亡前夕,任行尚書省左司員外郎等職。天興二年(一二三三)金都汴京爲蒙古軍占領,因隨被俘官民北渡黄河,「羈管」於山東聊城。晚年寄居冠氏縣(今山東冠縣),往來四方,采摭遺文,以編纂金代歷史爲己任。是有金一代最爲傑出的文學家,詩文質實蒼勁而不乏表現力,感情深沉而遣辭奇崛,頗受後世推崇。
 
  著作除本書外,尚有《遺山先生文集》與《遺山樂府》等。

内容

元好問編成《中州集》
元好問編成《中州集》
  《中州集》是一部詩作、詩論、史傳相結合的着作,内容有詩論、文論、史論三大部分,其中雖以史論突出,但三者往往相互關聯,形成一個整體的評述。元好問的描寫,對認識金代的道德習氣、文人學識都有很大啟發。他還爲金代文士排次,在人物小傳中穿插一些重要掌故。

  《中州集》是元好問編纂的一部金代詩歌總集。其編纂的緣起,見於本書卷首元氏所撰的《中州鼓吹翰苑英華序》。據序稱,在《中州集》編纂之前,已經有一部魏道明原編、商衡補録的《國朝百家詩略》鈔本存世,隻是這部鈔本僅藏於鈔輯者商氏家中,世人無從窺見。天興元年(一二三二),元好問入京任尚書省掾,閣僚中頗有人建議其編纂金詩總集,但因當時京都被蒙古軍圍逼甚急,國家存亡之際,元氏不暇顧及此事。次年京城降,元氏也被羈管於聊城,杜門深居,時以翰墨自遣,於是當日友朋的建議,重新浮現於心頭,考慮到「百餘年以來,詩人爲多,苦心之士,積日力之久,故其詩往往可傳。兵火散亡,計所存者才什一耳。不總萃之,則將遂湮滅而無聞,爲可惜也」,因或傳鈔摘選,或憑記憶,開始了編選本書的工作。適此時商衡之子商孟卿擕鈔本《國朝百家詩略》來訪,元好問便將自己所選與鈔本合爲一書,題其名曰「中州集」。其序撰於天興二年(一二三三)十月二十二日,序末有「嗣有所得,當以甲乙次第之」之語。今考書中既以甲集至癸集題次十卷正文,卷十「滕奉使茂實」小傳又詳記滕氏詩稿發現經過,中有「庚子春,(好問)自山東還鄉里,值鄉先生鴈門李锺秀挺,求秀穎(滕茂實字秀穎)詩文」雲雲,庚子當南宋嘉熙四年(一二四廠)。據此《中州集》的編纂,始於公元一二三三年;編定的年月,則不會早於公元一二四廠年春。書以「中州」爲名,大約是由於中原爲金朝政治文化中心,而書中所選録的詩家,又多聚於中州一帶之故。

  《中州集》共收録了二百五十一位詩人的兩千零六十二首詩作。其書卷首有「總目」,正文卷一前列「聖制」,録金顯宗、金章宗詩各一首,以下卷一至卷十,依天幹排序,自甲集至癸集,每集一卷。各集之首,又分置集内所録詩家名氏及詩歌數。然後以人系詩,人各有小傳。其中卷一至卷七大致依詩人時代前後排次。卷八第一人「邢内翰具瞻」小傳前,則有「别起」二字,卷中所收詩家,亦重新自金初起排次,但與卷一至卷七所收入詩不重複。至卷九後部大半與卷十前部,所録又改爲以類相從,計有「諸相」、「狀元」、「異人」、「隱德」、「三知己」、「南冠五人」六類,卷十末「附見」趙滋及元好問父親與其兄詩。書中小傳,大多每人一篇,間有數人合爲一傳,如卷九「隱德」即合薛繼先、高仲振、張潛、王汝梅、宋可、曹珏六人小傳爲一篇。傳後所録各家詩,亦多寡不一。其録詩數較多的前十家,依次爲周昂(一百首)、劉迎(七十六首)、黨懷英(六十五首)、趙秉文(六十三首)、蔡松年(五十九首)、宇文虛中(五十首)、蔡珪(四十六首)、元德明(元好問之父,四十四首)、邊元鼎(四十二首)、完顔璹(四十首)。其下則有王若虛、朱弁(各三十八首)諸人。至各家詩後,偶附録他人之作,如卷五龐鑄《田器之燕子圖詩》末,小字附楊之美等人同題詩,即其例。

  《中州集》的優點,首在爲後世保存了一大批金代文學作品及其作者史料。書中所選,不僅僅限於名家名作,而且及於二三流詩人,且主在選輯能代表詩人個人風格之作,因此它對於後代學者研究金代文學尤其是金代詩歌,具有極高的文獻價值。同時,元好問爲每位作者所撰寫的小傳,或細述詩人生平,或詳記詩家論詩主張,或評析各人詩風,或狀摹傳主個性,内容豐富生動,亦爲金代文學研究者提供了難得的第一手資料。如卷一宇文虛中小傳所記宇文以宋黄門侍郎奉使金朝被留滯北地後,雖仕金爲翰林學士,而仍有被奉爲帥「奪兵仗南奔」事,便不見於《金史》與《宋史》的宇文本傳,對於徹底澄清宇文被害的真實緣由頗有幫助。卷四周昂小傳所記昂論文見解,諸如「文章以意爲主,以字語爲役,主強而役弱,則無令不從。今人往往驕其所役,至跋扈難制,甚者反役其主,雖極辭語之工,而豈文之正哉」,盡管是零篇碎語,卻保留了金代中葉文學批評的重要素材。又如卷三趙秉文小傳剖析趙氏文風,謂:「大概公之文出於義理之學,故長於辨析,極所欲言而止,不以繩墨自拘。七言長詩筆勢縱放,不拘一律。律詩壯麗,小詩精絶,多以近體爲之。至五言大詩,則沉鬱頓挫學阮嗣宗,真淳簡澹學陶淵明,以他文較之,或不近也。」則既述傳主文學風貌,又探求其根源,不爲無見。至卷六雷淵小傳狀寫雷氏「爲人軀幹雄偉,髯張口哆,顔渥丹,眼如望羊。遇不平則疾惡之氣見於顔間,或嚼齒大駡不休。雖痛自摧摺,然猝亦不能變也」,卷七劉昂霄小傳描繪劉氏「爲人細瘦,似不能勝衣。好横策危坐,掉頭吟諷,幅巾奮袖,談辭如雲,四座聳聽,噤不得語」,刻劃詩人性格作風,亦可謂入木三分。

  《中州集》的另一優點,是借詩存史,爲學界提供了不少金史史料。從詩作方面看,像卷三所録劉迎《淮安行》、《修城行》、《河防行》諸詩,便堪稱金朝淮安築「雞糞」城牆及黄河泛濫的實録。從詩人小傳方面看,像卷八韓玉小傳詳記大安三年(一二一一)金與西夏交戰及戰敗經過,又從一個側面揭示了臣僚内訌實爲金亡的内因。

  此外像卷二祝簡傳中考證王源叔未嚐注杜詩,卷十辛願傳里載評金南渡以來詩風不淳語,從學術史與文學史的角度論,也都是精辟的見解。

  《中州集》的不足,是卷七以下體制稍紊,某些小傳文字雖多,卻隻字不言傳主文學特徵,亦略顯偏題。

  從總集編纂的歷史上看,《中州集》的影響是巨大的。後來的總集名作,像明末清初錢謙益所輯《列朝詩集》,無論排次形式還是選詩宗旨,都明顯受到本書的深刻影響。近人編選斷代詩詞總集,也頗有取之作範本的。

  研究本書的論着,有全祖望《重定中州集序目》(《鲒琦亭集外編》卷三十一)、《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八十八本書提要、陳學霖《元好問與〈中州集〉》(載《饒宗頤教授南游贈别論文集》,香港,一九七廠年)、梅津賀子《元遺山的〈中州集〉》(「元遺山の“中州集”」,《九州中國學會報》第二十三號,一九八一年二月)、詹杭倫《元好問編選〈中州集〉的宗旨》(《四川大學學報》一九九二年第一期)、胡傳志《《中州集〉的流傳與影響》(《文學遺産》一九九四年第三期)以及周惠泉《金代文學學發凡》(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一九九四年版)有關章節等。

作品體例


  《中州集》體例不錄存世者之作,“帝王”、“諸 相”、“狀元”、“知己”、“南冠”等以類相從,其 餘各家基本上以時代先後爲序。作者小傳,内容豐富,一 般除載生平事蹟外,還常擧名句、名篇爲例,以說明各 家的特征。在小傳中,編者對金代詩壇風尚、詩歌的源流演變以及當時的政治歷史事件亦時有介紹。如卷一蔡 □傳,稱國初文士如宇文虛中、蔡松年、吳激等,皆宋儒;國朝文派,斷自蔡□。是對金初期詩人的概括論述; 卷十辛願傳,稱南渡以來,後生以風雅自名,轉相販賣; 主文盟者泛愛受愚,不加裁抑,是對南渡以後詩風的批 評;卷九賈益謙傳,述賈氏稱實錄誣海陵“淫毒狼驁”, “百可一信耶”,雖非金主亮的定論,但可作研究金代統 治集團内部矛盾鬥爭的參考。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