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6247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冰菊物语 (2011/9/14 11:11:04)  最新编辑:冰菊物语 (2011/9/14 11:11:04)
羊祜
拼音:Yáng Hù (Yang Hu)
同义词条:叔子
目錄[ 隱藏 ]
 
羊祜
          羊祜
  羊祜(公元221—278年),字叔子。泰山南城(今山東省費縣西南)人。魏末任相國從事中郎,參與司馬昭的機密。晉武帝(司馬炎)代魏後,與羊祜策劃滅吳謀。泰始五年(公元269年)以尚書左僕射都督荆州諸軍事,出鎮襄陽。在鎮10年(269—278年),做一擧滅吳的准備,平日則與吳將陸抗互通使節,各保分界。屢次請求出兵平吳,未能實現。臨終,擧薦杜預代己。羊祜在出鎮襄陽期間,着力經略荆州。他首先設奇計誘使東吳放棄了石城(今鍾祥縣治)這一重要軍事駐點,由晉兵占據,解除了吳對襄陽的威脅,有力地控制了東吳的荆州夏郡(治今鄂州)在漢水東、長江北的大片土地。晉武帝立即下詔撤銷江北都督,改置南中郎將,並把原屬江北都督管轄的駐漢東、江北部隊,劃歸荆州都督羊祜統率,使其兵力擴大到8萬多人。羊祜抽調4萬人墾田800多頃,改變了羊祜初到襄陽時軍無百日糧的狀況。不久,荆州8萬多士兵已經積有10年餘糧。與此同時,他改武裝拓邊爲政治攻心戰,對東吳的百姓主要施行“懷柔政策”;對東吳將士以德予以招徠;對東吳駐荆州的統帥,派遣使節與之經常交往,發展私交,使之各自保守疆界,互不派兵侵擾以追逐其小利,“從容以收大功”。他還屢呈滅吳方略,屢薦平吳良將,先後推薦王浚留任益州刺史,擧杜預代己。這兩人都在滅吳和統一南方的戰爭中,建立了功勳。太康元年(公元280年)三月,滅吳的捷報傳到洛陽,群臣致賀。晉武帝擧起酒杯,流着眼淚說:“此羊太傅功也!”羊祜死後,襄陽百姓在他平生嚐游憩之所,建碑立廟,歲時祭祀。望其碑者,莫不流淚,因名爲“堕淚碑”。

生平簡介


  羊祜(221—278年),字叔子,泰山南城(今山東費縣西南)人,西晉著名的軍事家、戰略家。

  羊祜出身於漢魏名門士族之家。從他起上溯九世,羊氏各代皆有人出仕二千石以上的官職,並且都以清廉有德著稱。羊祜祖父羊續漢末曾任南陽太守,父親羊衜爲曹魏時期的上黨太守,母親蔡氏是漢代名儒、左中郎將蔡邕的女兒,姐姐嫁與司馬懿之子司馬師爲妻。

  羊祜十二歲喪父,孝行哀思超過常禮。奉事叔父羊耽也十分恭謹。他曾在汶水邊上游玩,遇見一位老人,說他“孺子有好相,年未六十,必建大功於天下”(《晉書·羊祜傳》)。老人說完就走了,不知所在。

  羊祜長大後,博學多才、善於寫文、長於論辯而有盛名於世。而且儀度瀟灑,身長七尺三寸,鬚眉秀美。郡將夏侯威認爲他不同常人,把兄長夏侯霸的女兒嫁給他。

  羊祜被薦擧爲上計吏,州官四次征辟他爲從事、秀才,五府(古代五種官署的合稱,所指不一)也紛紛任命他。由於此時曹魏統治階級内部正進行着爭奪最高權力的鬥爭,這一鬥爭主要是在曹氏集團與司馬氏集團之間展開的,羊祜與鬥爭的雙方都有姻親關係。處於夾縫中的羊祜不願意卷入到鏇渦之中,所以采取了回避態度,沒有同意。太原人郭奕見到他後說:“此今日之顏子也”(《晉書·羊祜傳》) 。

  景初三年(239年),魏明帝曹睿去世,繼位爲帝的齊王曹芳隻有八歲。大將軍曹爽與太尉司馬懿受遺命輔政,兩大集團的鬥爭白熱化。正始初年,曹氏集團在鬥爭中明顯地占據優勢。曹爽把司馬懿排擠到太傅的閑職之上,將統領禁軍、掌管樞要的權力皆掌握到自己的弟兄及心腹的手中,從而控制了政府的實權。司馬懿實行韜晦之計,假裝生病,暗中卻加緊布置,伺機反攻。羊祜雖然年輕,但很有政治頭腦。他判斷曹爽終將不是司馬懿的對手。後羊祜與王沈一起被曹爽征辟,王沈勸羊祜應命就職,羊祜就說:“委質事人,複何容易”(《晉書·羊祜傳》)。王沈便獨自應召。由於門第關係,盡管羊祜基本游離於兩大集團爭鬥之外,但從思想感情上說來,他對司馬氏的一派顯得更爲親近一些。

  正始十年(249),司馬懿發動高平陵之變,並誅殺曹爽,奪得軍政大權。政變之後,司馬懿大擧剪除曹氏集團,與曹爽有關的很多人遭到誅連。羊祜的嶽父夏侯霸爲逃避殺戮,投降了蜀國。王沈也因爲是曹爽的故吏而被罷免,於是,對羊祜說:“常識卿前語 。”羊祜卻安慰他,說:“此非始慮所及”(《晉書·羊祜傳》)。他就是這樣,既有先見之明,又不肯顯示誇耀。在這場災難中,羊祜並未因嶽父降蜀受罰,這大約得濟於他的親司馬氏的政治態度。

  夏侯霸投降蜀國,其親屬怕受牽連,大都與其家斷絕了關係,隻有羊祜,安慰其家屬,體恤其親人,親近恩禮,愈於常日。 不久,羊祜的母親和長兄羊發相繼去世。羊祜服喪守禮十多年,其間以道素自居,篤重樸實,一如儒者。

  正元二年(255年),司馬師病逝,司馬昭執政,爲大將軍。司馬昭任大將軍,征辟羊祜,羊祜沒有應命。於是,朝廷公車征拜羊祜爲中書侍郎,不久升爲給事中、黄門郎。

  時魏帝魏帝高貴鄉公曹髦愛好文學,在位者希承上意,多獻詩賦,汝南人和迪因爲違逆上意而遭貶斥。羊祜在朝廷,雖身處士大夫之間,但持身正直,從不親親疏疏,因此,有識之士,對他特别尊崇。

  陳留王曹奐時期,羊祜被封爲關内侯,食邑一百戶。因爲羊祜心中對天子不以爲然,所以不願再做侍從之臣,請求出外。後來改爲祕書監。曹魏末年已完全是司馬氏的一統天下,司馬懿父子兄弟相繼執政。他們先後廢殺兩位皇帝,又屢次誅殺大臣,改章變制,發號施令,成爲沒有皇帝名號的實際統治者。這時,羊祜已加入司馬氏集團,並逐漸上升爲該集團中的重要人物。司馬炎建五等爵制,羊祜以功被封爲巨平子,食邑六百戶。當時,鍾會頗得天子寵愛,而又心性忌刻,羊祜怕他,敬而遠之。鍾會被誅之後,羊祜任相國從事中郎,與司馬炎的另一心腹荀勖共掌機密。晉代魏前夕,司馬炎調羊祜爲中領軍,在皇宮當值,統領禦林軍,兼管内外政事。

  鹹熙二年十二月(266年1月),司馬炎受禪稱帝,建立西晉王朝,史稱晉武帝。因爲羊祜有扶立之功,被進號爲中軍將軍,加散騎常侍,進爵爲郡公,食邑三千戶。羊祜怕引起賈充等權臣的妒嫉,固讓封公,隻受侯爵,於是,由本爵钜平子進封爲侯,設置郎中令,備設九官之職,並授給他的夫人印綬。

  泰始初年,晉武帝下詔:“夫總齊機衡,允釐六職,朝政之本也。祜執德清劭,忠亮純茂,經緯文武,謇謇正直,雖處腹心之任,而不總樞機之重,非垂拱無爲委任責成之意也。其以祜爲尚書右僕射、衛將軍,給本營兵”(《晉書·羊祜傳》)。當時,王佑、賈充、裴秀等人均爲前朝名高望重之臣,羊祜對他們心存謙讓。

  晉武帝稱帝後,素有吞吳之志。便積極籌劃消滅孫吳政權的戰爭,以實現統一全國的大業。泰始五年(269年),司馬炎除任命大將軍衛瓘、司馬伷分鎮臨淄、下邳,加強對孫吳的軍事布置以外,又特地調任羊祜爲荆州諸軍都督,假節,並保留他散騎常侍、衛將軍原官不變。
 
羊祜
                  羊祜
  當時,西晉和孫吳各有一個荆州,形成南北對峙局面。西晉的荆州包括今天的陝西、河南的一小部分和湖北北部地區。吳國的荆州則有今天的湖北和湖南的大部分地區。晉吳間的邊界線以荆州爲最長,所以這里是滅吳戰爭的關鍵地區。

  羊祜到任後,發現荆州的形勢並不穩固。不但百姓的生活不夠安定,就連戍兵的軍糧也不充足。於是,羊祜首先把精力放在開發荆州方面。羊祜大量開辦學校,興辦教育,安撫百姓,懷來遠人。並與吳國人開誠相待,凡投降之人,去留可由自己決定。還禁止拆毁舊官署。當時風俗,官長如果死在官署之中,後繼者便說居地不吉,往往拆毁舊府,另行修建。羊祜認爲,死生有命,不在居室,命令下屬,一律禁止。最主要的是設計使吳國撤掉了對襄陽威脅最大的石城駐軍,吳國石城駐軍離襄陽七百多里,常常侵擾邊境。羊祜深以爲患,於是巧用計謀,使吳國撤銷了守備。然後羊祜他把軍隊分作兩半,一半執行巡邏戍守的軍事任務,一半墾田。當年,全軍共墾田八百餘頃。羊祜剛來時,軍隊連一百天的糧食都沒有,到後來,糧食積蓄可用十年。

  羊祜的這些措施迅速地安定了荆州的社會秩序,增強了軍隊的戰鬥力。晉武帝爲表彰他的功績,下令取消江北所有的都督建置,授予羊祜南中郎將的職務,負責指揮漢東江夏地區的全部軍隊。

  羊祜在軍中,常穿着輕暖的皮裘,系着寬緩的衣帶,不穿鎧甲。鈴閣之下,應命侍衛的士卒也不過十幾個人。並且,喜歡打獵釣魚,常常因此荒廢公務。有一天夜晚,他想出營,軍司馬徐胤手持柴戟擋住營門說:“將軍都督萬里,安可輕脱 !將軍之安危,亦國家之安危也。胤今日若死,此門乃開耳”(《晉書·羊祜傳》)。羊祜正色改容,連連道歉,從此很少外出。

  不久,羊祜又被加封爲車騎將軍,並受到開府如三司之儀的特殊待遇。羊祜上表固辭:“臣伏聞恩詔,拔臣使同台司。臣自出身以來,適十數年,受任外内,每極顯重之任。常以智力不可頓進,恩寵不可久謬,夙夜戰悚,以榮爲憂。臣聞古人之言,德未爲人所服而受高爵,則使才臣不進;功未爲人所歸而荷厚祿,則使勞臣不勸。今臣身托外戚,事連運會,誡在過寵,不患見遺。而猥降發中之詔,加非次之榮。臣有何功可以堪之,何心可以安之。身辱高位,傾覆尋至,願守先人弊廬,豈可得哉!違命誠忤天威,曲從即複若此。蓋聞古人申於見知,大臣之節,不可則止。臣雖小人,敢緣所蒙,念存斯義。今天下自服化以來,方漸八年,雖側席求賢,不遺幽賤,然臣不爾推有德,達有功,使聖聽知勝臣者多,未達者不少。假令有遺德於版築之下,有隱才於屠釣之間,而朝議用臣不以爲非,臣處之不以爲愧,所失豈不大哉!臣忝竊雖久,未若今日兼文武之極寵,等宰輔之高位也。且臣雖所見者狹,據今光祿大夫李憙執節高亮,在公正色;光祿大夫魯芝潔身寡欲,和而不同;光祿大夫李胤清亮簡素,立身在朝,皆服事華發,以禮終始。雖曆位外内之寵,不異寒賤之家,而猶未蒙此選,臣更越之,何以塞天下之望,少益日月!是以誓心守節,無苟進之志。今道路行通,方隅多事,乞留前恩,使臣得速還屯。不爾留連,必於外虞有闕。疋夫之志,有不可奪”(《晉書·羊祜傳》)。但朝廷未同意他的辭讓。這一年,羊祜四十九歲。

  泰始六年(270年),吳國在荆州的都督換上著名的軍事家陸抗。陸抗到荆州後,注意到西晉的動向,立即上疏給吳主孫皓。陸抗對荆州的形勢表示憂慮,提醒孫皓不要盲目迷信長江天塹,應該認真備戰。他把自己的想法歸納爲十七條建議,請求實行。陸抗的到來,引起羊祜的警惕和不安。因此,他一面加緊在荆州進行軍事布置;一面向晉武帝密呈奏表。密表建議,伐吳戰爭必須利用長江上游的便利條件,在益州(今四川地區)大辦水軍。

  泰始八年(272年)八月,吳主孫皓解除西陵(今湖北宜昌)督步闡的職務。步闡因害怕被殺,拒絕返回建鄴,當年九月,獻城降晉。陸抗聞訊,立即派兵圍攻西陵(參見西陵之戰)。晉武帝命令羊祜和巴西監軍徐胤各率軍分别攻打江陵(今湖北江陵)和建平(今四川巫縣),從東西兩面分散陸抗的兵力,以實現由荆州刺史楊肇直接去西陵救援步闡的計劃。但陸抗破壞了江陵以北的道路,5萬晉軍糧秣的運輸發生困難,再加上江陵城防堅固,不易攻打,羊祜頓兵於城下,不能前進。楊肇兵少糧懸,被陸抗擊敗,步闡城陷族誅。有司上奏說:“祜所統八萬餘人,贼眾不過三萬。祜頓兵江陵,使贼備得設。乃遣楊肇偏軍入險,兵少糧懸,軍人挫衄。背違詔命,無大臣節。可免官,以侯就第”(《晉書·羊祜傳》)。結果,羊祜因此被貶爲平南將軍,楊肇則被貶爲平民。

  西陵救援失利後,羊祜總結教訓認識到:吳國的國勢雖已衰退,但仍有一定的實力,特别是荆州尚有陸抗這樣的優秀將領主持軍事,平吳戰爭不宜操之過急。於是,他采取軍事蠶食和提倡信義的兩面策略,以積蓄實力,瓦解對方,尋找滅吳的合適時機。鑒於歷史上孟獻子經營武牢而鄭人畏懼,晏弱築城東陽而萊子降服的經驗,羊祜揮兵挺進,占據了荆州以東的戰略要地,先後建立五座城池。並以此爲依托,占據肥沃土地,奪取吳人資財。於是,石城以西均晉國占有,吳人來降者源源不絕。

  羊祜於是實施懷柔、攻心之計。在荆州邊界,羊祜對吳國的百姓與軍隊講究信義,每次和吳人交戰,羊祜羊祜都預先與對方商定交戰的時間,從不搞突然襲擊。對於主張偷襲的部將,羊祜用酒將他們灌醉,不許他們再說。有部下在邊界抓到吳軍兩位將領的孩子。羊祜知道後,馬上命令將孩子送回。後來,吳將夏詳、邵頡等前來歸降,那兩位少年的父親也率其部屬一起來降。吳將陳尚、潘景進犯,羊祜將二人追殺,然後,嘉賞他們死節而厚禮殯殮。兩家子弟前來迎喪,羊祜以禮送還。吳將鄧香進犯夏口,羊祜懸賞將他活捉,抓來後,又把他放回。鄧香感恩,率其部屬歸降。羊祜的部隊行軍路過吳國邊境,收割田里稻穀以充軍糧,但每次都要根據收割數量用絹償還。打獵的時候,羊祜約束部下,不許超越邊界線。如有禽獸先被吳國人所傷而後被晉兵穫得,他都送還對方。羊祜這些作法,使吳人心悦誠服,十分尊重他,不稱呼他的名字,隻稱“羊公”。

  對於羊祜的這些作法,陸抗心中很清楚,所以常告誡將士們說:“彼專爲德,我專爲暴,是不戰而自服也。各保分界而已,無求細利”(《晉書·羊祜傳》)。因此,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晉吳兩國的荆州邊線處於和平狀態。

  羊祜與陸抗對壘,雙方常有使者往還。陸抗稱讚羊祜的德行度量,“雖樂毅諸葛孔明不能過也”(《晉書·羊祜傳》)。一次陸抗生病,向羊祜求藥,羊祜馬上派人把藥送過來,並說:“這是我最近自己配制的藥,還未服,聽說您病了,就先送給您吃。”吳將怕其中有詐,勸陸抗勿服,陸抗不疑,並說:“羊祜豈鴆人者”(《晉書·羊祜傳》)!仰而服下。當時人都說,這可能是春秋時華元、子反重見了。

  吳主孫皓聽到陸抗在邊境的做法,很不理解;就派人斥責他。陸抗回答:“一邑一鄉,不可以無信義,況大國乎!臣不如此,正是彰其德,於祜無傷也”(《晉書·羊祜傳》)。孫皓無言以對。

  羊祜在邊境,德名素著,可在朝中,卻每遭詆毁。他正直忠貞,嫉惡如仇,毫無私念,因而頗受荀勖馮紞等人忌恨。王衍是他的堂甥,曾來見他陳說事情,言辭華麗,雄辯滔滔。羊祜很不以爲然,王衍拂衣而去。羊祜對賓客說:“王夷甫方以盛名處大位,然敗俗傷化,必此人也”(《晉書·羊祜傳》)。西陵之戰,羊祜曾要按軍法處斬王戎。所以,王戎、王衍都怨恨他,言談中常常攻擊他。當時人說:“二王當國,羊公無德”(《晉書·羊祜傳》)。

  鹹寧二年(276年)十月,晉武帝改封羊祜爲征南大將軍,恢複其貶降前的一切職權,開府儀同三司,可以自行辟召僚佐。當初羊祜便認爲,要想伐吳,必須憑借長江上游的有利地勢。當時吳國有童謠:“阿童複阿童,銜刀浮渡江,不畏岸上獸,但畏水中龍”(《晉書·羊祜傳》)。羊祜聽後,說:“此必水軍有功,但當思應其名者耳”(《晉書·羊祜傳》)。正逢益州刺史王濬被征召任大司農。羊祜發現王濬的才能可當重任,而王濬的小字又是“阿童”,正應了童謠之言。而當時在西晉朝廷内部,王濬是個有爭議的人物。羊祜極力肯定王濬的軍事才能,主張濟其所欲,充分發揮他的才能。羊祜的密表,終於使晉武帝改變將王濬調離益州的打算。留王濬監益州諸軍事,加龍驤將軍。祕密命他修造戰船,爲顺流伐吳作准備。在後來的滅吳戰爭中,不出羊祜所料,王濬統率的益州水軍起了重要作用,成爲首先攻陷建鄴、生擒孫皓的西晉軍隊。

  羊祜本人也命令部將繕甲訓卒,廣爲戎備。經過七年的練兵和各項物質准備,荆州邊界的晉軍實力遠遠超過吳軍,恰巧兩年前,吳軍主帥陸抗病死,孫吳荆州前線失去唯一能與羊祜抗衡的軍事家。而這時,在孫皓高壓統治下的吳國境内各種矛盾日益激化,將疑於朝,士困於野,民怨鼎沸,危機四伏。這一切表明西晉滅吳的條件已經成熟。羊祜不失時機地上疏給晉武帝請求伐吳。這篇奏疏,是一篇重要的文獻,至今仍有很高的價值。原文如下:

  “先帝顺天應時,西平巴蜀,南和吳會,海内得以休息,兆庶有樂安之心。而吳複背信,使邊事更興。夫期運雖天所授,而功業必由人而成,不一大擧掃滅,則眾役無時得安。亦所以隆先帝之勳,成無爲之化也。故堯有丹水之伐,舜有三苗之征,鹹以寧靜宇宙,戢兵和眾者也。蜀平之時,天下皆謂吳當並亡,自此來十三年,是謂一周,平定之期複在今日矣。議者常言吳楚有道後服,無禮先強,此乃謂侯之時耳。當今一統,不得與古同諭。夫適道之論,皆未應權,是故謀之雖多,而決之欲獨。凡以險阻得存者,謂所敵者同,力足自固。苟其輕重不齊,強弱異勢,則智士不能謀,而險阻不可保也。蜀之爲國,非不險也,高山尋雲霓,深穀肆無景,束馬懸車,然後得濟,皆言一夫荷戟,千人莫當。及進兵之日,曾無籓籬之限,斬將搴旗,伏屍數萬,乘勝席卷,徑至成都,漢中諸城,皆鳥棲而不敢出。非皆無戰心,誠力不足相抗。至劉禪降服,諸營堡者索然俱散。今江淮之難,不過劍閣;山川之險,不過岷漢;孫皓之暴,侈於劉禪;吳人之困,甚於巴蜀。而大晉兵眾,多於前世;資儲器械,盛於往時;今不於此平吳,而更阻兵相守,征夫苦役,日尋幹戈,經歷盛衰,不可長久,宜當時定,以一四海。今若引梁益之兵水陸俱下,荆楚之眾進臨江陵,平南、豫州,直指夏口,徐、颺、青、兗並向秣陵,鼓旆以疑之,多方以誤之,以一隅之吳,當天下之眾,勢分形散,所備皆急,巴漢奇兵出其空虛,一處傾壞,則上下震盪。吳緣江爲國,無有内外,東西數千里,以籓籬自持,所敵者大,無有寧息。孫皓孫恣情任意,與下多忌,名臣重將不複自信,是以孫秀之徒皆畏逼而至。將疑於朝,士困於野,無有保世之計,一定之心。平常之日,猶懷去就,兵臨之際,必有應者,終不能齊力致死,已可知也。其俗急速,不能持久,弓弩戟盾不如中國,唯有水戰是其所便。一入其境,則長江非複所固,還保城池,則去長入短。而官軍懸進,人有致節之志,吳人戰於其内,有憑城之心。如此,軍不逾時,克可必矣”(《晉書·羊祜傳》)。
 
羊祜
                   羊祜
  在上疏中,羊祜追述平蜀之後的南北兩國關係。指出,雙方邊戰屢起,根本的原因是吳國的棄信背義。隻有發動大規模的戰爭掃滅吳國,才能天下太平,永無兵役。他反對以春秋諸侯爭霸的觀點類比晉吳關係,勸告晉武帝在廣泛聽取臣下意見的同時,要有自己的獨立見解。羊祜以蜀亡爲例,說明兩國交戰,隻有勢均力敵,自然環境的險阻才能起作用。如果輕重不齊,強弱異勢,光憑山水險阻,無濟於事。他分析說,吳國的地理條件遠不如蜀國,“江淮之難,不過劍閣,山川之險,不過岷漢”,而危機卻十分嚴重,“孫皓之暴,侈於劉禪;吳人之困,甚於巴蜀”。在西晉方面,無論軍隊的數量,還是資儲器械,都大比滅蜀的時候豐足。但如果不抓着這個大好的時機,軍事優勢就會在日常的消耗中喪失。羊祜詳細地爲未來戰爭進行了規劃,建議“梁、益(今四川、陝西地區)之兵,水陸俱下;荆楚之眾,進臨江陵;平南、豫州(指在今湖北東北、河南西南一帶的晉軍),直指夏口(今湖北武漢);徐、颺、青、兗(指今皖北、蘇北一帶的晉軍),並向秣陵(今江蘇南京)”。幾路大軍,同時進擊,吳軍勢分形散,根本無法對抗。孫吳國内人心思亂,兵臨之際,絕不會出現奮力死戰的局面。吳人長於水戰,短於陸戰。一旦晉軍攻破長江,吳人隻能退保城池,去長入短,自就死地。羊祜估計,整個滅吳戰爭不用很長的時間,就會穫得勝利。

  奏疏既上,晉武帝深以爲然,但卻遭到朝内許多大臣的反對,權臣賈充、荀勖等人的態度尤其激烈。他們提出西北地區的鮮卑人騷亂問題,認爲那里尚未平定,不應該同時進行滅吳戰爭。隻有度支尚書杜預、中書令張華等少數人讚同。

  剛好晉兵在秦州、涼州屢有敗績,羊祜遂再次上表說:“吳平則胡自定,但當速濟大功耳”(《晉書·羊祜傳》)。但仍然持反對意見的人多,羊祜見此事難成,仰天歎曰:“天下不如意,恆十居七八,故有當斷不斷。天與不取,豈非更事者恨於後時哉”(《晉書·羊祜傳》)!

  鹹寧三年(277年),吳夏口都督孫慎侵入西晉邊界,掠走弋陽、江夏等地上千家人口。羊祜沒有派兵對孫慎進行追擊。事後,晉武帝派人追查原因,並打算移徙荆州的治所。羊祜回答說江夏去襄陽八百里,比知贼問,贼去亦已經日矣。步軍方往,安能救之哉!勞師以免責,恐非事宜也。昔魏武帝置都督,類皆與州相近,以兵勢好合惡離。疆埸之間,一彼一此,慎守而已,古之善教也。若輒徙州,贼出無常,亦未知州之所宜據也”(《晉書·羊祜傳》)。使臣無言可答。

  後來,晉武帝下詔以泰山的南武陽、牟、南城、梁父、平陽五縣爲南城郡,封羊祜爲南城侯,設置相的官職,與郡公同級。羊祜堅辭不受,說:“昔張良請受留萬戶,漢祖不奪其志。臣受钜平於先帝,敢辱重爵,以速官謗”(《晉書·羊祜傳》)!晉武帝隻好同意。羊祜每次晉升,都十分誠懇地退讓,因此,名德遠播,朝野尊仰,士大夫們都說他應該居於宰輔之位。晉武帝當時正有兼並之志,要依仗羊祜來主持東南的局面,所以擱置了請他入相之議。

  羊祜曾在兩朝任職,掌握着機要之權,朝廷政治事件的斟酌損益,都要征詢他的意見,他從不鑽營謀求權勢利祿,他的好多嘉謀讜議,草稿都焚毁了,因而世無知者。他所推擧薦拔的人,連本人都不知是誰薦擧的。有人批評羊祜過於慎密。羊祜說:“是何言歟!夫入則造膝,出則詭辭,君臣不密之誡,吾惟懼其不及。不能擧賢取異,豈得不愧知人之難哉!且拜爵公朝,謝恩私門,吾所不取”(《晉書·羊祜傳》)。

  羊祜的女婿曾勸他“有所營置,令有歸戴者,可不美乎”(《晉書·羊祜傳》)?羊祜默然不應。回來後對自己的兒子們說:“此可謂知其一不知其二。人臣樹私則背公,是大惑也。汝宜識吾此意”(《晉書·羊祜傳》)。羊祜還曾給堂弟羊琇寫信,信中說:“既定邊事,當角巾東路,歸故里,爲容棺之墟。以白士而居重位,何能不以盛滿受責乎!疏廣是吾師也”(《晉書·羊祜傳》)。

  朝廷准許羊祜開府(古代高級官員成立府署,選置僚屬)多年,但羊祜心存謙讓,不肯征召擧用僚屬。

  羊祜生性喜愛山水,每逢風景佳麗之日,一定要登上峴山,置酒觀賞,吟詠品玩,終日不倦。有一次,他面對山仲美景,慨然歎息,對從事中郎鄒湛等人說:“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來賢達勝士,登此遠望,如我與卿者多矣!皆湮滅無聞,使人悲傷。如百歲後有知,魂魄猶應登此也 。”鄒湛說:“公德冠四海,道嗣前哲,令聞令望,必與此山俱傳。至若湛輩,乃當如公言耳”(《晉書·羊祜傳》)。

  鹹寧四年(277年)八月,羊祜身染重病,請求入朝,朝廷批准後,他返回洛陽。正值其姐景獻羊後去世,羊祜十分悲痛。晉武帝下詔,命他抱病入見,並讓他乘坐輦車上殿,不必跪拜,備受優禮。見到晉武帝,他抱病再一次向武帝陳述伐吳主張。

  後來,羊祜因病勢沉重,不能入朝,晉武帝專門派中書令張華前去咨詢方略。羊祜說:“今主上有禪代之美,而功德未著。吳人虐政已甚,可不戰而克。混一六合,以興文教,則主齊堯舜,臣同稷契,爲百代之盛軌。如舍之,若孫皓不幸而沒,吳人更立令主,雖百萬之眾,長江未可而越也,將爲後患乎!”張華贊成羊祜的看法。羊祜對張華說:“成吾志者,子也”(《晉書·羊祜傳》)。

  看到羊祜的病勢繼續惡化,晉武帝開始着急,要求羊祜帶病指揮這場戰爭。羊祜回答說:“取吳不必須臣自行,但既平之後,當勞聖慮耳。功名之際,臣所不敢居。若事了,當有所付授,願審擇其人”(《晉書·羊祜傳》)。

  羊祜的病越來越重,於是便推薦杜預代替自己。羊祜沒有看錯人,在後來的滅吳戰爭中,杜預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不久,羊祜病逝,享年五十八。時爲鹹寧四年(278年)十一月。

  羊祜死後,普天皆哀。晉武帝親着喪服痛哭,時值大寒,武帝的淚水流到鬢須上,都結了冰。荆州百姓在集市之日,聞知羊祜死訊,罷市痛哭,街巷悲聲相屬,連綿不斷;吳國守邊將士也爲羊祜落淚。羊祜的仁德,可謂感天動地。

  晉武帝賜與東園祕器,朝月艮一套,喪錢三十萬,布一百疋。並下詔:“征南大將軍南城侯祜,蹈德沖素,思心清遠。始在内職,值登大命,乃心篤誠,左右王事,入綜機密,出統方嶽。當終顯烈,永輔朕躬,而奄忽殂隕,悼之傷懷。其追贈侍中、太傅,持節如故”(《晉書·羊祜傳》)。

  羊祜一生清廉儉樸,衣被都用素布,所得俸祿,都用來周濟族人、賞賜將士,因而家無餘財。羊祜臨終遺言,不許把南陽侯印放入棺内。堂弟羊琇等禀承羊祜的夙願,請求把他葬在祖先的墓地。武帝不同意,特賜離京城十里外靠近皇陵的葬地一頃,並賜諡號曰“成”。羊祜送葬隊伍出發,武帝到大司馬門南親爲送行。

  羊祜的外甥司馬攸上表,陳說羊祜的妻子不願按侯爵級别殮葬之情。武帝下詔:“祜固讓曆年,志不可奪。身沒讓存,遺操益厲,此夷叔所以稱賢,季子所以全節也。今聽複本封,以彰高美”(《晉書·羊祜傳》)。

  羊祜雖然死了,他的仁德之名仍留於後世。襄陽百姓爲紀念他,特地在羊祜生前喜歡游憩的峴山,刻下石碑,建起廟宇,按着時節進行祭祀。由於人們一看見石碑就要落淚,杜預因此稱之爲“堕淚碑”。荆州人爲了避羊祜的名諱,把房屋的“戶”都改叫“門”,把戶曹也改爲辭曹。

  羊祜生前的著述,除《晉書·羊祜傳》記載的《老子傳》外,《隋節·經籍志》又收錄有《集》二卷,《錄》一卷,今皆不存。

  羊祜死後二年,晉滅吳國(參見晉滅吳之戰)。群臣向晉武帝祝賀,武帝流着眼淚說:“此羊太傅之功也”(《晉書·羊祜傳》)。接着,將平定吳國之功寫成策文,祭告於羊祜廟,並按漢代蕭何舊例,加封羊祜夫人,策文說:“皇帝使謁者杜宏告故侍中、太傅钜平成侯祜:昔吳爲不恭,負險稱號,郊境不辟,多曆年所。祜受任南夏,思靜其難,外颺王化,内經廟略,著德推誠,江漢歸心,擧有成資,謀有全策。昊天不弔,所志不卒,朕用悼恨於厥心。乃班命群帥,致天之討,兵不逾時,一征而滅,疇昔之規,若合符契。夫賞不失勞,國有彝典,宜增啟土宇,以崇前命,而重違公高讓之素。今封夫人夏侯氏萬歲鄉君,食邑五千戶,又賜帛萬疋,穀萬斛”(《晉書·羊祜傳》)。

  據說羊祜五歲時,突然叫乳母去拿他玩的金環。乳母說:“汝先無此物。”羊祜便自己走到鄰居李家東牆下桑樹中找出了一枚金環。主人驚詫,說:“此吾亡兒所失物也,雲何持去!”乳母具體叙述了事情原委,李氏十分悲痛。當時人們認爲,李氏的兒子是羊祜的前身。另外,據說有一個善於相看墓地的人,說羊祜祖墓所在有帝王氣,如果挖掘了,便沒有後代。羊祜就去挖掘。看相的人發現了,又說:“猶出摺臂三公”(《晉書·羊祜傳》)。後來,羊祜果然落馬摺臂,也果然位至三公卻沒有兒子。當然這些都是傳聞造作之言,不足爲信。
 

主要作品


  羊祜不僅是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同時還是一位頗有影響的文學家。明代學者胡應麟《詩藪》卷二《雜編·遺逸·中·載籍》中說:“六朝以功名著,而文有其集者,杜預、劉琨世所共知外,錄其僻者於左。古率文武相資,非若後世判而爲二也。”首先列入的便是“太傅《羊祜集》二卷”。其作品描寫了風雲疊起的時代巨變,抒發了建功立業的壯志豪情,是建安文學的遺響和回音。羊祜文學創作的顯著成就在當時就贏得了盛譽。西晉文學家孫楚便在其《故太傅羊祜碑》中稱其“文爲辭宗”。羊祜的學術著述也令後世學界關注,唐代學者杜光庭《道德真經廣聖義序》中評價其專著《老子傳》“皆明虛極無爲、理家理國之道”。然而,羊祜的著述絕大部分已散佚無存,致使這位在中國歷史上有重要影響的文學家和學者長期以來被學術界忽略。

  青年時代羊祜就表現出了超群的創作才能。 《晉書》卷三十四 《羊祜傳》 (以下稱羊祜本傳)雲:“ (羊祜)既長,博學能屬文。”入仕之初,羊祜時常參與魏帝高貴鄉公的詩賦聚會活動。流傳至今的《雁賦》 ,就是羊祜這一時期的作品。清·光緒《新泰縣志》卷十九《藝文·增》引用明代文學家楊慎的評價,說:“辭旨超遠,高於詞人一等。”在伐吳戰爭期間,羊祜的創作亦十分活躍。《晉書》羊祜本傳說:“(羊)祜樂山水,每風景必造。峴山置酒言詠,終日不倦。”所謂“言詠”,即談論、吟詠,今人研究認爲,晉人吟詠一是吟前人的詩,二是吟自己的詩。羊祜峴山之詠,必然寫下了一些詩作。羊祜的“峴山言詠”是受到研究者關注的。可惜這一時期的羊祜詩作未能流傳下來。“羊祜以楊(楊雄) 王 (王褒) 嚴 (嚴遵) 馬 (司馬相如)雖去數百年,覽其遺蹤,風流文采,宛然如在,疑其典型不泯,範法尚存,遂追賦《四先生詩》”,所提及的《四先生詩》也是羊祜詩作僅見的篇目,可惜其全帙已佚。在長期的政治、軍事生涯中,羊祜寫下了大量的表、疏、牋、啟,流傳至今的有《讓開府表》、《讓封南城侯表》(片段) 、《請伐吳疏》、《再請伐吳表》 (片段) 、《再請伐吳疏》 (片段)等。此外,僅知篇目大意的有:《賀太子牋》,見於《晉書》卷二十一《禮志·下》;《賈充留守啟》,見於《晉書》卷四十《賈充傳》;《王濬留守益州表》,見於《晉書》卷四十二《王濬傳》;《改平陽爲新泰表》,見於《三國志集解》卷十二《鮑勳傳》注引西晉《太康三年地記》,等等。羊祜還寫下了一批書信,流傳下來的有《誡子書》、《與從弟琇書》、《與吳都督陸抗書》(片段)等,這也是其作品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元代陳繹曾《翰林要訣》所錄法書著錄了“羊叔子《遺教序》真書”,其文很可能也是出自羊祜之手。在曹魏宗室和司馬氏集團激烈爭奪的時期,羊祜對《老子》一書曾做過細致的研究,並著成《老子傳》問世。羊祜也是《晉禮》、《晉律》的主要修撰者之一。

  羊祜的作品從數量上看,真正成稿者並不算多,其中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羊祜的“慎於言”。羊祜在給子女們的家書中說:“恭爲德首,言爲行基。願汝等言則忠信,……無傳不經之談,無聽毁譽之語。聞人之過,耳可得受,口不得宣,思而後動。”這雖是教子之語,其實也是羊祜做人的原則。體現在爲文上,羊祜下筆十分慎重,《晉書》羊祜本傳上說,羊祜入仕之初,“時高貴鄉公(曹髦) 好屬文,在位者多獻詩賦,汝南和逌以忤意見斥, (羊)祜在其間,不得而親疏,有識尚焉。”因此,羊祜的作品能夠成稿,就十分不易,更何況成稿之後大部分也都被羊祜焚燒掉了。《晉書》羊祜本傳上說:“(羊)祜曆職二朝,任典樞要,政事損益,皆谘訪焉,勢利之求,無所關與。其嘉謀讜議,皆焚其草,故世莫聞。”如《賈充留守啟》便是羊祜上奏晉武帝的一篇“密”表。甚至連討論伐吳這樣的大政方針,羊祜也是與帝“密謀”,外間人難得其詳,對此,杜預曾經在羊祜卒後懇請伐吳時提出批評,《晉書》卷三十四《杜預傳》載杜預上表雲:“羊祜與朝臣多不同,不先博畫而密與陛下共施此計,故益令多異。”——可見,羊祜的大量奏疏、上表等,因其過於慎言,甚至連底稿也不保留,流傳於世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羊祜雕塑
             羊祜雕塑
  羊祜的著述曾經刊行傳世。纂修於唐初的《晉書》有明確的記載。其書羊祜本傳雲:“ (羊)祜所著文章及爲《老子傳》並行於世。”羊祜的同僚荀勖 (?~289 )是古籍流傳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纂修於唐初的《隋書》卷 三十二《經籍志·一》說:“魏氏代漢,采掇遺文,藏在祕書中外三閣。魏祕書郎鄭默始制《中經》 ,祕書監荀勖又因《中經》更著新簿”,《中經新簿》 “分爲四部,總括群籍,……合二萬九千九百四十五卷”。無論其所收錄書籍的内容、時代,還是羊祜的重要地位與影響,羊祜的著述(包括詩文和專著) 都不會被忽略。

  羊祜著述在曆代的相關著錄中時多時少,時隱時現,這說明這些著述在後世流傳過程中逐漸散佚。 《隋書》卷三十二《經籍志·一》說:“惠懷之亂,京華盪覆,渠閣文籍靡有孑遺,東晉之初,漸更鳩聚,著作郎李充以(荀)勖舊簿校之,其見存者,但有三千一十四卷,(李)充遂總沒眾篇之名,但以甲乙爲次。”李充,字宏度,江夏人,東晉初爲大著作郎。《晉書》卷九十二《文苑傳·李充》稱:“於時典籍混亂,(李)充刪除煩重,以類相從,分爲四部,甚有條貫,祕閣以爲永制。”《太平禦覽》卷五百九十四引其《翰林論》一文,其中稱頌羊祜的《讓開府表》說:“羊叔子之讓開府,可謂德音矣。”看來,李充也是羊祜著述的一位見證人。據此,雖然不能說惠懷之亂後得以幸存的殘餘書籍中,得以完整保留了羊祜的著述,但至少可以知道,羊祜的著述並沒有全部湮沒失傳。據《文選》卷四十九《晉紀總論》注文,可知東晉幹寶《晉紀》也曾經引錄過羊祜的《再請伐吳表》;據《太平禦覽》卷四百二十四引文,可知東晉王隱《晉書》則全文引錄過《讓開府表》。
 

人物評價

 
  晉滅吳的戰爭是中國歷史上一次重要的戰爭。它結束了漢末、三國以來分裂割據的狀態,使中國重歸一統。羊祜是西晉滅吳的關鍵人物,他在坐鎮襄陽6年期間,做了伐吳的一系列准備工作,卓有成效。雖然失去親自參加戰爭的機會,但他制訂了正確的滅吳用兵方略,可以說他在滅吳功績中居於首位,爲戰爭的顺利進行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同時他善於從政,在朝中掌管機要時,晉武帝對政事根益,皆咨訪他,達官貴人幾“勢利之求”(《晉書·羊祜傳》),都遭到他的拒絕。羊祜的軍政業績,爲朝野所稱頌。建陽百姓爲其建碑立廟,歲時祭奠,以表懷念。

  泰始之際,人祇呈貺,羊公起平吳之策,其見天地之心焉。昔齊有黔夫,燕人祭北門之鬼;趙有李牧,秦王罷東並之勢。桑枝不競,瓜潤空慚。垂大信於南服,傾吳人於漢渚,江衢如砥,繈袂同歸。而在乎成功弗居,幅巾窮巷,落落焉其有風飚者也。《晉書·羊祜傳》

  漢池西險,吳江左回。羊公恩信,百萬歸來。《晉書·羊祜傳》

  抗與羊祜推僑、劄之好。抗嚐遺祜酒,祜飲之不疑。抗有疾,祜饋之藥,抗亦推心服之。於時以爲華元、子反複見於今。《晉陽秋》

  “不見襄陽登覽,磨滅游人無數,遺恨黯難收。叔子獨千載,名與漢江流。”陸游《水調歌頭·多景樓》。
 

相關典故

羊祜尋環

  羊祜三歲時,乳母抱着他玩。他突然叫乳母去拿他玩的金環。乳母說:“汝先無此物。”羊祜便自己走到鄰居李家東牆下桑樹中找出了一枚金環。東鄰之人雲:“吾兒七歲堕井死,曾弄金環,失其處所。”乃驗祜前身,東鄰子也。(出 《獨異記》

輕裘緩帶

  出典《晉書-列傳第四羊祜傳》在軍常輕裘緩帶,身不被甲,鈴閤之下,侍衛者不過十數人,而頗以畋漁廢政。嚐欲夜出,軍司徐胤執棨當營門曰:“將軍都督萬里,安可輕脱!將軍之安危,亦國家之安危也。胤今日若死,此門乃開耳。”祜改容謝。
 

堕淚碑

  出典《晉書-列傳第四羊祜傳》舭祜所著文章及爲《老子傳》並行於世。襄陽百姓於峴山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廟,歲時饗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預因名爲堕淚碑。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