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005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sweet (2011/9/7 17:06:57)  最新编辑:sweet (2011/9/7 17:06:57)
竇憲
拼音:Dòu Xiàn (Dou Xian)
同义词条:伯度
目錄[ 隱藏 ]
 
竇憲
        竇憲
  竇憲(?—92年),字伯度,扶風平陵(今陝西鹹陽西北)人。東漢權臣,名將,竇融曾孫,章德皇后兄。祖父竇穆,父竇勳均以罪被誅。章帝建初二年(公元77),以外戚拜爲郎,遷侍中,不久又升爲虎賁中郎將,日益受到寵任。和帝即位,太後臨朝,竇憲在内掌握機密,對外宣布詔命;其弟篤、景、並居要職。永元元年(公元89),竇憲遣客刺殺太後幸臣,得罪,被囚於宮内;因害怕被殺,自求擊北匈奴以贖死。適逢南匈奴單於請兵北伐,乃拜竇憲爲車騎將軍,以執金吾耿秉爲副,各領四千騎,合南匈奴、烏桓、羌胡兵三萬馀出征。竇憲遣精騎萬餘大破北匈奴於稽落山(今蒙古額布根山),北單於逃走。竇憲追擊諸部,出塞三千里,登燕然山(今蒙古杭愛山),刻石紀功,命中護軍班固作銘。回師以後,拜憲爲大將軍,位次太傅,在三公上。二年,竇憲出屯涼州。三年,竇憲又遣左校尉耿夔等出居延塞,大敗北匈奴於金微山(今阿爾泰山)。北單於奔逃,下落不明。北匈奴從此破散。竇憲既破匈奴,威權震朝廷,和帝恐其功高蓋主,與中常侍鄭眾定計予以懲治。四年,竇憲還朝,帝勒兵沒收其大將軍印綬,改封爲冠軍侯,命令他到封邑去,等他到達以後,迫令自殺。
 

生平簡介

竇憲仗勢横行

  竇憲少孤。章帝建初三年(78年),其妹被立爲皇后。竇憲初爲郎,後任侍中、虎賁中郎將。其弟竇篤任黄門侍郎。兄弟二人,同蒙親幸,並侍宮省,寵貴日盛,王公側目。竇憲於是恃寵欺人,竟至於用低價強買沁水公主的園田。公主畏憚竇憲的勢焰,不敢與其相爭。

  一天,章帝車駕經過此地,指問園田,竇憲語塞,無以答,同時也暗中呵禁左右不准回答。後來,漢章帝了解到此事經過,大怒,召來竇憲,深加責備。章帝說:“深思前過,奪主田園時,何用愈趙高指鹿爲馬?久念使人驚怖。昔永平中,常令陰黨﹑陰博﹐鄧叠三人更相糾察,故諸豪戚莫敢犯法者,而詔書切切,猶以舅氏田宅爲言。今貴主尚見枉奪,何況小人哉!國家廢憲如孤雛腐鼠耳。”(《後漢書·竇憲列傳》)竇憲非常害怕。還是皇后毁服(降低服式等級以示自責)謝罪,一再代爲求情,章帝才漸息盛怒,命他把園田歸還公主。這次雖然沒有治他的罪,但此後章帝對他再不授予重權。

  和帝即位,太後臨朝稱制,竇憲以侍中的身份,内主機密,外宣詔命。加上章帝遺詔,任命竇憲的弟弟竇篤爲中郎將,竇景、竇瑰爲中常侍,於是,竇憲兄弟都在親要之地,威權一時無兩。

  竇憲還牽朋引類。他見太尉鄧彪爲人謙和禮讓,委隨不爭,便尊崇他,推擧他爲太傅。竇憲想做什麼,就鼓動鄧彪上奏,而自己再告白太後,因此,言出計從。另外,屯騎校尉桓鬱,幾代都做皇帝的老師,性情恬退自守,竇憲也把他推薦上去,讓他在宮禁中給皇帝講授經書。於是,内外協附,沒有人能對竇憲不利。

  竇憲性情果急,睚眥之怨莫不報複。謁者韓紆當年曾經審判過竇憲的父親竇勳的案件,竇憲居然令人將他殺死,割下首級在竇勳墓前祭奠;都鄉侯劉暢來弔景帝之喪,得幸太後,數蒙召見,竇憲怕劉暢分了他的宮省之權,公然派遣刺客在屯衛之中殺死劉暢,而歸罪於劉暢的弟弟利侯劉剛,並且派人審問劉剛。後來真相破露,太後大怒,把竇憲禁閉内宮之中。
 

竇憲征伐匈奴

  竇憲自知忤怒太後,恐難保全,於是請求出擊匈奴,以贖死罪。當時匈奴分南北兩部,南匈奴親漢,北匈奴反漢。正好南匈奴請求漢朝出兵討伐北匈奴。朝廷便任命竇憲爲車騎將軍,佩金印紫綬,比照司空規格配備屬員,以執金吾耿秉爲副,發北軍五校﹑黎陽﹑雍營﹑緣邊十二郡騎士,及羌胡兵出塞。

  第二年,竇憲與耿秉各率四千騎、南匈奴左穀蠡王師子率萬騎從朔方雞鹿塞(今内蒙古磴口縣西北哈薩格峽穀口)出兵;南單於屯屠河率領萬餘騎從滿夷穀(今内蒙古固陽縣)出兵;度遼將軍鄧鴻和邊境地區歸附朝廷的羌胡八千騎、左賢王安國萬騎從翩陽塞(固陽縣境)出兵。三路大軍在涿邪山(今蒙古西部、阿爾泰山東脈)會師。

  竇憲命副校尉閻盤、司馬耿夔等率精兵一萬多,與北單於在稽落山(今蒙古境内杭愛山)作戰,大破敵軍。敵眾潰散,單於逃走。竇憲整軍追擊,直到私渠比鞮海(烏布蘇諾爾湖)。此役,共斬殺名王以下將士一萬三千多人,俘穫馬、牛、羊、駝百餘萬頭,來降者八十一部,前後二十多萬人。竇憲、耿秉遂登燕然山,去塞三千餘里,刻石勒功,紀漢威德,令班固作銘。

  因北單於已逃到遠處,竇憲一面派司馬吳汜、梁諷擕帶金帛追尋北單於,企圖招降他。一面班師回國,駐紮五原。當時,北匈奴人心離散,吳汜、梁諷所到之處,宣明國威,前後有萬餘人歸降。在北海西北的西海,追上了北單於,勸說他仿效當年呼韓邪單於歸漢的先例,以求保國安人。北單於喜悦,率領他的部下與梁諷一起回到私渠海。聽說漢王朝大軍已入塞,就派他的弟弟右溫禺疑王隨梁諷到洛陽,向漢朝廷進貢,並留侍漢和帝。竇憲見北匈奴單於沒有親來洛陽,認爲他尚乏誠意,便奏請朝廷遣歸右溫禺鞮王。准備再次出征。在漠北,南單於送給竇憲一隻古鼎,能容五鬥,上面有“仲山甫鼎,其萬年子子孫孫永保用”的銘文。竇憲獻上朝廷。

  和帝水元元年(89年)九月,皇帝下詔,命中郎將持節到五原任命竇憲爲大將軍,並封其爵爲武陽侯,食邑二萬戶。竇憲堅決辭去封爵。過去大將軍的官位在三公之下,按太尉標准設置官屬。此時,竇憲權震朝廷,公卿們迎和旨意,奏請朝廷,使竇憲位在三公之上,太傅之下,同時,也提高了他設置官屬的檔次。竇憲率軍回京師。朝廷大開倉府,犒勞賞賜將士,隨竇憲出征的各郡二千石長官的子弟,都升任太子舍人。

  當時,竇憲兄弟,竇篤爲衛尉,竇景、竇瑰都任侍中、奉車、駙馬都尉。於是,兄弟四人大修宅第,爭競豪奢,窮極工巧。

  永元二年(90年)六月,朝廷下詔封竇氏四兄弟侯爵。隻有竇憲拒不受封。七月,將兵出鎮涼州(治所在今甘肅秦安縣東北),鄧叠任其副將。

  北單於因爲漢王朝遣還他的弟弟,又派車諧儲王等人居延塞見竇憲,請求向漢稱臣,並想入京朝見。竇憲上表請示後,派班固、梁諷前往迎接。這時,南單於上書漢廷,建議乘機消滅北單於,然後,南北匈奴合並歸漢。漢廷同意,於是,南單於大敗北單於,北單於受重傷逃走。班固等人走到私渠海,轉頭返回。竇憲認爲北單於勢力微弱,想乘機將其徹底消滅,於是在永元三年(91年),派右校尉耿夔、司馬任尚、趙博等率兵出居延塞,在金微山大破北單於,斬首五千餘級,北單於遁逃,不知去向,其國遂亡。
 

竇憲被逼自殺

  竇憲平定匈奴,威名大盛。於是以耿夔、任尚爲爪牙,以鄧叠、郭璜爲心腹,以班固、傅毅皆置幕府,以典文章,把攬朝政,占據要津。一時刺史、守令等官員多出其門。尚書僕射郅壽、樂恢因爲違忤竇憲之意,相繼自殺。朝臣震懾,望風承旨。竇篤進位特進,竇景爲執金吾,竇瑰爲光祿卿,兄弟當朝,貴重顯赫,傾動京都。而竇景尤爲驕縱,妓客也依仗勢力,爲非作歹。他們侵凌平民,強奪財貨,篡取罪人,搶掠婦女。搞得京都商賈閉塞,如避寇仇。而主管官吏,噤若寒蟬,忍氣吞聲,不敢擧奏。司徒袁安見天子年幼,外戚專權,深爲憂慮,言及國家大事,往往嗚咽流淚。無奈當時竇氏勢力太大,父子兄弟並居高位,充滿朝廷。除上面提到的之外,尚有竇憲的叔父竇霸爲城門校尉,竇褒爲將作大匠,竇嘉爲少尉,任侍中、將、大夫、郎吏等職的,還有十餘人。

  竇憲以爲有大功於漢,愈加跋扈恣肆。永元四年(92年)他的黨羽鄧叠鄧磊郭擧郭璜也互相勾結,有的還出入後宮,得幸太後,於是欲謀叛逆。

  和帝得知了他們的陰謀,但無法與外臣接觸。素知中常侍鉤盾令鄭眾,謹敏而有心機,不事豪黨,於是便招來鄭眾,定計除滅叛黨。考慮到竇憲駐紮在外,怕他興兵爲亂,謀定後忍而未發。適逢竇憲和鄧叠班師回京,和帝大喜,下詔讓大鴻臚持節到郊外迎接,並按等級賞賜軍中將士,以安其心。竇憲進城之後,和帝親臨北宮,命將屯衛南、北宮,關閉城門,逮捕了鄧叠、鄧磊、郭擧、郭璜,下獄誅死。並派人收回竇憲的大將軍印綬,更封爲冠軍侯,讓他和竇篤、竇景、竇瑰都回封地去。竇憲、竇篤、竇景到封地後,都被迫令自殺。永元十年(98年),竇瑰也被梁棠所逼自殺。受株連者也都免官還鄉。
 

人物評論


  秦漢時期,匈奴的侵擾一直是漢民族面臨的最大威脅。漢武帝曾派大將衛青霍去病率軍深入漠北與匈奴展開殊死搏鬥,雖然多次穫得重大勝利,但未能將其全殲。東漢初期,匈奴又重新騷擾邊境。最終實現消除匈奴邊患這一偉業的人,是大將軍竇憲。

  竇憲是東漢開國元勳竇融之後,其父竇勳在宮廷内訌中被害,家道一度中落。直到漢章帝時,竇憲的妹妹被立爲皇后,他才受到重用,被授以車騎將軍,奉命討伐北匈奴。竇憲對北匈奴作戰有兩次。第一次是東漢永元元年(公元89年),他親率精騎18000人,出朔方雞鹿塞,並派度遼將軍鄧鴻、已投降漢朝的南匈奴單於各率騎兵18000人,分别出稠陽寨和滿夷穀。三路大軍會師後繼續北進,終於在嵇落山包圍北匈奴主力。經過激戰,北匈奴“王廷被搗毁,斬俘其名王以下21萬人”。竇憲乘興登燕然山,命人刻石立碑記載這次勝利。第二次是兩年後,竇憲派校尉耿夔等在金微山與北匈奴再次激戰,“大破之,克穫甚眾”。

  經過這兩次大戰,北匈奴主力被徹底殲滅。至於其殘部的去向,《後漢書》說是“不知所終”。而按照英國歷史學家愛德華·吉本《羅馬帝國衰亡史》中的說法,當時“這些從穫勝的敵人面前逃跑的匈奴人”,采取了“轉而向西方進軍”的戰略。他們先是長途奔襲到歐洲黑海多瑙河一帶,接着又同這里的原住民哥特人等一起,繼續向西侵襲,直到兵臨羅馬城下,最終導致了這個古老帝國“在眾多"蠻族"的強大軍事壓力下”,一朝覆亡。從這個角度不妨說,竇憲對北匈奴的作戰不僅影響了中國歷史,也間接推動了歐洲的歷史進程,是一位本不該被遺忘的英雄人物。

  然而,多少年來一提抗擊匈奴,人們往往隻知有衛青、霍去病,不知有竇憲。究其原因,根本一條就在於這位大將軍在功成名就以後,太驕縱狂妄、忘乎所以,以致毁滅了自己。據《後漢書》載,竇憲凱鏇後,漢和帝詔封他爲大將軍、冠軍侯,並破例將其位列於三公之上。從此,竇憲“既負重勞,陵肆滋甚”。他不但在朝廷中搞顺存逆亡,逼死了與自己意見不合的郅壽、樂恢等人;而且賣官鬻爵,“刺史、守令多出其門”。此外,他還和幾個兄弟一起,到處“廣置田產,競修第宅”,甚至強奪錢財,霸占婦女,竟鬧到凡他們所到之處,百姓紛紛逃離的地步。最後,漢和帝爲平民憤,隻好把竇憲抓起來,令其自盡。

  對於竇憲功成身敗的悲劇性結局,《後漢書》作者範曄評論說,若“列其功庸”,竇憲比衛青、霍去病“兼茂多矣”;而他之所以被“後世莫傳者,竟末釁以降其實也”,意思是人們未免把竇憲後來的行爲看得太重了,頗有點爲其打抱不平的意思。我們評價一個軍事人物,當然不能搞泛道德主義的求全責備;但也決不可隻看其功,不論其德,而是要從戰功、能力與品地、操守兩個方面全面衡量。單就抗擊匈奴的戰功來說,竇憲與衛青、霍去病相比確實不相上下,甚至略高一籌;但後者的過人之處在於,他們雖有大功於國家,卻從不居功自傲。據《史記》載,衛青出擊匈奴七戰七捷,從來都是把勝利歸結爲“諸校尉力戰之功”;皇帝提出爲其兒子封侯,更是堅辭不受。霍去病同樣把戰功歸於全體將士,當漢武帝准備爲他建造府第以示犒賞時,他謝絕說,“匈奴未滅,無以家爲”。這些,顯然是竇憲望塵莫及的。看來,如何勝不驕,敗不餒,永遠保持謙虛謹慎、戒驕戒躁的心態和作風,確實是軍人加強武德修養面臨的一個永恒課題。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sweet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