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0268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七月 (2011/8/28 11:55:11)  最新编辑:七月 (2011/8/28 14:13:43)
犍陀羅
拼音:Jiantuóluó (Jiantuoluo)
同义词条:健驮逻,健陀逻,乾陀越,犍陀呵,犍陀,犍陀罗国,健驮逻国,健陀逻国,乾陀越国,犍陀呵国,犍陀国,业波罗国,业波国
  犍陀羅,梵文 Gāndhāra,古代印度十六大國之一。又作健馱邏、健陀邏、乾陀越、犍陀呵、犍陀。意譯香遍、香行、香淨、香風、香林。又有業波羅(Gopa^la)國、業波國之稱。北接烏杖那、西隔那揭羅曷、濫波二國而通迦畢試,東北隔烏剌屍而與迦濕彌羅相對,東南挾信度河而接呾叉始羅。其位置大致在今巴基斯坦境内西北方之白夏瓦(Peshawar)及其附近地區。  

概述

 
犍陀羅堵坡建築群代表作——達摩羅吉訶
犍陀羅堵坡建築群代表作——達摩羅吉訶
  犍陀羅爲從西北方越過興都庫什山前往印度平原的重要路線,自古即有許多異族入侵。自西元前五世紀開始,印度、希臘伊朗等邊境王朝相繼入侵統治,由於各種文化、宗教相互影響,故此地文化呈現多樣化。西元前四世紀亞曆山大入侵時,據說該國都城爲布色羯邏伐底(Pus!karavati^)。西元一世紀時爲月支族貴霜(Kus!a^n!a)王朝所統治;二世紀時,貴霜王朝迦膩色迦王定都布路沙布邏(Puru-s!apura,今之白夏瓦),極力保護佛教,此地之佛教因而大爲興盛。

  佛教傳入此地,始於阿育王時(西元前三世紀左右),迦膩色迦王時代至五世紀期間,盛行說一切有部系的佛教。據傳其間亦流傳大乘佛教,無着、世親、法救、如意、 36脅比丘等人皆曾活躍於此。迦膩色迦王嚐在王城東南建立大塔及伽藍,其中大伽藍以佛缽而知名於時。此外,中國有關佛教的遺蹟甚多,如布色羯邏伐底城有一伽藍,爲世友造《品類足論》之故址,城北有法救撰《雜阿毗達磨論》的舊伽藍,另有釋尊舍眼的窣堵波、梵王所建的二石窣堵波,其西北五十餘里則有教化鬼子母的遺蹟。又,跋虜沙城北方有蘇達拏太子的遺蹟、自在論師造《阿毗達磨明燈論》的伽藍。附近之彈多落迦山又有獨角仙人居住之故址等。

  犍陀羅的佛教,以迦膩色迦王時代爲最盛期,其後漸衰,五世紀中因哒(Ephtalite)族入侵而消滅。七世紀玄奘訪此地時,邑里多已荒蕪,人煙稀少,王族絕嗣,隸屬迦畢試國,迦膩色迦王所建的大塔亦告毁壞。然而本國的佛教美術,因爲受希臘、羅馬樣式的影響,而發展成獨特著名的犍陀羅美術,且經由西域而影響及於中國日本等地。  

歷史發展


  犍陀羅公元前6世紀被古波斯的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Empire)占爲行省,公元前326年又被馬其頓國王亞曆山大征服。亞曆山大大帝從印度河流域撤走後,古印度摩揭陀國孔雀王朝的開國皇帝旃陀羅笈多月護王)率領當地人民揭竿而起,組織了一支軍隊,從亞曆山大的部將塞琉古手中奪回犍陀羅。旃陀羅笈多派自己的孫子阿育王擔任犍陀羅的總督,這個由於目睹了太多的殘酷戰爭和殺戮而幡然覺悟皈依佛教的君王開始在他的領地上傳播和推廣佛教, 佛教被尊崇爲爲國教,蓬勃發展超過1000年,直到公元10世紀。

  犍陀羅國的領域,經常變遷,西元前四世紀亞曆山大入侵印度時,它的都城在布色羯邏伐底,約在今天巴基斯坦白夏瓦東北之處。西元一世紀時,貴霜王朝興起於印度北方,漸次擴張版圖,並有喀布爾河一帶。迦膩色迦王即位時,定都布路沙布邏,就是今天的白夏瓦地區。王去逝後,國勢逐漸衰微,至寄多羅王,西遷至薄羅城,以王子留守東方。

  在西元前三世紀,到西元五世紀,前後七、八百年間,佛教曾盛行於此國;阿育王派遣布教師到此布教,是佛教在犍陀羅的發端。此國原是上座部,尤其是說一切有部的中心,但後來國内的僧眾吸收了大眾部的學風,因此大乘思想也曾風行一時。迦膩色迦王統轄廣大的領土,當時犍陀羅是他的政治中心,同時也是東西文化交會的樞紐之地。國王後來皈依佛教,在都城廣建寺塔,造立佛像,開啟了著名的希臘式犍陀羅佛教藝術。 大致來說,犍陀羅屬小乘有部教派,世友、法救、脅尊者等,都是犍陀羅有部的傑出論師。西元四、五世紀,世親造《俱舍論》三十卷,這部論書將有部繁瑣的教義予以整理、統一、批判,曆來被視爲有部學說集大成的論着。

  世親之兄無着,出家於犍陀羅國,先在化地部修學,後轉赴東方,受教於一位羅漢,研習小乘空觀,但仍不能滿意,於是前往中印度學大乘空論,在阿踰闍國入禪定三昧,上升兜率天,會見彌勒菩薩,學習《瑜伽師地論》、《大乘莊嚴經論》、《中邊分别論》等大乘經義,回到人間後,爲大眾廣說妙理,又教化其弟世親皈依大乘。世親回小向大後,專研大乘教法,遍曆憍賞彌國等中印之地,宣颺大乘教,又作大乘論書百部,親炙受教的弟子約有一千多人。

  無着、世親之時,犍陀羅也奉行大乘,但小乘教是主流。中國東晉的法顯宋雲等人都曾到過此國,稱道該國國民崇敬佛教,好讀經典。宋雲曾把在犍陀羅等地的見聞撰成《宋雲行紀》。在宋雲返回洛陽三十多年後,有犍陀羅國人闍那崛多來到長安,在四天王寺譯出《金色仙人問經》二卷、《妙法蓮華經。普門品》重頌偈等三十九部。由此可見,西元四世紀到六世紀間,犍陀羅佛教與中國佛教間的來往交流已經逐漸受到重視。

  自西元六世紀以後,佛教失去王室護持,後雖有突厥王一時再興,然而到第十世紀,又爲回教徒所迫,佛教終於絕蹟。據《大唐西域記》卷二載,犍陀羅國的疆域,東西約千餘里,南北有八百餘里,東臨信度河(今印度河),都城名布路沙布邏,王族絕嗣,隸屬迦畢試國,市井空荒,人煙稀少。可見國力曾鼎盛一時的犍陀羅國,在七世紀玄奘大師西行之時,不但已荒廢沒落,且已臣屬於他國。

  總括而言,西域佛教自西元前二、三世紀到西元四、五世紀之間,教派多屬小乘,當時盛行小乘的有疏勒、罽賓、犍陀羅等國;至於大小乘思想混合,而仍以小乘爲主流的有安息、康居、龜茲等國;主要盛行大乘的則有大月氏、高昌、於闐等國。四、五世紀以後,犍陀羅因無着、世親二位大乘論師的出世,大乘佛教遂有流行北印度的趨勢。
金迪亞爾神廟
金迪亞爾神廟

  隨着佛教的流布,佛塔、雕刻、繪畫等佛教藝術也因而發達,佛像多以泥土、漆灰爲原料,佛畫以壁畫爲主,樣式則多爲融合希臘、羅馬、波斯、大夏、印度等風格的犍陀羅藝術,此外還有回紇式、喇嘛式等。七世紀以後,中國美術色彩漸濃,遺物多見於吐魯番一帶。至於取材範圍,佛像主要有佛陀觀音文殊等菩薩,繪畫以《賢愚經》、《六度集經》的故事爲對象。經典的編纂、書寫、翻譯也極盛行,僅高昌、於闐二地,就發現了中阿含、般若、祕密等二十餘種。

  隋唐之際,穆罕默德在大食創立回教,由於用武力傳教,馬蹄所到之處,佛教盡爲所滅,安息、大月氏、康居、迦濕彌羅、犍陀羅、疏勒、於闐、龜茲、高昌等各國的佛教,從三國時代明代之間,先後被祆教、回教侵略吞並,西域佛教也因而從此沒落。  

犍陀羅的發現


  19世紀初, 一些駐紮在北印度的年輕的英國軍人, 在當地人的農田和果園中發現了一些呈希臘風格的佛教藝術品, 那時的這一地區是半獨立的部落統治,英屬印度的英國士兵和行政官員開始關注印度次大陸的古代歷史。19世紀30年代發現阿育王時期的硬幣,同時古代中國旅行者的游記被翻譯成英文。

  1938年,天才的建築師、冶金專家、錢幣和文字學家詹姆斯·普林塞普(James Prinsep)在爲英屬印度的加爾格達造幣廠工作時,和當時的英國士兵亞曆山大·坎寧漢、查爾斯·馬松一起等破譯了佉盧文,坎寧漢後來成爲英屬印度的考古局的首任局長,而馬松則是第一個發現了古代印度河文明遺址哈拉帕的歐洲人,在他的《俾路支斯坦行記》(Narrative of Various Journeys in Balochistan)一書中詳細地描繪了這一發現的詳情。隨着大量古代錢幣的被發現(圖片13),和中國古籍中記錄了的古代佛教聖地的地點和地圖所提供的必要的線索,從而聯結起犍陀羅的歷史。坎寧漢於1848年在白沙瓦以北發現了犍陀羅雕塑,他還在19世紀60年代確定了塔克西拉遺址所在地。從那時起,大量的佛像在白沙瓦穀地被發現。從1912年至1934年, 英國考古學家約翰·馬歇爾對塔克西拉遺址進行了發掘。他發現了獨立的希臘、帕提亞以及貴霜時期的城市遺址和大量的窣堵波和佛教寺院。這些發現有助於建立更多的犍陀羅歷史和藝術的年代表。1947年巴基斯坦獨立以後,艾哈邁德·哈桑·達尼教授帶領白沙瓦大學考古系在白沙瓦和斯瓦特穀地有了一系列新發現。目前,白沙瓦和世界各地的大學和研究人員正在對許多犍陀羅文明遺址進行發掘工作。 

中西文化結合的例證


  在尼雅廢墟中的犍陀羅文化屬於古印度北方文化,深受古代波斯文化和希臘文化的影響。犍陀羅即今天的巴基斯坦北部,阿富汗南部和克什米爾;在古波斯帝國強大時期,犍陀羅地區成爲波斯的一個省。因此,波斯文化很快傳入犍陀羅地區。古代印度通用的文字是梵文。佉盧文是僅用於犍陀羅地區的地方性文字,來源於波斯的阿拉美文,屬於拼音文字,其書寫的格式是從右向左,上下轉行。在貴霜王朝時期佉盧文得到了普遍的使用和發展,並傳入中國新疆南部,成爲古代於闐、鄯善的通用文字。隨着貴霜、於闐鄯善的衰落,佉盧文停止了使用。在史書中雖然有記載,但是後人都不知道佉盧文究竟是什麼樣子,以及如何使用等有關問題。在19世紀後期人們才在和田地區發現了“漢二體錢”,這是古於闐國制造的佉盧文與漢文合璧的銅錢,由於文字太少,學者仍然無法進行深入研究。自本世紀初以來,在和田、尼雅、樓蘭、安迪爾等地,發現了佉盧文木牘,總數約在1000件左右,其中80%出土於尼雅廢墟。

  盧文在古代印度早已失傳,保留下來的實物資料極少,僅限於錢幣和碑銘。然而人們卻沒有料想到,在尼雅廢墟中竟出土了數以百計的佉盧文木牘,於是在西方國家出現了研究佉盧文的熱潮。經過許多學者的共同努力,佉盧文現在已成爲可以譯讀的活文字。

  犍陀羅藝術,是古代希臘藝術與印度藝術結合的產物,其内容主要是佛教,故有“希臘式佛教藝術”之稱。古希臘藝術的東傳,與亞曆山大的東征有關。在佛教興起之初,是根據印度民間流傳的鬼神像來繪制佛像。在犍陀羅文化興起之後,人們則參照希臘的人物肖像來繪制佛像。佛像臉部呈橢圓形,眼睛深凹,高鼻梁,頭髮作波浪形,有發髻。實際上是以希臘的宙斯(主神)、阿波羅(太陽神)、雅典娜(智慧女神)爲模式制作。在建築上,多葉板裝飾,柱子多中間鼓起的圓柱子和人物像柱子。

  在尼雅的壁畫、家具等器物上,都可以看見犍陀羅藝術的影響。尼雅出土的木牘封泥上,通常捺有兩個封印,其左側多爲雅典娜、普羅米修斯的側身像,右側則爲漢文印章(有時隻有人像,而無印章),這是中西文化結合的最好例證。

  在1995年對尼雅遺蹟進行保護性發掘中,從收集到的6個木棺内發現了大量珍貴文物,還發現了“五星出東方利中國”字樣的錦帛,曾轟動了中外考古界。  

犍陀羅藝術  

佛像  

苦行的釋迦牟尼,犍陀羅片岩石雕。
苦行的釋迦牟尼,犍陀羅片岩石雕。
  犍陀羅藝術創造了希臘化風格的犍陀羅佛像。佛陀本身是反對偶像崇拜的,涅盤之後500年間,他的弟子和信眾們主要尊崇了他追求自我解脱的教法,以靜修和冥想爲主,並不熱衷於佛教的傳播。對佛陀的紀念和緬懷也以修築佛塔和雕刻與佛陀生平相關的象征物來實現,比如菩提樹代表初次說法,寶座代表得道,蓮花和石階上的腳印代表降誕,佛塔代表涅盤。佛像的出現與公元1世紀以後佛教的傳播和印度大乘佛教的興起有關。佛教傳播到遠方,那里的人們說不同的語言,無法讀懂佛經,有什麼方法能比形象的佛陀生平故事雕塑和佛陀塑像更理想呢?

  貴霜時代正處於印度佛教從部派佛教向大乘佛教演變的階段。大乘佛教不強調追求自我解脱,而是標榜救度一切眾生,把僅僅追求自我解脱的派别貶稱爲小乘,把宇宙的最高本體“如來”當作最高神來崇拜,認爲佛陀釋迦牟尼隻是如來的暫時化身之一,未來的佛陀——菩薩則是爲普度眾生而顯現人形的救世主,是神化的超人或人格化的神。大乘佛教這種把佛陀神化、人格化的觀念,恰恰符合犍陀羅地區流行的希臘、羅馬文化的“擬人說”即“神人同形”的造像傳統。於是犍陀羅藝術家開始打破印度早期佛教雕刻的慣例,仿照希臘、羅馬神像直接雕刻出佛陀本身人形的形象,創造了希臘化風格的犍陀羅佛像“

  最早的犍陀羅佛像出現在公元一世紀,中國的東漢時期。先是描述佛陀生平的佛傳故事浮雕,是在建造佛塔時圍繞塔基的裝飾。故事浮雕多達一百多個場面,從前世佛本生故事、釋迦牟尼的誕生、上學、宮廷生活、出城見曆生老病死、樹下觀耕思惟、決意出家,到出家後的苦修、成道、說法、神變、涅盤、荼毗、分發舍利和建塔,幾乎表現了馬鳴的長詩《佛所行讚》中的全部情節,而佛傳主人公佛陀的形象完全以寫實的人形刻畫,從中能看到初期佛陀與眾人同等高度,到後期佛陀形象遠遠眾人高大而突出的過渡。  

菩薩像

  犍陀羅藝術還創造了菩薩像。菩薩是梵語菩提薩埵(Bodhisattva)的音譯略稱,義爲 “覺悟的有情眾生”,即未來佛陀。在犍陀羅彌勒菩薩的信仰頗爲興盛,菩薩爲救度眾生而推遲自己進入涅盤的時間,把眾生從此岸的生死苦海拯救到彼岸的極樂世界。菩薩的出現代表了佛教從小乘向大乘發展,有上求菩提、下化眾生的雙重追求。一方面要自己積世修行,達到徹悟的境界;另一方面要在現實的苦難中救助他人,使他人走向覺悟的世界。菩薩的裝束和面目體態無疑是當時犍陀羅地區民族特征和藝術手法的完美體現,他們都是尚未脱離塵世浮華王侯般的人物。相比已經悟道的佛陀的離世遠遁,菩薩更接近世俗世界,也更具有親和力;一般上半身裸露, 下半身穿着裙,應該就是至今仍在巴基斯坦和印度流行的“陀地”(Dhoti),腳下是有珠串裝飾的鞋子。唇上留須,長發綰在頭頂,有豪華的束發珠串和敷巾冠飾,這是印度河恒河區域的貴族裝飾。胸前佩帶的三、四重繩狀項飾,常有一對龍型怪獸口銜寶石,卻是取材與北方中亞游牧地區。“活潑而華貴,酷似貴霜時代印歐混血的風度翩翩的王子。” 

其他雕像

  除了大量佛傳故事浮雕和佛像、菩薩像以外,犍陀羅藝術中也有一些異域諸神和凡人的雕像,諸如希臘雅典城邦的守護神和智慧女神雅典娜、放誕不羈的葡萄酒神狄俄尼索斯埃及神話中的哈爾波克拉提斯(Harpocrates)、好色之徒薩堤羅斯、穿着希臘式的基通 (Chiton)和希馬申(Himation)的飲酒男女、扛花環的希臘羅馬童子、戴尖頂帽的斯基泰戰士、印度財神般遮迦與他的配偶生育女神訶梨蒂(鬼子母)等等。這些異域形像的造型都受到希臘化藝術的影響,也從一個側面表明了犍陀羅藝術融會東西方文化因素的特質。 

影響

  犍陀羅藝術伴隨着佛教的傳播而從中亞向東擴散,東漸中國、朝鮮日本,爲遠東佛教藝術提供了最初的佛像的範式。貴霜王朝開始,來自犍陀羅或克什米爾的高僧在中國西域絡繹於途;從公元4世紀起,中國朝聖者開始前往佛教的起源地印度,以求穫得原始的佛教經文典籍,其中最著名的有法顯(公元395-414年 )和奘(公元629-644年),他們的旅行筆記中描述了犍陀羅佛塔、佛像的莊嚴壯麗。中亞佛教傳播者在絲綢之路沿線的努力也帶來了藝術風格的影響,新疆樓蘭地區米蘭佛寺的佛像和於闐地區拉瓦克塔院的佛像、菩薩像,明顯取自希臘化風格的犍陀羅藝術。克孜爾石窟的塑像和壁畫則雜糅了希臘化、波斯與印度的因素;有些泥塑的佛像、菩薩像與呾叉始羅和哈達的塑像相仿。犍陀羅時期迦畢試的樣式甚至影響到中國内地敦煌雲岡龍門石窟的佛教造像,形成了大量與漢地風格高度融合的藝術作品。這種吸收了犍陀羅佛像因素的中國式佛像後來又傳到朝鮮、日本。  

研究

  犍陀羅藝術被發現的的一百多年來,特别是被系統發掘的一百年來,引起了東西方各國學者廣泛的研究、探討和爭論的興趣。斯坦因在1896年陪同法國東方學家阿爾弗雷德·富歇(Alfred Foucher, 1905-1923)前往英屬印度西北部(今巴基斯坦)考察犍陀羅遺址,富歇後來出版了《犍陀羅的希臘式佛教藝術》三卷本(L'Art Greco-bouddhique du Gandhara. 3 vol),是世界上最大的一部研究犍陀羅佛教藝術的專着,主要采
石頭制窣堵波,佛傳故事石雕,拉合爾博物館藏。
石頭制窣堵波,佛傳故事石雕,拉合爾博物館藏。
用圖像學方法詳細說明犍陀羅雕刻的圖像題材和形式要素。而約翰·馬歇爾退休回到英國之後,發表了考古調查報告《塔克西拉》(1951),他去世後由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的《犍陀羅佛教藝術》(1960)主要采用年代學和美學風格分析方法研究犍陀羅藝術,試圖建立考古年代與藝術風格的聯繫。涉及佛像起源的問題,希臘、羅馬起源說和印度本土起源說兩派觀點仍各執一詞,英國、德國法國、日本等西方專家和
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等亞洲的專家眾說紛紜,各有不同見解。由於犍陀羅時代的印度次大陸各個王國都鮮有文字歷史,因此關於犍陀羅藝術的各種觀點還都缺乏考古學的確鑿證據和年代學的准確判斷的支撑。

  關於犍陀羅藝術的外文著作的中譯本,已有英國學者馬歇爾的《塔克西拉》(秦立彥譯)和《犍陀羅佛教藝術》(王冀青譯)、日本學者宮治昭的《犍陀羅美術尋蹤》(李萍譯)等書,2009年新出版的《犍陀羅》(陸水林譯)是犍陀羅的故鄉巴基斯坦的考古學家穆罕默德·瓦利烏拉·汗(1905-1992)的是僅有的的烏爾都文著作(1986),根據作者親自在犍陀羅地區長期從事考古調查工作的經驗,以犍陀羅藝術爲中心,全面介紹了犍陀羅的歷史、文化、宗教、雕塑和建築藝術。並由中國攝影師張超音在犍陀羅文化遺址和各博物館實地考察時拍攝的大量珍貴的高質量照片,直觀和詳盡地展示了這一人類歷史上的文化瑰寶。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七月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