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9887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黔州王华 (2011/8/10 11:35:09)  最新编辑:黔州王华 (2011/8/10 11:35:09)
《滄浪亭記》
拼音:Cānglàng Tíng Jì (Canglang Ting Ji)
  中國古代文學史上有兩篇同名佳作《滄浪亭記》,即蘇舜欽《滄浪亭記》和歸有光的《滄浪亭記》。

蘇舜欽《滄浪亭記》

原文

  予以罪廢,無所歸。扁舟吳中,始僦舍以處。時盛夏蒸燠,土居皆褊狹,不能出氣,思得高爽虛辟之地,以舒所懷,不可得也。

  一日過郡學,東顧草樹鬱然,崇阜廣水,不類乎城中。並水得微徑於雜花修竹之間。東趨數百步,有棄地,縱廣合五六十尋,三向皆水也。杠之南,其地益闊,旁無民居,左右皆林木相虧蔽。訪諸舊老,雲錢氏有國,近戚孫承右之池館也。坳隆勝勢,遺意尚存。予愛而徘徊,遂以錢四萬得之,構亭北碕,號‘滄浪’焉。前竹後水,水之陽又竹,無窮極。澄川翠幹,光影會合於軒戶之間,尤與風月爲相宜。予時榜小舟,幅巾以往,至則灑然忘其歸。觴而浩歌,踞而仰嘯,野老不至,魚鳥共樂。形骸既適則神不煩,觀聽無邪則道以明;返思向之汩汩榮辱之場,日與錙銖利害相磨戛,隔此真趣,不亦鄙哉!
滄浪亭記
滄浪亭記


  噫!人固動物耳。情横於内而性伏,必外寓於物而後遣。寓久則溺,以爲當然;非勝是而易之,則悲而不開。惟仕宦溺人爲至深。古之才哲君子,有一失而至於死者多矣,是未知所以自勝之道。予既廢而穫斯境,安於沖曠,不與眾驅,因之複能乎内外失得之原,沃然有得,笑閔萬古。尚未能忘其所寓目,用是以爲勝焉!

題解

  滄浪亭,在今江蘇蘇州市,爲宋代詩人蘇舜欽所建。後代人在它的遺址上修建了大雲庵。明代文瑛和尚又在這里重新修建了滄浪亭。本文作者用樸素簡潔的語言,自然流暢的筆調,記述了滄浪亭演變的始末。由於歷史的發展,各種古蹟都已經不複存在,然而,與盛極一時的吳越國的宮館苑囿相比,蘇舜卿的滄浪亭卻穫得了後人的讚賞。

譯文

  我因爲穫罪而遭貶,乘船南游,在吳地旅行。起初局促在屋子里。時值盛夏非常炎熱,土房子都很狹小,不能呼氣,想得到高爽空曠僻靜的地方,來舒展心胸,不能辦到。

  一天路過學宮,向東看草、樹鬱鬱蔥蔥,高高的碼頭寬闊的水面,不像城里。循着水邊雜花修竹掩映的小徑,向東走數百步,有一塊荒地,方圓約六十尋,三面臨水。小橋的南面更加開闊,旁邊沒有民房,四周林木環繞遮蔽,詢問年老的人,說:“是吳越國王的貴戚孫承佑的廢園。”從高高低低的地勢上還約略可以看出當年的勝概。我喜愛,來回地走,於是用錢四萬購得,在北面構築亭子,叫“滄浪”。前面是竹後面是水,水的北面又是竹林,沒有窮盡,澄澈的小河翠綠的竹子,陽光、影子會合於軒戶之間,尤其同風月最爲協調。

  我常常乘着小船,穿着輕便的衣服到亭上游玩,到了亭上就灑脱忘記回去,或把酒賦詩,或仰天長嘯,人蹟罕至,隻與魚、鳥同樂。形體得到了休息,心靈得到了淨化;看到的、聽到的沒有邪惡,那麼人生的道理就明白了。回過頭來反思以前的名利場,每天與細小的利害得失相計較,同這樣的情趣相比較,不是太庸俗了嗎!

  唉!人本來是動物。情感充塞在内心而性情壓抑,一定要借外物來派遣,停留時間久了就沉溺,認爲當然;不超越這而換一種心境,那麼悲愁就化解不開。隻有仕宦之途、名利之場最容易使人陷入其中,自古以來,不知有多少有才有德之士因政治上的失意憂悶致死,都是因爲沒有悟出主宰自己、超越自我的方法。我雖已經被貶卻穫得這樣的勝境,安於沖淡曠遠,不與眾人一道鑽營,因此又能夠使我的内心和形體找到根本,心有所得,笑憫萬古。尚且沒有忘記内心的主宰,自認爲已經超脱了。

蘇舜欽與滄浪亭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楚辭·漁夫》),蘇州滄浪亭坎坎坷坷走過了近千年,園以辭名,辭以園傳,相互輝映。

  北宋慶曆五年(公元1045年),著名詩人蘇舜欽解職後寄寓蘇州,將舊園重新構劃,建造園林,築亭於水邊,得名“滄浪亭”。自此“與風月爲相宜”,並着文《滄浪亭記》,成爲文學名篇。滄浪亭不僅是現存蘇州園林中最古老的一個,也是江南園林中最古老的一個。雖屢有興廢,滄浪古亭仍踞於園内山巔,聳然秀出佳木之中。

  滄浪亭是園林中的標志性建築,亭呈四方形,檐口琵琶形鬥拱,石刻四枋上有鍁仙童、鳥獸及花樹圖案,歇山卷棚頂,翼角上塑有松鼠、蝙蝠、蟠桃、葡萄等裝飾,結構古雅,與整個山野氣氛極爲協調。亭的外面是一圈石雕欄杆,擋住了亭的柱腳,在視覺上使亭蓋不顯得贅重,整體風格古樸大方而沉穩。亭柱上則鐫刻着清代文學家梁章钜的對聯:“清風明月本無價,遠山近水皆有情”。隔水而望,滄浪亭亭檐飛出萬複廊廊脊之上,高遠突兀,山居崖棲、高逸遁世的意境油然而生。

  水是滄浪亭主要構成内容,它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園林之水,而是滄浪亭的命脈之所在。滄浪水有着特有的原始美,它早年和南園之水、盤門之水相連,然後入葑溪東流。蘇舜欽在《滄浪亭記》中描繪爲“崇阜廣水”,“三面環水”,“前竹後水”。以後曆代雖有興廢,而滄浪之水卻始終沒有湮沒,仍舊是“近水遠山”。盡管今日的園門形式上將水擋在了園外,然而水與園仍然是融爲一體的。因爲地處在鬧市區滄浪亭傍水而成,給游人一種全新的感覺:未入園,先臨水,雖在園外,似入園中,而這一佳景是在其他園林所領略不到的。滄浪亭這種園景向河道、街巷敞開的建築風格,也是蘇州古典園林中獨一無二的。

  滄浪亭不僅是建築美,更有着深厚的文化積澱。“滄浪”一詞,原出自《楚辭》。戰國末期,隱歸江湖的高人滄浪漁父借以勸慰忠而被謗流放的楚國忠臣、中國文學史上偉大詩人屈原。故後世常以“滄浪”表達一種超脱俗世名利的人生觀念、處世哲學和人格追求。蘇舜欽既有如屈原一般忠而被謗、無罪被黜的遭遇,自然產生了思想的共鳴。爲了給自己創造一個清靜閑適的園林環境,將個人的榮辱得失在“滄浪”水中淡化、消融,在喧囂的塵世中保持一個寧靜的心境,穫得人格的獨立和精神的自由。在蘇舜欽建滄浪亭以後,園雖屢易其主,景物增勝,但園名仍沿用了“滄浪”舊名。從北宋《吳郡圖經續記》、南宋《吳郡志》、明朝《蘇州府志》,一直到清代的府縣志都有關於滄浪亭的記載,如同滄浪亭這樣從建園之始,代有記載,從不間斷的園林,中國現存的園林中沒有第二個。同時,滄浪亭在長期的發展中,留下了許多由着名文人記寫的詩文,而滄浪亭也是蘇州園林中園記碑最多的一座園林。

  滄浪亭的歷史成因,決定了它特有的魅力:迷人的建築藝術,深遠的文化影響,和它永葆青春的活力。

歸有光《滄浪亭記》

原文

  浮圖文瑛,居大雲庵,環水,即蘇子美滄浪亭之地也。亟求餘作滄浪亭記,曰 :“昔子美之記,記亭之勝也。請子記吾所以爲亭者。”

  餘曰:“昔吳越有國時,廣陵王鎮吳中,治南園於子城之西南。其外戚孫承佑,亦治園於其偏。迨淮海納土,此園不廢。蘇子美始建滄浪亭,最後禪者居之。此滄浪亭爲大雲庵也。有庵以來二百年,文瑛尋古遺事,複子美之構於荒殘滅沒之餘,此大雲庵爲滄浪亭也。夫古今之變,朝市改易。嚐登姑蘇之台,望五湖之渺茫,群山之蒼翠,太伯、虞仲之所建,闔閭、夫差之所爭,子胥、種、蠡之所經營,今皆無有矣!庵與亭何爲者哉?雖然,錢鏐因亂攘竊,保有吳越,國富兵強,垂及四世,諸子姻戚,乘時奢僭,宮館苑囿,極一時之盛;而子美之亭,乃爲釋子所欽重如此。可以見士之欲垂名於千載之後,不與其澌然而俱盡者,則有在矣!”

  文瑛讀書,喜詩,與吾徒游,呼之爲滄浪僧雲。

譯文

  文瑛和尚,住在大雲庵,流水環繞,是蘇子美滄浪亭的故址。他多次求我寫滄浪亭記,說:“以前蘇子美所記的,是滄浪亭的勝景,於今請您記叙的,是我爲什麼要建這個亭子。”

  我說:先前吳越立國的時候,廣陵王鎮守吳中,造了一座花園在内城的西南面,他的外戚孫承估,也造了一座花園在它的旁邊。直到淮南一帶地方都歸了宋朝時,這些花園也還沒有荒廢掉。蘇子美開始建築的滄浪亭,到後來是和尚居住了。這樣滄浪亭就改成了大雲庵。自有了大雲庵以來又二百年了。文瑛尋訪古代遺蹟舊事,在這荒蕪殘破的廢墟之上重新恢複了蘇子美的滄浪亭,這樣又從大雲庵改成滄浪亭。

  從古到今由於時代變遷,宮廷和街市也發生了變易。我曾登上姑蘇山上的姑蘇台,眺望那浩淼遼闊的五湖,蒼翠蔥籠的群山,而古時太伯、虞仲所創建的,闔閭、夫差所爭奪的,子胥、文種和範蠡所經營的,如今統統都沒有了,這大雲庵和滄浪亭又值得什麼呢?盡管如此,那錢鏐因天下紛亂才竊取了權位,占據了吳越這塊地方,國富兵強,傳了四世,他的子孫和姻戚,都趁着這個機會奢侈僭位,大建宮館苑囿,盛極一時,而蘇子美的滄浪亭,卻被文瑛和尚敬重如此。可見讀書人想要垂名千載,不像冰塊那樣一下子被溶解消失掉,這確實是有一番道理存在的呢。

  文瑛好讀書又喜做詩,常和我們在一起(徒步雲游),大家稱他爲滄浪僧。

歸有光與滄浪亭

  讀書對於我來說已經不能謀生了,更不能改變命運,悲乎。我讀書主要是修身養心,心也、性也、命也,一也。准備一段時間把《古文觀止》好好研讀一番,這不讀到明朝歸有光的《滄浪亭記》很有感慨。歸有光從滄浪亭的變遷和古蹟的興衰中,得出一個結論:使人永垂不朽的東西不是經不起時代風雨的紀念物,而是人的品德或文章。

  大雲庵原是北宋著名的文學家蘇舜欽退居蘇州時在五代吳越廣陵王錢元璙的花園内建的,後來這里成了大雲庵。大雲庵兩百年後,僧人文瑛四處尋訪滄浪亭的遺蹟,在荒蕪殘破的廢墟上,恢複蘇舜欽的建築,大雲庵又變成了滄浪亭。文瑛請求歸有光作《滄浪亭記》並說“:過去蘇子美寫的《滄浪亭記》,記的是滄浪亭的幽美風景;現在請你記我再次築亭的原因。”

  歸有光提筆即寫:夫古今之變,朝市改易。嚐登姑蘇之台,望五湖之渺茫,群山蒼翠,太伯、虞仲之所建,闔閭、夫差之所爭,子胥、種、蠡之所經營,今皆無有矣。庵與亭何爲者哉?雖然,錢鏐因亂攘竊,保有吳越,國富民強,垂及四世,諸子姻戚,乘時奢僭,宮館苑囿,極一時之盛;而子美之亭,乃爲釋子所欽重如此。可以見士之欲名於千載,不與澌然而俱盡者,則有在矣。(蘇舜欽,字子美,僭(jian):超越本分,澌然:盡)

  現在讓我們來認識歸有光這個人,歸有光(1506—1571):字熙甫,明代昆山(今江蘇昆山人)。歸有光出生在一個累世不第的寒儒家庭。少年好學,9歲能作文,20歲時盡通五經三史和唐宋八大家文。35歲時,鄉試中擧。但以後8次會試都未及第。嘉靖二十一年(1542)遷居嘉定安亭江上(四川樂山),讀書講學,遠近從學者常達數百人。歸有光是一個大器晚成之人,直到60歲時,才中進士。我們可以想象一個白發蒼蒼的書生,一顆跳動60年之久的赤子之心,閃進陰森、冷酷、污濁的官場,很快就被權貴掃地出門。幸好朱明王朝的天空,還留有一塊明瓦,陽光總算沖破了黑暗,歸有光被大學士高拱推薦,任南京太僕寺丞,參與撰修《世宗實錄》,以勞成疾,卒於南京。歸有光做到了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歸有光散文繼承歐陽修曾鞏的文風,有較大成就,且把家庭瑣事引到古文中來,使散文擴大了表現範圍。其散文記叙家人之誼,朋友之情,感情真摯,神態生動,風韻悠遠。黄宗羲推他爲明文第一人。

  歸有光的《滄浪亭記》給我們當代人帶來些什麼思考呢,我以爲人生應該有意義地活着,應該有責任地活着,應該高尚地活着,應該有良知地活着,在權貴面前不要搖尾乞憐,有尊嚴地活着;在專制暴力面前,不要卑躬屈膝,有氣節地活着。活的高貴,死的從容,千古不朽!

今人游滄浪亭記


  子翬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滄浪亭乃姑蘇名園。予初中畢業時與老師首游,十年前與子同游,期間,赴蘇州美術館觀書法展,也匆匆數過。近年,滄浪亭每於春節期間有蘭花展,去歲欲觀時,蘭花展已畢,乃作罷。庚寅正月十七日中午,予與鍾華君相約至滄浪亭賞蘭。

  購票入滄浪亭,知幾日前已撤蘭花展。即來之,則游之。

  先見者爲碑。先讀吾師沙曼翁書之歸有光之《滄浪亭記》,楷書,有褚遂良筆意,字瘦而神足。再讀蘇舜欽撰《滄浪亭記》碑、清吳存禮《重修滄浪亭記》碑、梁章钜《重修滄浪亭記》、張樹聲《重修滄浪亭記》,乃知此亭首創爲宋蘇子美。蘇子美前,溯園始建於吳越廣陵王錢元璙,或雲其外戚孫承佑池館。其後,章惇、韓世忠曾先後居此園。地以人重,林澗之名。益彰於世,元明間廢爲僧寺。入清宋犖修繕後,繼之有吳立齊、覺羅雅爾哈善、梁茞林重葺。以前僅知蘇子美買園,而不知買誰之園,以前知韓世忠曾居此園,而不知章惇先於韓居此,以前僅知梁章钜能書楷,而不知其也能書有曹全碑風格之八分書。

  讀碑後抬頭,見西南處山上有二株山茶正綻放,粉紅色,予甚喜,高者約三米,低者約二米。沿廊往東,牆壁間也有一碑,乃記重修捐錢之事。廊之南立一巨碑,視之知是宋犖所書《重修滄浪亭記》,其撫吳四年“蘄與吏民相恬以元事,而吏民亦安”,足見宋公撫吳有方,與黎民百姓同僚和偕相處。再往東有門,乃沿水之長廊,長廊水岸以黄石叠之,或凹或凸,再東有一臨水之軒,其名曰:“面水軒”,面水軒又有“陸舟水屋”匾額,匾額二側有竹刻對聯一幅:“短艇得魚撑月去,小軒臨水爲花開”,竹對小篆綠漆,乃吾師沙曼翁手蹟,曾見《沙曼翁書法篆刻選》亦有,“撑□”作“樘□”,“樘”相通乎?予不得解。

  在沿水長廊最東處有一臨水之“靜吟”亭,沙曼翁手蹟小篆“靜吟”之“吟”左爲“音”,右爲“今”,沙師題款雲:滄浪亭舊在北碕,康熙間宋漫堂塚宰移置山顛,懸文待詔隸書“滄浪亭”額,經兵燹不複存,歲癸酉重修山亭,仍其舊於北碕别構亭,因取蘇子美詩意,以“靜吟”書之。“靜吟”匾額下爲蔣吟秋先生於一九五九年書寫蘇舜欽《滄浪亭記》隸書之屏條木刻,白底黑字。東爲蘇州美術館,其先爲顏文梁先生創辦之蘇州工藝美術專科學校。數年前曾於此間至美術館觀書法展。沿東牆壁間有清末民國年間文人雅士手蹟,以小楷行書居多,此爲楊鑄載酒論詩圖刊刻,有陳鴻壽行書、孫星衍行書、吳江鑫天翮小楷,其西竹籬内,有紅梅、綠梅,雖瘦卻姿態迥異。其南朝西處一對聯:“自剪露痕摺畫武昌柳,徒似明月祗寄□頭梅”,瓦翁先生手蹟行書,木刻,綠底黑字,如此制作,甚是難得一見。

  往西有一堂爲“明道堂”,門前有沙曼翁先生手書行楷聯一幅:“百花潭煙水同情,年來畫本重摹,香火因緣,合以少陵配長吏;萬里流風波太險,此處緇塵可濯,林泉自在,從知招隱勝游仙”。堂内所置“明道堂”匾額乃顧廷龍先生所書正楷,堂堂正正,君子風範。

  南是看山樓,登看山樓前,見北台級處石刻行書“園靈證盟”,傳爲林則徐在蘇州任職時所題,未有落款,初看與文征明字蹟極似。登“看山樓”,其匾額爲蘇州着名山水畫家吳養木先生所書,據稱,舊時在此能遠眺上方、七子諸峰,可領略“納千頃之汪洋,收四時之爛漫”之趣味,然現時古城之外高樓林立,已不能見。

  看山樓前有一片竹園,有牌子標明是“金鑲玉竹”,上前視之,竹節綠黄間隔,未見牌子前誤以爲枯竹,見後方知是一竹種。

  再至翠玲瓏,匾額是小篆,乃錢塘江尊所書,似有拘謹之嫌,室内擱幾上有一盆紅梅,畫意甚濃,極似多年前在三友草堂中所見曼翁師所畫之梅。

  往後至五百名賢祠,先見吾師沙曼翁所書小篆對聯:“千百年名世同堂,俎豆馨香,因果不從羅漢證;廿四史先賢合傳,文章事業,英靈端自讓王開。”入内,匾額“作之師”隸書爲蘇州已故書家吳進賢手蹟。此五百名賢乃道光七年布政使梁章钜再次重修滄浪亭,巡撫陶澍將康熙年間巡撫王新民所建之“蘇公祠”改建爲“五百名賢祠”,集吳郡鄉賢名宦594人之畫像,請名家顧湘舟摹刻於牆,每歲時以致祭。予與鍾華君在祠里巡視,予又叩頭三拜,予欲尋白居易、範仲淹、蘇東坡,均不能見,因上部之石刻畫像不能近視,僅在下部可見明清二代人物。早先曾讀古吳軒出版社出版之《五百名賢祠人物小品》不見唐時出任長洲尉之劉長卿,不知何故。

  五百名賢祠西側有小亭爲“仰止亭”,吾師沙曼翁先生手書行楷對聯:“未知明年在何處,不可一日無此君”,亭中壁上嵌有文征明畫像刻石,又有“滄浪亭小座圖”、“生公石上論詩圖”,予則對其引首小篆文字端詳。又至清香館,館内正中有一幅張繼馨先生所畫桂花圖,並由沙曼翁題款,堪稱合壁,館北院落中有老桂,外皮有水泥塗蓋處,鍾華君謂此是老樹防腐之擧。此時雖非桂花落地之季,然賞張繼馨桂花圖,仿佛予也聞濃鬱之幽香。

  假山,至石亭,欲尋文征明所題匾額,不得見,在北石梁上有“滄浪亭”三字,乃清代樸學大師俞樾手蹟,兩側是“清風明月本無價,近水遠山皆有情”,知是由歐陽永叔與蘇子美詩句掇成之名聯。穿過一泓池水,往西,有禦碑亭,乃是康熙帝南巡時書贈當時江蘇巡撫吳存禮,聯曰:“膏雨足時農戶喜,曇花明處長官清。”又贈吳存禮詩一首:“曾記臨吳十二年,文風人傑並堪傳。予懷常念窮黎困,勉而勤箴官吏賢。”

  出滄浪亭,予思蘇舜欽因用公款召妓樂而被他人□治,並被以“監主自盜”之罪除名,之後閑居姑蘇以四萬錢購得,並築此滄浪亭以自適,然終因胸中鬱悶,年僅四十餘而終。惜乎!予曰:

  清兮濁兮都是水,水能載舟亦覆舟。魚得清水方能歡,魚入濁水終要嗆。

  水是有形亦無形,官是舟來亦是魚。官乃過眼煙與雲,爲官從政廉爲先。

                                       庚寅二月初五補記於來虹居




    4
    3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