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059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jinling (2011/8/2 15:07:47)  最新编辑:jinling (2011/8/3 15:06:04)
南京大報恩寺遺址
拼音:Nánjīng dàbàoēnsì yízhǐ (Nanning dabaoensi yizhi)
同义词条:大报恩寺遗址,江苏南京大报恩寺遗址
目錄[ 隱藏 ]
七寶阿育王塔
七寶阿育王塔



  南京大報恩寺是明代皇家修建的大型佛寺,其前身是六朝名寺長幹寺。這是中國首次對大型寺院進行全面系統的考古發掘,也是目前揭露面積最大的寺院遺址,爲研究明代皇家的規制、布局提供了實物資料。在這里發現了最早的腳手架,或者稱“鷹架”的線索。七寶阿育王塔是迄今發現的體形最大、制作最美、工藝最爲複雜的阿育王塔。大報恩寺遺址位於江蘇省南京市城南古長幹里地區,遺址得名於明代皇家寺院--大報恩寺,其範圍北抵秦淮河,南至雨花台,西臨雨花路,東至明代俞通海墓園,總面積約25萬平方米。


概況與歷史沿革


  大報恩寺遺址位於南京城南中華門外古長幹里,遺址得名於明代興建的皇家寺院——大報恩寺。該遺址所在地佛教文化起源很早。三國孫吳時期,這里就建有佛教精舍和阿育王塔,毁於吳末。有專家認爲,它就是江南第一座佛教寺院——建初寺的所在地,因此實爲江南佛教的發祥地。東晉初在此續建了著名的長幹寺,並陸續建起兩座阿育王塔。東晉孝武帝司馬曜當政時期(373-396),著名僧人劉薩訶(慧達)在長幹寺内發現了佛祖真身舍利,以及發、爪等物,轟動一時。佛教信眾據此認爲,長幹寺舍利就是從印度傳入中國的十九份佛祖真身舍利之一。梁武帝時期曾對長幹寺進行過大規模擴建,並對舍利進行了重新瘞藏,分别藏入兩座阿育王塔地宮之内。

大報恩寺遺址鐵函
大報恩寺遺址鐵函
  隋唐時期,長幹寺逐漸破敗。唐長慶四年(公元824年),時任潤州刺史的李德裕將荒廢已久的長幹寺阿育王塔地宮打開,從中發現了21枚舍利。李德裕將其中的11枚遷往潤州(今江蘇省鎮江市),在北固山甘露寺建塔供奉。這些舍利以後一直留在鎮江。上世紀50年代,甘露寺地宮經過發掘,這批來自南京長幹寺的真身舍利重見天日。而另外的10枚則被留在了原地。南唐時期,長幹寺原址一度廢爲軍營。

  宋元時期長幹寺迎來了又一個發展高峰。北宋大中祥符年間,長幹寺住持演化大師可政向宋真宗趙恒奏報,埋藏在長幹里地下的佛祖舍利經常顯靈。真宗派人調查後認爲屬實,下詔重修長幹寺,並興建佛塔。這座新建的佛塔八面9層,高二百尺,初名“真身塔”,建成後由宋真宗賜名爲“聖感舍利塔”。天禧二年(1018),真宗又根據他的新年號,將長幹寺改稱爲天禧寺。天禧寺在元代稱爲“天禧慈恩旌忠教寺”,同樣十分興盛。元文宗時期,曾從自己的内庫中撥款對聖感塔進行維修。元末該寺被毁,唯塔殘存。明洪武年間大加修葺,寺、塔皆煥然一新。但是永樂六年該寺毁於火災。四年之後的永樂十年,明成祖敕工部依照皇宮大内的建築規制重建寺院,賜額爲大報恩寺。此次重建工程曆時17年,至宣德三年建成。大報恩寺是明代最重要的皇家寺院,占地約400畝。該寺的建築布局總體上分爲南、北兩大部分。最重要的宗教性建築皆分布於北區;而附屬建築皆位於南區,兩者之間以院牆相隔。大報恩寺北區的建築排列極爲有序。沿着中軸線依次設置金剛殿—香水河橋—天王殿—正殿(碽妃殿)—琉璃塔—觀音殿—法堂;在中軸線兩側還根據需要設置了禦碑亭、鍾樓、油庫、祖師殿、伽蘭殿等。大報恩寺南區則有藏經殿、三藏殿、旃檀林、方丈等多組大型建築。整個寺院的建築總量近千間。大報恩寺中最著名的建築是九級琉璃塔。該塔高達78米,不僅是當時全國最高的建築,而且該塔通體裝飾五彩琉璃,堪稱中國古代建築藝術的傑作。清鹹豐六年(1856)大報恩寺、塔毁於太平天國兵火,寺院變成廢墟,僅存永樂和宣德所立的兩座禦碑,以及香水河橋等遺蹟。後來在寺院的遺址上逐漸建起金陵機器制造局廠房和大量的民房,並留下了北山門、南山門、寶塔山、寶塔根、寶塔頂等與寺院和寶塔相關的地名。

發掘經過


  2007年初,南京市政府決定複建琉璃塔,並興建“南京大報恩寺遺址公園”。爲配合這一重大文化項目的規劃與建設,受南京市文物局委托,南京市博物館分三期向國家文物局申報了考古發掘執照,對大報恩寺遺址進行正式發掘。

  考古發掘已完成兩期工作,目前正在進行第三階段的發掘工作。

  一期發掘工作自2007年2月26日開始,至2007年6月30日結束。第一階段的發掘區位於原寶塔頂10號大院内,這里一直被推測爲琉璃塔塔基的所在地。共布10米×10米探方10個,後經局部擴方,發掘面積達1100平方米。共發掘出西漢至南唐時期墓葬30座,六朝至明代建築基址3處,宋代路面1道,明代柱坑17個,水井2口,出土漢、六朝、唐、五代、宋、元、明等各個時期的遺物600餘件。

大報恩寺遺址挖掘現場
大報恩寺遺址挖掘現場
  此階段的主要收穫有:第一,證實了琉璃塔原址並不在寶塔頂10號院範圍内;第二,從發現的大量西漢至六朝早期的墓葬表明,此地在六朝早期以前主要爲墓葬區;第三,從發掘出的南朝時期的大型房址,帶有“天禧”銘文的宋代瓷片、明代柱坑等遺蹟、遺物分析,自南朝時期開始,這里已經轉變爲重要的人類生活區,結合相關文獻的記載,可能與南朝長幹寺,宋、元天禧寺等寺院有密切的聯繫。

  第二期考古發掘工作從2007年9月持續至2008年8月底結束。該階段發掘區位於第一階段發掘區北部,發掘面積爲1200平方米。該階段取得的主要收穫是:發掘確認了大報恩寺大殿遺蹟,發現並發掘了北宋長幹寺真身塔塔基與地宮。

  大殿位於北區正中心的位置。底部設置大型夯土台基,殘存的高度約爲5.2米。發掘表明,台基夯築的方法是一層土,一層碎磚瓦片,分層夯築,這種作法與南京明故宮遺址内宮殿地基的夯築方法完全相同。此次清理了大殿北半部分(大殿南半部因現代建築叠壓未能發掘)。大殿底部以未上釉的琉璃瓦碎片墊基,並經夯打。外圍圍繞一周寬度約爲1.2米的基槽。殿内目前共發現兩排6個大型石柱礎。據文獻記載,該殿“高七丈一尺五寸、深十一丈四尺三寸、長十六丈七尺五寸”,按照現代尺寸換算就是高22.67米、深36.23米、長53.1米。其長寬數據與我們此次發掘的實際狀況基本吻合。

  塔基位於大殿之後,與大殿皆位於大報恩寺遺址北區的中軸線上,距離大殿東側基槽12米。塔基開口於現代表土層下,平面呈正八邊形,最大對徑約爲25米。從外至内分爲五層結構,除中心部的地宮外,外圍四層結構的平面形狀皆爲八邊形:最外層是一圈基槽,由於曆代的破壞,目前僅有北、西、東三邊的局部得以保留,每邊長約11.2米,寬約1.1米,僅殘存底部。基槽邊壁和底部皆用白石灰漿塗抹,從殘存的痕蹟看,原先基槽内應用磚石砌築。第二層結構爲原始的山體土層。第三層結構的下部爲經過夯打的原始山體土,上部爲夾石填土層,即把原來土層挖開,以大小相近的圓形石塊夾雜在填土中分層夯築而成,夾石夯築的深度爲1.5米。從該環在塔基中所處的位置以及構造方法上推斷,該環的功能是承重,塔身應該建造在該層之上。第四層結構又爲原始山體土。第五層即塔基中心,爲圓形的地宮開口,直徑2.2米。地宮表面及上部被多個現代溝、灰坑和防空洞打破,最深處將地宮上部破壞約1.6米,但未發現晚期遺蹟直通至底的現象。故而地宮未遭盜掘,保存較好。

  經國家文物局批准,第三階段考古發掘目前正在進行。至11月底,考古隊沿着大報恩寺遺址北區的中軸線,在塔基之後,又發現了兩座明代大型建築基址,經研究後基本確認爲明代大報恩寺内觀音殿和法堂的遺存。

地宮的發掘


大報恩寺遺址鐵函出土現場
大報恩寺遺址鐵函出土現場
  此次發現的地宮爲圓形豎井式,從原始山體中垂直下挖而成。地宮之内,從上至下以一層石塊,一層夯土的方式有規律的填充、夯築,共39層。在第26層之下距離地表開口4.2米深度處,發現一塊邊長約0.9米、厚約0.25米的方形覆石,位於地宮中心。與覆石同深度、緊貼地宮壁,用單層青磚圍砌一道,呈箍狀,青磚下爲圓形的生土二層台,表明由此進入該地宮的核心區。

  從7月16日起,按照詳細制定、多方論證的發掘方案,考古隊發掘地宮的核心區:首先將方形覆石安全弔運出地宮。覆石提取後,其下露出了方柱狀的石函。通過發掘得知,石函高度達1.5米,邊長0.72米,由上部蓋板、底部墊板和四周四塊壁板拼合而成。其中北壁石板鐫刻長篇銘文,題爲“金陵長幹寺真身塔藏舍利石函記”。題銘介紹了大中祥符四年,金陵長幹寺住持演化大師可政和守滑州助教王文等人,得到宋真宗的允許,修建九層寶塔之事,塔高“二百尺”,而塔内地宮中藏有“感應舍利十顆,並佛頂真骨,洎諸聖舍利,内用金棺,周以銀槨,並七寶造成阿育王塔,以鐵囗囗函安置”。根據這篇題銘,可以確認這座地宮建於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即公元1011年,地宮中瘞埋了自東晉長幹寺流傳而來的10顆佛祖真身舍利,另外有佛頂真骨和其它諸聖舍利,以金棺、銀槨和七寶阿育王塔和鐵函珍藏。

  與碑文的記載完全一致,在石函内發現有一座鐵函,高1.3米、寬0.5米。這是國内目前發現的最大的宋代鐵函。鐵函頂部放置大量的銅錢,以及水晶球、瑪瑙珠、串珠、鎏金銀鳳等供養器物。8月27日,在完成保護和加固之後,鐵函被正式請出地宮。次日凌晨,在武警及公安的護衛下,顺利運抵南京市博物館,入專用庫房中保護、進行室内清理。鐵函請出後,考古隊對地宮繼續開展發掘工作,在原石函底板下,發現了一座類似於腰坑的小型埋藏坑,其内出土白瓷、青瓷碗各1件,青瓷壺1件。壺口朝西,壺内放置1枚水晶球。至此,整個地宮完全發掘至生土。地宮從現存地表開口至埋藏坑底部共深達6.74米。這是迄今爲止國内發現的最深的佛塔地宮。

  目前,地宮已經得到初步的加固處理,正在研究制定原址保護的方案。它將成爲未來大報恩寺遺址公園的核心組成部分。

  長幹寺真身塔塔基和地宮發現之後,該遺址的中軸線上是否另有一座明代琉璃塔的塔基,成爲人們關注的焦點。爲了進一步明確該地宮的性質,考古隊繼續沿着大報恩寺遺址北區中軸線開展發掘工作。經過3個多月的進一步發掘,目前在塔基之後,又發現了明代大報恩寺觀音殿和法堂的遺存,而未發現另有塔基遺蹟存在。從現有的情況分析,明代大報恩寺琉璃塔很可能沿用了長幹寺真身塔原有的塔基與地宮,而未另選新址。

阿育王塔的請出


  本次考古發掘得到了國家文物局和中央領導同志的高度重視。李長春同志親筆批示:“可喜可賀”。8月下旬,國家文物局童明康副局長、單霽翔局長先後到南京市博物館檢查指導大報恩寺遺址發掘,以及鐵函與阿育王塔的保護工作。兩位領導對遺址的田野發掘工作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同時要求:下一步將阿育王塔請出鐵函的工作,不能操之過急,必須遵循安全、無損的原則,必須確保鐵函、七寶阿育王塔和函内其它文物得到全面、可靠的保護。在請塔之前,應先做好基礎性檢測工作,根據檢測結果確定提取方案。根據國家文物局的指示,南京市博物館和中國航天南京晨光集團合作,經過多次論證和試驗於10月下旬完成了基礎性檢測工作,檢測内容包括鐵函與阿育王塔結構尺寸測量、塔在鐵函中相對位置、塔與鐵函的稱重計算、塔上構件的能譜分析,以及鐵函金相分析等。同時,在工業内窺鏡和X光機的幫助下,考古隊和晨光集團工作人員完成了鐵函和阿育王塔縫隙之間的文物清理,爲後期請塔贏得了寶貴的操作空間。國家科技部專家和省、市文物局領導、專家對基礎性檢測工作給予了充分肯定,並建議盡快完成阿育王塔的請出工作,爲下一階段的保護提供更好的條件。

  11月上旬,南京市博物館與晨光集團根據基礎性檢測結果,制定出詳細的請塔方案。該方案的核心是用12條直徑0.5釐米的機械手從塔、函之間的縫隙伸入,再轉向伸入塔底的縫隙,在機械裝置嚴密控制下,將塔輕微抬起,然後將錦綸布帶和軟綢織物伸入塔底。請出時,完全依靠柔軟的布帶承重,並以軟綢保護。該方案經多位專家論證,認爲穩妥、可行。在准備充分的基礎上,考古隊於11月22日顺利完成了請塔工作。阿育王塔在此過程中未發生絲毫損傷。同時,鐵函、函内其它珍貴文物皆得到妥善的保護。阿育王塔請出後,被立即移進特制的玻璃塔罩,在控濕、控氧的環境中開展下一步的保護工作。

  經初步觀測,七寶阿育王塔高度近1.2米,内部爲木質胎體,外部用銀皮蒙覆,表面鎏金,並大量鑲嵌水晶、瑪瑙、琉璃等多種寶石。該塔由相輪、山花蕉葉和須彌座三大部分組合而成。塔刹有5重相輪,頂部爲球形寶珠。四隻山花蕉葉分别位於須彌座頂部四角,其内側分别浮雕了兩座佛立像和兩座佛坐像。外側則浮雕了一組佛祖誕生、苦修、說法、涅槃,以及降魔顯聖等佛傳故事。塔刹與四座山花蕉葉之間皆以長鏈相連,鏈上懸鈴。塔的主體是位於底部的須彌座。須彌座平面爲方形。上、下兩端的出澀部分皆浮雕一組佛像,姿勢各異。塔身四面中心部分,分别浮雕了 “薩埵太子飼虎”、“大光明王施首”、“屍毗王救鴿命”和“須大拿王”四幅大型佛祖本生變相。塔座四面的頂部分别刻有“皇帝萬歲”、“重臣千秋”、“天下民安”和“風調雨顺”四字吉語。塔座四隅站立大鵬金翅鳥(即天龍八部之中的迦樓羅)。每面的上部和下部分别鏨刻銘文,主要記述捐贈施主的身份、姓名,捐贈的數量,以及變相的名稱等。另外在塔刹根部,山花蕉葉内側、以及塔座頂部平面之上皆有銘文,提供了十分豐富、重要的文字記載。從整體上看,該塔造型高大雄渾,裝飾精美,寓意深刻,代表了宋代佛教器物制作的最高水平。

  由於金皮木胎的獨特結構,並長期浸泡在函内積水之中,該塔局部出現了開裂、起翹、寶石脱落等損壞情況,需要進行修複。目前,在國家科技部、國家文物局的關心和支持下,下一階段的保護方案正在積極制定之中。

  在鐵函之中,還出土了許多其它供奉的物品,包括琉璃瓶、銀鎏金蓮花如意形法器、銅鏡、以及多達數千枚的各式銅錢——從漢代的五銖,直至北宋前期的至道元寶、鹹平元寶等,其中還有一些特殊制作的鎏金龍鳳紋花錢。在一枚 “景德元寶”的背面、磨光後刻劃了一幅佛手拈花圖,刻劃細微,精美異常。在塔頂空隙處塞有大量絲織物包裹。經過對這些包裹的初步清理,出土了20餘幅珍貴的宋代絲織品,有巾、帕、上衣等種類,大都保存完好。這些織物使用了提花、刺繡、印染、描金等多種織造和裝飾工藝。在多幅絲織品上還有施主墨書題寫的題記,内容豐富、墨色如新。在一個絲織小包中還出土了數百枚形如米粒的舍利子,顏色以白色爲主,少量爲紅色和黑色,推測爲碑文中所稱的“諸聖舍利”之一。

重要收穫


  大報恩寺是佛教史上的重要寺院,自東吳至清末的1600年間屢經毁建。東吳時期,此處就出現了佛教精舍和阿育王塔。東晉、南朝時期,長幹寺繼之而起。北宋大中祥符年間,高僧可政得到宋真宗支持,於南朝長幹寺舊址重建寺院,並新建九層佛塔。天禧二年(1018年),長幹寺改稱天禧寺。明永樂六年,天禧寺毁於火。永樂十年(1412年),明成祖朱棣命工部重建,“准宮闕規制”,並改名爲大報恩寺。明代大報恩寺規模巨大,總體上分爲南、北兩片相對獨立的區域:北區爲寺院的主體,主要的宗教性建築皆分布於該區。南區主要爲管理機構、生活配套設施的所在地。大報恩寺1856年毁於太平天國兵火。

  自2007年2月起,爲配合南京“大報恩寺遺址公園”的建設,經國家文物局批准,南京市博物館組織考古隊對該遺址北區進行全面發掘,至2010年11月,田野工作基本結束。通過4年的發掘工作,共完成發掘面積3.6萬平方米,取得了三個方面的重要收穫:

  第一、本次發掘在遺址的中軸線上先後清理出明代大報恩寺所屬的香水河橋、主道、天王殿、大殿、觀音殿、法堂等主要建築;在中軸線兩側,先後發掘了永樂、宣德兩座禦碑亭、油庫、伽蘭殿、畫廓、香水河道、排水涵洞、水井、圍牆等建築和設施。目前大報恩寺北區,除山門、祖師殿之外,明代主要建築全部得到發掘清理。發掘證明,大報恩寺北區的主要建築沿着一條東西走向的中軸線分布,兩側以廊廡圍繞,充分體現了“准宮闕規制”的特點,明代皇家寺院的風貌得到較充分地揭示。本次發掘是我國考古界首次對佛教寺廟遺址進行大規模的全面揭露,對於研究中國佛寺的演變情況、明代寺院的規劃布局具有重要價值。

  第二、在遺址的最高處發現了始建於北宋的長幹寺塔基與地宮。塔基平面呈正八邊形,最大徑31.8米,每邊長12.1米。塔基中心爲圓形地宮開口,直徑2.2米。地宮爲豎井式,從山體土中垂直下挖而成,深達6.74米,是目前國内發現的最深的佛塔地宮。地宮出土文物極爲豐富,總數達到12000餘件。其價值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首先,出土了一整套宋代舍利瘞藏容器,包括石函、鐵函、七寶阿育王塔(塔函)、漆函、以及銀槨、金棺、大小銀函、水晶瓶等,是研究宋代舍利瘞藏制度的重要材料。其中的七寶阿育王塔,體形高大,紋飾精美,是迄今發現的體形最大、制作最精、工藝最爲複雜的阿育王塔。其次,出土了近百幅保存完好的宋代絲織品,在新中國考古史上非常罕見。這批絲織品包括絹、綾、纈、錦等多個品種,使用了提花、刺繡、印染、描金等多種工藝。在其中的多幅絲織品上,帶有宋代施主墨書題寫的發願文字,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第三,出土了大量的宋代香料實物,包括沉香、檀香、乳香、豆蔻、丁香等;以及貯存和使用香料的器具,如香囊、香合、香匙、香箸、香鑪、淨瓶等。北宋長幹寺地宮是繼陝西扶風法門寺地宮之後,我國佛教地宮考古的又一重大發現,對於研究我國佛塔地宮建築方式與演變情況,宋代金屬、絲織等手工藝的發展水品,以及香料史、用香史等都具有重要意義。另外,北宋長幹寺塔基和地宮也位於明代大報恩寺北區的中軸線上,發掘表明,明代在該塔基的原址之上修建了著名的琉璃塔。

  第三、在長幹寺地宮中出土了三種舍利:佛頂真骨、感應舍利,以及諸聖舍利。其中,佛頂真骨顏色呈黄褐色,狀如蜂窠,表面密布細孔,内部聚合大量白、紅、黑各色舍利子,長5、寬3.5、高3.7釐米。其特征與佛經記載的佛頂骨舍利完全吻合。根據地宮出土銘文的記載,該佛頂骨舍利爲北宋印度來華高僧施護所獻。這枚佛頂骨舍利的發現,讓中國同時擁有了佛頂骨舍利、佛指骨舍利(陝西法門寺)和佛牙舍利(北京靈光寺)等三大佛舍利,進一步奠定了中國在世界佛教中的地位。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jinling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