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4008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jinling (2011/6/8 10:19:57)  最新编辑:jinling (2011/6/8 10:19:57)
《母儀天下》
拼音:mǔ yí tiān xià (mu yi tian xia)
英文:THE QUEENS
同义词条:母仪天下,THE QUEENS
目錄[ 隱藏 ]
  電視劇《母儀天下》黄健中導演的古裝劇,故事以西漢宮廷爲背景,以曆七朝的中國歷史上最長壽的皇后王政君爲主線,描述了封建社會西漢時期爭權奪利的後宮生活。

基本信息


《母儀天下》海報
《母儀天下》海報
  中文名:母儀天下

  英文名:THE QUEENS

  類 型:歷史、古裝、宮廷、愛情

  片 長:33集

  時 長:45分鍾

  年 份:2008年

  地 區:中國

  語 言:國語

  導 演:黄健中

  編 劇:陳翹英、王伊

  總監制:司徒源傑

  總策劃:邊曉軍

  總制片:邊曉軍

  出品人:馬潤生

  出品方:廣東電視台、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北京亞環影音制作有限公司

演員表


 
《母儀天下》劇照
《母儀天下》劇照
 袁立 飾 王政君

  黄維德 飾 蕭育

  桑葉紅 飾 傅瑤

  孫茜 飾 馮媛

  謝芳 飾 上官皇太後

  吳軍 飾 漢元帝劉奭

  任東霖 飾 漢成帝劉驁

  佟麗婭趙飛燕

  郭珍霓 飾 趙合德

  葛蕾 飾 公孫夫人

  練束梅 飾 許娥

  江雪 飾 許謁

  張迪 飾 定陶王劉康

  石小群 飾 李元兒

  白慶琳 飾 王昭君

  趙靜 飾 王皇后

  楊潞 飾 張婕妤

  田野 飾 班恬(班婕妤)

  齊冰 飾 中山王劉興

  張媛儀 飾 司馬良娣

  趙颺 飾 銀歡

  高寶寶 飾 霍夫人

  蔣依依 飾 小傅瑤

劇情介紹


袁立劇中造型
袁立劇中造型
  故事以西漢宮廷爲背景,以曆經七朝的中國歷史上最長壽的皇后王政君爲主線,描述了封建社會西漢時期爭權奪利的後宮生活。

  主要是圍繞的是西漢從漢宣帝開始到漢成帝劉驁駕崩後。這一段時期的後宮中的紛紛擾擾。西漢宮廷稱爲未央宮,未央宮的後宮稱作永巷,《母儀天下[1]》也就是永巷的各種“花”開“花”落的故事,“花”自然指的是永巷中的女人們,而王政君也就是其中最傲人的一朵。王政君從悲苦的身世遭遇到勾心鬥角的後宮權爭,一路起來,讓人唏噓不已。宮廷樂師蕭育,他玉樹臨風、英俊瀟灑,深得宮女們愛慕,身處宮廷,卻對權勢淡然。

  歷史上對於王政君的評論眾說紛紜,本劇與歷史會稍有摩擦,但並非大相徑庭。

  本劇截取了西漢本始二年(公園前72年)、漢宣帝晚期,到綏和二年(前7年)、漢哀帝登基之間的歷史,以五位家人子(漢宮低級宮女)成長史爲切入點,着重刻畫了王政君和傅瑤,在不同階段所表現的性格成長過程和權勢引發的較量,采用獨特的女性視角,以正說歷史的寫實手法,在嚴格尊重歷史的前提下,大膽挖掘和發揮想象力,刻畫了一群在封建專制的皇權(男權)至上的社會形態下,有夢想、有追求的皇后、皇太後的形象,爲犧牲在封建體制下的中國女性抒寫了一首動人的挽歌。

  政君心地善良、心思機敏。因禍得福的她,最先穫得上天的垂青--成爲太子妃,懷有身孕。傅瑤年幼即在輾轉無依的環境中嚐盡艱辛,鍊就了爭強好勝,爲出人頭地不惜一切手段的堅強意志,不甘人後的她,很快穫得太子垂青,誕下子嗣。然,按照漢朝祖制,太子的第一個男嗣將被立爲嫡太孫,傅才人看着尚在繈褓里的兒子,感歎他來得不是時候,她知道,從今往後,自己與政君之間,已經不僅僅隻是爭寵,還有奪嫡……

  在寵愛和權勢面前,愛情,親情都是武器,丈夫和兒子都是工具。

  黄龍元年十二月,宣帝在未央宮駕崩。葵已,太子即位,是爲孝元帝。立太孫爲太子,元帝一日同時封政君和傅瑤爲婕妤。傅瑤明白王政君當初是母以子貴,隻要把自己的兒子劉康推上太子之位,自己也就顺理成章地登上夢寐以求的皇后寶座。而元帝就成爲這場爭奪戰最重要的砝碼,於是她加緊對於元帝的媚惑,並且時時處處在元帝面前誇讚兒子劉康的聰慧機靈,並制造機會讓元帝對劉驁產生嫌隙,使元帝内心的感情天平完全傾斜向自己這邊。與此同時,傅昭儀以自己爲代價和蕭育打賭,讓他去勾引皇后王政君,她要拔除這根眼中釘。向來在風月場上所向無敵的蕭育對這個賭約十分感興趣,一場陰謀就此展開……然而,這場賭注終以蕭育輸掉了自己的真心悄然休止。最終,政君貴爲皇后,元帝别出心裁地在婕妤之上專爲傅瑤設昭儀的封號。

  永巷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一步之遙,就是終生無法企及的距離。竟寧元年五月,漢元帝駕崩,劉驁有驚無險地登上帝座,是爲漢成帝。成帝登基後,西漢王朝拉開新的序幕。母以子貴,政君已經貴爲皇太後,居長信宮。傅昭儀惱羞成怒,喪失了理智。她不惜隻身在王政君居住的長信宮和成帝住的未央宮縱火,企圖以此結束掉一切……明火撲滅,暗火更凶。遠離長安的傅昭儀在回定陶的路上收養了趙氏姐妹(即後來的趙飛燕和趙合德),盡心培養成爲棋子。而永巷,令政君憂心不已的成帝嬪妃頻繁流產,也是她精心所爲。

  傅昭儀審時度勢、伺機而動,利用兒子與成帝手足之情返回長安,而先前已被送入成帝身邊的趙氏姐妹早已在永巷平分天下。

  兒子劉康的死對傅昭儀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她對嗷嗷學語的孫兒劉欣許下諾言,將來一定要把他送上未央宮……血雨腥風仍舊從永巷開啟。成帝後宮爭寵以廢許後,立飛燕,封合德告終。曹宮人懷孕引發了趙氏姐妹終於知道了自己不能懷孕的真相,也明白了自己的命運。姐妹二人合計殺死了曹宮和嬰兒。飛燕不甘命運,遍訪名醫,企圖以良方妙藥回春卻不得成功。政君眼見自己的兒子已當壯年非但沒有子嗣,反而如迷途羔羊般被趙氏姐妹完全控制,想方設法物色美人送到兒子身邊,並穫得了成帝的臨幸。

  成帝與許美人一席交歡,藍田種玉。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不料,成帝已經被合德的美貌喪失心智,眼看要親手將自己嬰兒殺死時,政君趕到……

  眼看已近天命之年的成帝,仍然膝下無兒女,傅昭儀意識到關鍵時刻已經來臨。爲了讓孫兒劉欣穫得支持,她開始不惜傾其所有,凡是朝中能向成帝說得上話的大臣和宦官,她都投其所好、大肆收買。面對曾經一度關係尷尬的趙氏姐妹,她更是柔言細語啟示她們既然自身生育無望,與其帝位旁落,不如早做打算,多多抬擧劉欣,爲將來鋪路。因爲看得見的共同利益,趙氏姐妹與傅昭儀又開始相互利用和相互倚仗的關係。

  當政君穫知成帝已經下旨宣劉欣和馮媛的兒子劉興兩位親王從封國回長安時,她暗下委托蕭大人出宮把許美人所生、差點喪命在成帝和合德手下的孩子,也就是成帝唯一的血脈接回宮。然而,這位身體羸弱多病的少年竟然在半途得了一場怪病,不治而亡……政君籌謀忍讓一生,所爲不過是顺顺利利的把孫兒送上皇位,不想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成帝最終死在合德的床上,傅昭儀幾度籌謀,終將孫兒劉欣送上帝位,自己卻不得不再度揮别長安……

分集劇情


佟麗婭飾演趙飛燕
佟麗婭飾演趙飛燕
  第1集

  一位年邁的老人步履蹣跚地走在宮廷殿宇之間。她就是王政君,這位“曆漢四世爲天下母”的傳奇女子的一生充滿了坎坷、榮耀、不幸、傳奇的一生,還要從她的母親說起……西漢宣帝時期,李美人因被害流產而神智不清,從高樓之上墜落自殺。剛巧落在出行的許皇后面前,許皇后受驚過度,一病不起。王夫人與好友淳於夫人同爲後宮女醫,由於醫術高超,深得許皇后與大將軍夫人霍顯賞識。霍夫人爲讓女兒當上皇后,威逼淳於夫人幫其殺害許皇后。爲保女兒性命,淳於夫人在皇后臨產時往藥中下毒,致使皇后難產血崩。危難時刻,爲保住太子,許皇后毅然選擇放棄自己的生命。事後,王夫人發現淳於夫人的異常之處,勸其自首,無奈好友苦苦哀求,出於同爲人母的憐憫,王夫人答應爲其保密。

  第2集

  公孫夫人發現許皇后之死另有内情,宣帝大怒,徹查此事。王夫人一行被打入大牢,淳於夫人帶着女兒躲藏起來。王夫人被釋放,但她不知是計,找到了淳於夫人。淳於夫人誤會其出賣自己,便誣陷其爲同謀。問斬當日,面對着女兒王政君,王夫人爲保尊嚴,在行刑之前她選擇了自盡。而淳於夫人之女淳於瑤眼見母親和姐姐慘死面前,她對王政君母女的仇恨種子就此埋下。時光荏苒,十五年後,命運再次將這兩個女孩拴在了一起。政君與改了姓氏的淳於瑤都進宮成爲了家人子,並與馮媛、王昭君、李元兒分到一起。五人一同面對皇宮里的酸甜苦辣,情同姐妹。後來,瑤得知政君是“仇人”之女,當日家人被害的情形歷歷在目,仇恨的種子終於發芽了。一日,眾人放風箏,不料風箏斷線飛入上林苑,政君一人去撿風箏而被當時皇帝的寵妃張婕妤逮到,被帶到其住處漪蘭殿,命運未蔔。

  第3集

  瑤等四人有幸伺候皇帝出游,但因地位低微,連皇帝的背影都沒有見到。眾人失望之餘卻意外遇上了風流樂師蕭育,瑤對其產生好感。張婕妤欣賞政君的心靈手巧,命其每日來漪蘭殿侍候自己。眾人得知政君的經歷後十分羨慕,瑤卻暗中嫉妒。五人在偶然的機會下,遇到一老嫗,其預言五人中將產生一名皇后,當晚,懵懂少女各懷心事,徹夜難眠。眾人在逛市集時再次遇到蕭育,政君雖然表面上對其輕浮十分不屑,但心中亦如鹿撞。回到房中眾人得知,張婕妤命政君去做七夕香囊,並可以帶一人同行。眾人明白,能跟着皇帝跟前的紅人就有可能接近皇帝。元兒、媛和瑤各自討好政君,希望同去。最終,政君被元兒的誠心打動,選擇了元兒。瑤心生怨恨,希望能將她們趕出皇宮,掃平自己前進的障礙。瑤用計誘使元兒和政君私放河燈,並暗中偷換了河燈。

  第4集

  瑤偷偷在政君爲張婕妤制作的香囊中放入奇癢花粉,引起張婕妤面容紅腫,其大怒,將政君、元兒二人打入暴室。加之私放河燈,使張婕妤和濁舍人認定事情必有幕後主使。隧對元兒和政君嚴刑逼供,元兒說出放河燈一事是從瑤處得知。瑤爲自保,向濁舍人揭發了元兒是已故李美人侄女的身世。由於李美人生前是張婕妤的死對頭,元兒知道自己已無生路,便攬下全部罪名,跳樓自盡。此事引起了皇后的重視,派公孫夫人來調查,救了政君一命。張婕妤無奈,隻得派濁舍人將政君發配到暴室。馮媛被瑤煽動,誤會政君陷害元兒,面對朋友的責難,政君有苦難言。在暴室里,政君身心備受摺磨。

  第5集

  暴室的嗇夫受到濁舍人的指使,故意爲難政君,並將其關進監室,不給其吃喝。瑤收買張婕妤的貼身婢女瓊兒,以便接近張婕妤,並忍受屈辱地討好她,最終得到張婕妤的賞識。但她每日被良心譴責,夜夜惡夢。一日,瑤偷偷去祭拜元兒,被媛發現,媛察覺出了蹊蹺。瑤從蕭育處等到啟示,不再對元兒的死感到愧疚。媛得知政君處境不妙,爲了救她,媛向蕭育求助,蕭育因對政君很感興趣,於是答應幫忙。蕭育給政君送去藥和水,並鼓勵其堅持下去,政君很是感激。

  第6集

  媛看望政君,講出自己懷疑傅瑤才是陷害元兒的凶手,並告知其將被釋放的消息。媛和昭君都因政君的平安歸來而高興,眾人和瑤不再像以前一樣親密。政君被派去上林苑當差時見到太子劉奭與其司馬良娣,很是羨慕他們的恩愛。不久,司馬良娣在生辰之日被人施計嚇死,太子劉奭痛不欲生,並發誓不會再愛任何女人。一日,政君誤會一婦人要自盡,上前阻止,交談中,婦人對政君產生好感。政君去找蕭育,感謝其在暴室中給予自己的幫助。蕭育單方面和政君定下不見不散的約定,政君因爲擔心其有危險而赴約,卻因誤會蕭育是故意戲弄自己而氣憤離去。太子因失去愛妃整日無精打采,爲撫平他受傷的心,皇后決定爲其選出太子妃。畫師開始爲家人子們繪制肖像,各宮也都開始推薦人選。

  第7集

  宮中的各派勢力均在爲掌控太子不遺餘力地努力着。瑤請求張婕妤幫助自己成爲太子妃。而政君這邊也被公孫夫人將其列入太子妃候選名單。爲了進入太子妃候選名單,媛拿點心賄賂濁舍人不成,又去賄賂畫師毛延壽,但被其戲弄,媛氣不過,帶昭君去評理。毛延壽被昭君和媛教訓,懷恨在心。媛一氣之下去找公孫夫人大鬧,闖下大禍,政君爲其求情,公孫夫人被她們的姐妹情誼感動,將媛列入候選名單。政君、傅瑤、馮媛三人各自大選做准備,瑤卻在臨行前偷走了政君的吉品。政君發現吉品不見向濁舍人請求回去尋找,爲了讓其錯過大選,濁舍人答應。眼看時辰降至,政君在絕望中的遇上了蕭育,蕭育幫她找來吉品和衣物並送其到太子宮讓其趕上了大選。政君驚喜發現當日自己所救的婦人就是王皇后。無心選妃的太子劉奭注意到政君的吉品,原來這個吉品充滿了他與司馬良娣的回憶。

  第8集

  政君按蕭育的囑咐讓劉奭認爲其出現是天意,政君最終被選爲太子妃。王皇后向政君表示自己對其的喜愛。瑤請求張婕妤再給自己一次接近太子的機會,張婕妤答應。新婚之夜,醉酒的太子劉奭將政君當成了司馬良娣的代替品,讓政君倍感傷心。看到高高在上的政君,瑤深感到命運對自己的不公,蕭育安慰她,讓其十分感動。媛也因未能入選而自暴自棄。張婕妤將瑤送給上官太後做婢女,瑤利用自己的聰明和勇敢,一步步得到上官太後的信賴和喜愛。由於對司馬良娣的懷念,劉奭並不重視政君,政君卻處處努力希望能得到其認同。

  第9集

  王皇后知道政君的身世,並爲其隱瞞。在政君的努力下,劉奭被政君的誠心打動,接受了政君。瑤借劉奭看望上官太後之機,以琴聲成功吸引劉奭。這一切被教瑤撫琴的蕭育看在眼里。蕭育也不得不佩服瑤的心機。從此太子便常以看太後爲名與其私會。蕭育被派出使西域采樂,受命後,他善意告誡政君要警惕身邊的人。政君察覺到了劉奭的異常,跟其同去上官太後住處,最終發現了其與瑤的私情。劉奭對政君感到愧疚,但仍表示希望其能與瑤和睦相處,政君無奈下答應。

  第10集

  成爲良娣的瑤入住太子宮並顺利得到太子全部的寵愛。但是瑤感到王皇后並不喜歡自己,便向劉奭請求,讓政君勸王皇后接受自己。善良的政君竟然答應了。瑤與蕭育打賭,讓其在前往西域之前誘惑政君,希望借此除掉政君。在誘惑政君過程中,蕭育漸漸發覺了政君身上與眾不同的特質,並深深被其吸引。瑤卻暗暗嫉妒政君與蕭育的親密。七夕之夜,劉奭放下政君選擇與瑤共同度過。瑤故意讓蕭育給政君送去劉奭爲自己所寫的曲譜,給蕭育制造機會。政君在傷心中獨自度過七夕。蕭育看到悲傷的政君很是心疼,卻隻能安慰她。蕭育開始明白他自己已經愛上了政君。

  第11集

  真心愛上政君的蕭育,放棄了和瑤的賭約,並向政君表示要帶其離開皇宮,卻發現其已經永遠不會屬於自己了。蕭育遠赴西域,政君悵然若失。政君有了身孕,劉奭欣喜,備加關心政君,從而冷落了瑤。瑤對此懷恨在心,經張婕妤指點,決心暗中害死政君的孩子。瑤暗中做手腳害政君從樓梯上摔下,險些流產。公孫夫人發現瑤送給政君的玉像内有詛咒人偶,於是開始調查瑤,發現其原來是淳於夫人之女淳於瑤。公孫夫人將瑤的身份告訴政君並給其講述了當年的事情。瑤得知自己的身世已經暴露,便直接向政君攤牌。

  第12集

  瑤向政君表示自己對其十分憎恨和厭惡。瑤有了身孕,劉奭重新回到其身邊。七夕之夜,政君去明渠祭拜元兒,與同樣來祭拜的瑤不期而遇。兩人爭執中,政君落水。政君產下一位皇子劉驁。政君向皇帝道出瑤的詭計,劉奭誤以爲政君心胸狹隘,未予理會。劉奭偶遇媛,對其產生好感並被媛的活潑純真所打動,封其爲孺子。宣帝駕崩,張婕妤隨其而去。政君被立爲皇后,瑤產下一子劉康,媛也有了身孕。瑤因不滿和媛平起平坐,央求劉奭封其爲昭儀,媛爲婕妤。瑤搬入張婕妤從前所住的漪蘭殿,並將瓊兒留在自己身邊。五年後,劉奭又有了新寵妃,劉驁、劉康和媛的兒子劉興也都漸漸長大。

  第13集

  被立爲太子劉驁與劉康兄弟情深,但兩人性格卻截然不同,劉驁頑劣不思進取,劉康聰穎好學且溫文有禮。政君望子成龍,對劉驁要求甚嚴,卻換來其越發的反叛,瑤卻樂見政君母子不和,時常從中挑撥。劉奭命出使西域回京的蕭育爲太傅,其成功管住劉驁,並激發了其進取心,政君很是感激。瑤感到劉奭對自己已不再重視,爲了讓其重新回到自己身邊,瑤在馴獸表演前夕收買苑囿丞。黑熊在表演時失控,眾人各自逃跑,蕭育救下政君母子。媛在危急時刻舍身保護了劉奭,使其大爲感動。

  第14集

  媛因黑熊事件再次得到劉奭的寵愛,被封爲昭儀。瑤憤恨無比,辛苦謀劃卻爲他人做嫁衣裳。瑤的哥哥傅子元因不願遠離瑤,便偷偷入宮成爲宦者,瑤心痛之餘隻得將其留在身邊,讓其照顧自己。劉奭對劉驁的進步很是滿意。眼見政君母憑子貴如日中天,瑤便請蕭育幫助自己,不料被其斷然拒絕,看到蕭育對政君的感情使瑤越發嫉恨政君。蕭育之父蕭望之由於其桀驁不馴,耿直固執的性格得罪了劉奭。蕭育勸其父不要給劉奭難堪,被其叱責。佞臣石顯借機進讒言,要捉拿蕭望之,給其個教訓。政君得到消息後,去找蕭育,希望其可以去阻止。

  第15集

  政君解救不急,蕭望之因不肯受辱而自盡身亡,臨死前與蕭育消除了長久以來的父子矛盾。劉奭很後悔自己害死了蕭望之,爲了補償,封蕭育爲御史中丞並承襲其父的爵位。政君安慰蕭育,蕭育十分感激,許諾幫助政君輔佐劉驁。瑤苦思扳倒政君的辦法,以圖借蕭育和政君的謠言打垮政君,登上皇后寶座。劉奭聽信謠言,以爲捉奸成雙,軟禁了政君,意欲廢後。但面對政君坦盪言辭,劉奭接受了其諫言,答應徹查謠言一事。瑤得知自己的計劃失敗,殺死了瓊兒,將罪名推到其身上。風波就此而止。匈奴要求和親,昭君自願請纓。

  第16集

  政君、瑤、媛三人送其離京,眾人都因離别而傷感,抱頭痛哭。各自結締暫時消除,仿佛回到了同甘苦的少女時代。劉驁、劉康和劉興都已長大成人。情竇初開的劉驁與宮女銀歡一見鍾情。瑤和公孫夫人都察覺到了此事。公孫夫人向政君禀報了此事,政君怕劉驁和銀歡會做出淫亂宮闈之事,命其嚴加看護他們。劉驁與銀歡兩情相悦,劉康也對銀歡很有好感。政君將許娥送到劉驁身邊,希望借此避免劉驁犯下大錯。劉驁得知與許娥的相遇是政君的安排後很是失望。政君無奈,隻得將銀歡送去媛處,爲了尋找銀歡,劉驁竟深夜闖宮到媛處要人,並因感到政君對自己的幹涉而氣憤。瑤看出劉驁對銀歡的重視,決定加以利用。使其做出荒唐事而被廢。

  第17集

  瑤將銀歡送回劉驁身邊,希望引其做出淫亂宮闈的事情,使兒子劉康借機登上太子位。劉驁因不滿政君對自己感情的安排,特意冷淡許娥,使其十分傷心失望。年少懵懂的劉驁和銀歡最終還是做出錯事,政君爲了保守這個祕密,讓銀歡逃離皇宮。瑤劫走銀歡,引來劉奭,希望讓其得知劉驁和銀歡的奸情,借此將劉驁趕下太子之位。劉康因爲也喜歡銀歡,所以背着瑤放了她,瑤大失所望。瑤派人追趕,銀歡馬車翻落山澗。劉驁因誤會政君派人殺害了銀歡而憎恨政君。爲避免叛逆的劉驁再次做出荒唐擧動,政君將許娥賜婚給劉驁。劉驁被迫與其成親,但因其將對政君的不滿轉移到許娥身上,所以對許娥十分冷淡。

  第18集

  政君很是喜歡許娥的賢淑,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以前自己的影子。劉奭病危,有心改立太子。各宮紛紛出動,希望能夠左右劉奭的心意。但是劉奭除了媛、蕭育和石顯意外並不接見任何人。瑤收買石顯爲劉康制造機會。而蕭育決心幫助政君,保住劉驁的太子之位。劉康得到機會接近劉奭。政君之兄王鳳爲了擁護政君與劉驁,與擁護劉康的石顯各自帶兵,在皇宮外對峙。萬分緊急的關頭,蕭育爲了政君,擅自闖宮,冒死向劉奭進諫,使其收回廢太子之心。劉奭駕崩,劉驁登基稱帝。政君當上太後,未止後宮風波,當日便命瑤、媛盡快前往各自封地。

  第19集

  瑤因不願前往封地而病倒,劉驁恩准其暫時留下,政君無奈答應。劉驁對班恬產生好感。政君也欣賞班恬的聰慧,便准其進宮,讓其入住瑤所居住的漪蘭殿,劉奭知道政君是在借此逼瑤離開,十分不快。媛帶劉興前往封國中山。由於瑤的堅決不肯離去,政君隻能使用強硬手段逼其離開。被逼急了的瑤偷偷要放火,想燒死政君,但恰巧其放火之時,政君聽說許娥有孕趕去看望,才幸免遇難。瑤的哥哥子元察覺瑤放火一事,爲了保護瑤,留下勸其離開皇宮的遺書後,向王鳳自首,攬下放火一事,並在獄中自盡。

  第20集

  瑤在痛失親人的悲傷中離開京城。但心中卻暗暗發誓要再回京城,奪得皇位。在前往封地的途中買下了趙宜主、趙合德姐妹,並十分用心培養她們,以圖日後大計。政君封班恬爲婕妤。許娥的孩子胎死腹中。政君母子的關係越來越惡劣,並因政君的幹預導致劉驁對許娥越發冷落。五年後,趙氏姐妹都成長爲了一代絕世佳人,並都對劉康很有好感。宜主和劉康兩情相悦,引來合德的嫉妒,更引來瑤的扼制,宜主答應瑤不再接近劉康,但要求更名爲飛燕,以作紀念。瑤將丁姬賜給劉康,並促其婚配。京城中,王鳳仗着政君的關係在朝中獨攬大權,無視劉驁,甚至爲了故意裝病不去上朝,劉驁則將這一切歸咎於政君。

  第21集

  劉驁對王鳳的獨攬大權越發不滿,更加氣憤其對自己的無視,便在其裝病不上朝之時,將計就計命其告老還鄉。王鳳帶動滿朝文武不上朝,向劉驁示威,政君擺平此事,卻並沒有得到劉驁的理解,很是心寒。飛燕和劉康都難以抑制自己對對方的思念,備受煎熬。政君的弟弟王商因鑿斷了龍脈,引起龍顏大怒。政君的父親和兄長以死向政君求情,政君無奈,隻得保下王商,卻深深的感到愧對劉驁。

  第22集

  劉驁因政君包庇外戚而生氣,去陽阿公主處散心。劉康爲於飛燕在一起,決心放棄身份地位與其私奔,瑤爲了阻止此事,命飛燕提前前往陽阿公主處,將其獻給劉驁。劉康得知後,急忙趕去,但最終未能阻止,無奈下與丁姬成婚。瑤在飛燕入宮前交給其一種養顏藥,囑咐其經常使用,並安排樊夫人在宮中輔佐她。飛燕入宮後恃寵而驕,完全不將他人放在眼里。許娥之姐許謁對此甚爲不滿,向政君抱怨,但劉驁被飛燕迷惑,處處偏袒,政君也對其不可奈何。瑤借劉康病重爲由,請求回京爲其醫治。劉驁見到劉康的病情,心痛不已,留其在宮中治療。

  第23集

  瑤將合德帶入皇宮,並安排其接近劉驁。合德利用自己的心機和容貌,顺利吸引了劉驁,使其漸漸冷落飛燕獨寵自己,飛燕心生妒嫉,樊夫人借機挑撥其姐妹關係。丁姬爲劉康產下一子劉欣,瑤將其抱走親自撫養,並禁止丁姬接近,令其痛不欲生。合德故意告訴飛燕劉康將要不久於人世的消息,引其去探望,讓劉驁知道他們的關係。聽聞劉康彌留,劉驁趕至,並撞見泣不成聲的飛燕。劉康臨終前拜托劉驁善待飛燕。瑤對劉康的死很是傷心,將奪帝位的心願寄托在劉欣身上。趙氏姐妹横行後宮,許娥爲維護自己的皇后地位和尊嚴,請班恬爲其寫奏摺上書劉驁,不料反而引起其大怒,趙氏姐妹欲借此機會除去許娥。

  第24集

  許謁爲了讓妹妹許娥得到劉驁的重視,讓許娥請術士作法。樊夫人暗中安排巫蠱人偶,並引人發現術士。趙氏姐妹借機向劉驁進讒言誣陷許娥,劉驁信以爲真,欲嚴辦許娥。由於趙氏姐妹的挑撥,劉驁去找政君,逼其做出決定。爲保住許娥性命,政君隻得廢黜其後位將其囚於冷宮,並讓班恬搬入自己寢宮。王鳳去逝,臨終前將王莽、淳於長托付給政君。合德有意讓劉驁立飛燕爲後。劉驁卻因政君不同意立飛燕爲後的事情而動怒,並將幫政君勸諫自己的劉輔抓入牢中。瑤派樊夫人拉攏淳於長,讓其助飛燕成爲皇后。

  第25集
  淳於長說服政君立飛燕爲後。劉驁大喜,重用淳於長。封後並未使劉驁更加重視飛燕,這讓飛燕感到十分委屈。武騎侍郎燕赤鳳因救上落水的飛燕而穫准可以自由出入皇宮,而趙飛燕卻成了燕赤鳳眼中的獵物。太皇太後仙逝,政君、瑤、媛三人再度聚在一起,瑤顯得内斂且知足。媛看不慣趙氏姐妹的行爲,幫政君去教訓她們。被廢後,許娥生活潦倒淒慘,許謁不忍妹妹受苦,便去求淳於長幫助她們。班恬和政君對許娥的現狀十分心痛,卻無能爲力。在樊夫人的挑撥下趙氏姐妹的關係更加惡化。趙氏姐妹得知瑤讓她們服用的養顏藥其實是會使她們不孕的毒藥。飛燕去質問瑤,瑤也坦白告訴其自己的目的就是讓劉驁沒有子嗣,而後更有着不可告人的祕密。

  第26集

  瑤威脅飛燕繼續做自己的棋子。合德對瑤的作爲卻並不在意,勸飛燕要及時行樂。瑤、媛離開京城後,政君得知趙氏姐妹可能是瑤派來的,便派蕭育去定陶查探。瑤因媛的無心之言,勾起對劉康的思念,孤獨痛苦的她找蕭育傾訴,卻沒有得到他的回應。蕭育探出趙氏姐妹在瑤處居住過,瑤也向其攤牌,告知其趙氏姐妹確實是自己送給劉驁的。蕭育將這個消息告訴政君,並提議撮合班恬和劉驁,早日產下太子好除去趙氏姐妹。燕赤鳳安慰寂寞的飛燕,使其最終接受了他。許謁爲了妹妹,向淳於長獻出自己的身體。

  第27集

  淳於長去見許娥,向其索要信物和打點所需的錢財。淳於長向劉驁提起許娥,引起其反感,便不敢再提。劉驁發現飛燕於他人有奸情,但並未當場點破。合德得知姐姐犯下大錯,便以死爲其求情。合德將燕赤鳳調到自己的寢宮,並故意讓飛燕看到自己和其的親昵行爲。飛燕氣憤絕望之下,決心報複劉驁的冷落並結束自己痛苦的生活,她故意引劉驁當場發現自己與燕赤鳳的奸情。劉驁大怒,當場殺死了燕赤鳳。合德爲救飛燕,再次以死相求,求劉驁保住飛燕的後位和性命。劉驁因不願失去合德隻得不再追究。

  第28集

  劉驁求政君放過飛燕,政君答應但要求其不准再接近趙氏姐妹。得知飛燕的事後,許娥感到政君對自己十分不公,對其徹底絕望。政君希望用班恬挽回劉驁的心,將劉驁引向正路,便送其去劉驁身邊。班恬因難以忍受劉驁的冷漠於誤解,而選擇結束生命,被人救下。得知班恬自盡的消息後,劉驁十分自責,決心從此善待班恬,並向政君做出保證。趙氏姐妹得知班恬再次穫得了劉驁寵愛後,感到政君是想借其除去她們倆人,爲了保住地位,兩人向瑤求援。

  第29集

  由於瑤沒有即時給她們消息,趙氏姐妹決定自己采取行動。飛燕攔下劉驁,求其看在過去的感情上與自己再共度一夜,劉驁答應。不久後飛燕聲稱自己有了身孕,合德知道這是飛燕謊言,並沒有當眾揭穿,反而幫其隱瞞,但是對於飛燕的不坦誠相告感到氣憤。依舊深愛合德的劉驁,再次回到其身邊。許謁爲了妹妹,催促淳於長盡快幫助她們離開冷宮,並讓其幫助開導許娥。淳於長借看望許娥之機,將其強暴。許娥無意中遇到劉驁,感到其對自己的冷酷,大受打擊。飛燕極力隱瞞假懷孕一事,並在得知班恬也有了身孕後向合德求助。

  第30集

  劉欣病倒,丁姬心急如焚,瑤獨自看護劉欣,不讓其母子相見。瑤最終被丁姬的誠心打動,在劉欣的病痊愈後允許讓其接近劉欣。合德派樊夫人探知許娥與淳於長有染,將之告訴劉驁,劉驁大怒,賜死了許娥和淳於長。瑤在發現劉欣對丁姬的依戀後便再次禁止了她們的接觸。合德借許娥一事誣陷班恬也與淳於長有染,鼓動劉驁將其抓去審問。政君全力保下班恬,對其和許娥的事表示十分愧疚與難過,並鼓勵班恬爲了孩子忍耐下去。

  第31集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即將“臨盆”的飛燕無計可施,合德幫飛燕出宮尋找可以假冒皇子的嬰兒,被樊夫人發現,並報告給瑤。爲了確保劉欣能登上皇位,瑤暗中派人將合德找到的孩子殺死。趙氏姐妹發現送進宮的孩子已死,隻得假裝流產。瑤偷偷進宮,指使趙氏姐妹殺死班恬的孩子以保住她們現在的地位。合德騙劉驁殺死班恬的孩子,劉驁不肯,合德竟然親手將嬰兒殺死。爲了保護合德,劉驁攬下此事。政君看到死去的嬰兒悲痛欲絕,對一心包庇趙氏姐妹的劉驁感到失望。政君向班恬瞞下此事。母子連心,班恬深夜闖宮去找劉驁,得知了事實。

  第32集

  失控的班恬要殺死劉驁爲自己的孩子報仇,政君趕來救下劉驁,卻沒能阻止班恬自盡身亡。因爲沒有子嗣,劉驁要從皇弟劉興和侄兒劉欣中選出一個皇位繼承人。劉驁對於同劉康相貌相似且才智過人的劉欣很有好感。瑤爲了保證劉欣能顺利成爲皇位繼承人,讓合德幫其說服劉驁。政君爲了不讓瑤得逞,去勸說劉驁選擇劉興,但最終沒有成功,劉驁將劉欣立爲太子。劉驁因縱欲過度而死在合德裙下,臨終前他在政君面前悔過。合德得知瑤派解光將她們姐妹的罪行上奏給了政君,便決定犧牲自己以救飛燕。

  第33集

  合德向政君供認了所有罪行後自盡身亡。飛燕得知後找瑤報仇未果,便將其所指使她們做的一切告訴了政君。政君爲了不讓瑤掌權,與蕭育商量廢黜太子一事。蕭育決定聯合王莽和丞相翟方進一同奪儲,卻被瑤設計。瑤劫持王莽和翟丞相逼他們供認政君是奪儲的主謀,想借此讓政君交出皇權。蕭育爲了保護政君,獨自攬下密謀奪儲一事。行刑前夜,瑤去獄中看望蕭育,希望他放棄政君回到自己身邊,被其拒絕。政君也去看望蕭育,蕭育借最後的機會對政君說出了多年來深埋心底的感情,政君即感動又痛苦。刑場上,蕭育在愛人面前慷慨赴死。不久,劉欣登上皇位。政君將計就計把瑤逼回封國,並決心用權力讓永遠壓制她。

相關影評


黄維德劇中造型
黄維德劇中造型
  從《母儀天下》看教子有方

  《母儀天下》正在熱播,一向不愛看大陸劇的我,因爲很喜歡袁立,也隨了大流。“母儀天下”應該就是講袁立演的王政君,而永巷真活脱脱一個你死我活的鬥獸場!不過,當我看完全集,最大的感觸居然是“母”,爲人母者,責任重大!

  在《母儀天下》一劇里,不論如何美化歷史上實際不怎麼樣的皇后王政君,但就她作爲母親來說,絕對不比被醜化的傅瑤好。--說起來,我也是袁立的fans,這里不是沖立立說的,實在是劇情角色就安排成這樣……

  王政君一直是個堅強隱忍的女人,對於兒子,從懷在肚子里拼命保護,到大些許時的望子成龍嚴加管教,她真是付出了許多。可是,她的付出卻最終導致兒子極端的逆反,因爲他認爲自己身邊的人都是母親安排的,自己做什麼不做什麼也都要聽母親的,物極必反,最終,他什麼都和母親唱反調,甚至發展到連掐死自己兒子的趙合德也包庇,最終死在趙合德的床上。如果當時劉驁真的不知道合德掐死的是自己的親生骨肉,還可以理解,可是,正像傅瑤所說,虎毒不食子,劉驁卻是明知那真是自己的兒子的啊(他臨死時也懺悔過)。劉驁發展到這一步,憑心而論,主要的過錯還是在他母親對他的教育,記得劇中前一任老皇太後就和王政君說過,現在有你來喂我吃藥,以後會有人喂你吃藥嗎?這樣對你的兒子,將來隻怕……

  反觀傅瑤,雖然她的兒子劉康也不願聽她的,可那也隻能說是傅太後實在把自己的孩子教育得太淳樸,太善良,對君王的忠誠讓他聽從皇帝的任何安排,對兄弟的真情讓他十分信賴自己的哥哥(甚至連對女人的喜好和一見鍾情,也與哥哥劉驁幾乎一樣,先是銀歡後是飛燕),對愛情的忠貞讓他愛銀歡而爲銀歡所愛放棄銀歡,愛飛燕而爲飛燕性命托付劉驁,至於對母親,劉康也是十分孝顺的,所以即使不能讚同母親的做法,但也每每妥協,最終成就自己悲劇的一生。不過,無論如何悲劇,蓋棺定論的說,他比他哥哥受到的教育要成功得多。

  再說傅瑤對她孫子的教育,就更加好了,可能是在兒子那里吃一塹長一智,對孫子愛教有加,既爲他生病而擔心傷心,又爲他學會走路不過分欣喜。在看到兒媳爲孫子能夠走路高興誇耀的那一刻,傅瑤很平靜的說,隻不過是小孩子到這麼大都該學走路了,這很正常。雖然對於傅瑤教育孫子,影片表現不多,但結合後來她的孫子真成了才德兼備之材看來,傅瑤肯定是恩威並施地很成功地教育了孫子。--這里撇開歷史上的漢哀帝的真實形象,隻就本劇來說。

  從《母儀天下》看教子有方,我不得不說,傅瑤做得比較成功,而王政君做得很糟糕。仔細分析一下,王政君更貼近現實中最常見的父母,尤其是獨生子女的父母。

  首先,他們對自己的孩子傾注了自己全部的愛,傾注了自己對生活對未來全部的期望,以至於子女在過重的背負重壓下擧步維艱,以至於子女的精神世界壓抑而空虛。在本劇中,爭奪帝位曆來都是後宮有子嗣的女人要努力去做的。王政君爲了兒子能做皇帝,不惜嚴加管教,並且缺乏情感上的真摯交流和溝通,以至於最後被兒子所抵觸。

  在教育中,子女一旦對父母關上了交流的大門,父母以後想再進入子女的心就難了。

  記得劇中在兒子已經做上皇帝多時,王政君曾告訴兒子穫得皇位有多麼不易以及自己對他曾經的保護,兒子卻問她“你從來都沒有告訴過我,我爲什麼從來都不知道這些。”

  教育中常說要換位思考,不過孩子畢竟還小,他怎能主動地去理解父母的心意,更多的要靠父母主動地和孩子交流,平等地引導孩子換到父母的角度來思考問題,這就是常說的溝通。

  其實很多孩子都知道父母是爲自己好,可是他們不明白爲什麼自己想的做的就不對,哪里有不好,如果這時父母不是粗暴地否定,而是分析告知,達到共識,這樣不是比“我跟你說,這樣不可以,那樣不可以”要好得多嗎?

  第二,隻重視孩子學業事業的教育,不重視他們情感的需求。劉驁死前,王政君抱着他,劉驁就說,母親隻在他很小的時候才這樣抱過他,而他卻經常幻想母親能這樣多抱抱他。不能不說,王政君在教育兒子時,隻注重單方面的要求,卻忽視了情感的交流。

  記得曾讀過一本關於“皮膚在呼吸”的書,書上說,皮膚也會對情感饑渴,那時的皮膚很需要撫摸,甚至很需要擁抱。所以小嬰兒在父母溫柔的撫摸下很容易平靜地入睡,所以情人間緊緊的擁抱常常讓人感動落淚。那麼,更何況是父母和子女間呢?

  現在的父母,很多天天爲衣食奔波,回家隻關心孩子“在學校學習如何,有沒有打架,有沒有犯錯誤,需不需要錢”,卻不關心孩子情感上有什麼困惑和苦惱,真的很容易讓本來很愛父母的孩子與自己漸行漸遠,最後遙遙不可及了。

  第三,不能過分依賴教師。開始劉驁不好好讀書,直到遇到蕭育,於是王政君就期待蕭育能教好她的孩子,結果卻因爲傅瑤的謠言導致孩子對蕭老師的不信任,最後連老師都差點殺了頭,孩子自然也就又回到以前不怎麼樣的常態了。

  曾聽一教師朋友說過,有的家長一來學校就罵老師,“我的孩子已經交給你了,我們也交錢了,怎麼你們就教不好他?”其實教育孩子根本不是交錢給老師管教就OK的,你父母就對着一個孩子,而教師要對一批孩子(就現在來說,多數教師要教幾個班,有上百個孩子呢),而且子女和父母在一起的時間要遠遠超過和老師,而在學校也常常有各種意外啊。出了問題就罵老師,這不是好的態度。

  但是,如果像王政君一樣,一切都依賴蕭育這個好老師,這也是不行的,一旦這個好老師的形象被意外破壞,一切就不重來還要糟--因爲那是摧毁了他心目中本來偉大的形象啊。

  反觀傅瑤,對她孫子的教育就不同,很多時候就是親身上陣,不溺愛也不凶神惡煞,所以她孫子登基那陣很誠心地跪拜在她的腳下。這是一種愛的表達,這是對傅瑤的成功教育的頂禮膜拜。

  教育孩子更重要的是家庭教育。小孩子最開始就模仿自己的父母,所謂言傳身教,教育從小孩子一出生就開始了。而且人有千萬種,時世無常,千變萬化,如果隻是依賴教師去教育孩子,還真要看孩子的造化了!

  第四,對孩子青春期教育要重視。王政君最大的錯誤,我認爲就是在孫夫人告訴她,太子和銀歡有些不妥時,她太忽視了。

  到了兩人的情感越來越濃厚,最後如膠似漆時,才去和銀歡說,而不是跟兒子說,直接造成了銀歡的不快,間接也引起了兒子對母親總是暗箱操作的不滿,面對兒子時,王政君又沒有坦誠心扉地告訴孩子這是爲什麼,隻是簡單地宣布她的決定,結果兩個孩子都是表面的遵從,實際卻留下了隱患。

  銀歡上了傅瑤的贼船,直到被害,從此王政君和兒子之間豎起一道不可逾越的厚牆。銀歡的死,王政君背了黑鍋,再喊冤枉,再喊委屈,她的兒子也是不信她的了,無論曾經的用心多麼良好,大錯已經鑄成。

  記得其中王政君曾告訴兒子,如果是真的喜歡銀歡,也要等帝位穩固再去扶正,但她的溝通卻就此打住,以致這些話說了好像沒說一樣,她兒子還是不明白自己面臨的凶險。當時我在屏幕前多想跳進去替她解釋啊,可惜我跳不進去。

  現在很多父母也是這樣,對於春期教育沒有充分的認識不能真正引導孩子的青春發育,不顧孩子的身心發育,要麼就不管,要管就說句“不允許”的粗暴幹涉!結果不是大錯一朝鑄成,就是日積月累積重難返。這不是教育!

  我看《母儀天下》時老是在想,如果,王政君能在最初就調開銀歡,或者及時和兒子說明當時的情勢有如何危險,和銀歡和兒子坦誠地做母子的交流,或者一切都不一樣,或者西漢就不會那麼快即將完結。

  呵呵,我自己也是把歷史和電視劇搞混了啊。也許,王政君之所以總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是因爲她是皇后吧。但是在教育兒子的問題上,她隻能是個母親!

電視劇《母儀天下》劇照
電視劇《母儀天下》劇照
  《母儀天下》觀感

  電視劇《母儀天下》講述的是後宮女人爭權奪利的故事。

  慣性思維地認爲,中國的女人向來沒有地位,在男權至上的封建社會亦然如此,一個個長相出眾的女子,隻能通過攀附皇權來改變自己的命運,而在攀附皇權成功之後,又通過狡詐陰險的手段來穫得皇帝專寵和排除異己,盡管電視劇的出發點很明顯,宣颺正義的人性而揭露邪惡卑鄙,褒颺無私的愛情和純淨的友誼而唾棄功利和肮髒的交易,然而,在爾虞我詐的劇情故事卻總讓人感覺颺抑失衡,特别是劇終,在王政君的口述下以其得到最後的勝利結束,讓人感覺沒有正義的勝利、邪惡的失敗而懲戒邪惡的快感。

  的確,撇開史實而論,單從劇本的文學性來說,該劇本失爲一部優秀的電視劇,演員的表演也恰到好處。不過在此,也有許多地方讓人感覺不解和突兀。劇中,傅瑤的陰險卑鄙,王政君在其產下皇子後,傅送的禮被發現是詛咒銅人時就知道了,而後傅三番五次地跟王爭寵作對,作爲皇后的王政君,一個那麼聰明且富有正義感的人怎麼連基本的保護意識都沒有,而頻頻讓傅得逞。又如,漢成帝被趙合德惑言左右,自己像個木偶似的給趙喚來使去,與在母親(王政君)面前爭取皇帝的面子、男人的獨立尊嚴的那個皇帝怎麼就那麼判若兩人?宮廷樂師蕭育,先是一個情場浪子形象,而其對傅瑤和王政君一前一後的感情,感覺一驚一咋的。

  王政君最後的所謂“凌厲”的反擊,也隻不過將傅瑤遣回定陶,而後文不得而知。(史實是王政君提擕自己的侄兒王莽,架空漢哀帝,結果王莽篡位,漢室江山改姓,王政君鬱鬱而終。)不如漢武帝來得痛快,立鉤弋夫人的兒子爲太子後,之後將背後攪事搬弄是非的鉤弋殺掉,實在讓人痛快!

  “母儀天下”意指皇后或皇太後爲民之母,行母之道,恩慈待人,以母親的關愛來關愛天下的人民。如此封建教義,王政君恪守堅持,然而,作爲一個女人,她是徹底失敗的:丈夫、兒子、媳婦、孫子,一個個在她的眼皮底下,被自己的敵人一個個地害死了,最後她是勝利了,可卻什麼都失去了。

  劇中所闡釋的“母儀天下”在現代社會下失去了意義,除了攀附男人、攀附權貴的弱女子思想被現代很多女性所樂此不疲地演繹着意外,那女人之間爭寵奪利、嫉美妒豔、爾虞我詐的思維和伎倆亦然有莫大的潛移默化的力量。與宣颺女性擯棄依附男權的獨立精神、提倡男女平等的平等精神、提倡純潔的自由戀愛和純潔的友誼精神等現代思想顯得格格不入。

  由此看來,這部劇,還有什麼“進步”意義可言?

  個人小結一下觀看這部劇的心得:

  一、最大的敵人,也許就是你身邊的朋友。

  二、不要相信女人的眼淚。

  三、對待敵人,不要有農夫於蛇之仁。

  四、你的沖動,讓敵人有可乘之機。

  五、親情、愛情、友情,在某些人的某種利益面前,微不足道。

  六、言蜜腹劍。

  七、不要相信任何人,也不要不相信任何人。

  八、無須爲自己沒有做過的事進行辯解。

  九、謠言都是源自那個跟你說“聽說”的人。

  十、男人追逐權力,女人利用男人追逐權力。

花絮


《母儀天下》劇中人物
《母儀天下》劇中人物
  《母儀天下》自3月24日登陸北京科教頻道,雖然每晚22:00播出,並未占據黄金強檔的時間優勢,但仍取得不俗收視率。不少觀眾表示,在諜戰戲、戰爭戲一統江湖的情況下,看《母儀天下》會有别樣的感覺。 有“古裝男主角”稱號的黄維德已經不是第一次接演宮廷戲,此前在《大清後宮》中塑造的安雪臣一角,更是成爲深情男人的代表。在《母儀天下》中,黄維德所扮演的樂師蕭育是貫穿全劇的唯一一名男主角,不論是戲份還是重要性,都超過宮廷的至高權勢帝王,占據了絕對男主角的地位。而蕭育對皇后王政君(袁立飾)的一片忠心,在宮廷爭鬥中的臨危不亂,成爲全劇真情和正義弘颺的焦點所在。

  黄維德首次嚐試老年妝,滄桑出鏡穫好評。《母儀天下》以皇后王政君的一生爲主線,時間跨度長達60年,黄維德作爲劇中唯一一個貫穿全劇的男主角,從20幾歲一直演到年老,身份也經歷了琴師到御史大夫的轉變。此外,黄維德此番爲《母儀天下》滄桑出鏡,首次嚐試了老年妝,取得了很大突破。

  蕭育在皇宮中度過風風雨雨幾十年,從撫琴奏簫到輔佐朝政,不論是年齡、性格還是氣質,不同時期都有迥異的呈現。從觀眾反映來看,黄維德在劇中的表現形神具備,既演出了蕭育年輕時撫琴奏簫的英姿,也演出了年老後輔佐朝政的威嚴,從中可見黄維德“八點檔男主角”的功力非同一般。

  刑場上,蕭育在愛人面前慷慨赴死。不久,劉欣登上皇位。政君將計就計把瑤逼回封國,並決心用權力讓永遠壓制她。

  由黄健中指導的古裝宮廷情感大戲《母儀天下》因其豪華的主創班底、大手筆的投資制作、沖突激烈的劇情、白金級的演員陣容,達到了“巨無霸”水准,更有媒體把其稱爲内地加強版《金枝玉孽》 ,其精彩性自無需懷疑,弔足了觀眾和媒體的胃口。

  《母儀天下》生動展現了封建社會西漢時期勾心鬥角、爭權奪利的後宮生活。在這部宮廷女人戲中,由袁立飾演的“王政君”與桑葉紅飾演的“傅瑤”成爲全劇的核心人物,戲份之重自是毋庸置疑。桑葉紅曾經在黄健中導演的《張大千》中有過上佳表現,也給黄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也自然促成了他們此次的“二度合作”.對於桑葉紅在《母儀天下》的表演,導演黄健中更是讚不絕口,他認爲,傅瑤這個人物驚爲天人,集千嬌百媚於一身,不僅對演員的外型要求嚴苛,表演起來尺度也很難把握,桑葉紅無論是外形還是氣質都讓人感覺很驚豔,尤其是她的古裝造型更是驚爲天人,另外她對角色内心的把握也很到位,眼神的信息傳達也很精准,桑葉紅有實力也有能力把“傅瑤”的感覺和味道演出來。她對表演有天生的敏感度,就是一個天生的好演員。

  在《51號兵站》、《夜雨》、《楊靖宇將軍》等口碑極佳的電視劇中,無論是她讓人過目不忘的外型氣質,還是傳神到位的演技,抑或是她標志性的大眼睛里所透出的靈氣和韻味,桑葉紅所塑造的一個個鮮明的人物形象都讓觀眾印象深刻。

  台灣男星黄維德在劇中出演了男主角--宮廷樂師蕭育,他玉樹臨風英俊瀟灑,深得宮女們愛慕,身處宮廷,卻對權勢淡然。女主角王政君則由内地女星袁立扮演。這也是兩人首次在熒屏上的合作,雙方都充滿期待。

  《大清後宮》、《新昨夜星辰》、《江湖往事》等熱播劇中,觀眾領略了黄維德精湛的演技,他塑造的一個個鮮明的人物形象讓觀眾印象深刻,無論是一往情深的安雪臣、桀驁不馴的邱偉豪、身份迷離的高天雄,黄維德憑借硬漢形象和獨特魅力在内地虜穫了眾多觀眾。此次領銜出演《母儀天下》,黄維德表示有信心演繹好這個女人戲中關鍵的男性角色。而女主角袁立也表示,她出演的王政君這個人物承載很重,從悲苦的身世遭遇到勾心鬥角的後宮權爭,表演上很有挑戰性的。

  《母儀天下》在開機籌備前三個月就爲一直在尋找合適的演員來飾演趙飛燕這個角色,在眾多的年輕演員中試妝、造型,都沒有很滿意的人選,劇組爲此傷透了腦觔。就在臨近開機前兩天,偶然的機會,佟麗婭到劇組看望曾經合作的朋友,正好碰上黄健中導演在隔壁開會,在大廳中的偶遇讓黄導一眼就相中了她就是趙飛燕的最合適的人選。馬上安排試妝、造型,立即敲定由新人佟麗婭飾演劇中最亮點的美女趙飛燕。

  佟麗婭是深圳萬科影視的簽約演員,中戲大四還未畢業的她剛剛出道便接拍了不少知名劇集,在剛剛制作完成的暨《空鏡子》之後原班人馬打造的姊妹片《空巷子》中飾演女主角齊喬;爾冬升導演的央視新劇《新不了情》中飾演年輕時代的李再愛,現在又被《母儀天下》黄建中挑中飾演趙飛燕,正可謂是“眾里尋她千百度,千里挑一趙飛燕”.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jinling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