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835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小狐狸 (2011/5/23 17:14:32)  最新编辑:小狐狸 (2011/5/23 17:14:32)
《南國再見,南國》
拼音:nánguózàijiàn nánguó(nanguozaijian nanguo)
英文:Goodbye South, Goodbye
同义词条:再见南国,再见,南国再见,南国
目錄[ 隱藏 ]
  影片由侯孝賢執導,美國電影雜志推擧出的60部未在美國發行的90年代世界最佳影片之一。

基本信息

 
  導演: 侯孝賢
電影海報
電影海報

  編劇: 高捷 / 朱天文

  主演: 高捷 / 林強 / 伊能靜 / 徐貴櫻 / 高鳴

  類型: 犯罪 / 劇情

  制片國家/地區: 台灣

  語言: 漢語普通話 / 閩南

  上映日期: 1996-09-06

  片長: 124 分鍾 / USA: 116 分鍾

  又名: Goodbye South, Goodbye / 再見南國,再見

劇情簡介

 
  高哥(高捷)接到小麻花(伊能靜)的電話,趕到夜市見到被揍得鼻青臉腫的扁頭(林強),沒動手而是找到刑警欲討公道,卻被反抓,明白自己的尷尬處境——原來“棄武從文”隻會使自己更難堪。可是以前混黑社會的日子,想想得來的也隻有失落。

  因爲不懂與時俱進,高哥顯得很“可悲”,天早換成了另外的天,他卻仍固守着原來的那朵雲。30歲的他顧家、重情義、有思想,不想在打打殺殺中混日子,可是卻無力改變環境,隻能想辦法適應環境,然而適應的結果,是事業與愛情的雙失敗。當他和小麻花、扁頭在一起,能短暫放松身心,但是他們在食物鏈中處於相同的一環,能做的,也隻是盡量要笑聲持久一些。

影片的43個段落

 
  1)火車車輪滾動聲。車廂里,小高面朝鏡頭無聊地坐着。嚼檳榔。接手機,收訊不好。在他後面,我們可看見他的手下阿扁和女友小麻花調情。
高捷
高捷

  2)畫面切至列車尾部。暮色中一路退去的窄軌。

  (以上兩段鏡頭分别均爲90秒左右,背景音樂爲台語RAP)

  3)抵達後,接站同鄉對他們沒有開車而是選擇了乘火車回來的浪漫行爲感到驚訝,小高說是阿扁的主意。鄉里老大喜哥在樓上跟他們打了招呼。

  4)進屋後小高張羅着分給大家帶回的200萬錢款。喜哥在電話里爲房屋不好出售焦慮。他的太太已先期移民到加拿大,豢養的狗群也無人看管,小高提出幫他處理。

  5)村民們聚集起來賭牌九。小高把鏡頭外百無聊賴打鬧的阿扁和小麻花呵斥出去,並提醒阿扁别沒大沒小惹事。

  6)阿扁無精打采地來到外屋飲功夫茶的桌前。大家評論着這比賽剩下的好茶葉,稱讚餘味不錯。泰哥招呼“扁頭”喝茶。阿扁反感這稱呼,暴起與泰哥發生沖突,被村民拉開。

  (此段漸由中景推至近景表現貼身鬥毆場面)

  7)小高在小麻花家與堂兄“將軍”談論村里“大家樂”的事。阿扁嚼着檳榔和小麻花回來。小高責備他别光顧玩,給將軍盛飯。小麻花跟他撒嬌。

  8)室外。阿扁抽煙,走到窗前調戲小麻花“盛碗飯來認識一下”,小麻花在鏡頭外笑答“我很便宜的哦”。阿扁指點着不要肥肉,給他夾了瘦肉他又說象豆幹。接過飯,阿扁在院里吃。窄軌列車在院下悄然停下上客,然後開走。

  (此段2分40秒,有60秒給了阿扁吃飯的背影,筆墨從容。)

  9)列車在隧道和林翳中緩緩前行的主觀鏡頭40秒。《夜上海》的前奏響起。

  10)歌舞廳。小麻花戴着金色假發,極其投入地唱着《夜上海》。

  小高和他的情人阿瑛跳舞。回座。遠遠看到他們被介紹與座位上的客人握手。

  11)切換爲座位近景。畫外小麻花一曲終了,掌聲零散。

  小高令阿扁向泰哥敬酒道歉,阿扁從命,然後與泰哥手下發生爭執,對方拔出了鎗。被泰哥喝止。

  12)藍色水鍾特寫。透過玻璃依稀看見赤膊的小高。背景歌曲“天的盡頭是海——”

  鏡頭切換爲近景。小高和阿瑛半裸俯臥吸大麻。小高胸膊上有大幅刺青。
電影劇照
電影劇照

  小高說:你比我有計劃,我喜歡做些沒有預期的,給我一點時間。

  13)阿瑛在洗手間里刷牙。手機響。

  14)彈子房。小高玩紙牌。借了喜哥的錢在大陸投資失敗的徐哥來訪,要求小高代向老大喜哥說情。喜哥到來,情緒急躁,令手下扣留徐哥,讓其家人拿錢贖人。

  小高接到阿瑛電話,被告知小麻花惹下麻煩,即令阿扁過去看看。

  15)背景音樂中,阿扁開車去接阿瑛和小麻花。(車窗外拍鏡頭90秒)

  16)屋内。割腕後的小麻花手纏繃帶躺在床上,阿瑛靜坐,阿扁玩室内投籃。小高再三向阿扁追問原因,方才得知小麻花欠下上百萬賭資。小高氣急,責打阿扁。

  17)窗外的游泳池。阿扁與小麻花游泳。

  18)次日晨。阿扁還在玩室内投籃,小高接聽電話。小麻花打電玩,間或抽抽搭搭地哭泣。小高在電話里爲家里搬家的事心煩意亂。

  19)車内。透過車窗的綠色太陽膜在市區行進的主觀鏡頭90秒。背景音樂爲台灣小調。

  20)小高家村居外景。小高的老婆埋怨小高來遲。大家整理搬家物件。

  21)新居内。小高老婆責備來幫忙的小麻花偷懶。赤膊的搬家師傅到來,與小高討論彼此的紋身是屬於東京還是京都地區的圖案。從發音中可聽出他們沿用了日語發音。小高對對方的造詣感到驚訝,師傅回答:我就是不愛念書,愛畫圖。

  22)小高下廚,熱鍋武火,炒菜裝盤。背景音樂爲阿扁耳塞里的嘈雜音樂。

  鏡頭切換爲阿扁端菜盤出去。客人索要可樂和辣醬。阿扁取下耳塞,聲響頓時安靜。用奶瓶喝水的小麻花拿給他們飲料。

  23)内室。小高與父親一起吃飯,父親詢問他在大陸的房產,談起有人在大陸做生意,用家制香腸去打點關係,結果無意做大了香腸生意。喜哥到來,與小高商量向嘉義農民收豬一事。

  這時,高父中風昏倒。

  24)小高、阿扁一行人趕往嘉義鄉下收豬村鎮。阿扁開車。小高張嘴昏睡。

  由車窗前望内鏡頭60秒,由内望外鏡頭30秒。

  音樂。

  25)(抵達)鏡頭由集裝箱搖下,阿扁和小麻花的手在地上的投影玩着雞犬相鬥游戲,摹擬着犬吠。

  26)小高和喜哥和村民商談收豬事宜。

  27)收豬場遠景。豬群裝車。

  切換爲中景。
電影劇照
電影劇照

  28)夜晚的公路。小高一行人停好車,進入一餐館。

  切換爲近景,跟拍進入餐館包廂。里面的主人、陪伴小姐和他們興奮地寒暄,慶賀此次生意的成交。

  29)室内。夜。小高趴在馬桶上嘔吐。小麻花爲他揩拭。小高情緒激動,深感自己對不起他父親和阿瑛。

  30)次日上午。手機響。小高接聽阿瑛電話,知道阿瑛從巴里島旅游回來。約定晚上在嘉義見面。

  31)小高和阿扁、小麻花騎摩托趕往嘉義,心情愉快。

  音樂。

  32)嘉義阿扁家。三人吃飯。阿扁問起木屐寮賣地的事,知道自己應得的一份被伯父家拿去,不忿。

  鏡頭切換到屋外小高拿飯菜喂狗。

  33)嘉興飯店客房内。阿瑛和小高重逢。事後阿瑛向小高談起去美國幫助生病的姐姐管理地產生意的計劃。小高情緒低落,接聽電話。

  34)嘉義阿扁伯父家。阿扁追問自己應得的土地款,被做警察的堂兄一幫人毆打。

  35)嘉義。夜。排擋。小高趕來與阿扁會合,詫異地問阿扁的傷。小麻花講了原委。阿扁發誓報複,小高勸阻無效。

  36)洗車場。車内。小高沉默。畫面外阿扁在後座打電話向黑道朋友借鎗。車駛出洗車場,到聯合檳榔攤停下。小高致電喜哥從當地兄弟處找鎗。

  37)車繼續前行,停下。阿扁出車打電話。車内小高接到喜哥回電找坤山仔取一把92和一把黑星。

  38)小高和阿扁等候取鎗時被突然沖進來的阿扁堂兄一夥抓上車帶走。

  39)跟拍車120秒,直到尾燈消失在夜幕中。

  40)卡拉OK廳。一個男人變換着男女聲演唱洪德成詞,黄義華曲的經典台語歌曲《男性的複仇》。

  談判雙方——阿扁的堂兄和台北喜哥入座。議員伯作中間人調解,。

  41)公路上,小高和阿扁被釋放,上車前鑰匙被對方扔掉。

  小高阿扁和小麻花三人在漆黑的田野里找車鑰匙。

  42)車廂内。三人開車回台北。

  43)曙色漸起時,車飛出公路躍下田埂。(遠景)

  沉悶的開門聲。田野里傳來阿扁的叫喚:大哥,大哥。

  (劇終) (文:2black )

相關榮譽

 
  金馬影展(Golden Horse Award)  1996

  最佳原創歌曲 林強

  戛納電影節(金棕櫚)  1996

  最佳影片 (提名) 侯孝賢

相關影評

 
  如果說《一一》是最好的台灣社會中產階級的描繪,那麼比它早四年的《南國再見,南國》則是最好的台灣城鄉邊緣社會的風情畫。侯孝賢用不帶批評的眼光觀察社會邊緣小人物的生活狀況,但飽含熱情。九十年代中期的台灣工業科技快速發展,傳統的社會格局趨於崩潰,台灣民眾的生活狀態在外來文化的沖擊下顯得混亂無措。侯孝賢導演期望這部影片能真實的再現這一時期的社會狀況,這也是他最爲熟悉的鄉土題材。嚴格的說,他至少做到了一半的成功——因爲他所描繪的,依然是舊有的時代和次序,以及其目前所受到的沖擊。他選擇幾個不成器的小混混承載這一主題,個人認爲,由於人物具有的代表性和客觀性,這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影片的英文名稱是《goodbye south,goodbye》,這個名字,應該是在暗示舊時代的解體吧。片名出現之前,依然有兩個較長的鏡頭,這是侯孝賢導演的標籤了,他總愛用幾個鏡頭在影片開始就交代或暗示即將發生的故事。第一個鏡頭里,火車車輪滾動聲。車廂里,小高面朝鏡頭無聊地坐着。嚼檳榔。接手機,收訊不好。在他後面,我們可看見他的手下阿扁和女友小麻花調情。第二個鏡頭,攝影機放在飛速前進的列車尾部,暮色中鐵軌一段段飛退,同時遠去的是遠山,農莊,村屋。整個鄉村社會似乎都在飛速離去。接着出現了片名。這兩個鏡頭的光線差距很大,第一個鏡頭里,列車里光影交錯,但能看到車外明度很高,光線很強;第二個鏡頭時,已經是略微暗紅的低明度了。
再見南國
再見南國

  侯孝賢導演影片里的光線總是比較簡潔,大多室外和部分室内鏡頭都用自然光,更多時候,豐富的聲音元素賦予影片更多的内涵。影片第一部分,即前9個鏡頭,三人在南部鄉村,列車聲,包括鐵軌碰撞聲和汽笛聲間或出現,提示畫外空間和具體環境,並爲聲音部分建立節奏。這一部分第5個鏡頭,眾人在賭場,注意到了打光,其它時候就用的自然光。後面又看到,阿瑛出現的場景都有精致的光線,這與全片的自然光風格顯得格格不入,導演試圖以此強調小高愛情的虛幻和失敗。同樣是用光,小高開車在城市中穿行的幾個鏡頭,第14個鏡頭是雨夜,背景的城市虛焦,幾乎是純粹的黑色了;第20個鏡頭,攝影機透過車窗的綠色太陽膜拍攝了長達90秒的主觀鏡頭;這些失真的畫面,都在暗示小高與城市,與新時期的格格不入。從35號鏡頭大家在餐館慶功到第36號鏡頭小高三人在賓館,光線變化很大,後一鏡頭修飾較少的光線再一次強調了小高生活狀態的迷茫。第38號鏡頭,小高知道阿瑛回來,掛了電話,拉開窗簾,光線大亮,人物的心理狀況可想而知,有趣的是,小高放下電話後,窗外馬上響起了鑼鼓和鞭炮聲...

  影片的對白大多是台語,其次是國語,這和人物的社會地位是相一致的。第22,23號鏡頭里,小高與搬家師傅討論彼此的紋身,可以聽出他們沿用的日語發音。小高說話也很有混混味道,比如“尾聲”“過五關斬六將”,以及不時爆粗口。關於自然音響的部分,前面提過一些,本片應該是用了後期配音,有些地方明顯聲音的空間感不對頭。比如第8個鏡頭,小麻花在室内說話,窗外聽到的聲音。影片的音樂由林強操刀,第一個鏡頭里快節奏的台語RAP就暗示了這些小混混躁動的人生。片尾這音樂再一次響起,暗示雖然時間在變,他們的生活狀況卻沒有發生質的變化。片中還有不少台語歌曲,歌詞有趣,曲調也並不低沉。小麻花在歌廳唱了一首《夜上海》,以及議員伯唱的《男性的複仇》,確實這兩首歌的歌詞在電影中是有意義的,前者是這些邊緣人的自嘲,後者差不多就是諷刺了——歌曲文本中雄性力量的強勢與小高弱勢地位的巨大反差。不幸的是,這些力量用文本形式展示出來,失去了太多原本該有的魅力。隻不過,後面那首歌真的很雷人。

  除去20號鏡頭,25號鏡頭暗紅的畫面是阿扁的主觀鏡頭,此時他戴着偏紅的太陽鏡,在之前的一個鏡頭里,銀幕上傳來的音樂正是阿扁正在聽的音樂。導演用主觀視點,包括視聽兩者,這一次是通過工作揭示阿扁這個人物。實際上,這一場景的4個鏡頭精鍊的揭示了這三個人物不同的生活態度。關於人物,影片刻畫得很成功,有相當部分是演員完成的,這里不再詳述。

  本片共有大約58個鏡頭(版本不同,可能略有差别),鏡頭的平均時長約110秒,但由於固定機位很少,鏡頭並不顯得漫長。侯孝賢導演選擇的場景大多有非常豐富的信息,比較有代表性的有第7號鏡頭,主場景在二樓,鏡頭固定了20秒後左移,阿扁和小麻花入畫,稍後兩人右出話到陽台,鏡頭跟,阿扁進來盛飯左出畫,攝影機搖,固定,直到阿扁在背景處消失。與之類似的,鏡頭的運動,人物的入畫出畫,空間信息的引入,這些都使影片充滿運動感,不會顯得沉滯。影片有兩次正反打很有意思,一次在35分鍾左右,小高家人因搬家打電話過來,心情鬱悶的小高從躺在床上到站起來,機位直接換了180°,在89分鍾左右,取鎗之前,三人被本地混混抓住,爲了展示這一出人意料的變化,導演再一次換了一個180°的機位。攝影機的距離和角度保持了侯孝賢導演一貫的風格,他依然保持謹慎的距離冷靜觀察這些小人物,也不對他們用意味很強的大角度。63分鍾左右開始的那個鏡頭里,三人騎機車在鄉間風馳電掣,攝影機保持後拉——我們看到人物的快樂和自在,但他們要去哪里,將要面對的又是什麼呢?我們不清楚,人物也不知道,他們對未來是迷茫的。
電影劇照
電影劇照

  本片有一個鏡頭,小高等人在嘉義開車游盪找鎗時,畫面一動高樓上的巨大宣傳:“嘉義大發展,萬長來打拼”,看來導演也喜歡適宜的開開玩笑。81分鍾處,小高提到台南武廟那個阿威,是不是很耳熟?對了,那就是《好男好女》里的那位阿威;和本片的小高一樣,都是高捷飾演。

  影片有幾處的剪輯令人驚訝,很少看到在侯孝賢導演的影片中,剪輯能如此直接的展示力量。從第15號鏡頭,小高氣急,責打阿扁,室内一片混亂,直接就切到了下一個鏡頭中:同一個房間里,阿扁還在玩室内投籃,小麻花打電玩,小高先睡覺,後來接過電話。前一個鏡頭里的所要面對的大問題(上百萬的賭債)似乎不存在過。從37號鏡頭三人的低沉到39號鏡頭里三人心情愉快在鄉間飆車,中間隻有接阿瑛電話一個室内鏡頭,原本的抑鬱和消沉就迅速被抛在腦後。三人的弱勢地位和生活態度盡顯其中,阿扁和小麻花得過且過,無所事事,小高奔波在幫派,家事和夢想之間的困窘。而第27號鏡頭中,小高的父親中風暈倒,直接就切到下一鏡頭里,三人開車去嘉義,小高在副駕駛位置上呼呼大睡。等到之後35號鏡頭和36號鏡頭的迅速切換揭示了小高父親的亡故,這兩個切換的力量才顯示出來。小高這個人物,是影片最成功的部分,他的迷茫和無奈,在兩次和情人阿瑛的交談中,愈發清晰,注意在這兩個場景里,空間環境類似,光線相近,背景音樂相同,但小高的自信和銳氣已經完全消失了。

  最後一個鏡頭,三人開車掉到稻田里,小高怎樣了,是不是死了?不知道,但知道了又怎麼樣呢,他的生活,他們這些邊緣人的生活,難以說有多光明。舊時代正在結束,在可以想象的將來,小高還要在其中苦苦掙紮下去。

  也許這時候起,侯孝賢導演開始懷疑他的人物是否能在社會競爭中更好的生活下去,他本人是否依然積極的看待社會變革。如果到此爲止,那誰也不能確定。不過,或許在他接下來的影片里,我們能慢慢找到答案。(文:Vicent)

    1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