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4994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hcl112233 (2011/5/21 15:55:46)  最新编辑:hcl112233 (2011/5/21 15:55:46)
胡喬木
拼音:Hú Qiáomù (Hu Qiaomu)
同义词条:胡鼎新
胡喬木
  胡喬木
  胡喬木(1912.6-1992.12.10),傑出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百科全書式的學者、詩人。被譽爲中共黨内“四大筆杆子”之首,曾擔任毛澤東祕書,先後爲毛澤東和鄧小平起草文件,被稱爲“黨内一枝筆”、“新聞大管家”,經歷了宦海沉浮。

  1912年出生在江蘇省,本名胡鼎新,“喬木”是筆名。江蘇鹽城人。清華大學浙江大學肄業。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從1941年2月起至1969年任毛澤東的祕書、中共中央政治局祕書。1949年擔任新華社社長,1977年開始擔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的首任院長,之後曆任中國大百科全書總編輯委員會主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主任委員,吳玉章獎金基金委員會名譽主任。他是中共八屆、十一屆、十二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十二屆政治局委員,第一屆至第五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二、第三、第五屆人大常委會委員,第一屆政協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1992年9月28日在北京逝世。胡喬木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追求真理、獻身於共產主義事業的光輝的一生。

人物生平


  1912年6月1日出生於江蘇省鹽城縣鞍湖鄉。青少年時期,他熱愛祖國,勤奮好學,追求進步。1924年至1930年在江蘇颺州中學讀書時,同共產黨人有了接觸。

  1930年下半年在北平清華大學物理系和歷史系讀書,同時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曾任北平團市委委員、宣傳部長。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參與領導北平學生的抗日救亡運動。
年輕時的胡喬木
 年輕時的胡喬木


  1932年在鹽城加入中國共產黨,並在黨的領導下從事宣傳組織活動,主編《海霞》等進步文藝刊物。

  1933年經上海抵達杭州,1933年下半年到1934年底在浙江大學學習時,組織祕密讀書會,傳播進步的社會科學和馬列主義知識,是學生運動的領導人之一。

  1935年後,任中國社會科學家聯盟書記,中國左翼文化界總同盟書記,中共江蘇省臨時工委委員。

  1937年到達延安後,任安吳青訓班副主任,中共中央青委委員,中國青年聯合會辦事處宣傳部部長。

  1941年至1969年(66年-69年養病,但未撤職),任毛澤東祕書,中共中央政治局祕書。

  1945年參與起草了《關於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

  1948年後任新華通訊社社長。建國後,曆任新華社社長(1949年10月1日至10月19日),新聞出版總署署長,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祕書長,中共中央副祕書長。

  1954年參與起草了第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1956年當選爲中共第八屆中央委員、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

  1975年後任國務院政治研究室負責人。

  1977年後任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顧問、名譽院長,中共中央副祕書長,毛澤東著作編輯出版委員會辦公室主任,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主任。

  1978年補選爲中共第十一屆中央委員。

  1980年當選爲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

  1982年當選爲中共第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主持起草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等重要文件。
胡喬木家人合影
  胡喬木家人合影

  1987年當選爲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委。曾任中共中央黨史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是第一、二、三、五屆全國人大常委。著有:《中國共產黨的三十年》、《胡喬木文集》、《關於人道主義和異化問題》、詩集《人比月亮更美麗》。

  1992年9月28日,胡喬木因病在北京逝世,終年81歲。中共中央、中央顧問委員會發布訃告,稱胡喬木爲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傑出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政論家和社會科學家、我黨思想理論文化宣傳戰線的卓越領導人。遺體於10月4日火化。按照生前遺願,10月26日將骨灰撒在延安地區。

  1994年,《回憶胡喬木》、《胡喬木文集》出版發行。

  1995年12月,胡喬木生前1.4萬件檔案資料和4萬餘冊圖書,由其子女分别捐贈給中央檔案館、當代中國研究所和江蘇鹽城市。

  1997年6月1日,胡喬木塑像在江蘇鹽城圖書館揭幕。

大學就讀經歷


  胡喬木青年時代時,曾在清華大學浙江大學就讀。那是一段不太爲人所知的胡喬木通往職業革命生涯的經歷。

  從清華大學物理系轉到歷史系

  少年時的胡喬木喜歡讀書,也喜歡寫詩,他曾相繼在颺州省立八中、颺州中學(高中)上學,其間聽過中共早期著名領導人惲代英的演講,以後逐漸接觸到馬克思主義的一些讀物,更飽讀了許多新文學的作品。當時他雖然讀的是理科班,但卻酷愛文史,還是校刊的編輯,經常發表作品,這都爲他後來的成長奠定了基礎。
共產黨員胡喬木
共產黨員胡喬木

  1930年,胡喬木高中畢業後考入清華大學物理系。當時現代物理學已在中國有了很大的發展,而清華大學無疑是當時中國物理學師資力量最強的地方,然而沒過多久,胡喬木發現自己並不適合這門學科,他想多讀書,不希望把大量的時間花費在實驗上。於是,他轉到了歷史系,當時清華大學的歷史學研究也是非常有名的。不過,物理學也好,歷史學也好,都沒有成爲胡喬木的研究方向。在那個時代,積貧積弱的國家最需要的是尋找到解決社會主要矛盾的突破口,而物理學或歷史學顯然並不能解決中國的根本問題。

  不久,胡喬木開始參加學生運動。這年末,他又祕密加入了共青團,並迅速成爲進步組織讀書會的骨幹。那時,他曾聯繫青年教師季羨林去爲工友子弟夜校講課,並反複動員他參加革命,無奈那時的季羨林一門心思搞學問,胡喬木隻能失望而去。

  1931年“九一八”事變前,胡喬木被調到北平團市委工作,任市委委員兼宣傳部長。不久,他因所謂“同情‘托派’分子”,被調離崗位,加上當時身體不好,遂離開北平,返回南方。此前的胡喬木已是職業革命活動者,回到家鄉後,他被吸收進黨組織,開展宣傳工作,結果被國民黨特務發覺,胡喬木僥幸得以逃脱,准備再赴北平,尋找組織。但當時他的父親一再要求他繼續學業,而事實上胡喬木已與黨組織失去聯繫,這樣,他隻得遵從父命,再進大學。

  就讀浙江大學

  1933年下半年,胡喬木經上海到達杭州,在浙江大學外語系插班讀二年級。當時浙江大學的校長是郭任遠,他在“黨化教育”的辦學宗旨下,用法西斯式的一套來辦學,一上任就公布了《學生團體組織規則》,規定“本大學學生團體,除學生自治會應遵照中央規定辦法辦理外,其餘各項團體,非經本大學核准,一概不得組織。本大學學生團體經備案後,如有違背會章或逾越範圍之行動,本大學可隨時撤銷備案”。他還成立了軍事管理處,學生的一切活動都在“軍管”範圍之内,並任意給學生記過或開除處分。浙江大學師生漸漸都對郭任遠的這種辦學方式不滿,一場風暴正在醞釀之中。恰好,胡喬木在這里結識了浙江大學學生會主席施爾宜(後改名施平)。
陳雲和胡喬木交談
    陳雲和胡喬木交談


  施爾宜是中共地下黨員,他讓胡喬木辦壁報,宣傳抗日救國,並取名《沙泉》,意思是“沙漠里的一股清泉”,是指在浙大這片“沙漠”之中,還有可以湧出“清泉”的一方之地。有一次,胡喬木從英文報紙《中國論壇報》上剪下一幅插圖,上面畫的是一位蘇聯農民肩扛鋤頭,胡喬木把它作爲《沙泉》的刊頭畫貼了出來,結果被校長郭任遠看到了,郭任遠迅即下令追查《沙泉》是誰主編的。

  結果一查,撰稿、編輯、抄寫,全是外語系學生胡喬木一個人。於是,郭任遠找胡喬木“訓話”,他單刀直入地指出:這幅畫是從《中國論壇報》上剪下的,這報是共產黨辦的,並強令胡喬木交代是從哪里弄到這張報紙的。

  胡喬木裝作大吃一驚的樣子,忙說:“我是從大街上拾到的。看這畫畫得不錯,就剪下張貼了,我不知道它是共產黨辦的呀。”其實,這報是陳延慶從上海寄給胡喬木的。胡喬木的說詞讓郭任遠無話可說,郭隻好交代胡喬木壁報不准再辦了。

  胡喬木不能再辦壁報,就在外語系組織讀書會,利用同學都懂外文的有利條件,組織大家讀馬克思主義的外文原著。

  胡喬木在浙江大學外語系讀書期間,受教師陳逵的影響最大。這年暑假,胡喬木沒有離開杭州,他繼續同外語系教師陳逵、同學陳懷白等保持密切聯繫,當時他們三人都是中共地下黨員,胡喬木通過他們把黨的指示、革命思想傳播到了浙江大學。1935年10月,胡喬木才離開杭州。12月,浙大便爆發了“驅郭運動”。

給毛澤東當祕書


  對於胡喬木來說,一生中最重大的事件莫過於成爲毛澤東的祕書。

  1941年,胡喬木和夫人穀羽住在延安大砭溝的窯洞里,毛澤東青年幹部學校就在大砭溝,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共中央組織部也在那里,當時胡喬木已調到中共中央宣傳部工作。
胡喬木與毛澤東
胡喬木當毛澤東的祕書


  這一年的1月上旬,皖南事變爆發,1月20日,毛澤東以中央軍委的名義發布重組新四軍軍部的命令。爲此,中共高層通宵達旦地開會,毛澤東更是異常忙碌。2月上旬的一個清晨,中共中央祕書長王若飛突然來到胡喬木所住的窯洞。王若飛對胡喬木說道:“毛主席那里缺人手,點名要你去他那里做祕書工作,同時兼任中央政治局的祕書。”王若飛的話,完全出乎胡喬木的意料。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毛澤東會調他當祕書。胡喬木思索了一下,說出了心中的顧慮:“給毛主席當祕書,我怕當不好。我從來沒有做過祕書工作。”

  王若飛爲了打消胡喬木的顧慮,說出了毛澤東點將的來曆:原來之前胡喬木發表在《中國青年》雜志上紀念‘五四運動’二十周年的文章,陳伯達看過之後很欣賞。於是陳伯達將文章推薦給毛澤東看。毛澤東看後說“喬木是個人才”。那時,陳伯達擔任毛澤東的政治祕書,他跟胡喬木並不認識。

  1941年秋天,楊尚昆從華北根據地回到延安參加整風,認識了給九月政治局會議做記錄的胡喬木。楊尚昆在《我所知道的胡喬木》一文中回憶說,“他不到三十歲,一介書生,清秀文雅;在會上做記錄,並不說話,大家叫他喬木,前面加上‘胡’的本姓,是1945年到重慶談判以後的事。九月會議前後,印發了《六大以來》。當時我就聽說,喬木同志是主席編輯《六大以來》的主要助手。這件事辦得好,主席喜歡他,大家也看重他。”

爲鄧小平起草文件


  胡喬木得到鄧小平的重新起用之後,成爲鄧小平身邊的“筆杆子”。往日,胡喬木爲毛澤東起草文件,此後胡喬木爲鄧小平起草文件。

  起草《貫徹執行按勞分配的社會主義原則》

  從1977年12月起,胡喬木和於光遠鄧力群根據鄧小平的意見,着手起草《貫徹執行按勞分配的社會主義原則》一文。

  寫這篇文章的起因是1977年8月9日《人民日報》發表馮蘭瑞蘇紹智的文章《駁姚文元按勞分配產生資產階級的謬論》。文章發表後引起鄧小平的注意。鄧小平說,這個文章觀點是正確的,作者的思想還沒有完全放開,國務院研究室要另外再寫一篇大文章把這個問題講清楚。於是,國務院研究室由林澗青主筆,寫了一篇文章,原本是以《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的名義發表,但是胡喬木和於光遠看了不滿意,決定以“嚴實之”(“研室之”的諧音)的名義發表在《人民日報》上。這麼一來,胡喬木和於光遠、鄧力群決定另寫一篇關於按勞分配的有分量的大文章。

  1978年3月28日,鄧小平與胡喬木、鄧力群就按勞分配問題進行了討論。1978年4月30日,鄧小平再一次找胡喬木、鄧力群談話,對《貫徹執行按勞分配的社會主義原則》一文進行修改。另外,這篇文章也曾送當時主管經濟的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先念審閱。
胡喬木題詞
       胡喬木題詞

  1978年5月5日,《人民日報》在頭版下半版位置以“特約評論員”名義發表了《貫徹執行按勞分配的社會主義原則》。此文頗長,轉往第三版後,占了整整一版。《貫徹執行按勞分配的社會主義原則》一文的發表,爲經濟領域撥亂反正、糾正“左”的觀念起了很大的作用。

  修改鄧小平講話稿

  在主持起草《貫徹執行按勞分配的社會主義原則》一文的時候,胡喬木又忙於鄧小平在全國科學大會開幕式上的講話稿的定稿工作。胡喬木按照鄧小平的要求,概括了鄧小平1975年和1977年以來對科學技術的一系列論述,強調了科學技術的重要作用,闡述了社會主義科學技術事業的一系列方針政策。

  就在此時,胡喬木又受命修改鄧小平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稿。這一講話稿最初是由教育部起草的。按照鄧小平對教育工作的一系列指示,胡喬木對講話稿做了諸多修改。1978年9月下旬,胡喬木爲鄧小平起草在中國工會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的祝詞。按照鄧小平的意見,胡喬木很快完成了這篇祝詞。

  1978年10月11日下午,中國工會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擧行開幕式,鄧小平致祝詞。這篇祝詞成爲中國工會工作的指導方針。

  起草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

  胡喬木真正的複出,是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也是出自胡喬木的筆下。
黨内一支筆胡喬木
黨内一支筆胡喬木

  胡喬木不是中共中央委員,隻能以列席者的身份出席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然而,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卻是至關重要的會議。此前,中共中央在十一月召開了中央工作會議,曆時三十六天,爲此會做了准備。這次會議,成了中國歷史的轉摺點,結束了“凡是論”,確定了黨的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這是一次撥亂反正的會議。鄧小平認爲,胡喬木的參與是必不可少的。

  一個列席者,參與的程度畢竟有限。正式出席者必須是中共中央委員,起碼是中共中央候補委員。可是,在中共“十一大”,胡喬木連候補委員也未選上。如果胡喬木要進入中共中央委員名單,必須等到中共“十二大”。

  這次會議采取了特殊的措施:“考慮到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以來黨的生活的實際變化和目前黨的工作迫切需要”,決定增補胡喬木爲中共中央委員,“將來提請黨的第十二次代表大會對這一增補手續予以追認。”

  胡喬木以這樣特殊的手續,被增補爲中共中央委員。後來,胡喬木發揮了他特殊的作用——爲這次歷史性的會議,起草了公報。如今,這一公報,已載入史冊。

  起草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意味着胡喬木再度成爲“中共中央大手筆”。不過,他原先是以毛澤東爲軸心,此時則以鄧小平爲軸心。

  協助審定《鄧小平文選》

  1985年5月10日,胡耀邦在接待香港百姓雜志社社長陸鏗時,曾談及胡喬木:胡喬木同志讀的書多,寫的論文也多,概念的應用比較准確。我寫的一些東西到最後發表時,也請他看一下。

  在中共黨内,這幾乎已成了“慣例”:周恩來的政府工作報告、朱德的文章、陳雲的文稿……都請胡喬木看一下。

  他也協助鄧小平審定了《鄧小平文選》。編輯、出版《鄧小平文選》,最初是胡耀邦提議的。在胡耀邦批示之前,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根據中央批准的該室擔負的編輯出版黨和國家領導人著作的任務,也已着手《鄧小平文選》的編輯工作。

  負責編輯過《毛澤東選集》的胡喬木,對於《鄧小平文選》的編輯工作也出了力。《鄧小平文選(一九七五~九八二年)》於1983年7月1日出版。7月13日,胡喬木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作了長篇講話,談論他對《鄧小平文選》的見解。

詩人胡喬木


  胡喬木不僅是傑出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百科全書式的學者,同時又是新詩、舊詩都愛寫的詩人。他提倡新格律詩,並以自己的創作實踐進行探索。他寫了不少舊體詩詞,反映新的時代、新的生活,抒發共產主義者的情懷,深得讀者喜愛。

寫新詩

  胡喬木家有詩教。他的父親啟東先生就是一位詩人,長五古、七律,有《寓穗集》、《鞍湖詩存》傳世。胡喬木在我“生命的搖籃”--颺州中學讀書六年,就因擅長詩文而聲名鵲起,得到“神童”的稱譽。有一次自由命題作文,他寫了一首五言古詩。人稱“淮南才子”的語文老師一字一韻未改,拿到班上一邊朗誦,一邊擊節讚賞。還對這首詩的“夏木變凝碧,秋蟲鳴繁鍾”一聯加了“二句入古”的批語。
胡喬木(中)擔任中國社科院院長
胡喬木(中)任中國社科院院長


  胡喬木對新詩的愛好是從讀《新青年》開始的。六十年後,他在《中國青年》雜志的一次紀念集會上,曾深情回憶他12歲那年第一次接觸《新青年》、讀到朱自清《贈友》一詩。

  從颺州中學到清華大學,他珍藏着一個小本子,分類抄錄漢譯西詩,涉獵非常廣泛。1933年秋,胡喬木轉學到浙江大學外文系英文專業後,就自己拿起譯筆進行嚐試。1934年4月,他用五古、七古和長短句等詩體翻譯的《西蒙士詩抄》登載在《國立浙江大學校刊》第173期上。譯筆清新、典雅,頗具功力。同時,他還在校刊上發表了創作的七律和歌行。

  《挑野菜》是胡喬木創作新格律詩體的一次相當成功的嚐試。以《挑野菜》爲起點,胡喬木朝着創造新格律詩的目標前進,走了一輩子。

  1937年夏,胡喬木奉調離開上海到延安。在創作上,《挑野菜》開啟的勢頭沒有發展下去。八年抗戰,胡喬木隻留下了幾首歌詞;抗戰勝利以後,隻有1946年9月發表在《解放日報》上的《人比月光更美麗》等三首新詩。1941年2月到毛澤東身邊以後,有許多重要的事需要他做。他實在太忙,無暇顧及詩詞。不過,他寫的歌詞,如《安吳青訓班班歌》、《青年頌》、《延安澤東青年幹部學校校歌》、《青春曲》等,經過冼星海李煥之譜曲,在延安和抗日根據地廣泛傳唱,產生過相當大的影響。

寫舊體

  胡喬木重新拿起詩筆,已經是1964年了。這時他用心着力寫的不是新詩,而是舊體,而且是他一直沒有嚐試過的體裁--詞。
詩人胡喬木
      詩人胡喬木

  1964年10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五周年,經過將近三年的經濟調整,元氣逐漸恢複。10月14日,蘇聯赫魯曉夫下台。兩天後,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胡喬木詩興勃發,嚐試填詞。他古典文學修養好,《宋詞選》是他外出旅行時隨身擕帶的讀物之一,對詞不僅常讀,而且有相當深入的研究,這從他1962年12月13日給詞學專家夏承燾談辛棄疾《水龍吟·登京口北固亭懷古》、《西江月·書江西造口壁》的通信中可見一斑。所以,他出手不凡,第一次習作,就在10月間不多的時日里寫成思想性和藝術性結合得相當好的長調、小令共六調十三首:六州歌頭、水調歌頭、賀新郎、沁園春、菩薩蠻(五首)、水龍吟(四首)。10月下旬寄往北京,請毛澤東閱正。同時,也寄給了郭沫若、趙樸初等詩友。

  胡喬木在11月又續作了《水龍吟》三首,連同按毛和郭、趙意見修改後的十三首合爲《詞十六首》,於12月2日再寄毛澤東,並附詞前“引言”,請毛一並改定。

  經過京杭兩地往返推敲,1964年歲末,胡喬木的《詞十六首》終於由毛澤東定稿,1965年元旦在《人民日報》和《紅旗》雜志第一期同時登出,在全國政治界、文化知識界引起極大的興趣和注意。

  胡喬木的《詞十六首》在1965年元旦發表以後,1月3日《光明日報》又予轉載。接着,2月1日《人民日報》又發表了趙樸初的散曲《某公三哭》(包括《哭西尼》、《哭東尼》、《哭自己》三首)。胡、趙的作品適應當時政治形勢的需要,又富有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深得廣大讀者的喜愛。
胡喬木妻子穀羽
 胡喬木妻子穀羽

寫詩贈妻子和母校

  1992年8月,他躺在病床上,再一次用詩來總結他的一生。他寫的是古體詩七言歌行,采用的方式是《贈穀羽》--寫給與自己“五十餘年共風雨”的夫人。這首詩在抒寫他們白頭偕老、唱隨護扶這種夫妻恩愛方面,特别是在歌詠革命伴侶沙鷗比翼、伏櫪並駕的戰鬥情懷方面,把中國的傳統美德和詩中人的獨特經歷結合在一起,非常親切感人。用“兩彈一星心血瀝,正負對撞聲名著”一聯寫穀羽的建樹,尤能表現胡喬木内心對夫人的摯愛和尊敬。

  胡喬木的病情日益重篤。1992年9月9日,他倚在病床上,勉力給颺州中學寫信,把他作詞、剛由傅庚辰譜好曲的“颺州中學校歌”寄給“我生命的搖籃”--母校。這是他最後一次用他的詩歌與青少年進行交流,表達了對未來滿懷希望的樂觀的情緒。

  9月25日,胡喬木看了祕書根據他的意見代擬的《人比月光更美麗》的《再版後記》,他已無力按他的習慣親自修改定稿。三天以後,他就與世長辭了。按他的意見編定的《人比月光更美麗》可以說是他對自己一生詩詞創作的一種總結。

婚姻家庭


  妻子:原名李桂英(1918-1994.12.10),改名“穀羽”。安徽天長人。1935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6年1月轉爲中國共產黨黨員。七七事變後赴延安。1938年8月調西安青聯辦事處做青年統戰工作。建國後任中國科學院計劃局副局長兼黨支部書記。1960年任中科院新技術局局長兼黨委書記。1978年任中科院副祕書長,1982年任中科院顧問。1994年12月10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7歲。

  長女:原名勝利,改名“木英”。

  長子:原名幸福,改名“石英”

  次子:原名和平,改名“海泳”。

回憶胡喬木


  我們應該從胡喬木同志身上學習很多寶貴的東西。他病危的時候,陳雲同志讓他的祕書向喬木轉達三句話:喬木同志爲毛主席做了很多工作;爲黨中央和中央領導同志做了很多工作;爲中央紀委做了很多工作。喬木那時還清醒,聽了以後,很受感動,表示還要繼續做工作。要他的祕書給他念文件,交代祕書准備做些什麼事。可是第二天他就不行了。他的一生確實爲我們黨做了很多工作。在從事理論工作的人中,目前爲止恐怕找不出第二個。他的去世對我們黨來說,是不可彌補的損失。——鄧力群

  胡喬木同志是中國共產黨在思想理論戰線和宣傳戰線上的卓越的領導人。在中國的民主革命時期和社會主義時期,他爲黨的事業、人民的事業工作了六十年。他有馬克思主義的很深的理論修養,有對毛澤東思想深刻的理解,同時又在多種科學領域内具有淵博的知識,勤於思考,敢於獨立地提出 新的見解。他把自己的一生卓有成效地奉獻給了黨的理論工作和宣傳工作。胡喬木同志一生最多的精力用在新聞戰線上。他爲黨的言論機關寫過爲 數眾多的評論,其中有些堪稱典範作品。他曾在多年間主持和領導黨中央和國家的報紙、通訊社。在他不再負責這方面工作的時候,他還對黨的新聞戰線如何適應新的形勢,做好工作,提出過許多好的指導性的意見。——胡繩


    3
    2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