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9466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旭媛媛 (2011/5/20 11:59:51)  最新编辑:旭媛媛 (2011/5/26 16:07:00)
刀美蘭
拼音:Dāo Měilán(Dao Meilan)
同义词条:楠蝶帝娜
 
刀美蘭
刀美蘭
 
       刀美蘭(1944年-),女,傣族,出生於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宣慰街。中國著名舞蹈藝術家,傣名楠蝶帝娜。1954年進入西雙版納自治州民族文工隊。1959年調入雲南省歌舞團任舞蹈演員。1961年調入北京東方歌舞團任舞蹈演員。1970年文化大革命中被錯誤下放至雲南省建築機械廠當描圖員。1972年調入雲南省歌舞團任舞蹈演員。1978年當選爲雲南省政協常委。198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83年當選爲雲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當年被評選爲雲南省勞動模範。1986年當選爲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團委員、中國舞協常務理事。1990年當選爲雲南省文聯副主席、雲南省舞蹈家協會主席,1997年當選爲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第九屆委員。2000年當選爲中國舞蹈家協會副主席、中國國家環境使者、中國文聯委員。2003年當選爲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常委。
 
 

人生經歷

童年經歷

 
刀美蘭童年照
刀美蘭童年照
  小時候,每當和奶奶到佛寺里赕佛的時候,幼小的刀美蘭就常常被佛寺里豐富多彩的美麗壁畫吸引住了,老人們在虔誠地赕佛,幼小的刀美蘭常獨自一人呆立在壁畫前,一面看,一面想,一面模仿壁畫中各種栩栩如生的姿態,一擧手、一投足地比劃起來,並記在腦海里。“那時在草地上玩耍,到瀾滄江沐浴都要跳一陣子舞,比劃的動作就是從佛寺壁畫里學來的。”已經60歲的刀美蘭回憶起童年的往事時還記憶猶新。“那時,家很窮,母親主要給人織布、刺繡、剪裁衣服。在傣族的織錦中,上面都要織有許多美麗的圖案,有大象、孔雀、佛塔等,心靈手巧的母親織的傣錦最漂亮,各種各樣孔雀的繡圖,讓我愛不釋手,在以後藝術生涯中形成的‘美蘭味’,很多就是從中得到的啟迪。
 

文革經歷

 
  文革中刀美蘭被下放到雲南省建築機械廠當繪圖員,離開了自己熱愛的舞台。但刀美蘭沒有放棄對舞蹈的追求,她堅定地面對冷酷的現實,從鮮花、讚颺聲中走出來,走到工廠、農村、部隊、學校、醫院,人們一認出刀美蘭就要她跳舞。在醫院,醫生和護士開玩笑對她說:“你不給我們跳舞,我們就不給你看病。”澡堂的服務員也說:“不給我們跳舞,就不給你放水。不要怕,給大家跳吧,沒人會說是‘封資修’。”看到人民群眾這樣真誠,刀美蘭看到了重返舞台的希望。那時,在工廠、農村、部隊、學校都能看到刀美蘭的翩翩舞姿。在那樣的年代,刀美蘭仍然堅守着自己的信念。

藝術經歷

周總理慧眼識“孔雀”

 
  1961年4月,周總理曾經在傣族潑水節上的留影,早已成了幾代溫馨難忘的回憶。
 
刀美蘭的孔雀舞
刀美蘭的孔雀舞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周總理在那一次潑水節之前就慧眼識英,造就了中國第一代的“孔雀公主”。

  當年周恩來總理到西雙版納,與傣族人民歡度潑水節。在演出之前,舞蹈小演員刀美蘭參加了一個宴會,機緣巧合,在出國以後,又和總理相遇,就坐在一個桌,穿着一件布拉吉的刀美蘭喜出望外,周總理卻問她:“今天是你們的節日,爲什麼不穿民族服裝?”小美蘭臉頓時就紅了。

  當她跳完獨舞《種菠蘿》之後,再一次觀看刀美蘭表演的周總理,帶頭鼓掌,在接見演員時,還鼓勵小美蘭說:“今天的舞蹈跳得不錯,你要苦練基本功,還要向老藝術家學習。傣家人把孔雀當做吉祥幸福的象征,你這個小孔雀要高飛,要飛到全中國,飛到全世界。” 時隔多年,刀美蘭對當時的情景記憶猶新。

  那一年十月,周總理在提名建議,刀美蘭被調到東方歌舞團。從此,凡是隆重的場合,刀美蘭從來不穿便裝。

  隨後,刀美蘭在雲集全國頂尖級舞蹈家的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中,擔任了花環舞的領舞,還在國内外舞台上,創造性的表演了獨放異彩的孔雀舞。

  周總理殷切的期望,在刀美蘭的努力與堅持下,已然變成了現實。
 

中國第一位“孔雀公主”

 
  1954年民族工作隊到各村寨挑選文藝苗子,組建州文工隊,12歲的刀美蘭被挑中了。那時,文工隊的條件很簡陋,訓練卻一點不含糊,拿大頂、壓腿、下腰、踢腿、鏇轉…因爲風俗不同,心懷異議的家長紛紛把孩子拉回家。一起去的夥伴,隻剩下小美蘭一個人。

  小美蘭還是堅持下來了。在改編自傣族民間傳說《召樹屯》的《召樹屯與南吾諾娜》中,美蘭扮演了“孔雀公主”。

  在傣族的傳統民間舞蹈中,孔雀都是由男性帶着面具表演的。刀美蘭扮演的“孔雀公主”開了女子孔雀舞的先河,也從此結束了千百年來孔雀舞由男人扮跳的歷史,成爲了中國舞台上的第一個“孔雀公主”。

  1957年,全國第一屆少數民族音樂舞蹈表演,刀美蘭和《召樹屯與南吾諾娜》被雲南省選派北京,參加匯演,受到首都各界的稱讚。不久,她又隨雲南黨政代表團赴緬甸訪問演出,引起轟動,贏得緬甸各界的讚颺。
 

鄉音無改鬢毛衰

 
  刀美蘭的傣族名字就叫楠蝶帝娜,意爲“仙女的百合花”。

  “楠蝶提娜回來了…”村民們敲起金鑼,打起象腳鼓,奔走相告,載歌載舞,迎接着從竹樓里飛出的金孔雀。鄉音無改、年近古稀的刀美蘭,一聽到鑼聲、鼓聲,就不能自己的跳起優美的孔雀舞,融入到歡樂的人群中。鄉親們爲迎接楠蝶提娜的歸來,還請寨子里的老人按照古老的習俗,爲她“拴線”。

  “栓線”的風俗來自傣族世代相傳的傳說,代表長輩對晚輩的祝福,意思是把靈魂栓連在一起,永世不分開。

  楠蝶帝娜家就在熱帶原始雨林邊上,小的時候,每天都在森林間盡情玩鬧。

  天氣熱了,摘個芭蕉葉做個帽子;怕小刺紮腳,就用芭蕉花做鞋子;渴了,用樹葉卷個勺子,舀溪水喝;累了,當然就在樹下睡覺。

  現在闊别多年的楠蝶帝娜,又回來了,村寨沸騰了,一陣陣“水、水、水”的歡呼聲,此起彼伏。
 

緬甸曆險記

 
  五十年前,刀美蘭做爲文化使者,隨雲南歌舞團,被指定陪同周總理到緬甸訪問演出。因爲《召樹屯與楠木諾娜》的傳說,在緬甸一些東南亞國家被百姓所熟知,所以演出異常的火爆。十五歲的刀美蘭所扮演的“孔雀公主”,不僅傾倒了千萬緬甸的觀眾,也讓十七歲的緬甸王子一見鍾情。

  王子決意要娶刀美蘭入宮,並決意要在第二天歌舞團演出到仰光郊外時,直接“搶親”。

  當時的情況應該是萬分危急,如果處理不好,就會釀成一起引世界注目的外交事件,甚至會影響到中緬兩國的外交關係。從緬甸回國的飛機上,周總理和陳毅副總理經過研究商榷,決定成立“東方歌舞團”。
 

《東方紅》的金花再聚首

 
  三年後,刀美蘭被選拔參加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的錄制,受到了毛主席和劉少奇主席的親切接見。

  她的藝術生涯達到了一個巔峰,那一年,刀美蘭剛剛二十歲。

  在刀美蘭50年舞蹈藝術周年的時候,許多老同事、老朋友、少數民族的舞蹈藝術家從四面八方趕來祝賀。藏族舞蹈家才旦卓瑪蒙古族莫得格瑪、維族阿依吐拉…幾位老藝術家身穿的各族盛裝,簡直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刀美蘭與莫得格瑪阿依吐拉崔美善,原先是東方歌舞團的四朵金花。“金花”重逢,朱軍自然沒有放過這樣一次再聚首的難逢良機。隨即提議她們能不能再合作表演一個節目。崔美善沒來,爲了滿足眾人的心願,另外一位在場的朝鮮族舞蹈家崔善玉,欣然申請加盟。

  於是,“藝術人生”版的“四朵金花”來了一次真人秀,在才旦卓瑪高亢的藏族歌聲中,絕對是閃亮登場。藏族舞、朝鮮舞、蒙古舞、維族舞,同歌共舞,舞姿絢麗多彩,着實讓西雙版納舞鄉的鄉親們,大飽了眼福和耳福。
 

召樹屯王子

 
  從大上海入伍的老兵王施曄,當年曾在刀美蘭村里的土台子上,有過一次演出,但與刀美蘭擦肩無緣。再見面的時候,王施曄已然是軍區歌舞團的小提琴演奏員。

  那是全國第一屆少數民族音樂舞蹈調演,省歌舞團從軍區歌舞團請來老師輔導《召樹屯與楠木諾娜》的排練,輔導小樂團的老師就是王施曄。

  那時的王施曄,一身草綠色的軍裝、武裝帶、黑皮靴,英俊瀟灑,意氣風發,被同事叫作召樹屯王子。

  當他遇見稚氣未脱的小美蘭,她身上素樸無邪的美,整個把王施曄給震了。

  就在那一刻,王施曄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個膽大無比的想法。
 

兒子的禮物

 
  婚姻顺意的刀美蘭,在丈夫的支持下,一直努力付出,甚至忙到從來沒有時間過生日。可以說是她一步步的執着,跳出了自己的天地,站在了心中成功的舞台上。

  然而,付出總有疏忽,在成功的背後,他們也留下了難以彌補的遺憾。雖然現在兩個兒子已經過而立之年,也各自有了不錯的家庭生活。可每每提起早年疏於照顧的兩個兒子,刀美蘭夫婦總不免在慨歎中,流露出内心的一些許悔意。

  讓刀美蘭夫婦沒想到的是,一直心存芥蒂的兩個兒子,會突然出現在節目現場。還當着所有在場觀眾、鄉親的面,給刀美蘭送上了一份意義特殊的禮物…
 

“金孔雀”的後來人

 
  刀美蘭以其優美的傣族舞蹈,獨放異彩,被讚譽爲西雙版納飛出的“傣家的金孔雀”。一個既沒上過學堂、更沒進過專業舞蹈院校的女子,她的舞蹈卻享譽中外。可刀美蘭說,從光着腳丫走出竹樓的一個傣家小姑娘,到成長爲一名舞蹈表演藝術家,是黨和國家給了她太多的關注,也給了她很高的榮譽。現在她不僅是國家一級演員、中國舞蹈家協會副主席,還是全國人大常委。她的一生是幸福的。

  幸福的刀美蘭,沒有忘記那些傣家山寨的孩子,也沒有忘記孔雀舞的傳承。十三年前,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刀美蘭民族藝術希望學校”正式開學。不久在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又建立一個分校。目前,傣族、景頗族苗族等近10個民族的五百多名兒童,在這兩所學校免費上學。

  一大群“小孔雀”在節目現場,還和刀美蘭一起,演繹了一場傳承與希望的新孔雀舞。
 

符號似的記憶

 
  刀美蘭在人生的舞台上,以她婀娜多姿的舞蹈,走過了半個世紀,也以一個符號似的記憶,確立了傣族舞者的光彩與驕傲。

  追索刀美蘭舞蹈藝術的足印,在傣鄉回顧她五十年舞鞋上的往事曆程,也算是一場具有特殊意味的美麗紀念。

  《藝術人生》節目組曾爲刀美蘭特别准備過一個晶瑩剔透的獎杯,或許獎杯上鐫刻的文字不多,卻已經可以恰當的代表很多熟悉和知道 “孔雀公主”刀美蘭的人們的心聲,或許也應該是半個世紀以來舞台下的世界對每一個獻身藝術的人最好的一句評語:用藝術點亮生命。

相關報道

  
  2009年2月1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邀請著名傣族舞蹈表演藝術家刀美蘭到中南海總理辦公室做客,與她一起探討如何更好地傳承和發颺光大少數民族文化藝術。

  65歲的著名傣族舞蹈表演藝術家刀美蘭2月14日在北京度過了難忘的一天:溫家寶總理邀請她到中南海總理辦公室做客,與她一起探討如何更好地傳承和發颺光大少數民族文化藝術。
 
溫家寶和刀美蘭
溫家寶和刀美蘭
  這天北京春光明媚,中南海湖面上的結冰正在消融。上午9時40分許,當身着傣族服裝的刀美蘭走進總理辦公室時,溫家寶笑容滿面地緊緊握住她的手說:“歡迎您,刀美蘭同志,‘傣家的金孔雀’。”

  望着眼前和藹可親的溫家寶總理,刀美蘭激動得一時說不出話來。10日,正在北京出差的刀美蘭致信溫總理,就更好地發展少數民族文化藝術談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建議。她萬萬沒想到,工作十分繁忙的溫總理在收到來信的第二天,就利用星期六請她到中南海做客,當面聽取她的意見。

  總理辦公室的會客室陳設簡單,卻書香四溢,生機盎然:一牆書櫃,幾個小沙發,牆角擺放着一株枝繁葉茂的巴西木,茶幾上是一盆競芳吐豔的火鶴。

  “您從事舞蹈藝術50多年了,塑造了一個個感人至深的舞蹈藝術形象,生動地表現了傣族舞蹈藝術的優美、輕盈、内秀、親和,爲少數民族文化藝術的創新與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

  聽了溫總理這番親切的話語,剛剛落座的刀美蘭原本緊張的心情頓時松弛下來。她雙手合十,對總理的肯定表示感謝。她對總理說:“我從一個光着腳丫走出竹樓的傣家小姑娘,成長爲一名舞蹈表演藝術家,是周總理等老一輩黨和國家領導人關心愛護的結果。人民群眾給了我很高的榮譽。我從中領悟到,人民藝術家要真誠地爲人民服務。”

  “我在電視里看過您表演的孔雀舞,純樸自然,委婉細膩,舞姿輕柔流暢。”溫家寶微笑着說,“我去過幾次西雙版納,傣族的兄弟姐妹給我穿上你們民族漂亮的服裝,給我留下美好的記憶。在那里,大家都親切地稱您爲‘傣家的金孔雀’,這是對您的充分肯定。”

  接着,溫家寶關切地詢問了刀美蘭的近況。他說,少數民族文化藝術是中華民族文化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新中國成立後,黨和政府把民族文化藝術的保護、繼承和發展工作列入重要議事日程,少數民族文化藝術蓬勃發展,不斷走向繁榮。我們國家湧現出一大批少數民族藝術家……

  溫家寶扳着手指一一道來,刀美蘭伸出右手大拇指說:“您說得對。如今,新一代少數民族藝術家也成長起來了。”她接着對總理說,“雲南少數民族眾多,有許多頗有特色的民族舞蹈。我希望在有生之年多做些工作,努力促進雲南各個少數民族文化藝術特别是傣族文化藝術的發展。”

  總理對此表示讚許。他對刀美蘭說,雲南是我國少數民族比較集中的地區,許多民族都有着豐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需要我們在保護繼承中不斷發颺光大。

  “您說得太對了,所以我給您寫了那封信。”刀美蘭說。

  溫家寶微笑着對刀美蘭說:“您的舞蹈從形象上體現了自然美,而舞蹈首先是心靈美。舞蹈要靠肢體,因此又體現出生命美,體現出生命的活力和從容。總的來說,舞蹈反映了人與人的和諧、人與自然的和諧。不知道我這樣概括對不對?”

  刀美蘭頻頻點頭。

  “舞蹈是有魂的。從人的生命到大自然到人的心靈,都是有魂的東西。雖然我不懂舞蹈,但是我覺得舞蹈是表達感情的極致。”溫家寶略微停頓了一下說,當人們思想感情難於用語言表達時,舞蹈可以充分地表達出來。正如《詩序》所說:“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舞蹈也是一種文化傳承的文脈。”溫總理提高聲音說,“文脈傳承就像血脈傳承一樣,要把傣族的文化藝術世代傳承下去。”

  “多少年來,我想的就是這件事。”刀美蘭插話說。

  “世代傳承的一個基本條件就是後繼有人,要一代一代傳下去。所以您要傳承傣族文化藝術的願望是好的,但您傳承的傣族文化藝術不僅是一個民族的,而且是我們56個民族文化藝術寶庫中重要的組成部分。”溫總理接着說,“要做到傳承和發颺光大,就要有組織、有規劃。中央有關部門和地方都要給予指導和幫助。”

  “還有,推動世界各國的友誼、合作,也要用藝術形式來溝通,用舞蹈的語言來溝通,用心靈來溝通。一場文藝演出的影響,不亞於領導人的訪問。我講的這些,對嗎?”溫家寶望着刀美蘭親切地問道。

  “非常好,這也是我的心願。”刀美蘭又一次雙手合十,表示讚同。

  從傣族舞蹈的特點到進一步發展少數民族文化藝術,再到如何更好地發揮文化藝術在促進世界和諧方面的作用……溫總理與刀美蘭親切地交談着,房間里不時傳出陣陣笑聲,始終洋溢着融洽歡快的氣氛。

  刀美蘭說,“感謝溫總理對我們傣家人的關懷。孔雀是和平、美好、幸福的象征。我希望培養出千千萬萬個‘金孔雀’,飛到全中國,飛向全世界。”

  “好啊,讓金孔雀永遠在祖國上空飛翔。”溫家寶笑着說。

  不知不覺中,時間過去了近一個小時。刀美蘭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鍾,有些不安地說:“溫總理,您這麼忙,還和我聊了這麼長時間。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和要求,在不斷傳承和發颺光大少數民族文化藝術方面更加努力地工作。”

  說着,她站起身來,拿出一件織工精巧、色彩鮮豔的傣錦掛毯——《孔雀開屏》。溫總理接過掛毯一角和刀美蘭輕輕展開。一米多長的掛毯上,用金色絲線編織的開屏金孔雀栩栩如生。刀美蘭說,“這是我專門請人繡制的,代表我們傣家人的一片心意,送給總理留念。”接着,刀美蘭又遞給總理一個傣族掛包。“請代我謝謝傣族兄弟姐妹們。”溫家寶高興地將掛包斜挎在身上和刀美蘭合影留念。

  刀美蘭轉身向總理告别。“我送您出去。”溫家寶邊穿大衣邊問刀美蘭,“您現在還練功嗎?”

  “還在練呢。”刀美蘭邊回答邊伸展雙臂表演了幾個舞蹈動作。看見她靈活舒展的舞姿,溫家寶高興地笑了。

  走出室外,寒風迎面撲來。刀美蘭再三請總理留步,溫家寶說,我一定送您到大門口。就這樣,溫總理與刀美蘭在中南海里的小路上邊走邊談,一直走到中南海的西北門。

  望着溫總理不時被風吹起的頭髮,刀美蘭關切地說:“總理,您日夜操勞,白頭髮不少了,要多保重啊。”

  “謝謝您。”溫家寶邊說邊爲刀美蘭拉開車門,揮手告别……

  離開中南海後,刀美蘭興奮地說:“我今天很激動,也很高興。溫總理在百忙之中專門見我,談了很多發展少數民族文化藝術的意見,都說到我心坎里了。他平易近人,說話又很親切。我沒有一點隔閡的感覺。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把我們民族舞蹈藝術傳承下去,發颺光大。”

對刀美蘭的評價


  刀美蘭雖未涉足舞蹈學校專修,但她卻在社會大學的藝苑中采花釀蜜,編織出詩一般的五彩花環。從20世紀50年代的《孔雀公主》、《少蔔少》、《趕擺》到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金色的孔雀》和《水》的表演,都以迷人的藝術魅力向世人展示了她那獨特的藝術風采,在海内外舞壇上散發出民族藝術的芳馨。

  1957年刀美蘭在第一屆全國少數民族音樂舞蹈會演中扮演“孔雀公主”穫獎。1980年第一屆全國舞蹈比賽中表演的傣族獨舞《水》、《金孔雀》穫優秀表演獎。

  1982年由刀美蘭主創並表演的“刀美蘭獨舞晚會”受到國内外專家和廣大觀眾的高度評價。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