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624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且听东歌 (2011/5/1 18:04:25)  最新编辑:且听东歌 (2011/5/1 18:04:25)
趙玉芬
拼音:Zhào Yùfēn (Zhao Yufen)
趙玉芬院士
趙玉芬院士
  趙玉芬,有機化學家,1948年12月11日生於湖北漢口,籍貫河南淇縣。1971年畢業於台灣新竹清華大學化學系。1975年穫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博士學位清華大學化學系教授,生命有機磷化學及化學生物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主任。曾擔任清華大學生命科學與工程研究院副院長。1991年當選爲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主要從事生命有機化學、有機磷化學、生命起源、藥物化學和化學生物學領域的研究。發現了磷醯氨基酸能同時生成核酸及蛋白,又能生成LB-膜及脂質體。提出了磷醯氨基酸是生命進化的最小系統。發現了絲組二肽可以切割RNA及DNA切割機理與生物化學中水解磷酸二酯鍵一致。發明了合成抗癌藥三尖杉酯鹼母核的新方法。主要成果有(1)有機磷試劑在合成雜環化合物的應用(2)N-磷醯化氨基酸的新性質(3)磷醯化氨基酸與小肽(4)氨基酸與小肽的FAB-MS研究。代表作有《元素有機化學》、《生命的起源與進化》、《磷與生命化學》。

人物簡介

  趙玉芬(女)  1948~ 中科院院士、清華大學教授、著名有機化學家    祖藉淇縣馬灣,生於漢口,長在台灣。  
趙玉芬院士
          趙玉芬院士

        1971年畢業於台灣新竹清華大學化學系。1975年穫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博士學位,並在原校及紐約大學做博士後導師FaustoRamirez教授。1979年回國,任中科院化學所研究員。清華大學化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1991年入選中科院院士。中國化學會理事,國際科學院院士,國際生命起源學會會員。現任清華大學生命科學與工程研究院副院長,生命有機磷化學國家教委開放實驗室主任。  

     主要研究有機磷化學。發現了磷醯氨基酸能同時生成核酸及蛋白,又能生成LB-膜及脂質體。提出了磷醯氨基酸是生命進化的最小系統。發現了磷醯化氨基酸的飽和溶液可以切割RNA及DNA;切割機理與生物化學中水解磷酸二酯鍵一致。發明了合成抗癌藥三尖杉酯鹼母核的新方法。獨樹一幟,開創生命有機磷化學新領域。首次證明了生命的中心控制元素是磷,在世界上被公認是《有機磷環化規律》的發現者。穫中科院科技進步二等獎、國家教委科技進步 二等獎、首屆中國青年科學家獎。

     主要研究方向爲有機磷化學及生物有機化學,從磷化學角度研究生命科學中的問題,探討蛋白質、核酸、糖及脂類之間通過磷的相互作用,從而揭示生命化學的本質。申請專利5項,發表論文120多篇。

     主要著作有:《磷醯基的參與是生命化學的關鍵》、《生命化學的基本元件:磷醯化氨基酸和蛋白質的共同起源》、《二烷基亞磷酸脂在合成上的應用》等。  

學曆及研究經歷

  1971,台灣清華大學化學學士
趙玉芬院士
         趙玉芬院士

  1975,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化學博士,導師:Fausto Ramirez教授

  1976-1977,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化學系博士後,從事ATP磷化學研究導師:Fausto Ramirez教授

  1977-1979,在美國紐約大學化學系Robert Shapiro教授小組,從事核酸化學研究(NIH Fellowship)

  1979-1988,中國科學院化學研究所副教授、教授

  1988-至今,清華大學化學系教授

  1993-2004,清華大學生命有機磷教育部開放實驗室(2002年10月,更名爲“生命有機磷化學及化學生物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主任

  1994-2004,清華大學生命科學與工程研究院副院長

  2000-至今,廈門大學化學化工學院教授

  2006-至今,廈門大學醫學院藥學系主任

研究領域

  生命有機化學,有機磷化學,生命起源,藥物化學,化學生物學

研究項目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小分子與生物大分子之間的相互作用研究(20732004),170萬,2008.1-2011.12

  973計劃“SARS防治基礎研究”——基於SARS病毒基因組序列的靶向作用小分子的設計合成及其對病毒DNA的調控研究(2003CB514100), 2003-2004, 40萬

  已合成出一系列含雜環聚醯胺與絲組二肽綴合物的發夾型新型化合物,並研究其抗SARS機理

  福建省重大科技項目:福建沙溪微生物資源在環境保護和藥物開發中的利用(2002h011),2002.9-2005.9,70萬

  篩選出了14株甲胺磷降解細菌,利用HPLC,HPLC-MS檢測其降解效率,結果發現其在一周内的降解率最高達到73%。

  福建省科技項目:將分子進化規律應用於抗病毒、抗腫瘤藥物設計的研究(2001f008),2001.8-2004.8,40萬

研究成果

生命起源:

  發現了磷醯氨基酸能同時生成核酸及蛋白,又能生成LB-膜及脂質體。因此,它是生命進化的最小系統。(9, 10, 11)

  蛋白及DNA的切割劑:

  發現了絲組二肽是世界上最小的能切割蛋白及核酸的肽。(4, 5, 6, 7)

藥物化學:

  采用全新的合成路線合成出二肽藥物——丙氨醯穀氨醯胺(中國專利號:ZL 02123369.1,美國專利號:US 2005233977,PCT/CN03/00417,WO 03/106481A1);分别於2004年10月22日及26日拿到了原料藥及制劑的兩個生產證書(原料藥新藥證書編號:證字H20041038,國藥准字:H20041518)。(1, 2, 3)

  N-磷醯氨基酸自催化作用:

  N-磷醯氨基酸可以自身組裝成多肽,並將核苷磷醯化爲核苷酸。因此,N-磷醯氨基酸可以在一鍋反應中同時生成肽庫;核酸庫,及肽-核酸複合庫。(8)

  組合化學與肽庫

  以磷化合物爲肽合成的縮和試劑,建立均肽和雜肽肽庫以及它們與生理活性有機小分子形成的肽綴合物庫,發展了新的肽庫構建方法。(12, 13)

生物質譜學

  利用電噴霧質譜技術研究了一系列磷醯化小肽的裂解及重排規律,進行了生物大分子和有機小分子的弱相互作用研究以及蛋白的序列分析等。(4, 15, 16, 17)

榮譽和獎勵

  1986,“有機磷試劑在合成雜環化合物中的應用”,穫中科院科技進步二等獎
趙玉芬院士主持會議
      趙玉芬院士主持會議

  1990,“N-磷醯化氨基酸的新性質”,穫中科院三等獎

  1991,當選中科院院士

  1993,中國青年科學家獎

  1995,俄羅斯國際科學院外籍院士

  1995,“磷醯化氨基酸、小肽的合成及機理研究與波譜應用”,穫教育部科技進步二等獎

  1997,“正負離子FAB-MS在氨基酸、小肽及其混合物鑒定中的應用”,穫教育部科技進步三等獎

  1997,被科技部推薦爲一九九六年度“十大傑出跨世紀人才”

  1999,穫教育部全國百名優秀博士論文導師獎

  2003,“氨基酸、核苷核糖的五配位化合物研究”,穫教育部科技進步二等獎

  2004,第二屆新世紀巾幗發明家

國際會議及學術訪問

  1986,應Max Plank基金邀請

  1987、1992,應日本科學促進會邀請

  1989,應巴西CNPQ邀請

  1998,應美國科學與工程院邀請

  1999,第12屆ISSOL-國際生命起源大會,美國

  2000,赴台灣講學

  2001,第15屆國際磷化學會,日本

  2002,第13屆ISSOL-國際生命起源大會,墨西哥

  2004,第16屆ICPC國際磷化學大會,英國,在會上爭取到第17屆ICPC國際磷化學大會2007年在中國廈門的擧辦權並任大會主席

  2005,第14屆ISSOL國際生命起源大會,中國北京,大會主席

  2007,第17屆國際磷化學大會(ICPC2007),中國廈門,大會主席

發表文章

  穫得10項國家發明專利,具有自主知識產權。在國際學術刊物上發表300餘篇SCI論文,出版著作5部。正在大力推進丙穀二肽項目的產業化。
趙玉芬院士作品
趙玉芬院士作品

  1.Yu-Fen Zhao, She-kang Xi, GaiJiao Ji. Ai-teng Song, J. Org. Chem., 1984, 49, 4551-4559, “The Phosphoryl as a Novel Amino Protecting Group for Firedel-Crafts Acylation of N-[2-(3,4-dialkoxyphenyl) ethyl]-glycine”

  2.Mei-Juan Fang, Hua Fang, Yao-Jian Huang, Tetrahedron Letters, 2005, 46: 2147–2148, “Mycoediketopiperazine, a Novel Fungal Metabolite form A Popularia sp”

  3.Ting Zhang, Xiao-Lan Chen, Ling-Bo Qu, Yu-Fen Zhao, Bioorganic & Medicinal Chemistry, 2004, 12: 6097-6105, “Chrysin and Its Phosphate Ester Inhibit Cell Proliferation and Induce Apoptosis in Hela Cells”

  4.Yun-Sheng Li, Yu-Fen Zhao, Scott Hatfield, Rong Wan, Qin Zhu, Xiong-Hong Li, Mark McMills, Yuan Ma, Jing Li, Kenneth L. Brown, Chen He, Fang Liu and Xiao-Zhuo Chen,Bioorganic & Medicinal Chemistry 8, 2000, 2675-2680, “Dipenptide Seryl-Histidine and Related Oligopeptides Cleave DNA, Protein, and a Carboxyl Ester”

  5.Yong-Fang Li, Yao-Wu Sha, Yuan Ma and Yu-Fen Zhao, Biochemical and Biophysical Research Communications, 1995, Vol. 213, No. 3, 875-880, “Cleavage of DNA by N-Phosphoryl Histidine”

  6.Yong Ye, Ming-yu Niu, Qiang Yin, Li-feng Cao, Yufen Zhao, J. Mass Spectrom., 2005, 40:690-692, “Electrospray Ionization Tandem Mass Spectrometric Characteristics of Hairpin Artificial Minic Polypeptide”

  7.Qing Zeng, Qiang Yin, Yu-Fen Zhao, Bioorganic & Medicinal Chemistry, 2005, 13: 2679, “The Study on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Seryl-Histidine Dipeptide and Proteins by Circular Dichroism and Molecular Modeling”

  8.Wei-Hua Zhou, Yong Ju, Yu-Fen Zhao, Qing-Gang Wang and Guoan Luo, Origin of life and Evolution of the Bioshere, 1996, 26, 547-560,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Printed in the Netherlands, “Simultaneous Formation of Peptides and Nucleotides From N-Phosphothreonine”

  9.Yu-Fen Zhao, Pei-Shen Cao, Journal of Biological Physics, 1994, 20, 283-287 “Phosphoryl Amino Acids Common Origin for Nuclec Acids and Protein”

  10.Yu-Fen Zhao and Pei-Sheng Cao, Chamical : Physics of the Origin and Life, 1996, 279-285,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J. Chela-Fores and F. Raulin (eds), Printed in the Netherlands, “Basic Models of Chemical Evolution of Life. The Minimum Evolving System”

  11.Feng Ni, Wu Li, Yan-Mei Li, et al, Current Protein & Peptide Science, 2005, 6 (5): 437-442, “Analysis of the Phosphoryl Transfer Mechanism of C-AMP Dependent Protein Kinase (PKA) by Penta-Coodinate Phosphoric Transition State Theory”

  12.Ning Zhou, Kui Lu, Yan liu, Yi chen, Guo Tang, Shu-Xia Cao, Ling-Bo Qu and Yu-Fen Zhao, Rapid Communication in Mass Spectrometry, 2002, 16, 912-919, “Electrospray Ionization Mass Spectrometric Studies of Phosphorus Oxychloride Directed Synthesis of Homo-Oligopeptide Ester Libraries”

  13.Hua Fu, Zhao-Long Li, Yu-Fen Zhao and Guang-Zhong Tu, J. Am. Chem. Soc. 1999, 121, 291-295, “Oligomerization of N,O-Bis(Trimethylsilyl)-α-Amino Acids into Peptides Mediated by O-Phenylene Phosphorochloridate”

  14.Jing Chen, Yi Chen, Yang Jiang, Hua Fu, Bin Xin, Yu-fen Zhao, Rapid Communications in Mass Spectrometry, 2001; 15: 1936-1940, “Rearrangement of P-N to P-O Bonds in Mass Spectra of N-Diisopropyloxyphosphoryl Amino Acids/Alcohols”

  15.Jing Chen, Yang Jiang, Hua Fu, Yi Chen, Chang-Mei Cheng, Yu-Fen Zhao, Rapid Communications in Mass Spectrometry, 2001; 15: 1489-1493, “Rearrangement with Formamide Extrusion in the Electrospray Mass Spectra of Aminoacylbenzylamines”

  16.Zhong-Zhou Chen, Shui-Bing Chen, Yi Chen, Yan-Mei Li, Jing Chen and Yu-Fen Zhao, Rapid Communications in Mass Spectrometry, 2002, 16: 1-7, “Negative-Ion Electrospray Ionization Tandem Mass Spectrometry of N-Phosphoryl Amino Acids and Dipeptides”

  17.Xiao-Lan Chen, Lin-Bo Qu, Ting Zhang, et al., Analytical Chemistry, 2004:76:211-217, “The Nature of Phosphorylated Chrysin-Protein Interactions Involved in Noncovalent Complex Formation by Electrospray Ionization Mass Spectroscopy”

人物事蹟

  趙玉芬從小生長在台灣,1971年新竹清華大學畢業後,考取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也是楊振寧教授所在的學校) 留學深造,1975年穫化學博士學位並開始從事博士後研究工作。1979年,當時正值中國改革開放的初期,當中國的學子們滿懷憧憬紛紛踏上美國的土地時,趙玉芬卻毅然回到了祖國。

求學之路

  當初,的確有許多人不理解,趙玉芬爲什麼會舍棄在美國她已經奮鬥了8年的事業以及那里優越的生活條件和工作環境,而回到了當時還非常落後的中國來。趙玉芬卻說:“我是中國人,回到約旱淖婀約旱耐務,這是很自然的事兒”。她說得很自然、很輕松,然而在這“很自然、很輕松”的背後卻有着一段不平常的心路曆程。
趙玉芬院士出席活動
   趙玉芬院士出席活動

  趙玉芬出生在台灣彰化農村一個普通人家,兄弟姐妹六個,她排行老大,加上父母全家8口人擠在一家祠堂的兩間小小的廂房里,過着艱苦的日子。在趙玉芬17歲那年,父親不幸病逝。從此母親獨自擔起了撫養六個孩子的重任。母親含辛茹苦不停地打工賺錢,供孩子們生活、讀書。並使他們兄弟姐妹六人都讀完了大學。爲了省錢,趙玉芬小時候經常光着腳走二十幾分鍾的路去上學,回來後就幫着母親照顧弟妹。由於生活的艱辛,母親常對趙玉芬說:將來一定要學一個有用的專業,一個能直接創造財富的專業。

  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台灣也曾湧起了一股出國留學熱,有條件的家庭都紛紛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歐美等一些國家去留學。而這些對於家境貧寒的趙玉芬來說簡直是想也不敢想的事,她隻有努力地讀書。

  1971年,23歲的趙玉芬完成了新竹清華大學的大學學業,並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化學專業的研究生,還穫得了高額獎學金。然而,當拿到從美國寄來的入學通知書時,全家人卻爲湊不齊買機票的錢而犯愁。後來,有人爲趙玉芬出了一個迫不得已的主意,讓她把美國的獎學金證書作爲證明,到美國後每月償還航空公司30美元。於是,趙玉芬幸運地拿到了美國的機票。

  臨别時,母親落淚了,母親知道,女兒這一走不是去台北高雄,而是去遙遠的美國,這可不是三年五載能回得來的。母親含着眼淚對她說:“玉芬,媽媽養活了你二十多年,你這一走是不是就不回來了?……”望着母親含淚的雙眼,望着母親日漸蒼老的面容,離别之愁讓趙玉芬幾乎無法邁開腳步。她安慰着母親說:“媽媽您放心,我一定會回來的。”然而,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别竟然是她和母親的最後的訣别,這一走就是25年。

  在美國,趙玉芬由於學習成績優異,取得了直接攻讀博士的資格,1975年她穫得了博士學位,以後又在石溪分校和紐約大學化學系進行博士後研究工作,這一時期,爲她的事業和未來成就打下了深厚的基礎。實際上,從離開台灣的那一刻起,趙玉芬就已經認定:化學是實用科學,學成之後一定要爲自己的同胞做點事,爲社會創造財富。

尋根之旅

  在美國留學期間,有這樣兩件事對趙玉芬的人生經歷產生了重大影響。

  1971年,也就是趙玉芬剛剛來到美國的時候,美籍華人楊振寧教授回到石溪分校作了一次有關中國見聞的演講。楊振寧教授在演講中介紹了祖國的情況,祖國的風光,談到了兒時清華園的志誠小學,談到了西南聯大,談到了祖國大陸的科學家還在進行着科學研究工作……還有中國的最新考古發現,並爲大家展示了一枚出土的銅鏡……對於台灣的留學生來說,這還是第一次聽到有關祖國的消息,這些信息在留美學生中激起了波瀾。趙玉芬也不例外,她感受到與祖國的距離在拉近,祖國是值得親近的……

  1972年,中國一個科學家代表團訪問美國,來到了石溪分校,趙玉芬作爲台灣留學生的代表向代表團團長、中國生命科學界元老貝時璋教授獻花。這是趙玉芬有生以來第一次與大陸同胞如此近距離的接觸。“祖國”這個曾經陌生而遙遠的字眼,一下子變得如此地真實親切。

  趙玉芬的祖籍是河南省,她的父母都是河南淇縣人。在美國,趙玉芬經多方打聽、聯繫,在1978年終於得到了老家的消息,一封來自河南淇縣的家書,勾起了趙玉芬的思鄉情懷。“回老家”一個強烈的念頭湧上她的心頭:“我要回老家,我要去尋根,我要去替父母圓他們二十多年一直未了的心願。”

  也就在同年的夏天,趙玉芬終於回到了夢魂牽繞的故鄉———河南淇縣。九十多歲的外公是前清的秀才,見到外孫女回來高興得當場揮毫潑墨———“爲人民服務思想好,外孫女如今回家鄉。”多麼樸實的語言。在老家,趙玉芬見到了自己的外公、外婆,叔叔、舅舅,阿姨、姑姑,還看到了一隻當年爸爸親自爲過世的爺爺、奶奶燒制的瓷盤畫像。此刻,趙玉芬頓時感悟到:這里就是她的生命發祥地,這兒就是她的祖國!她的生命之火將爲這塊土地而燃燒。

  此次回國,趙玉芬不僅看望了自己的親人,還考察了一些大陸的高校和科研機構。

  第二年,也就是1979年,趙玉芬終於放棄了美國,告别了石溪分校,告别了導師回到了祖國。而此時的趙玉芬已經在化學生物研究領域中顯示出了不可多得的潛質和科學素養。在與導師夏皮洛教授告别時,這位世界著名核酸化學家不無遺憾地說:“C h in e se ga in,Am e r i-can lo ss.你的決定很勇敢,但你的回去是我們美國人的損失。”

生命之舞

  夏皮洛教授的遺憾不無道理。1991年,趙玉芬以大量實驗結果和嚴密的理論證明:氨基酸和磷的化合物———磷醯化氨基酸,是生命起源的種子,並提出元素是生命活動的調控中心。通俗地說,這種磷醯化氨基酸可以同時產生蛋白質和核酸,蛋白質是實現生命功能的物質,核酸承載着遺傳基因,它們共同組成了生命的基礎。這個多少年來人們一直在爭論不休的“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科學難題終於得到了破解,這使得生命科學研究的前沿領域出現了重大突破。與此同時,趙玉芬還取得了十餘項相關領域研究的科研成果。在回國的20多年時間里,她所從事的科學研究事業在不斷取得新的進展,並先後在國内外發表了140多篇重要的科學論文。1991年,43歲的趙玉芬當選爲中國科學院院士,是當時最年輕的女院士。
趙玉芬院士學術活動
  趙玉芬院士學術活動

  回到大陸,趙玉芬一直以來都有這樣一種願望,就是希望能爲海峽兩岸的同胞做點事,爲兩岸的發展做出貢獻。利用一次學術會議的機會,趙玉芬來到了廈門。她說,當她一踏上廈門的土地,就感到一股濃濃的親情撲面而來。這里的鄉音、風土人情、生活習慣與她兒時的記憶是那麼的相似,我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鄉,回到了台灣。廈門的一切都在深深吸引着她。趙玉芬意識到廈門是她放飛理想拓展事業的又一個起點。

  2000年底,趙玉芬來到了廈門大學。此時,她的心中已經裝着一個宏偉的計劃。

  作爲全國政協委員,在2002年的全國政協會議上,趙玉芬院士提出了:以廈門市爲中心,建設“海峽化學生物科技帶”的提案。這一提案得到了國家科技部教育部、福建省和廈門市以及台灣化學生物界和相關企業界、海外留學生、校友等多方的關注和響應。

  而趙玉芬的這一想法,則是受美國聖地亞哥模式的啟發,聖地亞哥是美國的一座城市,在這里有一所重要的大學———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和幾個從事化學生物研究的科研機構。正是這所大學、這幾個研究機構及良好的科研產業轉化模式,吸引了一大批科學家和創業者來這里投身創業。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推動科研成果的產業化,從而帶動了地方經濟的飛速發展。僅2000年,聖地亞哥的400個化學生物科技產業就爲當地帶來了233億美元的市場價值、35000個就業機會,並同時帶動了通訊和軟件業的發展,以驚人的速度成就了一個新的科學硅穀。這就是所謂的聖地亞哥

  趙玉芬分析認爲,在福建的兩院院士中,大多數是從事化學生物研究工作的。福州的微生物技術走在全國的前列,廈門大學有化學化工學院這樣一流的學科群體,有生命科學、海洋科學、醫學科學等生物科技資源。如果將廈門、福州的科研力量聯合起來,那就代表着國内化學生物的最高水平,其發展潛力是無可限量的。此外與廈門僅一水之隔的台灣

  也擁有一批化學生物領域里的科研精英,有豐厚的科技、產業、資金資源。如果能在廈門建設一個高水平的硬件科技平台,吸引大批科學家前來創業;如能很好地利用廈門的地域優勢,將兩岸的科研力量團結起來,吸引投資、帶動產業,拉動當地經濟發展,促進東南沿海經濟和兩岸經濟的共同發展,進而輻射東南亞……建設海峽化學生物科技帶的構想並不遙遠,趙玉芬認爲我們有這樣的條件。

  如今在各界的支持下,這一構想的實現正在一步步向前推進。趙玉芬也將自己的全部時間和精力投入到對科學事業的孜孜追求中。來到廈門大學的近3年時間里,在基地建設、科研、教學及科研成果產業化方面趙玉芬院士做了大量的工作。在省市政府、廈門大學的支持下,趙玉芬組織並先後向福建省和教育部申辦了兩個有關化學生物及醫藥研究的重點實驗室;培養着一批化學生物領域的博碩士科研人才;承擔了福建省有關環境保護和藥物開發及抗病毒抗腫瘤藥物設計研究等兩個重點科研項目。在科研成果產業化方面,趙玉芬帶着她在廈門大學的科研小組經過3年的攻關,並與企業聯手,成功地完成了生物醫藥———丙穀二肽合成的中試過程,並爲這一全新的合成方法申請了中國和國際專利,爲這一成果顺利實現產業化鋪平了道路。

  丙穀二肽是一種營養藥物,對處於生命危急時刻的病人起着重要作用,及時補充丙穀二肽,可以顯著縮短病人治療和恢複的時間。丙穀二肽在歐美等國已經普遍應用,而目前在我國隻能依靠進口,價格昂貴。從它的市場前景來看,丙穀二肽其藥用價值的特殊性,就像生理鹽水、葡萄糖一樣,將成爲救護病人的必需品。其市場價值不可限量。

  除了工作,趙玉芬對生活的要求極其簡單、儉樸。對於她來說,節假日已經成爲了生活中的 奢侈品。學校門口的快餐店幾乎成了她常去的地方。

  據趙玉芬的一位學生說:“趙老師對我們非常關心、非常愛護,誰有困難她都會主動幫助。有一位來自雲南的研究生,父親患了癌症,家里爲給父親治病幾乎花光了所有的積蓄。趙老師知道後,主動拿出2600元給這位學生帶給父親治病,還交代助理打電話給在北京的保姆,讓她買藥寄去雲南。平時,趙老師怕我們生病,經常買些常用藥備在實驗室里。每次出外考察或參加學術會議回來,趙老師都忘不了買些好吃的帶給我們……如同母親對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在學術方面,趙玉芬非常懂得尊重别人,特别是對年輕教師和初出茅廬的青年學生。在一些學術活動中,她總是首先把自己的年輕助手和學生介紹給大家,鼓勵他們,給他們信心。

  爲了科學研究,她經常深入實地考察調研;爲了一次成功的合作,趙玉芬不辭辛勞地奔走。她還經常利用午休時間爲學生修改論文、上網查找文獻資料,了解最新科研動態……如同一台不知疲倦的機器,不停地運轉着。

  趙玉芬這樣歸納自己的人生軌蹟,她說:“台灣孕育了我這顆種子,美國是我萌芽的地方,祖國是我生命的根。”

多情院士

  清華大學的校園里有一池水。朱自清先生爲它寫下了傳世之作《荷塘月色》。每天清晨,當趙玉芬騎着腳踏車從池邊駛過時,她常常會想起另一片水面,它更大一些,水中可以劃船。它叫成功湖,在台灣新竹清華大學的校園内。
趙玉芬院士學術報告
趙玉芬院士學術報告

  1971年她畢業於海峽對岸的那所高等學府,然後赴美留學。我第一次見到趙玉芬,聽她講起自己的人生旅程時,就曾暗暗地感慨命運的安排,它仿佛走了一個圓,20年後趙玉芬又回到了母校,隻不過這是另一岸的清華園。

  坐在我面前的趙玉芬,頭髮剪得短短的,穿着一件很隨便的套頭衫。清秀的眉目之間有着一種聰穎,笑起來又漾出柔和的情致。她10歲的女兒小伊手里捧着電話,跪在沙發邊的地板上在打一個長長的電話,時不時把目光向我這個不速之客掠過來,那雙眼睛宛若媽媽一般的靈秀。

  小伊是在大陸出生的。趙玉芬幽默地說:“我的女兒及我提出的‘是生命化學調控中心’的學說,都是在大陸孕育、誕生和長成的,百分之百的中國式。”她是最早一批返回大陸定居的旅美台灣科學家之一。1979年當她在中關村科學城安下自己的家時,那里還沒有後來聲名遠播、公司林立的電子一條街,進城去也沒有那麼多豪華飯店、購物中心和立體交叉橋。

  我聽說她回國前,已從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畢業,正在位於曼哈頓的另一所名牌學校里做博士後,並以不滿30歲的年齡,在有機磷化學、有機金屬化合物和核酸有機化學研究中提出一系列創新性的見解,前程正是一片錦繡。“你爲什麼要回到大陸定居呢?”這是十幾年來許多人無數次向她提過的問題,我又向她提出來了——

故土情

    她說,這要從她1978年第一次回國探親講起。

  趙玉芬的老家在河南淇縣。1949年她尚在繈褓之中就隨着父母渡海去了台灣。祖父、外祖父兩支很大的家族,眾多的親戚都留在了家鄉。河南,古老的中原文化發祥地;淇縣,3000多年前叫朝歌,是擁有燦爛的青銅器的商朝國都。縣城邊那道淇河,在《詩經》中已有記載。從小時候起,趙玉芬就常常聽到媽媽講述這條河清清的流水和岸邊密密的楊樹林。

  當她的雙腳踏上故鄉的土地時,她說:“我突然之間有了一種實實在在的感覺。以前在台灣,我對自己來自哪里,我的祖先是誰都很茫然。沒有根,人好飄浮啊!”

  她走進了外祖父的家,母親出生的房間靜靜地伫立在那里,年過九秩的外祖父成爲悠悠歲月的見證,向她傾吐着人生的蹉跎。她也看到了淇河,淙淙的河水依然不舍晝夜地流着,兩岸的楊樹林年年落葉再生,叔叔每天就在岸邊樹下作晨練。在這山水、村鎮和血緣中她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根:“這對人生是很重要的經歷。”趙玉芬說。

  當然,故鄉的貧窮也使她震驚:塵土飛颺的公路上,人拉着平板車踽踽前行;路旁哞哞叫的耕牛,祖屋剝灰褪色的牆面,衰草叢生的屋頂,都帶着一股年深月久的氣息。但是故鄉之大,祖國之遼闊,卻從另一方面開闊了她的胸襟。後來她訪問了北京上海天津的化學研究機構,發現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非常多。中國科學院化學所的老所長柳大綱先生熱情地挽留她:“歡迎你到我們這里來工作。”

  她後來和我講起,當年回國時,她幾乎把除了汽車以外能帶回來的大件小件一股腦都帶回來了,還專門買了一隻特大號的冰箱,她擔心買菜排隊要花費太多的時間。現在擺在她三室一廳住宅里的冰箱,當然不再是那個龐然大物,它太占地方,後來也沒派上多少用場。但我卻覺得不妨把它留下,作爲趙玉芬義無反顧回國的一個紀念,因爲它可以證明,爲了適應回國後生活的變化,以便全身心地投入科學研究,她曾經做過怎樣充分的准備。

  “如果爲生活,我會留在美國,我的台灣同學洋房、汽車都換了幾代了。但如果爲事業,我應該回到祖國。我們搞化學的,大多在美國化工界給外國人幹些具體事,很難從事自己喜歡的課題。而我能夠取得今天被國際國内都承認的成果,多虧了在祖國這樣一個穩定的環境中,十幾年安心地從事一個專業的研究。”她的回答洗盡了浮華之辭,樸素懇切。

師生情

   今年元旦剛過的一個晚上,中央電視台播出她是新當選的中國科學院最年輕的學部委員,她家客廳里的那隻淺灰色電話便不斷鈴聲大作。絡繹不絕的鈴響,帶來她的同事、學生們熱烈的祝賀。當我走進她家的時候,她正在接第15次電話。從這天開始,她成了新聞人物,記者們追逐着她,用筆、用照相機、用攝像機。她還不得不多次回答另一個經常被提出的問題:“在你從事科學研究的道路上,誰是對你影響最大的人?”她說:“我的老師。”

  這里的老師是複數的概念。她首先追溯的是在台灣彰化女中讀書時,那位教化學的女老師:“她講課生動有趣,讓我一下子就喜歡上了化學。”她也談到大學的老師們,“那時在新竹清華教書的先生,不少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年紀比較輕,思想不守舊,我在大學里打下的基礎很紮實。”兩年前的秋天,她的老師張昭鼎先生曾帶隊一行27人,到上海、北京作學術交流,也到清華大學“走親戚”,趙玉芬開心地說:“海峽兩岸有機化學的交流就這樣開始了麼!”

  使趙玉芬最難忘的還有她的美國導師拉米爾茲教授。這位世界著名的有機磷化學家給了趙玉芬一雙慧眼和一把開啟科學大門的金鑰匙。趙玉芬回憶道:“拉米爾茲先生非常重視我們的思維過程和思維方式,他要求我們千方百計用一切手段跟蹤和監測化學反應的全過程。他特别強調,當某一個化學反應沒有出現預測的結果時,不要認爲這是失敗;請注意觀察,實際上出現的究竟是什麼。這個不依照你按舊的思維方式預測所出的結果,很可能是一個創新。”

  趙玉芬是他的得意學生。他的實驗室像個“小聯合國”,有美國人日本人德國人波蘭人印度人在那兒工作,中國人隻有趙玉芬一個。

  教授很快就發現這個中國女學生思維活躍,還有女性可貴的直覺和敏銳。她在做一些有機的合成實驗時,常常有一些新的發現,即使做前人已經做過的實驗,她也能夠發現他們忽略的或受當時監測儀器限制而沒有看到的現象。趙玉芬僅用了三年半就拿下了有機化學博士的學位。遺憾的是拉米爾茲先生沒有見到他的這位女弟子十幾年後穫得了中國科技界最高和終身的榮譽稱號,在這個消息公布的四個月以前,他因心髒病故去了。

  1986年趙玉芬在大陸穫博士生指導教師資格,她把拉米爾茲先生傳授給她的科學思維方式又教給她的學生。她現在麾下就有好幾名博士後、博士生和碩士生。我在清華大學化學館的實驗室里,見過她和她的學生們。在一排排實驗台和亮晶晶的試管儀器之中,趙玉芬竟顯得比在她自己家里更加自如。她談笑風生,纖細的身材,混在高高大大的博士後、博士生中,仿佛一位女大學生。盡管她有着全國政協委員、青聯委員等一大堆頭銜,在學術上更是一路輝煌,但她的學生們從來不認爲趙老師屬於“女強人”之列,他們說她心地善良,作風民主,且身上有着一種矛盾的和諧統一:學術思想上的西方開放性和文化取向上的東方傳統。

母女情

   趙玉芬16歲,中學還沒有畢業的時候,父親病逝,家庭一下子坍塌了巨大的支柱。堅強的母親靠做工養家,以柔弱的雙肩挑起撫養6個子女的重擔。趙玉芬是長女,最小的妹妹隻有3歲。她失去了父親,又目睹着母親的艱辛,在短短的時間里就成熟起來。她說:“家中再沒有父親可以依靠了,今後凡事隻能靠自己。我開始嚴肅地思考人生,懂得了對自己、對母親、對弟弟妹妹我應有一種責任感。”

  她考入新竹清華以後,始終堅持半工半讀。除了學習,還做家庭教師,並在校内圖書館打工。她的學習成績優異,每年都能拿到最高的獎學金,其它的收入可以交給母親補貼一部分家用。家境的清貧使她早早地自立,並養成了頑強的毅力,這對她日後從事的生命化學研究很重要。

  從1981年開始,趙玉芬在中科院化學所做把磷與氨基酸聯接起來的實驗,她發現氨基酸原來是很穩定的,單個的沒有生命現象,但是當把它與磷連接起來的時候,它就被激活了,變成有生命力的化合物,可以長大,可以交換信息,可以跳來跳去地改變位置。氨基酸一共有20種,是否每種與連接起來,都會發生這種仿生化學反應呢?她和助手們連續做了7個都很顺利,但做到第8個時遇到了困難。

  這個叫絲氨酸的化學物質不加磷時乖乖的,一加上磷,它竟活潑得像大鬧天宮的孫悟空,變化無窮,常常變得無影無蹤,他們反複在實驗中企圖抓住它都未能奏效。這是趙玉芬最困難的時刻,足足花了一年的時間,她才找到了給這個“孫悟空”頭上加緊箍咒的辦法,終於使它老實下來,並觀測到了它七十二變的規律。趙玉芬說:“化學是一門實驗的科學,沒有實驗的結果就沒有發言權。在做實驗發生困難的時候,有人可能中途放棄了,而我堅持下來了,得到了結果,因此取得了成功。”在10年之内,趙玉芬和她的學生們把20種氨基酸和磷的合成實驗全都做完了,據此她提出了“磷是生命化學調控中心”的學說,首次從磷化學的角度去破解生命的奧祕。

  趙玉芬身上顯然有她母親的影子:堅韌不拔和溫柔慈愛。當她有了女兒以後,她一直在努力培養小伊自立的能力,早早就把她送進了寄宿學校。周末小伊回到家,叮叮咚咚彈起鋼琴,冷清了6天的家里方才熱鬧起來。我見到過這個小姑娘,有一次她在媽媽面前恃寵撒嬌,一副任性的模樣,此時的趙玉芬可全然沒有了她在指揮那些磷化合物時的果決和威風。不過小伊還是讓媽媽放心的,她學習成績很好,也懂得天下不少事情。今年過元旦時,10多個學生聚在趙玉芬家里進行卡拉OK大賽,唱來唱去,誰都唱不過小伊。

  趙玉芬的母親已經去世,四個妹妹、一個弟弟早已長大成人,兩個在美國,三個在台灣,手足之間聯繫密切,經常有人回北京探望他們的大姐。小伊長得極像做了律師的六姨,拿六姨小時候的照片去辦小伊的學生月票,蠻可以假亂真。不久前趙玉芬告訴我,她接到了台灣弟妹的電話,他們忙忙地問姐姐,她當選學部委員的消息是否確實?當得到了肯定的答複以後,他們說:“我們要到爸爸媽媽的墓前去,告訴他們這個喜訊。”

  溫馨和思念一齊湧上心頭,趙玉芬的眼睛濕潤了。我猜想那時刻她的心一定飛回到台灣彰化,她的父母在那里永久地安息着。這位年輕的女化學家,以她人生的軌蹟溝通着海峽兩岸,這不是一樁極富象征意義的事情嗎?

人物品讀

風骨之魅

  作爲一名女科學家,趙玉芬取得成功,創出國際一流的科研成果,靠的是才華、勇氣、毅力和雙倍的付出。

  趙玉芬出生在漢口,不滿周歲就隨父母去了台灣,在彰化農村度過了童年。一九七一年,趙玉芬從新竹清華大學化學系畢業後,赴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攻讀有機化學博士學位,後來又在石溪分校、紐約大學做博士後研究,並加盟紐約大學化學系莎彼羅教授小組,從事核酸化學研究,在有機磷化學研究方面嶄露頭角。

  一九七八年,美籍華人物理學家楊振寧回母校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作有關中國見聞的演講,在留美中國學生中激起了波瀾,也改變了趙玉芬的生命曆程。其時中國文革剛過,百業待興,“中國科學的春天來臨了,祖國需要大批的研科人才。”楊振寧教授帶來的這一信息,對於渴望報效祖國的海外學子來說,無疑是一聲春雷。“祖國”,這個既熟悉又陌生、既親切又遙遠的概念,在趙玉芬的心目中一下子真實而親近起來。

  當年夏天,趙玉芬作了一趟“試探性”的故鄉行,考察了北京一些大學和科研機構。當時中國科研條件十分簡陋,國内生活水平比較低。但趙玉芬仍毅然作出了立即回國的抉擇,因爲祖國的需要就是召喚。一九七九年,她謝絕了美國一些科研機構的高薪聘請,回到了中國科學院化學所,幾年後又轉到清華大學化學系任教。

  二十年過去了,趙玉芬的事業取得了豐碩成果。她用嚴密的理論和大量的實驗結果證明,氨基酸和磷的化合物--磷醯化氨基酸是生命起源的種子,在生命起源領域蛋白派、核酸派兩大派别之外,提出了中國科學家的獨到見解,使生命化學的這一前沿研究領域出現了重大突破。她研究發明的“有機磷試劑在合成雜環化合物中的應用”、“N—磷醯化氨基酸的新性質”等十餘項科研成果,先後榮穫科學院、教育部科技獎。

  每一個成功,都是趙玉芬科研里程上一個新的起點。她就象上緊發條的機器,在高效率地運作着、探尋着。二十年里,她在國内外發表了一百四十多篇學術論文,平均每年超過七篇;她發現的可合成抗癌藥三尖杉酯鹼母核的新方法和一系列無毒高效的抗血吸蟲新化合物,一旦開發成功,經濟效益將無可估量……

  趙玉芬平靜、溫和、樸實無華。雖然排行老大的她時常爲思念台灣年邁的母親而憂傷滿懷;雖然當年留在海外的同學有的過上了更舒適的生活,但趙玉芬依然淡淡地說:“總要有人做基礎理論研究,這是一個國家科學事業的基礎。”

兩個故鄉,一樣深情

海峽兩岸都是故鄉

  人們耳熟能詳的台灣歌曲《橄欖樹》中有句歌詞:“不要問我從哪里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當我見到中科院院士趙玉芬教授的時候,心中不禁浮現出這首感人的歌曲。趙玉芬女士1948年出生在大陸,1949年尚在繈褓之中的她被父母帶到了台灣。趙玉芬的老家在河南淇縣,她說,小時候媽媽常常給她講家鄉那條清澈的淇河和岸邊密密的楊樹林,還有遠在故鄉多年未見的外祖父母。年輕的趙玉芬的心里有一個願望:有機會一定要回河南淇縣去看看外祖父母。

  1971年她畢業於台灣清華大學,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化學專業的研究生。拿到入學通知書時,家境貧寒的她卻因沒有足夠的錢買機票而爲難。有人給她出了一個主意,用美國大學的獎學金證書作證明,向航空公司賒錢買機票,以後每月償還航空公司30美元。臨别時,母親含着眼淚對她說:“媽媽養了你20多年,你這一走是不是就不回來了?”她安慰母親說:“我一定會回來的。”然而,人生的許多景況是無法預測的。1978年她從美國去河南淇縣探望外祖父母,台灣當局因此禁止她回到台灣。“我的故鄉在遠方”,又成了趙玉芬對母親思念的寄托。而當1996年趙玉芬功成名就再次回到台灣,已是離台25年以後,母親已不在人世。1971年與母親的惜别,竟成了天人永隔的最後訣别。

回到大陸開創事業

  趙玉芬剛到美國的時候,楊振寧教授回到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作了一次有關中國見聞的演講。他介紹了祖國的情況,談到了大陸的科學家還在進行着科學研究工作,還介紹中國的最新考古發現,展示了一枚出土的銅鏡。隨着中美關係的改善,1972年中國科學家代表團訪問美國,來到了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趙玉芬作爲台灣留學生的代表向中國生物學家貝時璋教授獻花。趙玉芬經過幾年時間多方打聽和聯繫,在1978年終於得到了老家河南淇縣的消息,與外祖父母取得了聯繫。這一年的夏天,趙玉芬終於回到了魂牽夢繞的故鄉。時年90多歲的外公是前清的秀才,見到外孫女回來高興得當場揮毫潑墨。憶起那時的曆曆往事,趙玉芬說:“我突然之間有了一種實實在在的感覺。以前在台灣,我對自己來自哪里,我的祖先是誰都很茫然。沒有根,人好飄浮啊”

  這次的故鄉之行,改變了她的人生之路。她訪問了北京、上海、天津的化學研究機構,發現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當得知趙玉芬1975年在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穫得化學博士學位並正在紐約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工作時,中國科學院化學所所長柳大綱先生熱情地對她說:“歡迎你到我們這里來工作。”

  1979年,趙玉芬告别了紐約大學的博士後導師夏皮洛教授,回到了祖國,成爲中國科學院化學研究所的一名研究人員。1986年,她的研究論文《有機磷試劑在合成雜環化合物中的應用》穫中科院科技進步二等獎。1988年,趙玉芬轉赴北京清華大學任教授。1990年,她的研究成果《N―磷醯化氨基酸的新性質》穫中科院三等獎。1991年,趙玉芬以大量實驗結果和嚴密的理論證明,氨基酸和磷的化合物――磷醯化氨基酸,是生命起源的種子,並提出磷元素是生命活動的調控中心的學說,引起國内外學術界的廣泛關注。1991年趙玉芬當選爲中科院院士,成爲當時中科院最年輕的女院士。1993年趙玉芬任清華大學有機磷開放實驗室主任,並於當年穫得“中國青年科學家獎”。1995年,趙玉芬當選爲俄羅斯國際科學院外籍院士。2000年,由於眷戀着台灣那溫暖濕潤的氣候,趙玉芬來到了與台灣有着相同氣候條件的福建廈門,任廈門大學化學化工學院教授。

促進兩岸學術和親情交流

  回到大陸多年來,趙玉芬一直希望能爲海峽兩岸的同胞做點事。作爲全國政協委員,在2002年的全國政協會議上,趙玉芬提出以廈門市爲中心,建設“海峽化學生物科技帶”的提案。提案得到了科技部、教育部、福建省和廈門市以及台灣化學生物界和企業界的關注和響應。

  趙玉芬認爲,福建的中科院和工程院院士,大多數是從事化學生物研究的。福州的微生物技術走在全國的前列,廈門大學有化學化工學院這樣一流的學科群體,有生命科學、海洋科學、醫學科學等生物科技資源。與廈門僅一水之隔的台灣也擁有一批化學生物領域里的科研精英,有豐厚的科技、產業、資金資源。如能很好地利用廈門的地域優勢,將兩岸的科研力量團結起來,吸引投資,帶動產業,就能拉動當地經濟發展,並促進東南沿海經濟和兩岸經濟的共同發展。

  在各界的支持下,這一構想正在一步步向前推進。趙玉芬向福建省和教育部申辦了兩個有關化學生物及醫藥研究的重點實驗室,培養着一批化學生物領域的博士和碩士科研人才;承擔了福建省環境保護和藥物開發及抗病毒抗腫瘤藥物設計研究等兩個重點科研項目。趙玉芬帶領她在廈門大學的科研小組經過3年的攻關,成功地完成了生物醫藥――“丙穀二肽”合成的中試過程,爲這一全新的合成方法申請了中國和國際專利,並以該項目爲核心技術注冊成立了“廈門廈大肽穀藥業有限公司”,全力推進該項目的產業化進程。丙穀二肽是一種營養藥物,對處於生命危急時刻的病人起着重要作用,及時補充丙穀二肽,可以顯著縮短病人治療和恢複的時間。丙穀二肽在歐美等國已經普遍應用,而目前在中國隻能依靠進口,價格昂貴。趙玉芬研制成功的新的合成方法,其市場價值不可限量。

  1996年以來,趙玉芬多次回到台灣,憑借師生和學術的聯繫,促成了廈門大學台灣東海大學成功大學結爲姐妹學校;並成功地擧辦了4屆“海峽化學生物學生物技術與醫藥發展研討會”。今年4月,第四屆“海峽化學生物學生物技術與醫藥發展研討會”召開,吸引了台灣產業界參加,使兩岸在生物技術與醫藥方面的合作又向前邁出了可喜的一步。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