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29899 次 历史版本 4个 创建者:带你去天堂 (2010/3/3 7:09:01)  最新编辑:lanwei87 (2011/12/16 8:55:39)
古蘭經
拼音:gǔ lán jīng
英文:Alcoran
同义词条:《古兰经》,《可兰经》
 《古蘭經》架
 《古蘭經》架
 
  《古蘭經》(舊譯《可蘭經》;阿拉伯語:أَلْقُرآن,意思爲“誦讀”),是伊斯蘭教的經典,共有30卷114章6236節,每一章以一個阿拉伯語詞作爲名稱。穆斯林認爲《古蘭經》是真主安拉的語言,通過大天使吉蔔利里(聖經譯爲“加百利”)傳授給穆罕默德。穆斯林認爲,古蘭經不僅是一部宗教經典,更是關於人類社會的法則。中國歷史上曾對“古蘭經“有多種譯法,如:《古爾阿尼》,《可蘭經》,《古蘭真經》,《寶命真經》等。據歷史的記載:《古蘭經》是安拉在610年的“蓋德爾”之夜,命令天使吉蔔利勒向先知穆罕默德開始陸續頒洚《古蘭經》文,直至632年穆罕默德逝世,“啟示”中止。

  穆斯林認爲:《古蘭經》是安拉“神聖的語言”,是一部“永久的法典”;是伊斯蘭教信仰和教義的最高准則;是伊斯蘭教法的來源和根本依據;是穆斯林社會生活、宗教生活和道德行爲的准繩;是伊斯蘭教各學科、各教派學說的立論基礎。

  《古蘭經》的全部内容確立了伊斯蘭教的基本教義和典章制度,同時還反映了先知穆罕默德時代阿拉伯半島的社會現實和圍繞伊斯蘭教的傳播展開的鬥爭狀況。其主要内容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古蘭經》中講到伊斯蘭教與多神教和“有經人”的爭論。論爭的焦點是:關於安拉的獨一性、穆罕默德的先知地位和《古蘭經》是否爲安拉所降等問題。

  2.《古蘭經》闡明伊斯蘭教的信仰綱領是:信安拉、信天使、信經典、信眾先知、信末日的懲罰。就是大家常說的“六大信仰”。  

《古蘭經》的啟示和記錄


  《古蘭經》是在二十三年(公元六0九——六三二年)的期間依照臨時發生的事件和社會發展的需要,而陸陸續續地零星啟示的。最初啟示的是:“你當奉你的能創造的主的名義而宣讀,他曾用血塊創造人。你當宣讀,你的主是最尊嚴的,他曾教人用筆寫字,他曾教人以人所未知。”(96:l-5)最後啟示的是:“今天,我已爲你們成全你們的宗教,我已完成我所賜你們的恩典,我已選擇伊斯蘭做你們的宗教。”

  全部《古蘭經》共計一百一十四章,穆聖在麥加傳道的期間啟示了八十六章,他遷移到麥地那後啟示了二十八章《黄牛章》是最初啟示的),大部分是比較長的。當時爲了某一件事情,或某一個問題,而啟示一節或數節,有時降示整整的一章,例如第一章和第一一二章,便是一次啟示的。穆聖每奉到啟示,立刻就傳授面前的門弟子;會寫字的,立刻就把它記錄起來;不會寫字的,立刻就把它緊記在心上,當面就背誦給他聽,看背記得正確不正確。他們再把它傳授給不在場的教友。當日,他們以學習《古蘭經》爲最重要的功課,故聖門弟子多有能背誦全部《古蘭經》的。穆聖有幾位書記,專負記錄《古蘭經》的責任,如宰德(Zaid ibn Thabit)、阿里(‘Ali ibn AbiTalib)、伊本·默斯歐德(Abdullah ibn Mas'ud)、武百耶('Ubayy ibn Ka'b)、歐斯曼('Uthman ibn'Affan)、艾奈斯('Anas ibn Malik)等是比較著名的。穆聖把新的啟示口授他們,他們就把它記錄在一塊皮子上,或一片石板上,或海棗樹枝上,或駝羊等的肩胛骨上。’他們記錄《古蘭經》的時候,猶如背誦的時候一樣,穆聖指示他們這幾節應該記錄在某章的某節之後。穆聖在拜内或拜外,常常當眾朗誦《古蘭經》一章或數章,門弟子也聽熟了。因此,《古蘭經》每章中各節的次第,是穆聖在世時早已編定了的。至於各章的次第,那是聖門弟子編定的,大概是把比較長的放在前面,把比較短的放在後面,但也不一定是那樣的。因此,阿里所編排的《古蘭經》,各章的次第,是依年代的先後;又伊本·默斯歐德和武百耶所編的,各有其特殊的次第。 

《古蘭經》的整理和保管


  穆聖去世後,《古蘭經》還沒有定本。艾蔔.白克爾(Abu Bakr)繼位的第二年,葉麻默(al-Yamama)戰役,能背誦全部《古蘭經》的聖門弟子,有好幾位犧牲了。歐默爾(Umaribnal-Khattab)向艾蔔伯.克爾建議整理《古蘭經》,以免散佚。艾蔔·伯克爾說:“使者沒有做過的事,我們怎麼能做呢?”但歐默爾終於說服了他。他就使人去把宰德找來,對他說:“你是一個有才智的青年,我們對於你是毫不懷疑的;你還替使者記錄過啟示。請你把《古蘭經》蒐集起來吧。”嗣後,艾蔔伯克爾又聘請了武百耶、阿里、歐斯.曼三人來協助宰德。他們四位都是替穆聖記錄啟示的,又都能背誦全部《古蘭經》他們組織了一個《古蘭經》整理委員會(在那個時候,當然沒有此類名稱),經常開會整理他們以前所記錄的啟示,以背記的資料和記錄的資料,互相校對。他們校到第九章(《以討白章》)第一二八節和一二九節的時候,隻有背記的資料,卻沒有記錄的資料,後來,費了很大的工夫,在艾蔔·胡宰默(Abu Khzaimaibn'Aus)的家里找到了記錄的資料,他們才放着筆。第三三章(《艾哈薩蔔章》)第二三節的記錄資料,也是費了許多工夫,才由胡宰默(KhuzaimaibnThabit)的家里找出來的。他們把全部《古蘭經》整理起來,交給艾蔔·伯克爾保管。他去世後,歸歐默爾保管。歐默爾去世後,歸他的女兒聖妻哈福賽(Hafsa bint'Umar)保管。  

《古蘭經》的統一和流傳


  回曆二十五年(公元六四五———六四六年),叙利亞和伊拉克的穆斯林在亞美尼亞和阿塞爾拜疆戰役中曾爲《古蘭經》的讀法而發生爭執,侯宰斐(Hudbihibnal-Yamani)目擊這種情形,感覺不安,返回麥地那後,報告哈里發歐斯曼,並且建議說:“在這個民族象猶太教徒和基督教徒樣分裂之前,你趕快設法挽救吧。”歐斯曼就派人去對哈福賽說:“請你使人把《古蘭經》的資料送來給我們,讓我們抄錄幾部,然後送還你。”歐斯曼命宰德、伊本·左丕爾(*bd-ullahibn Zubair)、賽義德(Sa'id ibn al-‘Asi)、阿蔔杜拉赫曼('Abdurrahman ibn al-Harith)等人謄寫了好幾部。宰德是麥地那人,其餘的都是麥加的古來氏人(Quraish),歐斯曼對他們說:“倘若你們爲《古蘭經》的詞語而與宰德的意見不一致,那末,你們照古米氏人的方言抄寫吧。因爲《古蘭經》是依他們的方言而啟示的。”他們通共抄了七部,一部保存在麥地那,其餘的分寄麥加、大馬士革、也門、貝海賴尼、庫法、百索拉等地。歐斯曼下令把其它的抄本一概焚毁。歐斯曼下令抄寫的《古蘭經》,稱爲定本(al一Mushafal-Imam),或歐斯曼本(Mushaf'Uthman),現在通稱歐氏本(al-Mushafal-“Uthmani)。現在全世界通行的《古蘭經》,隻有這種定本,這是歐斯曼對於伊斯蘭教最大的貢獻。  

《古蘭經》對於阿拉伯語文的貢獻


  《古蘭經》在阿拉伯文學史上占一個最高的地位,一千三百年以來,《古蘭經》是阿拉伯語文的典範。

  阿拉伯半島,原是一個偏僻的地方;阿拉伯人,原是一個無名的民族;阿拉伯語文,原是無地位的。在《古蘭經》以前,阿拉伯人並無書籍;雖有很多的詩歌,然而都是非常鄙俚非常淺薄的,不過歌詠酒色,描寫掠奪,嚴格地說起來,不得稱爲文學。有了《古蘭經》以後,阿拉伯人才有文學,阿拉伯語文才成爲一種有力量的語文。隨着阿拉伯民族的發展,《古蘭經》傳播到亞非歐三大洲上,對於許多民族的文學史,發生了很大的影響。

  司騰迪斯博士(Dr. steingass)說:

  我們可以問一問自己:假若沒有《古蘭經》阿拉伯語文會呈一種什麼狀態呢?這不是一種徒然的冥想。阿拉伯語中曾經出現過許多寫實的和浮誇的優美的詩歌,但那些詩歌,大部分是保存在人民的記憶中的……。而且詩歌不是與文學相等的……。阿拉伯人分爲許多部落,永遠互相殘殺;他們的各種不同的方言,使他們更趨於分離;詩歌是追隨着部落的,阿拉伯民族,勢必分爲很多的宗族,各族有各族的詩人,他們歌詠愛情和戰爭的詩歌,現在一般冒險的旅行家,還能加以采訪的……。

  但《古蘭經》對於推動阿拉伯文學的發展所采取的策略,不僅是綜合一種方言,而賦予它一種語言所必具的力量,同時使記載成爲必需的事情。而且《古蘭經》的結構,對於這個發展曾提供了兩個絕對必需的因素,就是在已有的詩法上增加修辭和斯文的要素……。

  但穆罕默德對於爲自己的人民創造一種文學,還做了一件更偉大的,更有決定性的工作。在《古蘭經》内能支配回教徒公私生活的篇章里,他曾創了一種散文體,那種文體將永遠成爲最優美最純潔的文學作品的典型。 

歐洲作家對於《古蘭經》的評論


  我希望讀者對於《古蘭經》的真相,有一個比較正確的的認識,放在下面征百機位歐洲作家比較客觀的評論。

  賽爾說:

  《古蘭經》的文體,通常是優美而且流利的……。在許多地方,尤其是在描寫上帝的尊嚴及其德性的地方,《古蘭經》的文體,是莊嚴而且堂皇的,它能迷惑聽眾,連穆罕默德的敵人,也有承認真魔力的,由此可以想見他的成功到了什麼程度。

  巴麥說:

  阿拉伯最優秀的作家,對於阿拉伯文學的功績,絕沒有能與《古蘭經》相提並論的,我們對於此點,並不覺得驚奇。

  雷因說:

  麥加初期的啟示中包含着一個偉大的宗教中最崇高的教義和一個大偉人心中最純潔的德性。

  歌德說:

  《古蘭經》是百讀不厭的,每讀一次,起初總覺得它更新鮮了,不久它就引人入勝,使人驚心動魄,終於使人肅然起敬,其文體因内容與宗旨而不同,有嚴正的,有堂皇的,有威嚴的——總而言之,其莊嚴性是不容否認的……。這部經典,將永遠具有一種最偉大的勢力。

  司騰迎斯博士說:

  我們有理由說:《古蘭經》是最偉大的典籍之一。其中宣布關於上帝獨一的最高真理的文辭,是威嚴而且典雅的;描寫人類因顺從或違抗上帝的意旨而受報應的文辭,是借高音的鏇律而引動一個富有詩才的民族的想象的;屢次歐對天使(穆罕默德)加以鼓舞和安慰的文辭,是觸動那個民族的樸素的——幾乎是天然的——熱誠的。再加上對他所教導的人民的一個嚴厲的警告,並且叙述古代若幹先知的事蹟。日常生活在公私的各方面與這新宗教的教義相協調的時候,《古蘭經》的語言,很能適應日常生活的需要。

  因此,作爲一種文學產品的《古蘭經》,其功績或許不可用富於主觀主義和唯美主義的、先人爲主的格言去加以衡量,而應當用它對於穆罕默德同時代的人和他的同鄉人所生的效果去加以評定。它很有力量地、使人深信地對一般聽眾的心靈講話,而將許多離心離德、利害沖突的部落鑄造成一個結實的、組織完密的民族,並且以許多高尚的觀念去鼓舞他們,那些觀念,與直到現在還統治着阿拉伯人意識的一般觀念比較起來,真有天訓之别,再加上《古蘭經》文體的美妙,故能將許多野蠻的部落改造成一個文明的民族,而將一種新的緯線織人歷史的舊經線之中。

  繆義爾說:

  有史以前,麥加和整個的阿拉伯半島,早已沉面於精神的麻痹之中,猶太教、基督教或哲學的探討,都隻有微弱的和暫時的影響,對於阿拉伯人的意識,不過象微風掠過安靜的湖面,處處吹起了漣確,下面的水,仍然保持其原來停止和寂靜的狀態。阿拉伯人浸沉於迷信、殘忍、邪僻……之中。他們的宗教,是一種粗野的偶像崇拜;他們的信仰,是對於鬼神的迷信的恐怖……。回曆紀元(公曆六二二年)前十三年,麥加是死氣沉沉地處在這種惡劣的情況之下。那十三年的工夫究竟引起了什麼變化呢?……猶太教的教義,早在麥地那震動當地人的耳鼓;然而他們聽見了這位阿拉伯的先知驚心動魄的聲調,才從酣睡中覺醒過來,並且突然地跳進一種又新鮮又熱烈的生活之中。

  這件奇蹟發生之前,要想在世界上找一個比阿拉伯人更渙

  散的民族,是很困難的。有一個人站起來,借着他自己的人格和他所宣稱的上帝的引導,居然實現了一件不可能的事——就是把這些好戰的因素統統聯合起來。”

  司密斯說:

  這是穆罕默德所宣布的唯一的奇蹟——他自己所謂“永久的奇蹟”,這確是一件奇蹟。

  赫什斐爾說:

  野蠻的阿拉伯人,由伊斯蘭教迅速地跨進文明的境域,其開化之速,是同等級的任何民族所不及的。就說服的力量、文辭的動人、結構的奇妙這三方面而論,《古蘭經》是不可及的。回教世界上,科學的各部門,都有過奇異的發展,這也不能不歸功於《古蘭經》。

  3.《古蘭經》中還爲穆斯林規定了在維護安拉獨一基礎上的宗教義務和社會義務。宗教義務有:淨儀、禮拜、齋戒、朝覲、交納天課等。這些義務在《古蘭經》中隻提出一些原則,未做具體規定,其細則由後來的聖訓和教法加以補充而系統化。

  4.《古蘭經》中提出的:孝敬雙親、主持公正、接濟親屬、憐惜貧孤、慷慨助人、反對浪費、等一系列倫理道德主張,是伊斯蘭社會關係的重要准則。

  5.《古蘭經》還繼承了古代阿拉伯社會的法規和施法慣例,提出了以下幾種法規:無息借貸法;遺囑繼承法;婚姻法和爲維護和穩定已經確立的社會關係和社會秩序制定的刑律。

  6.《古蘭經》中還記載了古代傳說和人物故事,如關於古代先知即“安拉的使者”或與之有關人物的叙述,《古蘭經》把這些不同時期的傳說人物用反對多神、信仰一神的線索串聯起來,形成了一神教的系統,而先知穆罕默德則是這個一神教的繼承者和集大成者,他宣傳的伊斯蘭教是對過去眾先知所奉行的宗教的恢複和繼續。

  《古蘭經》既是一部宗教經典,又是一部韻體散文形式的阿拉伯文獻,在世界文化思想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它的内容反映了7世紀初發生在阿拉伯半島並對後來阿拉伯民族發展產生深遠影響的偉大社會變革,因此它還是研究先知穆罕默德和伊斯蘭教以及當時阿拉伯半島社會情況的重要歷史文獻。

  
  《古蘭經》隨着伊斯蘭教傳入中國,迄今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了。起初穆斯林對《古蘭經》的學習憑借原文和教職人員的口頭傳授,明末清初伊斯蘭學者開始在自己的著作中對所引證的《古蘭經》段落進行漢譯,19世紀中、後期中國出現了馬致本翻譯的《孩提解釋》和馬複初的《寶命真經直解》五卷。中國最早的《古蘭經》通譯本是1927年北京出版的由李鐵錚根據日文轉譯的。1931年在上海出版了姬覺彌根據英文轉譯的《漢譯古蘭經》,這幾位翻譯者均是非穆斯林。20世紀20年代,在北京、天津和上海等地,先後出現了由回族穆斯林學者翻譯《古蘭經》的活動,王靜齋從1917年開始用文言文和白話文進行翻譯嚐試,1932年以後相繼出版了《古蘭經譯解》的三個譯本。在王靜齋的譯本中除了經文的翻譯外,還就經文涉及的問題旁征博引,闡發自己的見解。王靜齋的《古蘭經譯解》一書由中國伊斯蘭教協會重新編輯校對,於2003年3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此外還有1943年出版的劉錦標譯本《可蘭經漢譯附傳》,楊敬修譯《古蘭經大義》,馬堅譯《古蘭經》等多種譯本。中國新疆穆斯林過去主要使用中亞地區出版的察合台文或老塔塔爾文的譯本,新疆出現的最早的維吾爾文譯本,是舍姆斯丁大毛拉的《古蘭經注解》。近年來,維吾爾族學者買買提?色來將《古蘭經》翻譯成現代維吾爾文,阿蔔杜勒·阿齊茲和馬哈茂德將《古蘭經》翻譯成哈薩克文,這些都極大地豐富了中國穆斯林翻譯《古蘭經》的歷史。  

    6
    3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