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3186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泪鱼 (2011/4/21 9:39:33)  最新编辑:泪鱼 (2011/4/21 17:02:59)
獅身人面像
拼音:Shīshēn Rénmiàn Xiàng(Shishen Renmian Xiang)
英文:Sphinx
同义词条:Sphinx,埃及狮身人面像
獅身人面像
        獅身人面像
 
       哈佛拉國王的陵墓前建有着名的的獅身人面像。獅身人面像坐西向東,其面部參照哈佛拉,身體爲獅子,高21米,長57米,雕象的一個耳朵就有2米高。整個雕象除獅爪外,全部由一塊天然岩石雕成。由於石質疏松,且經歷了4000多年的歲月,整個雕象風化嚴重。另外面部嚴重破損,有人說是馬姆魯克把它當作靶子練習射擊所致,也有人說是18世紀拿破崙入侵埃及時炮擊留下的痕蹟。  
 
 
 

基本介紹


  獅身人面像(又譯“斯芬克斯” sphinx)坐落在開羅西南的吉薩大金字塔近旁,是埃及着名古蹟,與金字塔同爲古埃及文明最有代表性的遺蹟。像高21米,長57米,耳朵就有2米長。除了前伸達15米的獅爪是用大石塊鑲砌外,整座像是在一塊含有貝殼之類雜質
獅身人面像側面
    獅身人面像側面
的巨石上雕成。面部是古埃及第四王朝法老(即國王)哈夫拉的臉型。相傳公元前2611年,哈夫拉到此巡視自己的陵墓——哈夫拉金字塔工程時,吩咐爲自己雕鑿石像。工匠别出心裁地雕鑿了一頭獅身,而以這位法老的面像作爲獅子的頭。在古埃及,獅子是力量的象征,獅身人面像實際上是古埃及法老的寫照。雕像坐西向東,蹲伏在哈夫拉的陵墓旁。由於它狀如希臘神話中的人面怪物斯芬克斯,西方人因此以“斯芬克斯”稱呼它。

  原來的獅身人面像頭戴皇冠,額套聖蛇浮雕,頦留長須,脖圍項圈。經過幾千年來風吹雨打和沙土掩埋,皇冠、項圈不見蹤影,聖蛇浮雕於1818年被英籍意大利人卡菲里亞在雕像下掘出,獻給了英國大不列顛博物館。胡子脱落四分五裂,埃及博物館存有兩塊,大不列顛博物館存有一塊(現已歸還埃及)。像的鼻部已缺損了一大塊,據說是拿破崙士兵侵略埃及時打掉的,實爲訛傳,它是被朝聖游客中世紀伊斯蘭蘇菲派教徒砸掉的。曆經4000多年的獅身人面像,現已痼疾纏身,千瘡百孔,頸部、胸部腐蝕的尤其厲害。1981年10月,石像左後腿塌方,形成一個2米寬3米長的大窟窿。1988年2月,石像右肩上掉下兩塊巨石,其中一塊重達2000公斤。  

獅身人面像之謎
  

埃及獅身人面像
   埃及獅身人面像
      這是個千古之謎。難道用自己臉龐的形像雕個玩意兒,用來護衛自己堂堂的陵墓,不會被人恥笑嗎?那顯然降低了法老的身價。在古代的神話中,獅身人面像是巨人與妖蛇所生的怪物:人的頭、獅子的軀體,帶着翅膀,名叫斯芬克斯。斯芬克斯生性殘酷,他從智慧女神繆斯那里學到了許多謎語,常常守在大路口。每一個行人要想通過,必須猜謎,猜錯了,統統吃掉,蒙難者不計其數。有一次,一位國王的兒子被斯芬克斯吃掉了,國王憤怒極了,發出懸賞:“誰能把他制服,就給他王位!”勇敢的青年狄浦斯,應國王的征召前去報仇。他走呀走,來到了斯芬克斯把守的路口。“小夥子,猜出謎才讓通過。”斯芬克斯拿出一個最難最難的給他猜。“能發出一種聲音,早晨用四條腿走路,中午用兩條腿走路,晚上卻用三條腿走路,這是什麼?”“這是人。”聰明的狄浦斯很快地猜了出來。狄浦斯勝利了,他揭開了謎底;但斯芬克斯不服輸,又給狄浦斯出了一個謎語:”什麼東西先長,然後變短,最後又變長?”狄浦斯猜出了謎底”影子”.於是斯芬克斯原形畢露,便用自殺去贖回自己的罪孽。   據說,獅身人面像是依照斯芬克斯的形貌雕刻的。其實,獅身人面像並不是隻有埃及開羅才有。隻是在開羅的這一座最大,而且是最古老的。不過,各處雕刻的大小獅身人面(或牛頭、羊頭等)像,都是蹲着的。不同的是,有個别的還擧起了一隻爪子。  

鼻子的失蹤


  獅身人面像誕生以來幾千年,飽經風吹日曬,臉上的色彩早已脱落,精工雕刻的聖蛇和下垂的長須,早已不翼而飛。然而,最叫人痛惜的是,它的鼻子怎麼掉了呢?這又是一個“謎”。一種至今廣爲流傳的說法是,1798年拿破崙侵略埃及時,看到它莊嚴雄偉,
獅身人面像側面
  獅身人面像側面
仿佛向自己“示威”,一氣之下,命令部下用炮彈轟掉了它的鼻子。可是,這說法並不可靠,早在拿破崙之前,就已經有關於它缺鼻子的記載了。   還有一種說法是,五百年前,獅身人面像曾經被埃及國王的馬木留克兵(埃及中世紀的近衛兵),當作大炮轟射的“靶子”,也許那時已經負了“傷”,鼻子掛了“彩”。但是,又據某些記載,埃及的曆代法老和臣民,視這尊石像爲“太陽神”,朝拜的人往來不絕。後來,風沙把它慢慢地掩  了一大半,這時,一名反對崇拜偶像的人,拿着鎬頭,爬上沙丘,狠狠地猛鑿露出沙面的鼻子,毁壞了它的容貌。奇怪的夢前來“拜訪”獅身人面像的游客,都可以看到它胸前兩爪之間的一塊殘存的記夢碑。碑上記載着一段有趣的故事。3400年前,年輕的托莫王子,來這里狩獵。大概是奔跑得精疲力盡了,便坐在沙地上歇息。不知不覺竟然睡去,並在朦朧中夢見石像對他說:“我是偉大的胡爾·烏姆·烏赫特(古埃及人崇拜的神,意爲神鷹),沙土憋得我透不過半點氣來,假如能去掉我身上的沙。那麼,我將封你爲埃及的王。”王子蘇醒過來後,便動員大批人力物力,把獅身人面像從沙土中刨了出來,並且在它的身旁築起了防沙牆。在漫長的歲月中,石像曾多次嚐過埋入沙土中的“痛苦”。也許由於這個原因,公元前五世紀,希臘着名的歷史學家希羅多德訪問埃及時,對金字塔作了詳細而生動的描述,而隻字未提近在咫尺的獅身人面像。很可能,這時它已完全被沙丘蓋住了。人們把它從沙土中最後一次刨出來重見天日,是幾十年前的事。 

人面像之謎


  我們看一看它面容所刻畫的究竟是哪一位法老?因爲我們知道古希臘的斯芬克斯獅身人面像,它是一個女人的雕像, 除了它是一個女人的雕像之外,我們很難說它跟哪一個特殊的人物有什麼關係?但是古埃及的這個斯芬克斯,這個雕像卻不一樣。他所系的這個圍巾是非常典型的古埃及法老所系的圍巾,這個形狀是非常典型的,而且頭部前面有一個神蛇的痕蹟,爲什麼說是一個痕蹟呢?因爲它原來那個神蛇已經沒有了,已經由於經歷這麼多年的風雨,經歷人爲的破壞,它已經不存在了,但是我們能夠看到,這個地方是有一個雕塑的東西在里邊,這個東西一定就是那個神蛇,而這個神蛇並不是每個老百姓都能夠有這樣的權利,把它戴在自己的頭巾的上邊,正前方的,這是法老的標志。 

推理猜測
  

風蝕的獅身人面像
風蝕的獅身人面像
       於是人們就產生了這樣的一種推理,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能夠認定了這個雕像,斯芬克斯的雕像它的面容雕塑的是哪一位特定的法老的話,那麼這一個法老的生卒年,我們大體上能夠知道。於是我們就能夠斷它屬於誰,也就能夠知道它是哪個年代建造的。於是我們看這是兩個法老,不是一個法老,兩個法老的雕像。左邊這個是胡夫的兒子叫哈夫瑞,也就是說,這個斯芬克斯雕像,後邊的那個金字塔,也是整個埃及第二高的金字塔的擁有者,他是哈夫瑞;右邊這個叫詹德夫瑞,也是胡夫的兒子,他是哈夫瑞的哥哥,他也統治過埃及,也做過法老,是在胡夫去世之後,他是接任胡夫當了埃及的統治者,但是他的時間非常短,三到四年,他就死去了,不僅死去了,而且非常有意思的是什麼呢?說古王國時期,法老都習慣於把自己的金字塔建得很大,而且都建在了吉薩,因此吉薩才成爲一個金字塔的代名詞,但是他卻沒有把自己的金字塔建在吉薩,而是建在了吉薩北邊的阿布拉瓦什這個地方,這個地方金字塔建得很小,爲什麼是這樣,我們且不說它,但無論如何他在吉薩沒有自己的陵墓,沒有自己的金字塔建築。他也很短命,究竟是爲什麼,我們可以推想,但無論如何他是三到四年就去世了,他的弟弟哈夫瑞開始接替了他,作爲古埃及第四王朝的統治者,繼續統治着埃及,並且建造了巨大的金字塔,然後金字塔前面又出現了這樣一個獅身人面像。這個獅身人面像它究竟像誰,我們還可以把它倒回來看看這個獅身人面像。

  如果鼻子存在的話可能比較起來會更好一些,但是嘴的模樣我們還是能夠多多少少看清楚一些的。一般的學者們經過反複比較,甚至是一些計算機的測量,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什麼呢?盡管它是在哈夫瑞的金字塔的前面,一般認爲它是哈夫瑞金字塔的一個建造物,附屬的建造物,但是人們覺得從面目上它更像他的哥哥詹德夫瑞。於是人們就會產生這樣的一種想法,那麼究竟這個金字塔是誰建的?是哈夫瑞建造的,還是他哥哥建造的?如果是他哥哥建造的話,那是不是他哥哥建造這個過程當中就神祕死去了呢?如果他神祕死去了,那麼繼位的是誰呢?穫利的是誰呢?是哈夫瑞,哈夫瑞穫利之後,不僅是盜用了他哥哥的一個王位,而且把他哥哥的金字塔也據爲己有呢,在後邊修建了自己的這樣的一個輝煌燦爛的被後人所矚目的這樣一座非常大的金字塔。這是非常可能的,但是無論是他哥哥的還是他弟弟的,無論是詹德夫瑞的還是哈夫瑞的,甚至有人提出來它有可能既不是他也不是他,而是他們兩個人的父親胡夫建造的。但無論是誰建造的,他們的年代大體上都是確定的,那就是公元前2500年左右,距今4500年左右這樣的一個時間。  

建造之謎


  人們一般認爲古埃及的獅身人面像是用來鎮守法老墓地用的,它是智慧與勇猛的結合,但是有人有不同的理解。這個人就是美國的大預言家埃德加·凱西,他從1933年開始一次次地預測獅身人面像不是古埃及人建造的。

  於是人們又繼續尋找,在古代的一片銘文里邊,銘文就是刻在石頭上,牆上 浮雕當中出現的古埃及的文字,那麼這些文字里邊人們真
獅身人面像全景
   獅身人面像全景
是找到了這樣的一片銘文 ,銘文上寫着,地上的荷魯斯在夏至前的七十天,由彎彎曲曲河的東岸或者說另一面開始行走,向這一面開始行走,那麼七十天之後,他與地面上的另外一個神奇結合,正好出現在太陽升起的那一刻。於是人們就開始分析這段銘文,開始尋找它的真正的含義,那麼這個荷魯斯究竟從這一岸到這一岸是什麼意思呢?人們也按照這個夏至的前七十天開始走。從這個岸走到這個岸充其量也就是走到了金字塔附近,沒有找到有一個什麼對他們理解這個問題很好的這樣的一個答案。於是人們苦惱着,在思索着我們是不是對它理解的錯誤。後來還真是有一個聰明人,他說我們說的從地平線上在地上彎彎曲曲的河走過來,其實它指的並不是在地上彎彎曲曲的河,也並不是指的地面上的尼羅河。它是什麼河?和我們對應的,和地上對應的還有一條河,這是什麼河呢?我們現在都知道叫銀河,它也是彎彎曲曲的。夏至七十天之前,人們就站到吉薩去觀測觀測銀河的東部,發現真有一顆星星、太陽,比較閃亮的一顆星星、太陽在那里出現。人們就開始觀察這個星星、太陽,觀察的結果是七十天之後真的落到了地平線。落到了什麼地方呢?就這上面已經表現出來的。它確實是移過了天上的彎彎曲曲的銀河,來到了這一邊。真是在地平線上的那一點上,七十天之後出現了,而這個地方有一個星座,什麼星座呢?獅子星座。荷魯斯神和獅子星座合二爲一了,就在這個時候合二爲一了。於是人們想到古埃及的銘文指的是這個。那麼由此我們就可以知道,爲什麼金字塔前面建造的這樣的一個神祕的雕像,它是獅身而不是豺狗的身體,而不是狒狒的身體,不是别的動物的身體,他感覺到這個東西跟這樣的一個天文現象的偶合,與他們的信念,與他們的神話傳說,正好是相符合。  

人面像之謎的破解

獅身人面像正面
獅身人面像正面
       據外電報道,一位權威的法國考古學家聲稱,他已經破解了埃及獅身人面像之謎。人們對於埃及金字塔並不陌生,對守護着金字塔的獅身人面像也很熟悉,可是千百年來,獅身人面像之謎讓一代又一代的游客和專家頗感困惑:是誰建造了它?爲什麼要建造獅身人面像?它有什麼特别的含意?

  在開羅的法國考古研究所(French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的研究人員瓦希爾·多布雷夫對吉紮高地上的金字塔和守衛着金字塔的半人半獸的獅身人面像進行了20年的研究,他得出結論:獅身人面像是一位被人們忘記的古埃及法老王的傑作。

  許多年來,人們一直認爲埃及法老王哈夫里四世(Khafre)根據自己的肖像建造了這個紀念碑,因爲他的金字塔就在那個獅身人面像後面。可是多布雷夫認爲,事實上,獅身人面像是4500多年前由德吉德夫雷(Djedefre)建造的,德吉德夫雷是哈夫雷的同父異母兄弟,也是胡夫的兒子,而胡夫是大金字塔的建造者。多布雷夫說,胡夫死後,古埃及的人民非常疲倦了,因爲他們花了好幾個世紀建造金字塔。多布雷夫認爲,繼承了胡夫王位的德吉德夫雷根據父親的肖像建造了獅身人面像這座紀念碑,把他看成是太陽神拉,這是德吉德夫雷的宣傳手段之一,目的是恢複人們對這個王朝的敬畏。

  12月21日,英國電視五頻道將播放紀錄片《獅身人面像的祕密》,在片中,多布雷夫對有關獅身人面像的起源以及德吉德夫雷統治等公認的觀點提出挑戰,在古代歷史上,德吉德夫雷幾乎沒有被提起過。多布雷夫說:“這是第一次提出獅身人面像是在胡夫死後由他的兒子德吉德夫雷建造的。”

  在胡夫和哈夫雷在吉紮建造金字塔時,德吉德夫雷在幾公里外的阿布魯什建造一個較小的金字塔。正是這樣一個事實導致美國考古學家喬治·雷斯納把德吉德夫雷得出了這樣的結論:德吉德夫雷殺死了他的本是王位繼承人的哥哥,結果被逐。雷斯納曾在上世紀30年代挖掘研究過吉紮高地,而且據此寫了一本非常着名的書。多布雷夫說:“我們根本沒有證據支持他的觀點,但是由於被寫進了一本非常着名的書中,慢慢地,就變成了一個標准了。”

  多布雷夫說,不像現在的游客從東面、從開羅到吉紮高地參觀金字塔,古代的埃及人是從南面的古王國首都孟斐斯到達那里的,
壯觀的獅身人面像
壯觀的獅身人面像
從這個方向可以看到獅身人面像的輪廓,胡夫的大金字塔在其後面。德吉德夫雷是第一個把“太陽神拉”的名字寫進自己的金字塔中的法老王,這就支持了這樣一種理論,那就是他建造了獅身人面像,把自己的父親描繪成神。

  多布雷夫還認爲,1955年發現了兩個被拆毁的木舟,那兩個木舟埋在胡夫大金字塔旁邊,在寫有德吉德夫雷名字的石頭下面,這表明德吉德夫雷是一個重要的時間很長的統治者,他希望讓父親死後的靈魂得到安慰。多布雷夫說:“我認爲一些學者將會有不同的反應,我們對德吉德夫雷仍有新的東西要說,人們將會對此感到驚訝。他的統治必須進行完全的調查,因爲他對古埃及的統治比我們認爲的要長得多也重要得多。”

  《古埃及》雜志的編輯、曼徹斯特大學的講師羅伯特·帕特里奇認爲,多布雷夫提出了一個合乎邏輯的觀點,但是,他也擧出足夠的證據證明他的觀點。帕特里奇說:“德吉德夫雷的名字在吉紮被發現不足爲奇,完成對父親的埋葬是一個兒子的責任。”他傾向於地質學家柯林·里德最近發表在《古埃及》上的一個觀點,那就是獅身人面像是在大金字塔之前建造的,所以不是胡夫、哈夫雷和德吉德夫雷的傑作。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泪鱼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