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2759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传说 (2010/3/2 11:55:20)  最新编辑:于归 (2011/9/19 9:40:29)
太平廣記
拼音:tài píng guǎng jì
同义词条:《太平广记》
目錄[ 隱藏 ]
  《太平廣記》是宋代李昉等人編著的大型類書,凡五百卷。

簡介

 
  《太平廣記》是宋代人編的一部大書。因爲它編成於太平興國三年(公元978),所以定名爲《太平廣記》。全書500卷,目錄10卷,取材於漢代至宋初的野史小說及釋藏﹑道經等和以小說家爲主的雜著,屬於類書。  《太平廣記》引書大約四百多種,一般在每篇之末都注明了來源,但偶爾有些錯誤,造成同書異名或異書同名,因而不能根據它作出精確的統計了。現在書前有一個引用書目,共三百四十三種,可是與書中實際引出數目並不符合,大概是宋代之後的人補加的。《太平廣記》是分類編的,按主題分九十二大類,下面又分一百五十多小類,例如畜獸部下又分牛、馬、駱駝、驢、犬、羊、豕等細目,查起來比較方便。從内容上看,收得最多的是小說,實際上可以說是一部宋代之前的小說的總集。其中有不少書現在已經失傳了,隻能在本書里看到它的遺文。許多唐代和唐代以前的小說,就靠《太平廣記》而保存了下來。
 
  《太平廣記》對於後世文學的影響很大,浦江清曾說“《太平廣記》的結集,可以作爲小說史上的分水嶺”。宋人蔡蕃曾編《鹿革事類》、《鹿革文類》各三十卷,皆節錄《廣記》資料。《古今說海》﹑《五朝小說》﹑《說郛》等書多取材《廣記》。
 
  《廣記》書中絕大部分小說都是唐代的作品,如六朝志怪、唐人傳奇等,《太平廣記》還選編晚唐範攄《雲溪友議》共四十七條。有些篇幅較小的書幾乎全部收錄,其中許多原書如《旌異記》、《啟顏錄》等已失傳,靠本書而得以流傳。書里最值得重視的是第484至492卷,九卷雜傳記里所收的《李娃傳》、《東城老父傳》、《柳氏傳》、《長恨傳》、《無雙傳》、《霍小玉傳》、《鶯鶯傳》等,都是唐人傳奇的名篇,最早見於本書。還有收在器玩類的《古鏡記》,收在鬼類的《李章武傳》,收在龍類的《柳毅傳》,收在狐類的《任氏傳》,收在昆蟲類的《南柯太守傳》等,也都是非常有名的作品。但是《太平廣記》的分類標准並不統一,如講精怪的《東陽夜怪錄》、講龍女的《靈應傳》,都收在雜傳記類,按類别就一時不容易找到。從這里可以了解到宋初人把一部分唐代傳奇稱作“雜傳記”,還沒有用“傳奇”這一名稱。

成書過程

 
  太平興國二年(977年)三月,李昉扈蒙李穆徐鉉趙鄰幾王克貞宋白呂文仲等12人等人奉宋太宗的命令集體編纂,到隔年八月結束,因編成於太平興國年間,所以定名爲《太平廣記》,和《太平禦覽》同時編纂。全書五百卷,目錄十卷,共分九十二大類,下面又分一百五十多小類,例如畜獸部下又分牛、馬、駱駝、驢、犬、羊、豕等細目,專收野史以及小說雜着,其中以神仙、鬼、報應、神、女仙、定數、畜獸、草木、再生、異僧、征應等十一類約占全書之半。
 
  《太平廣記》引書大約四百多種,大致篇末都注明了來源,但偶有錯誤。例如《太平廣記》卷一九四題作《僧俠》,雲出自《唐語林》,但據汪紹楹考證:“明鈔本作出《酉陽雜俎》”。李昉等在奉詔編撰《太平廣記》後,曾向皇帝上過一表,提到此書宗旨“博宗群言,不遺眾善”,“編秩既廣,觀覽難周,故使采摭菁英,裁成類例”。
 
  《太平廣記》代以前很少刻本流傳,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談愷據傳鈔本加以校補重印,稱《談刻本》。今日宋朝刻本已佚,目前所存最原始的版本即是《談刻本》。清初四庫館臣收入《四庫全書》,一般認爲是《談刻本》。但張國風指出四庫本的繕錄底本是黄晟刻於乾隆二十年(1755年)的槐蔭草堂本。

編者簡介

 
  李昉(公元九二五年至九九六年),字明遠,深州饒陽人。生於唐莊宗同光三年,卒於宋太宗至道二年,年七十二歲。以陰補齋郎,選授太子校書。漢乾佑中,擧進士。仕漢、周歸宋,三人入翰林。太宗朝拜平章事。端拱初,(公元九八八年)邊警急,詔群臣各進策。昉引漢、唐故事,以屈己、修好、餌兵、息民爲言,時論稱之。性和厚,在位無赫赫稱。好接賓客。居中書日,有求進用者,雖之其才可取,必正色拒之,已而擢用。或不足收用,必和顏溫語待之。至道二年(996年),李昉陪皇帝去南郊祭祀,跪拜時摔倒,幾天後去世,諡文正。昉爲文慕白居易淺近易曉。著有文集五十卷,(《宋史》本傳)又奉敕撰《太平禦覽》,《文苑英華》,《太平廣記》等書,並行於世。
 
  扈蒙(公元915~公元986),北宋幽州安次(河北省安次縣)人,字日用。後晉天福中進士。仕後周爲右拾遺、直史館、知制誥。時從弟扈載爲翰林學士,兄弟並掌内外制,號二扈。入宋,由中書舍人遷翰林學士。太祖乾德六年複知制誥,充史館修撰。開寶中與李穆等同修《五代史》,詳定《古今本草》。太宗即位,拜中書舍人,複翰林學士,與李昉同修《太祖實錄》,同編《文苑英華》。雍熙三年,以工部尚書致仕。性沉厚,不言人是非。自張昭竇儀卒,典章儀注,多蒙所刊定。有《鼇山集》。

編纂特色

 
   《太平廣記》是宋朝李昉等十三人奉宋太宗的意旨而進行編纂撰寫的。因爲成書於太平興國年間,和《太平禦覽》同時編纂,所以命名爲《太平廣記》。當時宋太宗在命李昉等人編纂《太平禦覽》同時認爲“稗官小說或有可采”遂命《太平禦覽》的編纂班子(大致相同的人馬)來編纂《太平廣記》。這有點像古代春秋時期“公卿列士采詩獻詩”,統治者從中體察民情。雖然當時《太平廣記》編纂完後便束之高閣(《玉海》卷五四提到“言者以爲非學者所急,收墨板藏太清樓”)沒有流傳到社會中但宋太宗常常把《太平廣記》放在自己的案幾旁以供隨時翻閱。像《太平禦覽》在當時也是專供皇帝一人閱覽的,此所謂“禦覽”。現代的一些學者也基於此來批判類書是爲統治階級服務的。可見,從《太平廣記》的編纂背景和最初的編纂目的來看,它從成書之即便具有工具書的屬性。

歸類

  孔子說:“名不正,則言不顺;言不顺,則事不成;”。因此在談及《太平廣記》這本書時,有必要先給它的歸類做一個界定然後再探討它的意義或者說是文獻價值。這不僅有利於我們行文的表述而且對其文獻意義的探討也有着重要作用。後面我們也會從《太平廣記》的編纂來說明爲什麼對它的歸類作如此界定。 
  著名的語言學家、文獻學家張滌華先生在其文獻學專著《類書流别》中說:“記錄異聞,備陳瑣細,如《太平廣記》、《說略》之屬,是曰稗編,非類書也;”張先生把《太平廣記》歸爲稗編而不認爲它屬於類書。我們在這里不贊成張先生的分類。著名的語言學家、唐詩研究專家、文獻學家陳冠明教授在其文獻學專著《中國古典文獻學》(中國文史出版社)中把《太平廣記》列在類書的目錄中進行講解。吳楓先生則在《中國古典文獻學》(齊魯書社)中引用鄧嗣禹所編的《燕京大學圖書館目錄初集》(1935年出版)來說明《太平廣記》屬於類書中十門中一門即稗編門。因此,文獻學界還是普遍認同把《太平廣記》歸在類書中的。
  要理解爲什麼把《太平廣記》歸在類書中,我們要了解類書的界定和《太平廣記》的編纂(包括其成書背景、目的、體例、内容等等),然後我們把它們進行對比看是否應該把《太平廣記》歸在類書中。
  陳冠明教授在其文獻學專著《中國古典文獻學》中說:“類書之源,啟自戰國雜家。雜家兼儒墨,合名法,抄撮百家而自成一家之說。”這說明雜家學說或著作僅僅是類書的起源而已並非嚴格意義上的類書。我國第一部類書產生在三國魏時期。宋王應麟玉海》中說:“類事之書,始於《皇覽》。”以後又經歷了南北朝、唐朝、宋朝、明朝、清朝等五次類書的編纂高潮。隨着類書的不斷編纂它的界定也就不斷的推進.《四庫全書》子部四十五有“類書”一門。其小序說“類事之書,兼收四部,而非經、非史、非子、非集,四部之内,乃無類可歸。”這反映了類書的内容具有邊緣性即與當時的主流有所不同。但這不是嚴格的類書定義。陳冠明教授在其文獻學專著《中國古典文獻學》中對類書作如下界定:“根據一定意圖,薈萃成言,編次故實,兼收眾書,按一定部類編排,以便尋檢之書,即爲類書。性質與辭典,百科全書等工具書有相似之點。原稱類事,見《舊唐書.經籍志》;《新唐書.藝文志》始改爲類書。”吳楓先生則對此界定爲“所謂類書是采集或雜抄各種古籍中有關的資料,把它分門别類加以整理,編次排比於從屬類目之下,供人們檢閱的工具書。”。《中國大百科全書•新聞出版》卷,對類書的定義是:“古籍中輯錄各種門類或某一門類的資料,按照一定的方法加以編排,便於尋檢、征引的一種工具書。”。因此,古人和今人對類書有着廣泛的研究並且對此有不同的界說。但是綜合起來我想大致可以把類書界定在一是工具書,二是分門别類,三是雜抄書籍資料這三個個屬性上。這是無疑義的。由於古籍原著的大量出現,遍讀群書十分困難,而我國學術又十分重視原文的征引及考據,在這種背景下,以輯錄原著精華爲務的類書這種工具書便應運而生。需要說明的是類書並非任何個人專著,而是各種資料的匯編。因此李昉是《太平廣記》的編者而非作者。這個要搞清楚。

分類

  全書按題材分爲92類,又分150馀細目。神怪故事所占比重最大,如神仙55卷,女仙15卷,報應33卷,神25卷,鬼40卷,可見其取材重點所在。此書基本上是一部按類編纂的古代小說總集。許多已失傳的書,僅在本書内存有佚文,有些六朝志怪﹑唐代傳奇作品,全賴此書而得以流傳。書中最值得重視的是雜傳記9卷,《李娃傳》﹑《柳氏傳》﹑《無雙傳》﹑《霍小玉傳》﹑《鶯鶯傳》等傳奇名篇,多數僅見於本書。還有收入器玩類的《古鏡記》,收入鬼類的《李章武傳》﹑收入神魂類的《離魂記》,收入龍類的《柳毅傳》,收入狐類的《任氏傳》,收入昆蟲類的《南柯太守傳》等,也都是現存最早的本子。
  《太平廣記》共500卷,另有目錄10卷。全書按題材分92門,名目有“神仙”、“女仙”、“異僧”、“鬼”、“精怪”、“狐”等,大多門下又共分爲150小類。每類的個故事均標小題,照抄原文一段或數段,並標住原文的出處,還注明所摘書名。這樣極便於讀者查核。對每個大類,又視内容的多少,以定卷數之多寡。如“神仙”類共有55卷,“山類”、“石類”各一卷。這種編纂方法,使讀者開卷之初,就對其内容多寡有一個整體認識。可見,《太平廣記》是具有分門别類的屬性。
  《太平廣記》專門收集了自漢至宋初的各種小說、筆記、野史、也收錄了一部份道家、釋家的作品共500多種。《太平廣記》引用的書籍,據舊刻本書前開列的引用書目有343種之多,但實際引用的書目共475種。這些書籍大都已散佚、殘缺或經竄改,後人隻有通過《太平廣記》才可以窺見本來面目。《太平廣記》主要收錄小說作品,因而它實質上可看作一部宋代以前的小說總集。因此在内容上,《太平廣記》是雜抄秦漢到宋的各種小說書籍,具有雜抄書籍資料的屬性。
  《太平廣記》的分類,的確便於檢查,也很有研究的價值。書中神怪故事占的比重最大,如神仙五十五卷,女仙十五卷,神二十五卷,鬼四十卷,再加上道術、方士、異人、異僧、釋證和草木鳥獸的精怪等等,基本上都屬於志怪性質的故事,代表了中國文言小說的主流。直到清代《聊齋志異》系列的擬古派小說,都跳不出這個範圍。書中神仙加上女仙的故事,共計七十卷,又排在全書的開頭,可以看出唐五代小說題材的重點所在,也可以看出宋初文化學術的一種傾向。唐代道教和佛教競爭很激烈,道教雖然不占上風,然而由道士和信奉道教的文人編造出來的神仙故事卻影響很大,產生了不少優美動人的小說。例如寫方士上天入地尋找楊貴妃的《長恨歌傳》就是一篇代表作。唐代小說中的名篇如《柳毅傳》、《無雙傳》、《虯髯客傳》以及《杜子春》、《張老》、《裴航》等,也都和道教有關。晚唐五代神仙家的思想更是彌漫一時,杜光庭就是一個神仙傳記的大作家,《太平廣記》里收了不少他的著作。宋初的小說還保留着這種風氣。但是《太平廣記》的分類標准並不統一,如講精怪的《東陽夜怪錄》、講龍女的《靈應傳》,都收在雜傳記類,按類别就一時不容易找到。從這里可以了解到宋初人把一部分唐代傳奇稱作“雜傳記”,還沒有用“傳奇”這一名稱。

引書

    《太平廣記》引書很多,有些篇幅較小的書幾乎全部收入了,失傳的書還可以根據它重新輯錄複原,有傳本的書也可以用它校勘、輯補。例如《劇談錄》、《闕史》、《三水小牘》等書,引文和現有版本的文字略有不同,就很值得研究。研究古代小說的人都要用《太平廣記》作爲基本材料。魯迅編輯《古小說鉤沉》和《唐宋傳奇集》時就充分利用了本書。他在《破《唐人說薈》》一文中指出:“我以爲《太平廣記》的好處有二,一是從六朝到宋初的小說幾乎全收在内,倘若大略的研究,即可以不必别買許多書。二是精怪,鬼神,和尚,道士,一類一類的分得很清楚,聚得很多,可以使我們看到厭而又厭,對於現在談狐鬼的《太平廣記》的子孫,再沒有拜讀的勇氣。”

流傳

  《太平廣記》明代以前很少刻本流傳,原書已有缺佚舛誤。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談愷據傳鈔本加以校補,刻板重印,成爲現存最早的版本,以後的幾種刻本多從談刻本出。另有沈與文野竹齋鈔本和陳鳣校宋本。通行的版本是經過汪紹楹校點的排印本,1959年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1961年中華書局重印新一版。

唐代小說的代表

     《太平廣記》的編者把神仙、道術放在異僧、釋證等類的前面,顯然有尊崇民族的宗教文化的意思。作爲小說,宣颺佛法靈驗和因果報應的故事雖然可以誘惑一部分讀者,但藝術性實在不如神仙故事。唐代小說里往往講仙女下凡,又有靈丹度世,還有許多神奇靈異的變化,更能眩人耳目。當然,所有神仙鬼怪的故事,都是幻想的產物,一般帶有消極出世的宗教迷信的宣傳,都需要用批判的眼光來看待。
   唐代小說的代表作,還應該數那些寫人間現實生活的作品寫得最好,如完全不帶有神怪成分的《柳氏傳》、《鶯鶯傳》、《李娃傳》等,寫作方法更接近於現實主義的道路。中國的小說成熟於唐代。唐代小說的絕大部分收集在《太平廣記》里,明清人編印的唐代小說集卻往往是改頭換面的偽書,所以魯迅指點讀者看唐人小說還是要看《太平廣記》。當然,《太平廣記》里收的不隻是唐代作品,還有不少是漢魏六朝的作品。其中單篇流傳的唐代傳奇大多已經收入了新的選本,如魯迅編的《唐宋傳奇集》、汪辟疆編的《唐人小說》等書,比較容易見到。但不少已經散失的小說集還很少有經過認真整理的版本,我們要了解宋代之前中國古代小說的全貌,也隻能通讀《太平廣記》。《太平廣記》對後來的文學藝術的影響十分深遠。宋代以後,話本、曲藝、戲劇的編者,都從《太平廣記》里選取素材,把許多著名故事加以改編。例如演張生、崔鶯鶯故事的《西廂記》,有各種不同的劇本,這個故事差不多已經家喻戶曉了,可是最早保存在《太平廣記》里的它的素材《鶯鶯傳》,卻很少人知道。《太平廣記》是中國古代小說的一個寶藏,很值得閱讀。但它到底是古代的作品,文字障礙很多,還不便於向廣大讀者推薦。現在高光、王小克、汪陽等同志發願爲年輕一代的讀者掃除障礙,架設橋梁,費了很大工夫,把全書譯爲現代漢語,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工作。

文化小百科

  一是采集廣泛,舊刻本所列引用書目有343種,實際多達475種;這些書大都已經散佚,如今靠它得以傳世,或窺見一斑。二是内容博雜,上涉天象,下及地產,中述人事,涵容了華夏民族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分門别類,共分爲神仙、異僧、鬼、怪、畜獸、草木、昆蟲、禽鳥、書、畫等92大類,具有類似於中古社會文化小百科全書的認識作用。
  本書既有一批結構嚴謹、情節曲摺、叙事生動的傳奇故事,又有大量的言簡意賅、信手拈來的知識小品,從總體來看,頗具現代人閱讀中往往追求的知識性、趣味性和娛樂性。

影響


    《太平廣記》對於後世文學的影響很大。宋代以後,唐人小說單行本已逐漸散失,話本﹑雜劇﹑諸宮調等多從《太平廣記》一書中選取題材﹑轉引故事,加以敷演;說話人至以“幼習《太平廣記》”爲標榜(《醉翁談錄‧小說開辟》)。宋人蔡蕃曾節取書中的資料,編爲《鹿革事類》﹑《鹿革文類》各30卷。明人馮夢龍又據本書改編爲《太平廣記鈔》80卷。明清人編的《古今說海》﹑《五朝小說》﹑《說郛》(陶珽重編本)﹑《唐人說薈》等書,則往往轉引《太平廣記》而改題篇目﹐假托作者,研究者亦可據此書加以考訂。
  本書問世以來,曾對後世小說創作及文學發展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據羅燁醉翁談錄》載,當時說話人必須要“幼習《太平廣記》”,而宋元話本及雜劇中往往采用《太平廣記》中的故事情節,宋元明三代白話短篇小說中亦有不少篇章就是從這里直接演化出來。無疑,我們今人在閱讀本書時,也同樣可以從它的或基於浪漫主義,或基於現實主義,多風格的創作筆法中,從異想天開、絢麗多姿的豐富想象力中,從或是簡約洗鍊、或是氣韻生動、或是娓娓動聽的叙述文字中,受到啟發,開闊視野,提高鑒賞水平和寫作能力。

研究價值

  《太平廣記》引書較廣,有些篇幅較小的書幾乎全部收錄,失傳的書可據以輯集,有傳本的書也可據其異文互校。書中引文比較完整,不象其他類書引文多加刪節。分類較細,也便於按題材索檢資料,因而對校輯﹑研究古代小說極有價值。魯迅曾指出:“我以爲《太平廣記》的好處有二,一是從六朝到宋初的小說幾乎全收在内,倘若大略的研究,即可以不必别買許多書。二是精怪,鬼神,和尚,道士,一類一類的分得很清楚,聚得很多﹐可以使我們看到厭而又厭,對於現在談狐鬼的《太平廣記》的子孫,再沒有拜讀的勇氣。”(《破〈唐人說薈〉》)他輯錄《古小說鉤沉》﹑《唐宋傳奇集》,也充分利用了此書。
  它不僅在當時就發揮着工具書這個價值的作用就是在現代它依然不可越過。魯迅曾指出:“我以爲《太平廣記》的好處有二,一是從六朝到宋初的小說幾乎全收在内,倘若大略的研究,即可以不必别買許多書。二是精怪、鬼神、和尚、道士,一類一類的分得很清楚,聚得很多,可以使我們看到厭而又厭,對於現在談狐鬼的《太平廣記》子孫,再沒有拜讀的勇氣。”(《破〈唐人說薈〉》)由於《太平廣記》保存那麼多的古代小說,資料來源可靠,又采用分類編纂的方法,分類較細。這是很便於檢索的。宋太宗也是基於此才把它放在案幾旁供隨時翻閱的。從現代來說它也是研究古代小說最主要的資料工具而且在研究宋代以前的小說史方面更是離不開此書的。《太平廣記》的編纂在中國小說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魯迅輯錄《古小說鉤沉》、《唐宋傳奇集》就充分利用了此書。因此,它的工具書的價值不論從當時來說還是從現代來說都發揮着及其重要的作用。
   上面是基於《太平廣記》的歸類所屬於類書從而肯定它的工具書的價值意義。下面嚐試從《太平廣記》的内容來分析它的成書意義。《太平廣記》可謂“小說家之淵海”,而中國封建社會正統學者,都十分輕視小說野史。孔子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弗爲也。可見,孔子雖肯定小說有“可觀者”,但不能“致遠”,對其致命一擊卻是“君子弗爲也”。“君子弗爲”之作,自然難登大雅之堂。更何況它多是觸及孔子反複提倡的主張“不語怪、力、亂、神”。班固在其著作《漢書•藝文志》中論述小說時說:“小說家者流,蓋出於稗官。街談巷語、道聽途說者之所造也。”。小說家也算一家,但不入流,不能和九家並列,也有個雅俗之分。史學家和目錄學家並沒有將小說列爲一類,宋平話、明話本、演義,史志皆不錄,這是歷史上封建士大夫,學者對小說的看法。他們總以爲小說是“稗說”、“小道”,地位很低,不被重視。另一方面正史多爲官編,或私人編撰得到了朝廷的認可,在中國歷史典籍中占主導地位。野史的編者多非史官,内容以聞見居多,且多街談巷。,故其地位自不可與正史同日而語。因而,李防對稗官野史、小說故事進行編輯整理時所面臨的社會上的、政治上的壓力是可想而知的。但是,李昉卻能突破其束縛,獨具慧眼地認識到了小說野史的價值並對其進行編纂成書,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勇氣同是我們也應該感到慶幸。就此一論,我想它就不單單體現在其工具書的屬性價值方面了。它更多的是挽救或着說是保留了一部分古典文化價值。從中,我們不僅可以了解錯出其間的名物典故,亦可以挖掘社會生活習俗、宗教信仰習慣諸種被正統史家所忽略的歷史信息,還可以找到明清之際戲劇、曲藝、小說等多種藝術形式的故事淵源,(小說、說書、戲曲三者本來就有密切的關係。說書人的話本加以整理,編纂便是小說,小說、話本的題材編成劇目便是戲曲。而小說又借說書人的說書和演劇者的演出,使不識字的廣大百姓能聽懂看懂,達到了口碑流傳、家喻戶曉的良好效果)。可見,稗官野史小說實爲中華文化寶庫中一朵奇葩。因此,魯迅先生在《中國小說史略》中,曾評價其“不特稗說之淵海,且爲文心之統計矣。”,這是很准確的評價了《太平廣記》成書意義。
  《太平廣記》不僅具有工具書便於檢索的意義更重要的是它在當時極其困難的環境下發現了稗官野史小說的奇葩並傳承下來。從而給現代人去研究漢到宋的文化、政治、宗教、民俗奠定了堅實的資料基礎。從這一方面來看,《太平廣記》的意義更大更久遠。

評價

 
  胡應麟曾言:“《文苑》之蕪冗,《廣記》之怪誕,皆藝林所厭薄,而不知其有助於載籍者不鮮也。非《禦覽》西京以迄六代諸史乘煨燼矣。非《英華》,典午以迄三唐諸文賦煙埃矣。非《廣記》汲塚以迄,五朝諸小說烏有矣。所錄本書,今十九不存,間存者往往賴此而完帙僅半,餘恍忽睹其名耳。宋人雜說單行,本朝垂百數種,舍此遂無可别稽。故是編雖蕪冗,世莫得而廢也。……《廣記》之臚列詳明,紀例精密,灼然必傳,又當議於二典之外者也。”

  魯迅在《破〈唐人說薈〉》一文中指出:“我以爲《太平廣記》的好處有二,一是從六朝到宋初的小說幾乎全收在内,倘若大略的研究,即可以不必别買許多書。二是精怪,鬼神,和尚,道士,一類一類的分得很清楚,聚得很多,可以使我們看到厭而又厭,對於現在談狐鬼的《太平廣記》的子孫,再沒有拜讀的勇氣。”

    2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