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563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4/11 10:40:47)  最新编辑:于归 (2011/4/11 10:40:47)
楊皇后(呂隆)
同义词条:杨氏(吕隆)
目錄[ 隱藏 ]
  楊皇后,後涼末代天王呂隆的天王後。鹹寧三年(401年)二月,後涼建立者懿武帝呂光的侄兒呂隆、呂超兄弟,殺死呂光的兒子後涼靈帝呂纂,呂超擁立呂隆即位,呂隆立楊氏爲天王後。楊皇后其後事蹟不詳,神鼎三年(403年)七月後涼滅亡,後秦弘始十八年(416年)呂隆被姚泓所殺。

生平

楊皇后
楊皇后
  後涼靈帝鹹寧三年(辛醜,公元401年),呂隆與弟弟呂超殺天王呂纂後自立。楊氏被冊封爲皇后。即位後,呂隆爲了建立自己的威名,殺了很多有名望之人,結果使得人人自危,無心生產導致人們的正常生活無法正常維持。於是,姑臧城内出現了人吃人的悲慘景象,十多萬人活活的餓死,生存下來的一部分要求出城活命。呂隆怕引起連鎖反應,又坑殺了幾百人。這時的後涼不時受到北涼及南涼攻擊,國勢日衰。

  後涼後主神鼎三年(癸卯,公元403年),北涼、南涼圍後涼都城姑臧,呂隆不得已請迎後秦軍,楊王後隨呂隆一起被遷至長安。後涼就此被後秦滅。

  後秦弘始十八年(丙辰,公元416年),呂隆因被牽連到後秦皇帝姚興之子廣平公姚弼的謀反案中而被殺。楊氏則不知所蹤。

典籍記載


  《資治通鑒》【晉紀三十四】 起重光赤奮若,盡玄黓攝提格,凡二年。

  安皇帝丁隆安五年(辛醜,公元四零一年)

  春,正月,武威王利鹿孤欲稱帝,群臣皆勸之。安國將軍鍮勿崙曰:“吾國自上世以來,被發左衽,無冠帶之飾,逐水草遷徙,無城郭室廬,故能雄視沙漠,抗衡中夏。今擧大號,誠顺民心。然建都立邑,難以避患,儲畜倉庫,啟敵人心。不如處晉民於城郭,勸課農桑以供資儲,帥國人以習戰射。鄰國弱則乘之,強則避之,此久長之良策也。且虛名無實,徒足爲世之質的,將安用之!”利鹿孤曰:“安國之言是也。”乃更稱河西王,以廣武公傉檀爲都督中外諸軍事、涼州牧、錄尚書事。

  二月,丙子,孫恩出浹口,攻句章,不能拔。劉牢之擊之,恩複走入海。

  秦王興使乞伏乾歸還鎮苑川,盡以其故部眾配之。

  涼王纂嗜酒好獵,太常楊穎諫曰:“陛下應天受命,當以道守之。今疆宇日蹙,崎嶇二嶺之間,陛下不兢兢夕惕以恢弘先業,而沈湎游畋,不以國家爲事,臣竊危之。”纂遜辭謝之,然猶不悛。番禾太守呂超擅擊鮮卑思盤,思盤遣其弟乞珍訴於纂,纂命超及思盤皆入朝。超懼,至姑臧,深自結於殿中監杜尚。纂見超,責之曰:“卿恃兄弟桓桓,乃敢欺吾。要當斬卿,天下乃定!”超頓首謝。纂本以恐愒超,實無意殺之。因引超、思盤及群臣同宴於内殿。超兄中領軍隆數勸纂酒,纂醉,乘步挽車,將超等游禁中。至琨華堂東閣,車不得過,纂親將竇川、駱騰倚劍於壁,推車過閤。超取劍擊纂,纂下車禽超,超刺纂洞胸;川、騰與超格戰,超殺之。纂後楊氏命禁兵討超,杜尚止之,皆舍仗不戰。將軍魏益多入,取纂首,楊氏曰:“人已死,如土石,無所複知,何忍複殘其形骸乎!”益多罵之,遂取纂首以徇,曰:“纂違先帝之命,殺太子而自立,荒淫暴虐。番禾太守超顺人心而除之,以安宗廟。凡我士庶,同茲休慶!”

  纂叔父巴西公佗、弟隴西公緯皆在北城。或說緯曰:“超爲逆亂,公以介弟之親,仗大義而討之。薑紀、焦辨在南城,楊桓、田誠在東苑,皆吾黨也,何患不濟!”緯嚴兵欲與佗共擊超。佗妻梁氏止之曰:“緯、超俱兄弟之子,何爲舍超助緯,自爲禍首乎!”佗乃謂緯曰:“超擧事已成,據武庫,擁精兵,圖之甚難。且吾老矣,無能爲也。”超弟邈有寵於緯,說緯曰:“纂贼殺兄弟,隆、超顺人心而討之,正欲尊立明公耳。方今明公先帝之長子,當主社稷,人無異望,夫複何疑!”緯信之,乃與隆、超結盟,單馬入城;超執而殺之。讓位與隆,隆有難色。超曰:“今如乘龍上天,豈可中下!”隆遂即天王位,大赦,改元神鼎。尊母衛氏爲太後;妻楊氏爲後;以超爲都督中外諸軍事、輔國大將軍、錄尚書書事,封安定公;諡纂曰靈帝。

  纂後楊氏將出宮,超恐其挾珍寶,命索之。楊氏曰:“爾兄弟不義,手刃相屠。我旦夕死人,安用寶爲!”超又問玉璽所在,楊氏曰:“已毁之矣。”後有美色,超將納之,謂其父右僕射桓曰:“後若自殺,禍及卿宗!”桓以告楊氏。楊氏曰:“大人賣女與氐以圖富貴,一之謂甚,其可再乎!”遂自殺,諡曰穆後。桓奔河西王利鹿孤,利鹿孤以爲左司馬。

  三月,孫恩北趣海鹽,劉裕隨而拒之,築城於海鹽故治。恩日來攻城,裕屢擊破之,斬其將姚盛。城中兵少不敵,裕夜偃旗匿眾,明晨開門,使羸疾數人登城。贼遙問劉裕所在,曰:“夜已走矣。”贼信之,爭入城。裕奮擊,大破之。恩知城不可拔,乃進向滬瀆,裕複棄城追之。

  海鹽令鮑陋遣子嗣之帥吳兵一千,請爲前驅。裕曰:“贼兵甚精,吳人不習戰,若前驅失利,必敗我軍;可在後爲聲勢。”嗣之不從。裕乃多伏旗鼓,前驅既交,諸伏皆出。裕擧旗鳴鼓,贼以爲四面有軍,乃退。嗣之追之,戰沒。裕且戰且退,所領死傷且盡,至向戰處,令左右脱取死人衣以示閑暇。贼疑之,不敢逼。裕大呼更戰,贼懼而退,裕乃引歸。

  河西王利鹿孤伐涼,與涼王隆戰,大破之,徙二千馀戶而歸。

  夏,四月,辛卯,魏人罷鄴行台,以所統六郡置相州,以庾嶽爲刺史。

  乞伏乾歸至苑川,以邊芮爲長名,王松壽爲司馬,公卿、將帥皆降爲僚佐偏裨。

  北涼王業憚沮渠蒙遜勇略,欲遠之;蒙遜亦深自晦匿,業以門下侍郎馬權代蒙遜爲張掖太守。權素豪雋,爲業所親重,常輕侮蒙遜。蒙遜譖之於業曰:“天下不足慮,惟當憂馬權耳。”業遂殺權。

  蒙遜謂沮渠男成曰:“段公無鑒斷之才,非撥亂之主,向所憚者惟索嗣、馬權。今皆已死,蒙遜欲降之以奉兄,何如?”男成曰:“業本孤客,爲吾家所立,恃吾兄弟,猶魚之有水。夫人親信我而圖之,不祥。蒙遜乃求爲西安太守。業喜其出外,許之。

  蒙遜與男成約同祭蘭門山,而陰使司馬許鹹告業曰:“男成欲以取假日爲亂。若求祭蘭門山,臣言驗矣。”至期,果然。業收男成,賜死。男成曰:“蒙遜先與臣謀反,臣以兄弟之故。隱而不言。今以臣在,恐部眾不從,故約臣祭山而返誣臣,其意欲王之殺臣也。乞詐言臣死,暴臣罪惡,蒙遜必反;臣然後奉王命而討之,無不克矣。”業不聽,殺之。蒙遜泣告眾曰:“男成忠於段王,而段王無故枉殺之,諸君能爲報仇乎?且始者共立段王,欲以安眾耳,今州土紛亂,非段王所能濟也。”男成素得眾心,眾皆憤泣爭奮,比至氐池,眾逾一萬。鎮軍將軍臧莫孩帥所部降之,羌、胡多起兵應蒙遜者。蒙遜進壁侯塢。

  業先疑右將軍田昂,囚之;至是召昂,謝而赦之,使與武衛將軍梁中庸共討蒙遜。别將王豐孫言於業曰:“西平諸田,世有反者。昂貌恭而心險,不可信也。”業曰:“吾疑之久矣,但非昂無可以討蒙遜者。”昂至侯塢,帥騎五百降於蒙遜,業軍遂潰,中庸亦詣蒙遜降。

  五月,蒙遜至張掖,田昂兄子承愛斬關内之,業左右皆散。蒙遜至,業謂蒙遜曰:“孤孑然一己,爲君家所推,願匄馀命,使得東還與妻子相見。”蒙遜斬之。

  業,儒素長者,無他權略,威禁不行,群下擅命;尤信蔔筮、巫覡,故至於敗。

  沮渠男成之弟富占、將軍俱傫帥戶五百降於河西王利鹿孤。傫,石子之子也。

  孫恩陷滬瀆,殺吳國内史袁崧,死者四千人。

  涼王隆多殺豪望以立威名,内外囂然。人不自保。魏安人焦朗遣使說秦隴西公碩德曰:“呂氏自武皇棄世,兄弟相攻,政綱不立,競爲威虐。百姓饑饉,死者過半。今乘其纂奪之際,取之易於返掌,不可失也。”碩德言於秦王興,帥步騎六萬伐涼,乞伏乾歸帥騎七千從之。

  六月,甲戌,孫恩浮海奄至丹徒,戰士十馀萬,樓船千馀艘,建康震駭。乙亥,内外戒嚴,百官入居省内。冠軍將軍高素等守石頭,輔國將軍劉襲柵斷淮口,丹陽尹司馬恢之戍南岸,冠軍將軍桓謙等備白石,左衛將軍王嘏等屯中堂,征豫州刺史譙王尚之入衛京師。

  劉牢之自山陰引兵邀擊恩,未至而恩已過,乃使劉裕自海鹽入援。裕兵不滿千人,倍道兼行,與恩俱至丹徒。裕眾既少,加以涉遠疲勞,而丹徒守軍莫有鬥志。恩帥眾鼓噪,登蒜山,居民皆荷擔而立。裕帥所領奔擊,大破之,投崖赴水死者甚眾,恩狼狽僅得還船。然恩猶恃其眾,尋複整兵徑向京師。後將軍元顯帥兵拒戰,頻不利。會稽王道子無他謀略,唯日禱蔣侯廟。恩來漸近,百姓恟懼。譙王尚之帥精銳馳至,徑屯積弩堂。恩樓船高大,溯風不得疾行,數日乃至白石。恩本以諸軍分散,欲掩不備;既而知尚之在建康,複聞劉牢之已還,至新洲,不敢進而去,浮海北走鬱洲。恩别將攻陷廣陵,殺三千人。寧朔將軍高雅之擊恩於鬱洲,爲恩所執。

  桓玄厲兵訓卒,常伺朝廷之隙,聞孫恩逼京師,建牙聚眾,上疏請討之。元顯大懼。會恩退,元顯以詔書止之,玄乃解嚴。

  梁中庸等共推沮渠蒙遜爲大都督、大將軍、涼州牧、張掖公,赦其境内,改元永安。蒙遜署從兄伏奴爲張掖太守、和平侯,弟挐爲建忠將軍、都穀侯,田昂爲西郡太守,臧莫孩爲輔國將軍,房晷、梁中庸爲左、右長史,張騭、謝正禮爲左右司馬。擢任賢才,文武鹹悦。

  河西王利鹿孤命群臣極言得失。西曹從事史暠曰:“陛下命將出征,往無不捷。然不以綏寧爲先,唯以徙民爲務;民安土重遷,故多離叛,此所以斬將拔城而地不加廣也。”利鹿孤善之。

  秋,七月,魏兗州刺史長孫肥將步騎二萬南徇許昌,東至彭城,將軍劉該降之。

  秦隴西公碩德自金城濟河,直趣廣武,河西王利鹿孤攝廣武守軍避之。秦軍至姑臧,涼王隆遣輔國大將軍超、龍驤將軍邈等逆戰,碩德大破之,生擒邈,俘斬萬計。隆嬰城固守,巴西公佗帥東苑之眾二萬五千降於秦。西涼公暠、河西王利鹿孤、沮渠蒙遜各遣使奉表入貢於秦。

  初,涼將薑紀降於河西王利鹿孤,廣武公傉檀與論兵略,甚愛重之,坐則連席,出則同車,每談論,以夜繼晝。利鹿孤謂傉檀曰:“薑紀信有美才,然視候非常,必不久留於此,不如殺之。紀若入秦,必爲人患。”傉檀曰:“臣以布衣之交待紀,紀必不相負也。”八月,紀將數十騎奔秦軍,說碩德曰:“呂隆孤城無援,明公以大軍臨之,其勢必請降;然彼徙文降而已,未肯遂服也。請給紀步騎三千,與王松匆因焦朗、華純之眾,伺其釁隙,隆不足取也。不然,今禿發在南,兵強國富,若兼姑臧而據之,威勢益盛,沮渠蒙遜、李暠不能抗也,必將歸之,如此,則爲國家之大敵矣。”碩德乃表紀爲武威太守。配兵二千,屯據晏然。

  秦王興聞楊桓之賢而征之,利鹿孤不敢留。

  詔以劉裕下邳太守,討孫恩於鬱洲,累戰,大破之。恩由是衰弱,複緣海南走,裕亦隨而邀擊之。

  燕王盛懲其父寶以懦弱失國,務峻威刑,又自矜聰察,多所猜忌,群臣有纖介之嫌,皆先事誅之。由是宗親、勳舊,人不自保。丁亥,左將軍慕容國與殿上將軍秦輿、段讚謀帥禁兵襲盛,事發,死者五百馀人。壬辰夜,前將軍段璣與秦輿之子興、段讚之子泰潛於禁中鼓噪大呼。盛聞變,帥左右出戰,贼眾逃潰。璣被創,匿廂屋間。俄有一贼從暗中擊盛,盛被傷,輦升前殿,申約禁衛,事寧而卒。

  中壘將軍慕容拔、冗從僕射郭仲白太後丁氏,以爲國家多難,宜立長君。時眾望在盛弟司徒、尚書令、平原公元,而河間公熙素得幸於丁氏,丁氏乃廢太子定,密迎熙入宮。明旦,群臣入朝,始知有變,因上表勸進於熙。熙以讓元,元不敢當。癸巳,熙即天王位,捕穫段璣等,皆夷三族。甲午,大赦。丙申,平原公元以嫌賜死。閏月,辛酉,葬盛於興平陵,諡曰昭武皇帝,廟號中宗。丁氏送葬未還,中領軍慕容提、步軍校尉張佛等謀立故太子定,事覺,伏誅,定亦賜死。丙寅,大赦,改元光始。

  秦隴西公碩德圍姑臧累月,東方之人在城中者多謀外叛,魏益多複誘扇之,欲殺涼王隆及安定公超,事發,坐死者三百馀家。碩德撫納夷、夏,分置守宰,節食聚粟。爲持久之計。

  涼之群臣請與秦連和,隆不許。安守公超曰:“今資儲内竭,上下嗷嗷,雖使張、陳複生,亦無以爲策。陛下當思權變屈伸,何愛尺書、單使爲卑辭以退敵!敵去之後,修德政以息民,若蔔世未窮,何憂舊業之不複!若天命去矣,亦可以保全宗族。不然,坐守困窮,終將何如!”隆乃從之,九月,遣使請降於秦。碩德表隆爲鎮西大將軍、涼州刺史、建康公。隆遣子弟及文武舊臣慕容築、楊穎等五十馀家入質於長安。碩德軍令嚴整,秋毫不犯,祭先賢,禮名士,西土悦之。

  沮渠蒙遜所部酒泉、涼寧二郡叛降於西涼,又聞呂隆降秦,大懼,遣其弟建忠將軍挐、牧府長史張潛見碩德於姑臧,請帥其眾東遷。碩德喜,拜潛張掖太守,挐建康太守。潛勸蒙遜東遷。挐私謂蒙遜曰:“姑臧未拔,呂氏猶存,碩德糧盡將還,不能久也。何爲自棄土宇,受制於人乎!”臧莫孩亦以爲然。

  蒙遜遣子奚念爲質於河西王利鹿孤,利鹿孤不受,曰:“奚念年少,可遣挐也。”冬,十月,蒙遜複遣使上疏於利鹿孤曰:“臣前遣奚念具披誠款,而聖旨未昭,複征弟挐。臣竊以爲苟有誠信,則子不爲輕;若其不信,則弟不爲重。今寇難未夷,不穫奉詔,願陛下亮之。”利鹿孤怒,遣張松侯俱延、興城侯文支將騎一萬襲蒙遜,至萬歲臨松,執蒙遜從弟鄯善苟子,虜其民六千馀戶。蒙遜從叔孔遮入朝於利鹿孤,許以挐爲質。利鹿孤乃歸其所掠,召俱延等還。文支,利鹿孤之弟也。

  南燕主備德宴群臣於延賢堂,酒酣,謂君臣曰:“朕可方自古何等主?”青州刺史鞠仲曰:“陛下中興聖主,少康、光武之儔。”備德顧左右賜仲帛千疋,仲以所賜多,辭之。備德曰:“卿知調朕,朕不知調卿邪!卿所以非實,故朕亦以虛言賞卿耳。”韓範進曰:“天子無戲言。今日之論,君臣俱失。”備德大悦,賜範絹五十疋。

  備德母及兄納皆在長安,備德遣平原人杜弘往訪之。弘曰:“臣至長安,若不奉太後動止,當西如張掖,以死爲效。臣父雄年逾六十,乞本縣之祿以申烏鳥之情。”中書令張華曰:“杜弘未行而求祿,要君之罪大矣。”備德曰:“弘爲君迎母,爲父求祿,忠孝備矣,何罪之有!”以雄爲平原令。弘至張掖,爲盜所殺。

  十一月,劉裕追孫恩至滬瀆、海鹽,又破之,俘斬以萬數,恩遂自浹口遠竄入海。

  十二月,辛亥,魏主珪遣常山王遵、定陵公和跋帥眾五萬襲沒弈幹於高平。

  乙卯,魏虎威將軍宿遝幹伐燕,攻令支;乙醜,燕中領軍宇文拔救之。壬午,宿遝幹拔令支而戍之。

  呂超攻薑紀,不克,遂攻焦朗。朗遣其弟子嵩爲質於河西王利鹿孤以請迎,利鹿孤遣車騎將軍傉檀赴之。比至,超已退,朗閉門拒之。何檀怒,將攻之,鎮北將軍俱延諫曰:“安土重遷,人之常情。朗孤城無食,今年不降,後年自服,何必多殺士卒以攻之!若其不捷,彼必去從他國。棄州境士民以資鄰敵,非計也;不如以善言諭之。”檀乃與朗連和,遂曜兵姑臧,壁於胡阬。

  傉檀知呂超必來斫營,畜火以待之。超夜遣中{畾土}將軍王集帥精兵二千斫傉檀營,傉檀徐嚴不起。集入壘中,内外皆擧火,光照如晝;縱兵擊之,斬集及甲首三百馀級。呂隆懼,偽與檀通好,請於苑内結盟,傉檀遣俱延入盟,俱延疑其有伏,毁苑牆而入。超伏兵擊之,俱延失馬步走,氵夌江將軍郭祖力戰拒之,俱延乃得免。傉檀怒,攻其昌松太守孟礻韋於顯美。隆遣廣武將軍荀安國、寧遠將軍石可帥騎五百救之。安國等憚傉檀之強,遁還。

  桓玄表其兄偉爲江州刺史,鎮夏口;司馬刁暢爲輔國將軍、督八郡軍事,鎮襄陽;遣其將皇甫敷、馮該戍湓口。移沮、漳蠻二千戶於江南,立武寧郡;更招集流民,立綏安郡。詔征廣州刺史刁逵、豫章太守郭昶之,玄皆留不遣。

  玄自謂有晉國三分之二,數使人上己符瑞,欲以惑眾;又致箋於會稽王道子曰:“贼造近郊,以風不得進,以雨不致火,食盡故去耳,非力屈也。昔國寶死後,王恭不乘此威入統朝政,足見其心非侮於明公也,而謂之不忠。今之貴要腹心,有時流清望者誰乎?豈可雲無佳勝!直是不能信之耳!爾來一朝一夕,遂成今日之禍。在朝君子皆畏禍不言,玄忝任在遠,是以披寫事實。”元顯見之,大懼。

  張法顺謂元顯曰:“桓玄承籍世資,素有豪氣,既並殷、颺,專有荆楚,第下之所控引止三吳耳。孫恩爲亂,東土塗地,公私困竭,玄必乘此縱其奸凶,竊用憂之。”元顯曰:“爲之奈何?”法顺曰:“玄始得荆州,人情未附。方務綏撫,未暇他圖。若乘此際使劉牢之爲前鋒,而第下以大軍繼進,玄可取也。”元顯以爲然。會武昌太守庾楷以玄與朝廷構怨,恐事不成,禍及於己,密使人自結於元顯,雲:“玄大失人情,眾不爲用,若朝廷遣軍,己當爲内應。”元顯大喜,遣張法顺至京口,謀於劉牢之;牢之以爲難。法顺還,謂元顯曰:“觀牢之言色,必貳於我,不如召入殺之;不爾,敗人大事。”元顯不從。於是大治水軍,征兵裝艦,以謀討玄。

  安皇帝丁元興元年(壬寅,公元四零二年)

  春,正月,庚午朔,下詔罪狀桓玄,以尚書令元顯爲驃騎大將軍、征討大都督、都督十八州諸軍事,加黄鉞,又以鎮北將軍劉牢之爲前鋒都督,前將軍譙王尚之爲後部,因大赦,改元,内外戒嚴;加會稽王道子太傅。

  元顯欲盡誅諸桓。中護軍桓修,驃騎長史王誕之甥也,誕有寵於元顯,因陳修等與玄志趣不同,元顯乃止。誕,導之曾孫也。

  張法顺言於元顯曰:“桓謙兄弟每爲上流耳目,宜斬之以杜奸謀。且事之濟不,系在前軍,而牢之反覆,萬一有變,則禍敗立至。可令牢之殺謙兄弟以示無貳心,若不受命,當逆爲其所。”元顯曰:“今非牢之,無以知玄;且始事而誅大將,人情不安。”再三不可。又以桓氏世爲荆土所附,桓沖特有遺惠,而謙,沖之子也,乃自驃騎司馬除都督荆、益、寧、梁四州諸軍事、荆州刺史,欲以結西人之心。

  丁丑,燕慕容拔攻魏令支戍,克之,宿遝幹走,執魏遼西太守那頡。燕以拔爲幽州刺史,鎮令支,以中堅將軍遼西陽豪爲本郡太守。丁亥,以章武公淵爲尚書令,博陵公虔爲尚書左僕射,尚書王騰爲右僕射。

  戊子,魏材官將國和突攻黜弗、素古延等諸部,破之。初,魏主珪遣北部大人賀狄幹獻馬千疋求昏於秦,秦王興聞珪已立慕容後,止狄幹而絕其昏;沒弈幹、黜弗、素古延,皆秦之屬國也,而魏攻之,由是秦、魏有隙。庚寅,珪大閱士馬,命並州諸郡積穀於平陽之乾壁,以備秦。

  柔然社崙方睦於秦,遣將救黜弗、素古延;辛卯,和突逆擊,大破之,社帥崙其部落遠遁漠北,奪高車之地而居之。斛律部帥倍侯利擊社崙,大爲所敗,倍侯利奔魏。社崙於是西北擊匈奴遺種日拔也雞,大破之,遂吞並諸部,士馬繁盛,雄於北方。其地西至焉耆,東接朝鮮,南臨大漠,旁側小國皆羈屬焉。自號豆代可汗。始立約束,以千人爲軍,軍有將;百人爲幢,幢有帥。攻戰先登者賜以虜穫,畏懦者以石擊其首而殺之。

  禿發礻韋檀克顯美,執孟礻韋而責之,以其不早降。礻韋曰:“礻韋受呂氏厚恩,分符守土;若明公大軍甫至,望旗歸附,恐穫罪於執事矣。”礻韋檀釋而禮之,徙二千馀戶而歸,以礻韋爲左司馬。礻韋辭曰:“呂氏將亡,聖朝必取河右,人無愚智皆知之。但礻韋爲人守城不能全,複忝顯任,於心竊所未安。若蒙明公之惠,使得就戮姑臧,死且不朽。”礻韋檀義而歸之。

  東土遭孫恩之亂,因以饑饉,漕運不繼。桓玄禁斷江路,商旅俱絕,公私匱乏,以粰、橡給士卒。玄謂朝廷方多憂虞,必未暇討己,可以蓄力觀釁。及大軍將發,從兄太傅長史石生密以書報之。玄大驚,欲完聚保江陵。長史卞範之曰:“明公英威振於遠近,元顯口尚乳臭,劉牢之大失物情,若兵臨近畿,示以禍福,土崩之勢可翹足而待,何有延敵入境,自取窮蹙者乎!”玄從之,留桓偉守江陵,抗表傳檄,罪狀元顯,擧兵東下。檄至,元顯大懼。二月,丙午,帝餞元顯於西池,元顯下船而不發。

  癸醜,魏常山王遵等至高平,沒弈幹棄其部眾,帥數千騎與劉勃勃奔秦州。魏軍追至瓦亭,不及而還,盡穫其府庫蓄積,馬四萬馀疋,雜畜九萬馀口,徙其民於代都,馀種分迸。平陽太守貳塵複侵秦河東,長安大震,關中諸城晝閉,秦人簡兵訓卒以謀伐魏。

  秦王興立子泓爲太子,大赦。泓孝友寬和,喜文學,善談詠,而懦弱多病。興欲以爲嗣,而狐疑不決,久乃立之。

  姑臧大饑,米鬥直錢五千,人相食,饑死者十馀萬口。城門晝閉,樵采路絕,民請出城爲胡虜奴婢者,日有數百,呂隆惡其沮動眾心,盡坑之,積屍盈路。沮渠蒙遜引兵攻姑臧,隆遣使求救於河西王利鹿孤,利鹿孤遣廣武公傉檀帥騎一萬救之,未至,隆擊破蒙遜軍,蒙遜請與隆盟,留穀萬馀斛遣之而還。傉檀至昌松,聞蒙遜已退,乃徙澤段塚民五百馀戶而還。

  中散騎常侍張融言於利鹿孤曰:“焦朗兄弟據魏安,潛通姚氏,數爲反覆,今不取,後必爲朝廷憂。”利鹿孤遣傉檀討之,朗面縛出降,傉檀送於西平,徙其民於樂都。

  桓玄發江陵,慮事不捷,常爲西還之計。及過尋陽,不見官軍,意甚喜,將士之氣亦振。庾楷謀泄,玄囚之。丁巳,詔遣齊王柔之以騶虞幡宣告荆、江二州,使罷兵;玄前鋒殺之。柔之,宗之子也。

  丁卯,玄至姑孰,使共將馮該等攻曆陽,襄城太守司馬休之嬰城固守。玄軍斷洞浦,焚豫州舟艦。豫州刺史譙王尚之帥步卒九千陣於浦上,遣武都太守楊秋屯横江,秋降於玄軍。尚之眾潰,逃於塗中,玄捕穫之。司馬休之出戰而敗,棄城走。

  劉牢之素惡驃騎大將軍元顯,恐桓玄既滅,元顯益驕恣,又恐己功名愈盛,不爲元顯所容,且自恃材武,擁強兵,欲假玄以除執政,複伺玄之隙而自取之,故不肯討玄。元顯日夜昏酣,以牢之爲前鋒。牢之驟詣門,不得見,及帝出餞元顯,遇之公坐而已。

  牢之軍溧洲,參軍劉裕請擊玄,牢之不許。玄使牢之族舅何穆說牢之曰:“自古戴震主之威,挾不賞之功而能自全者,誰邪?越之文種,秦之白起,漢之韓信,皆事明主,爲之盡力,功成之日,猶不免誅夷,況爲凶愚者之用乎!君如今日戰勝則傾宗,戰敗則覆族,欲以此安歸乎!不若翻然改圖,則可以長保富貴矣。古人射鉤、斬祛,猶不害爲輔佐,況玄與君無宿昔之怨乎!”時譙王尚之已敗,人情愈恐,牢之頗納穆言,與玄交通。東海中尉東海何無忌,牢之之甥也,與劉裕極諫,不聽。其子驃騎從事中郎敬宣諫曰:“今國家衰危,天下之重在大人與玄。玄藉父、叔之資,據有全楚,割晉國三分之二,一朝縱之使陵朝廷,玄威望既成,恐難圖也,董卓之變,將在今矣。”牢之怒曰:“吾豈不知!今日取玄如反覆手耳;但平玄之後,令我奈驃騎何!”三月,乙巳朔,牢之遣敬宣詣玄請降。玄陰欲誅牢之,乃與敬宣宴飲,陳名書畫共觀之,以安悦其意;敬宣不之覺,玄佐吏莫不相視而筆。玄板敬宣爲咨議參軍。

  元顯將發,聞玄已至新亭,棄船,退屯國子學。辛未,陳於宣陽門外。軍中相驚,言玄已至南桁,元顯引兵欲還宮。玄遣人拔刀隨後大呼曰:“放仗!”軍人皆崩潰,元顯乘馬走入東府,唯張法顺一騎隨之。元顯問計於道子,道子但對之涕泣。玄遣太傅從事中郎毛泰收元顯送新亭,縛於舫前而數之。元顯曰:“爲王誕、張法顺所誤耳。”

  壬申,複隆安年號,帝遣侍中勞玄於安樂渚。玄入京師,稱詔解嚴,以玄總百揆、都督中外諸軍事、丞相、錄尚書事、颺州牧、領徐、荆、江三州刺史,假黄鉞。玄以桓偉爲荆州刺史,桓謙爲尚書左僕射,桓修爲徐、兗二州刺史,桓石生爲江州刺史,卞範之爲丹陽尹。

  初,玄之擧兵,侍中王謐奉詔詣玄,玄親禮之。及玄輔政,以謐爲中書令。謐,導之孫也。新安太守殷仲文,覬之弟也,玄姊爲仲文妻。仲文聞玄克京師,棄郡投玄,玄以爲咨議參軍。劉邁往見玄,玄曰:“汝不畏死,而敢來邪?”邁曰:“射鉤斬祛,並邁爲三。”玄悦,以爲參軍。

  癸酉,有司奏會稽王道子酣縱不孝,當棄市,詔徙安成郡;斬元顯及東海王彥璋、譙王尚之、庾楷、張法顺、毛泰等於建康市。桓修爲王誕固請,得流嶺南。

  玄以劉牢之爲會稽内史。牢之曰:“始爾,便奪我兵,禍其至矣!”劉敬宣請歸諭牢之,使受命,玄遣之。敬宣勸牢之襲玄,牢之猶豫不決,移屯班瀆,私告劉裕曰:“今當北就高雅之於廣陵,擧兵以匡社稷,卿能從我去乎?”裕曰:“將軍以勁卒數萬,望風降服,彼新得志,威震天下,朝野人情皆已去矣,廣陵豈可得至邪!裕當反服還京口耳。”何無忌謂裕曰:“我將何之?”裕曰:“吾觀鎮北必不免,卿可隨我還京口。桓玄若守臣節,當與卿事之;不然,當與卿圖之。”

  於是牢之大集僚佐,議據江北以討玄。參軍劉襲曰:“事之不可者莫大於反。將軍往年反王兗州,近日反司馬郎君,今複反桓公;一人三反,何以自立!”語畢,趨出,佐吏多散走。牢之懼,使敬宣之京口迎家;失期不至,牢之以爲事已泄,爲玄所殺,乃帥部曲北走,至新洲,縊而死。敬宣至,不暇哭,即渡江奔廣陵。將吏共殯斂牢之,以其喪歸丹徒。玄令斫棺斬首,暴屍於市。

  大赦,改元大亨。

  桓玄讓丞相荆、江、徐三州,改授太尉、都督中外諸軍事、颺州牧、領豫州刺史,總百揆;以琅邪王德文爲太宰。

  司馬休之、劉敬宣、高雅之俱奔洛陽,各以子弟爲質於秦以求救。秦王興與之符信,使於關東募兵,得數千人,複還屯彭城間。

  孫恩寇臨海,臨海太守辛景擊破之,恩所虜三吳男女,死亡殆盡。恩恐爲官軍所穫,乃赴海死,其黨及妓妾從死者以百數,謂之“水仙”。馀眾數千人複推恩妹夫盧循爲主。循,諶之曾孫也,神采清秀,雅有材藝。少時,沙門惠遠嚐謂之曰:“君雖體涉風素,而志存不軌,如何?”太尉玄欲撫安東土,乃以循爲永嘉太守。循雖受命,而寇暴不已。甲戌,燕大赦。

  河西王禿發利鹿孤寢疾,遣令以國事授弟傉檀。初,禿發思複鞬愛重傉檀,謂諸子曰:“傉檀器識,非汝曹所及也。”故諸兄不以傳子而傳於弟。利鹿孤在位,垂拱而已,軍國大事皆委於傉檀。利鹿孤卒,傉檀襲位,更稱涼王,改元弘昌,遷於樂都,諡利鹿孤曰康王。

  夏,四月,太尉玄出屯姑孰,辭錄尚書事,詔許之,而大政皆就咨焉,小事則決於尚書令桓謙及卞範之。

  自隆安以來,中外之人厭於禍亂。及玄初至,黜奸佞,擢俊賢,京師欣然,冀得少安。既而玄奢豪縱逸,政令無常,朋黨互起,陵侮朝廷,裁損乘輿供奉之具,帝幾不免饑寒,由是眾心失望。三吳大饑,戶口減半,會稽減什三、四,臨海、永嘉殆盡,富室皆衣羅紈,懷金玉,閉門相守餓死。

  乞伏熾磐自西平逃歸苑川,南涼王傉檀歸其妻子。乞伏乾歸使熾磐入朝於秦,秦主興以熾磐爲興晉太守。

  五月,盧循自臨海入東陽,太尉玄遣撫軍中兵參軍劉裕將兵擊之,循敗,走永嘉。

  高句麗攻宿軍,燕平州刺史慕容歸棄城走。

  秦主興大發諸軍,遣義陽公平、尚書右僕射狄伯支等將步騎四萬伐魏,興自將大軍繼之,以尚書令姚晃輔太子泓守長安,沒弈幹權鎮上邽,廣陵公欽權鎮洛陽。平攻魏乾壁六十馀日,拔之。秋,七月,魏主珪遣毘陵王顺及豫州刺史長孫肥將六萬騎爲前鋒,自將大軍繼發以擊之。

  八月,太尉玄諷朝廷以玄平元顯功封豫章公,平殷、楊功封桂陽公,並本封南郡如故。玄以豫章封其子昇,桂陽封其兄子俊。

  魏主珪至永安,秦義陽公平遣驍將帥精騎二百覘魏軍,長孫肥逆擊,盡禽之。平退走,珪追之,乙巳,及於柴壁。平嬰地固守,魏軍圍之。秦王興將兵四萬七千救之,將據天渡運糧以饋平。魏博士李先曰:“兵法:高者爲敵所棲,深者爲敵所囚。今秦皆犯之,宜及興未至,遣奇兵先據天渡,柴壁可不戰而取也。”珪命增築重圍,内以防平之出,外以拒興之入。廣武將軍安同曰:“汾東有蒙坑,東西三百馀里,蹊徑不通。興來,必從汾西直臨柴壁;如此,虜聲勢相接,重圍雖固,不能制也。不如爲浮梁,渡汾西,築圍以拒之。虜至,無所施其智力矣。”珪從之。興至蒲阪,憚魏之強,久乃進兵。甲子,珪帥步騎三萬逆擊興於蒙坑之南,斬首千馀級,興退走四十馀里,平亦不敢出。珪乃分兵四據險要,使秦兵不得近柴壁。興屯汾西,賃壑爲壘,束柏村從汾上流縱之,欲以毁浮梁,魏人皆鉤取以爲薪蒸。

  冬,十月,平糧竭矢盡,夜,悉眾突西南圍求出;興列兵汾西,擧烽鼓噪爲應。興欲平力戰突免,平望興攻圍引接,但叫呼相和,莫敢逼圍。平不得出,計窮,乃帥麾下赴水死,諸將多從平赴水;珪使善游者鉤捕之,無得免者。執狄伯支及越騎校尉唐小方等四十馀人,馀眾二萬馀人皆斂手就禽。興坐視其窮,力不能救。擧軍慟哭,聲震山穀。數遣使求和於魏,珪不許,乘勝進攻蒲阪,秦晉公緒固守不戰。會柔然謀伐魏,珪聞之,戊申,引兵還。

  或告太史令晁崇及弟黄門侍郎懿潛召秦兵,珪至惡陽,賜崇、懿死。

  秦徙河西豪右萬馀戶於長安。

  太尉玄殺吳興太守高素、將軍竺謙之及謙從兄朗之、劉襲並襲弟季武,皆劉牢之北府舊將也。襲兄冀州刺史軌邀司馬休之、劉敬宣、高雅之等共據山陽,欲起兵攻玄,不克而走,將軍袁虔之、劉壽、高長慶、郭恭等皆往從之。將奔魏,至陳留南,分爲二輩:軌、休之、敬宣奔南燕;虔之、壽、長慶、恭奔秦。

  魏主珪初聞休之等當來,大喜。後怪其不至,令兗州求訪,穫,其從者,問其故,皆曰:“魏朝威聲遠被,是以休之等鹹欲歸附;既而聞崔逞被殺,故奔二國。”珪深悔之。自是士人有過,頗見優容。

  南涼王傉檀攻呂隆於姑臧。

  燕王熙納故中山尹苻謨二女,長曰戎娥,爲貴人,幼曰訓英,爲貴嬪,貴嬪尤有寵。丁太後怨恚,與兄子尚書信謀廢熙立章武公淵。事覺,熙逼丁太後自殺,葬以後禮,諡曰獻幽皇后。十一月,戊辰,殺淵及信。

  辛未,熙畋於北原,石城令高和與尚方兵於後作亂,殺司隸校尉張顯,入掠宮殿,取庫兵,脅營署,閉門乘城。熙馳還,城上人皆投仗開門;盡誅反者,唯和走免。甲戌,大赦。

  魏以庾嶽爲司空。

  十二月,辛亥,魏主珪還雲中。

  柔然可汗社崙聞珪伐秦,自參合陂侵魏,至豺山,及善無北澤,魏常山王遵以萬騎追之,不及而還。

  太尉玄使御史杜林防衛會稽文孝王道子至安成,林承玄旨,鴆道子,殺之。

  沮渠蒙遜所署西郡太守梁中庸叛,奔西涼。蒙遜聞之,笑曰:“吾待中庸,恩如骨肉,而中庸不我信,但自負耳,孤豈在此一人邪!”乃盡歸其孥。西涼公暠問中庸曰:“我何如索嗣?”中庸曰:“未可量也。”暠曰:“嗣才度若敵我者,我何能於千里之外以長繩絞其頸邪?”中庸曰:“智有短長,命有成敗。殿下之與索嗣,得失之理,臣實未之能詳。若以身死爲負,計行爲勝,則公孫瓚豈賢於劉虞邪?”暠默然。

  袁虔之等至長安,秦王興問曰:“桓玄才略何如其父?卒能成功乎?”虔之曰:“玄乘晉室衰亂,盜據宰衡,猜忌安忍,刑賞不公。以臣觀之,不如其父遠矣。玄今已執大柄,其勢必將篡逆,正可爲他人驅除耳。”興善之,以虔之爲廣州刺史。

  是歲,秦王興立昭儀張氏爲皇后,封子懿、弼、洸、宣、諶、愔、璞、質、逵、裕、國兒皆爲公,遣使拜禿發傉檀爲車騎將軍、廣武公,沮渠蒙遜爲鎮西將軍、沙州刺史、西海侯,李暠爲安西將軍、高昌候。

  秦鎮遠將軍趙曜帥二萬西屯金城,建節將軍王松匆帥騎助呂隆守姑臧。松匆至魏安,傉檀弟文真擊而虜之。傉檀大怒,送松匆還長安,深自陳謝。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