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798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1002ban (2011/4/1 22:43:09)  最新编辑:1002ban (2011/4/1 22:43:09)
劉豫
拼音:Liú Yù (Liu Yu)
英文:Liu Yu
目錄[ 隱藏 ]
  劉豫(1073年-1146年),宋朝人,曾經被金朝冊封爲“齊皇帝”。字彥游,景州阜城人(今屬河北)。

人物生平

 
劉豫畫像
劉豫畫像
  劉豫出生於1073年,宋哲宗元符年間進士。宋徽宗時召拜殿中侍御史,多次上奏涉及禮制局的事務,出爲河北西路提刑;金軍南下即棄官躲避在儀征,之後宋高宗起用其爲濟南府知府,金兵進攻濟南時,劉豫殺害守將關勝降金。1129年,劉豫被金朝封爲東平知府,充京東、京西、淮南等路安撫使。

  1130年,金朝冊封劉豫爲大齊皇帝,將黄河以南歸其統治,以大名府爲首都,改年號爲阜昌。1132年遷都至開封。雖然劉豫屢次南攻南宋,但是仍然出師不利,也沒有辦法緩和黄河流域的抗金鬥爭。1137年,金朝廢劉豫爲蜀王並且廢除齊國,將劉豫一家遷至臨潢府,1142年改封曹國公,1146年過世。

  劉豫建立的齊國,被持正統史觀者稱爲“偽齊”,一般人則稱“劉齊”,存在共八年。

南宋叛臣與偽齊

  劉豫(1073~1146),景州阜城(今屬河北)人,字彥游,元符進士。1112年拜殿中侍御史,但被言事者揭發他早年有偷盜行爲,宋徽宗趙佶沒有予以追究。但不久他又多次上奏涉及禮制局的事務,引起趙佶的不滿,被降職。1124年出任河北提刑。金軍大擧入侵時,他棄官逃走。1128年,由熟人樞密使張愨推薦出任濟南知府。當時山東到處都是抗金武裝和盜贼,局勢很不穩定,他要求改到江南任職,被朝廷拒絕。他不得已隻得上任,但是已經懷恨在心。不久金軍攻濟南,濟南城中有猛將關勝,善用大刀(不知道是不是水滸中大刀關勝的原型),多次出戰擊退金軍。劉豫竟受了金軍利誘,殺害了關勝,出城投降。金軍大爲滿意,封他爲京東東、西、淮南安撫使。1129年,完顏宗弼又封劉豫爲東平知府兼諸路馬步軍都總管,節制河外諸軍,封其子劉麟爲濟南知府,實際上已經將金軍控制下的黄河以南所有地盤都交給了他,金將完顏撻懶則屯兵要地,進行監視和支援。

  此前,金朝廷立的傀儡皇帝張邦昌已經把玉璽還給康王趙構,趙構於1127年五月一日在南京應天府即位(即宋高宗),南宋建立。不久他就違背了自己對張邦昌既往不咎的諾言,將其貶官賜死。張邦昌雖然投降侵略者,大節有虧,但是並沒有做什麼反黨反人民的壞事。做傀儡皇帝期間,一直不立年號,不坐殿,不受群臣朝賀,不用皇帝的禮儀,並努力尋訪宋朝宗室,對趙構還可說有恩,和《說嶽全傳》里臉譜化的奸臣頗有不同。金朝廷此時覺得沒有做好統治華北的准備,准備繼續將這片土地作爲緩沖區,並物色一個傀儡進行統治。1130年三月,完顏宗弼完成了對南宋小朝廷的追擊,但回軍時遭到韓世忠嶽飛的痛擊,大敗於黄天盪,損失慘重。宗弼回軍後,金朝廷開始商議立傀儡的事宜。當時比較合適的人選就是摺可求和劉豫二人,劉豫自己也有意於此。完顏撻懶爲劉豫保奏,九月,劉豫被冊立爲大齊皇帝,定都大名府(今河北大名),樂滋滋地當上了傀儡皇帝。金齊以黄河故道爲界,齊以父事金。劉豫封張孝純等爲宰相,其弟劉益北京留守,其子麟爲尚書左丞相、諸路兵馬大總管。宋朝廷對齊頗爲畏懼,居然以敵國之禮相待,在國書稱劉豫爲大齊皇帝。劉豫的宰相張孝純等人的家人都在宋,宋朝廷也以禮相待。 1132年,劉豫遷都於汴京(今開封),金朝廷又把剛剛攻占的陝西地區交給劉豫。

  劉豫對金封自己爲傀儡感激涕零,所以他和張邦昌不同,一稱帝就公開與宋爲敵,大肆蒐捕宋宗室,收編了許多流寇和宋廷叛
南宋版圖
南宋版圖
將,不斷引誘金軍南侵。1133年正月,宋襄陽鎮撫使李横率軍北攻偽齊,攻占潁昌府,直逼汴京。劉豫向金求救,完顏宗弼親自率軍支援,金齊聯軍開始反擊。宋朝廷對義軍出身的李横並不信任,劉光世和韓世忠也隻是颺言要支援,卻按兵不動。李横孤立無援,一路敗退到洪州(今江西南昌)。齊軍乘勢收複舊地,還顺手占領了襄陽府等六郡之地。偽齊此時達到了自己勢力的頂峰,即可以西向攻巴蜀,又可以顺流而下取吳越,對南宋構成了巨大的威脅。劉豫又配合金軍向華北各地遷移屯田軍,在各地征鄉兵十餘萬作爲 “皇子府十三軍”,金齊軍無惡不作,發掘墳墓,征收重税,使得民不聊生。

  1134年五月,趙構嶽飛出師收複襄漢,還在行前恬不知恥地命令嶽飛隻許收複李横的舊地,如果越界到偽齊領地就“雖立奇功,必加爾罰”。嶽飛不到三個月就連敗金齊聯軍,收複六郡。不久嶽飛就被封爲清遠軍節度使,年僅三十二歲就成爲了南宋第五個建節的武將。劉豫深知對抗南宋是自己唯一的存在價值,九月,他再次南侵,金將訛里朵和撻懶率5萬金軍支援。趙構已經做好了逃跑的准備,張俊和劉光世也畏敵不前,隻有韓世忠在大儀設伏大敗金軍。金軍轉向淮西,又被嶽飛大敗,年底,金太宗完顏晟病危,金軍北歸,劉豫也孤掌難鳴,也隻得退兵。1136年十月,劉豫又征發大軍30萬進攻兩淮,劉麟統領中路軍,劉豫之侄劉猊統領東路軍,孔彥舟統領西路軍,結果被韓世忠、楊沂中擊敗,倉皇逃走。
金太宗完顏晟
金太宗完顏晟
  劉豫在華北的統治引起了人民的強烈反抗,抗暴起義此起彼伏,加上對南宋的戰爭屢戰屢敗,不但沒有起到對金的緩沖屏障作用,反而成爲了金的一個累贅包袱,金朝廷基本上對他已經喪失了耐心,而且齊的存在還對金朝廷的集權統治形成了障礙,於是金朝廷起了廢劉豫之心。劉豫也嗅到了這股味道,於是就立兒子劉麟爲儲嗣之事上書試探金朝廷的意思,金熙宗完顏亶冷冰冰地說:“朕會派人咨詢河南百姓來決定。”劉豫看到自己被廢已經在所難免,向南投宋廷,又怕得到張邦昌一樣的下場,隻好苟且偷生,聽天由命。1137年,金熙宗完顏亶除掉了完顏宗翰和高慶裔,劉豫失去了自己在金朝廷中的靠山,金朝廷指責劉豫“論其德不足以感人,言其威不足以服眾”,十一月,下詔廢其爲蜀王,在汴京設立尚書台,直接對華北進行統治,然後將劉豫一家安置在臨潢府。1141年,賜劉豫錢一萬貫、田五十頃、牛五十頭。1142年,又改封他爲曹王,1146年死於流放地。劉豫的兒子劉麟字元瑞,在遭流放後不久又被啟用,官至興平軍節度使、上京路轉運使、開府儀同三司,封韓國公。

  劉豫背叛南宋,當了不到8年的兒皇帝,一度對南宋形成了巨大威脅,但是自己沒有過人才能,隻是依靠背叛登上高位,人以群分,其下屬也多爲李成、孔彥舟那樣的鼠竊狗偷之輩,結果隻能是在失去利用價值後被主子一腳踢開,慘淡收場,成爲日後漢奸的典型之一而已。

人物評價

  劉豫,字彥游,景州阜城人。“世業農,至豫始擧進士,元符中登第” ,同時,據宋史記載,“豫少無行,嚐盜同舍生白金盂,紗衣。”,可見其年少時,品行已不端。

  劉豫在南宋做官時,有過兩次的“避棄”行爲:第一次是宣和元年,任河北提刑時,逢金人南侵,豫棄官避亂於真州。還有一次是建炎二年正月,除知濟南府時,因群盜起山東,“豫不願行,請易東南一郡”,統治者當然沒有遂了他的願,“豫忿而去”。從這兩件事多少可以看出劉豫的一些性格特征,那就是膽小怕事,貪生怕死,自私自利,越禮不恭,同時,這也體現了南宋此時君權的微弱和禮崩樂壞的混亂局面。

大事記

金人冊帝

  劉豫的這些表現自然令金人“眼前一亮”,自謂找到了接替張邦昌的合適人選,當然從金人南侵到立劉豫建偽齊的過程中,劉豫自己的表現也是非常的賣力:建炎二年冬,金人攻濟南,劉豫一開始還能自保,後來,金人以利益相誘,劉豫就再也坐不住了,不但殺了手下大將關勝,而且當百姓都不願意投降金人時,“豫縋城納款”,其寡廉鮮恥可見一斑。後來,爲了求“僭號”,劉豫又派兒子劉麟持重金賄賂完顏昌,劉豫的這一切所作所爲,將他的無恥嘴臉展示再世人的面前,然而金人需要的就是這種肯忠心爲他們效力的奴才、走狗,於是金人決定了:“四年七月丁卯,金人冊豫爲皇帝,國號大齊,都大名府。”

大肆挖墳

  1130年,金朝冊封劉豫爲大齊皇帝,將黄河以南歸其統治,以大名府爲首都,改年號爲阜昌。1132年遷都至開封。劉豫驕奢淫欲,揮霍無度,横征暴斂之餘還大肆挖掘墳墓,非但掘開北宋諸先帝陵寢連一般民眾的祖墳也不放過,引起南宋軍民和偽齊統治下人民的極大憤慨。雖然劉豫屢次南攻南宋,但是仍然出師不利,也沒有辦法和黄河流域的抗金軍民鬥爭。1137年,金朝廢劉豫爲蜀王並且廢除齊國,將劉豫一家遷至臨潢府,1142年改封曹國公,1146年過世。

偽齊八年

       劉豫建立的齊國,被持正統史觀者稱爲“偽齊”,一般人則稱“劉齊”,存在共八年。

南宋爭取劉豫

  其一是,紹興二年二月,襄陽鎮撫使桑仲上疏,請求給劉豫治罪,這除了是向劉豫發出挑釁的信號外,多少還表明南宋想以禮來約束劉豫的行爲,作爲正統的禮儀之邦的代言者,南宋再向金人做出一點最後的抗爭,可惜到後來連這種風骨也盪然無存了。

  其二是,紹興三年五月,南宋派韓肖胄胡松年出使偽齊,豫欲以臣禮見,肖胄無以應,松年曰:“均爲宋臣。”遂長揖不拜,豫不能屈,因問主上如何,松年曰:“聖主萬壽。”複問帝意所向,松年曰:“必欲複故疆耳”豫有慚色。

  這是一種十分傳神的刻畫,三人之間的身份很尷尬,以前的同僚,現在卻是君主與使臣。顯然南宋對劉豫還抱有一絲希望,這次出使可以看作是試探性的,看看劉豫對金的依賴有多大,結果卻令他們很失望,劉豫已完全淪爲金人的幫凶,同時,南宋還想保持點大國的威嚴,這誠然是一種氣節,卻也是一種迂腐,一點盲目與自大。

宋史記載

宋史·列傳第二百三十四》

  劉豫,字彥游,景州阜城人也。世業農,至豫始擧進士,元符中登第。豫少時無行,嚐盜同舍生白盂、紗衣。政和二年,召拜殿中侍御史,爲言者所擊,帝不欲發其宿醜,詔勿問。未幾,豫累章言禮制局事,帝曰:“劉豫河北種田叟,安識禮制?”黜豫兩浙察訪。宣和六年,判國子監,除河北提刑。

  金人南侵,豫棄官避亂儀真。豫善中書侍郎張愨,建炎二年正月,用愨薦除知濟南府。時盜起山東,豫不願行,請易東南一郡,執政惡之,不許,豫忿而去。是冬,金人攻濟南,豫遣子麟出戰,敵縱兵圍之數重,郡ヘ張柬益兵來援,金人乃解去。因遣人啖豫以利,豫懲前忿,遂畜反謀,殺其將關勝,率百姓降金,百姓不從,豫縋城納款。三年三月,兀術聞高宗渡江,乃徙豫知東平府,充京東西、淮南等路安撫使,節制大名開德府、濮濱博棣德滄等州,以麟知濟南府,界舊河以南,俾豫統之。

  四年七月丁卯,金人遣大同尹高慶裔、知制誥韓冊豫爲皇帝,國號大齊,都大名府。先是,北京顺豫門生瑞禾,濟南漁者得
史書——宋史
史書——宋史
,豫以爲己受命之符,遣麟持重寶賂金左監軍撻辣求僭號。撻辣許之,遣使即豫所部咨軍民所宜立,眾未及對,豫鄉人張浹越次請立豫,議遂決,乃命慶裔、備璽綬寶冊以立之。九月戊申,豫即偽位,赦境内,奉金正朔,稱天會八年。以張孝純爲丞相,李孝颺爲左丞,張柬爲右丞,李儔爲監察御史,鄭億年爲工部侍郎,王瓊爲汴京留守,子麟爲太中大夫、提領諸路兵馬兼知濟南府。孝純始堅守太原,頗懷忠義,高宗以王衣雅厚孝純,俾衣招之,會粘罕遣人自雲中送歸豫,遂失節於贼。
 
  豫還東平,升爲東京。改東京爲汴京,降南京爲歸德府。以弟益爲北京留守,尋改汴京留守。複降淮寧、潁昌、顺昌、興仁府悉爲州。自以生景州,守濟南,節制東平,僭位大名,乃起四郡丁壯數千人,號“雲從子弟”。下偽詔求直言。十月,冊其母翟氏爲皇太後,妾錢氏爲皇后。錢氏,宣和内人也,習宮掖事,豫欲有所取則,故立之。十一月,改明年元阜昌。

  方豫未僭號時,數遣人說東京副留守上官悟,及賂悟左右喬思恭與共說悟令降金,悟並斬之。又招知楚州趙立,立不發書,斬其使。複遣立友人劉以榜旗誘之,且曰:“吾君之故人也。”立曰:“我知有君父,不知有故人。”燒殺。博州判官劉長孺以書勸豫反正,豫囚之十旬,不屈;欲官之,不受。豫大索宋宗室,承務郎閻琦匿之,豫杖死琦。召迪功郎王寵,不至。文林郎李喆、尉氏令姚邦基皆棄官去。朝奉郎趙俊書甲子不書僭年,豫亦無如之何。洪皓久陷於金,粘罕勸皓仕豫,不從,竄皓冷山。處士尹惇聞豫召,逃山穀間,走蜀中。國信副使宋汝爲以呂頤浩書勉豫忠義,豫曰:“獨不見張邦昌乎?業已然,尚何言哉!”滄州進士邢希載上豫書乞通宋朝,豫殺希載。

  是月,豫立陳東、歐陽澈廟於歸德,如唐張巡、許遠雙廟制。

  紹興元年五月,張俊李成敗之,成逃歸豫。雄州大儈王友直嚐抵豫書招李成,謂劉光世、呂頤浩非中興將相才,後爲人所訴,詔鞫而刑之。六月,豫以麟爲兵馬大總管、尚書左丞相。置招受司於宿州,誘宋逋逃。金人既立豫,以舊河爲界,恐兩河民之陷沒者逃歸,下令大索,或轉鬻諸國,或系送雲中,實防豫也。十月,豫入寇,遣其將王世沖以蕃、漢兵攻廬州,守臣王亨誘斬世沖,大敗其眾。十一月,帥臣葉夢得招降豫將王才。偽秦鳳帥郭振入寇,王彥、關師古敗之。偽知海州薛安靖及通判李匯以州來歸。

  二年二月,知商州董先以商、虢二州叛附於豫。襄陽鎮撫使桑仲上疏請正豫罪。朝廷尋命仲兼節制應援京城軍馬,量度事勢,複豫所陷郡。仍命河南翟興、荆南解潛、金房王彥、德安陳規、蘄黄孔彥舟、廬壽王亨相爲應援,毋失事機。三月,仲爲其將霍明所殺,高宗聞之,授仲二子將仕郎。河南鎮撫使翟興屯伊陽山,豫患之,使人招興,許以王爵。興焚偽詔並戮其使。豫乃陰結興麾下楊偉圖之。偉殺興,持興首降豫。

  四月丙寅,豫遷都汴。因奉祖考於宋太廟,尊其祖曰徽祖毅文皇帝,父爲衍祖睿仁皇帝。親巡郊社。是日,暴風卷旗,屋瓦皆震,士民大恐。豫曲赦汴人,與民約曰:“自今不肆赦,不用宦官,不度僧道。文武雜用,不限資格。”時河、淮、陝西、山東皆駐北軍,麟籍鄉兵十餘萬爲皇子府十三軍。分置河南汴京淘沙官,兩京塚墓發掘殆盡。賦斂煩苛,民不聊生。

  五月,豫聞桑仲死,遣人招隨州李道、鄧州李横,皆不受,執其使以聞。六月,蘄、黄鎮撫使孔彥舟叛降豫,其將陳彥明率眾千餘來歸。直徽猷閣凌唐佐、尚書郎李亙、國信副使宋汝爲留偽庭,久謀疏豫虛實蠟書以聞,事泄,豫殺唐佐,亙亦遇害。豫以知東平府李鄴爲尚書右丞,河南鎮撫司都統制董先爲大總管府先鋒將。十二月,襄陽鎮撫使李横敗豫兵於颺石,乘勝趣汝州,偽守彭以城降。豫遣劉夔與金帥撒離曷侵蜀。執進士薛筇送豫,筇勉豫:“早圖反正,庶或全宗,孰與他日並妻子磔東市?”豫怒,欲兵之,賴張孝純穫免。

  三年正月庚申,李横破潁顺軍,偽守蘭和降。壬戌,敗豫兵於長葛。甲子,横引兵至潁昌府,偽安撫趙弼固守,急攻下之,弼遁,複潁昌。二月,河南鎮撫司統制官李吉敗豫將梁進於伊陽台,殪之。三月,豫聞横入潁昌,求援於金人。粘罕遣兀術赴之,豫亦遣將李成率師二萬逆戰於京城西北之牟駝岡。横敗績,複陷潁昌。横軍本群盜,恃勇無律,勝則爭取子女金帛,故及於敗。四月,陷虢州。鎮撫司統制官謝皋指腹示贼曰:“此吾赤心也!”自剖心以死。皋,開封人。是月,明州守將徐文以所部海舟六十艘、官軍四千餘人浮海抵鹽城,輸款於豫。文言沿海無備,二浙可襲取。豫大喜,以文知萊州,益海艦二十,俾寇通、泰間。

  五月,朝廷遣韓肖胄、胡松年使偽齊。豫欲以臣禮見,肖胄無以應,松年曰:“均爲宋臣。”遂長揖不拜,豫不能屈。因問主上如何,松年曰:“聖主萬壽。”複問帝意所向,松年曰:“必欲複故疆耳。”豫有慚色。

  時豫悉有梁、衛之地,翟琮屯伊陽之鳳牛山,不能孤立,突圍奔襄陽。九月,楊政遣川陝將官吳勝破豫兵於蓮花城。十月己亥,贼將李成陷鄧州,以齊安守之;癸卯,陷襄陽,李横奔荆南,知隨州李道棄城走。成據襄陽,以王嵩知隨州。甲辰,陷郢州,守臣李簡遁,豫以荆超知州事。贼將王彥先自亳引兵至壽春,將窺江南。劉光世駐軍建康,扼馬家渡,遣酈瓊領所部駐無爲軍,爲濠、壽聲援,贼乃還。

  十二月,金人遣李永壽、王翊來報聘。永壽等驕倨,請還豫俘及西北士民之流寓者,複要畫江以益豫。監廣州鹽税吳伸上書請討豫,謂“金人雖強,實不足慮,贼豫雖微,實爲可憂。今敵使在廷,宜陽許而陰圖之,乘其不疑,可一戰擒也。”

  四年正月,翰林學士綦崇禮言:“豫父子倚重金人,且永壽等從豫所來,畫江之請必出於豫。觀其奸謀,在窺吾境土。恐既通使,人情必解弛,宜戒將帥愈益置守。縱和議成,亦未可馳備。”既而朝廷遣章誼使金,至雲中。粘罕答書約毋駐軍淮南,誼不屈,還過汴,豫欲留之,以計穫免。熙河路馬步軍總管關師古與豫兵戰於左要嶺,敗績,遂降贼。洮、岷之地盡歸豫矣。

  二月,豫策進士。五月,知壽春府羅興叛降豫。舒、蘄等州制置使嶽飛複襄陽,李成遁,尋複唐州。六月,複隨州,磔偽守王嵩於襄陽市。七月,複鄧州,語在《飛傳》。豫聞嶽飛取襄、鄧,遂乞師於金人。偽奉議郎羅誘上南征策,豫大喜。奪民舟五百載戰具,以徐文爲前軍,聲言攻定海。九月,豫下偽詔,有“混一六合”之言,遣子麟入寇,及誘金人宗輔、撻辣、兀術分道南侵,步兵自楚、承進,騎兵由泗趨滁。複遣偽知樞密院盧緯請師於金主,金主集諸將議,粘罕、希尹難之,獨宗輔以爲可。乃以宗輔權左副元帥,撻辣權右副元帥,調渤海漢軍五萬應豫。以兀術嚐渡江,習知險易,俾將前軍。豫以麟領東南道行台尚書令。朝廷震恐。或勸帝他幸,趙鼎曰:“戰而不捷,去未晚也。”張俊曰:“避將安之?”遂決意親征。壬申,豫兵與金人分道渡淮,楚州守臣樊序棄城走,淮東宣撫使韓世忠自承州退保鎮江。

  十月丙子朔,詔張俊援世忠,劉光世移軍建康。世忠複還颺州。起張浚爲侍讀。戊子,韓世忠戰於大儀,己醜,解元戰於承州,皆捷。丙申,豫露榜有窺江之言。戊戌,帝發臨安。十一月壬子,下詔討豫,始暴豫罪惡,士氣大振,欲濟江決戰。趙鼎曰:“退固不可,渡江亦非策。豫猶不親來,至尊豈可與逆雛決勝負哉?”淮西將王師晟、張琦合兵複南壽春府,執偽知州王靖。十二月壬辰,嶽飛遣將牛皋、徐慶敗金人於廬州。庚子,金人退師,遣使告麟,麟棄輜重宵遁,語在《世忠傳》。

  五年正月,淮西將酈瓊複光州,偽守許約降。閏二月,豫將商元攻信陽軍,知軍事舒繼明死之。七月,豫廢明堂爲講武殿,暴風連日。八月,陷光州。十月,豫令民鬻子依商税法許貫陌而收其算。豫獻《海道圖》及戰船木樣於金主。

  六年正月,豫聚兵淮陽,韓世忠引兵急圍之。贼守將連擧六烽,兀術與劉猊合兵來援,皆爲世忠所敗。六月,築劉龍城以窺淮西,王師晟破之,執華知剛,俘其眾而還。九月,豫罷沿海互市。張孝純謂豫曰:“聞南人久治舟,一旦乘風北濟,將不利於我。”豫懼,故罷之。

  豫聞帝親征,告急於金主,領三省事宗磐曰:“先帝立豫者,欲豫辟疆保境,我得按兵息民也。今豫進不能取,退不能守,兵連禍結,休息無期。從之則豫收其利,而我實受弊,奈何許之!”金主報豫自行,姑遣兀術提兵黎陽以觀釁。

  豫於是以麟領東南道行台尚書令,李鄴行台右丞,馮長寧行台戶部,許清臣兵馬大總管,李成、孔彥舟、關師古爲將,籍民兵三十萬,分三道入寇。麟總中路兵,由壽春犯廬州;猊率東路兵,取紫荆山出渦口以犯定遠;西兵趨光州寇六安,彥舟統之。十月,猊兵阻韓世忠不得前,還顺昌。麟兵從淮西系三浮橋以濟,贼眾十萬次濠、壽間。江東安撫使張俊拒戰,詔並以淮西屬俊,命殿帥楊沂中至泗州與俊合,比至濠而劉光世已棄合肥矣。張浚遣人星馳采石諭光世曰:“敢濟者斬。”光世不得已還廬州,與沂中相應。統制王德、酈瓊出安豐,遇贼三將軍皆敗之。猊眾數萬過定遠,欲趨宣化犯建康。沂中遇猊兵於越家坊,破之;又遇於藕塘,大破之。猊遁,麟聞亦拔砦走,麟兵有自書鄉貫姓名而縊者,豫由此失人心。金人聞麟等敗,詰豫罪狀,始有廢豫意矣。豫覺,請立麟爲太子,以覘其意。金人乃答豫曰:“徐當遣人咨訪河南百姓。”

  七年春,豫策進士。遣諜縱火淮甸,燔劉光世帑藏。二月,又焚鎮江。豫自麟敗,意沮氣奪。中原遺民,日望王師。三月,帝進駐建康。八月,統制酈瓊執呂祉,以兵三萬叛降豫,尋殺祉。豫聞瓊降大喜,禦文德殿見之,授瓊靜難軍節度使、知拱州。瓊勸豫入寇,豫複乞師金人,且言瓊欲自效。金人恐豫兵眾難制,欲以計除之,乃佯言瓊降恐詐,命散其兵。

  金人業已廢豫,而豫日益請兵,遂以女真萬戶束拔爲元帥府左都監屯太原,渤海萬戶大撻不也爲右都監屯河間。於是尚書省奏豫治國無狀,當廢。十一月丙午,廢豫爲蜀王。

  初,金主先令撻辣、兀術偽稱南侵至汴,绐麟出至武城,麾騎翼而擒之,因馳至城中。豫方射講武殿,兀術從三騎突入東華門,下馬執其手,偕至宣德門,強乘以羸馬,露刃夾之,囚於金明池。翼日,集百官宣詔責豫,以鐵騎數千圍宮門,遣小校巡閭巷間,颺言曰:“自今不僉汝爲軍,不取汝免行錢,爲汝敲殺貌事人,請汝舊主少帝來此。”由是人心稍安。置行台尚書省於汴,以張孝純權行台左丞相。偽丞相張昂知孟州,李鄴知代州,李成孔彥舟酈瓊關師古各予一郡。以女真胡沙虎爲汴京留守,李儔副之。諸軍悉令歸農,聽宮人出嫁。得金一百二十餘萬兩、銀一千六百餘萬兩、米九十餘萬斛、絹二百七十萬疋、錢九千八百七十餘萬緡。

  豫求哀,撻辣曰:“昔趙氏少帝出京,百姓然頂鍊臂,號泣之聲聞於遠邇。今汝廢,無一人憐汝者,何不自責也。”豫語塞,迫之行,願居相州韓琦宅,許之。後並其子麟徙於臨潢,封豫爲曹王,賜田以居之。紹興十三年六月卒,是年金皇統三年也。豫僭號凡八年,廢時年六十五。先是,齊地數見怪異,有梟鳴於後苑,龍撼宣德門滅“宣德”二字,有星隕於平原鎮。識者謂禍不出百日,豫怒殺之。未幾果廢。

  初,偽麟府路經略使摺可求以事抵雲中,左監軍撒離曷密諭可求代豫。後撻辣有歸疆之議,恐可求望,鴆殺之。

  豫之僭逆也,馬定國進《君臣名分論》,祝簡獻《遷都》、《國馬賦》,語多指斥;又如許清臣毁景靈宮,孟邦雄發永安陵,犬吠堯,蓋無責焉。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1002ban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