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1879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29 11:02:26)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29 11:10:17)
劉炟
拼音:Liú Da(Liu Da)
同义词条:肃宗孝章皇帝,汉肃宗,汉章帝,东汉章帝,汉孝章帝
漢章帝
漢章帝
 
 
 
     肅宗孝章皇帝(公元58-88),中國東漢皇帝。名炟。東漢明帝五子。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明帝病逝後,章帝即位,時年十九歲。即位第二年建年號爲建初(76年一84年七月),後來又改元元和(84年八月—87年七月)、章和(87年八月—88年),在位十三年。
 
 
 
 
 

帝王檔案

漢章帝
漢章帝

     姓名  劉炟
     廟號  肅宗
     諡號  孝章皇帝
     陵墓  敬陵
     政權  東漢
     在世  58年——88年
     在位  75年——88年
     年號  
     建初:76年-84年八月
     元和:84年八月-87年七月
     章和:87年七月-88年

帝王簡介

漢章帝
漢章帝
  明帝永平三年(60),立爲皇太子。在位期間,行寬厚之政,除去以往一人犯謀逆等大罪則親屬皆受牽連的禁令。命罪人減刑遷到邊境地區。禁用酷刑,以尚書陳寵之議,除刑罰殘酷的條文50餘條。禁鹽、鐵私煮、私鑄。注重選拔官吏,以得廉能之吏爲政治清明的保證。打擊豪強地主兼並土地,采取優惠政策募民墾荒,鼓勵人口增殖,減輕徭役賦税。提倡儒術,建初八年(83),選高才生受學《左氏春秋》、《穀梁春秋》、《古文尚書》、《毛詩》。因經學家多分歧,集中諸卿、博士等於白虎觀講議五經同異,並命班固將討論結果整理成書,名爲《 白虎通德論 》(又稱《白虎通議》、《白虎通》),這部書系統地吸收了陰陽五行和讖緯之學,形成今文經學派的主要論點,是董仲舒以來儒家神祕主義哲學的進一步發展。改革曆法,始用李梵等所作的《四分曆》。

  章帝在位期間,國家興盛、政局穩定,社會安寧,兩度派班超出使西域,使得西域地區重新稱藩於漢,與漢明帝共稱“明章盛世”。但由於過分抬高儒教,致使一些官員求虛丟實,開始腐敗。且章帝過於放縱外戚,導致漢和帝時期外戚專權,直接性的導致東漢的覆亡。

  章帝還是一位書法家,他的草書非常有名,被稱爲“章草”。

  章和二年正月(88),章帝病逝於洛陽章德前殿,葬於漢敬陵(今河南洛陽東南)。

人物生平

封侯外戚 勢力紛爭

漢章帝皇后
漢章帝皇后
  漢章帝在位期問,外戚的問題是十分突出的朝政大事。對於外戚的地位以及其間的爭鬥,章帝時嚴時寬,時松時緊,游移不定。與此相應,外戚的地位也就時起時落,載沉載浮。在章帝的游移之隙,外戚們乘機發展,最終成了氣候,爲東漢中期的外戚專政埋下了禍根。

  東漢光武、明帝兩朝,鑒於西漢王莽篡位的教訓,不允許外戚封侯幹政。馬太後的兄弟馬廖馬防馬光,在明帝朝雖然爲官,但是馬廖官不過做到虎賁中郎,馬防、馬光不過爲黄門侍郎,一直不曾晉升。章帝剛一即位,就越級提拔馬廖爲衛尉、馬防爲中郎將、馬光爲越騎校尉。馬氏兄弟同時升遷,得意忘形,趾高氣颺。而一些善於察言觀色的官僚和清客也爭相趨附,一時朝内烏煙瘴氣。盡管司空第五倫等人極力勸諫,章帝也隻作耳旁風。

  接着,章帝又想爲舅舅馬氏諸人封侯拜爵,馬太後怕有礙成法,引起非議,堅決不許。建初二年(77年),一些趨附馬氏的官僚士大夫又上書請求章帝詔封馬氏兄弟。章帝欲依從此議,無奈馬太後堅執不從,發布曉諭:“凡上書言封外親者,皆欲獻媚於我謀求好處。凡外戚貴盛至極,少有不倒台的。所以先帝在世慎防舅氏,令其不在樞機之位。況馬氏兄弟德才不逮,我怎麼能上負先帝之旨,下負先人之德,重蹈西京敗亡的覆轍呢?特此布告天下。”馬太後的這道詔書傳出,大臣們不敢再多說什麼。隻有章帝看了詔書,感慨之餘仍不死心,再向太後面請道:“漢興之後,舅氏封侯,與諸子封王一樣,已成定制。太後原意是謙虛退讓,爲何不讓我奉獻加恩三舅的美意呢?且舅舅們年事漸高,身體多病,如有不諱,將使我遺恨無窮,望太後省察,宜及時冊封,不該拖延!”馬太後和顏悦色地勸說章帝道:“我反複考慮,實在不應加封。從前竇太後欲封王皇后兄,遭到丞相周亞夫的反對,說高祖有約,無軍功者不得封侯。今馬氏無功國家,怎能與佐漢中興的陰、郭二家相比?而富家貴族、祿位重叠者,決難持久。我已對此深思熟慮,勿再提加封之事。況且你剛接帝位,天氣異常,災害頻仍,穀價騰貴。正應爲此事考慮,如何安頓百姓,渡過難關。怎麼放着正事不幹,先營封侯外戚呢?”一席話,說得章帝隻有俯首受教,惟惟退出。

  建初三年(78年),馬太後去世。是年,章帝冊立故大司徒竇融的曾孫女爲皇后,外戚竇氏的勢力迅速發展起來。而在章帝後宮里,嬪妃們之間爲爭寵也展開了微妙的鬥爭。原來竇皇后雖然得到章帝的寵愛,卻沒有生子;而後宮宋貴人卻生有一男,起名劉慶,被立爲皇太子;另外,前太僕梁松的侄女梁貴人生有一子,名爲劉肇。對於竇皇后來說,宋貴人及皇太子劉慶是眼中釘,一心想除之而後快。於是買通宮中侍女,作證誣告宋貴人造作蠱毒,詛咒皇上;另一方面,竇皇后又設計將劉肇據爲己有。皇帝迷戀竇氏的美貌,對她的話深信不疑,下詔廢黜宋貴人及皇太子劉慶,另立劉肇爲皇太子。

  宮外,外戚集團之間也爲實際的政治和經濟利益開始了爭鬥。由於馬太後的去世,馬氏兄弟在朝中失去了内援,往日聚集在馬氏門下的食客也漸漸散去。不久,竇氏借機誣告馬氏兄弟腹誹、生活過奢,章帝聽信讒言罷免了馬氏三兄弟的官職,令他們徙就封邑。隨着馬氏的沒落,外戚竇氏的地位陡升起來。竇皇后的哥哥竇憲被任命爲侍中、虎賁中郎將,其弟竇篤被封爲黄門侍郎。竇氏兄弟出入宮省,賞賜累積,廣交賓客。對此,司空第五倫曾表上書請求章帝嚴格約束竇氏,以防患於未然,可惜章帝未予重視。如此,不僅未能抑制竇氏的勢力,反倒無形中縱容他們更加横行跋扈,殺人越貨,乃至欺凌劉姓諸王、公主以及前朝皇后陰、馬諸家。

  竇氏勢力的惡性膨脹,終因竇憲用極低的價錢強奪沁水公主的園田,引起了章帝的重視。一日,章帝命竇憲同出巡游,路過沁水公主園田。章帝故意問:“公主園田今屬誰家?”竇憲知事情敗露,支支吾吾,不敢正視,章帝始知傳聞是實。回到宮中,召竇憲痛斥道:“你私自奪取公主園田,可知犯何罪?你如此驕横,與秦朝趙高指鹿爲馬有何兩樣?貴如公主,尚遭到你的掠奪,何況普通的平民百姓?我要抛棄你,就如對待一隻雛雞、一個臭老鼠差不多,有何可惜!”竇憲慌忙伏地請罪。至此,竇氏勢力才有所收斂。

  爲了重建光武、明帝兩朝約束外戚的政策,章帝特調鐵面無私、剛正不阿的周紆進京任洛陽令。周紆一上任,就命令屬吏通報京師豪強的名單,並嚴申禁令,聲明不論誰人犯法,嚴懲不饒。一天黄昏時分,黄門侍郎竇篤出宮回家,路過止奸亭,亭長霍延截住竇篤車馬,定要檢查一遍才許經過。竇篤的隨從僕人平常作威作福、狐假虎威,根本不把一個小小的亭長放存眼里,將霍延推開。霍延拔出佩劍,高聲大喝道:“我奉洛陽令手諭,無論皇親國戚,夜間經過此亭,必須查究放行。你們是些什麼人,敢在此撒野!”竇氏僕從還要與他爭論,這時,一直坐在車里的竇篤大聲叫道:“我是黄門侍郎竇篤,從寓中請假回家,可以經過此亭嗎?”亭長聽竇篤通報了姓名,才准許放行。第二天入宮,竇篤劾奏周紆縱吏横行,辱罵貴戚。皇后又在章帝面前哭訴。章帝知所言不全是事實,但礙於皇后情面,於是下詔將周紆逮捕候審。周紆在審判時,理直氣壯,據法痛斥竇氏惡行,廷尉做不了主,隻好實錄向章帝匯報。章帝命令將周紆釋放,暫免去其洛陽令官職。不過,章帝對周紆的忠直也非常了解,不久又任命他爲御史中丞。章帝對外戚專權有所警惕,但又下不了決心狠狠處理,最終未能削弱外戚的勢力。 

經營西域 維護絲路

班超
班超
  漢明帝時,班超奉命出使西域,使西域諸部歸服,中央政府在該地建立都護府。不過,該地仍是不斷發生戰亂,局勢頗不平靜。章帝即位之初,邊關又起紛亂,焉耆、龜茲、車師等聯合北匈奴,攻打中央政府的軍政駐地,形勢頗爲吃緊。章帝召群臣商議對策,眾人皆欲暫緩,惟有司徒鮑顯力主馬上增援。章帝采納鮑顯的意見,派兵西進,解救了邊關危機。

  不過對於是否繼續經營西域,章帝擧棋不定,大臣們也有爭論。由於確實存在人力和物力上的困難,章帝最終還是放棄了西域,詔令滯留西域的漢朝人員回國。

  這時班超住在疏勒國,也接到了撤退的詔書,他收拾行裝,備好馬疋,准備返回久别的祖國。在西域牛活多年,他有些依依不舍,西域人民也愛戴和尊敬他。聽說班超要回國,疏勒國人民驚惶不安,因爲班超對付匈奴有辦法,班超一走,又要永無寧日了。疏勒都尉抽出長刀,滿面流淚,對天長歎道:“漢朝使節棄我而去,我國必爲匈奴所滅。與其後日死亡,不如今日魂隨漢使,送其爾歸!”說罷,即引刀自刎。班超雖然也難舍難分,但王命在身,隻好撥轉東行。不久到了於闐國,於闐人民攔道迎接班超,聽說他要東歸,都失聲痛哭,就近的人們伏地抱着班超的馬腿,不讓他離開。班超無奈,隻好留下來,同時上書章帝,請求他留屯西域。章帝同意了班超的請求。

  班超在西域團結各族人民,有效地遏止了北匈奴的侵擾。西域各國除龜茲外,都願意臣服於漢。建初六年(83年),班超在疏勒上書章帝,請求派兵支援,降服龜茲,實現“斷匈奴右臂”的戰略意圖。章帝支持班超的計劃,征集吏士前往。適時有平陵人徐幹自告奮勇地到朝中上書,願意立功異域。章帝大喜,即命令他爲假司馬,率領一千多人組成的遠征軍,西去馳援班超。在西域諸國中,烏孫最強大,班超又請求章帝,遣使慰問烏孫國王。章帝同意了班超的請求,派遣使臣去往烏孫。烏孫國王非常高興,於建初八年(85年),派遣使者回訪漢朝,表示友好。在西域,漢朝得到這樣一個大國的支持,章帝覺得非常稱意。於是他提升班超爲將兵長史,授予他代表東漢政府在西域行事的權力。由於同漢朝中央政府保持了密切的聯繫,特别是由於烏孫的内附,使班超在西域的威望大增。西域諸國都願意受班超的節制,這樣就爲以後的帝朝東漢政府再次打通同西域的密切交往鋪平了道路。

政寬刑疏 匡正經學

漢章帝書法
漢章帝書法
  史稱章帝忠厚仁義,篤於親系,而且章帝的政令刑罰的確也是比較寬疏的。例如依東漢制度,官員貪污要禁錮三世,即三代人都不准爲官。章帝廢除了這項制度。而章帝對官員和貴族的賞賜,又往往超過規定的限額,造成國家財政的困難,且把這些負擔都轉嫁到人民頭上。可見章帝之寬疏,並非完全建立在原則之上的。

  章帝的一些政令刑罰,有時候並非建立在事實基礎上,而在於災祥讖緯之學。建初元年(76年),兗、豫、徐等州發生了嚴重的旱災,赤地千里,饑民遍野。章帝一方面調集國庫糧食緊急救援饑餓中的人民,一方面召集大臣商討解決辦法,按照當時人們流行的看法,水旱荒年是由於陰陽失調,而陰陽失調又與政事有關。司徒鮑昱痛陳時弊:“前幾年治楚王英獄,抓人成百上千。這些人並不是都有罪,受牽連而坐獄的人恐怕有一半是冤枉的。那些判了徒刑的人遠離家鄉、骨肉分離,死了靈魂也不得安息。這就致使陰陽失調、水旱成災。現在不如赦免這些刑徒,解除監禁,讓其回家和親人團聚,這樣也許能致和氣,使天降甘露、解除旱情,免除黎民百姓的痛苦。”尚書陳寵也上疏說:“治理國家大事就如調整琴瑟的弦一樣,弦調得太緊就會崩斷,刑罰太嚴也會激起人民的不滿。建議陛下進一步寬緩刑罰。”章帝聽從了他們的建議,大赦天下,寬緩刑罰。

  因爲相信讖緯迷信,章帝還曾親自主持整頓經學。建初八年(79年),章帝接受了楊終的建議,親自在白虎觀召集將、大夫、博士、郎宮和諸儒開會,議定五經異同,最後由章帝自己拍板,決斷是非。這次會議的討論記錄後來由班固整理成書,名爲《白虎通》。白虎觀會議以及《白虎通》所標榜的“正經義”,一方面用讖緯來正經學,其目是利用政治力量使讖緯迷信合法化,使它具有和經書同樣崇高的學術地位,另一方面是用官方意志來正經學,以便更好地爲封建統治者服務。故此,《白虎通》成爲一部把儒學思想法典化的著作。

  章和二年(88年),章帝去世,時年31歲,在位13年。葬於敬陵,廟號“章宗”。

家庭

父母

  生父漢明帝劉莊
漢章帝
漢章帝
  養母明德皇后馬氏
  生母賈貴人

兄弟

   大哥 千乘哀王劉建
   二哥 陳敬王劉羨
   三哥 彭城靖王劉恭
   四哥 樂成靖王劉黨
   六弟 下邳惠王劉衍
   七弟 梁節王劉暢
   八弟 淮陽頃王劉昞
   九弟 濟陰悼王劉長

姐妹

  劉姬 穫嘉長公主
  劉奴 平陽公主
  劉迎 隆慮公主
  劉次 平氏公主
  劉致 沁水公主
  劉小姬 平皋公主
  劉仲 浚儀公主
  劉惠 武安公主(漢安帝尊爲長公主)
  劉臣 魯陽公主
  劉小迎 樂平公主
  劉小民 成安公主

後妃

  章德竇皇后 無子
章德竇皇后
章德竇皇后
  恭懷梁皇后(追封) 梁貴人 生漢和帝
  竇貴人 竇皇后妹
  宋貴人 生劉慶
  梁大貴人 梁皇后姐
  申貴人

皇子

  1、劉伉 千乘貞王 (其曾孫爲漢質帝
  2、劉全 平春悼王 無後
  3、劉慶 清河孝王 (其子爲漢安帝、其孫爲漢顺帝、曾孫爲漢沖帝
  4、劉肇 漢和帝 (其子爲漢殤帝
  5、劉壽 濟北惠王 (其子爲漢少帝
  6、劉開 河間孝王 (其孫爲漢桓帝、曾孫爲漢靈帝
  7、劉淑 城陽懷王 無後
  8、劉萬歲 廣宗殤王 無後

皇女

  劉男,建初四年封武德長公主
  劉王,四年封平邑公主,適黄門侍郎馮由
  劉吉,永元五年封陰安公主。

帝王年表

漢明帝
漢明帝

  公元58年,劉炟出生,被明帝馬皇后收養,並以馬氏爲外家。

  公元60年,被立爲皇太子。

  公元75年,劉炟即位,是爲漢章帝

  公元78年,馬太後去世,東漢光武帝和明帝時期所訂立的“外戚不得封侯當政”的規定,終於開始動搖。外戚竇氏集團開始進入政治權力中樞。

  公元79年,《白虎通》在漢章帝的主持下,由班固整理成書。

  公元85年,西域烏孫國派人來訪,與東漢中央政府交好,征戰連年的中原與西域,又看見了和平的希望。

  公元88年,漢章帝劉炟病逝。

典籍記載

漢章帝
漢章帝

  肅宗孝章皇帝諱,顯宗第五子也。母賈貴人。永平三年,立爲皇太子。少寬容,好儒術,顯宗器重之。

  十八年八月壬子,即皇帝位,年十九。尊皇后曰皇太後。壬戌,葬孝明皇帝於顯節陵。

  冬十月丁未,大赦天下。賜民爵,人二級,爲父後及孝悌、力田人三級,脱無名數及流人欲占者人一級,爵過公乘得移與子若同產子;鰥、寡、孤、獨、篤癃、貧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詔曰:「朕以眇身,托於王侯之上,統理萬機,懼失厥中,兢兢業業,未知所濟。深惟守文之主,必建師傅之官。《詩》不雲乎:'不愆不忘,率由舊章。'行太尉事節鄉侯憙,三世在位,爲國元老;司空融,典職六年,勤勞不怠。其以憙爲太傅,融爲太尉,並錄尚書事。'三事大夫,莫肯夙夜',《小雅》之所傷也。'予違汝弼,汝無面從',股肱之正義也。群後百僚,勉思厥職,各貢忠誠,以輔不逮。申敕四方,稱朕意焉。」

  十一月戊戌,蜀郡太守第五倫爲司空。

  詔征西將軍耿秉屯酒泉。遣酒泉太守段彭救戊己校尉耿恭。

  甲辰晦,日有食之。於是避正殿,寢兵,不聽事五日。詔有司各上封事。

  十二月癸巳,有司奏言:「孝明皇帝聖德淳茂,劬勞日昊,身禦浣衣,食無兼珍。澤臻四表,遠人慕化,僬僥、儋耳,款塞自至。克伐鬼方,開道西域,威靈廣被,無思不服。以烝庶爲憂,不以天下爲樂。備三雍之教,躬養老之禮。作登歌,正予樂,博貫六藝,不舍晝夜。聰明淵塞,著在圖讖。至德所感,通於神明。功烈光於四海,仁風行於千載。而深執謙謙,自稱不德,無起寢廟,掃地而祭,除日祀之法,省送終之禮。遂藏主於光烈皇后更衣别室。天下聞之,莫不淒愴。陛下至孝烝烝,奉顺聖德。臣愚以爲更衣在中門之外,處所殊别,宜尊廟曰顯宗,其四時DC4C袷,於光武之堂,間祀悉還更衣,共進《武德》之舞,如孝文皇帝袷祭高廟故事。」制曰:「可。」

  是歲,年疫。京師及三州大旱,詔勿收兗、豫、徐州田租、芻稿,其以見穀賑給貧人。

  建初元年春正月,詔三州郡國:「方春東作,恐人稍受禀,往來煩劇,或妨耕農。其各實核尤貧者,計所貸並與之。流人欲歸本者,郡縣其實禀,令足還到,聽過止官亭,無僱舍宿。長吏親躬,無使貧弱遺脱,小吏豪右得容奸妄。詔書既下,勿得稽留,刺史明加督察尤無狀者。」

  丙寅,詔曰:「比年牛多疾疫,墾田減少,穀價頗貴,人以流亡。方春東作,宜及時務。二千石勉勸農桑,弘致勞來。群公庶尹,各推精誠,專急人事。罪非殊死,須立秋案驗。有司明慎選擧,進柔良,退貪猾,顺時令,理冤獄。'五教在寬',帝《典》所美;' 愷悌君子',《大雅》所歎。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酒泉太守段彭討擊車師,大破之。罷戊己校尉官。

  二月,武陵澧中蠻叛。

  三月甲寅,山陽、東平地震。己巳,詔曰:「朕以無德,奉承大業,夙夜栗栗,不敢荒寧。而災異仍見,與政相應。朕既不明,涉道日寡;又選擧乖實,俗吏傷人,官職耗亂,刑罰不中,可不憂與!昔仲弓季氏之家臣,子游武城之小宰,孔子猶誨以賢才,問以得人。明政無大小,以得人爲本。夫鄉擧里選,必累功勞。今刺史、守相不明真偽,茂才、孝廉歲以百數,既非能顯,而當授之政事,甚無謂也。每尋前世擧人貢士,或起B04B畝,不系閥閱。敷奏以言,則文章可采;明試以功,則政有異蹟。文質彬彬,朕甚嘉之。其令太傅、三公、中二千石、二千石、郡國守相,擧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之士各一人。」

  夏五月辛酉,初擧孝廉、郎中寬博有謀,任典城者,以補長、相。

  秋七月辛亥,詔以上林池B054田賦與貧人。

  八月庚寅,有星孛於天市。

  九月,永昌哀牢夷叛。

  冬十月,武陵郡兵討叛蠻,破降之。

  十一月,阜陵王延謀反,貶爲阜陵侯。

  二年春三月辛醜,詔曰:「比年陰陽不調,饑饉屢臻。深惟先帝憂人之本,詔書曰:'不傷財,不害人',誠欲元元去末歸本。而今貴戚近親,奢縱無度,嫁娶送終,尤爲僭侈。有司廢典,莫肯擧察。《春秋》之義,以貴理賤。今自三公,並宜明糾非法,宣振威風。朕在弱冠,未知稼穡之艱難,區區管窺,豈能照一隅哉!其科條制度所宜施行,在事者備爲之禁,先京師而後諸夏。」

  甲辰,罷伊吾廬屯兵。

  永昌、越巂、益州三郡民、夷討哀牢,破平之。

  夏四月戊子,詔還坐楚、淮陽事徙者四百餘家,令歸本郡。癸巳,詔齊相省冰紈、方空E067、吹綸絮。

  六月,燒當羌叛,金城太守郝崇討之,敗績,羌遂寇漢陽。秋八月,遣行車騎將軍馬防討平之。

  十二月戊寅,有星孛於紫宮。

  三年春正月己酉,宗祀明堂。禮畢,登靈台,望雲物。大赦天下。

  三月癸巳,立貴人竇氏爲皇后。賜爵,人二級、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級,民無名數及流民欲占者人一級;鰥、寡、孤、獨、篤癃、貧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

  夏四月己巳,罷常山呼沲石臼河漕。

  行車騎將軍馬防破燒當羌於臨洮。

  閏月,西域假司馬班超擊姑墨,大破之。

  冬十二月丁酉,以馬防爲車騎將軍。

  武陵漊中蠻叛。

  是歲,零陵獻芝草。

  四年春二月庚寅,太尉牟融薨。

  夏四月戊子,立皇子慶爲皇太子。賜爵,人二級,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級,民無名數及流人欲自占者人一級;鰥、寡、孤、獨、篤癃、貧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己醜,徙巨鹿王恭爲江陵王,汝南王暢爲梁王,常山王昞爲淮陽王。辛卯,封皇子伉爲千乘王,全爲平春王。

  五月丙辰,車騎將軍馬防罷。甲戌,司徒鮑昱爲太尉,南陽太守桓虞爲司徒。

  六月癸醜,皇太後馬氏崩。秋七月壬戌,葬明德皇后。

  冬,牛大疫。

  十一月壬戌,詔曰:「蓋三代導人,教學爲本。漢承暴秦,褒顯儒術,建立《五經》,爲置博士。其後學者精進,雖曰承師,亦别名家。孝宣皇帝以爲去聖久遠,學不厭博,故遂立《大、小夏侯尚書》,後又立《京氏易》。至建武中,複置《顏氏、嚴氏春秋》,《大、小戴禮》博士。此皆所以扶進微學,尊廣道藝也。中元元年詔書,《五經》章句煩多,議欲減省。至永平元年,長水校尉EA52奏言,先帝大業,當以時施行。欲使諸儒共正經義,頗令學者得以自助。孔子曰:'學之不講,是吾憂也。'又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於戲,其勉之哉!」於是下太常,將、大夫、博士、議郎、郎官及諸生、諸儒會白虎觀,講議《五經》同異,使五官中郎將魏應承制問,侍中淳於恭奏,帝親稱制臨決,如孝宣甘露石渠故事,作《白虎議奏》。

  是歲,甘露降泉陵、洮陽二縣。

  五年春二月庚辰朔,日有食之。詔曰:'朕新離供養,愆咎眾著,上天降異,大變隨之。《詩》不雲乎:'亦孔之醜。'又久旱傷麥,憂心慘切。公卿已下,其擧直言極諫、能指朕過失者各一人,遣詣公車,將親覽問焉。其以岩穴爲先,勿取浮華。」

  甲申,詔曰:「《春秋》書'無麥苗',重之也。去秋雨澤不適,今時複旱,如炎如焚。凶年無時,而爲備未至。朕之不德,上累三光,震栗忉忉,痛心疾首。前代聖君,博思咨諏,雖降災咎,輒有開匱反風之應。令予小子,徒慘慘而已。其令二千石理冤獄,錄輕系;禱五嶽四瀆,及名山能興雲致雨者,冀蒙不崇朝遍雨天下之報。務加肅敬焉。」

  三月甲寅,詔曰:「孔子曰:'刑罰不中,則人無所措手足。'今吏多不良,擅行喜怒,或案不以罪,迫脅無辜,致令自殺者,一歲且多於斷獄,甚非爲人父母之意也。有司其議糾擧之。」

  荆、豫諸郡兵討破武陵漊中叛蠻。

  夏五月辛亥,詔曰:「朕思遲直士,側席異聞。其先至者,各以發憤吐懑,略聞子大夫之志矣,皆欲置於左右,顧問省納。建武詔書又曰,堯試臣以職,不直以言語筆劄。今外官多曠,並可以補任。」戊辰,太傅趙憙薨。

  冬,始行月令迎氣樂。

  是歲,零陵獻芝草。有八黄龍見於泉陵。西域假司馬班超擊疏勒,破之。

  六年春二月辛卯,琅邪王京薨。

  夏五月辛酉,趙王盱薨。

  六月丙辰,太尉鮑昱薨。

  辛未晦,日有食之。

  秋七月癸巳,以大司農鄧彪爲太尉。

  七年春正月,沛王輔、濟南王康、東平王蒼、中山王焉、東海王政、琅邪王宇來朝。

  夏六月甲寅,廢皇太子慶爲清河王,立皇子肇爲皇太子。

  己未,徙廣平王羨爲西平王。

  秋八月,飲酎高廟,DC4C祭光武皇帝、孝明皇帝。甲辰,詔曰:「《書》雲:'祖考來假',明哲之祀。予末小子,質又菲薄,仰惟先帝烝烝之情,前修DC4C祭,以盡孝敬。朕得識昭穆之序,寄遠祖之思。今年大禮複擧,加以先帝之坐,悲傷感懷。樂以迎來,哀以送往,雖祭亡如在,而空虛不知所裁,庶或饗之。豈亡克慎肅雍之臣,辟公之相,皆助朕之依依。今賜公錢四十萬,卿半之,及百官執事各有差。」

  九月甲戌,幸偃師,東涉卷津,至河内。下詔曰:「車駕行秋稼,觀收穫,因涉郡界。皆精騎輕行,無它輜重。不得輒修道橋,遠離城郭,遣使逢迎,刺探起居,出入前後,以爲煩擾。動務省約,但患不能脱粟瓢飲耳。所過欲令貧弱有利,無違詔書。」遂覽淇園。己酉,進幸鄴,勞饗魏郡守令已下,至於三老、門闌、走卒,賜錢各有差。勞賜常山、趙國吏人,複元氏租賦三歲。辛卯,車駕還宮。詔天下系囚減死一等,勿笞,詣邊戍;妻子自隨,占著所在;父母同產欲相從者,恣聽之;有不到者,皆以乏軍興論。及犯殊死,一切募下蠶室;其女子宮。系囚鬼薪、白粲已上,皆減本罪各一等,輸司寇作。亡命贖:死罪入縑二十疋,右趾至髡鉗城旦舂十疋,完城旦至司寇三疋,吏人有罪未發覺,詔書到自告者,半入贖。

  冬十月癸醜,西巡狩,幸長安。丙辰,祠高廟,遂有事十一陵。遣使者祠太上皇於曆年,以中牢祠蕭何、霍光。進幸槐里。岐山得銅器,形似酒樽,獻之。又穫白鹿。帝曰:「上無明天子,下無賢方伯。'人之無良,想怨一方。'斯器亦曷爲來哉?」又幸長平,禦池陽宮,東至高陵,造舟於涇而還。每所到幸,輒會郡縣吏人,勞賜作樂。

  十一月,詔勞賜河東守、令、掾以下。

  十二月丁亥,車駕還宮。

  是歲,京師及郡國螟。

  八年春正月壬辰,東平王蒼薨。三月辛卯,葬東平憲王,賜鑾輅、龍旂。

  夏六月,北匈奴大人率眾款塞降。

  冬十二月甲午,東巡狩,幸陳留、梁國、淮陽、潁陽。戊申,車駕還宮。

  詔曰:「《五經》剖判,去聖彌遠,章句遺辭,乖疑難正,恐先師微言將遂廢絕,非所以重稽古,求道真也。其令群儒選高才生,受學《左氏》、《穀梁春秋》、《古文尚書》、《毛詩》,以扶微學,廣異義焉。」

  是歲,京師及郡國螟。

  元和元年春正月,中山王焉來朝。日南徼外蠻夷獻生犀、白雉。

  閏月辛醜,濟陰王長薨。

  二月甲戌,詔曰:「王者八政,以食爲本,故古者急耕稼之業,致耒F1EA之勤,節用儲蓄,以備凶災,是以歲雖不登而人無饑色。自牛疫已來,穀食連少,良由吏教未至,刺史、二千石不以爲負。其令郡國募人無田欲徙它界就肥饒者,恣聽之。到在所,賜給公田,爲僱耕傭,賃種饣尚,貰與田器,勿收租五歲,除算三年。其後欲還本鄉者,勿禁。」

  夏四月己卯,分東平國,封憲王蒼子尚爲任城王。

  六月辛酉,沛王輔薨。

  秋七月丁未,詔曰:「《律》雲'驚者唯得榜、苔、立'。又《令丙》,B258長短有數。自往者大獄已來,掠考多酷,鑽鑽之屬,慘苦無極。念其痛毒,怵然動心。《書》曰'鞭作官刑',豈雲若此?宜及秋冬理獄,明爲其禁。」

  八月甲子,太尉鄧彪罷,大司農鄭弘爲太尉。癸酉,詔曰:「朕道化不德,吏政失和,元元未諭,抵罪於下。寇贼爭心不息,邊野邑屋不修。永惟庶事,思稽厥衷,與凡百君子,共弘斯道。中心悠悠,將何以寄?其改建初九年爲元和元年。郡國中都官系囚減死一等,勿笞,詣邊縣;妻子自隨,占著在所。其犯殊死,一切募下蠶室;其女子宮。系囚鬼薪、白粲以上,皆減本罪一等,輸司寇作。亡命者贖,各有差。」丁酉,南巡狩,詔所經道上,郡縣無得設儲D266。命司空自將徒支柱橋梁。有遣使奉迎,探知起居,二千石當坐。其賜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

  九月乙未,東平王忠薨。辛醜,幸章陵,祠舊宅園廟,見宗室故人,賞賜各有差。

  冬十月己未,進幸江陵,詔廬江太守祠南嶽,又詔長沙、零陵太守祠長沙定王、舂陵節侯、鬱林府君。還,幸宛。

  十一月己醜,車駕還宮,賜從者各有差。

  十二月壬子,詔曰:「《書》雲:'父不慈,子不祗,兄不友,弟不恭,不相及也。'往者妖言大獄,所及廣遠,一人犯罪,禁至三屬,莫得垂纓仕宦王朝。如有賢才而沒齒無用,朕甚憐之,非所謂與之更始也。諸以前妖惡禁錮者,一皆蠲除之,以明棄咎之路,但不得在宿衛而已。」

  二年春正月乙酉,詔曰:「《令》雲'人有產子者複,勿算三歲'。今諸懷妊者,賜胎養穀人三斛,複其夫,勿算一歲,著以爲令。」又詔三公曰:「方春生養,萬物莩甲,宜助萌陽,以育時物。其令有司,罪非殊死,且勿案驗,及吏人條書相告,不得聽受,冀以息事寧人,敬奉天氣。立秋如故。夫俗吏矯飾外貌,似是而非,揆之人事則悦耳,論之陰陽則傷化,朕甚饜之,甚苦之。安靜之吏,悃逼無華,日計不足,月計有餘。如襄城令劉方,吏人同聲謂之不煩,雖未有它異,斯亦殆近之矣。間敕二千石各尚寬明,而今富奸行賂於下,貪吏枉法於上,使有罪不論而無過被刑,甚大逆也。夫以苛爲察,以刻爲明,以輕爲德,以重爲威,四者或興,則下有怨心。吾詔書數下,冠蓋接道,而吏不加理,人或失職,其咎安在?勉思舊令,稱朕意焉。」

  二月甲寅,始用《四分曆》。

  詔曰:「今山川鬼神應典禮者,尚未鹹秩。其議增修群祀,以祈豐年。」丙辰,東巡狩。己未,鳳皇集肥城。乙醜,帝耕於定陶。詔曰:「三老,尊年也。孝悌,淑行也。力田,勤勞也。國家甚休之。其賜帛人一疋,勉率農功。」使使者祠唐堯於成陽靈台。辛未,幸太山,柴告岱宗。有黄鵠三十從西南來,經祠壇上,東北過於宮屋,翱翔升降。進幸奉高。壬申,宗祀五帝於汶上明堂。癸酉,告祠二祖、四宗,大會外内群臣。丙子,詔曰:「朕巡狩岱宗,柴望山川,告祀明堂,以章先勳。其二王之後,先聖之胤,東後蕃衛,伯父伯兄,仲叔季弟,幼子童孫,百僚從臣,宗室眾子,要荒四裔,沙漠之北,蔥領之西,冒耏之類,跋涉懸度,陵踐阻絕,駿奔郊C549,鹹來助祭。祖宗功德,延及朕躬。予一人空虛多疚,纂承尊明,盥洗享薦,慚愧祗栗。《詩》不雲乎:'君子如祉,亂庶遄已。'曆數既從,靈耀著明,亦欲與士大夫同心自新。其大赦天下。諸犯罪不當得赦者,皆除之。複博、奉高、嬴,無出今年田租、芻稿。」戊寅,進幸濟南。

  三月己醜,進幸魯,祠東海恭王陵。庚寅,祠孔子於闕里,及七十二弟子,賜褒成侯及諸孔男女帛。壬辰,進幸東平,祠憲王陵。甲午,遣使者祠定陶太後、恭王陵。乙未,幸東阿,北登太行山,至天井關。

  夏四月乙巳,客星入紫宮。乙卯,車駕還宮。庚辰,假於祖禰,告祠高廟。

  五月戊申,詔曰:「乃者鳳皇、黄龍、鸞鳥比集七郡,或一郡再見,及白烏、神雀、甘露屢臻。祖宗舊事,或班恩施。其賜天下吏爵,人三級;高年、鰥、寡、孤、獨帛,人一疋。《經》曰:'無侮鰥寡,惠此煢獨。'加賜河南女子百戶牛、酒,令天下大酺五日。賜公卿已下錢、帛各有差;及洛陽人當酺者布,戶一疋,城外三戶共一疋。賜博士員弟子見在太學者布,人三疋。令郡國上明經者,口十萬以上五人,不滿十萬三人。」

  改廬江爲六安國,江陵複爲南郡。徙江陵王恭爲六安王。

  秋七月庚子,詔曰:「《春秋》於春每月書'王'者,重三正,慎三微也。律十二月立春,不以報囚。《月令》冬至之後,有顺陽助生之文,而無鞠獄斷刑之政。朕咨訪儒雅,稽之典籍,以爲王者生殺,宜顺時氣。其定律,無以十一月、十二月報囚。」

  九月壬辰,詔:「鳳皇、黄龍所見亭部,無出二年租賦。加賜男子爵,人二級;先見者帛二十疋,近者三疋,太守三十疋,令、長十五疋,丞、尉半之。《詩》雲:'雖無德與汝,式歌且舞。'它如賜爵故事。」

  丙申,征濟南王康、中山王焉會烝祭。

  冬十一月壬辰,日南至,初閉關梁。

  三年春正月乙酉,詔曰:「蓋君人者,視民如父母,有D952怛之憂,有忠和之教,匍匐之救。其嬰兒無父母親屬,及有子不能養食者,禀給如《律》。」丙申,北巡狩,濟南王康、中山王焉、西平王羨、六發王恭、樂成王黨、淮陽王?丙、任城王尚、沛王定皆從。辛醜,帝耕於懷。

  二月壬寅,告常山、魏郡、清河、巨鹿、平原、東平郡太守、相曰:「朕惟巡狩之制,以宣聲教,考同遐邇,解釋怨結也。今'四國無政,不用其良',駕言出游,欲親知其劇易。前祠園陵,遂望祀華、霍,東C566貸宗,爲人祈福。今將禮常山,遂徂北土,曆魏郡,經平原,升踐堤防,詢訪耆老,鹹曰'往者汴門未作,深者成淵,淺則泥塗'。追惟先帝勤人之德,B54D績遠圖,複禹弘業,聖蹟滂流,至於海表。不克堂構,朕甚慚焉。《月令》,孟春善相丘陵土地所宜。今肥田尚多,未有墾辟。其悉以賦貧民,給與糧種,務盡地力,勿令游手。所過縣邑,聽半入今年田租,以勸農夫之勞。」

  乙醜,敕侍御史、司空曰:「方春,所過無得有所伐殺。車可以引避,引避之;騑馬可輟解,輟解之。《詩》雲:'敦彼行葦,牛羊勿踐履。'《禮》,人君伐一草木不時,謂之不孝。俗知顺人,莫知顺天。其明稱朕意。」

  戊辰,進幸中山,遣使者祠北嶽。出長城。癸酉,還幸元氏,祠光武、顯宗於縣舍正堂;明日又祠顯宗於姓生堂,皆奏樂。三月丙子,詔高邑令祠光武於即位壇。複元氏七年徭役。己卯,進幸趙。庚辰,祠房山於靈壽。辛卯,車駕還宮。賜從行者各有差。

  夏四月丙寅,太尉鄭弘免,大司農宋田爲太尉。

  五月丙子,司空第五倫罷,太僕袁安爲司空。

  秋八月乙醜,幸安邑,觀鹽池。九月,至自安邑。

  冬十月,北海王基薨。

  燒當羌叛,寇隴西。

  是歲,西域長史班超擊斬疏勒王。

  章和元年春三月,護羌校尉傅育追擊叛羌,戰殁。

  夏四月丙子,令郡國中都官系囚減死一等,詣金城戍。

  六月戊辰,司徒桓虞免。癸卯,司空袁安爲司徒,光祿勳任隗爲司空。

  秋七月癸卯,齊王晃有罪,貶爲蕪湖侯。壬子,淮陽王昞薨。

  鮮卑擊破北單於,斬之。

  燒當羌寇金城,護羌校尉劉盱討之,斬其渠帥。

  壬戌,詔曰:「朕聞明君之德,啟迪鴻化,緝熙康B06C,光照六幽,訖惟人面,靡不率俾,仁風翔於海表,威霆行乎鬼區。然後敬恭明祀,膺五福之慶,穫來儀之貺。朕以不德,受祖宗弘烈。乃者鳳皇仍集,麒麟並臻,甘露宵降,嘉穀滋生,芝草之類,歲月不絕。朕夙夜祗畏上天,無以彰於先功。今改元和四年爲章和元年。《秋令》:'是月養衰老,授幾杖,行糜粥飲食。'其賜高年二人共布帛各一疋,以爲醴酪。死罪囚犯法在丙子赦前而後捕系者,皆減死,勿笞,詣金城戍。」

  八月癸酉,南巡狩。壬午,遣使者祠昭靈後於小黄園。甲申,征任城王尚會睢陽。戊子,幸梁。己醜,遣使祠沛高原廟,豐枌榆社。乙未,幸沛,祠獻王陵,征會東海王政。乙未晦,日有食之。九月庚子,幸彭城,東海王政、沛王定、任城王尚皆從。辛亥,幸壽春。壬子,詔郡國中都官系囚減死罪一等,詣金城戍;犯殊死者,一切募下蠶室;其女子宮;系囚鬼薪、白粲已上,減罪一等,輸司寇作。亡命者贖:死罪縑二十疋,右趾至F7D5鉗城旦舂七疋,完城旦至司寇三疋;吏民犯罪未發覺,詔書到自告者,半入贖。複封阜陵侯延爲阜陵王。己未,幸汝陰。冬十月丙子,車駕還宮。

  北匈奴屋蘭儲等率眾降。

  是歲,西域長史班超擊莎車,大破之。月氏國遣使獻扶拔、師子。

  二年春正月,濟南王康、阜陵王延、中山王焉來朝。二月壬辰,帝崩於章德前殿,年三十三。遺詔無起寢廟,一如先帝法制。

後世評價


  明、章二帝統治時代是東漢皇朝臻於富強的極盛時期。他們所奉行的各項政策,對於東漢前期社會經濟的恢複和發展以及統一的多民族封建國家的鞏固和發展都起了一定的積極作用,故可以說他們都是東漢時代繼光武帝之後有作爲的封建皇帝。曆代史學家都對他們予以肯定,然而肯定的角度則有所不同。大抵明帝以嚴明著稱,章帝則以寬厚著稱。

  範曄《後漢書》論曰:“魏文帝稱明帝察察,章帝長者。章帝素知人厭明帝苛切,事從寬厚。”

  薛瑩《漢紀》也說:章帝“除苛法,蠲禁銅,抑有仁賢之風矣!”範、薛二家隻見明帝持法過嚴之弊,而未見章帝持法過寬之失。

  袁山松《後漢書》則說:“孝章皇帝弘裕有餘,明斷不足,閨房讒惑,外戚擅寵,惜乎!若明、章二主損有餘而補不足,則古之賢君矣。”這種評論,比起上述範、薛二家所雲,似乎較爲確切些。

  肅宗濟濟,天性愷悌。於穆後德,諒惟淵體。左右藝文,斟酌律禮。思服帝道,弘此長懋。儒館獻歌,戎亭虛候。氣調時豫,憲平人富。——《後漢書·肅宗孝章帝紀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