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6726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27 16:05:02)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27 16:05:02)
拓跋弘
拼音:Tuòbá Hóng(Tuoba Hong)
同义词条:北魏献文帝,北魏献文皇帝,北魏显祖
南北朝形勢圖
南北朝形勢圖
 
 
  北魏獻文帝拓跋弘(454年-476年;在位465年-471年)是南北朝時期北魏的皇帝。是文成帝拓跋浚長子。皇興五年(471年)傳位於太子拓跋宏,自爲太上皇。476年,由於殺了嫡母馮太後寵愛的大臣,被對方毒死(待考證)。
 
 
 
 

帝王檔案

拓跋弘
拓跋弘

  姓名  拓跋弘
  廟號  顯祖
  諡號  獻文皇帝
  陵墓  雲中金陵
  政權  北魏
  在世  454年-476年
  在位  465年-471年
  年號  
  天安:466年-467年八月
  皇興:467年八月-471年八月

帝王簡介

陳坤飾拓跋弘
陳坤飾拓跋弘
  拓跋弘,文成帝在位時被立爲太子,文成帝於公元465年5月病死,他於同月繼位,第二年改年號爲天安
 
  公元471年8月,拓跋弘禪位於太子拓跋宏,自稱太上皇,移居崇光宮,因太子年幼,他仍統兵南征北討,一再外出。
 
  公元476年,相州刺史李忻貪贓枉法,被拓跋宏查穫,叛處死刑,李忻爲了求生,告發了尚書李敷和弟李奕長期和馮太後通奸的陰私,拓跋弘大怒,處死了李敷和李奕,不久,馮太後暗令左右在拓跋弘的食物中下毒,拓跋弘吃後毒性發作,七孔流血而死於平城宮中永安殿。
 
  拓跋弘死後的廟號爲顯祖,諡號爲獻文帝。

人物生平

馮太後
馮太後

  獻文帝拓跋弘是北魏王朝的一個特殊皇帝,其短暫的政治生涯中,既富有喜劇的色彩,又充滿着悲劇的情調。他文武全才,十二歲繼位就顯露出了超人的才能和魄力。整頓内政,增強國力,四出征討,致力於統一,儼然一副英明君主大有作爲的架勢。但是,在親政五年以後,正當其統治事業進展顺利之際,他卻突然將皇位讓給了五歲的太子拓跋宏。

  對拓跋弘的這種異常擧動,《魏書·顯祖紀》和《北史·魏本紀》的解釋是,拓跋弘熱衷於老莊、佛圖之學,因此看破紅塵,“雅薄時務,常有遺世之心”,想抛開政務紛繁的皇位去過清靜優雅的生活。而《魏書·天象志》卻說:“上迫於太後,傳位太子。”這兩種說法,究竟孰是孰非呢?

  實際上,拓跋弘雖好老莊、佛圖,但並不厭世,《魏書·顯祖紀》說他“聰睿機悟”,從小就有君臨天下的“濟民神武之規”。他十二歲親政以後,“勤於爲治,賞罰嚴明,拔清節,黜貪污”,使北魏吏治面貌大爲改觀。本來北魏前期百官無俸祿,官吏貪污受賄現象十分嚴重,造成了吏治的敗壞,導致了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的日趨尖銳,拓跋弘用賞罰和黜陟的辦法雖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貪污受賄問題,但也暫時收到明顯的效果,“於是魏之牧守始有廉潔著聞者”(《魏書·顯祖紀》)。這是自拓跋氏入主中原以來沒有過的好現象,故不能不說拓跋弘有治國之術。他還根據中原的實際情況,改革賦税制度,“命因民貧富爲三等輸租之法,等爲三品,上三品輸平城,中輸他州,下輸本州”(《魏書·顯祖紀》)。這樣既不影響國家賦税的使用,又解決了廣大貧苦百姓遠途輸賦、疲於賦役的問題,同時也使貧富有所差别。他又一改拓跋燾以來重征賦税的政策,在國家財政仍很緊張的情況下,實行輕徭薄賦政策,下詔免除了常賦之外的十五種雜調,減輕了中原人民的負擔,緩和了民族矛盾。拓跋弘即位以來,軍事上也取得很大勝利。對北,他親自督率四路大軍征討柔然,斬首五萬級,俘穫萬餘人,得戎馬器件不可勝計。柔然遠遁,北邊得以安寧。對南,重用大將尉元,降宋將畢眾敬、張讜等,取得劉宋之徐州和兗州,拓寬了北魏的南疆。拓跋弘即位五年,内政、外交均取得如此大的顯著成果,足以證明拓跋弘是個文能武練,既有雄心又有膽略的皇帝。

  拓跋弘也具有政治家的剛嚴素質,他並沒有被老莊、佛圖理論束縛。爲了進一步整治貪污受賄之風,他曾制定一條強硬的法律,“吏受所監臨羊一口,酒一斛者,死,與者以從坐論”(《魏書·顯祖紀》),還進一步規定“有能糾告尚書已下罪狀者,隨所糾官輕重授之”。這條法律是十分苛刻的,充分體現了他不惜任何代價整治社會的決心。

  對於不附於已,對統治不利的人,拓跋弘能斷然采取措施,格殺勿論。慕容白曜是北魏有名的大將,他統率北魏大軍與宋軍多次作戰,降城陷壘,奪得宋之青齊二州,颺魏威於東土。但是,由於他在拓跋弘剛即皇位時,曾附於太尉乙渾,乙渾因專擅朝權被誅殺,拓跋弘考慮到慕容白曜是乙渾黨羽,怕他在南疆擁重兵,功高難制,便在慕容白曜取得軍事上節節勝利的時候,以謀反的罪名將他殺死,並殺了他的弟弟慕容如意。

  拓跋弘具備君主的内外素質,他禪位之前的一切擧動都沒有表現出受老莊、佛圖的任何影響。禪位之後,他也沒有去過太上皇的清閑日子,更沒有沉湎於老莊而避世無爲。相反,仍是“國之大事鹹以聞”(《魏書·顯祖紀》),他還頻頻發布詔令,制定國策,並親自帶兵出征,實際上仍舊履行着皇帝的職責,發揮着皇帝的作用,絲毫沒有“雅薄時務”的蹟象。因此,說拓跋弘是因熱衷老莊、佛圖之學而禪位,顯然有悖史實。

  似乎《魏書·天象志》所謂“上迫於太後,傳位於太子”的說法更切合實際。《資治通鑒》胡三省注在引用這條史料之後,曾以“馮太後若迫顯祖傳位,當奪其大政,安得猶總萬機”爲由,對此表示反對。顯然,胡三省是從狹義上去理解“迫於太後”這句話的含義了,認爲它是指馮太後強行指令拓跋弘讓出皇位,所以覺得於理難通。事實上,從馮太後的身份和地位及北魏宮廷中權力分配情況看,她也不具備這一條件。但是,馮太後是個既熱衷於政治,又嫻於權術的女人,她和拓跋弘之間存在着很大的矛盾,她完全可以利用其太後的地位和在宮中的便利條件,創造一種氛圍,使拓跋弘處於一種被逼迫的内外交困之中,不得不尋求解脱,讓出皇位,這才是“迫於太後”的本意。

  事實上,在拓跋弘突然禪位後又繼續執政這些事件的背後,就隱藏着一場深刻而又複雜的政治鬥爭。

  馮太後是拓跋弘父親文成皇帝拓跋濬的皇后,但非拓跋弘之母。她是個“猜忍多權數”(《資治通鑒》宋蒼梧王元徽四年),權力欲極強的女人。她曾在拓跋弘剛即位居喪期間不能親政時,臨朝稱制。這段時間内,她親自策劃誅殺了專權亂政的太尉乙渾,使擧朝肅然。但是,馮氏還沒有來得及充分施展她的政治才能,就因拓跋弘居喪期滿,不得不歸政。她對政治一直興趣濃厚,然而,風華正茂的拓跋弘親政以後,治國有方,才能出眾,使馮太後無法插手國事,於是他們之間不可避免地產生了隔閡。再加上馮氏與拓跋弘之間本無血緣關係,他們之間的磨擦便逐漸加深。馮氏年輕寡居,“内行不正”(《魏書·皇后列傳》),引起臣下竊譏,損害了拓跋弘統治者的形象。拓跋弘對此十分反感,他借故殺死了馮太後所寵幸的李奕,這一擧動進一步將他們二人推到了敵對的地位。由於史料嚴重缺乏,我們無法知道他們之間進行明爭暗鬥的具體過程。但從後來拓跋弘被毒死,馮太後執政,對繼位的孝文帝施加種種迫害等事件中,完全可以推斷出,馮太後當時正在處心積慮地尋找機會與拓跋弘較量,她的力量正在逐漸壯大,拓跋弘看到了這種不可避免的殊死鬥爭的倪端,也預感到了以後統治的艱難。也許是拓跋弘“仁孝純至”(《魏書·顯祖紀》)的性格所決定,或者是某種力量的制約,使得他沒有先發制人,對馮太後采取措施,但他禪位之念實由此而生。

  拓跋弘面對即將爆發的宮廷内訌,想以禪位來逃避鬥爭,這是他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作出決定的。當時太子已立,他卻並沒有打算把皇位傳給太子,而是首先選擇了皇叔京兆王拓跋子推。拓跋弘認爲,身爲中都大官的拓跋子推“沈雅仁厚,素有時譽”(《資治通鑒》宋明帝泰始七年),這樣一個名望權力俱重的拓跋宗室成員,如能登上皇位,應該能夠對付馮太後,保證北魏王朝的統治穩固。更重要的是,這樣一來,皇統便轉移,拓跋弘自己和太子才有可能免遭馮太後算計。

  但是,皇位的繼承和轉讓乃是封建國家最爲敏感和重要的政治問題,在某種程度上它並不由皇帝一人決定,而是由統治集團中之權力派共同決定的。況且,這種極爲異常的禪位實屬罕見,出人意料。故拓跋弘的想法一經提出,公卿們先是面面相覷,繼而是強烈反對。首先提出反對意見的是拓跋子推的弟弟任城王拓跋雲,他說:“陛下方隆太平,臨覆四海,豈得上違宗廟,下棄兆民。且父子相傳,其來久矣。陛下必欲委棄塵務,則皇太子宜承正統。”接着指出禪位於拓跋子推將導致的嚴重後果,“陛下若更受旁支”,必將“啟奸亂之心,斯乃禍福之原,不可不慎也”(《資治通鑒》宋明帝泰始七年)。接着重臣源賀、宗室拓跋丕、尚書陸馛也紛紛表示反對,他們反對禪位的共同想法是,若禪位於皇叔則必然紊亂皇統秩序,啟逆亂之心。退一步講,若必禪位,應禪於皇太子,這是迎合眾願,穩定統治的最好選擇。但是禪位於太子正是拓跋弘所忌,因爲那樣就失去了他禪位的意義。他聽完群臣的發言後,變色作怒。他仍想從别處打開缺口,取得支持,於是又問身邊的選部尚書趙黑,得到的回答是:“臣以死奉戴皇太子,不知其他。”(《資治通鑒宋明帝泰始七年)漢族元老高允綜合群臣意見後提出:“願陛下上思宗廟托付之重,追念周公輔成王之事。”大局已定,拓跋弘不得不接受眾人意見,被迫說出:“然則立太子,群公輔之,有何不可。”這一過程已經很清楚地展示出,拓跋弘禪位是迫不得已的,而禪位於太子也是迫不得已的。

  然而,拓跋弘並沒有真的把太子交給别人“使群公輔之”,也沒有去享受他所謂“優游履道,頤神養性”(《魏書·顯祖紀》)的太上皇生活,而是繼續執政,且更加有志。這是由於拓跋弘感到,當時北魏的宗室和大臣,無一人能夠如周公輔成王那樣,有力地制約馮太後的力量,幫助小皇帝度過難關,顺利親政。而且,如果拓跋弘不親政,馮太後必然要臨朝稱制,這對小皇帝更加不利。在形勢的逼迫之下,拓跋弘不得不以太上皇的身份繼續執政。

  拓跋弘禪位後,爲了成功地輔佐幼帝,給他打下堅實的基礎,他更加奮發努力,多次發布詔令,而且在政治、軍事、内政、外交之上都積極采取切實有效措施,並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果。

  他親自帶兵出征,保衛邊疆。公元472年,柔然入侵,兵至五原,拓跋弘親自帶兵征討,在柔然聞風遠遁之後,他仍窮追不舍,想度過漠北,一擧消滅柔然主力,清除北邊隱患。但因柔然已走得太遠,追及甚難,於是返回。

  東部敕勒本已歸附北魏,但在柔然勢力強大之後,又於472年叛歸柔然,拓跋弘再次帶兵追討,一直追至大漠中之石磧,使敕勒的叛逃沒有對内地造成危害。

  河西吐穀渾歸附之後也複叛,北魏派兵鎮壓之後,拓跋弘帶着小皇帝巡幸河西,表示安撫,意在向吐穀渾張颺小皇帝孝文帝的威力,爲以後的統治打下基礎。公元473年,拓跋弘帶兵南伐,並令全國廣集賦税人丁,作出大規模向南用兵的姿態,欲虛張聲勢,以攻爲守,起到安定南疆的作用。

  内政方面,拓跋弘“勤於爲治,賞罰嚴明,慎擇牧守,進廉退貪”。他特别重視刑獄,“大刑多令覆鞠”,不准輕易判死刑,意在爲小皇帝收買人心,於是造成了囚犯多年關押的情況。他說:“滯獄誠非善治,不猶愈於倉猝而濫乎!”在這種政策的指導下,北魏 “所刑多得其宜”(《資治通鑒》宋蒼梧王元徽二年)。緩和了階級矛盾,穩定了北魏統治。

  此外,在拓跋弘以太上皇帝身份執政期間,北魏還頒發了下列詔令,諸如,罷門房之誅;禁殺耕牛做祭;令工商雜伎盡歸農業等等。這些詔令雖不以太上皇之名下,但實際上是以他的意圖擬定的。

  從上述内容可以看出,拓跋弘一心想勵精圖治,内外並擧,創造一個清明安定的天下,爲小皇帝孝文帝的親政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這就更證明了他禪位是被迫的,繼續執政也是被迫的。但是,在封建政權中,政治鬥爭是殘酷的,不是你死我活便是兩敗俱傷,拓跋弘雖然在禪位之後又被迫重新振作起來,迎接鬥爭,但終因手段不夠強硬,沒有先發治人,在禪位五年之後被馮太後毒死。這位年輕的太上皇沒有實現他的夙願,爲後人留下了深深的遺憾。

帝王生涯

政治統治

佛教
佛教
  獻文帝拓跋弘繼續執行拓跋珪的政策,他在平城等地建起大量房屋,並將塞外的鮮卑人及其他胡人内遷到關東地區。這是一項強制性的官方移民政策,目的是恢複與發展久經破壞的中原地區,遇到的阻力卻恰與其深遠的意義成正比。當時的官員不會去體諒老百姓對於故土的依戀之情,更不懂得組織“居委會”去做思想工作,在執行政策過程中多半是采取硬性逼迫的手段,造成了一些地方民眾的反感。部分流氓無賴乘機煽動情緒,許多年輕人逃亡集結在外,不少郡縣都出現了有組織的土匪或強盜。

  獻文帝拓跋弘面對民患十分頭疼,又不想大動幹戈地鎮壓,就與公卿們商量:“朕本來是要爲民除害,可惜讓那些官員壞了事兒,以至於亂事頻起。如今違犯的人多了,不可能把他們都抓起來殺了。我的意思是通過大赦安撫,你們覺得怎麼樣呢?”

  元城人侯屈說:“民眾逃亡做強盜,這是大罪,如今不給他們定罪就把他們赦免,乃是‘爲上者反求於下’(即本末倒置,不是執行政策的人的行爲),恐怕不妥。依臣所見,不如誅殺首惡,赦免餘黨,此擧足可安定天下。”清河人崔宏(這位又是清河崔氏一族,後來鼎鼎有名的北魏漢臣崔浩正是他的長子)則說:“聖明的君主統領民眾,目的便在於安定團結,而不是跟民眾去較量勝負。赦免罪行雖不是正招,但卻便於執行。侯屈的意思是先誅後赦,還不如一招赦免全部搞定爲好!如果有人赦免了之後還不老實,到時再殺也不爲晚。”

  獻文帝拓跋弘讚同崔宏的建議,依計執行,果然許多人就不再爲亂,對於繼續作亂搞破壞的少數人,拓跋嗣就不再手軟,派將軍於栗領兵一萬前去平定,很快解決了不安定的因素。

經濟改革

  北魏獻文帝拓跋弘大力推行的改革内容,鮮卑拓跋部落發源於遙遠的邊陲之地,他們的人口本來就少,進入廣袤的中原後,必然成爲一支少數民族。如果僅僅限於搶劫,他們自可來去如風,完全保持着過去的那種野蠻的游牧生活及習俗。然而,若是長期占據中原,在這塊土地上生活下去,他們就不得不調整、改變過去的生存方式,由游牧生活變爲先進的農業耕作。

  北魏獻文帝拓跋弘時期,其社會躍入封建制,生產力逐步發展。但在統治方式上,北魏前期仍然保留着濃厚的奴隸制殘餘,特别是在統一北方以前,繼續將戰爭中擄掠的人口沒爲奴婢,賞賜給諸王貴族和有戰功者,從事農業和手工業的生產勞動。賦税方面,在推行宗主督護制的地區,平均每戶每年的戶調是帛二疋,絮二斤,絲一斤,粟二十石,外加地方征收的調外之費帛一疋二丈。且任意增加臨時征調,動輒每戶要交三十、五十石粟。當時官吏沒有正式的俸祿,貪污、賄賂、高利貸公行。獻文帝拓跋弘統治期間,大將公孫軌到上黨(今山西長治北),去時單馬執鞭,回來則從車百輛。拓跋統治者推行民族歧視政策。在戰爭中,被驅迫當兵的各族人民在前沖鋒,鮮卑騎兵在後驅逼。十二年獻文帝拓跋弘圍攻盱眙(今江蘇盱眙東北)時,寫信給劉宋守將臧質說,攻城的都不是我鮮卑人,你殺了他們,免得他們將來造反。

  在北魏獻文帝拓跋弘當政時期,社會生產力逐步得到恢複和發展,中國北方自西晉永嘉之亂(310)以後,經過十六國時期的戰爭破壞,百姓死於兵革,斃於饑饉,幸存的人口不足50。中原地區一派凋敝景象。北魏統一北方後,經過各族人民長期的辛勤勞動和共同鬥爭,生產關係得到了調整,生產有明顯的發展。特别是獻文帝拓跋弘改革後,自耕農民顯著增加,獻文帝拓跋弘以前,全國戶數已達五百餘萬,比西晉太康年間增加一倍多。農業,手工業都有顯著的發展。《洛陽伽藍記》稱北魏後期百姓殷富,年登俗樂,衣食粗得保障。在手工業方面,北魏後期鍊鋼技術有新的成就,相州牽口冶(在今河南安陽)制成銳利的鋼刀。商業也逐漸活躍起來,太和以前,北方商業幾乎處於停頓狀態,錢貨無所周流。獻文帝拓跋弘時,元淑爲河東太守,當地許多百姓棄農經商。隨着商業的發展,貨幣恢複流通,太和十九年,又重新鑄造“太和五銖”錢,規定此錢在京師及全國諸州鎮都可通行。

軍事政策

  年輕的獻文帝拓跋弘非常善戰,他親自率兵指揮的戰蠕蠕,也是非常出色的一次戰役。他親自統率隊伍,率兵追擊,一直追到“石磧”(沙漠)。拓跋弘即位不過13 歲,年紀雖輕,也同樣喜歡練兵。天安二年,(公元467年),二月,“田於西山,親射虎豹”;五月,“田於崞山,遂幸繁峙”。退位做太上皇以後在北苑的大閱兵,驚動朝野。

  在拓跋弘的統治(465-471年在位)下,拓跋人以犧牲南方中國王朝爲代價,又取得了許多勝利。466年占領彭城,467年征服淮河流域,469年占領山東。470年拓跋人懲罰了一支鮮卑部落(即蒙古種吐穀渾),吐穀渾自5世紀初就居住在青海湖地區。

  拓跋弘是一位佛教徒,他是那樣的虔誠以至他於471年讓位給他尚年幼的兒子而出家爲僧。其子拓跋宏(471-499年在位)在成年之後對佛教也表示出同樣的感情,在佛教的影響下,他采用了一部較人道的法規。494年,他把都城從熱河的平城遷到洛陽,由此完成了拓跋人的中國化,正是在這一時期,在他的發起下洛陽南部著名的龍門佛教石窟開始動工。

  這些石窟里的雕塑都是在494年到759年間的不同時期内完成。但是,拓跋人在毫無保留地采用中國文化和佛教信仰時,失去了他們突厥祖先所具有的堅韌和英勇的品質。他們的打算是通過征服南部中國王朝在他們的統治下完成中國的統一,結果失敗了。

北魏獻文帝死因考

馮太後
馮太後
  北魏第五個皇帝時任太上皇的拓跋弘(454—476,諡獻文,廟號顯祖)之死是北魏史的一大公案。《魏書·皇后傳》說“太後行不正,内寵李弈。顯祖因事誅之,太後不得意。顯祖暴崩,時言太後爲之也”(以下凡不注者皆出自《皇后傳》)。《顯祖紀》說他“早懷厭世之心,終致宮闈之變。”而《天象志》高祖 (孝文帝)承明元年(476)條則明確說他死於“毒之禍”,雖不點名,卻相當明確地暗示是當時的太後即其父文成帝拓跋的皇后馮氏(439或441— 490)下的毒手:“四月,月食尾……皆後妃之謫也。天若言曰:母後之釁,幾貫盈矣。人君忘祖考之業,慕疋夫之孝,其如宗祀何!是時獻文不悟,至六月暴崩,實有鴆毒之禍焉。由是言之,皇天有以睹履霜之萌而爲之成象久矣。”由於《魏書》的這些記載,曆代史家 據此均認爲獻文帝拓跋弘之死是那位後來被諡爲“文明”的馮太後毒死了他。一千多年來“她殺”已成爲定論。我認爲這個結論是錯誤的,拓跋弘實際上是服毒自殺而非她殺。

  回顧一下拓跋弘繼位到暴薨幾年中的主要事件有助於弄清事實真相。

  46年二十六歲的文成帝拓跋病逝,十二歲的太子拓跋弘繼位爲帝。鮮卑習俗:“故事:國有大喪,三日之後,禦服器物一以燒焚,百官及中宮皆號泣而臨之。(馮太)後悲叫自投火中,左右救之,良久乃蘇。”在帝幼、後傷的情況下,朝廷大權落入侍中、太原王、車騎大將軍乙渾之手。乙渾矯詔誅殺多位朝廷重臣, 包括當年冒死擁立文成帝拓跋的侍中、司徒、平原王陸麗。乙渾則四十餘日中連升三個要職:太尉、可總管列曹尚書的錄尚書事和丞相,文武大權集於一身,“位居諸王之上,事無大小,皆決於渾。”(《顯祖紀》)剩下的不過是乙渾公開奪位稱帝改朝換代了。時年二十八歲的馮太後密切關注着局勢,經過精心准備,“太後密定大策,(七個月後)誅渾,遂臨朝聽政。”她重用當代碩儒中書令高允和位僅四品上但是“博綜經史,文才俊偉,下筆成章”的中書侍郎高閭等,“入於禁内,參決大政”(《魏書卷五十四》),並起用李沖等爲人正直的年輕才俊參與機要。他們在日後“變法改度”(《高祖傳》)、推進漢化、促進民族大融合中都發揮了重要作用。467年後來成爲孝文帝的皇長子拓跋宏誕生,469年被立爲太子,“太後躬親撫養。是後罷令,不聽政事。”還政於兒子皇帝拓跋弘。馮皇后沒有生子,拓跋弘之母李貴人在他被立爲太子時已依道武帝制定的太子之母賜死舊制死去。馮太後“内寵(都官尚書、安平侯)李弈”。皇興四年(470 )十七歲的拓跋弘族滅李弈及其兄高平公中書監李敷、西兗州刺史李式及在朝爲官的十餘姻親。李敷兄弟道德學問“爲北州所稱美。既致斯禍,時人歎息之。”(《魏書卷三十六》)對李弈等被害,馮太後的態度隻有《皇后傳》中有“太後不得意”五字。不過我們可以想見帝後必定大傷感情,種下禍根。次年拓跋弘突然表示自己由於信仰佛教,厭倦世務,決定禪位於皇叔京兆王拓跋子推。因群臣堅決反對,他隻好禪位於五歲的太子拓跋宏,自任太上皇,改皇興五年爲延興元年。拓跋弘不依制禪位於太子而禪位於皇叔拓跋子推,顯然是試圖以一位與太後平輩的年長之君來鉗制太後。史書上雖然沒有明確記載在這個禪位風波中馮太後的作用,不過我們不難從前後史實中清楚地看出,拓跋弘之所以被迫改變主意,眾多宗室與重臣堅決反對違制之擧固然是一大原因,但太後的反對恐怕是決定性的。

  此後五年帝、後相安無事。但是到了延興六年(476 )“六月甲子,詔(京師平城,今山西大同)中外戒嚴,分京師見(現)兵爲三等,第一軍出,遣第一兵,二等兵亦如之。”六日後拓跋 弘暴薨,時年二十三歲(《高祖紀》)。於是三十八歲的她再次臨朝稱制,爲太皇太後,但時人與史家習慣上仍稱其爲太後,史稱“文明太後”。因此本文下面均稱她爲文明太後。仔細研究事情的前因後果和《魏書》的相關記載,我們可以發現許多疑點。如果不存先入之見,完全從事實出發,那麼我們就會得出恰好相反的結論:拓跋弘是服毒自殺的。

  一、在獻文帝拓跋弘暴薨之前北魏歷史上已經多次發生謀害皇帝之事,《魏書》對每一件弑帝之事是誰幹的都寫得清清楚楚:太祖道武帝拓跋死於兒子清河王拓跋紹之手:“紹乃夜與帳下及宦者數人,逾宮犯禁。左右侍禦呼曰:‘贼至!’太祖驚起,求弓刀不穫,遂暴薨。”(《魏書卷十六本傳》)世祖太武帝拓跋燾也死於非命,是太監中常侍宗愛下的毒手:“世祖暴崩,愛所爲也。”(《魏書卷九十四太監傳》)接着,“宗愛矯皇后令,殺東平王翰,迎南安王餘入而立之”。七個月後“(拓跋)餘爲宗愛所贼”(《世祖紀》)。《太監傳》講得更加具體:“(拓跋)餘疑之(宗愛),遂謀奪其權。愛憤怒,使小黄門賈周等夜殺餘”。但獻文帝究竟死於誰手卻說得多少有些含糊。《魏書》作者魏收乃北齊人,《自序》雲,北齊“(天保)二年(551),受詔撰魏史”。此時上距北魏分裂(534)後的東魏滅亡僅一年,距文明太後逝世也僅61年,如此重大的事實當不難查明,魏收也不可能爲其諱。“時言”本身帶有不確定性,有兩種可能,即她殺和自殺。魏收以“時言”這種傳言來作結論,顯然表明連他自己也沒有完全的把握,並不可靠。

  二,漢魏以來流行 “天人感應”之說,將月食等天象視爲上天警示將有“母後之釁”,不僅荒誕不經,而且是曆代“女人禍水”論的當代版。在一個男權社會中皇帝可以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嬪後宮粉黛三千,無人責怪,帝死妃殉之事至明清依舊不絕,但是寡居的太後若有個把男寵就被斥之爲“行不正”。這種封建禮教的男女觀很自然地會將拓跋弘之死歸咎於文明太後爲李弈報仇。這隻能證明“她殺”是傳言而非確鑿事實。

  三,這位當年“密定大策”、誅殺掌握朝廷軍政大權的乙渾並“臨朝稱制”的文明太後能夠按時還政於帝,自己親自教養太子,說明她不是一個野心勃勃的女人。盡管拓跋弘族滅諸李,對文明太後打擊與刺激極大,帝後感情大傷, 產生嚴重矛盾,但兩人關係並未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從文明太後這邊來說,既然她能夠與大臣們阻止拓跋弘禪位於皇叔而使其不得不禪位於五歲的太子爲帝,說明一旦出現不利於江山社稷之擧時她仍然有足夠的威望與力量左右朝政。但是她以江山社稷利益爲重,並未因拓跋弘的禪位違制之擧而幹脆趁機讓他下台,安排一個虛爵閑職以滿足他的“遺世之心”(《顯祖紀》),而是讓他當太上皇,繼續執掌朝政,依舊對他寄予厚望。因此拓跋弘的太上皇並非虛位,而是實際上的皇帝,原有大權絲毫未削弱。他多次親率大軍禦駕親征:延興二年( 472)二月和十月兩次征討犯塞的柔然,延興三年與四年(473、474)兩次南討劉宋或南巡,五年冬十月還“大閱(兵)於北郊”。拓跋弘往往外出數月才回到京師平城(《高祖紀》)。從拓跋弘這邊來說,盡管他堅決爲父皇雪恥誅殺李弈等人,但是他對並非親生的母後依然孝顺。《天象志》批評他“忘祖考之業,慕疋夫之孝”,說他“不悟”,恰恰證明他的孝顺與忠厚,也證明帝、後關係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内遠未到徹底決裂的地步。

  四,最值得注意的是,延興六年(476 )“詔中外戒嚴”並將京師軍隊分批調出平城的皇帝詔,顯然不是出於獻文帝拓跋弘之手。他若有此力,則六日後絕不會死於鴆毒———無論是自殺還是她殺。更不可能是虛齡十歲的皇帝拓跋宏,隻能是文明太後之意。她既然能降旨戒嚴,有調動三軍之力,能夠牢牢控制住朝廷内外的局勢,那麼她就完全沒有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韙,采取毒死太上皇拓跋弘的下下之策,使自己背上千古罵名。找個借口(如“兵變逼宮”)就可以廢他爲王甚至廢爲庶人,囚禁於宮中或府中。這里的關鍵在於:爲什麼要突然京師中外戒嚴?爲什麼要迅速將京師駐軍分批調出?如果太後要毒死拓跋弘,何必如此勞師動眾,天下震動!之所以采取京師内外戒嚴和立即將軍隊調出京師這種非常措施,顯然是太後發現了即將發生主要針對她的兵變逼宮陰謀!而其幕後主要人物在太後看來最可能的就是太上皇拓跋弘,他至少是支持者或知情者,否則其他人很難有此膽量與力量。太上皇雖然行皇帝事,卻均以皇帝詔書的形式詔告天下,而頒皇帝詔需用皇帝玉璽等手續,非僅一人所知。除非在特殊情況下頒太上皇令或是密旨、密令,這就有“矯詔”之嫌。在陰謀敗露的情況下,拓跋弘知道不僅他這個太上皇肯定將被廢掉,甚至會被問罪,於是服毒自殺。我覺得這要比太後害死他更加合情合理。至於拓跋弘在這場兵變中究竟扮演什麼角色,我傾向於他是受人唆使,目的是剝奪太後幹政之權。因爲從他的“孝”與“不悟”上可以看出,他身邊一直有人挑唆,但他卻在長時間内不願與太後徹底決裂的,更不願傷害她。

  五,參與這場陰謀的另一位主角最可能的應該是最高軍事長官大司馬、大將軍、安城王萬安國,因爲拓跋弘死後五日他就以“矯詔殺神部長奚買奴於苑中,賜死”。值得特别注意的是,這兩人都深得太上皇(獻文帝)拓跋弘信任,而且奚買奴被殺是在宮中或皇家園林“苑中”。萬安國門第顯赫,與其父兩代均爲駙馬,其妻是拓跋弘之妹河南公主。拓跋弘與他同齡,兩人感情好到“特親寵之,與同臥起,爲立第宅,賞賜至巨萬。超拜大司馬、大將軍,封安城王” (《魏書卷三十四》)。“(奚)買奴有寵於顯祖(拓跋弘),官至神部長。與安城王萬安國不平,安國矯詔殺買奴於苑内。高祖(實際上自然是太後而非十歲的皇帝)賜安國死,追贈買奴爲並州刺史、新興公。”(《魏書卷二十九本傳》)這位地位顯赫與太上皇關係異常密切的萬安國因殺死一位同樣“有寵於”太上皇者而被賜死,此說頗爲可疑。關鍵就在“矯詔”上,不過這個矯詔不是錯殺了一個高官,而是因爲他矯詔策劃並領導了流產的兵變!這位也受拓跋弘寵信的奚買奴很可能知道一些關於兵變祕密,萬安國爲了滅口,不得不冒險矯詔將他在宮苑中殺害,結果暴露了自己,被太後以小皇帝拓跋宏的名義賜死,並對奚買奴追贈官爵。

  六,朝廷侍臣薛虎子被黜之事常常被史家看作是帝後矛盾的重要表現之一,理由是薛虎子在文成帝拓跋時已“遷内行長,典奏諸曹事。當官正直,内外憚之。及文明太後臨朝,出爲枋頭鎮將。”後來他又爲“近臣所疾,以小過黜爲鎮門士。”在拓跋弘南巡時薛虎子“拜訴於路”,拓跋弘立即恢複了他的枋頭鎮將原職。我覺得將此事看作帝後矛盾之說不確。因爲内行長頂多是個二品官,而鎮將爲從一品下,故此“出”非降乃升。至於薛虎子後來得罪的“近臣”,也未必就是已經還政於帝的太後親信。拓跋弘令其官複原職,足見太上皇有職有權。而且拓跋弘死後薛虎子在太後再次臨朝稱制時不但沒有又“挨整”,且於太和二年(478)襲其先父河東公之爵,以後又多次出任南征主將或副將,曆任彭城鎮將、徐州刺史等要職。太後薨後之次年五十一歲時得善終。事見《魏書卷四十四》本傳。

  獻文帝拓跋弘暴薨導致了文明太後第二次“臨朝聽政”(又稱“臨朝專政”或“臨朝稱制”),極大地推動了鮮卑北魏政權的漢化進程,對後來北魏的發展方向產生了重大影響。因此籠罩在文明太後頭上已經一千多年的毒死獻文帝這一歷史冤案就更有必要加以洗清,還歷史也還文明太後以本來面貌。

家庭


  1. 孝文帝元宏,生母李夫人(追封思皇后)。

  2. 鹹陽王元禧,生母封昭儀

  3. 趙郡靈王元幹,生母韓貴人。

  4. 高陽文穆王元雍,生母韓貴人。

  5. 廣陵惠王元羽,生母孟椒房。

  6. 彭城武宣王元勰,生母潘貴人。

  7. 北海平王元詳,生母高椒房。

典籍記載


  《魏書 帝紀第六 顯祖紀》

  顯祖獻文皇帝,諱弘,高宗文成皇帝之長子也。母曰李貴人。興光元年秋七月,生於陰山之北。太安二年二月,立爲皇太子。聰睿機悟,幼而有濟民神武之規,仁孝純至,禮敬師友。

  和平六年夏五月甲辰,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尊皇后曰皇太後。車騎大將軍乙渾矯詔殺尚書楊保年、平陽公賈愛仁、南陽公張天度於禁中。戊申,侍中、司徒、平原王陸麗自湯泉入朝,渾又殺之。己酉,以侍中、車騎大將軍乙渾爲太尉、錄尚書事,東安王劉尼爲司徒,尚書左僕射和其奴爲司空。壬子,以淮南王他爲鎮西大將軍、儀同三司,鎮涼州。六月,封繁陽侯李嶷爲丹陽王,征東大將軍馮熙爲昌黎王。乙醜,詔曰:“夫賦斂煩則民財匱,課調輕則用不足,是以十一而税,頌聲作矣。先朝榷其輕重,以惠百姓。朕承洪業,上惟祖宗之休命,夙興待旦,惟民之恤,欲令天下同於逸豫。而徭賦不息,將何以塞煩去苛,拯濟黎元者哉!今兵革不起,畜積有餘,諸有雜調,一以與民。”

  秋七月癸巳,太尉乙渾爲承相,位居諸王上,事無大小,皆決於渾。九月庚子,曲赦京師。丙午,詔曰:“先朝以州牧親民,宜置良佐,故敕有司,班九條之制,使前政選吏,以待俊乂,必謂銓衡允衷,朝綱應叙。然牧司寬惰,不祗憲旨,擧非其人,愆於典度。今制:刺史守宰到官之日,仰自擧民望忠信,以爲選官,不聽前政共相幹冒。若簡任失所,以罔上論。”是月,劉子業征北大將軍、義陽王劉昶自彭城來降。

  冬十月,征陽平王新成、京兆王子推、濟陰王小新成、汝陰王天賜、任城王雲入朝。是歲,劉子業叔父彧殺子業僭立。

  天安元年春正月乙醜朔,大赦,改年。二月庚申,丞相、太原王乙渾謀反伏誅。乙亥,以侍中元孔雀爲濮陽王,侍中陸定國爲東郡王。三月庚子,以隴西王源賀爲太尉。辛醜,高宗文成皇帝神主祔於太廟。辛亥,帝幸道壇,親受符籙;曲赦京師。高麗、波斯、於闐、阿襲諸國遣使朝獻。

  秋七月辛亥,詔諸有詐取爵位,罪特原之,削其爵職。其有祖、父假爵號貨賕以正名者,不聽繼襲。諸非勞進超遷者,亦各還初。不以實聞者,以大不敬論。九月,劉彧司州刺史常珍奇以懸瓠内屬。己酉,初立鄉學,郡置博士二人、助教二人、學生六十人。劉彧徐州刺史薛安都以彭城内屬。彧將張永、沈攸之擊安都。詔北部尚書尉元爲鎮南大將軍、都督諸軍事,鎮東將軍、城陽公孔伯恭爲副,出東道救彭城;殿中尚書、鎮西大將軍、西河公元石都督荆、豫、南雍州諸軍事,給事中、京兆侯張窮奇爲副,出西道救懸瓠。

  冬十月,曹利、彤曷國各遣使朝獻。十有一月壬子,劉彧兗州刺史畢眾敬遣使内屬。十有二月己未,尉元軍次於秺,彧將周凱、張永、沈攸之相繼退走。皇弟安平薨。是歲,州鎮十一旱,民饑,開倉賑恤。

  皇興元年春正月癸巳,尉元大破張永、沈攸之於呂梁東,斬首數萬級,凍死者甚眾。穫劉彧秦州刺史垣恭祖、羽林監沈承伯。永、攸之單騎走免。穫軍資器械不可勝數。劉彧遣使朝貢。庚子,東平王道符謀反於長安,殺副將駙馬都尉萬古真、钜鹿公李恢、雍州刺史魚玄明。丙午,詔司空、平昌公和其奴、東陽公元丕等討道符。丁未,道符司馬段太陽攻道符,斬之,傳首京師。道符兄弟皆伏誅。閏月,以頓丘王李峻爲太宰。劉彧青州刺史沈文秀、冀州刺史崔道固並遣使請擧州内屬。詔平東將軍長孫陵,平南將軍、廣陵公侯窮奇赴援之。二月,詔使持節、都督諸軍事、征南大將軍慕容白曜督騎五萬次於碻磝,爲東道後援。濟陰王小新成薨。高麗、庫莫奚、具伏弗、鬱羽陵、日連、疋黎爾、於闐諸國各遣使朝貢。劉彧東平太守申纂戍無鹽,遏絕王使,詔征南大將軍慕容日曜督諸軍以討之。三月甲寅,克之。沈文秀、崔道固複叛歸劉彧,白曜回師討之,拔彧肥城、垣苗、麋溝三戍。

  夏四月,白曜攻升城,戍主房崇吉遁走。秋八月,白曜攻曆城。丁酉,行幸武州山石窟寺。戊申,皇子宏生,大赦,改年。九月壬子,高麗、於闐、普嵐、粟特國各遣使朝獻。丁巳,進馮翊公李白爵梁郡王。是月,詔賜六鎮貧人布,人三疋。

  冬十月癸卯,田於那男池。濮陽王孔雀坐怠慢,降爵爲公。 二年春二月癸未,田於西山,親射虎豹。崔道固及劉彧梁鄒戍主、平原太守劉休賓擧城降。 是月,徐州群盜司馬休符自稱晉王,將軍尉元討平之。三月,白曜進圍東陽。戊午,劉彧遣使朝貢。

  夏四月辛醜,以南郡公李惠爲征南大將軍、儀同三司、都督關右諸軍事、雍州刺史,進爵爲王。高麗、庫莫奚、契丹、具伏弗、鬱羽陵、日連、疋黎爾、叱六手、悉萬丹、阿大何、羽真侯、於闐、波斯國各遣使朝獻。五月乙卯,田於崞山,遂幸繁畤。辛酉,還宮。六月庚辰,以河南辟地,曲赦京師殊死以下。以昌黎王馮熙爲太傅。秋九月辛亥,封皇叔楨爲南安王,長壽爲城陽王,太洛爲章武王,休爲安定王。

  冬十月辛醜,上田於冷泉。十有一月,以州鎮二十七水旱,開倉賑恤。十有二月甲午,詔曰:“頃張永迷擾,敢拒王威,暴骨原隰,殘廢不少。死生冤痛,朕甚愍焉。天下民一也,可敕郡縣,永軍殘廢之士,聽還江南;露骸草莽者,收瘞之。”是月,悉萬丹等十餘國各遣使朝貢。三年春正月乙醜,東陽潰,虜沈文秀。戊辰,司空、平昌公和其奴薨。二月,蠕蠕、高麗、庫莫奚、契丹國各遣使朝獻。己卯,以上黨公慕容白曜爲都督青齊東徐三州諸軍事、征南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青州刺史,進爵濟南王。

  夏四月壬辰,劉彧遣使朝貢。丙申,名皇子曰宏,大赦天下。丁酉,田於崞山。五月,徙青州民於京師。六月辛未,立皇子宏爲皇太子。

  秋七月,蠕蠕國遣使朝貢。

  冬十月,侍中、太宰、頓丘王李峻薨。十有一月,吐穀渾别帥白楊提度汗率戶内附。襄城公韓頹進爵爲王。

  四年春正月,詔州鎮十一民饑,開倉賑恤。二月,以東郡王陸定國爲司空。高麗、庫莫奚、契丹各遣使朝獻。吐穀渾拾寅不供職貢,詔使持節、征西大將軍、上黨王長孫觀討之。廣陽王石侯薨。三月丙戌,詔曰:“朕思百姓病苦,民多非命,明發不寐,疚心疾首。是以廣集良醫,遠采名藥,欲以救護兆民。可宣告天下,民有病者,所在官司遣醫就家診視,所須藥物,任醫量給之。” 夏四月辛醜,大赦天下。戊申,長孫觀軍至曼頭山,大破拾寅。拾寅與麾下數百騎宵遁。拾寅從弟豆勿來及其渠帥疋婁拔累等率所領降附。五月,封皇弟長樂爲建昌王。六月,劉彧遣使朝貢。秋八月,群盜入彭城,殺鎮將元解愁,長史勒兵滅之。蠕蠕犯塞。九月丙寅,輿駕北伐,諸將俱會於女水,大破虜眾。事具《蠕蠕傳》。司徒、東安王劉尼坐事免。壬申,車駕至自北伐,飲至策勳,告於宗廟。

  冬十月,誅濟南王慕容白曜、高平王李敷。十有一月,詔弛山澤之禁。十有二月甲辰,幸鹿野苑、石窟寺。陽平王新成薨。 五年春三月乙亥,詔曰:“天安以來,軍國多務,南定徐方,北掃遺虜。征戍之人,亡竄非一,雖罪合刑書,每加哀宥。然寬政猶水,逋逃遂多。宜申明典刑,以肅奸偽。自今諸有逃亡之兵及下代守宰浮游不赴者,限六月三十日悉聽歸首;不首者,論如律。”詔假員外散騎常侍邢祐使於劉彧。

  夏四月,西部敕勒叛,詔汝陰王天賜、給事中羅雲討之。雲爲敕勒所襲殺,死者十五六。北平王長孫敦薨。六月丁未,行幸河西。秋七月丙寅,遂至陰山。八月丁亥,車駕還宮。

  帝雅薄時務,常有遺世之心,欲禪位於叔父京兆王子推,語在《任城王雲傳》。群臣固請,帝乃止。丙午,冊命太子曰:“昔堯舜之禪天下也,皆由其子不肖。若丹朱、商均能負荷者,豈蒐颺仄陋而授之哉?爾雖沖弱,有君人之表,必能恢隆王道,以濟兆民。今使太保、建安王陸馛,太尉源賀持節奉皇帝璽綬,致位於爾躬。其踐升帝位,克廣洪業,以光祖宗之烈,使朕優游履道,頤神養性,可不善歟?”丁未,詔曰:“朕承洪業,運屬太平,淮岱率從,四海清晏。是以希心玄古,志存澹泊。躬覽萬務,則損頤神之和;一日或曠,政有淹滯之失。但子有天下,歸尊於父;父有天下,傳之於子。今稽協靈運,考會群心,爰命儲宮,踐升大位。朕方優游恭己,棲心浩然,社稷乂安,克廣其業,不亦善乎?百官有司,其祗奉胤子,以答天休。宣布宇内,鹹使聞悉。”於是群公奏曰:“昔三皇之世,澹泊無爲,故稱皇。是以漢高祖既稱皇帝,尊其父爲太上皇,明不統天下。今皇帝幼沖,萬機大政,猶宜陛下總之。謹上尊號太上皇帝。”乃從之。己酉,太上皇帝徙禦崇光宮,采椽不斫,土階而已。國之大事鹹以聞。承明元年,年二十三,崩於永安殿,上尊諡曰獻文皇帝,廟號顯祖,葬雲中金陵。

  史臣曰:聰睿夙成,兼資能斷,其顯祖之謂乎?故能更清漠野,大啟南服。而早懷厭世之心,終致宮闈之變,將天意哉!

南北朝·北魏

南北朝形勢圖
南北朝形勢圖

  南北朝(公元420---589年,共170年)

  公元420年,東晉大將劉裕廢東晉皇帝而稱帝建宋,此後的170年間,南方依次經歷了宋,齊,粱,陳4個王朝,史稱南朝。北方的北魏於公元 439年統一了北部中國,後分裂爲東魏西魏東魏後爲高洋所奪,建立了北齊,西魏後爲宇文泰所奪,建立了北周。這5個王朝,史稱北朝,和南朝合稱爲南北朝。

  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繼東晉和十六國大分裂後,形成的南北政權對峙的時期,也是中國歷史上民族大融合的一個時期。
 
  北朝(公元386——581年,共195年)

  北魏(公元386——534年,共149年)

  北魏共有15個帝王(包括幼主元釗,安定王元朗),其中病死的4帝,國亡而逃奔長安後被毒殺的1帝,内亂中被殺死的4帝,被沉殺的1帝,被毒殺的3帝,被廢黜後後事不明的1帝,被絞殺的1帝。所附的馮太後爲病死,胡太後被沉殺於黄河中。

君主世系

 
  北朝北魏帝國386—534年首都平城(山西大同)遷洛陽
  第1任道武帝拓拔珪386-—409年在位24年
  第2任明元帝拓撥嗣409—424年在位16年
  第3任太武帝拓撥燾424—452年在位29年
  第4任南安王拓撥餘452年
  第5任文成帝拓撥浚452—466年在位15年
  第6任獻文帝拓撥弘466—471年在位6年
  第7任孝文帝拓撥宏(改漢姓元宏)471-—500年在位30年
  第8任宣武帝元恪500—516年在位17年
  第9任孝明帝元詡516—528年在位13年
  第10任孝莊帝元子攸528—530年在位3年
  第11任長廣王元曄530—531年
  第12任節閔帝元恭531年
  第13任安定王元朗531年
  第14任孝武帝元修(攸月)532—534年在位3年
  北魏帝國共11帝14傳立國150年END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