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17095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25 11:51:49)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25 11:51:49)
西漢梁孝王
拼音:Xīhàn Liángxiàowáng(Xihan Liangxiaowang)
同义词条:梁孝王,汉梁孝王
目錄[ 隱藏 ]
劉武
劉武
 
  西漢梁孝王劉武(前184年?-前144年),西漢時期的貴族,與館陶公主漢景帝同爲竇太後所出,漢文帝嫡次子。前178年,劉武與劉參劉揖同日被漢文帝分别封太原王、梁王和代王。前176年劉武被改封爲淮陽王。前168年梁宣王劉揖逝世,卻無子嗣,劉武又被封改梁王。前161年劉武奉命從首都長安前往梁國首都睢陽(今河南商丘)。劉武在位期間曾帶兵抵禦七國之亂中吳王劉濞的進攻,功勞極大,後仗母後疼寵和梁國土地廣大准備爭奪皇儲之位。前144年10月病逝,葬於永城芒碭山。在位23年,諡號爲孝,故號梁孝王。
 

生平簡介

張曉晨飾劉武
張曉晨飾劉武

  梁孝王,漢文帝的二兒子,大兒子就是後來的景帝,兩人同爲竇太後的兒子。

  梁孝王一開始爲代王,後來淮陰王,最後才稱爲梁王。

  奈何竇太後比較喜歡梁孝王,所以一直希望景帝千秋萬歲之後能傳位於梁王。

  景帝確實犯傻,居然在一次酒會上從容說:"千秋萬歲之後傳位於王",記住,司馬遷用了"從容"二字,顯然不是喝醉了。皇上乃金口玉言,說話當然算數,所以梁孝王竊喜,沒想到被竇嬰駁回去了。從小就聽說過周成王桐葉封疆的故事,皇上豈是口誤,奈何當時擧目天下,唯有梁孝王才是自己的親兄弟,不靠他靠誰呢?

  所以後來平定七國之亂後,因爲梁王最親,戰功確實也很卓著,所以後來分的財物和大城市最多。

  當景帝廢了栗皇后之後,竇太後又起了這個心思,沒想到袁盎這個時候推薦劉徹爲太子,也就是後來的漢武帝,梁孝王一下子氣壞了,派刺客把袁盎給殺了,可是事情沒做幹淨,被景帝查出來了,嚇得負荆請罪。景帝又一次原諒了他,還是因爲竇太後說了一句。

  以梁孝王的財力和軍力奪取天下並不是沒有可能,所以當時七國之亂時,景帝特别防着他,硬是沒讓周亞夫發一兵一卒。平定之後更是聲名顯赫,有功高蓋主的嫌疑,所以屢次被景帝暗算。

  後來不知道采用誰的破主意,開始大興土木,宮台樓榭綿延三十里,天子旌旗,出門以天子儀仗,以爲這樣就可以讓景帝不擔心他稱帝的野心,沒想到後來打獵打到一頭牛,腳長在背上,一發熱病死了。

  想梁孝王也是虛懷若穀,門下不知多少人才,像我們熟知的司馬相如、枚乘、鄒陽,都是響當當的名號。可惜啊,身邊好的謀臣太少,竇太後死後就沒有靠山了。

家庭子女


  劉武和王後李氏等共生育了5子5女。
梁孝王王後
梁孝王王後

  長子 梁共王劉買

  次子 濟川王劉明

  三子 濟東王劉彭離

  四子 山陽王劉定

  五子 濟陰王劉不識

  五個女兒皆賞賜湯沐邑

典籍記載

梁孝王
梁孝王

  《史記·卷五十八·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梁孝王武者,孝文皇帝子也,而與孝景帝同母。母,竇太後也。孝文帝凡四男:長子曰太子,是爲孝景帝;次子武;次子參;次子勝。孝文帝即位二年,以武爲代王,以參爲太原王,以勝爲梁王。二歲,徙代王爲淮陽王。以代盡與太原王,號曰代王。參立十七年,孝文後二年卒,諡爲孝王。子登嗣立,是爲代共王。立二十九年,元光二年卒。子義立,是爲代王。十九年,漢廣關,以常山爲限,而徙代王王清河。清河王徙以元鼎三年也。初,武爲淮陽王十年,而梁王勝卒,諡爲梁懷王。懷王最少子,愛幸異於他子。其明年,徙淮陽王武爲梁王。梁王之初王梁,孝文帝之十二年也。梁王自初王通曆已十一年矣。梁王十四年,入朝。十七年,十八年,比年入朝,留,其明年,乃之國。二十一年,入朝。二十二年,孝文帝崩。二十四年,入朝。二十五年,複入朝。是時上未置太子也。上與梁王燕飲,嚐從容言曰:“千秋萬歲後傳於王。”王辭謝。雖知非至言,然心内喜。太後亦然。其春,吳楚齊趙七國反。吳楚先擊梁棘壁,殺數萬人。梁孝王城守睢陽,而使韓安國、張羽等爲大將軍,以距吳楚。吳楚以梁爲限,不敢過而西,與太尉亞夫等相距三月。吳楚破,而梁所破殺虜略與漢中分。明年,漢立太子。其後梁最親,有功,又爲大國,居天下膏腴地。地北界泰山,西至高陽,四十馀城,皆多大縣。孝王,竇太後少子也,愛之,賞賜不可勝道。於是孝王築東苑,方三百馀里。廣睢陽城七十里。大治宮室,爲複道,自宮連屬於平台三十馀里。得賜天子旌旗,出從千乘萬騎。東西馳獵,擬於天子。出言蹕,入言警。招延四方豪桀,自山以東游說之士。莫不畢至,齊人羊勝、公孫詭、鄒陽之屬。公孫詭多奇邪計,初見王,賜千金,官至中尉,梁號之曰公孫將軍,梁多作兵器弩弓矛數十萬,而府庫金錢且百巨萬,珠玉寶器多於京師。二十九年十月,梁孝王入朝。景帝使使持節乘輿駟馬,迎梁王於關下。既朝,上疏因留,以太後親故。王入則侍景帝同輦,出則同車游獵,射禽獸上林中。梁之侍中、郎、謁者著籍引出入天子殿門,與漢宦官無異。十一月,上廢栗太子,竇太後心欲以孝王爲後嗣。大臣及袁盎等有所關說於景帝,竇太後義格,亦遂不複言以梁王爲嗣事由此。以事祕,世莫知。乃辭歸國。其夏四月,上立膠東王爲太子。梁王怨袁盎及議臣,乃與羊勝、公孫詭之屬陰使人刺殺袁盎及他議臣十馀人。逐其贼,未得也。於是天子意梁王,逐贼,果梁使之。乃遣使冠蓋相望於道,覆按梁,捕公孫詭、羊勝。公孫詭、羊勝匿王後宮。使者責二千石急,梁相軒丘豹及内史韓安國進諫王,王乃令勝、詭皆自殺,出之。上由此怨望於梁王。梁王恐,乃使韓安國因長公主謝罪太後,然後得釋。上怒稍解,因上書請朝。既至關,茅蘭說王,使乘布車,從兩騎入,匿於長公主園。漢使使迎王,王已入關,車騎盡居外,不知王處。太後泣曰:“帝殺吾子!”景帝憂恐。於是梁王伏斧質於闕下,謝罪,然後太後、景帝大喜,相泣,複如故。悉召王從官入關。然景帝益疏王,不同車輦矣。三十五年冬,複朝。上疏欲留,上弗許。歸國,意忽忽不樂。北獵良山,有獻牛,足出背上,孝王惡之。六月中,病熱,六日卒,諡曰孝王。孝王慈孝,每聞太後病,口不能食,居不安寢,常欲留長安侍太後。太後亦愛之。及聞梁王薨,竇太後哭極哀,不食,曰:“帝果殺吾子!”景帝哀懼,不知所爲。與長公主計之,乃分梁爲五國,盡立孝王男五人爲王,女五人皆食湯沐邑。於是奏之太後,太後乃說,爲帝加壹飡。梁孝王長子買爲梁王,是爲共王;子明爲濟川王;子彭離爲濟東王;子定爲山陽王;子不識爲濟陰王。孝王未死時,財以巨萬計,不可勝數。及死,藏府馀黄金尚四十馀萬斤,他財物稱是。梁共王三年,景帝崩。共王立七年卒,子襄立,是爲平王。梁平王襄十四年,母曰陳太後。共王母曰李太後。李太後,親平王之大母也。而平王之後姓任,曰任王後。任王後甚有寵於平王襄。初,孝王在時,有罍樽,直千金。孝王誡後世,善保罍樽,無得以與人。任王後聞而欲得罍樽。平王大母李太後曰:“先王有命,無得以罍樽與人。他物雖百巨萬,猶自恣也。”任王後絕欲得之。平王襄直使人開府取罍樽,賜任王後。李太後大怒,漢使者來,欲自言,平王襄及任王後遮止,閉門,李太後與爭門,措指,遂不得見漢使者。李太後亦私與食官長及郎中尹霸等士通亂,而王與任王後以此使人風止李太後,李太後内有淫行,亦已。後病薨。病時,任後未嚐請病;薨,又不持喪。元朔中,睢陽人類犴反者,人有辱其父,而與淮陽太守客出同車。太守客出下車,類犴反殺其仇於車上而去。淮陽太守怒,以讓梁二千石。二千石以下求反甚急,執反親戚。反知國陰事,乃上變事,具告知王與大母爭樽狀。時丞相以下見知之,欲以傷梁長吏,其書聞天子。天子下吏驗問,有之。公卿請廢襄爲庶人。天子曰:“李太後有淫行,而梁王襄無良師傅,故陷不義。”乃削梁八城,梟任王後首於市。梁馀尚有十城。襄立三十九年卒,諡爲平王。子無傷立爲梁王也。濟川王明者,梁孝王子,以桓邑侯孝景中六年爲濟川王。七歲,坐射殺其中尉,漢有司請誅,天子弗忍誅,廢明爲庶人。遷房陵,地入於漢爲郡。濟東王彭離者,梁孝王子,以孝景中六年爲濟東王。二十九年,彭離驕悍,無人君禮,昏暮私與其奴、亡命少年數十人行剽殺人,取財物以爲好。所殺發覺者百馀人,國皆知之,莫敢夜行。所殺者子上書言。漢有司請誅,上不忍,廢以爲庶人,遷上庸,地入於漢,爲大河郡。山陽哀王定者,梁孝王子,以孝景中六年爲山陽王。九年卒,無子,國除,地入於漢,爲山陽郡。濟陰哀王不識者,梁孝王子,以孝景中六年爲濟陰王。一歲卒,無子,國除,地入於漢,爲濟陰郡。太史公曰:梁孝王雖以親愛之故,王膏腴之地,然會漢家隆盛,百姓殷富,故能植其財貨,廣宮室,車服擬於天子。然亦僣矣。褚先生曰:臣爲郎時,聞之於宮殿中老郎吏好事者稱道之也。竊以爲令梁孝王怨望,欲爲不善者,事從中生。今太後,女主也,以愛少子故,欲令梁王爲太子。大臣不時正言其不可狀,阿意治小,私說意以受賞賜,非忠臣也。齊如魏其侯竇嬰之正言也,何以有後禍?景帝與王燕見,侍太後飲,景帝曰:“千秋萬歲之後傳王。”太後喜說。竇嬰在前,據地言曰:“漢法之約,傳子適孫,今帝何以得傳弟,擅亂高帝約乎!”於是景帝默然無聲。太後意不說。故成王與小弱弟立樹下,取一桐葉以與之,曰:“吾用封汝。”周公聞之,進見曰:“天王封弟,甚善。”成王曰:“吾直與戲耳。”周公曰:“人主無過擧,不當有戲言,言之必行之。”於是乃封小弟以應縣。是後成王沒齒不敢有戲言,言必行之。孝經曰:“非法不言,非道不行。”此聖人之法言也。今主上不宜出好言於梁王。梁王上有太後之重,驕蹇日久,數聞景帝好言,千秋萬世之後傳王,而實不行。又諸侯王朝見天子,漢法凡當四見耳。始到,入小見;到正月朔旦,奉皮薦璧玉賀正月,法見;後三日,爲王置酒,賜金錢財物;後二日,複入小見,辭去。凡留長安不過二十日。小見者,燕見於禁門内,飲於省中,非士人所得入也。今梁王西朝,因留,且半歲。入與人主同輦,出與同車。示風以大言而實不與,令出怨言,謀畔逆,乃隨而憂之,不亦遠乎!非大賢人,不知退讓。今漢之儀法,朝見賀正月者,常一王與四侯俱朝見,十馀歲一至。今梁王常比年入朝見,久留。鄙語曰“驕子不孝”,非惡言也。故諸侯王當爲置良師傅,相忠言之士,如汲黯、韓長孺等,敢直言極諫,安得有患害!蓋聞梁王西入朝,謁竇太後,燕見,與景帝俱侍坐於太後前,語言私說。太後謂帝曰:“吾聞殷道親親,周道尊尊,其義一也。安車大駕,用梁孝王爲寄。”景帝跪席擧身曰:“諾。”罷酒出,帝召袁盎諸大臣通經術者曰:“太後言如是,何謂也?”皆對曰:“太後意欲立梁王爲帝太子。”帝問其狀,袁盎等曰:“殷道親親者,立弟。周道尊尊者,立子。殷道質,質者法天,親其所親,故立弟。周道文,文者法地,尊者敬也,敬其本始,故立長子。周道,太子死,立適孫。殷道。太子死,立其弟。”帝曰:“於公何如?”皆對曰:“方今漢家法周,周道不得立弟,當立子。故春秋所以非宋宣公。宋宣公死,不立子而與弟。弟受國死,複反之與兄之子。弟之子爭之,以爲我當代父後,即刺殺兄子。以故國亂,禍不絕。故春秋曰‘君子大居正,宋之禍宣公爲之’。臣請見太後白之。”袁盎等入見太後:“太後言欲立梁王,梁王即終,欲誰立?”太後曰:“吾複立帝子。”袁盎等以宋宣公不立正,生禍,禍亂後五世不絕,小不忍害大義狀報太後。太後乃解說,即使梁王歸就國。而梁王聞其義出於袁盎諸大臣所,怨望,使人來殺袁盎。袁盎顧之曰:“我所謂袁將軍者也,公得毋誤乎?”刺者曰:“是矣!”刺之,置其劍,劍著身。視其劍,新治。問長安中削厲工,工曰:“梁郎某子來治此劍。”以此知而發覺之,發使者捕逐之。獨梁王所欲殺大臣十馀人,文吏窮本之,謀反端頗見。太後不食,日夜泣不止。景帝甚憂之,問公卿大臣,大臣以爲遣經術吏往治之,乃可解。於是遣田叔、呂季主往治之。此二人皆通經術,知大禮。來還,至霸昌廄,取火悉燒梁之反辭,但空手來對景帝。景帝曰:“何如?”對曰:“言梁王不知也。造爲之者,獨其幸臣羊勝、公孫詭之屬爲之耳。謹以伏誅死,梁王無恙也。”景帝喜說,曰:“急趨謁太後。”太後聞之,立起坐餐,氣平複。故曰,不通經術知古今之大禮,不可以爲三公及左右近臣。少見之人,如從管中闚天也。

後世評價


  李白有詩雲:梁王宮闕今安在?枚馬先歸不相待。舞影歌聲散綠池,空餘汴水東流海。站在梁王墓前,耳邊縈繞着飄渺的古琴聲,芒碭山正沉浸在陽光里,一切是那樣的安靜,全不因游客的到來而顯的嘈雜,昨日的輝煌轉而今天的蒼涼,驀然間發現在歷史的長河中,人渺小的直可忽略不計,不論地位的高低,亦沒有貧富的差異。

梁孝王墓

梁孝王墓
梁孝王墓
 
 
  梁孝王墓,史書上多有記載。《史記·梁孝王世家》索隱《述征記》:“碭有梁孝王之
塚”。《水經注·穫水》引應邵曰:“縣有碭山,山在東,出文石,秦立碭郡,蓋取山之名也……山有梁孝王墓,其塚斬山爲廓,穿石爲藏。”清光緒編《永城縣志·古蹟》中記載:“孝王洞在保安山之東麓,其中有十字街,飲馬池。” 《太平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