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80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3/21 12:38:19)  最新编辑:于归 (2011/3/21 12:38:19)
苻洪
拼音:Fu Hóng(Fu Hóng)
同义词条:苻广世,蒲洪,前秦惠武帝
目錄[ 隱藏 ]
苻洪
苻洪
 
 
 
  苻洪(284年-350年),字廣世,略陽臨渭氐人,是十六國時期前秦政權奠基者,苻懷歸之子,亦是前秦開國君主苻健之父。苻雄是其另一子;另有二子年長於苻健,其一爲苻重苻洛之父。弟苻安,有子苻定(長子)、苻鑒。本姓蒲,原名蒲洪,後以讖文有“草付應王”,遂改苻姓。
 
 
 
 

帝王簡介


  惠武帝,名苻洪(公元285—350年),字廣世,原姓蒲,氐族盟主,東晉翼州刺史,後自立爲王,開創了前秦基業,被部下毒死,終年66歲,葬處不明。

  苻洪,略陽臨渭人,氐族,父懷仁死後,被部眾推爲盟主,先歸前趙秦王劉曜,受封爲氐王,後投石虎,受封爲大都督,龍驤將軍,據守枋頭,公元349年助石虎鎮壓粱犢起義,升爲東騎大將軍,略陽公,有眾10餘萬,石虎死後,他依附東晉,受封爲征北大將軍,翼州刺史,都督河北諸軍事,公元350年閏2月自稱大將軍,大單於,三秦王。

  公元350年,原石虎舊部下,苻洪的軍師將軍麻秋圖謀奪權,以宴請爲名,暗中用毒酒將他毒死,麻秋又被苻洪子苻健帶兵捕殺,平定了變亂。

  苻健稱帝後,追諡苻洪爲惠武帝。

人物生平


  苻洪當氐族盟主時,後趙石虎准備攻打上邦(今甘肅天水),苻洪見不是石虎的對手,便主動帶着2萬戶向石虎投降,爾後住進了鄴城的永貴里,即今天的河北臨漳鄴鎮。

  苻洪(285-350),原姓蒲,略陽臨渭(今甘肅秦安東南)人,氐族,祖先世世代代都是西戎酋長。苻洪自幼練就了一身騎馬射箭的硬功夫,對周圍的人也很大方,大量施舍財物,受到了人們的尊敬和愛戴。西晉永嘉年間,全國一派混亂,懷有稱王野心的苻洪見有機可乘,便拿出千金籠絡了一批英雄豪傑,這批人爲苻洪出謀劃策、沖鋒陷陣,並與他的同族蒲光、蒲突等人一起擁戴符洪爲盟主。

  苻洪雖爲盟主,但蒲光、蒲突卻很有勢力,把持着最高權力。匈奴族劉曜遷都長安建立前趙後,苻洪在蒲光等人的逼迫下投靠了劉曜,被封爲率義侯。劉曜被後趙石勒俘殺以後,苻洪隻好帶着自己的一部分人馬跑到了隴山。

  隴山雖地勢險要,但並沒有給苻洪帶來安全感。後趙延熙元年(333),石虎准備攻打上邦,苻洪向石虎投降,石虎非常高興,把苻洪封爲冠軍將軍。苻洪對石虎非常感謝,到了長安後,對石虎說:“讓關中豪傑和氐、羌繼續留在原居住地不是好辦法,應當把他們遷到關東,充實東部地區。如果你同意的話,這事就交給我辦好了。氐族人都是我家部曲,我出面招呼他們,他們不敢違抗!”石虎聽後覺得很有道理,便將秦、雍及氐、羌10萬戶遷到關東,把苻洪任命爲流民都督,負責管理這些新遷的居民。

  建武年間的一天,後趙大將冉閔對石虎說:“你近來對苻洪太信任,這會釀成後患的。苻洪這個人很能幹,而且他的幾個兒子也不錯。依我之見,應當把他們祕密幹掉。”石虎聽完冉閔的話,不僅沒有殺死苻洪,相反對苻洪更加信任,冉閔隻落個沒趣。到了石遵即位時,冉閔又對石遵說:“苻洪是個人才,如果繼續讓他鎮守關中,恐怕秦、雍之地就不再是趙的版圖了。雖然先帝任命他當流民都督,但現在你是一國之主,一切都是你說了算。”石遵經冉閔這麼一煽動,沒有多加思考就給苻洪摘掉了流民都督之號。

  苻洪馬上意識到,如果不換一塊土壤,不僅無法發展,就連自己都很難生存下去。苻洪當機立斷,脱離後趙,投靠東晉。晉穆帝對苻洪來投奔自然喜出望外,於永和六年(350)把苻洪封爲征北大將軍、冀州刺史、廣川郡公。苻洪開始對這幾個頭銜還比較滿意,但沒過多久,就對它們不感興趣了。恰在這時,有人出來勸他稱帝,這建議正合他意,於是便自稱大將軍、大單於、三秦王。

  一天,他對博士胡文說:“我率兵10萬,占領有利地形,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把冉閔慕容雋姚襄父子徹底消滅。奪取天下,對我來說,易如反掌。”苻洪的抱負很大,但是,正當他運籌帷幄准備將自己的理想付諸行動時,不幸在宴席上吃了他的軍師將軍麻秋所下毒藥,苻洪臨死之時對兒子苻健說:“我之所以不入關,是因爲考慮到會很快奪取中原,現在不幸被麻秋暗算,奪取中原的希望也化爲泡影。你們弟兄們都沒有能力奪取中原,所以要馬不停蹄地占有關中。” 說完,就與世長辭了,時年66歲,諡號惠武帝。

典籍記載

 
   《晉書》載記
 
  苻洪,字廣世,略陽臨渭氐人也。其先蓋有扈之苗裔,世爲西戎酋長。始其家池中蒲生,長五丈,五節如竹形,時鹹謂之蒲家,因以爲氏焉。父懷歸,部落小帥。先是,隴右大雨,百姓苦之,謠曰:“雨若不止,洪水必起。”故因名曰洪。好施,多權略,驍武善騎射。屬永嘉之亂,乃散千金,召英傑之士訪安危變通之術。宗人蒲光、蒲突遂推洪爲盟主。劉曜僭號長安,光等逼洪歸曜,拜率義侯。曜敗,洪西保隴山。石季龍將攻上邽,洪又請降。季龍大悦,拜冠軍將軍,委以西方之事。季龍滅石生,洪說季龍宜徙關中豪傑及羌戎内實京師。季龍從之,以洪爲龍驤將軍、流人都督,處於枋頭。累有戰功,封西平郡公,其部下賜爵關内侯者二千餘人,以洪爲關内領侯將。冉閔言於季龍曰:“苻洪雄果,其諸子並非常才,宜密除之。”季龍待之愈厚。及石遵即位,閔又以爲言,遵乃去洪都督,餘如前。洪怨之,乃遣使降晉。後石鑒殺遵,所在兵起,洪有眾十餘萬。
 
  永和六年,帝以洪爲征北大將軍、都督河北諸軍事、冀州刺史、廣川郡公。時有說洪稱尊號者,洪亦以讖文有“草付應王”,又其孫堅背有“草付”字,遂改姓苻氏,自稱大將軍、大單於、三秦王。洪謂博士胡文曰:“孤率眾十萬,居形勝之地,冉閔、慕容俊可指辰而殄,姚襄父子克之在吾數中,孤取天下,有易於漢祖。”初,季龍以麻秋鎮枹罕,冉閔之亂,秋歸鄴,洪使子雄擊而穫之,以秋爲軍師將軍。秋說洪西都長安,洪深然之。既而秋因宴鴆洪,將並其眾,世子健收而斬之。洪將死,謂健曰:“所以未入關者,言中州可指時而定。今見困豎子,中原非汝兄弟所能辦。關中形勝,吾亡後便可鼓行而西。”言終而死,年六十六。健僭位,偽諡惠武帝。

後世評價


  苻洪:一個靠投降成就帝國霸業的強人

  投降,在詞典中並不是一個可愛的詞匯,它喻示着軟弱與失敗。人們總是津津樂道於那些寧死不屈、精忠報國的仁人志士,而對擧起雙手豎起白旗的人嗤之以鼻。然而,横看成嶺側成峰,看問題角度不同,結果便不盡相同。投降也要看使用的主體,比如爲政客所用,暫時的妥協便不失爲一種策略,是政治家以守爲攻、以退爲進的手段,非有寬廣的心胸和隱忍的氣度不能做到。政治與戰爭一樣,沒有對錯,隻論輸贏。成者王敗者寇,講的是終極效果,看誰笑到最後。這是 “家”的風範,而不是“士”的做派。五胡十六國時期的前秦王苻洪便是如此,他靠着三次投降,在亂世中左右逢源,從一個占山爲王的草寇,一躍成爲風雲際會的強者,爲苻氏家族開創了無限風光的帝王基業。前秦帝國最終掃六和而定中原,譜寫了氐族歷史上最爲輝煌的一頁。

  苻洪(285-350),字廣世,略陽臨渭(今甘肅秦安)人,先祖“世爲西戎酋長”(《晉書》),也算出身貴族之家。苻洪原本姓蒲,姓氏的來曆很有意思,鄰居見他家中池塘生有大量蒲草(“池中蒲生”),便“謂之蒲家”,於是“因以爲氏”。苻洪降生時,趕上連天雨,當時有民謠唱到“雨若不止,洪水必起”,於是起名爲洪。蒲洪改姓苻姓,是他靠着三次投降,羽翼漸豐之後,以讖文有“草付應王”(以上均見《晉書》)的字樣,改姓苻氏。其實這不過是一種噱頭,和漢高祖“斬白蛇”、大澤鄉“陳勝王”一樣,在爲自己稱帝做些輿論上的准備,以便名正言顺,天下歸心。

  生逢亂世,讓苻洪練就了極其靈活處世之道。苻洪的靈活,在他一生三次投降的經歷中表現得淋漓盡致。三次投降,背景不同,效果如一:第一次並非出於本心,而是形勢所迫;第二次是嚐到了甜頭,欣然接受;第三次雖然在形式上屬於被逼無奈,但卻有了駕輕就熟的老道。三次投降,每次都讓他在關鍵時刻轉危爲安、化險爲夷,每次的結果都是平步青雲,達到一個新的高度。識時務者爲俊傑,從中我們也不難看出苻洪的靈活與敏銳、隱忍與大度,以及他對理想的堅持、對未來大業的執着。

  但凡能成就霸業的,大都有着胸寬廣的心胸。苻洪自小性格大度,頗有心計,長大後更是“好施”而“多權略”,很有王者風範,並且“驍武善騎射” (《晉書》),是個文武全才的主兒,因而“群氐畏服之”(《通鑒》),在當地得威信很高。民風彪悍、能征善戰是氐族人的共性,精騎善射並不稀奇。苻洪的特别之處,則更多體現在“好施”與“多權略”上,他靠“好施”起家,又靠“多權略”最終成事。

  亂世出英雄,然而英雄的出世絕非偶然,機會總是眷顧那些有准備的強者。晉末喪亂,五胡湧駐中原,群豪並起,戰亂頻仍。苻洪“乃散千金,召英傑之士”(《晉書》),拉起了一支隊伍,成爲山大王。然而終究隻是草莽,並無多大實力,匈奴劉曜出兵隴右,苻洪便歸附了前趙。這一次的投降,使他完成了草寇向正規軍的身份轉換,被劉曜封爲“率義侯”。如果說這次投降並非出於他本意的話(族人蒲光、蒲突等人的逼迫和勸說起了絕對作用),那麼接下來的兩次投降,苻洪便像吃到甜頭般,做的得心應手了。

  劉曜被後趙石虎打敗後,苻洪退至隴山(地處寧夏南部)一帶,石虎來攻,苻洪見勢不妙,便毫不猶豫的繳械投降。石虎高興之餘,封其爲冠軍將軍, “委以西方之事”(《晉書》),進入後趙權力中樞。亂世要靠實力說話,苻洪能在後趙立足,並深得石虎器重,這都得益於他敏銳的政治頭腦。他曾向石虎建議 “徙關中豪傑及羌戎内實京師”,就是把關中有本事的人,以及羌胡各族勢力遷到鄴都(今河北臨漳縣境内),這樣一來有兩個好處,一是可以網羅人才,穩固京師,壯大後趙實力;二是可以有效牽制邊遠的羌胡力量。簡單的一句話,卻能看出苻洪的目光如炬,以及對時局的敏感。於是石虎委任苻洪爲龍驤將軍、流人都督,讓他具體督辦此事。後來苻洪戰功顯赫,又被封爲西平郡公,他的部下被賜封關内侯爵位的便有二千來人,苻洪成了關内領侯將,權傾一時,成爲後趙的實力派。

  苻洪的第三次投降,雖屬被逼無奈,然而卻在客觀上加速了他帝王霸業的建立。苻洪勢力漸強,又深得石虎器重,招來冉閔的嫉妒,冉閔(就是後來頒布 “殺胡令”大誅胡羯,將後趙滅國的冉魏國皇帝)向石虎建議除掉苻洪,以絕後患,結果石虎沒聽(這也足見石虎對苻堅是非常信任的)。等石虎死後石遵即位,冉閔又鼓動石遵,石遵惹不起冉閔,便去掉了苻洪都督職務。苻洪見勢不妙,在後趙也沒什麼混頭了,便退駐枋頭(今河南浚縣西),遣使投降了東晉。苻洪在枋頭很快站住了腳,開始培植發展自己的勢力,靠着昔日的威望,一些流民相繼投靠,很快便“眾至十餘萬”(《通鑒》),漸成割據一方的實力派人物。

  有實力當然有魅力,事實上,苻洪的態度很快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冉閔與石趙翻臉後,石鑒取代石遵稱帝,又想拉攏苻洪,封他爲都督關中諸軍事、征西大將軍、雍州牧、領秦州刺史。這一次,苻洪沒有理會,不屑的對屬下說,“吾不堪爲天子邪”(《通鑒》),我就不能自己當皇上嗎?語氣變得如此之硬,在路衛兵看來,一方面,苻洪還在生後趙的氣;另一方面,苻洪有了自己的隊伍,便有了討價的本錢;更重要的一點,苻洪此時羽翼既豐,有了稱霸的野心,再也不想看别人的臉色了。東晉一方對苻洪也很重視,任命他爲征北大將軍、都督河北諸軍事、冀州刺史、廣川郡公,專事北伐事宜。苻洪降晉、東晉收留重用苻洪,應該說雙方各有各的心思,東晉有利用苻洪之嫌,想以胡制胡,作壁上觀,求漁翁利;而苻洪降晉,也不過是一時的權宜之策,依靠大樹好乘涼,以便出師有名,好趁亂奪取關中,建立自己的霸業。事實上,苻洪出師不久,便自稱大將軍、大單於、三秦王,將東晉皇室撇在了一邊。

  人算不如天算。可憐苻洪英雄一世,算計一生,在亂世中左右逢源,在爭鬥中游刃有餘,沒想到最後卻在陰溝里翻了船。一貫靠投降發蹟的他,最後卻死在了降將麻秋手里,不能不說是歷史給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麻秋本是後趙的將領,冉閔火並後趙,麻秋被苻洪俘穫,任命爲軍師。麻秋還是很有軍師才幹的,奪取關中的戰略構想便是出自麻秋的建言。但是麻秋這人野心也很大,一直想“欲並其(苻洪)眾”(《通鑒》),搶班奪權,終於在一次宴請苻洪時下毒將其毒殺。苻洪臨死,對兒子苻鍵說“我死,汝急入關”(《通鑒》),交代遺言:政策不變,奪取關中。隨後苻鍵按照苻洪的遺訓,打敗以姚弋仲爲代表的羌族勢力,獨占關中,建立起強盛的前秦帝國。後來苻堅又滅掉前涼和代國,攻占東晉的梁、益二州,在與慕容前燕的對峙中強勢勝出,完成了五胡十六國時期北方唯一的一次統一。可以說,苻洪對前秦霸業的最終確立,是功不可沒的。(本段來源:鳳凰網歷史綜合 )

君主世系表


  前秦惠武帝(苻洪)

  前秦高祖(苻 健)

  前秦厲王(苻 生)

  前秦世祖(苻 堅)

  前秦哀平帝(苻丕)

  前秦太宗(苻 登)

  前秦後主(苻 崇)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