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8598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jadan_lu (2011/3/14 12:51:30)  最新编辑:jadan_lu (2011/3/14 12:51:30)
門戶開放
拼音:menhukaifang
英文:open-door policy
同义词条:门户开放政策
目錄[ 隱藏 ]
  1899年,美國先後向英、德、俄、法、日、意各國提出所謂在華“門戶開放”、貿易機會均等的照會。美國承認各國在華“勢力範圍”和已經得到的路礦等特權,同時要求列強在租借地和勢力範圍内,對任何條約口岸或任何既得利益不加幹涉;對各國貨物,一律由中國政府按照現行税率征收關税;再征收港口税、鐵路運費方面,對别國船隻、貨物不實行差别對待。該政策的根本目的是削弱列強在中國的“勢力範圍”,爲美國壟斷組織創造更加有利的條件,從此美國走上了獨立自主的侵略的之路。

背景


門戶開放政策,列強瓜分中國
門戶開放政策,列強瓜分中國
  歐洲列強及日本在中國搶占海口,爭奪勢力範圍等掠奪活動,對於美國的在華利益構成了直接的威脅。一旦中國遭到瓜分,分别成爲各國統治的殖民地,美國對華貿易必然受到排斥,更不用說進一步的發展。當時它對中國的貿易增長很快,1899年出口額比1895年增長了將近兩倍。美國實業界更把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的中國看作一個“潛在的市場”。代表紡織業利益的《商報》1898年1月寫道,中國爲美國商業提供的可能性“簡直是不可估量的”,它是潛在的“最大的世界市場”.膠州事件發生後,美國駐華公使田貝憂心忡忡地報告國務院說,列強“對中國的瓜分將進而消滅我們的市場”.同年2月,《紐約時報》指出:“被危及的利益不僅是我們現今同中國各口岸的貿易,而且是所有這些貿易將來增長的權利”,而這種增長將“成爲對外貿易迅速擴張時期巨大利益的源泉。”美國輸入中國商品的三分之二是通過天津、煙台和牛莊三個港口進入東北和華北地區的。因此它對其他國家爭奪我國東北特别關注。1898年6月,美國一位領事在給國務院的報告中說,如果俄國 “實行它的辦法(指由中東鐵路運輸的俄國貨物減税和自定運費),它必將給我們現今輸入中國的石油、麵粉、紡織品及其他貨物的貿易帶來損害。”美國壟斷資產階級要求政府采取果斷措施保護他們當前和將來的在華利益。 1898年1月,華美合興公司及其他從事對華貿易的大商行成立美國在華利益委員會,促使美國政府重視中國事態的發展。在它的推動下,紐約商會於2月向國務院請願,要求政府“迅速有力地保衛我國公民在華的現存條約利益”.費城、舊金山、波士頓等地商會紛紛響應,要政府維護“在現存條約權利下享有的一切特權”,“促進〔在華〕商業利益”.同年8月,這個委員會擴大爲美國亞洲協會,進一步對美國政府施加壓力。協會主席弗雷澤(E.Frazar)得意地說: “我們經常通過親自拜訪和通信同麥金萊(W.Mckinley)總統及其内閣成員取得完全的一致,我們的建議和決議受到熱烈的讚同。”麥金萊在1898年年終的國情咨文中擔保,他決心“采取與我國政府的一貫政策相適合的一切手段,維護我們在那一地區(中國)的巨大利益”.

  1898年,美國忙於准備和進行對西班牙的戰爭,但它並沒有對列強爭奪中國不問不聞。在美西戰爭發生以前,美國企圖在華北沿海奪取一個港口,它把威海衛作爲目標。打敗西班牙、占領菲律賓以後,一些擴張主義分子竭力鼓吹奪取亞洲和太平洋的霸權。參議員貝弗利奇(A.Beveridge)露骨地宣稱:“菲律賓群島永遠是我們的,……中國無限廣闊的市場就在菲律賓的近旁,這兩者我們都不能放棄”,“太平洋是我們的洋”,把菲律賓看作入侵中國的跳板。出席第一次海牙會議的美國代表馬漢上校(Captain Ma-han)直言不諱地聲稱:“現在美國生死攸關的利益不再在南方和北方,而是在東方和西方;最近將來的重大問題是中國,……美國將不得不在爭奪中國市場的鬥爭中起領導作用。”美國在華使領不斷要求對中國采取行動。1898年10月,煙台美領福勒(J.Fow-ler)竭力向國務院建議占領中國的一個港口。他主張占領煙台,並提出舟山群島、台州、登州、廟島等地作爲其他可供選擇的地點,他還設想用菲律賓群島中的某個島嶼與英國交換威海衛。康格任駐華公使後不久於1898年10月建議國務院,在渤海灣占領一處海軍基地,並在天津常駐一艘軍艦。他說:“我們應當作好准備,用談判或者實際占領的方法,至少擁有並控制一個優良港口,從那里得以有力地確保我們的權利和有效地施展我們的影響。”美國陸軍部和海軍部也積極策劃在中國沿海占領港口。海軍部企圖占領三沙灣或舟山群島,陸軍部主張在渤海灣建立一處基地。

清末於門戶開放政策前,列強在中國的勢力範圍
清末於門戶開放政策前,列強在中國的勢力範圍
  由於主客觀條件的限制,美國的企圖並沒有成爲事實。當着其他列強奪取海港,劃分勢力範圍時,美西戰爭占據了它的全部力量,它抽不出身來參預在華爭奪租借地和劃分勢力範圍的活動。等到戰爭結束,又已難以插足了。美國是一個後起的國家,軍事力量還很薄弱,海軍力量居世界第六或第七位,陸軍正規軍的法定人數僅六萬二千人(實際還不到此數)。它雖然戰勝了西班牙這個衰落的老殖民主義國家,但畢竟還不是其他大國的對手,不能憑借武力來同其他帝國主義國家格鬥。此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當時國内開展了蓬蓬勃勃的反戰運動,抨擊美國政府的對外擴張政策,使美國占有菲律賓的和約在國内和議會中也遭到強烈反對,在參議院中遲遲未能得到批准條約所必須的三分之二的多數。1898年11月,波士頓成立了第一個反帝國主義者同盟,接着這一組織在紐約、費城、芝加哥、洛杉磯和其他城市迅速湧現,總數達一百多個,並成立了全國性的機構。參加運動的各階層群眾近五十萬人,1899年10月並在芝加哥擧行了反帝國主義大會,有三十個州的代表出席。面對反帝同盟的強大聲勢,民主黨接過這面旗幟,嚴厲指責麥金萊的共和黨政府的對外侵略擴張,以便在1900年總統競選中撈到好處。麥金萊政府既要遵照壟斷資產階級的意旨,積極保護美國在華的利益,采取果斷的步驟爭奪中國和亞洲的霸權;又要謹慎從事,掩飾侵略面目,避免反帝國主義運動的攻擊,使得麥金萊能蟬聯下屆總統職位。門戶開放政策就是在這種複雜情況下制定出來的。

門戶開放的提出與實施


  1898年9月,麥金萊任命海約翰(John Hay)爲國務卿。海約翰本人是百萬富翁,同洛克菲勒集團關係密切。他比他的前任更積極地保護美國在華的工商業利益。從1899年9月到12月,他訓令駐英、俄、德、法、意、日等六國大使,向各駐在國政府遞交一項照會,這就是近代史上着名的所謂第一次關於中國的門戶開放通牒。盡管這些照會的行文略有不同,但基本内容是一致的,它要求六國政府承認以下三項原則:

  (1)對於在中國的所謂利益範圍或租借地内的任何條約口岸或任何既得利益,一概不加幹涉。

  (2)中國現行條約税則適用於所有勢力範圍内一切口岸(自由港除外)所裝卸的貨物,不論其屬何國籍。此種税款由中國政府征收。

  (3)在各自勢力範圍内任何口岸,對他國入港船舶所征收的入港費,不得高於對本國船舶所征收的入港費;在各自勢力範圍内修築、管理或經營的鐵路,對他國臣民運輸的貨物,應與對本國臣民運輸同樣貨物、經過同等距離所征收的鐵路運費相等。

  從上述三項原則看來,門戶開放政策是以承認列強在華的勢力範圍和既得權利爲前提的。它所要求的,僅僅是勢力範圍和租借地内實行同等的關税、入港費和鐵路運費,也就是保持各國在華租借地和勢力範圍對美國開放。連有的美國學者也指出,“勢力範圍政策同門戶開放政策不一定是互相對立的”,“門戶開放照會並沒有提出帝國主義應停止對中國的要求,它僅僅表示了‘我也要分享’這樣一個要求。”美國政府不征求清政府的同意,擅自與其他國家交換照會,要求在列強控制的勢力範圍内享受同等的貿易地位,這是對中國主權的粗暴踐踏。當清政府得知門戶開放照會的消息,向美國國務院提出質詢時,海約翰對此不作解釋,也沒有表示歉意,反而於11月11日答複中國駐美公使伍廷芳說:“本政府現在不考慮歐洲列強傾向於取得中國領土的任何提議。但如果在我現在無法預測的將來,我們希望與貴國政府交涉在沿海一帶取得某些便利時,我們願通過我們駐北京的公使或駐本首都的中國代表直接向帝國政府提出。”他所說的“在沿海一帶取得某些便利”就是指索取某些港口。由此足見美國發出門戶開放照會並不表示美國無意參加對中國的瓜分。麥金萊與海約翰持相同的觀點,他在同海約翰討論對華政策時就曾說:“一旦它(指中國)被瓜分,我們可不可以也取一塊?”流露了這位美國總統企圖在列強瓜分中國時分享一臠的貪婪心情。

  這個門戶開放照會是以海約翰的名義發出的,起草這項文件的是被推許爲國務院中國問題專家的柔克義(W.Rockhill)。柔克義是海約翰的密友,曾在美國駐華使館任職多年。他草擬這個照會時,得到他在北京結交的老相識、中國海關英籍職員賀璧理(A.Hippisley)的幫助。當時賀璧理正在美國休假,他與柔克義書信來往頻繁,向柔克義介紹列強瓜分中國的形勢,爲之出謀獻策,建議美國政府提出門戶開放政策。他認爲,列強在華的勢力範圍必須作爲事實接受下來,但可以采取一些措施防止在這些勢力範圍内實行排他性的優惠税率。1899年8月11日,沙皇發布上諭,宣布大連爲自由港。賀璧理致函柔克義,指出這是美國對中國錯綜複雜的局勢進行幹預的“天賜良機”.柔克義是海約翰制定門戶開放政策的顧問,而賀璧理又充當了柔克義的顧問。英國曾建議美國采取聯合行動,共同發表門戶開放宣言。美國雖然認爲這項政策對美有利,但它不願追隨英國,充當英國的夥伴,因而拒絕了英國的建議。有人懷疑,賀璧理這次爲美國門戶開放照會的提出如此出力,可能是受了英國政府的指使。

  美國1899年的照會中隻提到勢力範圍和租借地内的貿易平等,沒有把投資也包括在内。這是因爲當時各國已經爭先恐後地攫取了鐵路、礦山特權,如果在照會内也包括投資,就要冒遭到各大國一致反對的風險。海約翰在1899年3月的一封信中談到他對美國對華政策的考慮時寫道:“我們並不認爲對於將來的發展我們捆住了自己的雙手,但是目前,我想我們最好的政策是警惕地保護我們的商業利益,而不與其他有關大國正式結盟。”此後,美國隨着世界形勢的變化和本國實力的增強,不斷對門戶開放政策增添新的内容,作出新的解釋,爲美國勢力不斷侵入中國開辟道路。正因爲門戶開放政策能夠適應美國在不同歷史條件下向中國擴張勢力的需要,因此它在相當長的時期内成爲美國對華政策的基石。

史學界對於門戶開放政策的爭議


  長期以來,美國的一些史學家認爲,“門戶開放”政策阻止了列強對中國的瓜分。這種觀點是錯誤的。

  首先,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並不反對反而承認列強在華的“租借地”和“勢力範圍”,而且對於往後美國自己或其它帝國主義國家繼續在中國強占勢力範圍也沒有造成任何障礙,美國提出“門戶開放”政策並無意阻止“瓜分”,卻承認列強在中國的既得利益。在帝國主義“瓜分”燃眉之際,清政府駐美公使伍廷芳曾請求美國給中國以“道義上的支持”,以保全中國的完整,卻被海約翰一口拒絕。1899年10月1日伍廷芳向海約翰詢問“門戶開放”照會内容時,海約翰透露道:“對於將來,我現在不加預測,如果我們要和貴國政府商量取得沿海一帶的任何便利時,我們願意直接向中華帝國政府提出”.從上不難看出,美國並不反對列強瓜分中國,相反卻承認列強瓜分中國的既成事實。

  第二,美國本身也有瓜分甚至獨霸中國的企圖,隻因實力不濟而作罷。美國的“門戶開放”照會就要求在列強的“租借地”和“勢力範圍”内穫得均等的商業機會和權利。美國企圖以其雄厚的資本力量爲後盾,用經濟手段在華與列強進行角逐,以維護和擴大美國在華的侵略權益。就在“門戶開放”照會出籠前後,美國就懷有占領中國領土的圖謀。1899年7月11日美駐華公使埃德?亨德?康格提議,美國可以在中國占領一個港口,“首先占領大沽口,以天津爲中心把直隸做爲美國的勢力範圍”.同年12月7日海約翰向美駐日公使發出訓令:“海軍權欲將福州北面三沙灣作爲煤站,請非正式地,謹慎地探聽日本政府會不會反對我們以此事向中國交涉。”美國海軍還想得到長江口外的舟山群島。美國的這些企圖雖因它國反對而未能成功,但美國的“門戶開放”與“勢力範圍”是並行不相導的,根本不是以保持中國領土完整爲政策依據的。1898年,美國正忙於同西班牙爭奪古巴菲律賓美西戰爭,戰後又被菲律賓人民的反抗運動所牽制。重要的是,美西戰爭表現了美國海陸軍的薄弱,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無力阻止其它列強在中國實行“瓜分”。美國在中國實行的“門戶開放”政策,經過長期經營和若幹年列強間較量,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終於實現了獨占中國的願望。從1945年到 1948年短短三年里,美國與蔣介石政權簽訂了十幾個不平等條約,從中取得了侵略中國的種種特權,從而赤裸裸地暴露了美國對華“門戶開放”政策的實質。

  第三,“門戶開放”政策是美國政府根據自身利益單方面提出的,事先既沒有同中國商量,事後也未向中國作任何解釋,這種做法本身就是對中國主權的粗暴侵犯。 1899年美國向列強遞交“門戶開放”政策的照會,沒有同中國政府磋商,是美國政府單方面的行動,它無視中國主權,也違反了公認的國際關係准則。海約翰在 1899年11月11日回答中國駐美公使的詢問時說:“本政(美國)不考慮列強擬在中國索取領土的任何提議。如果在我現在還不能確知的將來,美國爲中國沿海得到方便或者設施,我們願與你們政府打交道,通過我們駐北京的公使或者中國在本首都的熟諳事理的代表,直接進行交涉”.這簡直是對中國的公然侮辱,表示隻有美國提出正式的領土要求時,才同中國政府商議,它不僅粗暴,而且還帶有威脅性。更爲可惡的是,1917年,美國背着中國政府同日本簽訂了《藍辛--石井協定》,美國竟然承認日本對中國的山東、東北南部、内蒙古東部有所謂的“特殊利益”,這是美國政府在“門戶開放”名義下對中國主權的又一次嚴重侵犯,它是以犧牲中國的利益來調整美、日在遠東尤其是在華的緊張關係,不難看出“門戶開放”政策的侵略本質。

  第四,中國之所以最終未被瓜分,是由於中國人民顯示了反侵略的堅強決心,是由於列強各自心懷鬼胎,矛盾重重,且處於一種均勢。甲午戰爭後,帝國主義掀起“瓜分”中國的狂潮,引起中國人民的群起反抗。四川餘棟臣再次起義進發出檄文,全面聲討了帝國主義的“瓜分”罪行,並表示了“誓雪國恥”的決心。中國社會上層一部分有識的知識分子如康有爲等感到民族危機嚴重,他們陳辭上書,奔走呼號。這些都是帝國主義所惕怵的。

  1900年,中國爆發了大規模的義和團反帝愛國主義運動,它阻止和打亂了帝國主義列中瓜分中國的狂妄計劃,直接影響了列強在華權益的得失關係。於是,列強各國發動了對中國的武裝進攻,他們無視美國鼓吹的所謂“保全中國領土與行政完整”的 “門戶開放”政策。帝國主義在鎮壓義和團運動的過程中,看到了中國人民的英勇鬥爭精神,也開始認識到征服中國是不可能的。所以各國報紙無不報導,加以評論,重新估計中國人民的力量。如德國《柏林民報》評論道:“現在中國之事,可見中人決不甘心各國瓜分,辦東方事認可以明白,此事並非容易,外國人至中國,無非吮吸華民之血,食華民之肉,此系中國神入共憤之事”.於是,外國列強打消了對中國實行“瓜分”,卻提出了“以華制華”的詭計。帝國主義國家在對待殖民地問題上,既相互爭奪又相互勾結。這突出表現在英美關係上。英國在華勢力居列強之首,但它與俄國在中亞和中國的東北等地存在着利益沖突,英國爲了繼續保持其在華利益,竭力拉攏美國。於是英美串通一氣,相互利用。在1899年至1902年英布戰爭中,英美行動非常協調。同時美國對巴拿馬運河的占有權問題以及與加拿大的邊界問題,都達到妥協解決。而其它帝國主義國家之間,自1898年以後也進行過分贓談判。1900年英德協議和1902年英日同盟就是例證。列強既同床異夢各自爲計,又結成侵略同盟。顯然,列強之所以沒有對中國進行瓜分,是鯨吞中國爲他們力所不及,爲瓜分中國而戰又不情願。各種複雜的因素交織在一張縱横交錯的牽制網,阻止了他們瓜分中國。

影響與評價


  總之,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是一項具有侵略性質的政策,是近代美國對華政策的基石,對美國的整個遠東政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它標志着美國的亞洲外交政策特别是對華政策發生了重大轉變,即抛棄了過去的“搭便車”政策,轉而采取獨立自主的侵略擴張政策。“門戶開放”政策是美西戰爭後美國統治者推行新的更加積極的侵略擴張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它無論從政策制訂者的主觀動機上看,還是從政策的客觀效果上看,都是具有侵略性。在1901--1903年俄國軍事占領中國東北期間,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就不打自招地道出了“門戶開放”政策的實質:“我們完全承認俄國在滿洲的特殊地位,我們沒有作任何事情去幹涉它在滿洲的過程與它的合法的野心。我們所堅持的僅僅是:俄國必須給予我們美國人進入該地區平等地從事企業活動的機會與權力”.對於中國人民來說,應該記住這段屈辱悲憤的歷史。展望未來,在新的國際關係中,我們應從長遠利益着眼,正確處理中美兩國關係,我們尊重美國的積極東西,包括民主、科技、文化成就等,希望美國方面了解中國的悠久歷史,了解近百年來中國人民反抗殖民侵略與奴役的鬥爭,以及中國共產黨人不畏強暴,奮發圖強的優良傳統,了解中國改革開放的進一步深化,經濟進一步繁榮,政局進一步穩定,國際地位進一步提高的現實。從整個世界格局看,美國必須要處理好與中國的關係,隨着世界經濟一體化進程加快,各國之間更加相互依賴,相互吸收,相互促進,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

  歷史的經驗已經證明,中美關係的曲摺反複說明了這點:求同存異,平等對待,和平共處,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基礎上發展兩國關係,盡量避免兩國關係的惡化與倒退,爭取兩國關係積極穩妥地健康發展,是中美兩國人民的共同心願,也應該是中美兩國關係走向的基本趨勢。

    4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jadan_lu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