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7151 次 历史版本 2个 创建者:vivina (2011/3/10 17:44:31)  最新编辑:vivina (2011/3/10 18:19:42)
《紫釵記》
拼音:Zichai Ji
同义词条:紫钗记
目錄[ 隱藏 ]
演出劇照
演出劇照
 
 
  傳奇劇本。明代湯顯祖作,是臨川四夢(即《牡丹亭》 《紫釵記》 《邯鄲記》 《南柯記》 )之一。作者曾據唐代蔣防傳奇小說《霍小玉傳》改編爲《紫簫記》,此劇據《紫簫記》重寫。《紫釵記》寫霍小玉與書生李益悲歡離合的愛情故事。共五十三出。劇本改李益負心爲奸人離間,並以夫妻和好結束。
 
 
 
 

劇情介紹


  隴西才子李益,游學長安,年過弱冠,尚未娶親,便托鮑四娘爲他尋佳配。四娘應諾,想到霍王府小娘霍小玉,年方二八,才貌俱佳,況四娘又是小玉的歌舞教師,便想將小玉介紹與李。她知小玉要在元宵節去觀燈,便約請李益去約看。元宵這晚,李益與崔允明、韋夏卿二友同去街上觀賞。小玉和母親鄭六娘,丫環浣紗也來觀燈,忽見前面有幾個秀才,忙避開,不小心頭上佩帶的紫玉燕釵掛在梅樹梢上,被李益撿到。小玉發覺釵子丟失,忙來尋找,兩人相見。小玉已從鮑四娘處聽到過李益的詩才名,今一相見,更覺李益可愛,求還玉釵,李益推說讓個媒人送還。第二天,鮑四娘受四娘李益之托前去說親。四娘手持紫玉釵,說李益托她來求盟定。小玉心中暗喜,推說需母親定奪。鄭六娘聽了鮑四娘的話,又女兒不反對,也就應允了。良辰吉日,李益從崔韋二友處借了駿馬、僕役前去與小玉拜了花燭。婚後二人情深意濃。一天,書童秋鴻報說天子幸洛陽,開場選士。主僕二人立即准備行裝,李益、小玉忍悲分别,山盟海誓,雙雙惜别。殿試發榜,李益高中狀元,權貴盧太尉,專權當朝,欲從士子中選婿招贅。令士子們去太尉府進見。因李益不去盧府,太尉記恨,表薦李益去玉門關外隨軍參軍,不得還朝。而李益不知,高中後便回長安與小玉相聚。這時使臣來報,令李益即刻去邊關劉節鎮處任參軍,李益隻得與小玉在灞橋摺柳盟誓而别。李益一路風塵到了玉門關外。節鎮劉公濟是李益朋友,知參軍是李益,非常高興。玉門關外有小河西,大河西二國,最近因受吐蕃扶制,正准備歸顺吐蕃。李益下書二國,責二國歸顺,否則就興兵誅討。又分兵截斷吐蕃西路,使得二國來降。小玉自别了李益,日思夜想。李益也日夜想念小玉,畫了幅《征人聞笛望鄉》畫並托人帶給小玉。盧太尉見李益因功受賞,又生一計,奏請皇上升李益爲祕書郎,改任孟門參軍,不准歸長安,即去赴任。這時盧太尉正奉命鎮孟門,李到孟門後,盧又要招李爲婿。李推說已有妻子而未從。盧即派人送信給小玉,說李已招贅在盧府。不久,盧與李奉命還朝,盧把李軟禁在盧府。小玉接到假信,十分傷心,怨恨李益薄情,但又不十分相信。爲了尋訪李益蹤蹟消息,家資耗盡,最後變賣了信物紫玉燕釵,恰被盧府買去。盧太尉得知此釵乃李、霍定情物,就命堂侯官之妻扮做鮑四娘姐姐鮑三娘,向李益獻釵。李益見釵大驚,鮑三娘卻說小玉已另嫁他人,方變賣此釵。盧太尉趁楊要李益以此釵聘娶他女兒,李益仍婉言回絕。俠士黄衫客聽說了李益負情、小玉病重事,慷然相助,要崔、韋趁牡丹花盛開之際,假稱無相禪師相請,到崇敬寺飲酒。黄衫客持李益到霍府,使之與小玉相見,監督李益的盧府士兵無可奈何。李益、小玉相見後,始知一切都是盧太尉指使人所爲。李益又給拿出玉釵,於是兩人嫌疑冰釋。李益把紫玉釵給小玉戴上。

  《紫釵記》是湯顯祖在他的舊作《紫蕭記》的原有基礎上重寫的作品,故事取材於唐人小說蔣防的《霍小玉傳》,而作了改動。另,除了昆曲外,粵劇中也有《紫釵記》的曲目,其基本的故事情節近似。
 

詳細内容

  
第一出 本傳開宗

  【西江月】〔末上〕堂上敎成燕子。窗前學畫蛾兒。淸歌妙舞駐游絲。一段煙花佐使。  點綴紅泉舊本。標題玉茗新詞。人間何處說相思。我輩鍾情似此。

  【沁園春】李子君虞。霍家小玉。才貌雙奇。湊元夕相逢。堕釵留意。鮑娘媒妁。盟誓結佳期。爲登科抗壯。參軍遠去。三載幽閨怨别離。盧太尉設謀招贅。移鎭孟門西。  還朝别館禁持。苦書信因循未得歸。致玉人猜慮。訪尋赀費。賣釵盧府。消息李郞疑。故友崔韋。賞花譏諷。才覺風聞事兩非。黄衣客回生起死。釵玉永重暉。
劇照
         劇照

  黄衣客強合鞋兒夢。    霍玉姐窮賣燕花釵。

  盧太尉枉築招賢館。    李參軍重會望夫台。

  第二出 春日言懷

  【珍珠簾】〔生上〕十年映雪圖南運。天池浚。兀自守泥塗淸困。獻賦與論文。堪咳唾風雲。羈旅消魂寒色裏。悄門庭報春相問。才情到幾分。這心期占。今春似穩。

  〔靑玉案〕盛世爲儒觀覽遍。等閑識得東風面。夢隨彩筆綻千花。春向玉階添幾線。上書北闕曾留戀。待漏東華誰召見。殷勤洗拂舊靑衿。多少韶華都借看。小生姓李。名益。字君虞。隴西人氏。先君忝參前朝相國。先母累封大郡夫人。富貴無常。才情有種。紅香藝苑。紫臭時流。王子敬家藏賜書。率多異本。梁太祖府充名畫。並是奇蹤。無不色想三冬。聲歌四夏。熊熊旦上。連城抱日月之光。閃閃宵飛。出獄吐風雲之氣。隻是一件。年過弱冠。未有妻房。不遇佳人。何名才子。比來流遇長安。占籍新昌客里。今日元和十四年立春之日。我有故人劉公濟。官拜關西節鎭。今早相賀回來。恰逢着中表崔允明。密友韋夏卿。相約此間慶賞。秋鴻看酒。〔秋鴻上〕驚開酒色三陽月。喜逗花梢一信風。酒已完備。〔韋崔上〕

  【賀聖朝】天心一轉鴻鈞。個中孤客寒曛。旛頭春信已爭新。鄉思怯花辰。

  〔見科韋〕喜氣來千里。〔崔〕春風總一家。〔生〕宜春惟有酒。長此駐年華。〔生把酒介〕

  【玉芙蓉】〔生〕椒花媚曉春。柏葉傳芳醞。願花神作主。暗催花信。靈池凍釋浮魚陣。上苑陽和起雁臣。〔合〕靑韶印。看條風拂水。畫燕迎門。年年春色倍還人。

  【前腔】〔崔韋〕黄雲正朔新。麗日長安近。向朝元共祝。歲華初進。洞庭春色寒難盡。玉管飛灰暖漸熏。〔合〕春風鬢。笑林中未有。柳上先過。屠蘇偏讓少年人。

  〔生〕二兄說少年人。似俺李十郞亦容易老也。

  【簇禦林】歲寒交無二人。入春愁有一身。報閑庭草樹靑回嫩。和東風吹綻了袍花襯。〔合〕問東君。上林春色。探取一枝新。

  〔韋〕君虞說被東風吹綻袍花襯。是說功名未遂。要換金紫荷衣。這也不難。聞得你故人劉公濟節鎭關西。今年主上東巡。未知開科早晚。你且相隨節鎭西行。此亦功名之會也。〔生〕豪傑自當致身靑雲上。未可依人。〔崔笑科〕夏卿不知。東風吹綻袍花襯。是說衣破無人補。此事須問一個人。〔生〕是誰。〔崔〕曲頭有個鮑四娘。穿針老手。央他一線何如。〔生〕不瞞二兄。鮑四娘於小生處略有往來。但是此中心事。未露十分。〔韋崔〕才子佳人。自然停當也。

  【前腔】〔韋〕你染袍衣京路塵。望桃花春水津。〔生〕要命哩。〔崔〕你外相兒點撥的花星運。〔生〕要錢哩。〔崔〕你内材兒抵直的錢神論。〔合前〕

  【尾聲】你眉黄喜入春多分。先問取碧桃芳信。俺朋友呵。覷不的你酒冷香銷少個人。

  漸次春光轉漢京。    風流富貴是生成。

  無媒雪向頭中出。    得路雲從足下生。

  第三出 插釵新賞

  【滿宮花】〔老旦上〕春正嬌。愁似老。眉黛不忺重掃。碧紗煙影曳東風。瘦盡曉寒猶着。

  〔蝶戀花〕誰翦宮花簪彩勝。整整韶華。爭上春風鬢。往事不堪重記省。爲花長帶新春恨。春未來時先借問。還恨開遲。冷落梅花信。今歲風光消息近。隻愁靑帝無憑准。老身霍王宮裏鄭六娘是也。小家推碧玉之容。大國薦塗金之席。陽城妬盡。那曾南戶窺郞。冰井才多。每聽西園召客。晚年供佛。改號淨持。生下女兒。名呼小玉。年方二八。貌不尋常。昔時於老身處涉獵詩書。新近請鮑四娘商量絲竹。南都石黛。分翠葉之雙蛾。北地燕脂。寫芙蓉之兩頰。驚鸞冶袖。誰偷得韓掾之香。繡蝶長裙。未結下漢姝之佩。愛戴紫玉燕釵。此釵已教内作老玉工侯景先雕綴。還未送來。正是新春時候。不免喚他出來。一望渭橋春色。浣紗。小姐那裏。

  【滿宮花後】〔旦同浣紗上〕盡日深簾人不到。眉畫遠山春曉。〔浣〕紅羅先繡踏靑鞋。花信須催及早。

  〔旦〕母親萬福。〔老旦〕女兒免禮。〔旦〕母親。因甚有喚孩兒。〔老旦〕新歲春光明媚。娘女們向渭橋望春一回也。〔行科〕冰破池開綠。雲穿天半晴。游心不應動。爲此欲逢迎。我老大年華對此春新也。

  【綿搭絮】繡闈淸峭。梅額映輕貂。畫粉銀屛。寶鴨熏鑪對寂寥。爲多嬌。探聽春韶。那管得翠幃人老。香夢無聊。兀自裏暗換年華。怕樓外鶯聲到碧簫。

  【前腔】〔旦〕妝台宜笑。微酒暈紅潮。昨夜東風。戶插宜春勝欲飄。倚春朝。微步纖腰。正是弄晴時候。閣雨雲霄。紗窗影。彩線重添。刺繡工夫把晝永銷。

  【前腔】〔浣〕個人年少。長是索春饒。忽報春來。他門戶重重不奈瞧。滿溪橋。紅袖相招。都准備着詠花才調。問柳情苗。小姐呵。無人處和你拾翠閑行。你淡翠眉峯鎭自描。

  〔侯景先上〕新妝燕子鈿金釧。舊試蟾蜍切玉刀。報知鄭夫人。老玉工侯景先玉釵完成。敬此陳上。〔老叫浣取釵看介〕好匠手也。以萬錢賞之。〔侯謝介〕琢成雙玉燕。酬賞萬金蚨。〔下老〕浣紗。今日佳辰。便將西州錦翦成宜春小繡牌。掛此釵頭。與小姐插戴。〔浣下取鏡上雲〕翦成花勝在此。〔老掛牌釵首與旦旦拈看科〕

  【前腔】〔旦〕玉工奇妙。紅瑩水晶條。學鳥圖花。點綴釵頭金步搖。〔浣照旦插釵科旦〕嚲輕綃。翠插雲翹。正是翦刀催早。蜂蝶晴遙。〔合〕問雙飛燕爾何時。試拂菱花韻轉標。

  【尾聲】繡簾珠戶好藏嬌。掩屛山莫放春心早。還把金針鳳眼挑。

  阿母凝妝十二樓。    斬新春色喚人游。

  玉釵花勝如人好。    今日宜春與上頭。

  第四出 謁鮑述嬌

  【祝英台近】〔鮑四娘上〕翠屛閑。靑鏡冷。長是數年華。行雲夢老巫山下。殢酒愁春。添香惜夜。獨自個溫存幽雅。

  〔少年游〕簾垂深院冷蕭蕭。春色向人遙。暗塵生處。玉箏弦索。紅淚覆鮫綃。舊家門戶無人到。鴛鴦被。半香銷。個底韶華。阿誰心緖。禁得恁無聊。自家鮑四娘。乃故薛駙馬家歌妓也。摺券從良。十餘年矣。生性輕盈。巧於言語。豪家貴戚。無不經過。挾策追風。推爲渠帥。每蒙隴西李十郞往來。遺贈金帛不計。俺看此生風神機調。色色超羣。幣厚言甘。豈無深意。必是托我豪門覓求佳色。俺已看下鄭娘小女。此女美色能文。頗愛慕十郞風調。隻待他自露其意。便好通言。早晚李郞來也。

  【唐多令】〔生上〕客思繞無涯。靑門近狹斜。愔愔巷陌是誰家。半露粉紅簾下。閑覓柳。戲穿花。

  〔見介〕翠宿香梢未肯消。與卿重畫兩眉嬌。〔鮑〕新春螺黛無人試。付與東風染柳條。〔生〕四娘。幾載相看。新春闕訪。爲何門庭蕭索至此。

  【祝英台】〔鮑〕聽說來。憶嬌年。人自好。今日雨中花。俺也曾一笑千金。一曲紅綃。宸游鳳吹人家。參差。憔悴損鏡裏鴛鸞。冷落門前車馬。〔生〕還尋個伴兒。〔鮑〕這些時幾曾到賣花簾下。

  十郞。你時時金帛見遺。無恩可報。今日爲何光顧。

  【前腔】〔生〕游冶。自多情。春又惹。早則愁來也。漸次芳郊款步幽庭。笑向卿卿閑話。〔鮑〕妾半落鉛華。何當雅念。〔生〕還佳。個門中風月多能。更是雨雲熟滑。似秋娘渾不減舊時聲價。

  【前腔】〔鮑〕休傻。咱意中人。人中意。還似識些些。看你才貌淸姸。禮數謙洽。非關采弄殘花。十郞禮有所求。必有所下。寸心相剖。妾爲圖之。〔生〕堪嗟。瘦伶仃才子身奇。尙少個佳人檠架。問誰家可一軸春風圖畫。

  【前腔】〔鮑〕知麼。俺爲你高情。是處的閑停踏。〔生〕有麼。〔鮑〕十郞。蘇姑子作好夢也。有一仙人。謫在下界。不邀財貨。但慕風流。如此色目。共十郞相當矣。是有個二八年華。三五嬋娟。又不比尋常人家。〔生驚喜科〕眞假。你幹打哄蘸出個桃源。俺便待雨流巫峽。〔跪科〕這一縷紅絲。少不得是你老娘牽下。

  〔鮑〕起來說與詳細。是故霍王小女。字小玉。王甚愛之。母曰淨持。淨持卽王之寵姬也。王初薨。諸弟兄以其出自微庶。不甚收錄。因分與資財。遣居於外。易姓爲鄭氏。人亦不知其王女。姿質穠豔。一生未見。高情逸態。事事過人。音樂詩書。無不通解。昨遣我求一好兒郞。格調相稱者。俺具說十郞。他亦知有十郞名字。非常歡愜。住在勝業坊。三曲甫東間宅是也。〔生〕可得一見。〔鮑〕此女尋常不離閨閣。今歲花燈許放。或當微步天街。十郞有意。可到曲頭物色也。〔生〕領教。〔鮑〕花燈之下。你得見異人。老娘便向十郞書齋領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