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3216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烟波钓叟 (2011/3/7 10:21:58)  最新编辑:烟波钓叟 (2011/3/7 10:21:58)
袁術
拼音:Yuan shu
同义词条:袁公路
  
袁術
袁術
 
 
      袁術(?-199)字公路,汝南汝陽(今河南商水西南)人,袁紹之弟。初爲虎賁中郎將。董卓進京後以袁術爲後將軍,袁術因畏禍而出奔南陽。初平元年(190)與袁紹、曹操等同時起兵,共討董卓。後與袁紹對立,被袁紹、曹操擊敗,率馀眾奔九江,割據颺州。建安二年(197)稱帝,建號仲氏。此後袁術奢侈荒淫,横征暴斂,使江淮地區殘破不堪,民多饑死,部眾離心,先後爲呂布、曹操所破,於建安四年(199)嘔血而死。
 
 
 

簡介

 
  討伐董卓時,袁術負責押送糧草。因妒才而不發給孫堅糧草,使得孫堅被華雄擊敗。但孫堅及時調整了軍隊,最終大敗華雄。191年,袁術讓孫堅去攻打劉表,孫堅從之,但最終孫堅被黄祖射死在襄陽城前。袁術就收養了孫堅的長子孫策,目的是爲了得到玉璽。後來孫策用玉璽換來了兵馬,一擧平定江東。袁術得到玉璽後立即宣布稱帝,曹操、劉備、呂布、孫策四路人馬殺向壽春城,大敗袁術。袁術逃往汝南,繼續作皇帝。後來,在汝南郡坐吃山空,袁術隻得北上投奔庶兄袁紹。不想在半路途中被向曹操借兵的劉備擊潰。逃到壽春後,袁術找人要蜂蜜,卻又找不到,袁術大叫道:“袁術至於如此嗎?”遂吐血身亡。

  “術既爲雷薄等所拒,留住三日,士眾絕糧,乃還至江亭,去壽春八十里。問廚下,尚有麥屑三十斛。時盛暑,欲得蜜漿,又無蜜。坐欞床上,歎息良久,乃大咤曰:“袁術至於此乎!”因頓伏床下,嘔血鬥馀而死。”---《三國志·袁術傳裴松之注引《吳書》

  據《三國志·魏書·袁術傳》:“袁術字公路,司空逢子,紹之從弟也。”《三國志·魏書·袁紹傳》裴松之注引《魏書》:“紹即逢之庶子,術異母兄也,出後成爲子。”若以《魏書》爲是,則袁紹、袁術本爲同父異母的兄弟,而袁紹則過繼給袁成爲子,按此說則《袁術傳》中“從弟”的說法也成立。

人物生平

四世三公 名門之後

  袁術出身東漢世家,號稱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爲司空袁逢之嫡長子。由於袁術的庶兄袁紹是過繼於其伯父袁成的養子,因此史書普稱袁術爲袁紹的堂弟,其實兩人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但是袁紹母親僅是個婢女,袁紹早年在家中的地位頗見低微。《後漢書·袁術傳》說袁術:“少以俠氣聞,數與諸公子飛鷹走狗,後頗摺節。擧孝廉,累遷至河南尹,虎賁中郎將。”

聯合孫堅 討伐董卓

  董卓入洛陽後,欲廢漢帝,爲拉攏袁術,乃表術爲後將軍,袁術不肯依附,懼禍逃往南陽。長沙太守孫堅殺南陽太守張咨,引兵從術。於是劉表薦袁術爲南陽太守。南陽戶口尚數十百萬,但是他不修法度,以鈔掠爲資,奢姿無厭,百姓患之。袁術於是和孫堅聯手,上表行孫堅破虜將軍,領豫州刺史。孫堅領軍出征,袁術在後方提供糧草補給。後孫堅率軍於陽人擊敗董卓軍的胡軫、呂布,斬殺了華雄,取得大捷。此時有人便向袁術進言:“堅若得洛,不可複制,此爲除狼而得虎也。”袁術擔心孫堅會尾大不掉,便不運軍糧給孫堅。孫堅便連夜趕回嚴辭切責袁術,袁術慚愧,立即給孫堅調發軍糧。孫堅回到前線後乃率軍攻入洛陽,分兵出函穀關,一度進軍到新安澠池一帶。

兄弟相爭 割踞淮南 

袁術
袁術
      袁紹想立宗室劉虞爲帝,使人報術,希望得到袁術支持。但是袁術觀漢室衰陵,早已心懷異志,不願意擁立成年的漢朝皇帝,於是托辭公義不讚同袁紹的提議,兄弟兩人因此積怨翻臉。當時孫堅進攻董卓尚未返回,袁紹以周昕爲豫州刺史,想奪取孫堅的地盤,袁術引兵擊退周昕。此後袁術轉而與公孫瓚以及陶謙結盟,與袁紹相互爭霸。但是群雄大多依附袁紹,袁術怒罵他人寧可追隨自己“家奴”(指庶出的同父兄長袁紹)也不追隨自己,還寫信給公孫瓚說袁紹不是袁氏子孫。袁紹於是聯合劉表,想南北鉗制袁術,術乃召回孫堅率軍攻打劉表,不久後孫堅征討劉表時戰死。

  爲了消滅袁紹的盟友曹操,袁術聯同朝廷任命的兗州刺史金尚揮軍攻擊兗州。術屯軍於封丘,之後又有黑山贼的餘部以及匈奴於扶羅等助戰,與曹操戰於匡亭,但是大敗。袁術退保雍丘,南回壽春,守將陳瑀不讓其入城,袁術退守陰陵,集合軍隊攻擊陳瑀,陳瑀逃回下邳。袁術又率領餘部前往九江郡,殺死了颺州刺史陳溫而自領颺州牧,又兼稱徐州伯。李傕入長安後,想交結袁術爲援,於是授左將軍,假節,進封陽翟侯。

  194年袁術攻徐州,與劉備相持於盱眙、淮陰。後呂布趁機奪取徐州,袁術於是打敗了劉備,占領了徐州廣陵等地。以吳景爲廣陵太守。195年春正月,曹操軍臨武平,袁術所置陳相袁嗣降。據《魏略》記載,曹操一次外出時遇袁術部曲追殺,幸得曹真之父秦伯南冒名頂替,袁術部曲誤以爲他就是曹操,遂殺之而去,使曹操躲過一劫。

僭號天子 自取敗亡

  袁術一直認爲袁姓出自於陳,陳是舜之後,以土承火,得應運之次。又以爲讖文雲:“代漢者,當塗高也。”說的就是自已,故袁術穫得玉璽後,197年即於壽春稱天子,建號仲氏,置公卿,祠南北郊。但是袁術稱天子的行爲,惹來曹操的反感,時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袁術等於否定了曹操手上的天子正統地位。袁術很快成爲了眾矢之的,不久就接連遭到孫策、呂布、曹操三方的叛盟與打擊。首先是孫策在江東脱離袁術而自立,逐走袁術任命的丹楊太守袁胤,並連帶使得袁術的廣陵太守吳景、將軍孫賁在收到孫策的書信後棄袁術投孫策(兩人皆是孫策親戚),使得袁術喪失廣陵、江東等大片土地,勢力爲之一挫;其次是呂布大敗袁術軍,在淮北大肆抄掠;第三是曹操在袁術入侵陳郡時,大敗袁術,袁術再度奔逃到淮南。

  爾後,袁術於197年冬季碰上大旱災與大饑荒,實力嚴重受損,江淮之間處處可見人吃人的慘劇。當時沛相舒邵(字仲應)勸袁術散糧救饑民,袁術聽後大怒,將斬之。仲應:“知當必死,故爲之耳。寧可以一人之命,救百姓於塗炭。”袁術受感動,乃下馬牽之曰:“仲應,足下獨欲享天下重名,不與吾共邪?”,乃聽從仲應之言。然而此時袁術的衰敗已經無法逆轉,後來發生了部曲陳蘭、雷薄叛變,掠糧草奔於灊山的事件。

  袁術最終難以支撑,於199年將歸帝號於袁紹,想投奔袁紹長子時任青州刺史的袁譚。結果在路上被曹操派來的劉備軍截住去路,術不得過。又退往壽春,中途想要前往灊山投奔他以前部曲雷薄、陳蘭,卻爲雷薄等拒絕,留住三日,士眾絕糧,於是又退軍至江亭。當時軍中僅有麥屑三十斛。時六月盛暑,袁術欲得蜜漿解渴,又無蜜。歎息良久,乃大咤曰:“袁術至於此乎!”最後嘔血鬥餘而死。袁術從弟袁胤畏曹操,不敢居壽春,率其部曲奉術柩及妻子奔廬江太守劉勳。孫策破劉勳後,收留了袁術的家人。後來袁術女兒成爲孫權的妾室,兒子袁耀仕吳爲郎中,燿女又許配給孫權的兒子孫奮。

相關評價

  
電視劇版袁術
電視劇版袁術
      袁術奢淫放肆,榮不終己,自取之也。《三國志·魏書六·董二袁劉傳

  術雖矜名尚奇,而天性驕肆,尊己陵物。及竊偽號,淫侈滋甚,媵禦數百,無不兼羅紈,厭梁肉,自下饑困,莫之簡恤。《後漢書·第六十五·袁術傳》

  焉作庸牧,以希後福。曷雲負荷?地堕身逐。術既叨貪,布亦翻覆。《後漢書·第六十五·袁術傳

  紹壯健有威容,愛士養名,賓客輻湊歸之,輜井、柴轂,填接街陌。術亦以俠氣聞。《資治通鑒·漢紀四十八》

  何夔曰:“天之所助者顺,人之所助者信。術無信顺之實,而望天人之助,此不可以得志於天下。”《三國志·魏書十二·何夔傳》

  袁術無毫芒之功,纖介之善,而猖狂於時,妄自尊立,固義夫之所扼腕,人鬼之所同疾。雖複恭儉節用,而猶必覆亡不暇。《三國志·魏書六·董二袁劉傳》

  (陳)登曰:“公路驕豪,非治亂之主。”《三國志·蜀書二·先主傳》

  劉備推讓徐州時說:“袁公路近在壽春,此君四世五公,海内所歸,君可以州與之。”陳登回答:“公路驕豪,非治亂之主。”孔融也勸說:“袁公路豈憂國忘家者邪?塚中枯骨,何足介意。”《三國志·先主傳》

  陳圭:“暹、奉與術,卒合之軍耳,策謀不素定,不能相維持,子登策之,比之連雞,勢不俱棲,可解離也。” 《三國志·呂布傳》

史書記載

《三國志·魏書·袁術傳》-裴宋之注

  袁術字公路,司空逢子,紹之從弟也。以俠氣聞。擧孝廉,除郎中,曆職内外,後爲摺沖校尉、虎賁中郎將。董卓之將廢帝,以術爲後將軍;術亦畏卓之禍,出奔南陽。會長沙太守孫堅殺南陽太守張咨,術得據其郡。南陽戶口數百萬,而術奢淫肆欲,征斂無度,百姓苦之。既與紹有隙,又與劉表不平而北連公孫瓚;紹與瓚不和而南連劉表。其兄弟擕貳,舍近交遠如此。①引軍入陳留。太祖與紹合擊,大破術軍。術以馀眾奔九江,殺颺州刺史陳溫,領其州。②以張勳、橋蕤等爲大將軍。李傕入長安,欲結術爲援,以術爲左將軍,封陽翟侯,假節,遣太傅馬日磾因循行拜授。術奪日磾節,拘留不遣。③

  ①《吳書》曰:時議者以靈帝失道,使天下叛亂,少帝幼弱,爲贼臣所立,又不識母氏所出。幽州牧劉虞宿有德望,紹等欲立之以安當時,使人報術。術觀漢室衰陵,陰懷異志,故外托公義以拒紹。紹複與術書曰:“前與韓文節共建永世之道,欲海内見再興之主。今西名有幼君,無血脈之屬,公卿以下皆媚事卓,安可複信!但當使兵往屯關要,皆自蹙死於西。東立聖君,太平可冀,如何有疑!又室家見戮,不念子胥,可複北面乎?違天不祥,願詳思之。”術答曰:“聖主聰叡,有周成之質。贼卓因危亂之際,威服百寮,此乃漢家小厄之會。亂尚未厭,複欲興之。乃雲今主‘無血脈之屬’,豈不誣乎!先人以來,奕世相承,忠義爲先。太傅公仁慈惻隱,雖知贼卓必爲禍害,以信徇義,不忍去也。門戶滅絕,死亡流漫,幸蒙遠近來相赴助,不因此時上討國贼,下刷家恥,而圖於此,非所聞也。又曰‘室家見戮,可複北面’,此卓所爲,豈國家哉?君命,天也,天不可讎,況非君命乎!慺慺赤心,志在滅卓,不識其他。”

  ②臣松之案《英雄記》:“陳溫字元悌,汝南人。先爲颺州刺史,自病死。袁紹遣袁遺領州,敗散,奔沛國,爲兵所殺。袁術更用陳瑀爲颺州。瑀字公瑋,下邳人。瑀既領州,而術敗於封丘,南向壽春,瑀拒術不納。術退保陰陵,更合軍攻瑀,瑀懼走歸下邳。”如此,則溫不爲術所殺,與本傳不同。

  ③《三輔決錄注》曰:日磾字翁叔,馬融之族子。少傳融業,以才學進。與楊彪、盧植、蔡邕等典校中書,曆位九卿,遂登台輔。《獻帝春秋》曰:術從日磾借節觀之,因奪不還,備軍中千馀人,使促辟之。日磾謂術曰:“卿家先世諸公,辟士雲何,而言促之,謂公府掾可劫得乎!”從術求去,而術留之不遣;既以失節屈辱,憂恚而死。

   時沛相下邳陳珪,故太尉球弟子也。術與珪俱公族子孫,少共交游,書與珪曰:“昔秦失其政,天下群雄爭而取之,兼智勇者卒受其歸。今世事紛擾,複有瓦解之勢矣,誠英乂有爲之時也。與足下舊交,豈肯左右之乎?若集大事,子實爲吾心膂。”珪中子應時在下邳,術並脅質應,圖必致珪。珪答書曰:“昔秦末世,肆暴恣情,虐流天下,毒被生民,下不堪命,故遂土崩。今雖季世,未有亡秦苛暴之亂也。曹將軍神武應期,興複典刑,將撥平凶慝,清定海内,信有徵矣。以爲足下當戮力同心,匡翼漢室,而陰謀不軌,以身試禍,豈不痛哉!若迷而知反,尚可以免。吾備舊知,故陳至情,雖逆於耳,骨肉之惠也。欲吾營私阿附,有犯死不能也。”

  興平二年冬,天子敗於曹陽。術會群下謂曰:“今劉氏微弱,海内鼎沸。吾家四世公輔,百姓所歸,欲應天顺民,於諸君意如何?”眾莫敢對。主簿閻象進曰:“昔周自後稷至於文王,積德累功,三分天下有其二,猶服事殷。明公雖奕世克昌,未若有周之盛,漢室雖微,未若殷紂之暴也。”術嘿然不悦。用河内張炯之符命,遂僭號。①以九江太守爲淮南尹。置公卿,祠南北郊。荒侈滋甚,後宮數百皆服綺縠,馀粱肉,②而士卒凍餒,江淮間空盡,人民相食。術前爲呂布所破,後爲太祖所敗,奔其部曲雷薄、陳蘭於灊山,複爲所拒,憂懼不知所出。將歸帝號於紹,欲至青州從袁譚,發病道死。③妻子依術故吏廬江太守劉勳,孫策破勳,複見收視。術女入孫權宮,子耀拜郎中,耀女又配於權子奮。

   ①《典略》曰:術以袁姓出陳,陳,舜之後,以土承火,得應運之次。又見讖文雲:“代漢者,當塗高也。”自以名字當之,乃建號稱仲氏。

  ②《九州春秋》曰:司隸馮方女,國色也,避亂颺州,術登城見而悦之,遂納焉,甚愛幸。諸婦害其寵,語之曰:“將軍貴人有志節,當時時涕泣憂愁,必長見敬重。”馮氏以爲然,後見術輒垂涕,術以有心志,益哀之。諸婦人因共絞殺,懸之廁梁,術誠以爲不得志而死,乃厚加殯斂。

  ③《魏書》曰:術歸帝號於紹曰:“漢之失天下久矣,天子提挈,政在家門,豪雄角逐,分裂疆宇,此與周之末年七國分勢無異,卒強者兼之耳。加袁氏受命當王,符瑞炳然。今君擁有四州,民戶百萬,以強則無與比大,論德則無與比高。曹操欲扶衰拯弱,安能續絕命救已滅乎?”紹陰然之。

  《吳書》曰:術既爲雷薄等所拒,留住三日,士眾絕糧,乃還至江亭,去壽春八十里。問廚下,尚有麥屑三十斛。時盛暑,欲得蜜漿,又無蜜。坐欞床上,歎息良久,乃大咤曰:“袁術至於此乎!”因頓伏床下,嘔血鬥馀而死。

《後漢書·袁術傳》

  袁術字公路,汝南汝陽人,司空逢之子也。少以俠氣聞,數與諸公子飛鷹走狗,後頗摺節。擧孝廉,累遷至河南尹、虎賁中郎將。時,董卓將欲廢立,以術爲後將軍。術畏卓之禍,出奔南陽。會長沙太守孫堅殺南陽太守張咨,引兵從術。劉表上術爲南陽太守,術又表堅領豫州刺史,使率荆、豫之卒,擊破董卓於陽人。術從兄紹因堅討卓未反,遠,遣其將會稽周昕奪堅豫州。術怒,擊昕走之。紹議欲立劉虞爲帝,術好放縱,憚立長君,托以公義不肯同,積此釁隙遂成。乃各外交黨援,以相圖謀,術結公孫瓚,而紹連劉表。豪桀多附於紹,術怒曰:“群豎不吾從,而從吾家奴乎!”又與公孫瓚書,雲紹非袁氏子,紹聞大怒。

   初平三年,術遣孫堅擊劉表於襄陽,堅戰死。公孫瓚使劉備與術合謀共逼紹,紹與曹操會擊,皆破之。四年,術引軍入陳留,屯封丘。黑山餘贼及匈奴於扶羅等佐術,與曹操戰於匡亭,大敗。術退保雍丘,又將其餘眾奔九江,殺楊州刺史陳溫而自領之,又兼稱徐州伯。李傕入長安,欲結術爲援,乃授以左將軍,假節,封陽翟侯。初,術在南陽,戶口尚數十百萬,而不修法度,以抄掠爲資,奢恣無厭,百姓患之。又少見讖書,言“代漢者當塗高”,自雲名字應之。又以袁氏出陳爲舜後,以黄代赤,德運之次,遂有僣逆之謀。又聞孫堅得傳國璽,遂拘堅妻奪之。興平二年冬,天子播越,敗於曹陽。術大會群下,因謂曰:“今海内鼎沸,劉氏微弱。吾家四世公輔,百姓所歸,欲應天顺民,於諸君何如?”眾莫敢對。主簿閻象進曰:“昔周自後稷至於文王,積德累功,參分天下,猶服事殷。明公雖奕世克昌,孰若有周之盛?漢室雖微,未至殷紂之敝也。”術嘿然,使召張範。範辭疾,遣弟承往應之。術問曰“昔周室陵遲,則有桓、文之霸;秦失其政,漢接而用之。今孤以土地之廣,士人之眾,欲徼福於齊桓,擬蹟於高祖,可乎?”承對曰:“在德不在眾。苟能用德以同天下之欲,雖雲疋夫,霸王可也。若陵僣無度,幹時而動,眾之所棄,誰能興之!”術不說。自孫堅死,子策複領其部曲,術遣擊楊州刺史劉繇,破之,策因據江東。策聞術將欲僣號,與書諫曰:董卓無道,陵虐王室,禍加太後,暴及弘農,天子播越,宮廟焚毁,是以豪桀發憤,沛然俱起。元惡既斃,幼主東顧,乃使王人奉命,宣明朝恩,偃武修文,與之更始。然而河北異謀於黑山,曹操毒被於東徐,劉表僣亂於南荆,公孫叛逆於朔北,正禮阻兵,玄德爭盟,是以未穫從命,橐弓戢戈。當謂使君與國同規,而舍是弗恤,完然有自取之志,懼非海内企望之意也。成湯討桀,稱:有夏多罪”;武王討紂,曰“殷有重罰”。此二王者,雖有聖德,假使時無失道之過,無由逼而取也。今主上非有惡於天下,徒以幼小脅於強臣,異於湯、武之時也。又聞幼主明智聰敏,有夙成之德,天下雖未被其恩,鹹歸心焉。若輔而興之,則旦、奭之美,率土所望也。使君五世相承,爲漢宰輔,榮寵之盛,莫與爲比,宜效忠守節,以報王室。時人多惑圖緯之言,妄牽非類之文,苟以悦主爲美,不顧成敗之計,古今所慎,可不熟慮!忠言逆耳,駁議致憎,苟有益於尊明,無所敢辭。術不納,策遂絕之。

  建安二年,因河内張炯符命,遂果僣號,自稱“仲家”。以九江太守爲淮南尹,置公卿百官,郊祀天地。乃遣使以竊號告呂布,並爲子娉布女。布執術使送許。術大怒,遣其將張勳、橋蕤攻布,大敗而還。術又率兵擊陳國,誘殺其王寵及相駱俊,曹操乃自征之。術聞大駭,即走度淮,留張勳、橋蕤於蘄陽,以拒操。操擊破斬蕤,而勳退走。術兵弱,大將死,眾情離叛,加天旱歲荒,士民凍餒,江、淮間相食殆盡。時,舒仲應爲術沛相,術以米十萬斛與爲軍糧,仲應悉散以給饑民。術聞怒,陳兵將斬之。仲應曰:“知當必死,故爲之耳。寧可以一人之命,救百姓於塗炭。”術下馬牽之曰:“仲應,足下獨欲享天下重名,不與吾共之邪?”

  術雖矜名尚奇,而天性驕肆,尊己陵物。及竊偽號,淫侈滋甚,媵禦數百,無不兼羅紈,厭梁肉,自下饑困,莫之簡恤。於是資實空盡,不能自立。四年夏,乃燒宮室,奔其部曲陳簡、雷薄於灊山。複爲簡等所拒,遂大困窮,士卒散走。憂懑不知所爲,遂歸帝號於紹,曰:“祿去漢室久矣,天下提挈,政在家門。豪雄角逐,分割疆宇。此與周末七國無異,唯強者兼之耳。袁氏受命當王,符瑞炳然。今君擁有四州,人戶百萬,以強則莫與爭大,以位則無所比高。曹操雖欲扶衰獎微,安能續絕運,起已滅乎!謹歸大命,君其興之。”紹陰然其計。術因欲北至青州從袁譚,曹操使劉備徼之,不得過,複走還壽春。六月,至江亭。坐簣床而歎曰:“袁術乃至是乎!”因憤慨結病,歐血死。妻子依故吏廬江太守劉勳。孫策破勳,複見收視,術女入孫權宮,子曜仕吳爲郎中。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